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星期六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谷歌邮箱“我的祖国我建设“群
我的祖国我建设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吕千荣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2016年5月1日)11:24 (0分钟前)
发送至 张健、 陈卫珍、 Xue、 徐文立、 iamyuanmin 

发件人:吕千荣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收件人:张健 <freechine@gmail.com>、
陈卫珍 <weizhen1971@gmail.com>、
Xue Sheng <shengxue@gmail.com>、
徐文立 <xuwenli2016@gmail.com>、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日期: 2016年5月1日 上午11:24
主题: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邮送域: gmail.com

:这是一封重要邮件,原因较难解释。


张健
2016年4月29日)20:22 (9分钟前)
发送至 我 

发件人:张健 <freechine@gmail.com>
收件人:吕千荣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日期: 2016年4月29日 下午8:22
主题: Re: 徐水良,文革余孽,民运垃圾
邮送域:gmail.com
署域: gmail.com
加密: 标准(传输层安全协议) 了解详情
:这是一封重要邮件,主要因为此会话中涉及到重要的联系人。

你好,千荣弟兄,经过我进一步的考察和分析,以及一些朋友提供的资料,你不是五毛,你是一个长期维权的战士,我过去对你的论断希望你原谅,大家再见依然是朋友。徐水良,你对他的判断是正确。我支持。



张健弟兄,你好!

对于你的道歉,我接受。尽管之前你用民阵的名义对我进行诬蔑诽谤,给我造
成了深重的伤害,但是我还是决定接受你的道歉!

因为不管你之前做了什麽,既然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勇于认错,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虽然我还没有受洗,但是我是深信基督教信仰!同时,我也对我说你是“疯狗、禽兽”的语言,向你道歉!

为了中国的民运事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没有什麽比这更重要的了!

我不愿参与中国民运内的任何人的争斗!我只想为建设宪政民主中国实实在在的尽点力!我只想为包括我在内的受中共迫害的中国同胞呐喊、声援。。。。。

你说你是基督教牧师,我相信作为一个真正的基督教牧师会洁净自己的!

愿神祝福你!

我的手机+8615312586362
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6年5月1日于暂住地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



Re: 徐水良,文革余孽,民运垃圾
收件箱

张健
2016年4月29日)20:22 (9分钟前)
发送至 我 

发件人:张健 <freechine@gmail.com>
收件人:吕千荣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日期: 2016年4月29日 下午8:22
主题: Re: 徐水良,文革余孽,民运垃圾
邮送域:gmail.com
署域: gmail.com
加密: 标准(传输层安全协议) 了解详情
:这是一封重要邮件,主要因为此会话中涉及到重要的联系人。

你好,千荣弟兄,经过我进一步的考察和分析,以及一些朋友提供的资料,你不是五毛,你是一个长期维权的战士,我过去对你的论断希望你原谅,大家再见依然是朋友。徐水良,你对他的判断是正确。我支持。

2016年4月29日 下午2:13,"张健" <freechine@gmail.com>写道:

看看这些年,海外民主运动每一次风烟四起,要么在组织上破坏,要不写几本造谣书籍的,时间一过,这些混蛋全部露出水面,民运圈子的道德败坏垃圾,来回可以回国的五毛狗。
      
民阵几任主席德国齐墨,写了揭露民运黑暗的行之水穷处,不久来回走大陆还和使馆火热,与凤凰卫视合作选美。
       
任畹町在北京国安系统一手操作下来到美国,巴黎,唯一的做的事情就是勾结民运戏子王龙蒙谢了张健是骗子,结果臭名卓著。
       
最后任畹町王龙蒙勾结使馆绑架老木全部被截屏揭发。
       
在纽约第一次民阵大分裂的背后操盘手,竟然是荷兰民阵的负责人,后来沈阳荷兰村的企业的富翁杨斌。
       
而徐水良,诸位看一看,这个老混蛋,文革余孽,写的所有文章就是抓特务。但是其没有任何一个依据和证据,有录音吗有截屏吗,文字人证都没有。几乎海内外被他抓了一遍,而面对国内那么多被抓捕者没有一次声援。还被陈某说成老同志,草泥马的老同志,指鹿为马,打棍子扣帽子,十足混蛋。
        
在看看刘绍夫,陈亦然,刘三妹,朱瑞,小平头,任畹町,等等,诸位只需要看看最近三年,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写的不是什么路线问题,政治观念问题,除了攻击民运团体,就是别人的私人生活,私德和诛心之论,他们拿不出任何事实,隐蔽在攻击对手周围,突然攻击发难。
        
他们除了这个事情就没有别的事情。
        
试验他们的唯一方式,他们这些人只要进入国内朋友的群,只要他们一张嘴,就会踢走不用我发动力量你们早以臭名卓著。还以为你们是人吗。在阳光的地方,你们如同垃圾一样被清扫。

2016年4月29日 上午9:00,"xyorama" <xyorama@gmail.com>写道:

你真是吹牛不打草稿。漫天造谣不打草稿。

你是什么人,朋友们的许多揭发文章在网上,那是事实,不是造谣,你无法否认。

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当着许多人的面与人辩论,你大力宣扬马列毛理论,吹嘘你们自己的马列毛水平怎么高,比赛背马列毛语录。你们人在 海外,还忠于马列毛,比赛背颂马列毛语录,让我非常震惊。

你的特线问题和劣迹,在民运圈,几乎众所周知,你再抵赖也抵赖不了。被你攻击,是一种 光荣,等于是你从反面给我背书。

作为最早反对和批判马列毛的人之一,尤其是作为最早发起当代中国民运主运动,把当时称作持不同政见者的运动命名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人, 不是你这样的特线人物能够漫天造谣污蔑的。

赵岩和盛雪都是常常去香港,去你们那个主子驻外机构所在地做什么?大家当然可以估计猜测。 赵岩的绿卡因此被美国政府撤销,不知你这个低档律师能不能帮他爸绿卡要回来。这些天,你们的盛雪又一次去香港,现在正在香港,不知道 她会给你们带回来什么新指示。你当然还是先等等为好,等你主子的最新指示来了,领会领会主子新精神为好。否则,违背主子新精神,不知 道那一天你就被咔嚓了。

刘刚与你们一起投共当特线十多年,连他的几任老婆都是中共配给的。他长期与你们一起。但因为家暴案被迫反戈一击来自保,他能反戈一击 揭发你们纽约等等的特务系统,当然是好事。他与你们长期在一起,他揭发的是他亲身经历的你们特务系统确凿无疑的事情,包括赵岩和你的 铁的事实,你们否定不了,毫无还手之力。所以,选择逃之夭夭,三十六计走为上,是你们最好的策略。

不送,走好!

徐水良

2016-4-28日

在 04/28/2016 08:36 PM, ynyale@aol.com 写道:

老红卫兵徐水良们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纪念堂里的那具腊尸毛贼泽东没法再活过来让他有机会再次诉说

对党的忠诚。在他徐老儿咧着大嘴,流着哈拉高呼万寿无疆,带领群魔乱舞时,老子叶宁就组织反共刺毛地下运动了。 老子两代白卫军,始终不渝反共几近半世纪, 倒成了“共特”。他根红苗正的一个共党原教旨主义分子,倒成了到处抓共党特务的打手?再说刘刚和那边没点交易, 能进红二代成堆的摩根斯坦利?谁是共党特 务,还真得用点阶级分析法,老子不和你们缠斗,不奉陪。 哈哈哈!叶宁

在 04/28/2016 07:45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张健:

我给你留点面子,你既然不要,那就说穿了吧:

大家都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大家谈到你,都会不屑一顾,知道你不 过是文化和教养水平很低的一个地道的流氓和骗子而已。仅仅从这里你满嘴 脏话污言秽语反诬反咬,网友们也都可以做出判断,大致判断你是什么人。至于你属于哪个阵营,你自己知道。

我从来不屑于同你辩论,这次是你自己打上门来乱咬,我就权当顺 腿踢一脚乱咬人的东西。

徐水良

2016-4-28日

在 04/28/2016 07:31 PM, 张健 写道:

徐水良,从你如下 这段话____,“小平头的文章,没有讲 假话,他说的基本都是事实,是用事实说话。中共特线这些年拼命污蔑小平头,反咬一口,无法反驳他 说的事实, 就毫无根据地反诬他是特务,不过是特线门颠倒黑白的策略而已。”
      
我的结论,你不是什么无耻至极。你的抓特务就是变乱民运。你和 陈卫珍一个德行,是读者是吗。那说不过去。给你小平头五毛录音听听,我现在真是要发到网络看 看。
       
不注意具体细节。然后就可以大棍子扣帽子。
        
你,小平头,任畹町都是共产猪狗马列支那垃圾国的特色产品啊。
        
今后我不必要给你们这些货色写什么字了。

2016年4月29日 上午5:26,"xushuiliang01" <xushuiliang01@gmail.com> 写道:

你大概是叶宁吧? 连名字也不敢具?我到美国没几天,好些朋友就 提醒和告诉我,你是被许多人公认的特线。在民运圈,讲你的人非常多,你的面目早已暴露。刘刚反戈一击时又一再揭发你的问题。

你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搅浑水搞反诬反咬一口,恐怕是搅不了浑水 的。

徐水良

2016-4-28日

叶宁长期危害民运,为了提醒朋友们防备,防止受骗上当,我这里 发给大家关于他的部分资料的链接:

关于叶宁的部分资料:

郑意:民运中的活鬼-叶宁【刘刚:这些文章大多是张宏宝先生 …
http://zh.netlog.com/anninghu/blog/blogid=348793

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前中共警察赵岩伙同其律师叶宁对举报 …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397.html

说说中共如何给赵岩输送经费- 阿波罗新闻和评论
http://bbs.aboluowang.com/thread-65345-1-1.html

晒晒赵岩和叶宁的下流文章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6605.html

前中共警察赵岩、叶宁赤膊上阵 – 國際中功總會
http://aiph.net/lt1/SSBBSRead.asp?id=f1&msg=9595

叶宁.约翰.海明威律师楼(葉寧.約翰.海明威律師樓
http://www.tochinatown.com/post/10426/


共特四人帮首要份子叶宁真是个人权律师???
http://forum.netix.com/messages/1907.html


叶宁这次始终站在盛雪一边,这是他的文章和信件之一:

叶宁律师:费良勇一伙人,请你们听着,听清楚了!
https://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current-affairs/604-2015-10-20-08-36-16


同意叶宁律师的建议——[民阵之友4864] Fwd: 民运黑洞
https://groups.google.com/forum/#!topic/zhengmingpingtai/22J63hhfT4o

2016-4-28日

在 04/28/2016 01:32 PM, ynyale@aol.com 写道:

盛雪的纯白色家庭背景和她反共的坚定性和彻底性未必有着必 然的因果关系,不然我们也成了血统论者了。但在可靠程度的识别上,并非绝对没有正面参考价值。这里本人无意暗示徐水良先 生在文革期间曾经对中共党魁毛泽东所表达过的排斥一切,并且帮凶镇压一切异端的狂热和偏执心态对他日后混淆红白,颠三倒 四的文章理论的影响。对于一个和中共极权政权和政治文化始终如一斗争了大半辈子的老资格白卫军战士。只要看一眼那种组织 有序,大有来头的职业化围剿模式,就可以轻易嗅觉出对盛雪的那种摧毁性恶毒毁誉攻击的背景。这叫阶级斗争直觉。

徐水良写道:

我不想参与具体争论,这里 只简单说几点:

1、靠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单方面说辞,靠面首政治和大量特线颠 倒黑白的说辞,无法改变客观事实,更无法改变在一些地方几乎众所周知的事实。相反,只是暴露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者自己的真面目。闭着眼 睛撒谎,没有用。

