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中共江泽民集团最近既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迫害、谋杀,还脑控控制的我无法写迫害我的控诉,也控制我家宽带让我无法正常上网,又在安排人作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习近平,准备中共习总批示后把我逮起来害死。。。


我从2012年开始用的中国电信的家庭套餐固话手机和宽带等,中国电信从2012年开始控制我的手机至今,造成我的手机经常随时都会被控制住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家宽带从2015年开始至今被控制住造成我家宽带经常不能上网,我已多次向中国电信反映投诉,向工商局12315投诉,向常州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反映投诉,中国电信都是推脱和耍流氓,甚至经常在我有视频证据下常州电信工作人员还说谎不承认。在我拿出证据后常州电信工作人员就说你有证据你去告去!

例如,我家宽带在2016年3月2日上午突然不能上国际网站了,能上国内网站腾讯QQ等,但是有时也控制我的腾讯QQ.又是我家宽带国际流量被有关部门关了.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在2016年3月2日下午又是回答我说是国际端口堵塞需要扩容.在我说出我家宽带明显是被人为控制住的大量证据并要向国际贸易组织投诉中国电信后不久,常州市电信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的谢科长”。。。。。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打110报警电话反映后,武进区公安局110让我打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电话88310200,我多次拨打这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2日晚上,我儿子回来家后查查我家宽带的带速,我本来和中国电信签约65兆的宽带现在只有2兆,又是和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期间出现的一些怪事一样,当然是国内国外网站都不能上了.......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还是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8:27分左右,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号为57307号的工作人员反映了有关部门包括控制我的宽带等在内的大量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在2016年3月3日下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总机86305000让话务员人工接通了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谢宇大队长的电话反映后,谢宇大队长说:"吕千荣,我没有控制你家宽带,我没有那个本事。如果我要弄(搞)你,直接先把你关进武进区公安局看守所然后再调查你了!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没有控制你的网络......"

就这样,几年来中国电信一边是长期控制我的手机和宽带,经常几个月造成我不能正常使用,一边又不给我文字答复。

我家宽带又被控制两三个月了,都是我用我家宽带用电脑上网,国内Internet Explorer打不开,上不了网,翻墙上国际网站不能正常上网.我已向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多次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我在2017年6月28日下午,到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反映,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让我到108室找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领导反映,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保安带我到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大楼108室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女领导说接谈我我不能拍视频,我说我有音像视频证据的你们都不承认,你们已经失去诚信。女领导说你拍视频就不接谈你。我们报警。我说那你报警,我们通过警察解决。我之前为此问题打过110报警警察不出警。

之后常州市公安局来处警的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听了我的反映就快结束时,这个处警警察现场用他手机接听了一个电话后,就开始往从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办公楼里往外走,我就追上处警警察让他出示证件或告诉我警号让我记下他的身份,这个处警警察在我的多次要求下他都拒绝出示他的证件或告诉我他的警号(因为常州的警察执法时都外穿有一件黑色网状的警用马甲把警服的警号遮住),在此过程中这个处警警察就在我旁边不远就和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常州分公司的几个工作人员领导都是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我之后质问来处警的辅警说:“你们警察和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的‘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我听得清清楚楚。我看习近平批示待我了?我看你们公安怎麽逮我迫害我?”当时处警辅警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这些我当时拍的都有视频音像。包括我在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办公楼向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投诉过程包括我之后打常州市110报警电话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我都拍摄有音像视频。

我之后打常州市110报警电话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后,我从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回家。

最近一时期,在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迫害、谋杀下,在2017年6月上旬,有关部门都是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说出来:“这个政治犯这几年都是习近平的女儿在监控他,他在网上的发言和打的电话,习近平的女儿都知道。。。


2017年6月日,我在网上转载了一个推后

收保护费 湖南恶霸捅死女商贩惹民愤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天灾人祸 > 正文
收保护费 湖南恶霸捅死女商贩惹民愤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更新: 2017-06-28 5:46 AM     

【大纪元2017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发生杀人案件,凶手为该镇臭名昭著的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双方发生口角,张议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

6月24日下午4时30分许,该农贸市场里的正意牛羊肉水鱼店来了五名收“管理费”的人员,他们分别是张仪、丁新明、周勇明、周志国、刘定波,向店主张印湘收取500元的管理费(处理鳝鱼的长凳费用)和800元店铺门前的卫生费用。

一位当地村民刘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店主当时根本没有说不给钱,很和气地要求对方将漏雨的雨棚修好以后再给钱,结果来的人不答应,双方发生口角,紧接着三名男人打一名女人,最后张仪用店里宰羊的尖刀朝女店主的后背刺去,最致命的一刀是直接刺向了肺部,女店主一共被刺了三刀。

女店主倒在血泊里,她的丈夫从外面回来看到此情景,与对方理论也遭到殴打。刘先生表示,他们杀了人之后仍然非常嚣张,五人当中有两人在现场进行控制场面,不许人围观、拍照。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6月24日,湖南湘潭市湘潭县石潭农贸市场恶霸张仪(张四哥)因收保护费三刀捅死女商贩,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民愤。(网络图片)

“根本不存在劝架,实际上是一个受害者任由他们打,三个大男人打一个女人,最后又用刀把她杀了,捅了背部,致命的一刀插在肺里,不只一刀,杀完人之后还在那里嚣张。”刘先生气愤地说。

据了解,事发时有人报警,但是警方半个小时以后才赶到现场。官方通报的消息称三人在收卫生费时与女店主发生口角,进而升级为肢体冲突,目前三名打人者被逮捕。

一位家属向记者表示,根本没有肢体冲突,几名大男人打一名女人,能有什么还手之力?刘先生也向记者表示,实际上是受害者任由他们殴打。

另一位村民李先生表示,女店主是当场死亡。家属表示,死者还没等送到医院,医生已宣布死亡,死者的遗体再被拉回家中。

事件发生后,附近的村民都非常愤怒,要求死者家属抬尸到镇政府讨说法。家属表示,当晚他们抬着遗体来到镇政府,至25日凌晨3时许,警方强行清场,将家属们抬出镇政府,赶他们回家。目前遗体被安放在家中,家属轮流看守,他们担心发生警方抢尸事件。

家属透露,连续多日,在店铺与家里周围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村民,他们自发地签名请愿,在现场喊口号,有的人还提议游行示威等,该事件在当地引起轰动,人神共愤。

村民李先生表示,此事件或将引发更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有消息称28日将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件的进展。

据悉,张仪在当地是臭名昭著的黑社会老大,靠收取商贩保护费起家,并且与政府人员勾结将该镇农贸市场花35万元承包了30年,摇身变为“政府工作人员”,每年向市场商贩收取各种名目的管理费,实为保护费。

图为凶手张仪。(网络图片)
图为凶手张仪。(网络图片)

家属表示,他们收取的费用是年年收、年年涨,从200元到300元、400元、500元不等,他们愿意收多少就收多少,看谁不顺眼就打人,甚至杀人。当地村民对他们敢怒不敢言。

还有村民表示,张仪就是当地的地头蛇,与政府官员互相勾结欺压百姓。

官方26日的通告称,三名打人者已经被正式批捕,家属们表示,他们唯一的诉求是严惩凶手,血债血还。

记者致电镇政府询问相关事宜,一位接电工作人员声称由宣传科统一对外发言,记者致电宣传科,结果电话多次被当即挂断。#









责任编辑:孙芸


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前亿万富翁爆料被逼组织人到习王家抗议 江系总攻了!

