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我2014年12月25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并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推特和脸书的主页上发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该文链接,反映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我1995年因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强行摊派加码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开始我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1997年6月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又被关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后被地方公安机关迫害我,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把我投入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来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我被劳教关押了大半年后在我的不断索要下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才向我转发下达了劳教书,在劳教书上我被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就这样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在劳教所受尽了迫害,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期间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2000年8月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我2014年12月25日向习近平总书记发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2015年1月18日19日两天又两次安排、脑控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公交大客车司机准备在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时用公交大客车把我撞死,我从2015年1月20日下午至2015年1月21日中午准备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再发表<<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并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推特和脸书的主页上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该文链接反映,有关部门都控制我的网络让我翻墙时无法进入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使我无法再发表<<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说这个政治犯的网络都被控制住了让他无法在网上反映揭露对他的迫害谋杀,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了......
      

我在2015年1月21日中午在腾讯微博和QQ群用长微博图片发表了<<吕千荣2015年1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后,在2015年1月21日下午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把这个政治犯害死就进行政治改革了,不把这个政治犯害死没法改革,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全国都知道,联合国都知道,迫害到现在没有办法了... "(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下,我在2015年10月26日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到房子后,第二天我们一家开始住进后,中共有关部门一面还是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一面是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和遥观镇与通济村委两级组织以政府名义安排我暂住地旁边的两家邻居每天对我进行监控,让到我暂住屋边偷听我说些什麽,对上回报.并安排煽动人用机动车撞死我,以及安排煽动人用机动车倒车撞死我.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知道上面安排他的某个邻居监控迫害他...."或"这个政治犯的某个邻居怎麽怎麽对上面回报的这个政治犯说的什麽?这个政治犯的某个邻居怎麽怎麽想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压死或倒车把他压死...."以此挑拨群众和我的关系.例如:我从2015年11月27日开始每天早上五点读新旧约<<圣经>>10章节,之后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来:"这个政治犯的某个邻居对上回报的说'半夜他到这个政治犯暂住屋后偷听到这个政治犯半夜祷告的什麽什麽......'")

在2015年11月28日29日两天,我又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都说出:"上面安排人准备把这个政治犯用机汽车撞死了,这个政治犯站在他暂住屋门口就要把他用汽车撞死或倒车把他撞死.派出所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本来一个正对他门口的,现在方向都偏了一点....."

因为我暂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的门是朝西方向,靠东西方向的人民东路有一条巷道式的小路由南往北通到有三十多户村民的赵家塘组,靠人民东路有一条巷道式的小路由南往北通进有三十多户村民的赵家塘组的这条村间小路正好离我暂住屋门口有一米,并且在我暂住屋门口这条由南往北的村内小路上正对着我暂住屋朝西的门口,又有一条朝西方向通的村内小路(这条小路不是村内主道,很少有人和小汽车通行),这样造成我的暂住屋门口呈丁字形村内小路口,有几次上面故意安排人在我在我的暂住屋门口有事时,故意开辆小汽车在我暂住屋门口丁字路口车尾对着我的暂住屋的门口倒车(在赵家塘9号附近,小型汽车在村内到处都可以倒车).然后有关部门就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今天上面安排人故意在这个政治犯的暂住屋门口倒车,想倒车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在2015年11月29日上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遥观派出所的片区警察奚国范警察的手机18015086936询问,在我在通济村赵家塘9号暂住屋旁安装的监控摄像头本来正对着我的暂住屋门口,我住进来后不久怎麽方向被人调动了一点,现在摄像头又被调的这麽高,不知现在能不能看到我的大门了?奚国范警察说:"那里的摄像头不是派出所安装的,是村里安装的(指通济村委安装的).我听多个在赵家塘组暂住的群众说过:"因为在我没有住进通济村赵家塘9号的暂住屋之前的几个月,通济村赵家塘组有几家暂住户的门锁被人剪断盗窃过,后来派出所才安装的监控摄像头.现在遥观派出所的片警怎麽又说是通济村委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呢?"

我之前在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暂住时安装的八个监控摄像头,我要找人帮我安装在我现在暂住的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现在的暂住屋内外了,但是从我在2015年11月29日开始找人帮我安装监控摄像头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让群众都说出:“上面在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人给这个政治犯安装监控摄像头。国保国安都通知了,这个政治犯就是把监控摄像头安装好了,城管也会迫害他让他拆除,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安装监控摄像头,正在监控迫害他要把他害死。。。。。”

我在2015年12月1日终于找到人把我暂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暂住屋内外的8个监控摄像头安装好了。我安装在我暂住屋外门口的4个摄像头,也是安装在我暂住屋的墙上和紧靠我暂住屋墙边我房东的树上的,我要让世界看看中共国保国安怎麽迫害我,让城管迫害我的?


我更怕有关部门别把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或中风偏瘫死了。

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在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报告证明,我的血液正常,我的心、脑、血液都正常(因种种原因我的这次血液检测没有受到医疗迫害),我除了有慢性咽炎和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歪鼻畸形"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没有依法判决刘同贺赔偿我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伤残等赔偿费用,造成我无法后续治疗,以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从2009年底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缩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行驶十多里地,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以及我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外(我肢残贰级),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我在20111021日下午,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被一个也常在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两轮摩托车拉客的(摩托车牌号NJJ188)的40多岁男的安徽人无故用铁夹子夹伤我的左手面流血后,第二天1022日我就感觉到左手臂神经有点痛,第三天1023日我怀疑是不是恐怖谋杀,我就到常州三院外科检查治疗。医生就给我开了梅毒艾滋+丙肝抗体和肝炎四项抗体以及肝功生化检查,却拒绝给我做血液有没有化学药品的检查。从下面常州三院给我做的这几份检查中我的各项检查都正常,肝功能和血液也都基本正常。(后在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警察的调解下,夹伤我左手面的安徽省霍邱县的王永豹赔偿了我四百元的医药费。) 当时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说:"是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重视,常州第三医院才没有医疗迫害我才如实为我做的血液检测."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晚于江苏常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