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6日星期日

草稿2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四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

我最近近一个月在常州市武进区要重(chong)租房住,在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我难租到房,在我2015年10月7日租房时当时就和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签定了租房合同(并签有违约金)租到房子后一个星期,武进区公安局和地方政府又向房东李国芳施压让房东李国芳违约并撬换了我租住屋的门锁(当时我还没有住进去,但是已付有违约金和预付有房租并签定了租房合同).....

2015年10月19日下午,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我的暂住屋,我拿我家的一个小凳子到我暂住屋的后门外房东的院子里拍摄我的报案笔录,我对门的配件厂厂里的一个妇女跑到房东院子里到我跟前边喊边跑説:“是不是我们的凳子,我们的凳子丢了?”我说:“这是我家的凳子怎么是你的了?”这个妇女到了我面前后说:“我们的凳子和这个凳子一样的,靠椅背钉的有钉子,这个凳子不是我们的.....”我说:“我在这住快一年了,没有丢过东西,也没有听说过房东丢过东西,谁要你一个凳子干什么?我家安装了8个监控摄像头,在靠我暂住屋的后门和房东的院子大门,我都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你们厂里东西都没有少怎么你的一个凳子会丢了呢?”这个妇女说了一句:“厂里有闭路监控?”我刚走就听这个妇女和厂里的一个工人说:“是上面安排让找这个政治犯事的,这个政治犯在屋内屋外安装有8个监控摄像头,上面让我们等哪天晚上停电了,我们厂里就说我们厂里的东西被人偷了,让陷害这个政治犯....”当时过了一小会儿至今天2015年10月21日,中共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都是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上述对我的迫害(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的房东又翻盖的新厂房2015年10月出租给了一个配件厂专门生厂铁铝等机器金属配件的,这个新厂房的东门是房东的院子,这个新厂房的北大门靠马路,厂房的东门除了工人上班时间开门,其它时间不开门。另外房东家有麻将馆,每天都有人打麻将,要进入房东院子上厕所。房东麻将馆的后门和房东院子相连)。

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包括用这些手段安排、煽动、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真是邪恶之极!

我在昨天2015年10月20日和今天2015年10月21日,我想写起诉违约房东的诉状和想写揭露有关部门最近一时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等,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时又故伎重演脑控控制的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控诉材料!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安全和人身权利!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




中共江泽民集团说我在脸书给马英九蔡英文发信息了,公开要害死我————吕千荣2015年11月11日受迫害的微博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 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1日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农民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我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

我从2015年9月底最近一个月在常州市武进区要重(chong)租房住,在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我难租到房,在我2015年10月7日租房时当时就和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签定了租房合同(并签有违约金)租到房子后一个星期,武进区公安局和地方政府又向房东李国芳施压让房东李国芳违约并撬换了我租住屋的门锁(当时我还没有住进去,但是已付有违约金和预付有房租并签定了租房合同),这些我已准备起诉。

从2015年10月26日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租到住房暂住并当时签订了三年合同交了一年房租和押金第二天开始搬进租住屋后,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有关部门又故伎重演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我暂住地的邻居群众监控迫害我,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又以政府组织的名义安排、煽动、唆使、我暂住地的群众监控迫害我。由于我的房东不在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居住(我的房东住在常州市区),有关部门又故伎重演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我暂住地的邻居本地人和暂住的外地农民工监控迫害我,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多次到我暂住地安排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和他(她)们说:“这个残疾人是重要的政治犯,要监控迫害他。这个政治犯有录音笔,监控迫害他不能和他说,和他说话要注意。中共对他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不承认。他多年来一直控告和在国内外网上揭露控诉中共对他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都是江泽民迫害他的....”

下面是2015年10月26日我与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赵才虎签订的租房合同(给我的两份)和赵才虎收到我一年房租四千八百元和二百元押金共计五千元人民币的收据



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常州市信访局的接访人员推脱,在我的质问下他让我依法维权,扣车的事等找常州市公安局。只接了我的上访表,连把我的上访事项都没有在电脑上等记。我刚走就听这个接访人员说:“他的上访都没有登记,他不是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公开在脸书上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吗?’让他去找台湾中华民国去!常州市信访局规定:‘不准在信访接待场所录音录像拍照,就是针对他的,怕他对他的迫害录音录像取证了。如果他秘密录音录像,下次我们都不接待他。’这次就要上报他的材料给习近平,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要逮他(指秘密上报陷害我的假材料给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指我在2015年11月8日在马英九推特和脸书上转发马英九的推文和微博时发的推文和评论说以及我在蔡英文的脸书微博下发评论说:“中国大陆很多知道中国历史真相和中共历史真相的爱国民主公民、维权公民,无不盼望中华民国回归!不仅是因为中华民国现今的人民没有压迫、没有冤屈、没有迫害的宪政民主的法治制度,更是为了维护我中华民族11418213.03平方公里的国土完整! ”当时常州市信访局禁止我在信访接待室接访大厅拍照,信访接待人员非要我把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并让信访接待大厅的当班辅警把我推出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大门,非要我删除我相机里拍摄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图片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接访我。我说:“我拍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是我怕你们以后不承认我来上访了,因为我知道中国冤民受到残酷迫害的事例太多了......你们这又不是军事禁地,为何我不能拍摄取证?你们如果依法办事,你们怕什么?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一个男接访人员非让我把我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访大厅。