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前亿万富翁爆料被逼组织人到习王家抗议 江系总攻了!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6-26 讯】

近日前亿万富翁、武汉商人徐崇阳披露,前不久来自不同的渠道的人,让他组织一批人马,越多越好,上王岐山家和习近平家去抗议。对方甚至炫耀暗示,近期的有些地方服役军人上访也是安排去的。分析认为,现在中共高层的斗争面临着决战,也就是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北京时评人华颇分析,这种局势让习近平要提前动手了。

十九大江系的三个常委中都会退下(网络图片)

江派人逼武汉商人组织人员上习王家抗议

近日,武汉商人徐崇阳因为不想涉及中共高层的权斗,自己被利用,所以向《大纪元》独家爆料,希望通过大纪元平台表明自己的态度。前不久来自不同的渠道的人,都向他要求组织一批人马,越多越好,上王岐山家和习近平家去抗议。对方甚至炫耀暗示,近期的有些地方服役军人上访也是安排去的。
武汉商人徐崇阳(网络图片)

当徐崇阳以不认识习王家住那拒绝时,对方说他们会带路,并且向他公开嘲笑“习核心”及开导他所谓的目前形势,并说了不少对习的侮辱性的话。对方还表示,如果徐崇阳配合的话,他的案子很快就能解决,他们甚至可以给他双倍的国家赔偿。

当徐崇阳表示拒绝时,对方表示,如果他不听话,他会被整得很惨。当徐崇阳表示要公开他们的言论时,对方表示他们不会承认的,没说过。徐崇阳表示,自己哪一派都不想沾边,只想平静生活,按法律拿回自己该有的财产与权力。

徐崇阳批判薄熙来周永康被大小便淋头扒光衣服吊打

徐崇阳曾是亿万富翁,因反抗武汉地方当局强占他的私人房产,而遭到各级各地中共官员的多次迫害,其中包括薄熙来和江派政法系的多位官员。

徐崇阳因在网上曝光批评薄熙来的言论、以及披露周永康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等问题,2011年4月遭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周永康的心腹傅政华亲自下令秘密拘捕,最后被北京法院以“诈骗罪”判处19个月徒刑,于2013年1月获释。
傅政华酷刑逼迫徐崇阳承认三点(网络图片)

2013年1月31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武汉商人徐崇阳因发表批评薄熙来言论被捕,被指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幕后推手,以及“美国特工”。北京的法院以“诈骗罪”判处他19个月徒刑。徐崇阳本月初刑满出狱后披露,他在被拘押期间,因否认控罪,遭酷刑凌辱,被扒光衣服吊打,被打断肋骨,打掉牙齿。

他说,被抓后受到酷刑折磨,曾被打得小便失禁:

“他们三个人,一个人在我的头上大小便。最后又把他们喝的水往我身上冲。当时我的小便都被打出来了,大便撒在我身上。酷刑中把我牙打掉三颗,每天刑讯逼供,每天不让睡觉”。

徐祟阳曾经是一位商人,拥有巨额资产,后被地方当局掠夺,从此走上维权路。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是美国公民,目前在美国。被当局折磨至遍体鳞伤的徐祟阳说,当时他被扒光衣服吊打的场面,曾有一段视频,被他碾转获得,已交给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为了保护提供视频者,正对视频中出现的官方人员声音做技术处理。

看过这段视频的胡佳周四向自由亚洲记者转述了视频中的声音:

“他给我播放了一段视频,这里边的人(徐祟阳)被赤身裸体吊着,然后殴打。打他的人还骂骂咧咧的说‘老子穿着衣服就是法官,脱了衣服就说流氓,还问他,你还找不找胡锦涛了,还找不着外交部了’。因为画面很短,一分多钟,徐崇阳屈服了,说不找了,不找了。他的鼻子在流血,我没看出破绽来,说这是伪造的”。
图片:徐崇阳被吊打凌辱的视频截图。(维权人士提供/自由亚洲记者乔龙)

视频显示徐被吊打凌辱过程

自由亚洲记者获得的视频截图显示,一名赤身裸体男子双手被吊着,嘴角有血迹,令人震惊。与记者的谈话中徐崇阳多次提到薄熙来:

“说我诬陷共产党,侵犯薄熙来。说薄熙来在重庆时淹水(洪灾),淹死人,应该承担刑责和行政责任。北京市公安局的局长傅政华正因为是由薄熙来一手提拔起来的,所以他们办了一个假案”。

2011年他被丰台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刑19个月,他说,在庭上:

“法庭上,一是不让我质证,也没有证人。批捕时是北京市第二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对外称是诈骗,但是强迫我签字的是从事特工,包括颠覆国家罪,还要按照他们写的叫我念,我不读,他们就打”。

徐崇阳最后强调,他与美国政府或茉莉花革命行动无关,是中共当局为了达到目的,对他进行的政治迫害。

被傅政华逼迫承认三点

2013年9月21日,徐崇阳向《大纪元》独家爆料称,薄案开审前,薄熙来在北京的亲戚曾经托人带话,警告他不要透露薄熙来的事情,更威胁说“习近平和胡锦涛要倒台”,声称“薄家不会倒”。

徐崇阳是由周永康密使北京政法委系统与湖北政法委联手审讯,目的是为把徐案办成一个针对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法轮功、美国政府的“铁案”,是江派打击胡锦涛、温家宝、令计划严密策划政变的一部份。

徐崇阳透露,当时在北京公安局内领导对徐案逼供的是,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在审讯我时,我多次看到傅政华的批示。”

