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星期五

从世界著名科学家普遍信神说开去

中国民族宗教网

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到底是多少?

[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 发布日期:2012-04-02
吴贵华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基督徒人数迅猛发展,以致文化界用了一个词“基督教热”。毫无疑问,基督徒在这30年来人数一直在增长,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但时至今日,作为中国的基督徒,却说不出基督徒人数到底是多少。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我们都晓得一个小常识,人数是一个最基础的参数。从教会角度来说,知道自己的信徒人数是开展事工的前提。比如教会信徒人数是一千还是一万?这肯定采用不一样的方式进行牧养,对牧者的数量、要求等也都不一样。一个团契有10个成员还是100个成员也是采取不同的牧养模式。自己信徒人数都谈不清楚,谈何牧养?从政府角度来讲也是如此,国内基督徒人数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对国家宗教局以往工作的评价,和未来政府宗教政策走向的规划,国家宗教政策对教会同样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今日中国的基督徒人数说法从2000万到1亿3千万的都有,差距如此之大,令人匪夷所思。就相当于说今日中国人口是2亿和13亿的区别。试问管理13亿人口和2亿是一样的吗?我认真查看了天涯在线书库《历代人口的官方统计数》。公元前220年战国末年全国总人口是2000万;清圣祖康熙24年(1685年),全国总人口是2360万;清圣祖康熙52年(1713年),全国总人口是2358万; 清世宗雍正二年(1724年) 是12,611万;清高宗乾隆六年(1741年) 是14,341万。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普查登记的全国总人口为13,3972万人。您看看,中国二千万人口的数字是公元前战国时期,要到一亿三千万已经是清朝雍正和乾隆年间了。
  
  这样对比不是很合理,但是不同的数字采取的对策以及根据数字展开的事工是不一样的。再简单举个例子,一个家庭2个人还是13个人买的菜?煮的饭?还有住房能一样吗?(说到这里不要喷我,可能会有人说信仰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可以用吃饭来比喻,纯属表达方便)
  
  不同机构和人员的大相径庭的说法  
  段琦先生在《对2010年宗教蓝皮书公布的基督徒人数有感》中提到:“对于中国基督徒的数量,国内外有关学者早有多种猜测或推测。
  
  英国学者林保德(Tony Lambert)在他的著作《中国基督徒亿兆 China’s Christian Million》中,认为中国的福音派信徒应该在3000-5000万之间。[1]
  
  而按照国际基督教研究机构(Centre for the Study of Global Christianity at 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分析,中国基督徒的数量大概在7000万左右;
  
  前《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部主任戴维•艾克曼(David Aikman)早在2003年就声称在中国,基督徒与天主教徒合计有8000万之多。[2]
  
  而美国福音派的喉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 Today)的估计更是高达1.3亿。[3]
  
  另据从事多年家庭教会研究的于建嵘在2008年10月及12月在北京大学进行的两次讲座中,均提及目前“三自教会人数在1800万至3000万之间,家庭教会人数在4500万至6000万之间,两者加起来可能是6、7千万人左右。”[4]他在《基督教发展与中国社会稳定》(2008年未刊稿)中,三自教会人数是2500-3000万,家庭教会人数在6000-7000万,总人数近亿。具体而言,他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教徒人数在70- 100 万左右,直到 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这段时间内,人数已达到 1000 万。但是从 1980 年代后期到现在,在短短不到 20 年时间内,信教人数剧增到 1 个亿。[5]
  
  上述这些学者和机构的说法,均不是建立实证抽样的基础上,而是凭个人的感觉推测出来的,不能作为正式依据。(段琦语)
  
  中国民间组织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则在出席新加坡一个会议上表示,目前中国基督教人口有一亿,而家庭教会组织则多达80万个。家庭教会在中国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他还估计说,截至到2020年中国信奉基督教的数字会达到2亿。
  
  青年基督徒经济学家赵晓也在2010年8月5日于美国芝加哥举行的一个全球领导力论坛上上说,保守的估计,中国基督徒人数已达到8000万,乐观的估计则达到1.3亿。展望未来,中国完全有可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最大的清教徒国家,乃至于最大的宣教国家。
  
  据宗教社会学博士生导师李向平先生的博客消息,2010年7月26-2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的“中国宗教的现状与走向:第七届宗教社会科学年会”上,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研究者们公布了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此次普度大学公布的报告是基于中国零点研究咨询公司在2007年所做的“中国人精神生活调查(CSLS)”而做出的。零点研究咨询公司是一家拥有较高国际声誉的社会调查公司,该调查按照严格抽样要求,在全国范围内抽取了16-75岁之间的7021个调查样本进行面对面的入户问卷调查,问卷中涉及了当代中国最为重要的信仰与宗教关系。该报告指出,按照CSLS调查的数据推论,中国自我认同为基督教信仰者的最多有3300万人,其中信仰基督新教的有3千万,信仰天主教的有3百万。报告所提出的信仰基督新教的人数虽然比中国基督教会官方网站上公布的2千万高出50%,但远远低于常常被引用的5千万至1亿3千万的数字。
  
  建道神学院的蔡少琪教授在一篇名为《中国信徒究竟有多少?是未得之地,还是宣教强国?》里的一段话值得我们反省:“自己对超乐观的估计历来有所保留,当自己越熟悉中国教会的情况,我的数字就越来越低。最近与一些国内领袖和一些熟识家庭教会的中国事工领袖就这问题深入交流后,我越确信中国信徒数字只可能在二千万左右。一个很简单的逻辑说明我的判断,有中国耶路撒冷之称的温州,基督徒比例是全国最高,他们的领袖判断接近800万人口的温州,基督徒人数约为100万。(也有些温州的领袖估计人数约有70-80万)全国最活泼的小地区才刚刚超过10%,全国还有太多基督教贫弱的大中省份,而且几乎所有大城市的基督徒人数都远低于2%,甚至大多在1%以下,广州三自的说法广州市基督徒人口是千分之四。河南这全国第一大基督徒省份的比例也远低于10%。那么全国的平均数怎样能有6%,甚至10%。我估计全国的平均数不超过2%。数字不是最重要,更让我担心的是不少中国教会不是在复兴,而是在分裂和衰退中。”
  
  段琦先生在《对2010年宗教蓝皮书公布的基督徒人数有感》中提到:首先,既然基督徒总人数最高值在我看来不会超过4000多万,那么家庭教会怎么可能达到于建嵘所说的数字?再者根据我们问卷中设计的基督徒参加宗教活动场的五个选项:“登记场所”、“未登记场所”、“朋友家”、“自己家”、“其它”,实际上就是想了解中国基督徒中大约有多少是参加三自的,有多少不参加三自的。从数字看来,从总体上看进三自教会(登记场所)的人数所占比例67.9%远超过在未登记场所活动的家庭教会的20.2%的比例。即使将朋友家(26.7%)、自己家(22.4%)及其他(1.8%)这三项均列入家庭教会的行列,也只占到71.1%,更何况后三项选择,参加三自的信徒也可能在朋友家或自己家活动。实际上,今天中国的基督徒中有相当一批既参加三自系统的聚会,又参加家庭教会的聚会,这些信徒既可以视为家庭教会的,又可以视为三自教会的。由此看出,中国信徒中纯属家庭教会的人数决非像原先估计的那样多,至多与三自信徒相等。更大的可能性是远少于三自的,特别是真正形成规模的家庭教会人数则更少。从我们自己的调查中也发现,家庭教会往往将人数夸大,特别是想以家庭教会作为政治资本的个别领袖人物更是如此。这样的结果,往往引起人们的错觉,以为家庭教会的势力远超过三自教会。
  
  以福建为例
  
  目前我所在的小城市福清素有侨乡之称,福州市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和福州市统计局联合发布《福州市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资料公报》,《公报》显示,福清市人口逾123万人,居福州五区八县市之首。单以城关教堂福华堂为例,按照福华堂官方网站显示信徒7000多人,聚会点25个。按照我与福华堂一牧师的聊天所讲,她称福清包括卫理公会、圣公会、聚会处、真耶稣教、安息日会、天主教等的信徒人数约有20万,这个数字占了当地人口的15%,这个数字是否有可靠依据无法确定,但是可以表明福清的基督徒人数比例是相当高,福建的基督徒比例以福清、平潭为最高。
  
