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星期六

基督教历史上的罪恶说明了什麽?

海外校园

基督教历史上的罪恶说明了什麽?

基督教历史上的罪恶说明了什麽?—文/范学德

63941912nc47a7babdb4e&690我对基督教的第一印象,绝对是负面的。那印象是在文革後期形成的。当时也没有什麽书可以看、允许看。我读了几本鸦片战争、义和团的小册子,上海出版的,使我这个20来岁的人第一次知道了“基督教”这个词,并认为基督教太坏了!我全盘接受了官方历史学家的观点,认为传教士是在大炮和不平等条约的保护下,到中国进行文化侵略。他们是帝国主义侵华的急先锋,在中国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
以後的十多年间,陆续又看了一些“革命”书籍,心目中的基督教,更加污点斑斑∶从十字军远征、宗教裁判所,到迫害伽利略、审判赛勒姆女巫,到宗教战争、基督教内部的分裂及彼此攻击,等等。
1991年,我来到了美国,参加了教会的慕道班。我一边与基督徒争论,一边看了许多书。於是,我看到了自己以前没有看到的历史资料,我的思维方式受到了挑战。有一天我开始问自己∶基督教的这些罪恶说明了什麽?
的确有罪
必须承认,基督教在历史上不仅犯过许多错误,而且犯下了一些明显的罪行,并且,这些罪行大都是打著基督的旗号犯下的。
以十字军为例,发动“圣战”的教宗乌尔班二世(UrbanⅡ),於1095年在法国发表了历史上最动人的演说之一。他不仅说到了耶稣基督,还应许所有参战的人都可以减少在炼狱中受苦的时间,因圣战而丧生的人则可得到永生。成千上万的群众狂热地呼喊∶“愿上帝的旨意成全!愿上帝的旨意成全!”
有一部历史书记录了目击者的一段恐怖的描述∶十字军第一次进入耶路撒冷时,“我们的部下有些割下了敌人的头,有的用箭把敌人从城楼上射下来,还有人把敌人丢到火焰里多受一点痛苦┅┅你得在死尸和马匹之间择路而行。但是和所罗门殿发生的事情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在那里,你得乘马从高及膝盖和马鞍的血流里走过。那真是上帝的公正而光荣的审判。这地方应该充满不信基督者的血,圣地受他们的亵渎实在太久了。”(注1 )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则由著名的圣伯尔纳发起。他对此“基督之军”竟如此描述∶“在那无数的群众里,除了少数例外,绝大多数是极其邪恶、不敬虔的人,还有亵渎上帝的人、杀人犯、作伪证者等。他们的离去是双重的喜事。欧洲因失去他们而喜悦,巴勒斯坦得到他们也是喜事一件。他们有双重的用处,在此地缺席而在那边出现。” (注2)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只走到了康斯坦丁堡。在那里,他们屠杀的不是所谓的异教徒,而是东方的基督徒。西方的基督徒残杀东方的基督徒,这最终导致了康斯坦丁堡的陷落。
这些狂热的宗教热情,血腥的屠杀和贪婪的抢劫,无论怎麽辩解,也改变不了其犯罪的本质,并且是当时的教会(基督教)犯了罪。绝不能因为我们今天知道这是明显的罪行,就说参加者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这是遮掩罪行。
实际上,十字军进行的圣战,不仅是由教会发动的,而且也表达了那个时代基督徒的宗教信仰观念。例如,他们把圣地、圣徒以及圣徒的遗物当作崇拜的物件,认为参加圣战可以减少在炼狱中的痛苦,等等。这些,都是错误的。
违背耶稣
而今,正是因为我们用圣经作为尺度,才发现那的确是错的。耶稣清楚地教导∶“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44)“上帝就是爱”(《约翰壹书》4∶8)。这是圣经关於上帝本质的明确宣告。不管有多少基督徒违背耶稣的话,恨仇敌、杀死仇敌,耶稣的教导并不会改变。
耶稣不仅这样命令基督徒,他还亲身实践他所命令的。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他的仇敌不仅用人间最残忍的酷刑 虐他,还对他进行最可怕的精神折磨。然而耶稣不放弃对敌人的爱,并且在天父面前为他们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这表明耶稣是爱的化身,在他的爱之中,可以一瞥上帝的真相——上帝就是爱。
只是,不仅参加十字军的基督徒没有实践耶稣的教导,所有的基督徒都算上,从古至今,普天之下,没有任何基督徒能始终一贯、完美无缺地遵行耶稣的命令。即使像圣伯尔纳这样的圣徒,写过历史上最伟大的关於爱的著作,也没有做到他所说的。这表明,基督教的一个基本观点是正确的,即人在上帝面前都是罪人。即使最杰出、最善良的人,也和你我一样,在上帝面前是罪人。
英国的保罗·强森(Paul Johnson)是当代伟大的历史学家。他在搜集资料、准备撰写教会历史时发现∶“在这样的历史中,每一页都可以看到基督教领袖的愚行和邪恶。但是在我阅读这些资料的过程中,渐渐地了解,人不是因为信了基督教才去做恶事,而是尽管人有基督教信仰,可是仍旧犯罪。基督教不是犯罪的源头,反倒是约束人犯罪的最高力量(且往往是唯一的力量)。‘有’基督教的约束,人类的记录就已经是那麽可怕了;若‘没有’基督教的约束力,那麽过去2000年的历史一定更加恐怖了!”(同注2)
成为认罪者
基督教历史上发生的,不止是十字军,还有其它的罪行。并且,引起每一个罪行的原因也不尽相同。就以对伽利略的迫害来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伽利略的太阳中心说,与传统的地球中心说直接矛盾。