因为不想参与具体问题以及对某些具体人物的争论,我就不提这些 现在已经几乎众所周知的事情,现在参与争论的具体人物,以及内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怎样的人等等具体问题了。

2、不久前盛雪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大骂费良勇,以自己的祖上和家族 历史,说费良勇永远比不上她。她捧抬自己母亲和家族,纯粹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个时候,还说盛雪影响是自己的努力,在加拿大主流 社会,把爸爸妈妈吹多高没有用,洋人不认这个。否认盛雪捧抬母亲和家族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实事,这几乎是睁着眼睛说谎话。

3、中共对法轮功的渗透力度,不下于对民运的渗透力度。

4、自从赖昌星事件以后,适当时机揭露盛雪及其对民运的破坏,一 直是一些革命民主派朋友的想法。小平头揭露盛雪问题,很大程度是受有关朋友这个想法的影响。

5、小平头的文章,没有讲假话,他说的基本都是事实,是用事实说 话。中共特线这些年拼命污蔑小平头,反咬一口,无法反驳他说的事实,就毫无根据地反诬他是特务,不过是特线们颠倒黑白的策略而已。在 揭露盛雪和特线问题上,我的原则立场,始终站在小平头一边。并长期观测特线们如何凭空捏造,毫无根据地反诬反咬。小平头的缺点,一是 一开始对民运内部特线问题和内部敌情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表现急躁,轻易出击,打击面大到革命民主派弱小力量没有能力对付的地步, 使得我们难以帮助他,只能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给他一定支援,并且因此不得不推迟对盛雪问题的揭露。二是陷入特线包围攻击以后,对盛雪 搞了一些格调低下的东西,曾经迫使我几次公开批评此种做法。但小平头的立场没有错,他没有像围攻他的特线们那样,靠人多势众,漫天造 谣撒谎,反诬反咬。

徐水良

2016-4-28日

在04/27/201603:58PM,张健写道:

徐水良先生,你如下的这些东西,有几点我认为不妥。
关于盛雪贪污什么赖昌星捐款的事情,
我做为那届民阵监事会主席,我也询问了盛雪和魏京生,盛雪和魏 京生之后见面已经解释清楚。小平头引用所谓魏京生的所谓声明,明显是造谣。我在斯特拉丝堡大会公布调查结果,包括丹麦刘某民阵捐款案 件,没有任何一方有意见。这一件事情你继续引用小平头造谣东西,就是故意。
盛雪谈及他的母亲是在民阵内部群里,母亲重病一些民运同仁去病 床看护,表示慰问,大家嘘寒问暖,本无可厚非,本是人之常理。是一些人把内部群的民阵同仁对话发布外面,和小平头互相呼应。
无非是一些人正在恶意和造谣污蔑盛雪。他们认为盛雪利用病危母 亲拉拢人心,所以似是而非的编纂一些盛雪的母亲丑闻,就是告诉那些帮助盛雪母亲的人不值得。那不是照顾招待民运同仁的母亲,那是奸夫 淫妇。
同时进一步分析,这样奸夫淫妇生的孩子,以及经历所谓性侵害等 等,机会之后一个生活不检点的女人。
盛雪对其父亲的纪念,是单独的活动,不是民运的活动,有人捧场 本是自发。对其父亲评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盛雪最大的影响是他自己的努力,在加拿大的主流社会。把他爸爸 妈妈吹多高没有用,洋人不认这个。
在民运圈子,也是如此,比这出身高的有的是。盛雪在民运圈得到 一些尊重也不是靠这个
但是把他爸爸再攻击一顿,把他妈妈贬损一顿。真实目的,老子英 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一个文革混蛋逻辑。而且,现在无法证实她父母真实情况,就是如那些道德家所言所是如此,从心理学分析盛雪人 生轨迹,然后写一个论文。我可以找出一堆家庭不幸而儿女有德行的,也有一堆家庭有幸而儿女无德行的。
做为民阵之外人,愿意怎样玩都可以,对于民阵内部的如此做,必 然受到纪律警告,如同我们警告另一方也不可以恶意攻击对方家人一样。
我们当然要求民阵领袖生活检点,但是盛雪是布达佩斯会议,在差 额提名选举高票当选,当时包括其他候选人得票很低。我们当然尊重民主结果。
徐先生盛雪生活传闻,众所周知的。而目前我们无法掌握证据,也 不是一个民运组织应该做的。你徐水良一句那是公认的。和文革先贴一个大字报,扣一个大帽子,然后一个个胡喷有什么区别。
我发现任畹町等一些文革背景下,以老民运形象出现的这些人一 样,全身沾满假恶暴打棍子扣帽子的习气。且没有什么实据,就是打棍子扣帽子。如果是恶习是自己问题,他们成为民运领袖或者有些权利, 影响。就会严重破坏中国民主运动。
如果这些人有中共利用,那就更加具有破坏力。
徐水良你说明报报道盛雪匪夷所思,明报主编给撤职了。大纪元, 新唐人,等媒体有报道,你该不会说法轮功是地下力量。我尊重这个团体。当任畹町小平头全世界散步谣言的时候,多数民运的同仁,甚至六 四天安门一代很多人看沉默的时候,新唐人在我生日那天,全世界播放法国著名纪律片导演拍摄关于我取子弹的照片。那是最有德行的一群 人。
台湾的杨宪红先生,在台湾组织支持大陆人权的,反共产同盟,前 些日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求牧师在他引荐下和台湾立法院长会面,一起为台湾祷告。当杨先生是傻子吗。你认为所谓地下力量。
至于香港公开支持盛雪的六哥,也说成是中共特务。有人专门写出 文章,加入揭发盛雪会战。
谁是,地下力量,是我,当这些大小麻雀老贼小贼跳的差不多的时 候,我收网了。
包括这个群,我这个好收到这里的东西几乎全部堪除。
盛雪并非圣贤,她自己要有许多值得反省的地方,甚至仗义直言批 判他的一些人犯的一些就是他们批判盛雪的某些错误。
但是这些错误多数是工作上的,是团队建设上的,改过就可以。
而你们这些人似乎只关心他人下三路。因为你们关系习主席下三路 会在海外也抓进去。然后说你们和共党一样。
徐水良,你在盛雪的问题上,引用小平头和民阵一些人出于糊涂和 极端被人利用的文章,我这是客气说话,给他们面子。
关于许多证明我在这里说过。
你不是无知而是故意。这就是陈卫珍激动的文章,这就是所谓老民 运,这就是后面追捧的,我只有说一个结尾,怎么那么无耻。
你们这群东西为中国自由民主做过什么事情,蹲过监狱做过牢吗。 就是蹲了做了就可以如此造次吗。
我不会下定义什么,只是说人不可以无耻到这地步,还认为这样可 以。我只是对民阵外部人士说的。
对于民阵内部人士,你们知道我是中立看问题,解决问题,如果不 认为你们拙劣的文章已经被共匪利用。今日起,谁继续公开发帖,谁继续恶毒攻击,谁继续和小平头任畹町等人蛇蝎一窝,我立刻组织在全部 网络这些人点名揭露。保证叫你们些人遗臭万年。这也是你们自找的。
此文件群发,记住今天的时日。


2016年4月27日下午7:02,"xushuiliang01"<xushuiliang01@gmail.com写道:

对盛雪问题的一点意见

盛雪大力宣传她的母亲和家 族,把她自己的母亲和家族都变成公众人物,非常离谱,在民运中很少见,完全是中国君主专制社会专制传统,包括光宗耀祖血统论等等那一 套。人们当然有权评论、揭露、批评和反驳。

盛雪的私生活问题也是众所周知,而且她把她的私生活变成面首政 治之类的政治问题、变成公众人物的问题和政治问题。人们当然也有权批评和评论。

她在经济上的问题,包括吞没赖昌星捐给魏京生的五万美元等等, 也是众所周知,人们当然也有权揭露和批评这些问题。

但我以为,盛雪问题的重点,不在这些,不宜把此类问题当作重 点。盛雪问题的重点,在于她的政治问题、她对民运的破坏和对民运形象的损害,包括赖昌星问题等等的一些列问题在内。同时,当然也要揭 露问题的根源,即她的特嫌问题和其他可疑问题。

我觉得,小明兄和其他朋友,应该把重点放到这方面,才能提高自 己的格调和辩论的格调。

对盛雪的批评,是她自找的。只是,我想不到对于某势力,她那么 重要,她背后有那么大的力量来支撑,能够把国内和海外的特线,包括从来没见过他的特线都调动起来,甚至调动台湾(当然还有香港)的地 下势力来帮助她,来颠倒黑白吹捧她,同时不择手段污言秽语造谣污蔑攻击批评者。这也说明某势力确实是没有人才,竟然这样吹捧死保盛雪 这样捧不起来的烂货色。要是这个阵营有人才,对盛雪这样臭名昭著的人物,本来应该避之唯恐不及,而不是死保。不过,这样也好,通过辩 论,可以大量暴露那个阵营的人物和势力,让她们通过颠倒黑白吹捧盛雪来自己抹黑自己。

徐水良

2016-4-27日

在04/26/201601:15PM,民运快讯FDCA-NEWS写道:

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

德国 彭小明

(下略)




张健
2016年5月1日14:12 (34分钟前)
发送至 iamyuanmin、 Xue、 徐文立、 陈卫珍 

发件人:张健 <freechine@gmail.com>
回复: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收件人:iamyuanmin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抄送: Xue Sheng <shengxue@gmail.com>、
徐文立 <xuwenli2016@gmail.com>、
陈卫珍 <weizhen1971@gmail.com>
日期: 2016年5月1日 下午2:12
主题: Re: 我的祖国我建设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邮寄名单: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过滤来自此邮寄名单的邮件
邮送域:googlegroups.com
署域:gmail.com
       
是的,我在查证事实的时候和国内朋友给我的信息有疏漏。所以我深入查证的时候,以及一些认识你的朋友,同志的介绍证明。我当然向你道歉。而而你过去对徐的判断是正确的。 
        
但是纠正你一下,我的观点是我自己和朋友的,不是民阵的。民阵决议有程序的。


杨光: 封杀巴拿马文件令打虎运动道义破产|争鸣

明镜博客
杨光: 封杀巴拿马文件令打虎运动道义破产|争鸣
时间:2016-04-30 22:56

2.jpg
2016年5月号第463期

巴拿马文件中国当事人装聋作哑

四月六日,ICIJ(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公布了首批巴拿马文件,由此开启了国际避税天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泄密事件的序幕。一向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数以万计的离岸公司──即跨国皮包公司或国际空壳公司──的神秘面纱被无情撕开。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巴拿马文件将是比维基解密、斯诺登泄密对国际政经秩序产生更加长远和深刻影响的重大泄密事件,因为它是全套的逃税、洗钱、贪腐百科全书,对于国际公司法、金融法体系的透明化、合理化改革,对于打击跨国金融犯罪的国际合作,既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机遇。

罗斯总统、冰岛总理、英国首相、阿根廷总统、沙特国王、乌克兰总统、巴基斯坦总理等多国领袖不幸中招,与离岸公司扯上了瓜葛。据传媒报道,至少八位中共现任与前任政治局常委以上高官的亲属亦赫然在列: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刘云山的儿媳贾丽青(她也是曾担任过国安部长、公安部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贾春旺的女儿),张高丽的女婿李圣泼,贾庆林的外孙女李紫丹,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女婿刘志源,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毛泽东的外孙女婿陈东升等中共高干家庭成员都曾通过莫萨克‧冯塞卡律师事务所在海外秘密设立离岸公司。
巴拿马文件一经公布,立即在多个欧美国家引发舆论海啸和政坛地震,有人辞职,有人被调查,有人道歉,有人辩解,有人撇清。但是,中国作为这批泄密文件最主要的涉事国家──巴拿马文件涉及中国的人数、离岸公司数居各国之首,约占总数三成──却是一潭死水,风平浪静。除了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罕见作出直接回应之外,只有《环球时报》发表了两篇阴阳怪气的评论文章,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了一句「捕风捉影」,而其他的当事人、媒体、当事人所在的党政机构,以及对当事人负有纪检监察责任的党政组织,均装聋作哑,无动于衷,「我自岿然不动」,就好像巴拿马文件与他们不相干、与中国不搭界一样。
3
3《内幕》杂志封面截图