  根据福音时报《福音传入福建平潭县整整140年 神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增加》文提到:到目前平潭县下辖15个乡镇,总人口约40万。正式审批开放的基督教堂共有105间,教会信徒近6万人,按人口比例计算,基督徒人数是全国最高的县份之一。数年来,平潭城关福音堂三个堂的主日参加崇拜聚会的总人数均为万人以上。城关堂一堂、二堂、三堂在主日分成两场崇拜。目前城关堂有10位牧者、16位执事在这里侍奉,下设3个部门(行政部、教牧部、财务部)和近40个事工组一起开展各项工作。
  
  这两个地方是福建省基督徒比例最高的,但是在其它地方远远低于这些比例,同在福州所属的罗源县信徒人数约为15000人,全县总人口为207677人。比例约为7.2%。我的家乡宁德市的比例就更低了,龙岩的一些县城如连城县全县基督徒人数仅几百位。按照某三自主席的说法:福建教会上报的基督徒人数为75万,仅占福建36894216人口的2%,按照他的估计真实的基督徒人数一般为上报的两倍,也就是150万,也充其量占总人口的4%,福建作为一个沿海的省份,基督徒人数也比较多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基督徒比例在人群比例是多少的低。另外我还有一个很深的疑问,就是一个县在统计的时候是否很多人会重复登记,主要指的是农村信徒来城市工作。我非常怀疑的是一个信徒在本村、本乡是在登记范围的,之后来到城市打工,城市的教会同样把他或者她列入信徒范围。由此我怀疑我们教会的数字同样有重复之嫌,真实的信徒人数少于教会公布的数字。这一点我未见机构或学者有提出。
  
  登记教会的信徒数量  
  据中国基督教网站(全国基督教两会官方网站)的数据显示,据2008年底中国基督教两会的不完全统计,大约超过二千万。根据两会新闻《六十年的新生与辉煌》中提到:今天,中国教会约有55000多座教堂和聚会点,其中70%是新建的,其中最大的教堂可容纳7000多人崇拜。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约2000万信徒,是新中国成立初期70多万的近30倍。教牧和信徒的素质也在不断提高之中。
  
  有关教牧方面,据2005年的一次调查,全国两会下的牧师、副牧师达3700人,长老5000人,传道员27000人,义工15万。全国有不同规模的神学院校达19余所,在校生2000余人,目前每年毕业生1000人左右,30多年来共培养了10000多人。
  
  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仅有的一所金陵协和神学院发展到目前全国性、地区性和省级三个不同层次的神学院校19所。义工培训也是遍地开花,有效缓解了教牧人员不足的局面。
  
  至2009年8月,基督教全国两会印刷发行圣经逾5000万册,并在全国各地设立了逾70个发行点,及时快捷地把圣经送到信徒手中。
  
  
  一个非常有趣的算法  
  在新浪上有一个博主名为“pastor朴” 朴 牧师 的博客 用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说法:“我个人有一种算法,不能说多么准确,但与实际情况能接近一些。我把它称作圣经计量法。顾名思义,那就是以目前全国教会拥有圣经 数目来进行统计。每一位信徒基本上都会拥有一本圣经,甚至多种版本的圣经。目前,国内的基督徒,无论是所谓的“三自”还是“家庭”,所持有和使用的圣经, 基本上都是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圣经。从这个现实情况来看,信徒的总人数一定少于圣经出版总量。到2010年,全国两会出版的圣经总数是5177万册。这 里包括了50多种规格、版本的圣经,也包括了8个少数民族语言的圣经。改革开放以后,海外出版的圣经,通过各种管道流入国内信徒手中,但海外版本的圣经数 量比起国内出版的圣经数,占有的比重还是很小的……
  
  那么,以目前全国两会出版的圣经总量减去各个教会书刊部门现库存的圣经数,再减去一人持有多种版本圣经的数量,就能算出信徒数了。其实,绝大多数教会传道 人持有圣经数,都在两三本以上。就我本人而言,为牧会讲道的需要,就有多种中文版本和多种外文的圣经。从这个角度而言,有不少的人,并非只有一本圣经。因 此,圣经出版数是5177万,但事实不是人手一册,而是一人多册,加上库存数,实际基督徒人数应该是在3000多万至4000万之间(仅仅是本人的看 法)。这个数字包括了家庭教会的人数。每年出版的300万册的圣经数,也不能看作是每年实际增加了300万信徒。”
  
  他最后以一段“?得救人多,固然是我们期望的,但我们也不能无视国情和现实。发展福音还须脚踏实地,以真理为根基,以信德服众才宜。教会不是随意喊出来 的,是以基督的生命见证和建造出来的”为结束。我极为赞同,教会真的不是喊出来的,那些别有用心气球吹的满天飞的居心何在
  
  我的看法
  
  说到中国基督徒,必须要说到很多人口中的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我称之为登记教会与非登记教会。从登记角度讲,登记教会几乎都是在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两会系统当中,而非登记教会没有挂靠在两会当中,多年来个别有尝试过直接向宗教局登记但未成功。
  
  对于我个人而言,对于登记教会的数量:中国基督教协会的发布的数字是相对权威的,但是这个数字是登记教会人数的保守数字,对于数量我相信会有一些漏报,但 是与实际情形相差不大,所以对于中国基督教协会的数字认为是保守数字。在中国基督徒大省为河南、山东、江苏等省,皆为百万人数大省。
  
  我对非登记教会(家庭教会)自己公布的数字持怀疑态度,因为本身并无一个完整的系统,并且分化为不同的内部系统,这样的数字更多的是估计,并且多以所在地为衡量标准。
  
  从数字公布来看,我对社科院这些学术机构的数字更为相信,很多人质疑数字是其本身对抽样调查的做法以及科学性缺乏了解。抽样调查肯定有误差,但是同样有公 式可以算出误差率,根据统计学的原理,一般都在可控范围。在现今体制下,我对学术界对教会的研究报告更趋于相信。我看了几份学者关于基督教的阐述,我表示 震惊,震惊他们对教会的了解,以及策略。我只能说他们是天才,或者人才。教会的胡言乱语跟他们一比就少了底气,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常信口开河,夸大自己,争 取对自己有利的数字,但他们相对我们来讲客观很多。我说这句话肯定会被许多基督徒鄙视,但是你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常常认为我们很强大了。在说到一些数字的 时候常是夸大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和影响。
  
  2010中国宗教报告及评论  
  2010年8月11日,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发布了由金泽和邱永辉主编的《中国宗教报告》中有关2008-2009年间对全国31个省市进行的全国性 大规模抽样调查所获得的数字,最为重要的一项是有关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经调查得出中国基督新教人数为2305万人,其中受洗的是1556万人。该数字一发 表在国内外相关人员中引起了较大的反响。
  
  按照段琦先生在《对2010年宗教蓝皮书公布的基督徒人数有感》中提到:“但有一点必须说明的,那就是抽样是在全国29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全面进行 的。之所以要强调这点是因为有不少人以为我们只是在几个省中进行,所以提出这些省的代表性的问题。既然我们是在全国进行的,就不存在人们所担心的问题。再 则这次调查我们是严格按各地区的人口密度来进行的,城市人口密度大,抽的样就多,发放的问卷也多。对一些地广人稀的地区,如西藏,抽的样也就少。这种以人 口密度进行的抽样调查应该说是比较科学的,能较真实地反映中国信徒实际人数。
  
  那么这一数字是否非常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基督教信徒人数呢?我想这只是相对真实,也就是过去人们均是猜测,而如今我们通过调查得到了相对准确的数字,也可以说至少了解到中国基督徒的底数。之所以造成这个情况并不是“不承认家庭教会的存在”所造成的,而是由其它原因。
  
