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

台湾助陆维权人赴美 中共丢面子不敢说

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时政 > 正文
台湾助陆维权人赴美 中共丢面子不敢说
2018-01-17 11:55 AM


中国异议青年王睿等4人于2015年9月驾船赴美寻求政治庇护却搁浅台湾。(网络图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17日讯】台湾外交部16日证实,已协助在台无法取得身分的中国异见人士王睿赴美。这是近16年来,大陆政治难民自台湾赴美的成功案例。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说,对于王睿赴美台湾政府低调对应,已给足中共面子,估计北京怕太丢脸不会说。

中国大陆异见人士王睿,在台湾机场跳机脱团寻求庇护近4年,在台美政府机密运作下于1月12日抵达美国华盛顿。

王睿抵达美国,是近16年来,中国大陆政治难民,罕见自台赴美的成功案例。台权会2002年曾协助逃亡台湾的八九民运人士唐元隽抵达美国,之后,除王睿外,基本没有相关案例。

王睿是2015年参与5名异见人士集体驾船赴美,寻求政治庇护,与怒海搏命追求自由失败,搁浅台湾入监服刑后,唯一一位踏上美国圆梦的幸运儿。

1月16日,台湾外交部证实,针对王睿寻求美国政治庇护,台湾移民署与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密切协调。 台湾方面还表示,未来若有类似案例,会基于保障人权理念,处理方向〝大致应该会一样〞。

王睿15日在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表示,他多年来在内地从事民主运动,主要推动同城聚会,但受到打压,2015年以游客身份随团抵台后脱团〝跳机〞,寻求台湾庇护。

王睿在台期间未放弃寻求庇护,但台湾没有难民法,他没有合理身份留台。

在美台政府秘密协助王睿成功抵达美国后,前5年,台湾无一政府单位正面回应,直到16日,台外交部才首度打破沉默,在例行记者会上主动证实。

外交部北美司司长陈立国说:王睿先生寻求美国政治庇护,外交部在这个过程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从旁协助,在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向外交部了解这个案子,〝请求我们来跟我们政府的主管机关来协调联系,加强、加快他处理的速度。〞

陈立国表示,移民署跟AIT台北办事处过程当中有很密切的协调,外交部的角色是尽量符合双方的需求。

被问到未来若有其他异议人士寻求保护支持,台湾政府会采取什么态度?陈立国强调,全世界跟台湾一样爱好民主自由、保障人权、推动法治的国家非常多,至少跟美国都是属于这样价值理念同盟的国家。如果有这样的个案,基本上的方针应该会大致一样的。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认为,对于王睿赴美中共应该不会有任何反应,因为这对中共来说非常丢脸的事情,台湾政府也给了中共一点面子啦,没有在王睿要出去的时候,我们敲锣打鼓。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原文链接:http://cn.ntdtv.com/xtr/gb/2018/01/17/a1359692.html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因我控诉中共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材料最近就要写出来,中共正在加紧对我迫害、谋杀

因我控诉中共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材料最近就要写出来,中共正在加紧对我迫害、谋



因为我用大量事实证据控诉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迫害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材料最近一段时间就要就要写出来,中共正在加紧对我迫害谋杀

2017年1月13日,我在推特脸书发了:"最近中共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公开说国安国保又在以习近平的名义,作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习近平.准备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或'煽颠罪'名义,把我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看守所或监狱了!我涉及中共体制邪恶的言论和控诉,都在网上公开的!我没有违反中国法律,我也从来没有加入过任何组织!"

并且最近中共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公开脑控群和安排人用机动车撞死我,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中共长期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每天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谋杀,因为迫害他的证据太多了,他很多都已经取证了.他现在正在写:'中共二十多年来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的名义,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他最近一段时间就要把控诉写出来了,到时中共过不掉就完了,上面让用机动车把他撞死,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

因我用大量的事实证据包括一二百个音像视频证据和几百张照片证据,控诉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杀的全面控诉材料就要写出来,中共正在加紧对我迫害谋杀!包括"2017年11月1日上午,我去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我在2017年10月31日下午到常州银河湾电脑城找商家为我检修数码相机时,在国安国保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参与迫害我,商家故意把我数码相机屏幕的保护膜撕掉和用布搽我的数码相机镜头,在我质疑商家时,常州银河湾电脑城运营经理孙俊和保安两人又过来抢摔我的手机,并把我摔倒在地上拖行,造成我腰腿疼痛的伤情时,又受到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参与国安国保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的医疗迫害谋杀!2017年11月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拍摄了'腰椎正侧位片'后,第二天第三天(2017年11月2日3日),我的声音出现了嘶哑,从第四天(2017年11月4日)开始至当天多日,我就出现了从腰部以下双下肢麻木无力(双脚底部比双腿部更加麻木)、阴茎不能勃起(包括阴茎不能晨起)等异常症状.我在2017年11月7日上午,我到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找医院问是谁当天给我拍摄的'腰椎正侧位片',医院医生和院方都说不知道是哪个医生当天给我拍摄的'腰椎正侧位片'了,我找医院反映,又被人殴打,我打110报警后,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鸣凰派出所处警警察听了我的报案事由经过简述后,就把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交流联系科的两个男工作人员喊到一旁不知道说了些什麽后,然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过来和我说:'你在常州二院拍摄'腰椎正侧位片'后,身体出现了异常,现在找不到是谁给你拍的片子了,这是医疗事故,医院要承担责任,你找卫生局反映....'
我就和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的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说了中共国安国保对我的长期大量监控迫害谋杀的事实经过简述和其中一些证据和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这次对我医疗迫害谋杀的证据,以及都是中共国安国保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我进行邪恶恐怖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什麽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现场都和身边人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安局国保或派出所国保都通知安排人对我监控迫害谋杀的一些证据后,我就和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的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第一,我要求你们公安机关对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这次对我医疗迫害谋杀的事件立案调查;第二,我要求你们公安机关对今天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交流联系科这两个工作人员不接谈我,还找来一个流氓地痞来寻衅滋事,并朝我的下巴打了一拳的寻衅滋事都依法处理....'"在内的大量"我因为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七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安排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中共党员干部公务员群众,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被下毒迫害,多次脑控、安排人公开经常用机动车谋杀我,和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以及经常脑控、安排人诬告陷害我,并安排、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监狱了....'”的全面控诉材料,最近两个月内就要写出来发在网上和上访控诉及向国际社会求助控诉了!中共国安国保为了阻止其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滔天罪行暴露,现在正在加紧对我迫害杀......