请问常州市信访局:如果你们是依法解决信访群众的问题,而不是践踏法制迫害冤民的黑社会,为何你怕冤民录音、录像、拍照取证?

下面是我上访后,又拍下的常州市信访局接访大厅内和禁止吸烟标志张贴在一起的未经允许禁止录音、录像、拍照的标志牌。


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上访至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青果巷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期间,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脸书上公开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上报习近平逮他把他在看守所害死,习近平也不会同意,要把他害死用机动车撞死了,连他一家人都要被害死....”并且我当天下午,多次听到有警察看到我时和同行的警察说:“他要把他的控诉都写出来了,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制造政治事件了,到时还是江泽民过不掉,我们过不掉,今天就要把他用机动车撞死....”

在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要求依法处理。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一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的我。这个警号为:051031的接访我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说:“你找武进区公安局,你拿到武进区公安局给你的文字答复后,如果不服再来向常州市公安局反映,武进区公安局不依法给你文字答复你找武进区检察院反映....”我说:“你这不是推诿吗?如果政府依法办事了,我还会上访吗?中国还有二千万冤民访民在受到残酷的各种监控迫害吗?.....”个警号为:051031的接访我的警察就说:“回去注意安全,别被车撞了....”我就回答说:“我不拍威胁,国安、国保不是长期多次谋杀我吗?”

我当时就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打85680691电话反映,一个男工作人员接听我的上述反映对我的迫害控诉一半就说:“对于你反映的对你的迫害,我管不了,不属于政法委管....”

我只有当时又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对我的上述迫害和有关部门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撞死我.....当时是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听的电话。

在2015年11月10日上午,我发现我8、9月份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申诉控诉材料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二十多年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近一百万字的控诉材料由于篇幅太长在谷歌博客一次发不出来,我分10次用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二)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三)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四)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五)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六)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七)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八)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九)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草稿》分十篇按两次发的二十篇都被人删除了,并且连我复制保存在我的电脑桌面和我的电脑本地磁盘里的该文文件也被人远程操控我的电脑删除了。我从昨天2015年11月10日至今天2015年11月11日我多次隔段时间多次拨打谷歌驻北京的客服电话010——62503000反映两天了都无法打通,有时接通的电话工作人员说让我打谷歌博客的电话,说她是负责谷歌搜索的。我问她谷歌博客的电话号码,她不告诉我;我问她谷歌驻北京办事处地址,她让我自己上网搜索。我发现我的谷歌博客发的揭露中共体制黑暗的文章多次被人随时删除后,我都几次在我吕千荣的谷歌博客和博讯博客上发文揭露,几个月来我都联系不上谷歌客服负责谷歌博客的工作人员.....

我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二)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三)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四)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五)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六)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七)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八)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九)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草稿,现在被人删除的只有六月份我发的在我已修改过之前的一份老草稿十篇没有被人删除。。。。。

我的《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国际媒体关注谷歌公司配合中共删除我一个中国残疾农民发表保存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控诉中共政府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材料》一文,在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1日上午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后,我再翻查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 “吕千荣的博客  ·  帖子  ›  全部 (7187)”后,发现我在2015年8、9月份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申诉控诉材料,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二十多年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近一百万字的控诉材料由于篇幅太长在谷歌博客一次发不出来,我分10次用《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二)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三)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四)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五)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六)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七)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八)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九)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草稿》分十篇四次发的四十篇都在,但是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我的“博客归档”上我的这些博客却现不出来(我昨天2015年11月10日和今天2015年11月11日多次用谷歌浏览器搜索这些博客也都搜索不到)。也就是说我的这些博客翻墙在网页上看不到也无法分享、无法搜索到。我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一些控诉中共政府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和揭露中国社会黑暗、中共体制黑暗的文章,不少在网上看不到,也无法分享转载、搜索到。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我的手机+8615312586362、+8613685277148  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