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罗瑞卿子罗宇:“我对共产党、共产主义,从拥护到怀疑,到彻底抛弃,用了半生时间。文革之后,我想这架机器是出了问题,但还想把它修好。六四之后,我知道根本没可能修好,只能把它彻底砸烂,我无力砸它,只能逃跑,否则就会被它吞噬。共产党是架可怕的机器,它无情地吞噬着敌人,也无情地吞噬着自己人。”

已故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现年71岁的罗宇,近期在香港出版的《告别总参谋部》一书,是近年海外出版物中少有由中共太子党亲自撰写的出版物。罗宇在书中揭露了中共高层秘闻,包括军中太子党走私军火、中共权力核心斗争的阴谋狡诈、六四镇压学生的内幕。见证了中共太子党对共产党及共产主义从拥护、怀疑到彻底抛弃的过程。


罗宇所著《告别总参谋部》一书的封面(网络图片)

开除了共产党

书中表示,罗宇出生于中共革命根据地陕西延安,父亲罗瑞卿是毛泽东心腹。文革期间,罗瑞卿受到迫害,罗宇亦遭入狱五年,其后获平反,罗瑞卿复出军委,罗宇亦加入总参谋部装备部空军处。

罗宇1988年授大校军衔。1989年学运爆发期间,他正出席法国航空展,被指摘逾期不归,他随后辞职获批准。1990年,罗宇随团赴欧洲后滞留不归。虽然1992年,时任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下令,开除罗宇军籍、党籍,但实际上是罗宇开除了共产党:“我对共产党、共产主义,从拥护到怀疑,到彻底抛弃,用了半生时间。文革之后,我想这架机器是出了问题,但还想把它修好。六四之后,我知道根本没可能修好,只能把它彻底砸烂,我无力砸它,只能逃跑,否则就会被它吞噬。共产党是架可怕的机器,它无情地吞噬着敌人,也无情地吞噬着自己人。”

军中太子党走私军火

罗宇在书中揭露,在两伊战争期间,中共一面卖军火给伊朗,同时卖军火给伊拉克。特别好卖的是大口径砲弹,中国大陆兵工厂开足马力,二十四小时生产,仍然供不应求。保利从兵器工业部买来再倒手,中共自己的军队反而没有武器可用。空军有好几个地空导弹营的装备卖给伊朗,什么都没有了,根本不成部队的样子。保利集团成了邓小平和杨尚昆的私家公司,数十亿美金的军火交易不受任何部门监管,任这群太子党挥霍。

中共党媒人民网也于2010年10月刊文表示,两伊战争打了八年,中国也卖了八年的军火给这两个互相厮杀的“难兄难弟”。当时,中国生产武器和弹药的企业都发了大财。617厂厂史记载,80年代短短几年间,617厂靠出口外贸坦克就创汇10多亿美元。在当时看,这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从现在的资料文章看,80年代,中共出口的武器十有八九是要卖给伊朗和伊拉克的。当时各个工厂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进口苏联的武器,然后仿制出来,等着两伊来订货。

中共不光卖低端武器,还要买高端武器,高层拿了大笔回扣。这生意无本万利,比卖淫卖毒品都赚钱。中共在法国军火商中势力之大,以至于台湾购买拉法叶舰,还要向邓家和杨家贿赂,以免被抵制。

当年,罗宇作为中共向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等国购买武器重要的经办人,却拒绝从中捞钱,还阻挡了太子党的财路,使得邓小平的女婿贺平,时任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参装备部少将,和贺龙之子贺鹏飞,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部长兼军事贸易局局长,对其恨之入骨,原本亲密的邓小平家族和杨尚昆家族也逐渐与罗家疏远。

“中国的军队还是一支愚蠢的军队”

书中还披露了六四当日开枪镇压学生的作战命令下达的内幕。

罗宇披露说,开枪的作战命令起草好后,先送给当时是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因为按中共惯例,一般都是副主席签字后再送主席。但杨尚昆坚持要求邓小平先签才肯签,说:〝先送邓,邓不签,我不签。〞

于是,作战命令被先送给邓小平,让邓小平签字后,杨尚昆才加签。不过,该命令被送到38军军长徐勤先处时,徐勤先以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没有签为理由,指军令不全(不合法),拒绝执行命令。

早前,外界对六四当天谁下令军队向学生开枪说法不一,赵紫阳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认为,外界的大部分猜测都不太准确。他指出:〝除了邓小平,(中南海)没有人能下这个(开枪)的决心〞他当时还表示:军阀政府,甚至蒋介石在〝一二九〞学生运动时都不敢下令向学生开枪,(〝六四〞)出动了几十万军队,调动了几个军区,没有这个必要。

为什麽中国的官兵会毫不犹豫地对人民开枪呢?这种军队行为在国际社会上都罕见。罗宇认为:“中国的军队还是一支愚蠢的军队。这支军队所以愚蠢,是由于它大部分成员来自贫困的农村,他们没受过基本的教育,不懂人权、平等、民主、自由,因为他们自己在农村就没有人权,和城裡的人也不平等,他们天生仇视城乡差别,不怕造成最悲惨事件。”罗宇表示,中共仍然是一个封建王朝。

红朝文武百官人人自危

罗宇在书中对红朝文武百官的描写也不同于其他圈内人“点到为止”,而是以自己独特的“圈外人”角度“口无遮拦”地描写的栩栩如生。对于朱德夫妇和周恩来夫妇,罗宇有一番比较:“在我心目中,朱德两口子和周恩来两口子就是不一样,要说慈祥可亲,都慈祥可亲,可就是不一样。”

罗宇从小就叫朱德“老爹”,少年时曾跟随朱德乘坐专列外出视察。罗宇认为朱德性情随和,跟大家一起用膳,与毛泽东出行时戒备森严迥异。文革后期,罗宇陪父亲去见朱德,朱的身体已经不好了,头脑还清楚,对罗瑞卿发牢骚说:“你看现在,成什麽样子,这么大的国家就一家子管了?”

可见朱德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对毛重用江青、毛远新非常不满,而且与罗瑞卿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才说了一句心里话。

罗宇还回忆,小时候他喜欢去杨尚昆家吃饭,杨是中办主任,因此伙食丰盛。但后来父母不准他再去,因为不愿让其他人感觉到两家特别亲密,他开始思考:“中央这些主要领导人之间的关係,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情报,为什麽进城之后,大家的关係变得疏远了,只是开会时见面,去公众场合见面,私人之间的交往就越来越少了?”答案也只有一个:毛最忌讳高干们结成朋党、威胁到他的独裁地位。

罗宇在书中提及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细节:上海会议上罗瑞卿被打倒,毛泽东组织一对对的高级官员前去探视软禁中的罗(不能单独去,彼此监视)。有一次,周恩来带了邓小平夫妇去探视,卓琳上楼看望罗瑞卿夫人,两人相对流泪。后来,这个细节居然出现在红卫兵的大字报中。可见,高级干部的一举一动都在“组织”的监控之中,那张天罗地网,无人能逃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原文链接:http://www.aboluowang.com/2015/1205/655774.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