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与习仲勋老部下彭达老人家闲話习总书記)
【看中国2014年08月19日讯】彭达其人其亊
新逝不久的彭达老人,原名马信,字子诚,1918年4月生,是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人,1936年去归绥投考梁漱溟先生创办的绥远省乡村建设委员会乡村训练所,毕业后被分配在傅作义新组建的国民兵团。曾在司令部、团、营、连政训部门担任政训员、督导员、政训主任,做政治文化教育工作。时值“绥东抗战”时期,大力宣传抗日救亡工作。1937年“七七”事变,随军撤退到绥西河套地区临河陕坝,受中国共产党政治主张的影响,号召并组织二十多位青年,离开陕坝赴安北前线进行抗日救亡活动,组建了抗日救援会。1938年9月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次年,组建了中共安北县委,选为县委委员,进行地下党的工作。1941年1月离开安北经伊克昭盟回到延安后,曾在中央党校与习仲勋夫人齐英同在一个49班学习,他是班支部书记。毕业后分在陕甘宁边区政府财政厅盐务总局苟池分局任局长,党内担任总局总支委员,分局支部书记。在三边地委,西北局伊盟工委分别任秘书、政务秘书和民族学院秘书长等职务。后还出任过建设厅任秘书主任,中共陕甘宁边区政府党委委员。
他带走了许多鮮为人知的秘密
1949年5月西安“解放”后接管林、水、工业、交通等部门的工作。1950年初,调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中央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二厅,国务院监察部二司工作。曾任高级监察专员、副厅长、副司长。当时习仲勋是国务院副总理,分管监察部工作,所以他是习仲勋老部下。
1957年反右斗争他与监察部常务副部长王翰,主张“依法治国”、强调“司法独立”,被打成“王翰反党集团骨干份子”,划为极右,开除党藉,从行级10级降到行政19级,后来只发给生活补助费。
1958年在习仲勋老上级的关照下,是唯一带着夫人章孟南去北大荒接受劳动改造的右派份子。三年后也是习仲勋的关照调到四川省成都量具刃具厂作杂工,直到1979年1月...1981年调任第五机械工业部直属机关党委书记。
我并不认识彭达老人,去年11月,远在成都的难友胡崇帧来信说:“今日接彭达老人电话,言及很久没看见你的文章了.彭达老人对你的论述评价很高。对我们10月30日在网上发表的"是谁把民众爱戴的中共领导人习仲勋关押了十六年?"一文,彭达老人说讲得太好了。你们把习总书记不好讲的话,都替他讲了,很得民心。”
于是我先后去看望他四次,他也驱车来我家回访一次。再因他老家在内蒙古包头市名义东河区河东镇陈户窑村,有座二百多年的老房子也被当地政府暴力强拆一扫而光了,求告无门的他,托我在互联网上写文章帮助呼吁,关系自然密切,成了无話不谈的朋友。
通过和他的交往谈心,我发现他大脑儲存的記忆里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党内秘密,如能写出来公诸于世,有助于人们对這六十多年“革命”的真相的认识和了解。我曾给《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通气,請他们派人也采访发掘。杨继绳先生说他们太忙派不出人来。我又找到好友《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去写。他去了,彭达老人耳背需要外孙女牛海燕在一旁传話,巧好牛海燕不在,采访一天即终止。我忙于“往刊”的编排选稿,也没有更多时间投进去,没有想到半年后他即仙逝,把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带走了,真是十分可惜。比如他曾向我讲起1952年的“三五反运动”高层的内幕,真是大开眼界。
2014/08/03/20140803063107990.jpg
饱经风霜的彭达老人遗像
他曾是“三五反运动”的“全国增产节约运动检查委员会”(简称节检会)审查组的组长。审查组的权力很大,专管贪污份子掉不掉脑袋的亊情。我是基层“打虎队员”,对那段历史较为熟悉。按照当时政策凡贪污百亿以上贪污份子就杀无赦。那时旧币一百亿元,相当于现在一百万元。
他说,到了运动后期各省先后报来五十多个要杀的巨贪名单,经他严格审查后,感到材料水份太大,一个也不合格,便退回去要求补充材料。当时地方上负责这些案件的人邀功心切,派人来北京找他磨嘴皮子,说:彭厅长,省委书记都签了字,你這里只不过走走过场。彭达说,他不签,要杀你们杀去。要我签字非得把材料补充上来,结果一个也补充不上来。他说,人命关天,杀人得慎重又慎重,不能因为手中有权就可以不负责任。他还讲到杀张子善、刘青山也不是走的司法程序。一天领导们(他说這些领导们是政治局一级大员)聚在饭桌上一起讨论,老定不下来,毛泽东听烦了,把筷子一撂说:讨论个什么?杀了算毬。说到这里,他特别补充一句:我不是说张子善、刘青山不该杀,我是说杀人总得有个法律程序,不能听凭谁的一句話。
彭达是负责法律工作的,夫人章孟南是北大学法律的高材生。他们一生讲法,结果被不讲法的毛泽东整了一辈子,当了22年的“政治贱民”,与我一样一生受尽凌辱。
毛泽东“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
他多次向我说:铁流呀!中国几十年革命有个根本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是党管法还是法管党”? 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革命”永远走不出的误区,永远是肉柔强食的丛林政治。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非。毛泽东一生最大的罪错就是“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治理国家全凭个人意志,不尊重客观规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整谁就整谁,没有一点法治观念,致使国家民族永远处在巨大的灾难中。

2014/02/09/20140209212914247.jpg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原文链接: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08/19/550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