徐崇阳在遭遇多次酷刑时,被傅政华的手下逼其承认三点:1,接受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的密令;2,是湖北法轮功站长;3,同时接受美国情报部门的指令。
分析:已进入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对于徐崇阳披露出来的近期所受到的骚扰与警告,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徐崇阳被夺产,遭江系迫害,这些事情海外媒体普遍都有报道。目前他说的这些是十九大前江系最后的反扑。十九大,常委中江系的三个人都会下来,如此一来,江系就面临着权力丧失,钱也要断了来路,这对他们来讲是不能容忍的。因此他们明的暗的疯狂反扑,试图把习近平拽下来,这也是中共高层政治斗争的现在进行时,所以习王在讲话中多次表明反腐是你死我活的。现在中共高层的斗争面临着大决战,也就是决定在政治上谁死谁活了。习近平还是轻判了很多贪官,没有贪官被枪毙。

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对此分析认为:“郭文贵打响了第一枪是信号枪,各个派别的权贵利益集团都会采访各种方式进行跟进,进行搅局。现在上上下下都有不少乱像,如果习近平不是擒贼擒王的话,恐怕这种乱局燃烧到19大是不堪设想的。这种局势,习近平要提前动手了。”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626/952106.html

朱镕基之子:房子为什么会这么贵?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朱镕基之子:房子为什么会这么贵?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再次参加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朱云来回应多个敏感话题。(大纪元资料室)

更新: 2017-06-26 7:04 AM    

【大纪元2017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默迪综合报导)近日,朱镕基之子、金融界人士朱云来公开表示,中国房价高的背后存在货币问题,并直指长期以来印钱规模大。这是朱云来继去年罕见公开谈房地产问题后,再一次就这一问题发声。


朱云来分析说,房价贵的背后有货币扩张过大的问题,过去多年来印钱的幅度越来越大,不断扩大投资,造成房价高涨且房地产过剩。


而房价一直上涨的后果是,真正需要住房的大多数中国人买不起房,而按照老百姓的收入来计算,中国老百姓没有足够的钱购买每平方数万元的房子,这是一种经济扭曲的表现。

另外,中国现在已经房地产过剩,以深圳为例,如果按人均30平方米的居住面积来计算,深圳的住房总面积够10亿人居住。而有的房子就是专门为了投资的,购买后闲置,为了将来再卖出去。

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很可能会出现购房后卖不出去,或购房后因资产不保值而纷纷卖房的情况。

朱云来2016年也曾经公开表达对大陆房地产市场的担忧,指出中国“房子数量越来越多,房价越来越高”是很奇怪的现象。那次公开表态被业界视为很“罕见”。

朱云来的父亲朱镕基,在任职中共国务院总理和卸任后,也都曾公开提出中国房地产泡沫背后的货币问题。

比如,朱镕基在2000年末说中国房地产有点热,2003年说中国房地产过热,2002年时说中国房地产大部分依靠银行贷款,风险很大;卸任后的2011年说,中国房地产的钱都给了地方政府,不纳入预算,抬高了地价。

《中国经济的病灶》一书中引述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Nicholas Lardy的分析表示,中国的增长模式有很多风险,其中最大的风险之一是房地产的过度投资,尤其是住宅类房地产投资。

台湾学者赵文衡曾引述数据表示,在中国各种投资项目中,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速是最快的,以房屋建筑面积为例,从上世纪90年代就逐年增加,到1999年达到高峰,仅在1999年至2002年三年间,住宅价格就上升了12.7%。

英国《金融时报》今年5月初引述数据说,中国房地产泡沫主要表现在房价收入比上,仅2004年至2013年十年间,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增长率为17%,远高于11%的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和9%的工资的增长速度,而同一时期的土地价格涨速高达26%。

最近9个月以来,中国楼市经历了密集调控,参与调控的热点城市房价涨幅暂时收窄,但是5月份数据显示,除了北京和上海新建住宅未涨之外,其它城市仍在上涨,尤其是三四线城市涨幅扩大,引发业界担忧原本房产过剩的三四线城市未来或许面临泡沫破裂风险。

责任编辑:孙芸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6/25/n9308654.htm

梁之:中国什么时候“偶然”出现戈尔巴乔夫 上帝一定知道! ——今日中国还有第三条路可走吗?

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投书 > 正文
梁之:中国什么时候“偶然”出现戈尔巴乔夫 上帝一定知道!
——今日中国还有第三条路可走吗?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6-26 讯】作者:梁之

当一个又一个引起他们恐惧的“点”连执政者也感到无解时,那么,这个政权,也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向人民道歉,向人民谢罪,停止执政,还人民以自由,让人民重新选择政权;另一条,就是在无数民众的讽刺、诅咒、遍地火星而让执政者在山穷水尽的恐惧中继续执政下去,一直执政到上帝给这个国家的人民以机会,让人民起来推翻这个让人民感到恐惧而执政者比人民更恐惧的政权。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得先说两件几乎让人出离愤怒的事。

据香港媒体报道,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这名学生6月4日晚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两张香港六四晚会的照片后,遭学校辅导员、书记强行带走,被扣留在办公室长达13小时。学生家长得知后连夜乘飞机赶往广州,与辅导员、书记谈判,校方竟要求在休学和退学间二选一。

看到这种报道,简直让人不能容忍,有人用了“匪夷所思”来形容。

中国大陆大学,是学校还是集中营?香港与大陆不是“一国”吗?一国的香港对某次事件可以公开悼念,而一国的大陆竟然连转发悼念的图片也能成罪过?邓小平当年制定“一国两制”时就是这个意思吗?这是什么一国两制?分明在告诉全世界:香港是西德,中国大陆就是东德。生活在香港的是人,生活在大陆的就是奴隶!中国全体大学生应联合起来,维护这名同学的合法权益,抗议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对学生的侵权行为。

还有一件,前两天见手机微信上有人抱怨,说是在那个敏感的日子,网控人员连谈下雨的文章在博客上也不放过,见到谈下雨的文章就删,意思是在下雨的日子连下雨也不能谈。至于这样吗,真有点在开国际玩笑。

天底下,自从有了政府之后,政府能管也管得住的事,确实有很多,这个,我当然懂。但懂也还是要说,就像谁能管得住老百姓发笑一样,谁又能管得住人民幽默呢?在所谓特殊日子谈下雨就是人民的幽默。你如果连这种幽默也不许有,人民还会更幽默,就像我在手机上看到有人说的那样:“老天爷以后下雨就该选日期,不然他们会把天砸了!”