一:中共对我的迫害简述

我叫吕千荣,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我是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家庭。在我之前,我的祖辈历史上都没有人受到过政治迫害,也没有人坐过牢;一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1995年已凭自己的能力拥有了幸福家庭生活的我,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由于上访材料都是我完成的,上访接谈都是我(因为开始有几位农民我们一起群访的,后来地方政府用全国地方政府惯用的“群体访,分散瓦解”政策瓦解了),所以我也就难免会象所有的上访人一样,只要上访反映的案件凡是牵涉到腐败的都会受到打击报复一样,在我到县地省再到北京上访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间断地两次被当时的村民兵营长吕清国(已病死)和其两个弟弟每次两人殴打我一个残疾人把我两次打伤;一次被镇政法委员李卫东和当时的临水派出所长乔永新没有理由抓进临水派出所留置了一天一夜后,又把我转到了临水镇计生办黑牢里关押了近20多个小时。在其他村民的上访反映下才放了我;多次受到当时的县委书记朱读稳和流氓地痞的威胁恐吓和寻衅滋事,以及公安机关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包括在有关部门所说的妥善处理期间。由于当时我知道安徽利辛县的丁作明事件和安徽省宿县农民因群访反映“预留地”农民负担案件,造成农民被打死等一些上访人的生命悲剧,所以在我上访一年多的期间里,在我不间断的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的情况下,我只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按照《信访条例》给予文字答复(因为牵涉到我多次受到打击报复)这样我才能安心生活。1997年6月3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让我到农业部。我到农业部信访室上访后,农业部信访室接访人员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过来两个警察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收容遣送站。 
   
在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我被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4号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警察王家军和霍邱县公安局自称法制科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临水镇当时的人大主任薛光西3人,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用警车于第二天早上把我拉到了合肥,把车开到了几家司法单位(可能是安徽省公安厅和安徽省劳教局)和合肥市公安局。然后,下午就把我先送到合肥市第一看守所,送我的警察告诉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的警察说:“这个人是准备劳教的,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羁押一下”。我就哭喊自己的冤情说:“我是反映农民负担的,自己手残疾这样,妻子怀孕几个月在家无人照顾,我冤枉呀!”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的警察不收我。王家军等人又开着警车把我拉到了一处司法机关(因为我被关在车上,可能还是上午去的机关),他们进去一段时间后,又把我拉到了安徽省戒毒劳教所(安徽省劳教中转站)。当时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中队指导员听了我的哭喊冤情后,看到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程度后就拒绝接收。那个自称霍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便衣警察就出去打电话了。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那个中队指导员可能接到了上级电话后就又出来同意接收我了。
    
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贪污腐败,在不间断地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答复,使自己能够安心生活,就被地方公安机关在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劳教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非法投入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受尽了劳教所的迫害。
    
在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我被关押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送到了设在安徽省宣州市周王乡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宝丰劳教所管教警察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遇上白班中午饭就在井下吃两个馒头(没有菜)继续干活,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大队,小号大队和后来的东风大队,无论是煤矿井下,地面,还是后勤都是两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当时第一次让我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是中队长李金水当班,我说我是一个残疾人被非法劳教我不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这样也违背《残疾人保障法》和《劳动法》。结果中队长李金水命令四个劳教每人提着我的一条腿或胳膊,将我从几百米的斜井往下拖。我看我的头被拖在斜井的石头上马上会被拖死,我才同意下井。
    
在我被非法劳教了近一年,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大概在1998年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期间,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和别的司法干警将我带到警察办公室,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让我签收.劳教书上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我当时用血泪写下了“本人对此劳教决定不服”)。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二十多天期间,有一天我被当时的严管中队一个年轻的值班干警带到严管队办公室用电警棍电击我,其中用电警棍朝我嘴唇电击一下,并朝我脖子上电击多次。

大概在97年底,我因劳教所实行的煤矿作业两班制,劳教人员每天工作十二小时和自己右手严重肢残不能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而拒绝下煤矿。被当时的中队指导员费勤华铐站在铁柱上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在我无力支撑快要被铐死的情况下,管教警察才将我铐在小屋的窗户上可站可蹲的地方,直到我“承认了错误”同意下煤矿井下劳动才放了我。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多次被关严管禁闭,一个人被关在黑牢里,每天两顿饭送进来(每顿一小碗米饭,两三口菜),每次最少关二十多天,最长关四十多天,其中在1999年我在宝丰劳教所感到关节痛,可能再加上我受到迫害的恐惧,我担心自己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所以我的双腿不能走路,我就住进了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劳教所医院。由于我在宝丰劳教所医院同样受到监控迫害,我就在宝丰劳教所绝食了七天滴水未进。后来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在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四十多天期间的一天,我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提审我,强迫我承认在因有病住进宝丰劳教所医院期间给陈(音)护士写情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承认?叶教导就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并多次电击我的面部鼻子,嘴唇部位的神经部位。当时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员每一次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神经几次,就要回头看看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指导员费勤华的眼神和动作示意(后来我才知道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人面部神经就会把人电击成精神病)。当时我因承受不了他们三人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的折磨,我被强迫在他们做的材料上按他们的要求签了字,他们就不再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了(中共党委和政府如果调查此事,看看我给陈(音)护士写的情书在哪里?就证明了这又是宝丰劳教所安排的迫害我的又一次闹剧)。
    