  笔者相信多数调查员还是认真履行责职的,多数信徒也是如实回答问卷问题的,鉴于这样的信念,笔者认为中国基督徒人数2305万至少是中国基督徒人数的底 线。如果我们将调查员入户调查的误差和那些有顾虑,刻意隐瞒自己的信徒身份的人的人数作最为夸大的设想,这次调查的误差也决不可能达到现今统计出的人数之 半吧!由此,我个人认为我国基督徒人数约在2305-4000万之间。我的这种说法可以由另外的调查作左证。
  
  一则是2008年10月,在北京大学举办的“中国宗教与社会高峰论坛”上,零点研究咨询集团总裁袁岳提到了该公司在2007年5月进行的“中国居民精神文 化生活调查研究项目”中有关中国社会民众信仰状况的众多资料,其中便涉及基督教信仰人数问题。这一数据是以随机抽样的方式,在全国20个城市、16个小城 镇、20个农村,对7021名16岁到75岁的常住居民进行入户访问获得的。但那次会上,他们很谨慎,并没有公布具体的数字。直到2010年7月,杨凤岗 教授在人民大学举办的第七届社会科学研讨会才正式发布了零点公司调查的数字:中国基督徒人数在3000万。这多少与宗教所公布的数字有相当的契合。
  
  另据有关人士透露,中国基督教两会曾在2008年对湖北进行调研,信徒人数远较他们估计的少。这似乎又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我们调查的资料。
  
  根据中国民族宗教网《中国基督徒有多少2010年《宗教蓝皮书》:总体估计为2305万》近年来,中国基督徒数量在大部分地区发展较快,2010年《宗教 蓝皮书》发布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课题组所作的《中国基督教入户问卷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基督教信徒人数总体估值为2305万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课题组,于2008至2009年间,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包括港、澳、台地区)就中国基督教(仅指基督新教, 不包括天主教、东正教等)信徒人数和信仰状况等主题进行了大规模的全国性抽样调查。此次调查的对象是被调查户的家庭所有成员,抽样框覆盖中国大陆的31个 省、自治区、直辖市,整个抽样采用复杂概率抽样设计(即与总人口规模成比例的抽样方法,英文缩写为PPS)。
  
  本次抽样过程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在全国的市县样框中抽取县级单位,第二阶段在抽中的县级单位中抽取8至10个村(居)委会,第三阶段在抽中的村级单位 内再抽选20个被调查户。入户之后,先询问本户是否有人信教,若没有,则本户填写1份调查问卷;若有,则本户所有信教的家庭成员各填写1份问卷。
  
  本次调查样本包括321个区县级单位、2718个村(居)委会、54360户家庭,共访问211750人。入户访问分两批进行,第一批在江西、湖南、云南 各抽取5000户入户调查;第二批在28个省区市抽取近5万户入户调查,截止时间为2009年4月30日。调查共发放问卷63680份,回收有效问卷 63680份(回收率100%)。经测算,在95%的置信水平上,基督徒人数比率的绝对误差限为3.2%。
  
  调查问卷设计19个问题,其中属于被访者自然情况的问题7个,包括:家庭人口、性别、年龄、民族、婚姻状况、学历、职业;涉及信仰状况的问题12个,包 括:信仰什么宗教、开始信仰的年龄、开始信仰的年份、开始信教的个人原因、接触宗教信仰的管道、是否经常参加宗教活动、参加宗教活动的场所、信教者对其他 宗教信仰的看法、信教者对清明扫墓的看法、不信教者是否愿意与信教者成朋友、不信教的原因、家里是否有其他人信教。
  
  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国内首次公布全国基督教入户调查资料,也是宗教实证调研的重大突破。
  
  中国基督徒人数总体估计为2305万人,约占人口总数的1.8%。其中已受洗者1556万人,占67.5%,未受洗者749万人,占32.5%。(这个数字让我感到很不自在,因为这么少,但是也还是接受事实。那些称有信徒上亿的纯属胡说八道,福建算是比例较高的,有十分之一是信徒吗?沿海地方都没有,还谈内陆。有同学在我空间说说里回复“中国人从来不严谨,又喜欢吹气球,你懂的。”虽难听却是事实,看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就懂了)
  
  从性别比例来看,中国女性基督徒明显多于男性。在基督徒群体中,女性约占7成(69.9%),男性约占3成(30.1%)。(这个也符合我们一般性的认 识,教会姐妹多,弟兄少,姐妹占7成,我们也是常常这样说,这次的调查证明了这句话是对的。整个国家的男女比例是: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 人的人口中,男性人口为686852572人,占51.27%;女性人口为652872280人,占48.73%。)
  
  从受教育程度来看,中国半数以上基督徒学历水平在小学及以下。在基督徒群体中,小学及以下的占54.6%,初中占32.7%,中专及高中占10.1%,大 专及以上占2.6%。(这个数据让我更不自在了,小学以下竟超过一半,大专以上仅仅才2.6%,平常说中国教会三多:姐妹多,老人多,文盲多,这真没有办 法,我翻看了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大家可以对照看看: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具有大学(指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 119636790人,占比约9%;具有高中(含中专)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87985979人,约占14%;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为519656445 人,约占39%;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358764003人,约占27%。最近几年因为大学生团契的缘故,接触的都是大学生,学历都在大专以上,都让 自己感觉出现在高学历信徒多了好多的感觉,实际上一回到大教堂一看,还不都是中老年嘛。中老年的学历依一般认为是初中以下。)
  
  从年龄结构来看,中国基督徒中35至64岁信徒占60%以上。在基督徒群体中,14岁及以下占0.6%;15至24岁占3.7%;25至34岁占 5.9%;35至44岁占16.1%;45至54岁占23.4%;55至64岁占24.6%;65岁以上占25.7%。(这个数据显示一个事实就是35岁 以下的年轻人仅占信徒人数10%,所以我们常常说教会年轻人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嘛,要相信数据,这个数据还告诉我们65岁以上占近30%,所以我们感觉教 会的老年人远远比年轻人多就是此理。)(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0-14岁人口为222459737人,占 16.60%;15-59岁人口为939616410人,占70.14%;60岁及以上人口为177648705人,占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 口为118831709人,占8.87%。)
  
  从全国范围看,自1993年以来,信教的基督徒占信徒总数的73.4%。近18年间入教的基督徒占各地基督徒群体的比例,除华南地区为52.9%外,华东、华中、华北、西北、西南、东北六大地区中,均在2/3以上,东北三省高达90.5%。
  
  总的来说,1993至2002年间是中国的基督徒群体规模的一个快速增长期。从教龄来看,中国的基督徒群体总体上仍然是“年轻”的。(简单说四分之三的信 徒都是近20年归主的,这说明教会的主体人员都是信仰年龄相对年轻的,很多是初信的,一方面说明我们的传福音有了很大的果效,另一方面说明我们栽培方面的 任务是非常重的)。
  
  归因自己或家人生病而信仰基督教的信徒占60%以上。(这个方面我基本相信,但我想因信归主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不要只停留在信主疾病得医治方面。我自己的家庭虽有祖先为信徒背景,但是直到父辈基本没影响,早期信主也是因为疾病而归主的。)
  
  中国基督徒参与宗教活动比较积极
  
  调查表明,在参加宗教活动的频率方面,中国基督徒参与宗教活动的频率较高。基督徒回答本人“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占57.8%,“有时参加”的占 38.2%,二者合计达96%,“从不参加活动”的只占3.9%。(这个数据相当令人欣慰,我只能这样说,但是这个调查没有具体调查下去,经常参加是个什 么样的概念呢?一周一次?一周两次?多次?还是一个月一次?)
  