下面是正文。

据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在那所谓“研究”苏联怎么会解体,苏共又为什么会垮台。这些研究者除了极少数研究苏共当时如何独裁如何不得人心,大多是些“心有不甘”者,很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味儿。

其实,苏联解体,特别是苏共垮台,再简单不过,与那徒有虚名的两千万苏共党员关系不大,与那国有没有“男儿”更是扯不上。苏共几十年所作的邪恶且不说,一个政权,如果长期在无数国民的讽刺、诅咒下执政,在到处是“火星乱蹦”的土地上统治,从而一直在恐惧下所谓管理着这个国家,那么,可以想象,这个政权又还能坚持多久呢?就算是“铁打的政权”,非但不会像《闪闪的红星》中所唱的那样“闪闪的红星传万代”,而且还会在唾沫星子下成为“花脸”,或被无数国民包括它自己的党员乃至官员的口水淹死。前天在一公园老人们相聚的地方,听一位先生在那对大家说道,他接触的不仅有红二代,也有级别不低的官员,私下里一提起共产党,都是直摇头,认为龌龊不堪。

一个政权,当然不同于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长期如此,一定会抑郁,如果再一直抑郁下去,不是跳楼,就是用别的什么方式了结自己,用百姓的说法,即“除死无大灾”。而一个政权,虽不会像一个人那样表现出抑郁,但给人的印象,其方寸也会大乱:今天感觉哪儿不对,出一条文,明天又疑心什么地方要出事,再出一对策,根本顾不上考虑那条文那对策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能做的,就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走一步算一步,真走不下去了,那也只能说是“天意”,徒叹奈何。你说当年邓小平下令对广场对北京城开枪,甚至开着坦克碾人,真有什么周全的考虑吗?肯定没有。所以说,我相信,中共像他们的老大哥苏共一样,同样也会有“徒叹奈何”的那一天,且离现在不会太久远,用不着别人去颠覆。大风把一所老房子刮倒了,你说是谁颠覆的?唐宋明清的改朝换代,你说又是谁颠覆的!

正如有人所言:“在邪恶政权的末期,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见到政权垮台,任何有助于终结恶政的事物,都会被如此欢呼。人们开始明白,一个持续作恶的政权,其垮台越早,代价就越小。这欢呼声或许可以证明,许多人已经准备承担这样的代价,去推翻和终结恶政。”

南宋最后一个小皇帝赵昺不是被丞相背着投海自尽了吗?明末崇祯不是在用宝剑砍杀自己的子女后在北京的媒山即今日所谓的景山上一棵歪脖树上吊死了吗?这不都是统治者“徒叹奈何”的真实历史吗?对了,还有一实在要算优秀且著名的词人或也可叫诗人的南唐后主李煜,不是被俘后还给后人留下一首千古绝唱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吗?最有意思的是清王朝被彻底推翻后,1924年11月5日,国民革命军进入紫禁城,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逐出了皇宫。时任冯玉祥部第二十二步兵旅旅长鹿钟麟用手枪对准皇帝说:如果你是公民,你可以离开;如果你说自己还是皇帝,就一枪毙了你!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任皇帝当然只能乖乖地离开皇宫。唐朝前的历史太久远不说,元朝又太短命也不说,中国人张口就来的“唐宋明清”,你说有哪一朝不是在无可奈何中结束的!

历史,劫数,没人能改变!正如本人在《戈尔巴乔夫说错了吗》一文结尾处所言:苏联解体苏共垮台,是因为出了戈尔巴乔夫,这在很多人看来,也许要算是个偶然。可哲学上告诉我们:必然都是寓于偶然之中。至于中国什么时候也会出现这种“偶然”,本人当然不知道,但上帝一定知道!

特别是当一个又一个引起他们恐惧的“点”连执政者也感到无解时,那么,这个政权,也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向人民道歉,向人民谢罪,停止执政,还人民以自由,让人民重新选择政权;另一条,就是在无数民众的讽刺、诅咒、遍地火星而让执政者在山穷水尽的恐惧中继续执政下去,一直执政到上帝给这个国家的人民以机会,让人民起来推翻这个让人民感到恐惧而执政者比人民更恐惧的政权。

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你说周厉王有第三条路可走吗?你说唐宋明清有第三条路可走吗?你说戈尔巴乔夫有第三条路可走吗?你说萨达姆有第三条路可走吗?你说卡扎菲有第三条路可走吗?你说金正恩有第三条路可走吗?没有?不可能有。

因为在无数的“点”上,我们看不出今天的中国大陆与周厉王时代有什么区别,与唐宋明清有什么区别,尤其与萨达姆与卡扎菲有什么区别。

别的不说,还说刚刚过去的这个“六四”。那是一场因恐惧而实行的镇压。应该说,一开始统治者也不想镇压,但是他们明白,如果不镇压,就只能实行民主。可实行民主意味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实行民主,就要恢复西单民主墙;实行民主,就不存在所谓的“红二代”;实行民主,就不可能还有什么官倒;实行民主,邓小平就不可能比赵紫阳的权力还大,更不可能越过中央政治局下令开枪。所以说,实行民主,就等于要他邓小平下台,要几个元老停止干政。他们不是害怕,而是感到了恐惧。是恐惧让邓小平及几个元老失去理智,成为千古罪人。你说将来的中国历史上能不记下这一页吗?不可能!

当然,这也是直到28年后他们还无比恐惧的缘故。恐惧到事件已经过去28年,当局仍全面禁止对此次事件的纪念,一个个有宣传作用的部门都只能任凭“强奸”:新浪微博突然宣布“系统升级”,暂停用户修改个人资料和海外用户分享影片及图片等功能,直至6日才能恢复;在KTV等娱乐场所及手机程式下架所谓“敏感”歌曲,甚至连为当年歌颂与越军作战的中国军人的一首《血染的风采》,都成了禁唱曲目。你说一个政府的这种“日子”能一直过下去吗?这种情形又能维持多久?他们真是太恐惧了!

这就给人们一个暗示或叫提示,这个政权不更新,人们就不能纪念六四,被自己的军队开枪打死的那些无辜的人就没有伸冤昭雪的一天。这样,也就等于政府自己给自己打了个死结!这个政权与一切要求平反六四的人们事实上成了敌人。当人们觉得真正毫无希望后,他们的反抗会更猛烈,更决绝。今年是28周年,大批网民发挥创意“曲线”悼念。“许多网民转发藏头成语填空:八面威风、九死一生、六畜兴旺、四面楚歌;也有网民纷纷发布64%的电量截图、8964顺序的扑克牌、各地含有8964的车牌号照片;还有网民分别拿出6根和4根烟,配文称‘往事并不如烟’”。现在28周年是过去了,可29周年呢?30周年呢?