也就是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被关押四十多天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了。造成了我在宝丰劳教所多次精神失常,而我每一次精神失常,都会被管教警察用绳子捆住我,把我送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黑牢里关严管紧闭几十天,造成了我解教多年精神都不能恢复,一看到警察,公安联防,手里拿着电警棍,我就会神经质的恐惧害怕。
   
大概在1999年底,我有一天晚上迷了。不知找当时的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当班干警,中队的管理干事余杰说了些什么?余杰就到开拓中队找来电警棍电击我,其中也朝我嘴唇下部穴位电击了我一下,我当时被电击后大喊:“我不敢了啊!”等当时当班的机运中队长王道银起来后余杰才停手。其中有一次,余杰对我朝嘴一拳,把我的嘴唇打烂肿胀多天之后才好。大概在2000年春节前后几个月期间的一天,宝丰劳教所的警察说我嘴乱说,就在机运中队的保温茶桶里下了药,告诉所有的劳教不要喝保温茶桶里的茶水,我不知道喝了保温茶桶里的茶水,当时我的嗓子就突然干燥的难受,不能说话了。(我知道是劳教所给我下了药,因为之前一个月左右有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一个副中队长在我所在的班组开会时在会上和我所在班组的劳教说:"有人嘴乱说,哪天用药让他说不出来话.")我就跑到2楼宿舍我的床铺,当时安徽颖上县的一个叫杨雁斌的劳教就跑到楼上给我拿了一个苹果吃,吃了苹果后我就能说话了(杨雁斌是在上海被劳教的,当时上海劳教机关把关不下的劳教卖给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一人一年一千元,当时他在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医疗室帮劳教打针)。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被关押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所有的来信中队警察要拆阅,寄信交给警察不能封口;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多次明确告诉我,可以给省里写信,但不能给中央写信申诉;家人每次接见,管教警察都要旁听做笔录;妻子接见不能同居;母亲去世不能回家送终。

记得2000年8月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时是我哥吕万荣去接的,我家人不去接我,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不释放我(当时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指导员费勤华明确告诉我:"你家人不接你不放你." 提前让我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的办公电话给我家人打电话,让释放我当日我家人去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接我 ).当天下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释放后,我和我哥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的马路边等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宝丰的三轮车,然后才能从宝丰坐公交班车到宣州市,再从宣州市坐到合肥或六安的长途客运汽车才能再转乘到霍邱县周集镇的客运汽车回家。当时我和我哥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的马路边等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宝丰的车时,已是下午傍晚.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一个姓杜的副中队长骑着摩托车(后座上坐了一个人),从我和我哥等车的地方经过时看到我后和坐在他摩托车后座上的这个人说:“他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他释放回家后也要监控他的。。。”当时我听得清清楚楚就和我哥说了,我回家后和我妻子以及我的父亲及我的哥姐弟妹们都说了。。。事实后来证明就是如此。
   
2000年8月,我解除劳动教养关押释放时,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扣下了我所有的上访材料。我回家后才知道在我刚被劳教时,地方公安机关就到我家抄走了我所有的上访材料(所有的上访人只要被劳教或判刑后都是如此)。在我解教释放后大概三个月左右,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就下通知让我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并给我做了重点人员资料,按了双手掌纹(大概是在2005年我从新闻媒体上看到的一篇报道江苏省一个在上初中时被公安派出所传讯过一次的男生,在17年后地方公安派出所又让他填写了“撤销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时,他才知道他的户籍档案被派出所错误搞成因盗窃被判刑3年。因此造成了他被公安机关秘密监控了十七年。结果造成了他参军,供电局招工,都因他受到了秘密监控而不能如愿。造成了他一生的发展权都被剥夺。他上访几年终于平反。公安机关到他家登门道歉,政府补助了他五千元上访费用。从这个案例中,我知道了原来“两劳人员重点监控”,就是政府公安机关对“两劳释放人员”的一种秘密监控政策)。

我解除劳教回家后,我同村的村民都告诉我:“你被劳教后,地方镇、村干部和村民小组长都在开村民大会时在会上和群众说:‘吕千荣被劳教是江泽民批示的,吕千荣现在是政治犯了......’”
   
在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七年多来,无论是我在家乡安徽霍邱县生活,还是我到江苏无锡、常州暂住谋生,还是我到广东、上海等地谋生,在我所到之地所住之地,都受到了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和高科技手段,包括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安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现场看到我时都会和身边人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连我所有接触的群众如经常到哪个菜市场超市、修车部买菜买东西,修自行车人力三轮车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等,对方所在地的公安国保都会很快找到单位工作人员或当事人说:"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他说些什麽了,要配合政府监控迫害他...."无论是我和我认识的或刚从网上知道的对方的联系方式的国内同胞,用电话QQ微信Skype等通讯交流软件联系交流聊天,方所在地的公安国保都会不超过两个小时内很快找到当事人说:"吕千荣是政治犯,你是怎麽认识他的?他和你说些什麽?要配合政府监控迫害他...."