看起来,中国的涉「岸」权贵似乎都很「自信」,也都很淡定。也许,在他们眼里,连「江山」都是他们的,弄几个钱出去耍耍,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者,「媒体姓党」、「党管舆论」、网络防火墙,这些东西本是为了扞卫他们的特权和利益而设计、而运作,他们做了丑事、坏事,捅了娄子,露了马脚,哪怕连累了「党和政府」,也都应该由党的奴仆来替他们圆谎话,给他们擦屁股、盖遮羞布,帮他们收拾烂摊子,甚至为他们干消声灭迹的黑恶勾当。所以,他们压根儿没有必要把巴拿马文件当回事。

打虎运动丧失道义正当性

然而,事情也并非如此简单。尽管中共网络管理部门开足了马力,严阵以待,严防死守,将网络上的有关巴拿马文件的言论清光删净,宁可错删一千,绝不漏掉一句,包括《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也包括四月十二日晚忽然在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界面网登出的、疑为习近平家人自我辩白的《习总管教好子女和亲戚没? 》的脱嫌文章,也通通被删得一干二净。但是,贴贴删删,口耳相传,几个回合下来,该知道的人,其实也都知道了。

在互联网时代,要封杀一桩举世皆知的热点事件,即使在朝鲜那样封闭的国家,也不太容易做得到了,反倒可能封锁得越严密,人们传得越夸张,信得越「邪乎」 。现在,巴拿马文件在中国的真实反响,大概是这样一种状况:我们知道他们不是东西,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不是东西,但他们假装不知道我们知道他们不是东西,我们也假装他们不知道我们知道他们不是东西。权贵与人民互不信任,且心照不宣,如此而已。

毫不令人意外的是,在围绕巴拿马文件所展开的网民与网信办斗法的过程中,遭到网民更多抨击、挖苦和嘲讽的,并不是贪腐嫌疑至为明显的李鹏之女李小琳,也不是富可敌国的刘云山──贾春旺家族,而是习近平及其姐夫邓家贵。 「姐夫」已成新的网络热词,「他姐夫的」成了新的骂人短语,「只许姐夫离岸,不许百姓入关」则是习近平与民粹的亲密关系发生逆转、与网络民意渐行渐远的直接写照。正如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动用国家机器隐瞒、掩饰窃听比窃听本身更严重,毫无疑问,封杀巴拿马文件比在巴拿马文件榜上有名也更恶劣百倍,所以,巴拿马文件没有扳倒一个中国贪官,却扳倒了习近平执政三年多唯一的政绩,其赖以吸引民粹、发动个人崇拜的唯一本钱。 「离岸门」在中国最大的牺牲品是习近平的个人形象和「打虎」运动的道义正当性。于反腐而言,巴拿马文件是一座宝库,送上门来的贪腐证据不去利用、不去核实,反要遮掩、封杀,这样的选择性反腐何以服众?所谓「凡腐必反」、「除恶务尽」、「上不封顶」、「零容忍」、「没有铁帽子王」又如何自圆其说?

封杀巴拿马文件的政治后果

正如「七不讲」、抓捕维权律师、围攻任志强事件让人们对习近平先集权、后改革的美好期待完全落空,如今,习当局对巴拿马文件的全面封杀也必将使「打虎」运动丧失民意支持。这种习当局难以承受的政治后果,当然不是ICIJ、巴拿马文件,抑或「绝非等闲之辈」(《环球时报》语)者的所谓「反华阴谋」所造成,也不是习姐夫的贪腐、逃税嫌疑所造成,而是习近平、他的执政团队、他的网络管控部门自己所造成,是习当局与网络民意的互不信任以至互相对立所造成。其实,「姐夫」有没有问题、有多大的问题,那并不是大问题,而执意把已经泄密的文件加以封锁,在中国重新变成机密,把中国网民当敌人,当成隐瞒、欺骗、唬弄、恐吓的对象,这才是习近平当局致命的大问题。

本来,在巴拿马文件所披露的九个中共权贵家族之中,习家的问题并不突出,也不算大。诚如那篇《习总管教好子女和亲戚没? 》所言,一则姐夫不同于子女、配偶,属于旁系亲属,姐夫犯法,未必与小舅子有关;二则邓家贵的财富主要是靠习仲勋老先生的人脉,而非靠习近平的权势而取得,未必是非法财产;三则邓的离岸公司并未实际运作,且经习家「家庭会议」决定,已于习近平出任最高职务之前关闭,如今,齐桥桥、邓家贵夫妇早已按习近平的要求出清资产,退出商圈。与邓家贵有过投资合作关系的中国首富王健林说,「习近平主席治国严,治家更严」。这些说辞,并非无理,如果习家人敢于像胡德华那样问心无愧、公开坦诚地面对巴拿马文件,面对公众,并非没有化嫌释疑、撇清自己的机会,可惜,封杀政策把这个机会毁掉了。

李小琳贪腐李鹏脱不了干系

而相比较之下,「六四」屠夫李鹏之女李小琳的贪腐嫌疑则至为明显。此人号称「电力一姐」,长期担任电力系统国企高管,却一再违反中央规定,于任职期间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以香港身份开设了七八家离岸公司,一边享受父荫、出掌公职,一边化公为私、藏富海外,且高调炫富,不以为耻,肆无忌惮,劣迹斑斑。一直以来,李小琳绯闻不断,丑闻不断,举报不断,但没有内地媒体敢公开曝她的料,更没有人敢去查办她。她为什么这么牛?二○一四年ICIJ公布《中国离岸金融解密》,证实李小琳的确拥有秘密离岸公司,同年香港传媒曝光李小琳通过一家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控股一家香港注册的离岸公司,又通过此家香港公司将她掌控下的全资国企上海中电获得的价值百亿的五幅海南土地收入囊中,不明不白变成了私人资产。丑闻曝光,李小琳非但不认账、不道歉,反而倒打一耙,攻击曝料记者以「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除了不得不从此变得低调一些,中纪委也没敢把她李小琳怎么样。这一回,巴拿马文件再次以铁的证据戳穿了李小琳的谎言,其父李鹏只怕也脱不了干系,因为她通过莫萨克‧冯塞卡开设离岸公司转移财产之时,不仅她本人有党政职务在身,她的父亲李鹏也正在总理任上。

辜负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期待

ICIJ负责中国部分的成员说:「我希望这个数据库能够对王岐山和其他反贪官员带来巨大帮助。我们给他们提供了线索。这并不意味如果你的名字在文件中提到了,你就是腐败分子。但它确实意味你开设一家离岸公司是有原因的,而这正是中国反腐部门应该去调查的。比如,李小琳的案例。她是一家国有电力公司的高管,但我们发现她在列支敦士登有一个基金公司。我不清楚她的上级是否了解到这一情况,我也怀疑她为什么要开这么一家公司。巴拿马文件显示,这家公司的利润来自于将重型机械从欧洲出口到中国。问题是,这些收入与她作为一家国有电力公司的高管是否有关系,还是这一收入她并未申报?这些情况我们并不清楚。我认为,她有必要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她是一个国有企业的官员。」和ICIJ的期待一样,好好利用巴拿马文件,而不是封杀巴拿马文件,这也是中国民众对于习近平、王岐山的期待。可惜,中共当局的行为已经辜负了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对他们的期待。

二○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原文链接: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log/blog_contents.aspx?ID=0000803700001326&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twitter

张青(郭飞雄的妻子):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公开信

张青(郭飞雄的妻子):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公开信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我是中国公民郭飞雄(本名杨茂东)的妻子张青。我今天写信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郭飞雄这起严重的人权被侵犯案件。

郭飞雄是法律工作者和作家,是中国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多年来从事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的活动。他参与了多起维权活动,比如,广东太石村维权事件、声援《南方周末》事件等。由此,他成为中国政府的政治迫害对象。郭飞雄自2005年来,被中国政府四次关押,两次被政治迫害判刑共11年。郭飞雄自201388日起第四次被关押,因为他支持《南方周末》员工的抗争事件,呼吁言论自由,呼吁中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此案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延期审理;两年多后,于20151127日宣判。在宣判前十多分钟,法官临时给郭飞雄增加新的指控罪名——“寻衅滋事”,并且不给郭飞雄辩护机会,不给律师辩护机会;法官十多分钟后宣判,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两项莫须有的罪名,判处郭飞雄有期徒刑六年。

郭飞雄现在被关押在广东省阳春监狱。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于2016426日去会见郭飞雄,得知郭飞雄:“近一年来断续便血或稀水样血便,到监狱后,间断咽部和口腔出血,四月七日住进了监狱医院,四月十九日大出血,行走不稳。昨天和狱政科刘干事谈话时几乎站不起来。他在监狱医院和四个人一起关在一个7.5平方米的没有窗户的房间,而且每天有二十三个小时都被关在里面。他要求进行相关身体检查,狱政科刘干事不批准。”

郭飞雄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身体多处出血,有生命危险,却得不到应有的身体检查和治疗,这让我非常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写信给您,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能够为拯救郭飞雄的生命做如下努力:

1.直接跟中国政府就郭飞雄的情况交涉,让他得到及时的诊断治疗,转到广州的大医院做全面的身体检查,并做胃镜、肠镜、喉镜、腰椎MR、肺CT、血液化验检查。
2.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团,调查先后关押郭飞雄的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和广东省阳春监狱是否达到中国政府规定的关押条件,包括人均关押面积、卫生条件,尤其是监狱食品质量安全检测。
3.调查和追究阳春监狱狱政科刘干事及相关人员的渎职罪或虐待被监管人的罪责。
我心情极其悲伤地叙述这些发生在我丈夫郭飞雄身上的事实。进监狱之前,他是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精力旺盛的人,但在监狱里,他遭受过残酷的酷刑迫害和各种虐待,被关押在人均1平方米的、不见阳光的、没有户外活动的看守所达两年半之久。

中国政府不仅用监狱剥夺了他的自由,还直接毁损了他的健康,让他面临生命威胁。他要求检查身体和治疗,但被拒绝。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理事会各位官员,请您们关注并为郭飞雄的健康状况做出努力。您们的关注可以改善他的状况乃至拯救他的生命。

万分感谢!