还过得去吗?我有理由怀疑。

2017年6月9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2017年6月24日星期六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草稿)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我在无锡、常州两市暂住十年期间,多次受迫害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人抢劫打伤,我都是当时就报警并都有医院病历证据,公安机关都是司法迫害我并多次干脆直接司法迫害我告诉我:“‘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有两次我被暂住地的邻居打伤残后,中共司法机关也是枉法处理、不依法处理判决)。有关部门甚至公开脑控流氓地痞、群众教授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煽动、唆使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甚至有关部门连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要在小饭店吃饭时,我如果经常在哪个小饭馆吃饭,有关部门都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小饭馆的人在我的饭菜里下药,2011年左右,一连几天中午我在常州大学城的一个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有一天我在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时当时我的嘴唇内部就溃烂了,我知道这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国保特务安排小吃店的老板在给我做的“香肠炒河粉”里下了毒,我就没有报警。我在上海是如此、我在无锡是如此、我在常州也是这样。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一面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国安、公安国保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从2011年开始,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经常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说“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并且已经几次以习近平和中共中央的名义,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煽动脑控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及附近乡镇以及我暂住七年的常州和我以前暂住3年的无锡的暂住地的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我并有证据并多次在国内外网站揭露,我2014年在国内网络论坛微博被全面封杀后,我只有在国际网络揭露控诉....

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只要因有事需要在外就餐,只要我经常到哪家小饭馆或哪家自助快餐店吃饭,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除了经常公开脑控煽动群众给我食物下毒外,还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谁在饭菜里投毒害群众然后诬告陷害说是这个政治犯对社会不满制造政治事件投的毒,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

造成我在2009年至2015年,我被迫害的被逼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三轮车拉客期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附近的常州大学城的多家小饭馆或自助快餐店吃饭,常州大学城的多家小饭馆或自助快餐店的店家都不敢卖吃的给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公开迫害我,两次扣押了我的两辆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不给我.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至此,连我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谋生,也被中共迫害的不能再做了).

在我的生命中,我崇尚基督教信仰、追求人性的良善,我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在我的生命中,我只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我的祖国、社会、同胞、他人,做些有益的事!

我的一生没有不良嗜好.我不赌博.我不吸烟,少饮酒.对于没有感情的性生活和婚外性生活鄙视,对于毒品恐惧.所以我在心里对卖淫女和吸毒人员就厌恶和鄙视.

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充满爱心、追求公义、追求人生价值和生命价值、人性善良,在198717岁的我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路修路在安徽省水利建筑安装公司看煤灰厂开搅拌机时,当时已是1987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六安市的两个正在上初中的一个叫史元、一个叫金家军的两个中学生少年,因逃学外出到合肥花光了钱后冷饿交加找到了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求助,当时已是吃过晚饭后了,我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们的工地食堂吃过饭后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床上休息,第二天我又向包工头预支了二十元钱后把二十元钱给了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让他两人买去六安的汽车票和吃的,我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送上了开往六安市的汽车(我的打工工资当时大概只有每月九十多元,当时我们工地的建筑工人临时工的最高工资大概只有每月一百二十元)。
      
后来史元的父亲,当时任光明日报社科技服务公司皖西分公司、安徽省录音录像公司等三家公司总经理的史丹叔叔和史元多次给我写信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我后来去过他们在六安的家。

1993年春天,我在北京谋生期间,在北京火车站碰到了安徽省合肥市郊区的一个当时有二十岁左右的到北京打工的一个女孩,因为她没有找到工作身无分文也没有钱回家,因为我知道当时的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乱象,一些女孩子会被人骗。我就掏出身上的钱给这个女孩子买车票,因为当时开往合肥的火车票卖完了,我就把这个女孩子送到了开往合肥的火车上,把我当时身上的近百十元钱都给了这个女孩子,并告诉开往合肥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情况让她帮这个女孩子补票,当时这个女孩子非要我把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她,我说:你把你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我就行了,我会给你写信的。女孩子就把她的姓名、家庭住址写给了我。我后来一次也没有给这个女孩子写过信,因为我崇尚基督教信仰:帮助别人,不能张扬、不能让人知道。

即使在我二十多年长期被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也是碰到老弱病残的乞讨者都会主动送上至少一元钱,并让我的儿子从小就这么做.并且看到所有受中共迫害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都会及时发帖文或转帖文声援呼吁,对于被中共迫害的经济上无法生存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知道的都会在网上帮其发求助或转发其求助,并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2016年和2017年,我对重庆的崔斌、广州的王清营、湖北的袁奉初(原名袁兵)等人的帮助....

2016年有两个美国的华侨陈卫珍和朱学渊每人要资助我三百美元和几百美元,以及2016年国内有人要帮助我万儿八千人民币,我都拒绝了他(她)们的好心善举.我说我还能生活下去,还能吃上饭(我们一家被迫害的靠我妻子打工艰难的生活),让他(她)们帮助那些被中共迫害的连饭都吃不上的那些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

不到我确实被中共迫害的连艰难生存都生活不下去了,我不会向社会求助或接受别人的帮助.....

但是,,就是我这样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对
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仍然是一面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国安、公安国保、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经常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说“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

2017年6月11日

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IS杀中国宣教士,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这就是柬埔寨和印尼华人为何要两次打出"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横幅的原因

IS杀中国宣教士,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这就是柬埔寨和印尼华人为何要两次打出"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横幅的原因


博谈网
IS杀中国宣教士 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2017-06-23 02:12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苏智敏


巴基斯坦警方公布的被绑架的两位中国公民照片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被极端恐怖组织ISIS杀害的两名中国人李欣恒(音译,男)和孟丽思(音译,女),他们被害后,无法像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一样,得到全美举国上下的哀悼,而是被中国外交部称为“从事非法传教活动”。现在,他们在中国的相关教会及家属还受到中共政府的打压。

枪口对内

“非法传教”显然成了中共政府打压国内基督徒的理由。美国旧金山湾区“基督徒公义团契”的华人牧师刘贻6月22日在推特表示,温州家庭教会至少有四位同工因受李欣恒和孟丽思宣教士在巴基斯坦遭杀害之事的牵连,被当局带走调查,秘密羁押。相关教会及家属受到巨大压力,被要求禁言,因此外界对此内情所知甚少。

刘贻牧师又说,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位被杀害的宣教士其实是温州永强牧区和瑞安塘下牧区差派的,皆是家庭教会。但中共为了推卸责任,说是韩国差派。

来自中国上海的刘贻牧师呼吁外界关注此事,并痛批中共和恐怖分子是同类:“无耻土匪政权,不抓杀害宣教士的恐怖分子,却把他们教会的牧师抓起来了,这只能说明它们与恐怖分子是同类!”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王荔蕻听闻此消息后,也在推特批评中共政府:“国民被恐怖组织杀害,当局硬屁都不敢放,只会把责任推到受害者和八竿子打不着的第三方。现在竟然还迫害受害人家属和朋友!死者被自己的‘国’抛弃甚至羞辱,生者被‘国’强迫失踪秘密羁押!”