多年来,教会一直坚持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是太阳绕著地球转,而不是地球绕著太阳转,并且认为这是圣经的观点。今天看来,很明显这是直接把一个科学学说,与圣经的观念等同起来了。但在那个时代,基督徒没有意识到这一错误。
基督徒(包括教会)会犯错误,这并不难理解。是人都会犯错误,群体也是如此。可怕的是以为自己不会犯错误,把自己当成是真理的化身、道德的楷模、最虔诚的信仰者。提摩太·凯勒牧师称此为基督徒“性格上的缺陷”。这个缺陷,对自己,表现为骄傲;对他人,表现为不宽容、好斗。
奥古斯丁说,自从人堕落以来,人犯下的第一个罪是骄傲,第二个罪是骄傲,第三个罪还是骄傲。骄傲的一个基本表现,就是拒绝承认自己的罪,并习惯於为自己的罪找藉口。
人之罪,说到底,是得罪上帝之罪,是羞辱了上帝的名。时至今日,基督徒不但不应该回避罪,而且要主动地承认这些罪,认罪,并悔改。
早在1994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就号召教会承认“历史的阴暗面”。他自己首先成为认罪者——1992年,他承认教会当年迫害科学家伽利略是错误的。8年後,2000年3月,他又发表声明,为从过去到现在天主教犯下的罪过道歉,包括十字军东征,异端裁判所,对其他基督徒的宗教战争,对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漠视。
基督教新教的兄弟姐妹,不要说这是天主教的罪。其实,这是我们的共罪,我们都是同案犯。就以伽利略为例,据学者考察,当年,最早反对哥白尼学说的正是新教徒。路德曾痛斥哥白尼是“蠢人”。加尔文也质问,凭什麽将哥白尼的权威置於圣灵之上?还有,加尔文烧死了塞尔维特——虽然罪名不是他发现了血液回圈,而是异端,即便如此,用火刑来对付异端,也是罪啊!
当年,以斯拉和他的犹太同胞一起在上帝面前认罪,说∶“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为我们的罪孽灭顶,我们的罪恶滔天。从我们列祖直到今日,我们的罪恶甚重。”(《以斯拉记》9∶6-7)
有一句格言说得好,“教会是医治罪人的医院,而不是圣徒的博物馆”。这话证明了耶稣的话是对的∶“康健的人用不著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可福音》2∶17)
世人都犯了罪,没有一个人能够自己救自己,这表明人的确需要救主。成为基督徒就意味著承认我有罪,耶稣是我这个罪人的救主,意味著我要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并且达一生之久。
历史事实
指责基督教在历史上造成了许多邪恶的同时,也应该用同一把尺衡量基督教为人类带来的美好。将这两者加以比较,可以说,功大於过。
以前我一直认为,贩卖非洲黑奴是基督教的一大污点。後来我发现,在北美新大陆,第一个承认蓄奴是错误的正是基督徒。他们用生命去冲洗历史上的污点(美国内战)。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基於人权,而是坚信蓄奴违背了上帝的意志。在英国,著名的政治家威廉·威伯福斯几十年如一日,在国会中呼吁废除黑奴制度,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马丁·路德·金领导人权运动,他高举的旗帜不是人权,而是圣经。他反复引用圣经上的一句名言∶“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斯书》5∶24) 这句话表达的正是上帝的心意。马丁·路德·金正是亲耳听到上帝的呼唤,才为信仰而站起来。
再思我青年时代的困惑,我仔细研究後才发现,中国近代史上大多数的进步,都是传教士带来的。是传教士大声疾呼,才使中国的女性最终废除了裹小脚。是传教士把容闳(第一位留美学生)带到美国,从而打开了留学的大门。西医、西药和西医医院,都是传教士在华奠基的。近代意义的学校——从小学到大学,是传教士首先创立的。近现代知识的传播,是由传教士开始的。是传教士在华开创了最早的孤儿院、精神病院、盲人学校、聋哑人学校,等等。这一切,都是历史事实。
在义和团事件中,戴德生创立的内地会传教士中有58人殉难,还有21个儿童遭害。“房屋、衣物损失殆尽,却无一点怨言。遍查受害者及其亲友的书信,不见一句怨恨、报仇或要求赔偿的话。戴氏主张内地会公物,一概不作赔偿之要求,即使中国官府情愿赔偿,也不接受。”(注3)
这一切,都是源於信仰。戴德生有一句名言∶“假使我有千镑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不,不是中国,乃是基督。为了基督的缘故,我愿意舍弃一切。”
无论教会历史上有过怎样的罪恶,都不能阻挡耶稣基督的爱的光芒。
注1. 李·史特博。《为何说不》。191-192。
注2. 转引自∶甘雅克。《如果没有耶稣》。244、260。
注3. 史蒂亚。《戴德生——挚爱中华》。292 。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8期
海外校园 > 第一一八期(2013-04) (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链接:http://ocm.oc.org/?p=616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