张青(郭飞雄的妻子)
2016428

来源:2016年4月29日维权网《张青(郭飞雄的妻子):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公开信》链接: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6/04/blog-post_264.html


关于立即对郭飞雄进行诊断治疗的紧急呼吁书联署签名

支持签名!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维权人士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手机+8615312586362

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陳衛(于世文妻子):一名不審不判不放的被羈押者——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的一封公開信 [維權網]

良心之友 > 維權動態 > 28/4/2016       

于世文:一名不審不判不放的被羈押者。王全璋拒不認罪遭當局威脅其父母。關注王默、林斌、郭飛雄、賈靈敏、王復春和衡慶傑等案


陳衛(于世文妻子):一名不審不判不放的被羈押者——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的一封公開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439.html

您好!我是鄭州2014年「2.2公祭」案件當事人于世文的妻子陳衛。
于世文失去自由至今已經703天。他因為對當代歷史問題的一次公開表達而被囚禁。在這裡,我不想糾結於案件實體的是非曲直,這樁所謂的「尋釁滋事」案,管轄權在基層法院,按照正常程序,幾乎沒有可能得到您的垂注。但是,此案審理程序中透出的驚人的荒唐,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應該足以引起您的警覺和檢視。
於世文於2014年5月27日被採取強制措施,2015年2月11日,被起訴至鄭州市管城區人民法院。《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後二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三個月」。照此規定,這個案件或許早該在去年就已審結了。
但您可能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於世文被起訴到法院至今的近15個月時間裡,案件竟然沒有開庭!更何談審結!也就是說,於世文在不審、不判、不放的狀態下度過了1年零3個月的時間!
「不審不判不放」的原因,管城區法院給於世文辯護律師的書面答覆是經最高院批准「延期」,每次延期的時間是三個月。法律依據是《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中「因特殊情況還需要延長的,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規定,但法院拒絕向律師和當事人說明申請延期的理由,也拒絕出示最高院的批准延期文件。2016年3月18日,管城區法院已第三次經最高院批准延期。如果不出意外,到今年5月10日,於世文案可能會迎來最高院的第四次批准延期。
讓人費解的是,於案是單人單案,案情簡單明了,取證方便容易,法院在幾次延長期內也均無新的證據,那最高人民法院到底是依據什麼「特殊情況」,一而再,再而三批准延期的?
就這樣,我的丈夫成了一個無人過問、無人負責的孤獨的囚徒,他的命運就這樣被不可思議地擱置起來。未來、親情、幸福、事業已經與他絕緣,他的人生因此被冷凍起來,被無所謂的「延期」著。
在被關押近兩年,其中已有近15個月「不審不判不問」的時光中,我的丈夫囿於封閉斗室,活動空間僅三十平米,每日蜷縮在數十人狹促而臥的通鋪上,僅有不足一米寬過道可走動。放風場鐵窗外的一寸天空,也是僅僅可以偶爾看上一眼。這樣的生活,精神的無助與折磨可以想見!
而我,每日忍受著無盡的焦灼!於世文有高血壓、腦血管疾病,2012年底曾患過一次嚴重的中風,入獄後不久在獄中又有一次中風,曾在看守所醫院住院四個多月之久;他的母親——我的婆婆,已經86歲高齡,因思兒心切,患心衰、腎衰從去年中秋至今兩次送醫急救!我不由得擔心:她很可能無法活著見到自己的兒子了!
於世文「因特殊情況」而被延期,無人過問無人負責的情形,令我想到卡夫卡的一部名篇《法的門前》。故事如於世文目前的經歷一樣荒誕:一個鄉下人,要跨進法律的大門,但看門人一直給他模棱兩可的答覆,「有可能可以進,但現在不行」。一直到鄉下人死,他也沒能進入法律的大門。
這法律的看門人,成了法律真正的絆腳石。就本案來說,鄭州市管城區法院負責的法官們即是本案久拖不決的絆腳石!他們守衛著法律的大門,卻把這扇門緊緊地關閉著!
像卡夫卡筆下那個可憐的鄉下人一樣,我一直在苦苦思考:他們為什麼要延期?為什麼近15個月不開庭?這個「特殊情況」到底是什麼?
是案件本身複雜嗎?我也參與了,公祭活動的全部時間不超過半個小時!於世文所涉事實發生在2014年的2月2日,在之後的幾天,媒體即有報導,事實全部細節公諸於眾。在他2014年5月26日被抓前,偵查機關已經掌握了全部事實。快兩年了,半個小時的事情還查不清?
是證據不足嗎?那為什麼不撤訴、不放人?是涉嫌罪名有問題?那為什麼不變更?
還有,作為被告人的於世文竟然沒有收到一份最高院批准延期的司法文書,他的辯護律師也無法見到這些文件,難道關乎被告人重大權益的決定是「國家機密」?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隱情?基於此,我完全有理由懷疑最高院延期決定的真偽!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十二條的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於世文在法定無罪的狀態下,已經形成了超期羈押的嚴重後果!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條的規定,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羈押的案件,不能在本法規定的偵查羈押、審查起訴、一審、二審期限內辦結的,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應當予以釋放;需要繼續查證、審理的,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於世文應當依法釋放,或依法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或監視居住。但是,這些法律顯然被鄭州市管城區法院的負責法官無視並違背了!
相反,《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中「因特殊情況還需要延長的,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規定被鄭州市管城區法院的負責法官濫用,成為侵犯人權、超期羈押、以法抗法的依據,他們嚴重破壞了國家的法治建設,嚴重損害著司法機關的公信力。
更為嚴峻的是:鄭州市管城區法院負責法官連續三次(有可能第四次)向最高院申請延期獲批,已儼然使最高院成為他們瀆職濫權、推卸責任、拒絕裁判的背書者!最高院也儼然成為基層法院超期羈押、侵犯人權的幫凶!
這些事實請您明鑑!它嚴重地損害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權威和聲譽,損害了人民群眾對「依法治國」的信心!
在今年三月的兩會上,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報告中,您又重申了「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這一目標。指出要「推進司法責任制改革,提升審判質量效率。針對審判中存在的行政化、層層審批、權責不清等問題,出台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責任制的意見,探索由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組成審判團隊辦理案件,提高辦案效能。」
您同時指出要深化司法公開,推進陽光司法,讓黑箱操作沒有空間,讓正義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
您說出的「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這句話,讓無數國人振聾發聵!中國未來大有希望,法治大有希望,我本人也是懷著對中國法治的夢想,向您寫下這封信。我堅信:正義不容遲到!法治不可褻瀆!
此致
敬禮!
陳衛
2016年4月28日

709被捕律師王全璋不與政府合作、拒不認罪 當局竟威脅其父母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709_28.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因709大抓捕中被捕律師王全璋不與政府合作拒不認罪,當局竟威脅父母。709大抓捕案,政府部門肆無忌憚的執法犯法,為了迫使當事人認罪,當局竟然使用各種株連、威逼家人等令人不齒的手段,本網對此予以揭露和譴責。
據李昱函律師4月28日消息:「剛剛接到王全璋姐姐電話,當地公安一群人帶著錄像機到全璋父母家,跟老人家說王全璋不跟政府合作,問他父母怎麼辦?全璋姐姐聯繫不到辯護人找到我。請趕緊聯繫程海律師和余文生律師!」
隨後余文生律師發出消息:「接到王全璋姐姐王全秀電話,當地警方帶攝像機找到王全璋的父親,讓王全璋的父親勸王全璋認錯。我對王全秀說: 讓當局無條件放人,有事讓當局找王全璋的辯護人余文生。」

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發生在這兩天的事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14254c6.aspx

4月27日下午,接到五蓮縣城北派出所電話,問我丈夫是不是叫王波,我說是,家住在哪里,我就告訴他大致位置,他說要具體的幾單元哪戶,我突然想起來,我說我不能確定你的身份,沒告訴他,他讓我到城北派出所落實他的身份,我吃飽了撐的啊,去落實與我不相干的人的身份。第二天,我丈夫告訴我,他的戶籍地高澤鎮派出所到我婆婆家找我丈夫,這不混蛋嗎?明知我們都在縣城上班,卻騷擾我公公婆婆,他們居心何在 ?說王全璋入了什么法輪功組織,讓我們勸勸他。真是無稽之談,我弟弟什么時候又被加入什么法輪功組織了,啊?!
我父親于27日回老家了,說好28日下午回來的,下午五點多了,照顧我母親的大姐給我打電話說我父親還沒回來,我心里一驚,每次父親回家說什么時候回來就會準時回來的,父親怕耽擱我工作時間,自己騎摩托車回家,我急忙給他打電話,他說快到家了,村支書送他回來的,奇怪,怎么驚動了村支書呢,我也沒多問,就趕回家了。我回家的時候,我父親也剛剛到家,他說日照市和五蓮縣公安局的人找他談話,讓他錄制視頻,勸勸我弟弟,讓他認個錯,好早點回家,我說你不能錄啊,他們騙你,他說已經錄了,我很生氣,但也沒敢過于指責,父母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思兒心切,就這么著被他們騙了。
我到廚房去做飯,聽到客廳有說話的聲音,于是出去了,看到我們村支書和三個陌生人,一女一胖一瘦兩男,女的手里拿著攝像機,我說你們是干什么的,來做啥,村支書介紹說一個是日照市公字局的,一個是五蓮縣公安局的,沒介紹那個女的,那個女的就上陽臺上,左看右看的,好像什么東西丟到我家了。我父親就給他們端茶倒水,善良的父親啊,我無法多說,腦袋也空白了。胖警察說,我們來想錄制一個視頻,讓你們用親情說服王全璋,讓他承認錯誤,爭取寬大處理。我說王全璋犯了什么罪啊?他們說王全璋為練法輪功的人辯護,法輪功在1999年就列入邪教組織了,為法論功練習者辯護就是與共產黨做對。我說他就是個律師,依法打官司養家糊口,沒有于共產黨做對的理由,胖警察說為法輪功辯護不收費,我說那是不可能的,不收費他吃什么,也許那貧苦百姓他會少收,因為他太善良,這只是我的想法。瘦警察說王全璋很不配合,問我對這個問題怎么看,我說我不懂什么法輪功,也不關心這個問題,我只知道我弟弟正直善良,一根筋,他絕對不會反對共產黨,你們割下我的腦袋我也不相信他反對共產黨,他沒罪,你們讓他認什么罪,讓我勸他認罪,我沒得勸。然后我就找了個借口出去給律師打電話,因為拿錯了手機,急忙中找不到余律和程律的電話號碼,找到了李昱函律師的電話,于是給李律師打的電話,突然記得余律的電話在這手機里有,趕緊給余律打電話,余律師告訴我他們立即釋放王全璋,有事找余律師。我又回家了,我說當局我那么善良的律師抓走九個月,把我們的家毀了,胖警察說,當局是共產黨,我這么說也是反黨,我說錯了嗎?他又說我們是受天津公安局委托,也是為了全璋好,他就是為法輪功辯護,也沒做其他的壞事,他是個有思想的人,這個法輪功是邪教,不能為他們辯護。我說那也就是些老百姓。他說你這么認為我也沒辦法,我們只是為全璋好,也想讓他早回來,才來勸說你們的,你不愿錄就算了。那女的說,給你們一次機會,勸勸他,從輕處理,你看你母親身體這樣,你去見了他不也是說這些嗎?我沒打理她。我說讓我想想吧。他們就走了。整個過程這兩個警察表現得很友好,也很無辜。我真恨我自己,余律師說的話我竟然沒說上。

王全璋律師的父母遭威脅 趙威代理律師要求執業權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82326.shtml

博訊記者獲悉,2016年4月28日下午,709被大抓捕的王全璋律師的父母遭到當地警方的威脅,稱王全璋律師不與政府合作。同時,趙威的代理律師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抗議天津警方解除其代理權,要求天津警方保障律師的執業權。
    同為709被大抓捕的王宇律師的代理律師李昱函律師下午發出信息說:「剛剛接到王全璋姐姐電話,當地公安一群人帶著錄像機到全璋父母家,跟老人家說王全章不跟政府合作,問他父母怎麼辦?全璋姐姐聯繫不到辯護人找到我。請趕緊聯繫程海律師和余文生律師!」
    隨後,程海律師說:「我剛和王全章妻說立即起訴騷擾公民,立即起訴並要求國家賠償。拍這錄像是拿去威脅全璋,施壓。」
    余文生律師也說:「接到王全璋姐姐王全秀電話,當地警方帶攝像機找到王全璋的父親,讓王全璋的父親勸王全璋認錯。我對王全秀說: 讓當局無條件放人,有事讓當局找王全璋的辯護人余文生。」
    後來,警察離開王全璋律師的父母家。李昱函律師透露,王全璋律師的姐姐王全秀跑出來聯繫律師,回家後那些狗都滾蛋了。
    同樣是28日下午,709被大抓捕的趙威的代理律師任全牛和王磊兩位律師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抗議。
    任全牛律師發出信息說:「天津市公安局違法剝奪律師辯護權,趙威(考拉)辯護律師任全牛和劉四新的辯護人王磊律師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從下午上班開始至今要求辦案機關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安排律師會見核實辦案單位所說的解除辯護人意思表示的真實性,一直沒有相關人員出來解釋答覆!負責接待的李斌警察違法瀆職讓人傳話說他不在看守所,並叫人傳話拒絕接待律師!任全牛和王磊兩位律師靜坐看守所接待大廳抗議至今!」