两名中国人遭ISIS杀害的消息传出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快速刊出“独家新闻”,称他们是受到韩国基督徒“蛊惑”才去传教:“韩国人热衷传教却因怕被杀害,而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去传教。”

《环球时报》此举成功引导舆论,将人民对恐怖分子的愤怒转移到韩国和基督教。许多中国网友开始指责韩国基督徒,两名被杀害的宣教士也成了网友口中的“活该”。

尽管韩国方面已否认《环时》的上述说法,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仍在15日例行记者会上重复官媒的说法,并称:“愿配合巴方就中国公民涉嫌非法传教展开调查。”

中国官媒及外交部的态度,引来不少网友批评。网友指出,两名中国人被ISIS杀害后,中国政府没有谴责杀人犯,没有追责救援不力,更没有慰问死者家属,却是替ISIS洗地,及配合巴基斯坦调查。

中国时政及宗教事务评论人士、美国华人牧师郭宝胜也公开批评,指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态度说明,ISIS和中共的本质都是反人类。

巴基斯坦基督徒的困境

作为中国在“一带一路”的亲密伙伴,巴基斯坦宣布逮捕数名利用中国公民传教的韩国人。据有穆斯林背景的《黎明报》6月18日报道称,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近日逮捕了两名被绑中国人所在语言学校的创建人——韩国公民徐某和他的家人。他们涉嫌利用中国人,宣传在当地被禁止的基督教。徐某每月还向中国人提供约2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鉴于徐某并无收入,警方对资金来源也开展调查。中国社交媒体在19日转载了这篇报导。

为打造“一带一路”范本工程,中国计划投资57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修建铁路、公路和发电站等基础设施,而两名遭ISIS杀害的中国宣教士,他们遭绑架的地点──俾路支省,正是“一带一路”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心脏地带。

另据关注基督徒人权的国际组织“敞开大门”(Open Door)去年公布的“2016基督教全球守望名单”显示,巴基斯坦名列受迫害基督教国家第6名。调查称,该国法律虽未载明禁止基督徒聚会,但穆斯林族群经常使用各式暴力恫吓当地基督徒,甚至危及生命安全;该国政府也扩大监视基督教会活动。






文史網
出現兩次的“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2014年5月24日  文史雜談 來源:

一九七五年紅色高棉(柬共)攻入金邊,各國外僑紛紛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躲避,其中最多是美僑,他們帶着全家大小,連家中的狗,和幫美國人做事的當地人,都被帶進美國大使館,由大使館坐直升機到停在海上的美國軍艦,撤離柬埔寨。(電影《戰火屠城》有細緻描述)。金邊的華僑更多,他們也涌到中國大使館前,但大使館大門緊閉,室內窗帘落下,任憑華僑涌在門前叫喊,使館人員充耳不聞。其後華僑經歷赤柬大屠殺,死亡以百萬計,無數華人經大逃亡歷盡悲慘歲月,部分人僥倖逃到泰柬邊境。過境後,這些柬國華僑拉起橫額,上寫:“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後來印尼排華時當地華人再引用此句作橫額。印尼排華暴亂,暴徒對印尼華人的殘酷獸行震驚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紛紛強烈抗議。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禁止中媒體報導該事件,制止大學生組織的抗議行動。

美國政府以武力施壓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國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同樣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

而印尼一系列排華事件的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干涉別國內政,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




首頁 > 新聞 > 大陸新聞 > 大陸政治 > 正文
【歷史今日】中共輸出革命惡果 印尼排華舉世震驚(慎入)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發生了一場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居民受到有組織的虐待、殺害,華人所擁有的公司、住所被砸毀、搶劫,華人婦女慘遭輪姦、焚燒。(網絡圖片)

更新: 2011-11-04 2:15 AM

【大紀元2011年11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1998年5月13日到16日,印度尼西亞爆發震驚世界的排華暴亂,亦稱為「黑色五月暴動」。迫於世界輿論壓力,歷史今日,1998年11月3日,印尼官方調查機構「聯合實情調查團」發佈調查報告稱,印尼華人共計1,250人死亡,24人受傷,85名婦女遭到強姦、輪姦和性騷擾。但這一數字受到了廣泛的質疑,依據一些人權組織的估計,遭到強姦的華裔婦女的正確數字應在千人以上。

儘管一系列證據表明,這場暴亂是一起蘇哈托政權試圖轉移社會經濟政治危機、由軍方直接操縱發動的「排華」事件,但時至今日13年過去,暴徒仍沒有得到應有的懲處,事件的全部實情也仍未完全披露。

「黑色五月暴動」中暴徒對印尼華人的殘酷獸行震驚世界,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紛紛強烈抗議、譴責印尼當局。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對印尼的野蠻行徑不譴責、不干涉,並禁止中國大陸所有媒體報導印尼「排華」事件,制止大學生自發組織的抗議行動。

有學者表示,總結印尼一系列排華事件的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干涉別國內政,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中國共產黨的目的是通過顛覆活動來促使當地政府樂於執行為它所滿意的政策。它的策略的一個顯著變化是,停止關心華僑利益的宣傳路線,明顯地拋棄他們的利益以便減輕當地政府對它的意圖的恐懼。」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黑色五月暴動」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發生了一場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居民受到有組織的虐待、殺害,華人所擁有的公司、住所被砸毀、搶劫,華人婦女慘遭輪姦、焚燒。據不完全統計,全印尼至少有1,200多人喪生,1,000多名婦女(多數為華人)遭到暴徒群體強暴,其中許多婦女或被活活燒死,或因下部傷勢過重去世,或因羞辱難當、懷著滿腔悲恨自殺身亡。

有統計數據表明,5月13日至5月15日,在短短兩天多的時間裏,人口一千餘萬的印尼首都雅加達市內,有 27個地區發生暴亂,全市有5,000多家華人商店和房屋被燒燬,1,200多人被殺害,468名婦女被強姦,最小的年僅九歲。同時發生在印尼梭羅、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騷亂也造成了華人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


暴徒搶劫焚燒華人物資(網絡圖片)

暴亂的目標集中於當地華人,暴徒所到之處打、砸、搶、燒、殺,對華人社區進行有步驟的大清洗,並在光天化日之下對華人婦女施暴。有目擊者說:暴徒們穿著軍靴,被人用軍用卡車運來。他們點著汽車輪胎和合板牆,把人群從貧民區中引出來。然後他們高喊「宰了中國人,燒死他們,這些中國狗」,接著開始搶劫商店和超級市場。