  其中,在女性基督徒群体中,“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占60.8%,而在男性基督徒群体中,“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占51%,从不参加宗教活动的男信徒比女 信徒高出1.8个百分点。(这个数字令我有点困惑,因为这个数字姐妹的参与率也只比弟兄高10%左右,表示不大能接受)
  
  而从年龄结构看,在“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基督徒中。44岁及以下的比例约20%;45岁及以上的比例约80%。(这个数字非常严重的表明中老年是参加聚会的主体)
  
  在参加宗教活动的场所方面,“登记场所”是基督徒参加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在问卷中所提及的5个选项中,有67.9%的基督徒在“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 动,有20.2%的基督徒在“未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在“朋友家”进行宗教活动的基督徒有26.7%,在“自己家”进行宗教活动的基督徒占22.4% (这4个问题均为多选题)。(这个表明在登记教会的数字远远高于在非登记教会的人数)
  
  数据显示,基督徒的学历越高,在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的概率也有一定上升。在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基督徒中,有70.3%的人在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在大本 及大专学历的基督徒中,有84.5%的人在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在未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的基督徒,分别只占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基督徒的29.1%,大本 及大专学历的基督徒的2.7%。数据还显示,24岁及以下的基督徒中,在未登记场所进行宗教活动的比例较低(仅12.6%)。
  
  
  中国基督徒主要分布在东部和长江流域
  
  各地基督教信徒占当地人口的比例,各大地区之间呈现明显差异,比例从高到低的地区依次为:华东地区3.1%,东北地区3%,华中地区2.4%,西北地区 0.8%,华北地区0.8%,西南地区0.7%,华南地区0.2%。由于当地人口总数和地区入教比例的双重作用,全国基督徒总群体的地区构成为:华东地区 占42.5%;华中地区占29.2%;东北地区占11.4%;西南地区占6.6%;华北地区占4.9%;西北地区占3.8%;华南地区占1.6%。由此可 见,中国基督徒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和长江流域地区。
  
  综上所述,我认为中国的基督徒人数介于2300万-4000万之间,取中等偏上的数字3500万。这个是我可以接受的数字。这个数字包括登记教会与非登记教会。另外要特别说明的是:此处的基督徒人数仅仅是指基督教新教,不包括天主教和东正教。
  
  注释:  [1] See Tony Lambert, China’s Christian Millions, London: Monarchy Books, 1999.
  [2] 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Washington: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pp.7-8.
  [3] 见扬凤岗:《中国基督徒究竟有多少?》,2010年8月10日网上转载
  [4] 引自于建嵘北京大学12月11日的演讲。
  [5] 转引自董磊明、杨华等:《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快速传播及其对宗教管理的重大挑战——基于基督教10省20村传播状况的调研报告》,(内部报告,无出版时间,估计完成于2009年,),第36页。
  
  来源:福音时报

原文链接:http://mzb.com.cn/html/report/289230-1.htm


维基百科
信仰宗教的人数[编辑]
下表列出目前世界信仰主要宗教人数的基本情况,所列宗教并不完全,数据来源与统计,在没有统计数据的情况下如美国和法国,来源于随机调查,数据可能因为统计或调查的组织者而有所偏见。对于没有严格宗教组织的,如东亚的道教或日本的神道教等,则很难得到数据。有的宗教组织可能也会夸大他们的信徒人数。

宗教 信徒人数 文化传统 主要分布地域
基督教 2,100,000,000 – 2,200,000,000[6][7] 亚伯拉罕诸教 主要分布在欧洲、美洲、 大洋州、韩国、撒哈拉以南非洲和菲律宾
伊斯兰教 1,300,000,000 – 1,600,000,000[8][9] 亚伯拉罕诸教 中东、北非、中亚、 南亚、西非、巴基斯坦、孟加拉和马来西亚,此外在东非、巴尔干半岛、俄罗斯、欧洲和中国也分布不少信徒。
印度教 950,000,000 – 1,400,000,000[10] 印度宗教 印度次大陆、斐济、圭亚那、特立尼达、毛里求斯、 苏里南、巴厘、澳大拉西亚、北美洲和东南亚。
佛教 250,000,000 – 500,000,000[11][12] 印度宗教 印度次大陆、斯里兰卡、东亚、东南亚、中亚和俄罗斯部分区域,以及西欧、北美洲、大洋洲等。
锡克教 20,000,000 - 30,000,000[13] 印度宗教 印度次大陆、澳大拉西亚、 北美洲、东南亚、英国和西欧。
犹太教 12,000,000 – 18,000,000[14] 亚伯拉罕诸教 以色列和犹太人聚居区(主要在北美洲和欧洲)。
巴哈教 7,600,000[15] – 7,900,000[16]  分布在全世界[17][18] 但60%信徒主要分布在印度、美国、越南、 肯尼亚、民主刚果、菲律宾、赞比亚、南非、伊朗和玻利维亚[19]
耆那教 6,000,000 – 12,000,000[20] 印度宗教 印度和东非
天道教 3,000,000[21] 朝鲜文化 朝鲜
天理教 2,000,000[22] 日本文化 日本和巴西
高台教 1,000,000 - 3,000,000[23] 越南文化 越南
阿里哈克教派 1,000,000[24] 伊朗文化 伊朗
生长之家教派 800,000[22] 日本文化 日本
雅兹迪教派 700,000[25] 库尔德 主要在伊朗
拉斯特法里运动 700,000[26] 亚伯拉罕诸教 c. 牙买加、加勒比地区和 非洲
统一神论 630,000[27] 西方文化 美国和 欧洲
非洲传统宗教 几百万[28] 民间宗教 非洲和美洲
其他民间宗教 几百万[28] 民间宗教 印度、亚洲
中国民间宗教 包括道教和儒教 不详[28] 中国文化 中国
神道教 不详[28] 日本文化 日本
没有宗教信仰,包括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和世俗主义者 1,100,000,000[28] 

原文链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96%E7%95%8C%E4%B8%BB%E8%A6%81%E5%AE%97%E6%95%99



从世界著名科学家普遍信神说开去

从世界著名科学家普遍信神说开去

http://www.wenku1.com/view/6701556C81F9D408.html

先总统蒋公1930年就曾预言:“唯物主义将使中国进入禽兽之域。” 我们很不幸看到,自1949年以来,蒋公的预言就成了事实。在愚民遍地的当今中国,我们有必要把很多观念彻底地反思一下。