覃臣壽律師:王默上訴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38.html

王默上訴案2015年4月25日會見,告知其陳科雲律師已經向廣州中院提交上訴狀,王默說其也通過看守所向廣東省高院郵寄了上訴狀。
案件進展方面,王默表達了其強烈要求二審必須公開開庭的請求,就二審辯護策略和方式進行了溝通。

常伯陽律師:天津會見林斌(望雲和尚)紀實三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90917.shtml

今天八點半剛上班林斌和一張姓警官就等在看守所門口,我們見面後兩人引領我到裡面的一個會客室。剛一落座李彬就拿出警官證讓我看,我說他們不是叫你李主任嗎,這上面為什麼沒有頭銜呀。李彬顧左右而言他,他一邊 看我的律師證一邊問我此行的目的。我說目的你不清楚嗎。他無話可說,提出林斌個人已經請了律師,我說你們能不能換換套路。我拿出林斌個人親筆書寫的委託書,委託書聲明,任何人包括政府機關公務人員和本人親屬均無權代為本人聘請或指定委託人或辯護人。李彬說他要核實是否本人所寫,讓我等,我問等多久,他說不知道,他解釋他要等到九點半辦案人員上班後讓他們核實。我因為上午還要去北京就沒有再等下去。他說核實後回書面告訴我,我說希望不要故伎重演,給依法治國留點面子,他們笑笑,說當差不容易。我要求五一過後給回覆,如不能給個合理德交待,將投訴到公安部。
709大抓捕案通報:律師要求會見當事人 遭主管李斌躲避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709_23.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709大抓捕案中林斌(望雲和尚)、劉四新、趙威(考拉)的代理律師常伯陽、王磊、任全牛要求會見他們的當事人,竟遭當局派來的前台主管李斌的躲避,無法會見。709案至今,無一個當事人能依法會見律師。當局在此案中執法犯法的行徑,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

郭飛雄(楊茂東)家屬希望增加申訴律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69.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郭飛雄(楊茂東)家屬希望增加申訴律師,以應對當下困難的局面。
郭飛雄姐姐介紹說:「目前申訴律師還是張磊和李金星律師,郭對兩個律師高度評價,說兩個律師專業、敬業、無私,郭希望申訴繼續得到張磊律李金星律的仗義支持。張律師李律師代理郭案一年多了,每月會見兩次,不僅沒有要律師費,差旅費都沒有要,郭姐姐不好意思,每人匯一萬元路費也被退回。兩位律師為義付出良多,令人肅然起敬。」
郭姐姐說:「法律沒有規定申訴律師人數,兩位申訴律師經常去陽春監獄太勞累,故希望在廣州能找兩個律師為郭提供幫助,主要是會見,瞭解郭的病情和服刑待遇問題。」
如果你在廣州執業,且願意為義付出,請與劉正清律師聯繫。劉律師電話 13543432448

高智晟律師因聲援郭飛雄再被停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59.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郭飛雄獄中健康堪憂,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立即仗義發聲,而因聲援其好友、人權捍衛者郭飛雄,手機被當局再度強制停機。
據高智晟介紹說:「看到郭飛雄情況後,4月26日,聲援郭飛雄的文章《郭飛雄必須得到應有的治療》發給所有的朋友,但沒有任何人收到。今天(4月28日)企圖通過短信方式發出時連電話也被停。無恥的是,仍通知說欠話費停機,要求盡快交話費。」
笑蜀:向全世界呼籲 郭飛雄的生命在危急中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6/04/blog-post_43.html
必須指出,郭飛雄非等閒之輩,殘酷的肉刑甚至電刑都不曾將他擊垮,其意志力之頑強可想而知。這麼頑強的人絕無可能輕易倒下,包括暈倒。非要等他倒下才送醫,確實可能如楊茂平醫生所稱,一切晚矣。郭飛雄確實等不起,他的生命確實可能進入了倒計時,分分秒秒,對他都是珍貴的。再不站出來向全世界呼籲,我可能要後悔一輩子。
呼籲為什麼要面向全世界?因為,如楊茂平醫生前述,她已經窮盡了一切程序,依然打動不了陽春監獄當局,尤其打動不了獄政科劉幹事,對送醫的請求,他就是不批准。鐵石心腸的他們,成了郭飛雄求生路上的攔路虎,對他們的一切請求歸於無效。但又不可能劫獄。除了向全世界呼籲,還能有別的選擇麼?
郭飛雄是義士,是真正的愛國者,是忠誠的反對派。這點陽春監獄當局是否承認不重要,我堅信歷史自有公論。但今天我不想特別強調這點,我只想提醒陽春監獄當局:你們哪怕視郭飛雄為敵,能向當年撫順戰犯管理所學習,像他們對待日本戰犯那樣,讓郭飛雄享受起碼的人道主義麼?能讓他緊急送醫確診,並得到及時而有效的治療麼?換句話說,你們的心還是肉長的麼?能不草菅人命麼?
但是,對陽春監獄當局的請求固然沒用,我這裡的質疑其實也不會有任何用。唯有最大力度的公眾關注,或許能給他們一點壓力,讓他們不得不回心轉意。那麼就讓我們把千萬雙眼睛投向陽春,投向監獄當局,讓我們緊盯他們在郭飛雄生死關頭的一言一行。如果他們亡羊補牢,確保了郭飛雄送醫救治的權利,那是他們該做的。但如果他們非要冥頑不化,郭飛雄一旦真有閃失,他們一個都不可能指望寬恕。
讓我們更關注,讓我們更大聲,讓他們不斷聽到,勿謂言之不預。我們能做的有限,但在郭飛雄生死關頭,我們必須全力以赴。這一切不只為了搶救郭飛雄,更是為了讓我們自己能夠稍稍心安。

郭飛雄健康狀況引發外界關注 公民圈自發行動表達呼籲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4282016104712.html

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健康狀況堪憂的消息一經曝光立即引發廣泛關注。不少民眾致電監獄表達對郭飛雄的關切,也有人發起聯署,呼籲監獄立即提供及時的救治,追究監獄的違法行為。聯署行動進行不到一天就獲得超過300人簽名。

張青準備為郭飛雄申請保外就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uo-04282016092919.html

被判入獄6年的維權人士郭飛雄,健康每況愈下,已逃亡美國的妻子張青,接受本台訪問時指,準備為丈夫申請保外就醫。另外,各界發起聯署,要求當局給予郭飛雄合理治療及申請保外就醫。截止周四傍晚,參加簽署人數已超過七百人。
身在美國三藩市的郭飛雄妻子張青周四接受本台訪問時認為,過去十多年,郭飛雄大部份時間在監獄中渡過,相信丈夫身患重病,皆因在牢獄中受苦所導致。
她憶指丈夫是一年前開始出現排血的情況,到底這一年郭飛雄吃過甚麼,受過怎樣的虐待,外界根本不得而知。
她指,從家人口中得知郭飛雄健康堪虞,因此已跟律師商討計劃為郭飛雄申請保外就醫。
張青說:我們是會申請,我們是考慮申請這锢保外就醫,但首要是必須要讓郭飛雄做體檢,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居住在湖北省的郭飛雄姐姐楊茂平,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周二(26日)再次到廣東省陽春監獄探望郭飛雄,發現郭飛雄面色較過去更為蒼白晦暗和消瘦,亦始知弟弟身體惡劣,曾在本月7日住進監獄醫院,上周更出現大量排血,走路不穩的情況。
楊茂平以自身二十年副主任醫師的經驗,評估郭飛雄可能患上惡性腸道腫瘤,病情已去到生死攸關的地步。
楊茂平說:他過去一年有稀水樣血便,而本月19日,血便增多更多,咽部和口腔更出血。郭飛雄面色更為蒼白晦暗和消瘦,出現稀水樣血便,除了腸胃炎,就是腸道有腫瘤了。

郭飛雄簡介、現狀,及受迫害經歷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14241c6.aspx

郭飛雄,政治維權者,為推動中國民主,兩度系獄,屢遭酷刑虐待。他目前在陽春監獄服刑,病情惡化,急須救治。
郭飛雄現狀:
1、2016年2月22日,三次坐下站不起來。懷疑腰錐有問題,或有重度貧血。
2、4月26日他姐探視,發現他比上次見面:更消瘦、異常蒼白、面色晦暗。
3、郭飛雄的姐姐和律師均證明,他已便血(或稀水樣便血)約一年。
4、到陽春監獄后,郭飛雄咽部和口腔,間歇性出血(鮮血),4月19日大量出血,站立不穩。與獄中干事談話時,幾乎站不起來。
5、郭飛雄曾要求體檢,獄方拒絕。他姐姐于2月29日、4月26日,兩次要求為郭飛雄體檢,均未得到獄方同意。
郭飛雄部分抗爭經歷、受迫害事實:
一、2006年9月14日,因營救高智晟,被抓捕關押,判刑5年。期間,郭飛雄堅持零口供或絕食,表達抗爭。
遭受如下迫害:
1、在廣州一看,被疲勞審訊13個日夜,不許睡覺。
2、在廣州一看,被戴上腳鐐100多天。
3、在廣州一看,被手腳穿插固定銬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彎曲。
4、在廣州一看,被廣州市公安局警察拔頭發、搔癢侮辱達20多天。
5、在被轉押沈陽后,被辦案人員戴上死刑犯黑頭套,在秘密關押地點暴打。
6、被沈陽警方辦案人帶到秘密關押地點,坐老虎凳4小時。
7、在沈陽秘密關押地點,被反吊雙手懸空,靠雙手肩關節支撐全身的重量。
8、在沈陽秘密關押地點,被辦案警察用高壓電警棍,電擊生殖器。
9、郭飛雄因不堪電擊生殖器的侮辱,憤而沖向玻璃窗自殺,未遂。
10、沈陽警方,把郭飛雄與死刑犯關在一起,絕望的死刑犯,威脅要挖他的眼睛。郭飛雄不得已,奮力砸破窗戶玻璃與之抗爭。
二、因致信人大要求保證中國公民政治權利、八城快閃、南周事件等,2013年8月8日被秘密抓捕,關在天河看守所,后判刑6年。
期間,郭飛雄以絕食、公開虐囚丑聞并控告,起訴看守所及法警等方式,表達抗爭。
受迫害事實(在天河看守所):
1、長期吃不飽,營養不良,不允許買吃的加餐。長年曬不到太陽,環境潮濕擁擠,衛生條件惡劣。洗澡小半桶水,香皂共用。
2、被剝奪律師會見權,約4個月。扣押所有書信、藥品。因雙下肢無力求醫,被看守所拒絕。
3、關在人口超標一倍的囚室,人均占地不到一平米。約兩年半不放風,沒有一分鐘身體活動。
4、被帶黑頭套、上背銬、帶腳鐐。手銬深陷入肉,銬傷手腕。腳鐐過緊傷及血管,致左腳神麻木數月。后來,又被法警踩傷一只腳。
郭飛雄為爭取每個中國人的權利而受難,關注他,即是關注自己。
愛同類,救郭飛雄。

郭飛雄獄中重病:國際特赦為發佈緊急行動聲明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82349.shtml

博訊記者獲悉,著名民主人士郭飛雄在獄中重病卻遭廣東陽春監獄拒絕予以治療之後,各界人士繼續採取行動,《關於立即對郭飛雄進行診斷治療的緊急呼籲書》目前已經獲得164位公民簽名。
郭飛雄家屬希望增加申訴律師。聯繫人:劉正清律師,電話:13543432448。
28日,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發出《緊急行動聲明:中國當局必須立即為良心犯郭飛雄提供適足的醫療護理!》,要求中國當局立即釋放郭飛雄,並讓郭飛雄在關押期間立即獲得全面的醫療檢查及所需的醫療護理。