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被下毒迫害,多次脑控、安排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以及经常脑控、安排人诬告陷害我,并安排、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监了....”仅我在常州暂住八年,中共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就打了几百个对我迫害、谋杀的110报警电话,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就打了上千个对我迫害、谋杀的控诉电话,为中共国安国保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没有超过十天不对我进行迫害、谋杀的,而中共国安国保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对我进行的迫害、谋杀,我报警后,对于已经发生的有事实证据的对我的迫害、谋杀的报警,要麽是常州110接警警察出警受理处警后,派出所和办案警察是既不给我答复也不给我报案处理登记,要麽是我打常州110报警后,没有警察出警处警,例如:2017年8月15日我和我儿子被人用机动车谋杀未遂我打110报警后,常州市公安局没有警察出警,110转到遥观交警中队,我向遥观交警中队的警察在电话中说了事情经过后,遥观交警中队的警察在电话中说:“不属于交警管。”再几次打常州110,常州110接电话的110警察就推脱,最后被我追问的无话可答后说:“我们知道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要麽是现在,中共国安国保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只要对我的迫害、谋杀,我打常州110报警后,只要常州110报警台接警员听到我说出对我迫害、谋杀的报警事由,常州110报警台接警员只听我刚说几句,就会挂断电话拒绝接警。非要我几次这样打常州110报警并指出110拒接我的报警电话我的报警电话我都用数码相机拍摄有音像视频我都会上传网上后,常州110报警台接警员才会把我的报警电话转给派出所,派出所才会出警。而我去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都是一级一级往下推,我给常州市纪委打电话,常州市纪委推脱或说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我给常州市政法委打电话常州市政法委推脱,2015年以前小事还给解决一点,2015年下半年至今常州市政法委工作人员接电话后,就说不受理个案,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我给常州市12345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2015年以前小事还给解决一点,2015年下半年之后,只告诉我说:"我在听着",却从不给我答复了;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接访警察让我找下一级公安局信访,下一级公安局信访接待室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接访警察第一次接访我后,前三个月让我等答复,三个月之后也没有给我任何答复后,我再去下一级公安局信访接待室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接访警察要麽是不理我,要麽是让我找派出所;我到常州市公安局和武进区公安局找督察警察投诉,2015年下半年9月之前常州市公安局和武进区公安局督察警察还接待投诉,小事还给解决一点,2015年下半年9月之后常州市公安局和武进区公安局督察警察直接告诉我:“不接待你的投诉”;我打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投诉,以前要麽是电话打不通或电话打通后工作人员一听到我反映的是中共国安国保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对我的迫害、谋杀的案件,打110报警后警察渎职不依法处理的投诉后,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就会不接听完我的投诉就及时挂断我的投诉电话拒绝接听我的投诉。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每次在我多次拨打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投诉最后电话拨通后,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接听完我反映的中共国安国保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对我的迫害、谋杀的案件,我打110报警后警察渎职不依法处理的投诉后,接听我投诉电话的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就会说:“你反映的问题我们调查了解后再给你电话回复。。。。”

可是,在我一年来多次拨打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投诉,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接听完我的反映投诉后,没有一次给我电话回复的,我反映的问题也都没有一次得到过解决。。。。。

例如,我在2017年8月17日上午9点53分左右,我再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控诉反映(是一个女性工作人员接听的):
"我在2017年8月16日下午15时20分左右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反映在2017年8月15日凌晨3点左右,我和我儿子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镇长虹路312国道东方村路口被人用机动车谋杀未遂,是用渣土填垫长虹路(312国道)宋剑湖桥东引桥路南面的'鱼塘'实际是运河河滩建房屋的一个工地的拉渣土的工程车(吕千荣 注:后来才发现是垫拦截运河的一个堤坝可能是为修一条高铁跨河桥的).一个常州110女接警员接的我的报警电话,她明显知道此事,并极力推脱,并阻止我说出中共国安国保二十多年来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及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残疾特征等,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大量事实证据! 她被我质问的没办法才说转交警队处理.之后在2017年8月16日下午15点38分左右,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交警大队遥观中队一个男的用0519--88700110电话打我15312586362手机问我打110报警的事,我就向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交警大队遥观中队这个男的说了我打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反映在2017年8月15日凌晨3点左右,我和我儿子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镇长虹路312国道东方村路口被人用机动车谋杀未遂,是用渣土填垫长虹路(312国道)宋剑湖桥东引桥路南面的'鱼塘'实际是运河河滩建房屋的一个工地的拉渣土的工程车(吕千荣 注:后来才发现是垫拦截运河的一个堤坝可能是为修一条高铁跨河桥的).我并说出了中共国安国保二十多年来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及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残疾特征等,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大量事实证据后,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交警大队遥观中队这个男的说:'你和我说这些干什麽?这不属于我们管....'之后我在2017年8月16日下午15点53分左右,我再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反映在2017年8月15日凌晨3点左右,我和我儿子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镇长虹路312国道东方村路口被人用机动车谋杀未遂,是用渣土填垫长虹路(312国道)宋剑湖桥东引桥路南面的'鱼塘'实际是运河河滩建房屋的一个工地的拉渣土的工程车(吕千荣 注:后来才发现是垫拦截运河的一个堤坝可能是为修一条高铁跨河桥的).这次常州110是一个男的接的我的报警电话,我向他反映了上述我之前的报警过程后,这次常州110这个接我的报警电话的男的听了我的反映就象审我一样先说:'机动车没有撞到你,你报什麽警'?被我追问的无话可说后又说:'你没有看到机动车牌,你报什麽警?'被我追问的无话可说后又说:'我知道了'后,就挂断了电话.明显是常州市公安局110接警员都知道了这次又是国安国保安排脑控人对我和我儿子用机动车谋杀未遂,才拒绝出警立案."

我并向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反映了:
“我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随意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我被关押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所有的来信中队警察要拆阅,寄信交给警察不能封口,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多次明确告诉我,可以给省里写信,但不能给中央写信申诉。家人每次接见,管教警察要旁听做笔录,妻子接见不能同居.母亲去世不能回家送终。。。。
2000年8月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七年多来,又被中共国安国保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仅我在常州暂住八年来,我就打了几百个对我迫害、谋杀的110报警电话,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就打了上千个对我的迫害、谋杀的控诉电话。。。。”(这里有省略)

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还是说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我就在电话中和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说:“在我一年来多次拨打你们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投诉,你们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接听完我的反映投诉后在电话中都是说:‘你反映的问题我们调查了解后再给你电话回复。。。。’ 可是,在我一年来多次拨打你们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投诉电话,常州市公安局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监督电话的工作人员接听完我反映投诉后,没有一次给我电话回复的,我反映的问题也都没有一次得到过解决的呀?”

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被我追问的推脱说:“给你电话答复也是办案单位给你答复!”

