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星期四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叶利钦亲身见证苏联权力的腐化.当他去参加分给他的别墅时,全家都被别墅的奢侈豪华惊呆了!”就连我这个政治局候补委员,都配有三个厨师,三个服务员,一个清洁女工,还有一个花匠.”
  他感慨:"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利金字塔顶端,则可享有一切,你就进入了共产主义,这才叫共产主义.”(转自微博)


〝今天的中国,遍地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环境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教育危机、医疗危机、资源危机。总之,没有一方面没危机的。为什么?总祸根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政。〞这是中共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向习近平吐露的一番真言。他希望习近平在大位上能够废除一党专制。




苹果日报
与习近平老弟商榷
(中共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 罗宇)




    ■习近平上任后大力反贪,但被质疑没有从制度上根除贪腐,成效有限。资料图片
    
    习老弟,你当了最大的官,我仍称你为老弟,很多人说不合适。我则认为,如果你听得进去,中国在你的治下还有希望。
    
    我老爸和你老爸在战争年代没怎共过事。进城后,曾同在国务院当副总理,结为莫逆之交。你老爸文革后复出,我老爸已仙逝,你老爸和齐心阿姨(习近平母亲)仍来家中探视,问寒问暖。
    
    之后,齐心阿姨经常自己走着到我家来,约我母亲一起去人大会堂看戏。我经常给齐心阿姨开门,见了我母亲,总是那句话:他没时间,咱们俩一起去。直到八七年,你老爸反对整胡耀邦,被邓小平、杨尚昆定为「精神病」,软禁到深圳,我母亲每年去广东度寒,仍去探望你父母。
    
    九九年,你老爸被允许回京一次,摆了几桌,当官的一个没请,就请了一帮当权者不大理的老太太。餐桌上,耀邦的夫人李昭阿姨问我母亲:「你知道习老为什么被软禁在深圳?」我母亲答:「知道一点,不详细。」李昭说:「就是因为整耀邦时,习老跟薄一波拍了桌子。」
    
    遍地危机源于一党专政
    
    那时,薄一波和江泽民正勾结的火热,想方设法把薄熙来推上高位。现在你坐上大位,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因为专制体制没有接班机制,所以这里面有多少阴差阳错,你比我清楚。你首先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来)政变的阴谋。但反贪腐,你怎么反?全党都腐,无官不贪,你反贪,就是反党。常委里,一个支持你,一个中立,四个等着你垮台。
    
    你要真反腐,真想把一个腐败的中国共产党重新变成一个廉洁的为人民服务的党,像战争年代的中共,唯一的办法是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今天的中国,遍地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环境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教育危机、医疗危机、资源危机。总之,没有一方面没危机的。为什么?总祸根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政。
    
    如何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
    
    首先要解除报禁。你在联合国说:自由、民主、平等是人类共同的价值。中国人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自由、民主、平等。我的书在国内也不让出。 《宪法》写明的权力,在国内都行不通,还谈什么依宪治国。你可千万不要说一套、做另一套。有了新闻自由,官就不敢贪了。纪委止不住贪,这已是实践证明了的真理。
    
    其次是解除党禁。只有允许反对党存在,中共才有可能重新变为廉洁。看看国民党,就有启示。
    
    第三是司法独立。中国有《宪法》,但无宪政。所有人办事都不遵守《宪法》。首先是中共办事不守法。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都是中共带头违法。
    
    第四是选举,所有的官都得民选,哪还会容易有贪官?
    
    第五是军队国家化,军队不得参与政争。
    
    这五条是民主政体的基础,中共领导下的大陆一条没有,所以被称为独裁专制,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反人民的政治制度。我们的老爸都是毛泽东农民革命的主要参与者,这个革命赶走了帝国主义,在中国历史上就站住了脚。但是革命成功后,没有建立民主政体,而是建立了一个专制政体。这就是毛泽东不如美国华盛顿的地方。
    
    我们都吃尽了专制政体的苦头,我们总应该比前辈进步。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专制与民主的矛盾,中国大陆与民主世界格格不入,民主世界六四后制裁中国至今,就是因为中国是专制政体。六四是中国政府屠杀中国人民,邓小平可能认为,这和你民主世界有什么关系,这个关系就是你邓小平违反了民主理念,民主世界就制裁你。
    
    今天,四十岁以下的大陆人已经不大知道什么是六四了,只有香港和台湾的中国人还是年年纪念六四。民主世界对中国的制裁丝毫不松动。法国、英国、意大利、美国的军火商,一直想解除对中国的制裁,好跟中国的贪官做军火生意,民主世界就是不允。
    
    你访问美国,国内说这收获、那收获,可是你不会跟美国人谈解除制裁,因为你知道谈也没用。听说,你认为中国今天最大的危机是信仰和道德的危机。民主世界对中国的制裁就是表明了民主世界信仰和道德的力量。你反政变,有天时、地利、人和,成功了。但反腐,用现在的办法,肯定成功不了。因为全党都腐,无官不贪,谁和你一起反?
    