从盖洛普民意测验说起


盖洛普是世界著名“盖洛普民意测验”的创办人,在中国鲜有人知他是基督徒,他说:“从统计学,我可证明神的存在。”世界上著名的科学家,绝大多数相信有神。多年前,联合国曾经用世界著名的盖洛普民意测验方法进行了一项调查,即调查最近300年间的300位最著名的科学家是否相信神。其中除38位因无法查明其信仰而不计以外,其余262位科学家中,不信神者仅20人,占总数的7.6%;信神者则有242人,占92.4%,其中包括几乎所有曾对科学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的科学巨人。更令人惊奇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中信神者竟占93.27%。
这长长的信神科学家的名单中,有不少我们熟知的名字,其中包括几乎所有曾对科学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巨擘。在这里介绍几位世界闻名的信神的大科学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物理学之父牛顿,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发明大王爱迪生,最著名女科学家居里夫人,世界核物理女皇吴健雄,发现X光的伦琴,诺贝尔奖创办人诺贝尔,中国的近代科学家先驱徐光启,发现安培定律的安培,发现欧姆定律的欧姆,发现库仑定律的库仑,发现焦耳-楞次定律之一者的焦耳,发现海洋航道的莫里,发现行星运动三定律的开普勒,发现磁滞形象的斯坦麦芝,发明无线电广播的费森登,发明电报的莫尔斯,发明无线电通信的马可尼,发明印刷术的谷登堡,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发明种牛痘的琴纳,麻风病学研究先锋班德,发现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的弗莱明,近代牙科医技之父富兰克林,化学之父波义耳,近代化学之父道尔顿,生物化学之父海尔蒙特,物理化学之父吉布斯,现代航空之父和火箭之父冯布劳恩,移民之父哥伦布,遗传学之父孟德尔,基因学之父摩尔根,当代分子遗传学权威柯林斯,近代力学之父和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热力学之父汤姆生,电磁学之父和电学之父法拉第,生物分类学之父林耐,原子结构学说之父玻尔,电脑之父狄克斯,麻醉剂之父辛普森,电化学创始人戴维,现代实验科学创始人培根,外科消毒法创始人利斯特,细胞病理学创始人微耳和,近代护理学和护士教育创始人南丁格尔,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个体心理学创始人阿德勒,机能心理学创始人詹姆斯,心脏移植手术创始人卡雷尔,比较解剖学创始人居维叶,国际红十字会创始人迪南,恒星天文学创始人赫歇耳,天体光谱学创始人哈金斯,恒星内部结构理论创始人爱丁顿,冰河地理学创始人阿加西斯,地理学计量学派奠基人克利斯泰勒,原子物理学之父海森伯,量子力学创始人薛定谔,量子电动力学创始人狄拉克,量子论创始人普朗克,动水力学和静水力学创始人帕斯卡,解析几何创始人笛卡尔,数学王子高斯,微积分创始人之一莱布尼茨,自然选择学创始人华莱士,日心说创立人哥白尼,经典电磁理论奠基人麦克斯韦,光学矿物学奠基人布鲁斯特,近代微生物学、工业微生物学和医学微生物学奠基人巴斯德,昆虫学泰斗法布尔,生物学界泰斗巴甫洛夫,现代原子能大科学家普赖特,力学大师胡克,提出维生素学说的
霍普金斯,第一位环绕地球的宇航员葛兰约翰,首登月球的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等75位„„
这份名单很难列得完整。这些科学家都是圣经的信奉者,他们都相信创造论。是这些科学家发展了科学!因此,说创造论中没有科学家或创造论不科学,不仅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是相当可笑的。今日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有基督信仰者,比比皆是,他们可以一方面探究自然界的奥秘,一方面赞美创造主造物的大智大能,科学与神学携手并进。前者究察神之工,知道造物主的存在;后者领悟神之言,接受神的训诲。政治家往往说谎,不讲真话,欺骗你。但上述科学家的见证,你应该相信,他们讲真话,他们的信仰不会欺骗你。还可告诉你一个令人信服的统计数字,在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基督徒竟占93.27%。
世界著名女作家
科学家们的故事
400年前当天文学家伽利略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太阳黑子、木星的卫星和月亮上的山脉后,欣喜若狂地写下了如下一段话:“我惊呆了,我无限感谢上帝,他让我想方设法发现这样伟大的、多少世纪都不清楚的事迹。”
美国发明大王爱迪生一生拥有2千多种发明,但当记者问他最大的发现是什么时,他的回答居然是:“我发现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他还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立了一块石碑,其上刻着:“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神存在。”
第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德国科学家伦琴在发现射线后,没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而是根据《圣经》希伯来书第4章第12节的内容,取希腊文“基督”的第一个字母“X”为名,称为X射线,或称为X光,即基督耶稣之光。
被称为“火箭之父”并于190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德国科学家布劳恩曾说过,每逢他感到无能为力之际,他总是要向上帝祈祷。192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科学家康普吞博士也是虔诚的基督徒。他曾在1946年转载入上海英文《科学文摘》的文章中写道:“要紧的是具有对上帝的信仰,这种宗教信仰告诉我们,人是上帝的子女,他有权力得到更多的享受,一方面在现世,一方面在来世,信仰足以使我们的生活具有高贵感。”
1918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量子论的发明者、德国著名物理学家普朗克于1945年信教,他曾说过:“我们无论看何处或调查我们以为距离很大的地方,宗教和科学之间是不可能找出一个矛盾来;而对最大的问题,却看出完全的意见一致。宗教和科学这二者并不互相排斥;相反,是互相完成的,好像是为相辅相成具备了条件。”
于1950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德国化学家库尔德•阿尔德在二烯合成上作出过重大贡献,即所谓狄尔斯—阿尔德反应。他始终虔诚地相信上帝,并且终身未婚。人们一直赞美他虽然富有但生活俭朴的美德。„„
无数大科学家们的信仰和见证,让迷茫中的我们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多了敬畏,让我们真正思考“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将到哪里去”。

爱因斯坦、牛顿也是有神论者?
站在现代科学顶峰的爱因斯坦曾接受记者访问,请他谈对神是否存在的看法,爱因斯坦刚送走一位朋友,看着桌上的糖果、饼干、咖啡杯,对记者发问: “记者先生,您是否知道是谁将咖啡杯等物安放在此处的?”
记者回答:“当然是阁下。”
爱因斯坦接着说:“小到咖啡杯等物,尚且需要一种力量安排;那么请想想:宇宙拥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按照某一轨道运行无间,此种安排运行的力量就是神!”
爱氏又说:“也许阁下会说:‘我没看见过,也没听到过神,那么我如何相信神的存在呢?’是的,您具备了五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但这五种感官是有其限度的,例如声音,只有在20赫兹到20,000赫兹范围内的波长,人才能听到„„”
视觉也是一样,人只能看到能发出可见光的物体,而可见光仅仅是电磁波大家族的一个小小波段。现代宇宙学用动力学方法研究星系得到的星系总质量总是远远大于所有可见的星系质量之和,而现在的科学研究认为宇宙中暗物质比看得见的物质高出至少是数十倍、上百倍,几乎主宰了宇宙中的运动和演化。 科学家发现我们周围的世界,一切是那么精确而有序。一切自然常数如电子电量、质子的质量、相互作用力的耦合常数等等,若稍有一点不同,原子就不会聚在一起,恒星就不能燃烧,行星、地球、生命都无法存在。所以剑桥大学名物理学家 John.polkinghorne说:“当你认识到自然界的规律都是不可思议地精密地协调在一起,从而制造出我们看到的这个宇宙,你就会有如此的想法:这个宇宙不是碰巧存在的,而是有意创造的。”
无独有偶,200多年前经典力学大师、大科学家牛顿就曾接待一位固执的无神论者,请他观赏自制的太阳系星体运行仪,客人惊叹于其运行之精确。自然问道:“谁制造,怎么制造的?” 牛顿幽默地说:“自发地随机产生的。”无神论者以为这不可能,以为大谬不然,牛顿然后反问道:“既然你认为小小星运仪都不可能自发地、随机地、偶然产生,那阁下为什么坚持认为这庞大的宇宙及一切是随机、偶然地产生的呢?”这本来是浅显明白的道理,实证科学碰到实证,在星运仪面前无神论者无法不折服。与爱因斯坦接受记者采访同样成为科学发展史上一则有趣的佳话。
在天文学图书中标度为109光年的天文照片上,银河系已渺小得看不见,只有黑暗背景上分布的数以百计大小不一的渺小亮点,如同白天阳光下飘浮在空气中的微细尘埃,然而它们都是星系团、超星系团的庞大天体群。若将其一放大千倍,其中又有上万的微细尘埃,那才是星系的世界,银河系仅仅是其中之一。 若直接观察银河系旋窝,会看到千亿颗恒星沿着既定轨道旋转,太阳要经
2.5亿年才转一圈,太阳也不过是小小银河系中一丝微细尘埃,河外星系也如银河系,弥漫在我们能看到的这个小小宇宙整个空间。人类科学的脚步远未超出小小的太阳系,对深层的宇宙更是望尘莫及,难以想像。
自十四世纪分类科学发展以来,夸大个人理性,狂妄自大、自命不凡的一些知识分子,自囿于井底观天;一些无神论祖师面对宇宙现实,也只能弄巧成拙,无神论鼻祖尼采承认“永恒轮回是人生之肯定的最高公式”,成为羞答答的半个无神论者。马克思、恩格斯却只有向遁词求援,拒绝回答宇宙与物质及运动之源,说“物质是客观存在”,“物质的属性就是运动”,用同义反覆的伎俩掩盖逻辑上的尴尬与荒疏。既不能自圆其说,对“神创论”也无法反驳。
我们知道,牛顿是近代理论物理学的奠基人,他发现创立的物理学三大定律(万有引力、作用和反作用力、力等于质量和加速度之积(F=ma)。直到现在,仍然是科学界的基础理论之一。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的视野已经冲出地球。奔向宇宙。在超宏观和超微观领域里,牛顿定理就无能为力了。於是,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些与旧科学相悖的新科学便出现了。故此,才使
得物理能够继续演进和发展下去。然而,量子力学就能够完全解决人们认识微观世界的问题吗?科学家曾断言,基本粒子是最微观的物质形态,只要发现一个新的粒子便可获得诺贝尔奖。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处都有新粒子被发现。科学家终于认识到这是一个无穷尽的过程!令人震惊的是人们还发现了比粒子更小的质量单位(夸克),更令人震惊的是证实还有比夸克更微观的质量单位存在„„ 科学的定律一部份是人类不完善的认识能力通过有缺陷的感官在狭小的时空范围中用不完善的实验方法和手段暂时获得的,而另一部分则完全是推敲和猜测。所以,许多
美国天文学家华德尔在绘制星体图时,只能根据天文望远镜的能视空间来推演银河系的星体布局。随着哈勃望远镜的每一次改进,星体图都要重新绘制。因为原先的肯定又错了!人类能看到的最远的星体离地球有150亿光年,换句话来说,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是150亿年以前星体,它现在是个什么样,则只能等到150亿年后才知道!
而释迦牟尼佛在2500年前就对三千大千世界了如指掌,在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中有三十三个界定范围,而生命则以十种不同的形式和等级遍及于三界,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中,在华藏世界内有十种不可说佛刹微尘香水海,无极无尽。有无数个象西方极乐世界的星体,并且仔细详尽地解说那里的情况。 他告诉人们地球就象一个椭圆形的庵摩罗果,这是2000年以后才被科学家证实的啊!他还说一碗水中有八万四千生命,如果人类未发现显微镜,恐怕到现在还认为佛佗是在讲迷信了!所有的科学定律都只能在特定的时空中成立,它们多数从一开始就注定会遭到修正甚至否定的命运。
释迦牟尼佛观察宇宙就象一个视力正常的人观察大象一样,而科学的方法则是一群盲人在摸象,他们研究的成果绝不是大象的全体和真实。佛佗教我们要