賈靈敏、劉地偉案今二審維持原判 當局竟未通知律師和家人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161.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河南人權捍衛者、維權教師賈靈敏為民眾義務普法一審竟然遭判入獄4年,同案劉地偉被判1年半,今天(2016年4月28日)上午,鄭州市中級法院對維權人士賈靈敏、劉地偉案進行了二審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今天的宣判法院並沒有通知賈靈敏的律師,更沒有通知賈靈敏的家人。
共當局並長期對外界封鎖與她有關的消息。賈靈敏案的上訴面臨官方的各種刁難,她和律師要求公開進行二審,被以太過敏感為由而拒絕。

法院拒公開審理 賈靈敏劉地偉二審維持原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djudgement-04282016092646.html

為弱勢社群普法及維權,被當局羈押2年的河南老師賈靈敏二審維持原判,鄭州中院拒絕公開開庭,以書面審理。而同案服刑已出獄的劉地偉﹐在宣判前被鞏義縣法院派人破門強行帶走,在二審宣判之後,劉地偉就獲釋。
賈靈敏的丈夫閻崇民向本台表示,鄭州法院周四(28日)上午以短訊方式通知他,妻子二審宣判。但見不到妻子上庭,鄭州中院直接宣布維持原判。
閻崇民說:今天(周四)的情況是二審,他們書面審理,沒有見到人。今天上午我接到一個短訊,鄭州中院給我發了一個短訊,說是賈老師和劉地偉的案件書面審理了,他可以把法律文書寄給我,就說了這些東西。說的是鄭州中院,借的鞏義縣法院的地方還是哪兒。到11點多,他們在鄭州中院的官網上看到了,就說宣判了,還是維持原判。
閻崇民認為,今次法院以書面審理結案,是有關方面擔心公開開庭,會再次導致民眾前往聲援。
閻崇民說:不公開審理有很多原因吧,他一方面就是說他怕這些人去旁聽嘛。賈老師這個案子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構陷,知道吧?我們二審提交了很多證言證詞和視頻,他們都沒有採用。我一看那就是走個過場。他們沒有給辯護人和這些律師當庭質對,當庭辯護這些幾乎都沒有。作為家屬,我感到很失望。關了2年了,判了4年,還有2年。
周四上午,鄭州市中院在官網發布對賈靈敏、劉地偉尋釁滋事案的二審裁定書稱,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稱一審法院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量刑適當。
另有消息稱,周三(27日)晚11點多,案件的另一名當事人劉地偉,被河南鞏義縣法院的人強行抓走,下落不明。
馬連順律師證實了劉地偉被抓的消息,並透露法院派人抓他是讓他出面接受二審宣判,並被錄影和羞辱。法院的人破門而入,並在法院折騰了劉地偉一晚。
馬連順說:劉地偉他主要是要抓他去宣判,要搞一個錄像。昨天晚上把他們家的防盜門都破壞了,在法院搞了一個晚上。放回去了,回家了已經。他判1年半已經到期了,又搞這個。不就是想看劉地偉的洋相嘛,讓劉地偉不好看嘛。
賈靈敏的前代理律師朱孝頂曾透露,律師們早前已遞交申請,並對一審中的錯誤判決進行辯駁,要求鄭州中院二審公開開庭審理,但鄭州中院根本不理睬當事人和律師的訴求。

河南訪民王西林因到中南海上訪遭警察上門抓捕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6/0428/14315.html

今晚,河南省洛寧縣長水鄉訪民王西林家裡來了多名警察要把王西林帶走拘留。
王西林告訴本網誌願者,前天他到中南海上訪在遣返回鄉途中被政府僱傭的黑社會打傷,他到醫院簡單治療後回到家中。今晚8多鐘派出所來人說他違法上訪要把他帶走拘留,現在人還在門口等著。
湖北人權捍衛者宋澤(宋光強)婚禮前遭棗陽市南城派出所以違反監督管理規定為由傳喚帶走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6/04/blog-post_73.html
定於5月2日舉辦婚禮的湖北人權捍衛者宋澤(宋光強)於2016年4月28日晚上22時被棗陽市南城派出所以違反監督管理規定為由傳喚帶走。
據此前湖北人權捍衛者宋澤公開邀請信息顯示,將定於公元2016年5月2日在湖北省棗陽市南城辦事處嚴灣村六組舉辦婚禮。
此次於婚禮前被傳喚帶走,疑為當地對公民權利的打壓行動。

安徽合肥異議人士沈良慶欲赴無錫訪友遭警方控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0428/14316.html

安徽異議人士沈良慶因打算前往江蘇無錫訪友而遭轄區蕪湖派出所傳喚,到晚上仍未獲釋。
4月28號上午,安徽合肥異議人士沈良慶打算前往江蘇無錫探望生病的好友王譯,28號中午沈良慶突然打電話給杜延林,說自己被蕪湖派出所黃所長及四五個手下綁架走了,後沈良慶與外界失去聯繫。外界朋友普遍認為合肥當地警方控制沈良慶是為防止他前往蘇州參與祭奠林昭墓的活動。
本工作室志願者傍晚時分撥打了沈良慶轄區蕪湖派出所電話0551-62872328查詢沈良慶的情況,接電話民警說沈良慶的確關在派出所裡面,但案子不是派出所負責,他們也不瞭解情況,隨後便匆匆掛了電話。

王寧:最高院已經核准王復春和衡慶傑的死刑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82255.shtml

昨天,北京時間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中共天津當局的法院用電話通知王復春與衡慶傑的家屬後天、即本週六4月30日去當地殯儀館領取王復春和衡慶傑的骨灰。該消息是王復春的親屬今天向我證實的。
    該親屬也確認了會有很多王家的親屬以及朋友陪同王復春的妻子前往接回王復春的骨灰。他們將舉辦簡單的儀式,在附近為王復春立墓。而衡慶傑的家屬知道了衡慶傑已經被當局處死的消息後,衡家在村裡搭棚子,正在為衡慶傑大辦喪事。
    2012年5月份,天津市北辰區下辛莊村村長、人大代表、億萬富翁黃雙來帶領打手連續幾夜闖入本村老農民王國廷老人家鬧事,恫嚇王國廷一家停止對黃雙來疑似貪污行為的舉報行動,最終,黃雙來以及他帶來的另外兩個人死在了王家的院子裡。當時年近七十的王國廷、他的老伴和女兒王復玲等11人被捕,參與武力自衛的王國廷的兒子王復春看到黃雙來等3人死在父親王國廷家的院子裡,他就趁夜色逃離了,但是次日王復春到當地警方自首。
    經過一定的法律程序和開庭,2013年9月13日當局突然派人到監獄當面對被告宣佈了中級法院的判決結果:11名被告中3人被判處死刑。王國廷老先生和他的唯一兒子王復春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村民衡慶傑也被處以死刑,剝權終身。王國廷老先生的老伴被判處12徒刑及剝奪政治權利2年;女兒王復玲獲刑7年,因為腦瘤病情加重今天釋放回到了家,屬於保外就醫。據她的親友透露:「(王復玲)人好像不行了。進去之前人還好好的呢。」另外,王國廷的弟弟,即王復春的叔叔,即王國廷的弟弟王國雲被判處了8年的徒刑。
    負責全權代理王國廷一家案子的莫少平主任律師和他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幾年的認真和辛勞的工作,歷經了天津中級法院的開庭和事後的秘密宣判、上訴到天津高級法院到該高院維持中院判決不變,以及向北京的全國最高法院提出天津定罪為「故意殺人」不符合事實和法律的「防衛過當」而不能判處死刑的申訴。據中國法律網站的介紹,一般死刑申訴期為6個月,莫少平大律師提出的申訴經過漫長的2年多,顯然給當局的最終決定提出了難題,直到幾天前王復春與衡慶傑的家屬獲知了最近最高院核准了王復春與衡慶傑的死刑不變的消息。而已經70多歲的王國廷死刑未被核准,需要天津重新庭審量刑。
    王復春親屬今天對記者說:「您放心,王國廷輕不了,我猜至少也是死緩,老爺子就是老死在監獄了。這都是他們(當局和背後中央高層的人)商量好的,要年輕的死,老的不用死刑,在牢裡也活不了幾年了。這樣還會說共產黨什麼好話,真他媽的不要臉!」她還說:「中國的司法腐敗極了!」
    記者在這兩三年對此案的採訪中證實,所有接受採訪的下辛莊村民均說黃雙來與現任天津市長兼中共天津市委代理書記黃興國關係非常的密切,多位村民親眼看到黃興國專程去黃雙來的家 – 四層樓的大莊園裡為黃奔喪。也有時任(現已經被判刑)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的去黃家祭奠。當時天津主政是張高麗(現為中共副皇帝 – 中共中央常委兼常務副總理),黃興國是張高麗專門從南方給調來天津的,被媒體譽為「張黃雙簧」,或「張黃鐵桿」,也就是該二人經濟上和政治上連在一起。雖然習近平沒有看上黃國興,但是在張高麗的極力堅持下,當張進入北京後黃興國一直是張的實質接班人,全國唯一的一個省級「代理市委書記」多年。香港有書籍披露張高麗掌握著習近平曾玩弄女孩以及習家族貪腐的第一手情資,故張高麗和其家人貪腐早就被曝光於天下多年,張還是紋絲不動。天津的大黑蓋子照舊無人敢掀,和周永康控制的四川或者薄熙來的重慶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今天(4月28日),一位王復春的摯友對記者說:「沒有張高麗那種中央的大官,黃興國是沒有能力給最高法院指手畫腳的。北京那邊的事情只有張高麗能辦。」
    記者今天還聯繫了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證實了最高院已經核准了王復春和衡慶傑的死刑。

上海5‧15群體冤案受害人之一王永鳳被搆陷「尋釁滋事罪」刑滿出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5-15-2016-4-28-2016-4-22-5-15-7-30-8-7.html

2016年4月28日,本網獲悉:2016年4月22日,上海5‧15群體冤案受害人之一王永鳳被搆陷「尋釁滋事罪」獲刑7個月期滿釋放,30多名上海維權公民當天上午8時許到上海市普陀區看守所迎接王永鳳赴空。王永鳳的丈夫7時許趕到普陀區看守所接王永鳳,發現妻子已被警察從普陀區看守所強制送走。
30多名維權公民和王永鳳的丈夫一起等到10時,王永鳳坐公交車返回普陀區看守所門口,一起合影留念。據王永鳳的丈夫說:「在王永鳳這次被抓之前被警察告知『上面有領導指定,只要王永鳳不去北京上訪就沒有事情,如果繼續到北京上訪就要坐牢』」。
2015年9月23日,王永鳳在北京國家信訪局被保安扣押後,北京警察說:上海警方通知北京警方,說王永鳳是逃犯。當天王永鳳被北京警察扣押。2015年10月2日,王永鳳被帶到上海真廣路派出所(王永鳳戶籍地是長壽路派出所),警察說:「與我們無關,仍是去年長寧區5.15案子。」就把王永鳳送進普陀區看守所刑事拘留;2015年10月30,王永鳳日被上海市長寧區檢察院逮捕。2016年3月25日被上海市普陀區法庭當庭宣判有期徒刑7個月,2016年4月22日期滿釋放。中午,30多名維權公民設宴為王永鳳接風,王永鳳舉杯感謝維權朋友們的熱情款待,表示一定繼續抗爭,不屈不饒,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王永鳳的「同案犯」石萍、虞春香、鄭培培、徐佩玲、顏蘭英、尹慧敏、吳玉芬、嚴燕文、謝金華、金妹珍都沒有犯罪事實(經過地鐵進站口只有47秒),也沒有犯罪結果,僅僅是履行公民權利在2014年亞信峰會期間拉了「請求習近平關注人權」的橫幅而已,卻遭到任意羈押7個半月後被判有期徒刑8個月,其中嚴燕文被判管制5個月。