    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谊,可以说悄悄话。但专制体制下,没渠道,只好越洋喊话了。
    (注:现年71岁的罗宇,是解放军大将罗瑞卿次子,与习近平同属太子党。他曾任职解放军总参谋部,1988年授大校军衔。1989年出席法国航空展,因不满中共六四镇压逾期未归,1992年被江泽民颁令开除军籍党籍。罗宇早前在香港出版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透露自己是香港艳星狄娜(梁帼馨)的最后一任丈夫。)



與習近平老弟商榷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羅宇)
2015年12月03日


習近平上任後大力反貪,但被質疑沒有從制度上根除貪腐,成效有限。資料圖片


習老弟,你當了最大的官,我仍稱你為老弟,很多人說不合適。我則認為,如果你聽得進去,中國在你的治下還有希望。

我老爸和你老爸在戰爭年代沒怎共過事。進城後,曾同在國務院當副總理,結為莫逆之交。你老爸文革後復出,我老爸已仙逝,你老爸和齊心阿姨(習近平母親)仍來家中探視,問寒問暖。

之後,齊心阿姨經常自己走着到我家來,約我母親一起去人大會堂看戲。我經常給齊心阿姨開門,見了我母親,總是那句話:他沒時間,咱們倆一起去。直到八七年,你老爸反對整胡耀邦,被鄧小平、楊尚昆定為「精神病」,軟禁到深圳,我母親每年去廣東度寒,仍去探望你父母。

九九年,你老爸被允許回京一次,擺了幾桌,當官的一個沒請,就請了一幫當權者不大理的老太太。餐桌上,耀邦的夫人李昭阿姨問我母親:「你知道習老為甚麼被軟禁在深圳?」我母親答:「知道一點,不詳細。」李昭說:「就是因為整耀邦時,習老跟薄一波拍了桌子。」

遍地危機源於一黨專政

那時,薄一波和江澤民正勾結的火熱,想方設法把薄熙來推上高位。現在你坐上大位,這個機會來之不易。因為專制體制沒有接班機制,所以這裏面有多少陰差陽錯,你比我清楚。你首先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來)政變的陰謀。但反貪腐,你怎麼反?全黨都腐,無官不貪,你反貪,就是反黨。常委裏,一個支持你,一個中立,四個等着你垮台。

你要真反腐,真想把一個腐敗的中國共產黨重新變成一個廉潔的為人民服務的黨,像戰爭年代的中共,唯一的辦法是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今天的中國,遍地危機:信仰危機、道德危機、環境危機、經濟危機、金融危機、教育危機、醫療危機、資源危機。總之,沒有一方面沒危機的。為甚麼?總禍根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

如何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

首先要解除報禁。你在聯合國說:自由、民主、平等是人類共同的價值。中國人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還談甚麼自由、民主、平等。我的書在國內也不讓出。《憲法》寫明的權力,在國內都行不通,還談甚麼依憲治國。你可千萬不要說一套、做另一套。有了新聞自由,官就不敢貪了。紀委止不住貪,這已是實踐證明了的真理。

其次是解除黨禁。只有允許反對黨存在,中共才有可能重新變為廉潔。看看國民黨,就有啟示。

第三是司法獨立。中國有《憲法》,但無憲政。所有人辦事都不遵守《憲法》。首先是中共辦事不守法。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都是中共帶頭違法。

第四是選舉,所有的官都得民選,哪還會容易有貪官?