原来常州市公安局12389公安机关举报监督电话也是个不作为的摆设?

只有2012年5月13日,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租住期间,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也是租住的邻居江苏邳州的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我鼻嘴,造成我伤残的对我的迫害案件,我知道是当时的中共胡锦涛总书记批示了,公安机关立案了.(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年5月13日我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鼻嘴,造成我"歪鼻畸形"影响健康影响呼吸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和造成我牙齿被打的坏死一颗需要植牙,当时有两家三甲医院出具了我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和需要植牙的后续整形费几万元.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不给我做伤残等级鉴定,然后刑事上本身应该以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决刘同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武进区检察院和武进区法院却按照中共政法委的指令枉法轻判了刘同贺有期徒刑六个月,民事上又以没有做伤残鉴定为由,枉法拒绝判决当时已有两家三甲医院出具的我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和需要植牙的后续整形费的几万元以及我的误工费、伤残赔偿等费用十多万元的赔偿.我上诉、申诉到了常州市中级法院,常州市中级法院受理审判的法官,要对我进行司法救助,被我拒绝后,常州市中级法院两次都枉法驳回了我的上诉、申诉,维持原判.造成我至今五年多了都无钱做歪鼻整形手术和植牙手术,给我的生命健康、安全,给我的精神身心健康,都带来了严重的危害、伤害......)

就连我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双腿伸全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多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依靠双拐走路。因为在我的心里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有关部门就不会谋杀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残疾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在2015年常州武进湖塘交警又公开迫害我,两次非法扣押了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在我的多次上访控诉下至今不给我.迫害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不仅活不下去,还随时都会被中共安全机关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迫害死谋杀死......

我信仰基督教多年,最近两年我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的一种重要仪式,基督教信徒只有受洗后才是基督徒),但是,在中共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没有中国家庭教会或三自教会的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

看看下面图片我残疾的右手,看看我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再看看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七年多来又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网民就会看到我二十多年多来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

 
   下面是我的身份证、残疾证,残疾证上面填着:“肢残贰级”
   


下面两幅照片是我在1997年6月3日我到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上访时,在农业部信访接待室我就被北京市公安局两名警察非法送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5日我被地方公安机关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后,在没有任何劳教文书手续的情况下,直接非法把我投入了劳教所关押了三年多。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后在我的不断强烈索要下,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了近一年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所谓的对我的劳教决定。从这个我先是被非法劳教后,在我的不断的索要下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向我转发下达的所谓的六安地区劳管委对我的劳教决定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词又漏洞百出的劳教决定书中,我的同胞们可以看出,在我们的国家,独裁专制下的特权贪腐官僚集团想关押迫害一个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需要理由吗?这些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对国家宪法、法制和公民人权的践踏比当年的希特勒还要邪恶!

   
下面是我在2018年1月12日又找人新拍的我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所谓的对我的劳教决定和当时专职检察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和安徽省南湖劳教所的安徽省南湖检察院用于转发给我的装《<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的安徽省南湖检察院的信封



下面是我在2018年1月12日又到广告复印部找人扫描的我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所谓的对我的劳教决定和当时专职检察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和安徽省南湖劳教所的安徽省南湖检察院用于转发给我的装《<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的安徽省南湖检察院的信封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伸全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找我事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靠双拐走路。只要有关部门不公开监控迫害我了,我就能拄着单拐大步走路,我就能拄着单拐可以提重物了,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不想走路,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残疾车拉客谋生(从2014年开始我买的是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有关部门仍然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等

我现在正在写详细控诉,用详实的事实经过,大量的图片、音像视频证据等,控诉揭露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滔天罪行!

我的每一个受到中共邪恶恐怖迫害
、谋杀的事实经过和各种证据包括视频证据,都是我的血泪控诉,都充分揭露了中共体制的极度邪恶和对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所犯下的大量滔天罪行!

关于脑控技术、脑控武器的介绍和中共用脑控武器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屠杀,请看下面我的这篇<<中共脑控迫害、屠杀中国民众,呼吁世界人民关注>>详实揭露控诉文章,点击链接即可进入:
中共脑控迫害、屠杀中国民众,呼吁世界人民关注
原文链接:https://zglqrdbk.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84.html


我对“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我揭露几年了,并且“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全国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都是在全国公开的!并且我在2014年12月25日向习近平总书记的脸书主页(习近平脸书中文主页)和彭丽媛少将的脸书主页以及习明泽的推特主页发了我的<<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这篇象我在我的《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控诉长文里一样的控诉后,大概两三个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脸书的主页、彭丽媛少将在脸书的主页都自己删除了。

我在2017年 4月5日在转发推特施兴中 的ID发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推特的一个推文"309医院在进行‘活摘器官‘的人体移植!司法腐败骇人听闻"时,我发了我发的<<吕千荣紧急呼救:中共江泽民集团又用机动车谋杀我等手段要迫害死>>和<<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两篇控诉文的链接,结果还没有一个星期,这个习近平的推特ID"冻结"了.见下面我在2017年 10月17日复制或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转发推特施兴中 的ID发的一个推文时自己发的推文:

推特
吕千荣‏ @lvqianrong (2017年) 4月5日
更多 吕千荣 转推了 Frank Shi 施兴中
吕千荣的博客: 吕千荣紧急呼救:中共江泽民集团又用机动车谋杀我等手段要迫害死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7/03/blog-post_593.html?spref=tw
吕千荣的博客: 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7/04/blog-post_6.html?spref=tw
吕千荣 添加了,
Frank Shi 施兴中 @FrankShi2009
习主席 @xijinpingchn 李总理 @chinascio ,309医院在进行“活摘器官”的人体移植!司法腐败骇人听闻!习主席来拜访川普总统时,要不要把郭文贵的“全部密料”拷贝一份带回去?相信文贵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无论如何,但愿腐败减少,但愿国人的冤屈尽可得到伸张和补偿! https://twitter.com/KwokMiles/status/848974648284983296
翻译自中文
0回复 1 转推 2 喜欢
回复   转推 1   喜欢 2







二:中共为了阻止其长期邪恶恐怖脑控迫害、谋杀屠杀人民的滔天罪行暴露,现在中共正在对我加紧迫害谋杀.....