宗教信仰在外国
1993年3月15日《参考消息》报道:盖洛普民意测验进行的调查表明,在美国人中只有4%的人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这个民意测验在18个国家进行了调查,在英国、韩国、玻利维亚和葡萄牙各有3%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在匈牙利、加拿大和芬兰各有2%的人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在印度、土耳其和爱尔兰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的人不到1%。盖洛普民意测验的调查还表明,有96%的美国人是教徒,其中82%是基督徒(56%是新教徒,25%是天主教徒,1%是东正教徒),还有2%的人说自己是犹太教徒,信仰其它教的人为12%。2003年盖洛普民意测验的调查报告说,美国人中85%是基督徒,其中51%是新教徒,26%是天主教徒,其余的8%是其它派别的,如东正教徒。
1997年底,盖洛普民意测验的报告说,最近调查美国1200位成年人有关他们面临死亡时的心态,结果如下:①56%的人担心得不到神的赦免或得不到别人
的原谅;②半数的人认为临终时的祷告很重要,担心去世后会与神断绝关系;③不同比例的被调查者认为临终时这些人在场会使他们得安慰:家人(81%),朋友(61%),教会的神职人员(31%)。这份调查反映了美国人对人生的精神面貌、属灵层面的关怀,体认到在神面前人的有限和罪恶。
小盖洛普曾如此分析宗教对美国的影响:“盖洛普民意测验组织几十年来一直在研究美国的宗教。因为如果不重视美国人的心灵、宗教基础,就无法全面地认识美国。盖洛普民意测验一再显示,美国人的行为和思维更多地取决于其宗教信仰的深度,而不是取决于教育程度、年龄、政治党派等背景因素。”
大部分美国人并不像美国电影、媒体所描绘的那么目中无神、放荡不羁。反过来说,像美国这样一个好强、好胜的民族,如摆脱基督信仰的道义影响,很可能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其后果难以想像。今天的美国人虽然深受自然主义的影响和物质丰富的引诱,然而基督信仰仍然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并直接影响到社会、国家。
1991年12月23日《上海译报》报道:美国人承认神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就像是一种“信仰事实”的声明。神的名字出现在每块硬币、每张纸币上,出现在许多州的法律上。学生在神的名下宣誓效忠于民族,总统在演讲中常用一声祝福“神保佑美利坚”。1988年第6期《世界博览》报道说:“52%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领导人应在举止、道德观念上严谨得像主日学校的教师那样。”
1993年美国第1期《教会研究国际公报》的统计资料介绍:在全世界55.76亿人口中,明确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有42.31亿人,占总人口的75.9%,无神论者4.2亿人,占7.5%,其他无宗教信仰和情况不详者9.25亿人,占16.6%。这些统计数字可大体上说明人们的心理倾向。
过去无神论学者曾预测,随着科学的发展,信神的人会越来越少,实际情况完全相反。
2005年1月24日《参考消息》在一篇评论性文章中说:“宗教正成为全球新的政治语言。不论是在美国,还是在第三世界的大多数国家,这一问题是显而易见的。”

达尔文进化论的荒谬
1986年3月9日《温州日报》发表文章《进化论的危机》,从四个方面阐述了对进化论的质疑:1、血液不同——把猿猴的血输入人体,人就马上死去;2、肋骨不同——人有12条肋骨,猿有10条;3、下巴骨不同;4、 没有进化的过程——从古以来人就是人,猿就是猿,从没有一个半人半猿的人。
日本一位生物学家说:人决不是从猿猴进化来的,因为人和猿猴有十大不可跨越的差别:1、毛发不同;2、音带不同 ;3、骨骼不同;4、消化器官不同;5、血型不同;6、生理不同;7、大脑不同;8、细胞染色体数量不同;9、猿有尾割掉也再生;10、寿命不同。
达尔文之进化论不到五十年就已站立不住,题几点具体的辩证:
1.古生物学中找不到猴变人之过程
若说人是猴子变的,或者照需兰开司脱博士所说:『是一种并不强有力半直立的猿变的。』则应在骸骨化石中找到猴子变人的各期过程。但是事实告诉我们,骸骨化石中只有人与猴的遗骸,没有似猿非猿,似人非人的骨或化石。
2.人血与猴子的血构造不同
人类之血,科学化验证明,各色人种皆完全相同。但猴子的血却与人的血完全不同。这证明人与猴子不属一个血统。所以病人输血不能使用猿猴之血,否则就要痉挛而死。白人与黑人仍是同一血统,并非黑人是由猴子进化而来,白人是由黑人进化而来。人能直立,并有长头发,猿猴却无。
3.由生育原则来看
生物学上有个最高原则,即不同种的动物,虽然配合,却不能生育。(马与驴虽可混杂生出骡子,可是骡子不能再生育。)人与猴子不能配合生育,所以猴子与人不是同种。但是白人若与黑人配合,不但可以生出子女,且能生出聪明、健康的子女,各子女也能继续生育。
4.任何生物不能互变
猫不能变狗,狗也不能变鸡。千万种的昆虫、鸟兽、鱼虾,没有一样可以变成别样的。每种生物各有其祖先,正如圣经所记:『神造万物各从其类。』不但动物如是,植物亦然,桃不能变李,李不能变杏。
英国不列颠大博物馆专家以色列奇博士,曾说,『在这大博物馆中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证明生物族类是可以变化的!所谓「化石人」并不存在。』又说,『这个博物馆中充满了证明,说出那个见解是错误的凭据!』
5.后天改变不能遗传
生物受环境影响,体形特征可以改变,但是不能遗传后代。惠诗曼博士曾用老鼠作过试验,将每代鼠尾斩断,连续斩了十九代,第二十代老鼠不只仍有尾巴,且与祖宗一样的长。女子经过多代的缠足,生下的女孩决不因而足变小。后天的习得性是绝对不能遗传的,这是遗传定律。所以猿永远是猿,绝对不能因为环境改变,后代就变为人了。
6.由生物生存来看
生物进化之说若是存在的话,为甚么现在动植物的生活,还与从前一样,未见一点进步呢?鸟仍衔草作窝,生卵孵雏,蜜蜂还是采花酿蜜,海獭仍是筑堤防水:只有人类科技日新月异,常有进步。猿猴能变成人,如此有进步能力的人,更能进化为特种人了。你能找出特种人来么?最低能的野人与最聪明的猴子,二者之间有一道通不过的鸿沟。没有一个科学家能找出,其中有何连接的桥梁。
以上全部是进化论中关键性问题,进化论没一能稍作解释,进化论的荒谬显而易见。

