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对人民的迫害,就是对国家的犯罪,对中国二千万并继续在增加的有冤无处伸的上访人的迫害,更是罪上加罪!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政治改革!结束中共政权六十多年的卖国汉奸政治、特权腐败政治、指鹿为马的谎言欺骗政治、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邪教恶魔政治!(注:胡耀邦总书记和赵紫阳总书记执政期间的改革除外)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5年12月3日于中国江苏常州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新情况:早上八点,何凤珠接到电话,说她母亲在北京的住处,外围三、四十个警察,拿着她妈的照片问房东,幸好她妈提前逃走了。何凤珠表示,因她被控制在家,她的奶奶、外婆已经被北京警方控制,也可能交给无锡驻京办。全家维权在北京暂时安全的就她母亲许海凤一人。目前,何凤珠被继续控制在家,甚至她父亲送来食物也不让进。何凤珠没有食物充饥,她和腹中胎儿都被饿着。
 
    2015年8月27日晚上九点半左右,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坐车准备上苏州朋友家看望朋友,却在路上遭警察拦截,随后被特警强行拖走。由于特警的拖拉,导致有孕在身的何凤珠感到不适,后来被送到医院检查。
 
    何凤珠28日早上7点对博讯透露,在昨晚被拖拉过程中,她的手臂被拉淤青,脚趾在被拖上车的时候划伤。目前她仍被昨晚夹住她车的两辆车和黑社会人员继续在她家门口监控。
 
    对于在医院检查的情况,何凤珠说:“检查下来,B超上显示不出问题,但是肚子目前还是间断性的疼痛,医生说目前不能用药,如果有见红等情况立马来医院。”
 
    对于她奶奶的情况,何凤珠对博讯记者说:“我奶奶从昨天中午放礼炮后,失联,到目前为止没有消息。按照以前的惯例,我奶奶可能会回来。我奶奶84岁,曾4月8日,5月27日,美国大使馆放礼炮,被北京朝阳分局麦子店派出所带走,做笔录,送看守所,提审加体检,后来不拘留,麦子店派出所带回,交给无锡驻京办。我76岁外婆王金娣,5月7日,美国大使馆放礼炮,麦子店派出所送看守所,以寻衅滋事罪刑拘7天,因生病放出,交给无锡驻京办,绑架回无锡,直接送进无锡看守所。任何手续都没有。”
 
无锡怀孕上访女遭匪控制自由,无锡公安反拖拉怀孕上访女,导致送医院急救

 
    2015年8月27日晚上九点半左右,我坐车准备上苏州朋友家看望朋友。九点二十从锡南路出发,距离南泉镇的南泉收费站路口五百米处,两辆车把我的车前后一夹,我的车无法向前行驶。我一看,看见从2015年2月11日起,就跟踪我全家的的黑社会人员之一(他的名字谐音“秦杰”),和他开的黑社会车辆车牌苏B300VY,后面一辆是苏B381U0,夹住车不让我开,我知道今天苏州去不了了(因为前两天在北京揭露无锡腐败问题,被带回来的毛仁兴,尤建英,孙静芳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尤其是无锡市崇安区的毛仁兴和尤建英,8月27日傍晚,毛仁兴要出门买菜不准出门,女儿毛敏艳去看望,反而把毛敏燕打伤进医院;尤建英从8月26日起就被村里尤晓勇带领黑社会控制在家不准出门,丁红芬看望,抢丁的手机,删除丁手机的所有视频和系统,并植入病毒)。
 