因我用大量的事实证据包括一二百个音像视频证据和几百张照片证据,控诉揭露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包括"2017年11月1日上午,我去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我在2017年10月31日下午到常州银河湾电脑城找商家为我检修数码相机时,在国安国保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参与迫害我,商家故意把我数码相机屏幕的保护膜撕掉和用布搽我的数码相机镜头,在我质疑商家时,常州银河湾电脑城运营经理孙俊和保安两人又过来抢摔我的手机,并把我摔倒在地上拖行,造成我腰腿疼痛的伤情时,又受到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参与国安国保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的医疗迫害谋杀!2017年11月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拍摄了'腰椎正侧位片'后,第二天第三天(2017年11月2日3日),我的声音出现了嘶哑,从第四天(2017年11月4日)开始至当天多日,我就出现了从腰部以下双下肢麻木无力(双脚底部比双腿部更加麻木)、阴茎不能勃起(包括阴茎不能晨起)等异常症状.在2017年11月7日上午,我到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找医院问是谁当天给我拍摄的'腰椎正侧位片',医院医生和院方都说不知道是哪个医生当天给我拍摄的'腰椎正侧位片'了,我找医院反映,又被人殴打,我打110报警后,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鸣凰派出所处警警察听了我的报案事由经过简述后,就把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交流联系科的两个男工作人员喊到一旁不知道说了些什麽后,然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过来和我说:'你在常州二院拍摄'腰椎正侧位片'后,身体出现了异常,现在找不到是谁给你拍的片子了,这是医疗事故,医院要承担责任,你找卫生局反映....'


我就和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的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说了中共国安国保对我的长期大量监控迫害谋杀的事实经过简述和其中一些证据和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这次对我医疗迫害谋杀的证据,以及都是中共国安国保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我进行邪恶恐怖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什麽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现场都和身边人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安局国保或派出所国保都通知安排人对我监控迫害谋杀的一些证据后,我就和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鸣凰派出所的警号是057041的处警警察:'第一,我要求你们公安机关对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这次对我医疗迫害谋杀的事件立案调查;第二,我要求你们公安机关对今天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交流联系科这两个工作人员不接谈我,还找来一个流氓地痞来寻衅滋事,并朝我的下巴打了一拳的寻衅滋事都依法处理....'"在内的大量"我因为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七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安排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中共党员干部公务员群众,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被下毒迫害,多次脑控、安排人公开经常用机动车谋杀我,和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以及经常脑控、安排人诬告陷害我,并安排、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监狱了....'”的全面控诉材料,最近一段时间就要写出来发在网上和上访控诉及向国际社会求助控诉了!中共国安国保为了阻止其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滔天罪行暴露,现在正在加紧对我迫害杀......


在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什麽和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现场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和身边人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并且每天不仅脑控迫害我,并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网络、手机、电脑、录音笔、数码相机和我家监控等,再每天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在中国所有和我有接触和联系的中国人,包括我当时打电话或用QQ、微信包括我2017年10月24日刚会使用的skype等联系的中国国内的中国人,不超过两个小时,对方所在地的公安局派出所的国保警察都会找到当事人了解情况,问当事人是怎麽认识我的,说我是政治犯.我和当事人说了些什麽?然后威胁利诱当事人我再和其联系就让当事人参与中共安全特务机关包括公安局派出所国保警察迫害我、诬告陷害我、秘密做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然后中共安全机关尤其是公安国保特务警察每年都会几次汇总把秘密做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政治局习近平总书记,如果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批示同意关押迫害我了,中共国安特务、公安国保特务警察,就会把我迫害死谋杀死在公安局、看守所、监狱等地方了.这样的事情仅我知道的就已经发生过几次了,我都经常在网上揭露.

有关部门并经常安排、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监狱了...."无论我干什麽都迫害我,连我到菜市场、超市买菜买东西,修自行车、三轮车、电动自行车等,都脑控安排群众让监控迫害我、诬告陷害我.....

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来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几吨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

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快到中午了,武进区安监局的专家才来到小化工厂租的民屋内察看几吨化工液体,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以及武进区安监局的人都和我说:"安监局要抽几吨化工液体样检测....."

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处警警察问我:"你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要不要挖走?"我说:"现在结论还没有出来,小化工厂的几吨化工液体还没有弄走,先用水冲冲吧,等都弄好了才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挖走....."这个处警警察让消防战士用消防车把我暂住屋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地方用高压水龙头都冲洗了一遍.

之后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都渎职不依法查处给予处理结果,都互相推拖踢皮球.武进区安监局、武进区环保局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要处理结果,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让我武进区安监局、武进区环保局要处理结果,因为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泼到我门口,让玻璃胶碱性腐蚀性液体有毒气体破坏我的呼吸道,造成我呼吸道感染,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常州国安国保安排迫害我的.

此后至今,我经常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要报警处警登记记录和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叫王震的处警警察先是推脱,后无法推脱了让我找遥观派出所值班领导要,遥观派出所值班领导先是推脱让我找王震要,后无法推脱了我再去找遥观派出所要,遥观派出所都是推脱没有人管,我多次上访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和多次打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12389和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反映,也都没有答复.

中共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一面是经常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秘密做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政治局上报习近平,要把我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监狱等;一面是经常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让诬告陷害我,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无论是谁,无论是让幼女、少女、妇女、老太婆遇到这个政治犯就大喊说这个政治犯拉她拽她撕扯她衣服想强奸她.....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监狱了,让他身败名裂,这个政治犯对中共不满,天天在国外网上揭露中共黑暗,迫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这又不需要证据....";一面是经常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和被中共用威胁利诱手段诱使参与迫害我的群众用机动车谋杀我,包括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的我控诉的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把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故意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内,已经多次经常对我进行机动车谋杀了,我知道的已经就有一二十次对我的谋杀未遂了,有的我已经报警,有的我打110报警后公安拒绝出警;一面是经常脑控、安排、通知、煽动我和家人有病需要检查治疗的医院,对我和家人在就医时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无论我和家人在中共国的哪家医院治病都是如此!