桃花岛主对“科学”与“迷信”的一点浅见
很多人都认为,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就是迷信的,或者是未知的。这分别对应了两个前提,一,科学是绝对正确的;二,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其它方法也没法解释。事实上是这样吗?
其实“科学”不应该被看作是一种真理,“科学”应是一种探求真理的精神,或是一种探求真理的方法。毫不怀疑地相信科学就是真理,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地心说、日心说、万有引力、相对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曾经铁板钉钉的科学真理,一个个被证实是谬误或者存在局限性。现在很多人毫不怀疑地相信唯物论、进化论、无神论等等是科学真理,就和前人毫不怀疑地相信地心说是真理一样荒谬。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科学只是探求真理众多方法中的一种,并不是全部。大象吃不到高树上的树叶,并不代表其它动物也吃不到,长颈鹿来了,轻而易举就可以吃到。科学方法就像这只大象,科学方法证实不了的东西,并不代表其它方法就不能证实。这就是换个角度想问题的方法。
科学是近代从西方传来的,准确的说叫实证科学,更准确的说,是叫外实证科学,用个成语来说,叫做“眼见为实”。我们从小被教育,眼见的才是为实的,眼见的才是科学的,却不知这“眼”的局限性实在太大:蛇眼看不到山峰,人眼才能看到,而人看不到洞里的老鼠,蛇“眼”才能看到;望远镜看不到细菌,显微镜才能看到,而显微镜看不到星星,望远镜才能看到„„
外实证科学以做实验为基础,它只是借用了某些器具研究事物,对人类来说,目前宇宙是无限的,而科学器具则是很有限的。我们用望远镜、显微镜看东西,最后还是得由自己的眼睛来作判断,这可见科学器具说到底只是人类感官的一种延伸,而这种延伸,远远没有达到能够解释宇宙所有问题的程度。外实证科学只能证实一些有限的一些东西,只能下一些很有限的结论,有的时候,因为看到的有限,虽然尽可能去下最有限也就是当前最正确的结论,这结论也还有可能是错误的。所以说,外实证科学虽有一定的道理,但不能尽信,更不能唯它独尊,否则那就是一种迷信。
人类探求真理,还有很多其它的方法。
在中国一直就有一种独特的探求真理的方法,对比外实证科学,我们把它叫作“内实证”。内实证方法,从多很经典古籍里都能看到,例如《黄帝内经》、《抱朴子》甚至于《本草纲目》这些。比如说气功修炼吧,这就是一种内实证。颜回坐忘、阮籍栖神导气、八缎锦、太极拳、大雁功„„这些都是气功。
很多年以前,我还没读大学的时候,就曾看着本气功书自行练过一个月气功,那时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十二经脉,而在那之前,十二经脉对于我来说,是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的东西。练过气功的人都知道,用“意念”可以催动“真气”运行,也就是说,意念也可以是一种力;而意念是属于精神的,实证科学一直认为,精神并不是一种力,唯物论更把这些说法打成是错误的“唯心论”。其实这些都只是自己能感觉得到,你不去练,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也就是说,这个东西不能被外实证,只能被内实证。
很多人修炼气功后,能出现一些特异功能(或者说是神通),也有极少数人是天生就会,国外有很多这样的研究。现在科学家用尽了所有科学仪器,也完全搞不清楚气功这东西,他们解释不了经脉穴位的本质,因而也解释不了以经络为基础的中医,甚至把中医诬蔑为“伪科学”。
“科学”,应该是一种精神,而不是一种立场。讨论很多问题时,我们不应该自以为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来说话,而应该运用起“科学”
的方法去论证。一味说别人的立场不“科学”,自己却拿不出更“科学”的观点,这不是讨论问题,而是给人扣帽子。
“科学”是一种精神,信神和信“科学”并不矛盾,262位世界著名科学家,信神者占242人,他们给了我们最好的证明。
进化论、唯物论、无神论是洗脑教育三大谬论,包括马恩列斯毛邓江在内的很多谬论都是由它们推导而来。从进化论上看,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都没有错,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为本民族利益而侵夺异族,错在哪里?从唯物论上看,人和动物本质一样,都是由原子、夸克等组成,你凭什么自认为是高级动物?从无神论上看,科学与有神论是死敌,但对科学贡献最大的牛顿和爱因斯坦,却都是有神论;创立科学并且高度发达的欧美国家,很多人也是有神论;而在科学落后的中国,绝大多数人却在以无神论者自居,并且自以为真理在握引以为荣。
我并不是劝每个人都要信神,信仰是大家自己的选择,我只是敬告那些毫不怀疑就迷信无神论的朋友、那些动不动就说“我相信科学、不相信神”的朋友,请收起你们那套无知的言论吧!
http://user.qzone.qq.com/158189964?ptlang=2052&ADUIN=563231756&ADSESSION=1302420248&ADTAG=CLIENT.QQ.3007_FriendInfo_PersonalInfo.0




天涯论坛 > 科学论坛 > 科学原创 [我要发帖]
诺贝尔奖得主信仰小考(转载)
 楼主:天国修路工 时间:2006-12-20 18:38:48 点击:3730 回复:51
  诺贝尔奖得主信仰小考
  作者: | 出处:人民政协报2002.6.29
  
  1997年元月,中央一位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接见当时新当选的全国基督教“两会“负责人时,曾提出过两个问题:一是世界有多少亿人口,有多少人信仰宗教?多少人不信教?二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多少人信仰宗教,多少人不信教?前者关乎群众观点和国际统战观点,后者关乎宗教信仰与科学的问题。笔者经过几年查阅、统计、比较,终于得出了答案。
  
  诺贝尔奖设立于1900年,1901年开始颁发,本文只统计到1996年。
  
  从1901年到1996年除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战期间,因战争有个别年份停评外,共评出诺贝尔奖各项得主639人,其中物理奖148人,化学奖123人,生理或医学奖159人,文学奖91人,和平奖81人,经济奖37人。他们分属43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美国229人,英国81人,德国72人,法国48人,瑞典27人,瑞士18人,前苏联17人,荷兰15人,意大利13人,奥地利11人,丹麦11人。其他都在10人以下。亚洲:日本8人,以色列4人,印度3人。非洲:南非6人,埃及2人。澳洲:澳大利亚4人。南美洲:阿根廷4人。
  
  需要说明的是,1938年即二战之前,美国诺贝尔奖得主人数还赶不上德国、英国。只是在二战期间,欧洲、亚洲国家的科学家,犹太科学家纷纷到美国移民、避难定居后得奖人数才大幅增加的。比如,美国各奖项229人得主中,美籍华人李政道、杨振宁1957年获物理奖,1976年丁肇中获物理奖,1986年美藉华人李远哲获化学奖(1996年后又有朱棣文、崔琦两人未统计在内)。1938年获文学奖的赛珍珠女士,出生在中国,由传教士抚养长大,在中国整整生活32年。爱因斯坦、基辛格是移民到美国的犹太人,就更是世人皆知的了。另外,需要知道的是:1911年,法国玛丽·居里以镭和钋两种新元素的发现获得化学奖,成为两度得此殊荣的人。美国人巴丁分别在1956年和1972年两次获得物理奖,成为惟一一个在同一领域获此殊荣的人。
  
  诺贝尔奖得主大多出自西方基督教国家,绝大多数人有宗教信仰,有的有宗教身份甚至是宗教职业者。在639名得主中,不信仰宗教或宗教信仰淡漠者共21人。他们主要是来自前苏联和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而信仰各种宗教的有618人。其中,信仰基督教(包括基督教、基督教新教,东正教)的596人,信仰犹太教的8人,信仰佛教的8人,信仰伊斯兰教的4人,信仰印度教的2人。在81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宗教身份就更为突出。如南非黑人大主教图图,美国著名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印度德蕾莎修女,法国神学家艾伯特·施维泽,瑞典神学家内森等。一些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政治家和国家首脑,如美国基辛格(犹太),南非曼德拉(基督教新教),以色列拉宾(犹太教),巴勒斯坦阿拉法特(伊斯兰教),波兰瓦文萨(天主教)等都有宗教信仰。1973年越南南方领袖黎得寿获得和平奖(无宗教信仰),但他拒绝接受这一奖项。
  