暴徒把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進行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他們還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往往只有10歲或者11歲)抓過來,當著其他人的面,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的面前施以暴行,三次到五次。一家雜誌報導,一個父親被迫當著一家人的面褻瀆自己的14歲女兒。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耶穌教會神甫桑迪亞萬說:「有一些人打電話給我說,有人活活被燒死,但是無論是武裝部隊還是救火隊還是救護車都不來救援。」他還說:「有一個家庭的大女兒說,大火熊熊,她的兩個妹妹被強姦。」一個妹妹被扔進火中,然後輪到她遭侮辱。在一輛公共汽車裡也有婦女被強姦。有一次一個12歲的姑娘竟然遭到七、八個男人玷污。

據美國《紐約時報》披露,印尼暴徒曾對受害者說:「因為你是華人,所以被強姦。」

印尼「排華」暴行引起世界震怒

6月份,印尼一名華僑把一封求援信寄至某報,揭露了印尼暴亂期間,暴徒的無恥行為。接著,印尼一個華人團體發出《告全世界同胞書》,呼籲全球華人就目前印尼暴亂中華人的遭遇,向印尼駐各國使館抗議,同時敦促各地華人社區要求世界人權組織主持公道,同聲譴責印尼當局。這封由署名為「印尼雅加達華裔受難族群」發出的信件指出,5月13日及14日在雅加達爆發的暴亂,「是印尼有組織反華集團針對華裔居民搶劫、屠殺、縱火焚燒房屋、商店、當眾強姦華裔婦女」。信件特別指責暴徒「集體輪姦婦女及小女孩,並把部份受害人活活燒死」。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美國《紐約時報》引述人權及婦女援助組織一份報告,率先對印尼暴行進行了詳細報導,並發出了強烈譴責之聲,使得此事件在世界上廣為傳播,在國際上形成風暴。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把印尼排華暴動的新聞放在最顯著的版位,詳盡、快速報導印尼華人遭受的苦難。國際輿論憤怒地指出,這同30年代德國法西斯反猶排猶沒有兩樣。

印尼「排華」暴行披露後,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向印尼提出「嚴正抗議」,並緊急派出客機營救受難者。新加坡政府宣佈該國的樟宜國際機場二十四小時不關閉,接受難民入境。

美國政府認定是印尼「排華」暴動是種族歧視,並以武力威脅施壓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國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


暴徒殘殺華人 (網絡圖片)

同年7月之後,泰國首都曼谷和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等地民眾上街遊行,抗議印尼排華暴行。香港特區的抗議群眾用「黑漆」塗印尼領事館大門。紐約地區對印尼暴徒殘害印尼華僑感到無比憤慨的華人團體發起萬人簽名和示威抗議運動,強烈譴責喪心病狂殘害印尼華僑的暴行,大力支持聲援受難同胞。

7月20日,一批美國南加州印尼華僑成立「救援印尼人權委員會」,並決定尋找印尼暴亂的受害者到華盛頓作證,從而促使印尼當局審訊強暴華裔婦女的暴徒。馬來西亞行動黨秘書兼國會議員林吉祥呼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調查華裔婦女在暴亂中被輪姦及屠殺事件,並將結果呈交國際罪行法庭審訊。

中共當局對印尼的暴行無動於衷

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中國大陸所有媒體一律禁止發表印尼「排華」事件,網絡上出現的有關內容也多遭刪除;同時,北京大學學生組織的抗議行動被制止。中共對印尼的野蠻行徑採取不報導,不譴責、不干涉的態度,甚至如期送給印尼政府4億元貸款,使本來驚恐萬分的蘇哈托大受鼓舞。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的專欄作家黃永安說:中共政權不假思索地援引「不干預他國內政」的陳舊國際關係教條,完全是為本身的懦弱和自私的緘默作辯護。《星洲日報》社長張曉卿說:「我們即使無力阻止悲劇的發生,但是我們應該從理性的思判中挺身而出,替印尼華人說幾句公道話。」但是中共連一句公道話也不肯為印尼的華人說。

中共黨史專家、著名政論家凌鋒先生撰文披露了中共在印尼反華暴亂中的言行。就在1998年5月13日印尼暴徒進行大燒殺的前夕,當時的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在風雨欲來的時候,竟說印尼華人已入印尼籍,因此在印尼發生事是印尼的「內政」,從而為「排華」暴徒大開綠燈,去掉了他們僅存的顧忌。兩個月後,印尼暴徒有組織強暴華裔婦女的獸行逐漸被揭露以後,當時的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才表示「同情和關注」。

據稱,事發當時由於局勢極度恐怖、投訴無門,一些華人曾去中共使領館,要求以人道主義幫助向印尼政府投訴這起「排華」事件,提請當局立即制止事態進一步惡化,但終以投訴者不是中國公民為由遭使領館拒絕。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印尼騷亂調查報告出籠

在國內外輿論要求查明真相的強烈呼籲下,印尼政府於7月23日成立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其成員包括7名政府代表和11名來自人道志願者、法律援助團體等民間組織的代表。按原計劃,調查委員會應於三個月後,即10月23日向政府提交最後報告,但最終報告公佈被迫兩度推遲。

11月3日,在印尼司法部大樓內,上百名記者苦苦等待大約5個小時後,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在6名應到場的部長級官員全部缺席的情況下,由調查委員會主席馬祖基‧達魯斯曼向報界公佈了調查報告的全部內容。

報告證實5月騷亂的確是一場精心組織和策劃的騷亂,在以華人為主要襲擊目標的騷亂發生期間及之後,的確發生了駭人聽聞的集體強姦華人婦女事件。報告顯示,5月13日~15日騷亂期間,在雅加達共有52名婦女被強姦,14名婦女被強姦及虐待,10人受到性襲擊或虐侍,9人受到性侮辱;強姦案在不同地區幾乎同時發生,而且多為集體強姦案,其中絕大多數受害者為華裔。

調查報告還暗示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領導的陸軍戰略部隊及其嫡系特種部隊參與了5月強暴華人婦女案件,及在各地組織煽動騷亂。

這份調查報告受到普遍質疑,因為其發現和結論基本在各種媒體上都曾有過相關報導,同時報告中存在著明顯「淡化」和「遮掩」痕跡,公佈的數字與估計相差甚遠。

2008年5月15日,在「5月暴亂」10週年紀念儀式上,印尼婦女人權委員會發佈特別報告書指出,大批華裔婦女在1998年5月暴亂中遭到強暴是不爭的事實。她說,受害者中大部份被集體強姦,甚至有的性器官遭器物破壞,另有許多遭到性騷擾,受害者人數遠超過5月暴亂調查團所統計的85起案件。