    于是,我拨打110报警求助热线,称:在南泉收费站口不到五百米处,被两辆车和五个黑社会成员控制人身自由。 在这等待出警的期间,我清楚地看见和听见旁边的黑社会成员也开始打电话“她报警了,你们和分局打声招呼”。后来开来一辆苏B2228B,出来一个不戴帽子,不带接处警装备的南泉派出所所长顾涛(此人,就是在2015年大年初一,跑到拆迁维权人士家说我和我母亲许海凤私闯民宅,还扬言一出门就要打死我们的南泉派出所所长,我和母亲坐在他们家并且有茶和饮料招待,而他却并未接受拆迁维权人士的的邀请,强行冲入他们家,对我们进行恐吓,把我一岁大孩子吓哭,后来半夜经常突然惊醒)。此人一出来就问要登记我司机的信息,问我去哪。刚开始我以为他是做报案笔录,但他只是拿了白纸在登记我司机信息,后他打电话叫人带笔录材料过来。出警第一个:警察的仪容仪表要符合法律规定,他没带警帽;第二:没带笔录本就对我的司机进行询问,第三:没有第一时间控制黑社会人员,并带离现场。 这段等待“把笔录本带过来”的时间内,顾涛只对我的司机问个人信息,而不是对限制人身自由的黑社会成员采取强制措施带离现场,放任他们在旁边观看我们被警察询问。他接到一个电话他说“快来,在······”。
 
    没多久滨湖分局东绛派出所的治安副所长邢其中带领十几个特勤,冲过来说“走”我说我被黑社会控制人身自由了,现场指给他看了两辆车前后夹击我的车。邢其中反而说“走,回派出所做笔录“,因为要赶去朋友家,时间很紧,我说现场做笔录,看我不愿意,他们先把带我的司机强行拉上车,最后口气很恶劣的说“走不走”我再三强调要求现场做笔录。他们二话不说,两个特勤拖着我就走,不管我愿不愿意,我的脚在地上磨,我当时拼命喊救命,拖到车边,他们使劲抬我脚的时候,我的腰扭伤,加上抬脚时肚子狠憋了一下,在现场就有点不适。在场参与观看的是警察,特勤和黑社会,包括南泉派出所所长。我报警被黑社会限制人身自由,现在反而被警察强行带上车,上车后,限制我人身自由的黑社会车辆苏B381U0反而在前面开道,黑社会成员反而知道派出所的车辆要开往哪里!
 
    一路上不知是否故意,他们把车开得飞快,路上颠得很厉害,本身就刚才被东绛派出所特勤拖拉后就不适,路上就开始有肚子痛的反应。车到了东绛派出所,黑社会比我们提前到那,邢其中让我下车,我说明情况,因刚刚拖拉,肚子有点不适,我要求上医院,他说要做笔录的,我说那到医院做吧,现在肚子疼。他不理睬,我就自己打120,一会120来了,医护人员准备把我抬走,邢其中说不让走还有事。此时,无锡沈爱斌给我打电话,邢其中上来就抢走我手机。他看我不下车,就找派出所两名女警准备再次把我抬下车,女警没法抬,邢其中自告奋勇,对着其中一名实习女警和在场所有的特勤说“我来,你们都学着点怎么拖人”,边说边示范,“这么夹双臂,不会让皮肤外有伤的痕迹”。东绛派出所民警邢其中的所作所为,和在派出所走动自如,一路还带路的黑社会成员看,他们根本就是一路的,所以我就喊救命一直喊到大厅,到了大厅我就喊“东绛派出所勾结黑社会限制我人身自由,抢我手机,限制我通信自由”。
 
    到东绛派出所大厅,我强烈要求邢其中归还手机,他说你不方便我帮你保管,我说那是刚被你抢走的,不是保管,而且现在我方便了,你必须还给我,否则这个行为性质就变了。他不理我走了。我被扔在大厅,不给我做笔录,也不说把我送医院救助。此时,医务人员说,“你们这是在浪费资源,我们还有别的病人要救助。”我说我急需要救助,旁边的实习民警说等等还不能走,他们去请示了。我忍着疼痛坐那,又无法私力救济去医院。人为鱼肉的感觉!而限制我人身自由的黑社会在外面很悠哉的看着我。终于,一个半小时后出来一大群人把我围起来,其中一个拿着记录仪对我拍,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出来说,“你要干嘛”,我说“我被黑社会控制人身自由,报警了,你们东绛派出所邢其中指挥特勤反而把我强行拉上车,因为你们的故意拖拉,导致我现在肚子疼,我现在要上医院,并且针对被黑社会限制人身自由一事做报案笔录”,他恶狠狠的说“那先去医院”,我说“还有报案笔录,”他没有再理睬我。我被送往无锡滨湖区中医院救助,有一名女警和一名实习民警跟随,还有控制我人身自由的几名黑社会成员再旁跟随加监视。
 