  95年来选出的639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分别来自世界上12个国家和地区的32所著名大学。其中美国13所,德国、法国各4所,英国3所,中国两所(西南联大与台湾大学)。培养出诺贝尔奖得主在20名以上的大学是:剑桥大学56人,哈佛大学36人,哥伦比亚大学34人,柏林大学26人,德国明兴大学和美国芝加哥大学各22人,巴黎大学20人。这七所大学中,除巴黎大学是国立的外,前三位都是私立的。这些大学大多有宗教背景或者就是教会办的大学。如剑桥大学(基督教新教中的圣公会),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教堂,一个大学城简直就是一个教堂群。
  
  在中世纪,教会视科学为异端,是对神学的亵渎。随着欧洲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而迅速发展起来的近代科学,-定程度上改善了宗教与科学的关系。出自对外传教与殖民扩张的需要,反映在神学理论上也并不排斥科学。诺贝尔得主在宗教问题上,大多是文明的理性信仰,而不是愚昧,盲目的迷信。相反,摆不正神学与科学的关系,科学就会成为神学的牺牲,绝顶聪明的科学家不是误人歧途就是一事无成。最近,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奎德阿毡大学核子及高能物理学教授胡德拜尔在《9·11事件后的伊斯兰教和西方世界》一文中写道:在世界12亿穆斯林,40多个穆斯林国家,由于经济文化落后,仅只1979年有一个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萨拉姆,他热爱自己的国家(巴基斯坦),也热爱信仰的伊斯兰教。另两位科学家,凭其能力也能够获奖,但一位去计算“天堂“的速度,另一位则建议利用精灵解决能源短缺。因为经书上说上帝用泥土造人,而用火创造了天使和精灵,顶尖工程师因此要捕捉精灵,来吸取它们的能量,结果一事无成。惜哉、悲哉。
  
  (摘自《人民政协报》 2002年6月29日)

 原文链接: http://bbs.tianya.cn/post-180-538081-1.shtml

下面我就网名为“天国修路工”的把这篇《诺贝尔奖得主信仰小考(转载)》一文,在天涯论坛发表后,马上就被五毛围攻的回复发在下面,以此揭露徐水良们的无耻!


作者:中国空军总司令 时间:2006-12-20 21:57:00
  基督教徒什么时候学会造谣的?
  
  人民政协报从未登过这样的文章!我查阅图书馆,2002年6月29日的政协报上没有此文。
  
  诺贝尔奖得主中只有极个别是信仰基督教的。特别是物理、化学、生物奖得主,90%是不信仰宗教的。
  
  以前基督教徒就造谣说爱因斯坦信基督教,后来被铁证反驳,现在提的人少了,却又拿其他科学家来造谣,难道偏要把好好的一个宗教演变成轮子功?

吕千荣注:这个网名为“中国空军总司令”五毛,明显是江泽民集团桊养的五毛,用满嘴谎言对基督教徒进行攻击。
  


作者:北雁南征 时间:2006-12-21 08:06:00
   作者:中国空军总司令 回复日期:2006-12-20 21:57:00
  基督教徒什么时候学会造谣的?
    
    人民政协报从未登过这样的文章!我查阅图书馆,2002年6月29日的政协报上没有此文。
  ———————————————————————————————————————
  查阅速度好快!
  
  楼主文章在12-20 18:38:49贴出,阁下看到后马上到图书馆查对,上网、打字,前后仅用了一个多小时。要知道政协报不是中、小图书馆都有而且保存的。
  
  好像方舟子作过类似的反驳,说有成就的科学家都和党领导下的中国人一样,是无神论者。
  
  这说明,相信宗教的人,比无神论者更喜欢造谣。
  
  无神论者说的都是真话,从不说谎。




楼主:天国修路工 时间:2006-12-21 21:56:00
  作者:中国空军总司令 回复日期:2006-12-20 21:57:00
  
    基督教徒什么时候学会造谣的?
    
    人民政协报从未登过这样的文章!我查阅图书馆,2002年6月29日的政协报上没有此文。
    
    诺贝尔奖得主中只有极个别是信仰基督教的。特别是物理、化学、生物奖得主,90%是不信仰宗教的。
    
    以前基督教徒就造谣说爱因斯坦信基督教,后来被铁证反驳,现在提的人少了,却又拿其他科学家来造谣,难道偏要把好好的一个宗教演变成轮子功?
  ==========================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检索的。现在让我来告诉你真正的结果吧!
  
  打开人民政协报网站的资料检索:
  http://www.rmzxb.com.cn/search/zxbjiansuo.htm
  
  在“标题”栏目后填入:诺贝尔奖得主信仰小考
  在“日期”栏目后设定:2000年1月1日至2006年1月1日
  
  “检索”
  
  返回信息如下:
  共检索出 1 条
  
   1 诺贝尔奖得主信仰小考(2002.06.29)
  
  
  

作者:中国空军总司令 时间:2006-12-21 23:32:00
  根据楼主的提示,我确实查到了这篇文章。
  
  我在图书馆也是用的网络查询,我查到的结果是:
  
  《人民政协报》2002年6月29日:
  
  1 王立平常委呼吁支持和规范“打工子弟学校”(2002.06.29)
  
  2 不能忘记共和国的功臣——矿工(2002.06.29)
  
  3 “黄山风”中国画展在山西掀起“徽文化”热潮(2002.06.29)
  
  4 常委之声★常委之声★常委之声(2002.06.29)
  
  5 “矿业富县”不忘安全河北省涞源县政协为矿业企业安全生产把脉问诊(2002.06.29)
  
  6 强化责任意识提高办理质量无锡市政府办理政协提案注重实效(2002.06.29)
  
  7 热点难点疑点点点关心大事小事难事事事落实襄樊市政协常委会议开到百姓心坎上(2002.06.29)
  
  8 统战政协工作动态(2002.06.29)
  
  9 我国电子政府已具雏形政务信息化仍是法律空白,而且缺少全国性的安全认证体系(2002.06.29)
  
  10 原本简简单单的一个案子,未料却变得如此复杂在现实生活中,虽是一个简单的案子,但同样考验着法官的公正狗...(2002.06.29)
  
  11 洞庭湖打响抗洪持久战暴雨长时间袭击考验湖南军民(2002.06.29)
  
  12 我国目前有授衔警察近170万(2002.06.29)
  
  13 5月份香港外汇基金资产为9687亿港元(2002.06.29)
  
  14 挪威专家称21世纪癌症患者将达10亿人(2002.06.29)
  
  15 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6.1%(2002.06.29)
  
  16 布拉特———最高层次的比赛不一定最精彩(2002.06.29)
  
  17 郑梦准对韩德半决赛裁判问题表示遗憾(2002.06.29)
  
  18 关注民族教育:成绩显著困难并存前景喜人(2002.06.29)
  
  19 大型电视系列片《中国民族自治地方》将开拍(2002.06.29)
  
  20 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成立(2002.06.29)
  
  
  里面没看到楼主的这篇文章。但是单独输入标题却能查到,不知何因。
  
  在此郑重道谦,这篇文章是《人民政协报》上发表的!
  
  但是这并不能证明这篇文章不是造谣,关于这篇文章造谣的方面,早就有别的人作过详细驳斥了,在此不做重复。
  
  从别的途径才知道楼主是华裔基督徒,其实,我也是华裔基督徒,我之所以反驳你,是因为我以为你是中国基督徒。好好的基督教传到了中国就变了样。基督徒应该诚实地传主的福音,但中国的基督徒传福音时往往不择手段,造谣、污蔑、轻视、咀咒、攻击,什么都用上了,唉,不知道他们是真信还是假信。
  
  既然你和我一样,都是华裔基督徒,建议你还是不要沾上中国基督徒的坏习惯,做人一定要诚实,要懂得尊重别人。其实神的大能已经足够我们用了,我们既去传福音,就必有神在做功,让不信的人相信,何必再去编造谎言呢,编造谎言只会绊倒别人,让神不喜悦。

吕千荣注:这个网名为“中国空军总司令”五毛明显是江泽民集团桊养的五毛们,横竖都是不忘用五毛手法用满嘴谎言对基督教徒进行攻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