據香港《明報》報導,雅加達人權與婦女研究組織經整理後的報告顯示,5月發生的騷亂中,印尼各地總共發生5,000多起暴徒強姦或輪姦華裔婦女的慘案,其中以雅加達每天發生的100多起最為嚴重。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然而,印尼政府對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或批評,或反駁、或沉默,甚至還有人對報告的真實性表示懷疑。1998年11月4日,國防部長兼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公開為軍隊辯護,反駁調查委員會有關軍隊參與騷亂的分析。國防部長維蘭托、警察總長及情報總長在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期間,多次公開發表談話,否認有確鑿證據證明在騷亂期間發生暴力強姦案件。

2008年,在「5月暴亂」10週年時,神父蘇姆蒂對法新社記者說,他對印尼一些官員和民眾對於「華人婦女遭強姦證據」的質疑感到不滿,「一些活動人士和受害人因此收到了要他們『閉嘴』的威脅」。蘇姆蒂說:「我們想向國際社會證明,1998年的排華騷亂不是由印尼華人與當地人民的矛盾所致,這是一個『軍隊運作』。」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轉移矛盾 印尼軍方操縱發動「五月暴亂」

印尼1998年5月的排華暴亂事件的社會背景是:1997年的亞洲經濟危機波及印度尼西亞。印尼嚴重的貧困差距,在金融風暴後更加顯著,國內政治長期動盪不安。排華事件的導火索是雅加達大學學生的群毆致死事件和印尼政府一份統計報告,報告稱:印尼10%的華人佔有了國家50%的財富,從而激起了印尼穆斯林民眾的不滿。

很多分析認為,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哈托為轉移金融危機的壓力,緩和國內壓力,試圖通過分裂穆斯林中的傳統派與非傳統派、穆斯林與基督徒,乃至華人和土著人,來達到「削弱反對勢力」的目的,通過軍方情報機關刻意操弄族群對立而策劃煽動的。

有報導分析表示,帶頭搶劫、放火和強姦婦女的暴徒是乘著卡車甚至軍車而來、帶著軍人特徵;暴亂同時在不同地區有組織、有部署的發動;騷亂發生的30個小時內,軍隊和警察失蹤;在一些地方,駐守的軍警在暴動前數小時接獲指示撤走。

有報導稱,很多暴徒事前都曾在軍方單位中接受過訓練,以執行縱火搶掠和強姦華人婦女的任務;有消息還指暴徒每強姦一名華人婦女,就能得到2萬盾(約2.5美元)作為報酬。

印尼所謂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就五月騷亂傳訊雅加達特區省長和雅加達軍區前司令,在證詞中,該省長承認騷亂是有組織的、是有人煽動的;前司令則證實,參與騷亂的一些人來自雅加達以外的地方;但該證詞記錄後來卻被盜。

一切證據都表明:這場暴亂是一起由印尼軍方插手操縱發動的「排華」事件。很多分析都指出,這場暴亂的策劃和印尼政治高層內部的鬥爭密切相關,特別是:印尼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曾任特種部隊和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時任參謀與指揮學院院長的普拉波沃•蘇畢安托中將企圖借製造混亂,給時任印尼武裝部隊總司令韋蘭托造成難局,同時造成蘇哈托鎮壓民眾反叛的藉口。

印尼1998年5月的排華暴亂,已經過去了13年。到目前為止,暴徒仍沒有得到應有的懲處,也沒有一份全面的可信的官方的調查報告披露事件的全部實情。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中共「輸出革命」 引發印尼排華

印尼有華人2,000多萬,絕大多數是晚清以後,從中國的福建、廣東幾次大的移民遷徙到達印尼。華人到印尼後其生活條件極其艱苦。他們先是從事捕魚業,後逐步進入商業、服務業、製造業、金融業等產業,經過幾代人含辛茹苦的奮鬥,在印尼的這些產業佔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1945年印尼獲得獨立,成立印尼聯邦共和國。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經濟援助和軍事裝備,同時也輸出「革命」,扶植印尼共產黨。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更在一次講話中稱,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共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

1965年,印尼爆發「九三零事件」,印尼共產黨黨員、蘇加諾的親信、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政變,綁架並殺害了包括陸軍司令雅尼在內的六名右翼軍方領袖。時任軍隊將領的蘇哈托指責印尼共產黨暗殺政敵試圖奪權,隨即組織右翼軍人,在全國策動反共大清洗。

1967年,蘇加諾被迫辭職,蘇哈托接任總統。蘇哈托在反共清洗中,除了消滅印尼共產黨份子以外,亦由於中共的參與,導致大量華人被當作共產黨份子處決。學界普遍認為,有50萬印尼華人在此事件中喪生。

當時的中共高層毛澤東和周恩來對此並沒有發表過意見,也沒有提出抗議。此後印尼從60年代中期開始長達三十幾年的反華、排華。蘇哈托在30多年的統治期間對華人採取歧視性政策,不准講華語,不准開辦華人學校,不准使用華文姓名,華人不能進入政府體制。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1968年,新加坡政府將印尼船員判刑,引起泗水的排華暴動;1970年,一名蘇拉維西的華人,由於對回教先知穆罕默德語出不敬,導致當地的反華行動;1973年8月,爪哇萬隆亦發生排華暴動;1974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出訪印尼,也引起印尼人的民族意識高漲,從反日示威演變成排華暴動。

80年代的印尼,排華運動由過去的零星事件,逐漸被有心人士用來擴張成攻擊性的大型暴亂,且愈演愈烈。1980年,在爪哇梭羅的一名華人與一個印尼中學生,因騎腳踏車互撞而發生口角,當地華人商店立即遭到攻擊。當時謠言四散,加重了排華情緒,使得暴動一路蔓延到三寶瓏,引起全國性的騷動,數十人傷亡。

1982年,印尼政府將排華歸咎於華人本身無法與當地人融合,宗教事務部甚至頒令,禁止華人基督教教堂使用華語傳道。

1983年,松巴窪島發生排華暴動,數十間華商被劫;1984年,雅加達發生排華暴亂,死傷數十人;1986年,泗水一名華人虐待女傭的消息傳出,引起當地長達數週的排華暴動。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總結這些排華事件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除了印尼,當年中共輸出過革命的柬埔寨、馬來西亞、尼泊爾等國也曾經爆發各種規模的排華事件。

英國歷史學家霍爾的著作《東南亞史》分析說:「……由於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勝利,東南亞的每一個國家都開始不安地意識到在它們當中存在著一支潛在的中共的『第五縱隊』。」「中國共產黨的目的是通過顛覆活動來促使當地政府樂於執行為它所滿意的政策。它的策略的一個顯著變化是,停止關心華僑利益的宣傳路線,明顯地拋棄他們的利益以便減輕當地政府對它的意圖的恐懼。」

(責任編輯:高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