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

四处撒钱你问过谁? 胡星斗建议制定“对外援助法”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四处撒钱你问过谁? 胡星斗建议制定“对外援助法”

2015-12-09

图片: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public domain)

学者胡星斗促人大监督外援及制定外援法

中国政府每年外援资金达数百亿美元,而根据联合国《2014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报告》,中国极度贫困人口总数占总人口比例高达12.8%,远远高于受援国家如孟加拉国5.3%,刚果4.6%。对此,北京学者胡星斗12月9日发文,敬请全国人大审查和监督对外援助与外汇使用,并建议制定“对外援助法”。上述建议引发网民热议。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12月9日在其个人微博发文,敬请全国人大审查和监督对外援助与外汇使用和建议制定“对外援助法”。前一篇文章称,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日均生活费用不足1.25美元属于“极度贫困人口”,联合国发布的《2014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指出:中国极度贫困人口总数占总人口比例高达12.8%,而尼日利亚为8.9%,孟加拉国5.3%,刚果4.6%,中国的极度贫困人口比例远远高于非洲国家,也高于亚洲最贫困国家孟加拉国。建议称,面对国民如此大比例的贫困,中国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将外汇纳入预算,外汇除了用于国际贸易、国际人才交流之外,主要用于国内消除贫困,如建立外汇扶贫基金,为贫困、残疾等家庭提供医疗教育养老等资金支持;提取外汇补充到社会保障基金之中;建立外汇社会稳定基金,为拆迁户、失地农民、下岗人员、老工业基地居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

胡星斗12月9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长期以来,中国对亚非拉国家提供了大量的援助,这些援助有一些对中国起到相应的作用,但是也有部分援助存在明显的失误,应当从中汲取教训。他说:“比如对越南曾提供援助两百多亿元,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三十亿元。对朝鲜的援助更是天文数字。有人估计平均每一年的援助在十几亿美元,甚至是六十亿美元”。

他还说,中国对外援助很多是针对那些政治及社会不稳定,甚至贪腐成风的国家,比如曾经与利比亚合作经济,与委内瑞拉的援助与合作,中国对它提供百亿美元,未来怎么样,可能是一个不确定因素。他说:“正是由于这样一系列的问题和教训,促使我们反思中国的对外援助,应当经过一定的程序。应当有更严密的认证。对外援助应当经过全国人大的批准。在国外,对外援助或国家层面的对外经济合作,都必须经过国会,或者是议会来批准。在中国也应该经过全国人大的批准”。

胡星斗的建议引发网民热议。网民“右辰”写道: 中国人自己还有这么多穷人没温饱,外汇是应看紧了用。“故国遗民”写道: “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典型,另一位网民发帖称,民众创造的财富,不但自己不能合法合理享用,甚至,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个人大手一挥,就送出去了。

胡星斗在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对外援助法”一文写道, 对外援助(包括合作、央企投资)必须经过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向全国公开其详细情况。应当避开动乱或潜在动乱、政局不稳、长期独裁或可能变天的国家与地区。实行决策人、签字人终身负责制,凡玩忽职守造成国家重大损失的,追究其行政直至法律责任。

重庆学者张起对此表示:“其实我们整個政府的思维和一百年前的清政府思维,几乎没有区别,对外在政治上,在外交上陷于被动,就靠金钱去赎买,对内又靠强权进行巩固和统治,他以这样的模式其实是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一个专制的体制”。

张起认为,相对于极度贫困人口总数占总人口比例远远低于中国的亚洲和非洲国家,目前,中国的教育和医疗更需要政府投入资金。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陈平

原文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2092015101617.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