    因怀孕16周,肚子里的孩子处在胚胎发芽期,不能拍X光查看是否伤到骨头,仅能做的只有B超。做完B超,医生说从报告上看不出有什么结果,现在你处于间断性肚子痛,要时刻留意观察是否出血见红,我的脚上在被拖拉的时候伤到表皮,手臂上也是被拖拉伤到软组织。我强烈要求做笔录,第一:被黑社会限制人身自由,要求查明这些人的身份,为什么限制我人身自由;第二,我是权利侵害人,东绛派出所为什么拖拉我,而不把黑社会带走,反而一路我走哪他们跟哪,甚至是医院;第三,要求被邢其中抢走的手机趁早归还。在送往检查室的时候,听见我父亲在外面说“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看自己的女儿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她是看病,不是被限制人身自由,凭什么被你们隔离?等我出来,不见我父亲的人,我被搁置在医院走廊,无人给我做笔录。我要求拿回手机,通知我家人我在医院,他们直说等等。我从被抢手机到医院检查完超过一个小时,无人归还手机,限制我的通信自由。后东绛派出所民警王震(没穿警服)把我送回家,我依旧强烈要求做笔录,他们直到把我送回家也没有给我做报案笔录,没有人给我作出解释和说明,关于我在8月27日被黑社会限制人身自由和被东绛派出所民警邢其中拖拉和抢手机等问题。
 
    我被东绛派出所民警王震送回家,还没到家,黑社会成员已经等在家门口,照此情形,我无法逃脱黑社会这种形影不离的控制!无锡和我同样遭遇的还有崇安区的毛仁兴,尤建英。
 
    东绛派出所警匪联手不是第一次。在2014年6月24日,我和母亲去医院给孩子体检,黑社会车辆前后夹击,也是不让我们开自己的车,我们就上公交,刚上公交就被黑社会拉下来殴打,四个月大婴儿也没有幸免。报警,东绛派出所反而说我们找黑社会成员的事不给做笔录。2014年6月27日,因前几天错过预约时间,再去给小孩体检,同样不给我们上公交,拉下公交车就殴打,报警同样不处理,黑社会反而说“反正有人给我钱,我就不让开车,不让你上公交车,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警察不处理我们?沈东华(黑监狱头目)把你全家打得半死,你有本事找他吗?”是的,警匪联手了,老百姓能找谁?如此情况的还有滨湖区蠡园街道的程茂娟,同时期,要上公交被黑社会殴打致大腿骨断裂,换上假肢。
 
    8月27日中午,我76岁外婆王金娣和84岁奶奶周静娟被无锡滨湖区政府逼得无路可走,分别在法国大使馆和英国大使馆放礼炮,揭露:无锡市滨湖区政府的黑社会行为,卖地,偷拆房子,滨湖区委书记袁飞,副区长兼雪浪街道书记宋晓,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为首的犯罪团伙,在北京多次雇佣黑社会绑架我全家,一路饿饭。
 
    听丁红芬说她父亲丁永金同日在英国大使馆撒传单。我们全家除了外婆王金娣是雪浪街道的居民,其他都是太湖街道的居民。如此看来,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黑社会现象和暴力偷拆案件及其严重。无锡营救黑监狱的沈爱斌,丁红芬遭判刑,全程经手的就是这个著名的东绛派出所。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无锡目前为止被黑社会限制人身自由的有:
 
    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毛仁兴及其女儿毛明艳,尤建英;滨湖区太湖街道何凤珠,华庄街道陆凤娟。因大部分维权人士都在北京,等被从北京带回后,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数将增加,请关注周老虎老巢的人权!请关注无锡的公安是如何勾结黑社会联手侵犯和控制维权人士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的!
 
    本人电话13914120078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怀孕的无锡维权人士何凤珠遭警绑架不适送医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0833

原文链接: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5/08/201508280833.shtml#.Vl-nonYrLI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