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耿和:高智晟因撰文声援郭飞雄遭打压 手机通信受阻目前失联

自由亚洲电台

耿和:高智晟因撰文声援郭飞雄遭打压 手机通信受阻目前失联

2015-12-01

gaozhisheng
图片: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 (法新社资料图片)

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每天都从海外与国内的丈夫通话,但是近两天却突然无法拨通丈夫的手机,与他失联。耿和表示,高智晟在维权人士郭飞雄上周被当局构陷判刑后,曾写文章为他发声,一定是因此遭到中共的打压。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12月1日下午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布消息说:我先生因在郭飞雄案上发声而被中共恐怖组织打压,现已失联。

耿和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郭飞雄于11月27日被广州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高智晟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就撰写了一篇文章声援好友。而自11月30日起,她就无法拨通丈夫的手机,直至目前仍未联系上。

“我几乎天天跟我先生要打个电话,问问看他怎么样,安不安全。我从昨天就打不通,它(语音提示)一会儿说没有这个号码,一会儿说是空号。但是他的号码是直接连在我的手机上,我只要回拨就行,每次都是回拨。我想是不是昨天是不正常或者什么,我想今天再打,今天打同样没有打通,一天都没有打通。因为在感恩节这天,郭飞雄的案子审判,判了6年,看到这个消息我心情非常沉重,我就把这个情况给高智晟讲了,讲了以后高智晟就一句话没说。我昨天打电话没打通,我就联想起我给他讲飞雄的事,我就到网上去找资料,就找到了几句话,说是高智晟为郭飞雄写的《加入他们,在这民族历史的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我就一想可能是高智晟写这篇文章失去了联系。”

耿和说,高智晟目前的处境与在狱中没有区别,但在这样的处境下他仍然想着为郭飞雄发声,感到丈夫非常勇敢,希望外界能关注有关文章,同时关注丈夫高智晟及郭飞雄的安危。

高智晟所撰写的这篇题为《加入他们,在这民族历史的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的文中说:获悉飞雄再被中共恐怖组织构罪的消息,尽管是在料想中,但依然对黑恶势力如此明火执仗的反人类丑行,持续地震惊着。2012年后,中国光明与黑暗势力的较量历史地进入了最后的决战阶段。习近平的凶残、冷酷打压,成就了普遍的、蓬勃的和平反抗大势。曾几何时,中国和平反抗者的名字屈指能数。今天,郭飞雄、孙德胜、王默、高瑜、李和平、赵威、谢阳、浦志强、唐荆陵、单丽华、李玉芬⋯⋯连专门列出著名勇士们的名字都成了个浩大工程!郭飞雄们的和平反抗的不屈、坚韧,是这民族尚可高贵、尚可有为的确证。这样的名字几何式的加增,证明着这民族的脊梁骨依然挺立着,血液奔流着。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12月1日向本台表示,当局担心高智晟的发声会再度产生令他们恐惧的影响力,因此才会采取下三滥的手段限制高智晟的手机通信。

“高智晟律师的手机被停机就是当局干的,他那个手机是充值的,里面还有钱,但是瞬间就说欠费,他再充值,继续说是欠费。其实类似对于通信工具的干扰,我们常常会受到,我的手机也变成所谓空号过。他有最直接、最有效的权力去阻碍公民各种的自由,包括你的通信自由、言论自由等各方面。高智晟律师已经出狱一年多了,他完全是个自由人,他现在想评论什么都是合理、合法的。现在当局肯定是觉得高律师高调的这样的发言,飞雄是高律师的好兄弟,在这个事情上高律师畅所欲言,我觉得是当局的一种恐慌,他们怕高智晟律师又像在2005年、06年的那个时候,有强大的言论影响力,同时带动起一批人,他们绝对是防范这个东西,所以才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限制他的通讯。”

51岁的高智晟曾多次为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代理案件。2007年2月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2009年1月,高智晟失踪。2010年4月突然在北京接受美联社专访后,再一次失踪。2011年12月,北京中级法院指高智晟在缓刑期间多次违规,需要重新入狱3年,2014年8月7日刑满出狱。不过,直至今天,高智晟仍遭到当局严密监控,没有自由。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吴晶)

原文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12012015100912.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