第五是軍隊國家化,軍隊不得參與政爭。

這五條是民主政體的基礎,中共領導下的大陸一條沒有,所以被稱為獨裁專制,是世界上最落後的反人民的政治制度。我們的老爸都是毛澤東農民革命的主要參與者,這個革命趕走了帝國主義,在中國歷史上就站住了腳。但是革命成功後,沒有建立民主政體,而是建立了一個專制政體。這就是毛澤東不如美國華盛頓的地方。

我們都吃盡了專制政體的苦頭,我們總應該比前輩進步。當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專制與民主的矛盾,中國大陸與民主世界格格不入,民主世界六四後制裁中國至今,就是因為中國是專制政體。六四是中國政府屠殺中國人民,鄧小平可能認為,這和你民主世界有甚麼關係,這個關係就是你鄧小平違反了民主理念,民主世界就制裁你。

今天,四十歲以下的大陸人已經不大知道甚麼是六四了,只有香港和台灣的中國人還是年年紀念六四。民主世界對中國的制裁絲毫不鬆動。法國、英國、意大利、美國的軍火商,一直想解除對中國的制裁,好跟中國的貪官做軍火生意,民主世界就是不允。

你訪問美國,國內說這收穫、那收穫,可是你不會跟美國人談解除制裁,因為你知道談也沒用。聽說,你認為中國今天最大的危機是信仰和道德的危機。民主世界對中國的制裁就是表明了民主世界信仰和道德的力量。你反政變,有天時、地利、人和,成功了。但反腐,用現在的辦法,肯定成功不了。因為全黨都腐,無官不貪,誰和你一起反?

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誼,可以說悄悄話。但專制體制下,沒渠道,只好越洋喊話了。

(註:現年71歲的羅宇,是解放軍大將羅瑞卿次子,與習近平同屬太子黨。他曾任職解放軍總參謀部,1988年授大校軍銜。1989年出席法國航空展,因不滿中共六四鎮壓逾期未歸,1992年被江澤民頒令開除軍籍黨籍。羅宇早前在香港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透露自己是香港艷星狄娜(梁幗馨)的最後一任丈夫。)

羅宇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原文链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203/19397429





曝胡耀邦拍桌子演讲:人民认清中共历史就会推翻它

2015-12-03 05:22 


点此看大图片
1978年2月胡耀邦的一次讲演中,提到了中共灭亡的要点:人民认清中共历史。(网络图片) 

2015年9月,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在墨尔本举行关于中共抗日负面战场的演讲,全新揭示了中共在整个抗日过程中〝不打日军,专打敌后国军〞的史实。

辛灏年在演讲中指出,没有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负面战场,就没有1945年以后的国共内战,也就没有1949年中国大陆的沦陷,也就没有1949年之后数亿大陆人民惨遭蹂躏,滴血在自己的土地上。

辛灏年说,8000万无辜人民的鲜血证明了1949年以后在中国大陆建立的这个政权,它不仅在历史上不具有合法性,在现实上也同样不具有合法性;它证明了1945年前那一场抗日战争当中,中共不但不是中流砥柱,而是中华民族土地上一个最大的汉奸军事集团,所以它完全没有权力的合法性。

演讲最后,辛灏年讲了一个关于胡耀邦的小故事,胡耀邦是知道中共是坏的,是没有合法性的,并且知道有一天人民会起来推翻中共。

1979年2月,当时辛灏年还是一个刚刚冒头的青年作家,被请到北京参加中共文革后第一次全国长篇小说座谈会,一共只有30多个人。更叫他兴奋是,那个会议的一天下午,忽然接到通知,要他们这30多个人到中共中央礼堂去听胡耀邦的报告。

辛灏年说,那个时候他的思想不喜欢共产党,讨厌共产党, 但是,对共产党的历史他还是完全不了解。所以,胡耀邦在台上讲演的时候,在台上走来走去,拍桌子打板凳,使他感到非常激动人心。

辛灏年说当时为胡耀邦的一句话所激动。胡耀邦突然说了一句话:〝要是让人民知道了我们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我们了。〞辛灏年在演讲的最后说:现在人民知道了。各界普遍认为,中共的末日就要到了。

海外学者对胡耀邦的研讨

海外中文媒体报导,11月20日海外民主人士团体在纽约举行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讨论会。这一讨论会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主办,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北京之春杂志社、纽约论坛和明镜集团协办。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律师李进进表示,胡耀邦的思想并没有超越民国时代许多开明思想家的高度,但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他倡导的思想改革、拨乱反正,以及打破共产党在理论领域的禁忌,等等,都是很了不起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胡耀邦最值得肯定是他〝纵容〞自由化;胡耀邦作为一种政治上的象征意义,这一页还没有翻过去。他为什么下台、1989的民主运动,都跟他有关,只要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他的意义就继续存在。

胡平还说,其实共产党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回避〝六四〞、〝法轮功〞等问题,因为他们心中发虚。那么,知道不对为什么不改呢?因为改不起;改了,一党专制就站不住了。

原文链接:http://cn.ntdtv.com/xtr/gb/2015/12/03/a1239477.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