江西樂平「搶劫、強姦、殺人」案 15年後終獲再審 冤案昭雪在即 推動者卻被入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15.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重大冤案江西樂平「搶劫、強姦、殺人」案 15年後,經過李和平、張維玉眾多律師不懈的艱難努力,加之吳淦(屠夫)等公民的支持聲援,今日終獲再審。
律師們將這起案件的疑點概括為「八無」:無作案時間;無指紋鑑定;無犯罪工具;無埋屍現場;無分屍現場及痕跡;四人無身濺血跡之陳述;無贓物去向;無共同故意,有的被告人間毫無交往。再加上出現了「一案兩凶」,不斷呼籲立即啟動複查。現在終於實現。
但是去年推動這個案件再審的李和平律師和吳淦卻都進去坐牢了,罪名是顛覆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個冤案的昭雪,卻又衍生出新的冤案。這讓我們看到,這個冤案遍地的國家,這些為正義而奮鬥的律師和人權捍衛者們是承受著怎樣的犧牲去尋求公正的。
附:財新網:江西樂平「搶劫、強姦、殺人」案 15年後終獲再審

群體維權

湘、陝兩爛尾樓業主維權遭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lord-04282016084214.html

湖南省永州市及陝西省西安市兩個爛尾樓盤,受影響業主周三(27日)同日上訪抗議,永州市的業主遭近百名警察驅趕,9人被抓走。業主指責政府未有負起招商引資的監督責任。
永州市祁陽縣新樓盤“天宇第一城”準業主麥先生周四對本台表示,該樓盤原定去年初交樓,但他們發現樓盤在2012前開售後,施工約半年就一直處於停工狀態。業主和政府及與開發商交涉都沒有結果。
過百業主周三(27日)到縣政府請願時,當局出動近百警察驅趕,期間9人被抓走,現時仍被關押。

四川512災後重建衍貪腐成報導禁區 日媒採訪災民受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xl2-04282016104607.html

日前,日本《朝日新聞》兩名記者在採訪四川5•12災後重建涉及徵地拆遷及貪污腐敗等問題時,遭到當地政府官員的跟蹤和阻攔。這已是近三個月來,第三次有外媒在當地採訪受阻。中國民間「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負責人黃琦表示,5•12震後的諸多貪污腐敗問題已經成為當局採訪禁區,並通過本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
四川汶川512大地震距今已8年。8年來,中國當局嚴禁外媒採訪相關事宜,並重判多名要求公佈真相的維權人士。
4月27日,日本兩名記者在都江堰採訪5.12災民吳先瓊有關災後重建中出現徵地拆遷和貪污腐敗問題時,遭到當局跟蹤及阻止。瞭解情況的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負責人黃琦接受本台採訪時稱:「4月27號的時候,當時日本《朝日新聞》記者就電話通知我說他們要希望能夠採訪一下5.12災民。他們同時也向我提起了上一次《讀賣新聞》記者來中國大陸採訪都江堰和綿羊5.12災民的時候,遭到當局攔截,希望這次採訪能夠成行。為了減少官方攔截的可能性,我把5.12災民吳先傑和吳先瓊的電話給了日本記者。日本記者隨即直接跟他們聯繫,過了50分鐘左右,日本記者就從成都趕到都江堰。但採訪只進行了幾分鐘時間,當局就出動兩輛警車,三台政府車,共計20多人前往現場阻止日本記者進行採訪。」
兩名記者其後被都江堰白沙村村長和8個隨從帶走。據天網人發佈的圖片和消息說,在場的政府官員還要求記者們刪除在吳先瓊家中拍攝的照片。
此外,就在兩天前,兩名香港記者赴成都採訪四川5.12系列問題時被當地警方帶走,直到次日凌晨2點才獲釋。而在今年2月18日,黃琦與天網義工楊秀瓊等帶領三名日本記者採訪「5.12」地震重建工程醜聞時,被治保大隊人員以「非法聚會」為由干預,雙方爆發衝突,隨後遭當地警方拘押。目前,綿陽5.12災民楊秀瓊已被抓捕。
黃琦告訴本台,5.12事件以及其後產生的諸多貪污腐敗問題已經成為採訪禁區,希望通過本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事件:
「如果觸及到在後重建的話就會觸及到一系列的貪腐集團及不少官員。5.12 發生以後,最先大家只關注的死難學生家長,後來全場都出現了大量的打著5.12重建旗號的徵地,都是低價強徵農民的土地,不少地方的農民都在群起反抗。同時還出現了一系列挪佔5.12救災款及打著5.12旗號的各種貪污腐敗行為。因此當局現在把5.12問題幾乎是完全列為禁區了,再加上六四天網在5.12發生前後接觸了大約上萬名5.12災民和死難學生家長,四川當局現在是把我們天網作為重中之重的監控對象。很多媒體和我們聯繫採訪以後都會受到跟蹤騷擾,還出現記者被傳喚帶走的情況。希望通過貴台能夠呼籲國際社會更多媒體,關注四川5.12災後重建的諸多問題以及受害者遭遇。」

4•28越戰紀念日來臨老兵現上訪潮 今又大批人員請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6/0428/14314.html

今天是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是老山作戰三十二週年的紀念日。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國和越南曾在中國雲南省麻栗坡縣老山有過一次激烈的戰爭,雙方發生死傷,而中越在老山前後進行了長達十年的爭奪戰。
每年4‧28,都成了全國越戰老兵紀念老山戰役並表達訴求的時機。昨天,本工作室報導了數百名傷殘退伍軍人在軍委信訪室上訪的消息(全國數百傷殘退伍軍人上訪軍委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6/0427/14310.html )。
據來自陝西在現場的一位老兵告訴本工作室,今天上午軍委信訪接待處內又湧進了二、三千退伍老兵,他們中主是是參加了對越戰爭的老兵,還有少部分參加了核實驗遭核福射的老兵。老兵主要反映各種退伍後的待遇問題。到中午,當局已要求老兵們前往久敬莊,而老兵們不願意去,因為到那裡後就會被截走。
另外,今天湖北省武漢市企業軍轉幹部也到武漢市信訪局進行了上訪。

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 千人維穩抓10餘人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678-page-1.htm

今天上午,河北唐山何亞珍【公民記者何亞珍臥底馬家樓 曝光94人非訪】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唐山抓走10餘人。
今天上午9點,會期171天的2016年唐山市世界園藝博覽會舉行開幕式,京津地區警察均已到位協助安保工作。上午8點30分,上千各地接訪人員聚集唐山市世園會廣場,一幫特警強制把我和疑似訪民10餘人強制裝上警車,拉到分流中心登記。古冶區南范各莊郭麗英去會場找領導也被抓走。

深圳雅駿眼鏡廠數千工人連日罷工 政府維權遭警方驅散多人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4282016104747.html

深圳港資企業「雅駿眼鏡廠」工人因不滿廠方搬遷補償不公,一連兩天舉行罷工。4月28日,數千名工人前往龍崗區政府要求政府協助維權,但遭到警方暴力驅散,多名工人被抓。有工人向本台表示,罷工行動會持續到底。
港資企業深圳雅駿眼鏡製造公司近期決定搬遷,數千名工人因不滿廠方提供的搬遷補償方案以及未繳納社保、公積金等,自4月27日起罷工維權。4月28日,數千名工人先後前往龍崗區人力資源局及區政府,希望政府協助維權。不過,政府官員並未出面解決問題,反而派警察將工人驅散,數人被抓。

冤警察維權代表在京維權 並同時聲援郭飛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872.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2016年4月26-28日,全國公檢法司維權幹警代表向北京市公安局遞交《遊行集合申請書》,申請在北京市天壇公園處舉行集會、遊行活動,並要求與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和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對話,希望通過對話,使掌管國家法律的最高層真實瞭解司法腐敗現狀,查找根源,制定正確決策,加快司法改革進程,把訪民從災難深重的司法侵害中解救出來。
聯名簽署者有以下59名人員,同時聲明願意聯署簽名聲援關注「郭飛雄事件」,使其得到應有的人道主義和有效醫治!

羅茜因代理朱承志狀告赤壁市公安局案遭湖南警方傳喚 警告不許代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51.html

本網獲悉:2016年4月28日,據湖南人權律師羅茜(電話:18873973805)說:湖南邵陽市新寧縣國保昨日把他傳喚到公安局,警告他說,根據公安部和湖南省政法委的指示,他不能代理朱承志狀告赤壁市公安局案,否則將對他採取強制措施包括限制人身自由。
羅律師說,他當時感到極為震驚。他反駁說他作為一個人權律師,出庭為當事人維護合法權益,是把社會矛盾導入法庭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這是一種極為理性的維權模式,當局應當鼓勵和推崇而不應打擊,難道中國政府是不是更喜歡百姓拿著刀槍走上街頭來解決社會矛盾的模式?但是,警方堅持說他就是不能去,就是去了也要把他抓回來,況且湖北警方已經作為準備的,像他這類人物去一個抓一個,沒有半點迴旋的餘地。
最後,羅律師說,他感到非常悲哀,這件事說明了中國的法治環境依舊相當糟糕,一個不要法律的政府是令人恐懼的,什麼民主、法治、強大的中國夢全是騙人的。

朱承志遭警察綁架而致江蘇省公安廳的控告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974.html

控告書
本人朱承志,1950年10月18日出生,漢族,男,身份證號430503195010180033
本人2016年4月27日前往蘇州林昭墓悼念烈士,到蘇州後遭遇兩次綁架,經過如下:
一、在林昭墓的山下被十來個人綁架到蘇州公安局吳中分局藏書派出所。
4月27日幾點,我趕到林昭墓的山下被十來個人用暴力手段塞進警車,十餘人中有五人穿警服,其餘都穿便衣。綁架過程中我向他們詢問為什麼抓我,有沒有傳喚證等法律手續,但他們毫不理睬,直接對我動手,把我塞進警車帶到藏書派出所。到達派出所後仍舊沒有不講理由、沒有法律手續,我絕食抗議。期間派出所無故扣押了我的手機、ipad、照相機,任意搜查我的行李,還盜竊了我三件印著林昭頭像的文化衫。24小時後藏書派出所還是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強行把我送到地鐵汾湖路站。從林昭墓山下到派出所再到地鐵站,沒有任何人向我出示過任何執法文書,綁架、監禁、搜查、扣押都是直接使用暴力。
二、在地鐵站旁我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的二次綁架。
4月28日14點,藏書派出所強行把我送到地鐵站附近,我在麵館準備吃麵,突然衝進來三個壯漢,強搶我的手機、ipad,用暴力扭住我往外推,我大聲呼救,但此三人仍舊毫無顧忌的把我塞進一輛汽車,一直從江蘇把我綁到浙江,在一個不明地點的小山村把我放下,隨後三個壯漢開車逃跑。我電話卡、SD卡全被他們丟了。當地老百姓打110報警我才跟著巡邏車到了一個鎮上。
以上經過本人保證全部講的是事實,現依法向江蘇省公安廳提出控告,請你們依法履行職責,保護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財產權利:
1、追究藏書派出所任意綁架、監禁、搜查、盜竊的責任;
2、追究三名不明身份的人綁架、盜竊的責任。
此致
江蘇省公安廳
控告人:朱承志
2016年4月29日

山西討薪女工周秀雲遭惡警致死案久審不決 又遭延期3個月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6/04/3_28.html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本網獲悉:震驚社會各界的山西太原討薪女工周秀雲被惡警王文軍擰斷脖子死亡案,已經開庭近一年,卻久審不決,審判又遭延期3個月。
據周秀雲家屬介紹:目前他們在太原苦等判決結果。卻又被告知延期三個月,三個月後是否繼續延期仍不得而知。他們想拖得人麻木了,但家屬依舊堅強!現周秀雲兒子王奎林,王奎林叔叔欲在太原尋找工地木工活,求朋友們介紹!