如果不是神拣选我爱我,我信仰基督教,神多次在我身上现了神迹,我早就被中共国安国保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把我迫害谋杀死了.....


上述对我的这些迫害谋杀,我都有大量证据包括视频证据和图片,我都会在最近一段时间我将写好的全面控诉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材料里揭露出来!

最近,中共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是一面是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秘密做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政治局上报习近平,要把我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监狱等;一面是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让诬告陷害我,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无论是谁,无论是让幼女、少女、妇女、老太婆遇到这个政治犯就大喊说这个政治犯拉她拽她撕扯她衣服想强奸她.....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监狱了,让他身败名裂!这又不需要证据.....这个政治犯最近就要用大量事实证据把'中共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全面控诉材料写出来了揭露出来了,那样中共就要倒台了.....'";一面是脑控、安排、通知、煽动中共党员干部、流氓地痞和被中共用威胁利诱手段诱使参与迫害我的群众,用机动车谋杀我,包括我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的我控诉的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把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故意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的小化工厂的老板,以及建筑工地如修路的工程车等在内,对我进行机动车谋杀;一面是脑控、安排、通知、煽动我和家人有病需要检查治疗的医院,对我和家人在就医时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并把对我和家人的这些迫害谋杀,都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

我在2017年12月11日下午五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镇通济村菜市场从东往西方向转向上南北方向的常遥路往南走,迎面碰到象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开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由南往北从常遥路往东转向通往遥观镇通济村菜市场朝通济家园小区去,在我躲避转弯行使的这辆车时,我就听到车上有一个男的说:"看压到他了呀,怎麽没有压到他?这个政治犯,把他用车撞死没有事,害他害不死...."我当时听得清清楚楚!

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2018年1月14日下午,我骑电动自行车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马杭街道因我的电动自行车没有电了,我要找卖电动自行车和修电动车的商铺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我的电动自行车充电,结果我找了马杭街道多家卖电动自行车和修电动车的商铺要使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我的电动自行车充电,多个商家都以各种理由不给我使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我的电动自行车充电.因为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现场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这个政治犯的电动自行车没有电了,要找卖电动自行车和修电动车的商铺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他的电动自行车充电,上面让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給这个政治犯使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他的电动自行车充电,谁要是给这个政治犯用投币快速冲电器充电了,城管就找谁麻烦...."


在我最后找到一家有电动车快速冲电器的商家给我投币使用电动车投币快速冲电器给我的电动自行车充电后,我骑着我的电动自行车从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马杭街道广电路往北到贺北新村,沿途道路正在一边使用通行一边在施工维修道路,当时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都现场脑控施工工地的工程人员工人和施工车辆的机动车司机,以及群众公开说出:"中共长期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每天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因为迫害他的证据太多了,他很多都已经取证了.他现在正在写:'中共二十多年来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的名义,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杀'的控诉,他最近一段时间就要把控诉写出来了,到时中共过不掉就完了,上面让用机动车把他撞死,在施工道路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造成我在该路段骑行电动自行车时都感到恐惧,遇到该工地的工程车,我都要及时躲避避让.....

我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发现我家饮水机的桶装水没有了,我就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的一家超市去买桶装水.当我在东方村委坊前村的一家超市买了桶装水扛着桶装水由北往南顺着村内道路步行回我暂住屋时,迎面碰到象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开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由南往北顺着村内道路行使到我面前看到我后停了下来,我就听到车上有一个男的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用车撞死没有事,都是上面让我迫害他的,我马上调转车头撵上他把他压死,压死后我打电话让他来说是他压死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只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当时调转车头来压死我,我当时就会大声呼救跑到村民屋里报警.

在2016年9月7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着非机动车道路边行使,一辆白色的小汽车故意朝我骑行电动自行车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行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我就听到这辆白色的小汽车内有人说:“就是靠边走一下,看能不能压到这个政治犯。。。。。”当我骑电动自行车行使到312国道遥观东方村路口,看见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路边,就听站在白色小汽车旁路边的两个男青年说:“上面正在让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都是江泽民集团的人干的,现在就是刘云山和郭声琨让迫害他把他害死......”

在2016年9月8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当我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的士司机正在和熟人说话的的士旁时,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问他认识的这个熟人:“这个残疾人是不是那个政治犯?”这个熟人说:“是他!”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说:“上面都通知到的士公司通知到的士司机了,让的士司机用的士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说用的士撞死他没有事,的士保险手续全,司机也不用赔钱。的士司机都不用车撞死他。。。。。”

在2016年9月19日晚上7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路过遥观镇通济村广电路口,一辆武进城管的皮卡汽车停在路边,就听一个城管和另一个城管说:"我们要不要追上这个政治犯把他从后面用车压死...."一个城管回答:"现在不能,他刚在网上揭露出来说中共有关部门要用机动车撞死他了,都通知到的士公司的士司机了....."

三:如果我今后被中共抓捕或意外死亡,都是中共对我的迫害、谋杀

在我的生命中,我崇尚基督教信仰、追求人性的良善,我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在我的生命中,我只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我的祖国、社会、同胞、他人,做些有益的事!我吕千荣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我的一生没有不良嗜好.我不赌博.我不吸烟,少饮酒.对于没有感情的性生活和婚外性生活鄙视,对于毒品恐惧.所以我在心里对卖淫女和吸毒人员就厌恶和鄙视.


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充满爱心、追求公义、追求人生价值和生命价值、人性善良,在1987年17岁的我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路修路在安徽省水利建筑安装公司一工地看煤灰厂开搅拌机时,当时已是1987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六安市的两个正在上初中的一个叫史元、一个叫金家军的两个中学生少年,因逃学外出到合肥花光了钱后,冷饿交加找到了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求助,当时已是吃过晚饭后了,我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们的工地食堂吃过饭后,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床上休息,第二天我又向包工头预支了二十元钱后把二十元钱给了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让他两人买去六安的汽车票和吃的.我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送上了开往六安市的汽车(我的打工工资当时大概只有每月九十多元,当时我们工地的建筑工人临时工的最高工资大概只有每月一百二十元)。

      
后来史元的父亲,当时任光明日报社科技服务公司皖西分公司、安徽省录音录像公司等三家公司总经理的史丹叔叔和史元多次给我写信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我后来去过他们在六安的家。

1993年春天,我在北京谋生期间,在北京火车站碰到了安徽省合肥市郊区的一个当时有二十岁左右的到北京打工的一个女孩,因为她没有找到工作身无分文也没有钱回家,因为我知道当时的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乱象,一些女孩子会被人骗。我就掏出身上的钱给这个女孩子买车票,因为当时开往合肥的火车票卖完了,我就把这个女孩子送到了开往合肥的火车上,把我当时身上的近百十元钱(大概八九十元钱)都给了这个女孩子,并告诉开往合肥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情况,让她帮这个女孩子补票.当时这个女孩子非要我把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她,我说:“你把你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我就行了,我会给你写信的。”女孩子就把她的姓名、家庭住址写给了我。我后来一次也没有给这个女孩子写过信.因为我崇尚基督教信仰:“帮助别人,不能张扬、不能让人知道。”


即使在我二十多年来长期被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也是碰到老弱病残的乞讨者都会主动送上至少一元钱,并让我的儿子从小就这么做.并且看到所有受中共迫害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都会及时发帖文或转帖文声援呼吁,对于被中共迫害的经济上无法生存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知道的都会在网上帮其发求助或转发其求助,并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象2016年和2017年,我对重庆的崔斌、广州的王清营、湖北的袁奉初(原名袁兵)等人的帮助....


2016年有两个美国的华侨陈卫珍和朱学渊每人要资助我三百美元和几百美元,以及2016年国内有人要帮助我万儿八千元人民币,我都拒绝了他(她)们的好心善举.我说我还能生活下去,还能吃上饭(我们一家被迫害的靠我妻子打工艰难的生活),让他(她)们帮助那些被中共迫害的连饭都吃不上的那些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


不到我确实被中共迫害的连艰难生存都生活不下去了,我不会向社会求助或接受别人的帮助.....


如果不是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又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对我进行公开邪恶恐怖迫害,我永远也不愿说出这些......


但是,就是我这样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仍然是一面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国安、公安国保、中共党员干部、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经常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了....”


不过之前,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公安国保都是秘密作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最高层上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如果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批示同意逮我了,中共公安国保就会把我逮起来酷刑迫害我 、谋杀我,把我迫害死的.至于中共公安国保这些年秘密作了哪些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最高层上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中共这些体制性的邪恶,所以这些年来我都是及时揭露的....


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暂住地的常州警察和群众都已经多次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把他逮起来迫害死了......”或说:“这个政治犯是习近平的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把他逮起来迫害死了......在胡锦涛时期,是胡锦涛女儿在监控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在网上的发帖和打电话用OO和人交流,胡锦涛的女儿都知道;现在是习近平女儿在监控这个政治犯,个政治犯在网上的发帖和打电话用OO等和人交流,习近平的女儿知道......

下面是我揭露中共对我迫害的部分控诉链接:

从2017年10月24日我和毕康用skype视频聊天经过的视频等,再次证明了中共长期对我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罪行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7/10/20171024skype_26.html

紧急呼救:中共安全机关又在一边用机动车谋杀我,一边给习近平上报假材料要逮我害死我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7/08/blog-post_14.html

中共开始公开象封杀郭文贵一样封杀我 推特、博讯怎麽都成了中共国党媒

https://zglqrdbk.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43.html

中共安全机关最近又向群众公开:"是习近平女儿习明泽要弄这个政治犯,习近平要批示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迫害死了

https://zglqrdbk.blogspot.com/2017/10/blog-post_13.html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http://moon.space.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69001&do=blog&id=27895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8年1月15日下午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老房屋


作者简介:吕千荣 、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棵竹子)、男、汉族,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网络代表作有《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这个帖子在天涯杂谈、凤凰论坛、百度空间发表后,在天涯杂谈发表的这个帖子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麽?》、《 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寻找生命的钥匙(组诗四首)》、《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我在2011年写的《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爱情诗,在2011年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后被包括手机论坛在内的多家网站转载,几年来每到七夕情人节仍会被少男少女们翻出被一些网站转载)、《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到底是谁给了奸杀少女、摔死幼童的李昌奎免死的金牌》、《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就会给中国判了死刑》、《如果枪毙了夏俊峰,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 中国,您不要流泪》、《孔庆东的荒诞言论和“重庆模式”,其实都是文革余孽在作怪》、《六.四,今夜我无眠》、《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等等,我当时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的所有帖子,都会被包括手机论坛等在内的一些网站转载(因我在天涯社区天涯论坛被封杀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有一些帖子在2011年都被天涯隐藏了;因我在凤凰网凤凰论坛被封杀,我在凤凰论坛上发表的一些帖子,在我凤凰论坛的主页上都看不到了,只能用搜狗、谷歌、百度搜索文章名称才能看到)。大概2015年凤凰论坛被中共封杀关闭.我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至今被中共在国内论坛、博客全面封杀!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至今,我在国内网站发的博客、帖子,差不多都被中共屏蔽了.


吕千荣,LYU QIANRONG,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s://www.blogger.com/home、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ngdebokelvqianro/、推特账号:吕千荣@lvqianrong、脸书账号:吕千荣,我的手机Skype是 +8615312586362 
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QQ:1244667884中国正义、1079861385天使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