對攝錄機說話 – 曾金燕免於崩潰      [法廣]     http://rfi.my/1T6nJqq

「做女人難,做領導社運和改變政治的女人更難。」2007年當選美國《時代》雜誌全球100位最有影響力人物的中國社運人士曾金燕,在回憶當年藉對着攝錄機逆話兩星期才讓自已免於精神崩潰之後有這樣的感慨。

曾金燕撰文《社運女子的痛與美》對機器說話免崩潰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82143.shtml

《曾金燕:社運女子的痛與美》
回頭再看,恐怕舞台上的自己比現實中的自己更加「真實」吧!這過程本身就自相矛盾,難怪不少參演者上台前猶豫徘徊憂慮。而她一語點破這舞台「真我」奧妙。每一女士上台,幾乎都有不同的片刻,讓我共鳴、讚歎、不安、尷尬、或瞬間的脆弱,與愛慕。內心「不切實際」成全更加優秀自我的慾望,在殘酷社會現實面前,誰人沒有經歷過一種自卑?「我都幾中意掌聲」,不僅是年輕女子要求親密關係裡對獨立個體觀念、價值、平等的承認(recognition),還是其追求社會公義過程中再現(representation)的政治。她對貓說出了對男朋友不方便說的話,十分動人。包圍我們的環境,哪怕最親密的人,也並不總是能夠隨時體察到你的痛並給予支持。甚至最親近的環境,因為你在乎,給予你最直接、最刺人的威脅。
我想起自己難以承受壓力和傷痛的一段日子裡,只有待夜深人靜時,打開攝影機,將顯示屏反轉對準自己,自己和照相機裡的自己說話。大概說了兩個星期,才獲得內心的平靜,從被密集的政治攻擊和人身威脅帶來的精神崩潰邊緣走回來。一隻永遠不會洩露秘密、溫柔體貼可人的貓咪在聽你最私人的話語,想必那溫暖的力量從貓咪柔軟的皮毛源源不斷地抵達她的肌膚、心靈。政治挫折也是一種力量,塑造行動者的反擊,使她全力地展示自己參與政治的能力,強化其政治化的自我,令其信念彌堅。而異域是一種「他者」,提供一面反視自身的鏡子。

貴州省公安廳指黃椿教授反共搞詐騙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2677-page-1.htm

2016年4月初,楊秀瓊(左一)、黃椿(左二)等抵達成都
今天夜間,貴州民族大學黃椿【貴州黃椿教授發文六四天網遭罰款行政復議書】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貴州省公安廳說我反共搞詐騙。
今晚20點05分,畢節納雍縣王家寨訪民李龍全告訴我,26日下午3點鐘,納雍縣王家寨政府政法委書記張平把李龍全和艾方軍兩人叫到政府去。一名自稱是貴州省公安廳的嚴健全和貴陽市公安局的一個白髮人追問他們:拿了多少錢給黃椿?黃椿在搞網絡詐騙,她辦不到事,你們不要找她,不要接她的電話,我們正在辦她的案,她反共產黨,我們很快就要抓她。
李龍全說:「我們的錢都被政府搶光了,哪裡還有錢給她?我們給誰通電話是我們的自由。你們不要冒充,明天我們去省公安廳問,如果沒有你們這兩人,我們就要告你們詐騙。」
黃椿稱:2016年2月21日,我在北京西單郵政局通過郵政快遞寄給公安部一份《查處違法申請書》,申請查處貴州省公安廳對燒死黃明案【視頻:貴州強拆死1人 警方稱自焚 家屬指燒死】不作為,不回覆黃椿的行政復議申請,現在公安部應該回到了省公安廳了,當局要收拾我了。

國家信訪局3000訪民 又擠傷1人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id-22675-page-1.htm

今天下午,重慶張瓊秀【新疆張瓊秀丈夫不明死亡 上訪18年】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國家信訪局聚3000訪民和500截訪員,保安清理環境。
今天上午10時左右,我和成都袁英前往國家信訪局,現場有3000多訪民,和500多名接訪人員,因為昨天信訪局門口死了一個訪民【國家信訪局擁擠4000訪民 1人死亡】,所以今天䄮序比以往要好點。上午10時30分左右,信訪局派出7、8名保安人員把上訪民被子和生活用品丟在環保車上拉走了。
國家信訪局應該清楚,這點東西就是一些長期滯留北京的訪民全部家當,他們帶著2床被子,走到哪家就在哪。

在京訪民舉牌關注郭飛雄生命安危 關注訪民人權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281956.shtml

全國各地公民在京聯名公開舉牌要求廣東政府關注郭飛雄的生命危險。
    聯名聲援名單:廣東莞冉崇碧,成都何艾芩,成都文仁貴,成都何素清,四川周宏興,河北羅新照,成都何雲華,李家坤等。

牧師妻抗拆枉死 調查證實屬教會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urch-04282016075054.html

河南新蔡縣一農村教堂半個月前被強佔土地,牧師妻子抗拆遭活埋死亡,當地政府調查結果顯示,教堂土地屬於教會,不可強拆。此外,家屬至今未安葬遺體,要求警方從嚴懲疑犯及賠償損失。
駐馬店巿新蔡縣關津鄉北頭基督教堂負責人李建功牧師週四(28日)表示,事發後,政府部門作出調查,其後官員告訴他們,土地為教會宅基地,不可強拆,但仍未下達文件給教會。此外,警方已刑拘兩名疑犯,但未有具體懲處,他認識其中一名疑犯,他是當地村民,另一人則不認識。
李建功說:(警方)他抓了兩個犯罪嫌疑人,我們的意思是要給我們一個從快從嚴從重的處罰,因為它的性質太惡劣,這個手段太殘忍,影響非常大,現在警方給我們說,他們是按照法律程序去走。
他又指,妻子遺體至今未下葬,擺放在事發地點附近,家人要討回公道,希望當局儘快從嚴懲治疑犯並賠償損失,警方說要按照法律程序處理。現時家人已委託北京律師李敦勇協助,昨天他曾來到這裡了解,暫時未有行動。家人亦希望獲得賠償,但政府人員未有具體談及此事。李建功指,失去妻子造成家庭很大損失,所以要追究責任。目前教會如常舉行聚會,未有受到干預。

河南新蔡牧師妻子丁翠梅被殺一案最新情況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6/04/blog-post_98.html

本網報導的河南省駐馬店市新蔡縣關津街北頭基督教堂負責人李建功和妻子丁翠梅,因阻止教堂被強佔,4月14日,夫婦倆遭當地流氓地痞以運土車推入土坑,活活被土掩埋,其中丁翠梅身亡,李建功從坑內逃出,保住生命。這件令人髮指的惡性刑事案件被曝光近兩週來,引發了海內外輿論的廣泛關注。
但到現在為止,被殺害的丁翠梅姊妹的遺體尚未火化,因為正義遲遲沒有到來。出事以後,據當地公安機關稱刑事拘留了兩名直接的肇事者,但相關的其他責任人至今未受到實質性的追究。李建功牧師及其家人,在事發現場搭起了簡易靈堂,租用了一具冰棺以安放丁翠梅的遺體。死者家屬已委託來自北京的基督徒維權律師李敦勇,準備對當地有關政府及責任人提起刑事和民事訴訟。
由於國際輿論的強大壓力,當地政府於本月25日出具正式公文稱該塊土地屬於教會使用土地,任何其他個人或單位無權佔用。
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對發生在河南新蔡縣這起因為基督徒維護教堂用地而慘遭暴徒殺害的殘暴事件,表示強烈的憤怒和嚴正的抗議。傅希秋牧師敦促中共河南省政府及所有相關部門,徹底調查這一惡性案件的真相,依法嚴厲處置所有的肇事者和相關責任人,還被害人一個公道。並切實保障死者家屬和教會的合法利益不受侵犯。對華援助協會將繼續關注這一案件的進展情況。

美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籲中國停止宗教迫害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religion-20160428/3306500.html

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主席和聯合主席就習近平近期關於宗教問題的講話發布聲明,呼籲中國停止拆毀宗教建築和非法居留宗教領袖以及為其代理的律師。
上週末,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全國宗教會議上表示,要“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要求共產黨員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CECC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參議員和聯合主席馬爾科·盧比奧(Marco Rubio)參議員4月28日針對習在會上講話發表聲明。

BBC中文部再遭削減向環時求助惹爭議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bbc-20160428/3306707.html

《環球時報》根據BBC中文部內部人員爆料,刊登了一條關於英國廣播公司BBC決定中文部裁員並削減在倫敦總部運作規模的消息。

討論:BBC中文搬香港「棋高一著還是餿主意」?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4/160428_bbc_chinese_raido_4_debate

BBC廣播電台第4台的《媒體大觀》專題節目(The Media Show)周三(27日)就BBC國際台提出將BBC中文製作主體搬遷香港的決定,主播Steve Hewlett邀請了BBC國際台外語部主管Liliane Landor和BBC中文記者、英國媒體工會NUJ代表Howard Zhang 各陳己見。以下是討論文字記錄:
主持人:BBC中文部傳統上設在倫敦,雖然離目標受眾很遠,但你可以爭辯說至少編輯方針不會受到中國政府干涉威脅。現在,BBC高層計劃將其製作主體搬遷到香港,以便更好與目標受眾鏈接,至少可以把二者合到一個時區裏,也可以在這個過程中節省30萬英鎊。許多新聞記者感到不滿,為他們的同事搬遷香港的安全擔憂。以中國政府在媒體自由上的紀錄,BBC中文的編輯方針的獨立性本身也值得擔憂。我邀請了BBC中文部記者、全國記者工會代表Howard Zhang和BBC國際台外語部主管Liliane Landor。Liliane,我首先要提出的問題是,鑒於諸多困難的因素,將BBC中文部遷到香港的根本理由是什麼?
Liliane Landor:根本的理由是BBC中文部不能提供受眾所需要的服務。我們目前鏈接中國受眾的能力很低,當然這不是我們記者的過錯,他們在中國被封堵了。我們的行業競爭者表現得更好,《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CNN等機構都已經在香港設立了全面的製作基地。這是它們領先BBC的主要原因之一。BBC與其目標受眾有7個小時的時差,當我們倫敦的記者到辦公室時,中國的工作日已經過半了。

中國加強管制在線內容 網盤大面積停止服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xl3-04282016104631.html

中國當局持續加強對網絡在線內容的管控。繼蘋果在中國的在線書籍和電影服務被關閉、阿里巴巴集團與迪士尼公司合作的機頂盒被叫停之後,新浪、UC、115網盤也紛紛宣佈,將停止提供存儲服務。
新浪微盤4月28日宣佈將在6月30日前,停止對免費用戶提供存儲服務,並暫停微盤文件的搜索和分享功能。這是兩個月內第三家暫停部分功能的網盤。此前,老牌網盤產品115網盤、阿里巴巴旗下的UC網盤,都相繼暫停部分功能。
新浪公司官方未有透露具體原因,但在公告中,新浪稱此舉是「為配合國家有關部門積極開展網盤上涉黃、涉盜版內容的清查工作,對不良訊息進行集中清理」。
早在去年,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組織約談了360雲盤、樂視雲、酷盤、華為網盤、115網盤、UC網盤、迅雷快盤等一大批網盤企業,並且對所謂違規「情節嚴重」的迅雷快盤等網盤企業進行了行政處罰。有分析認為,官方此舉實際上是輿論封鎖的又一舉措。"   互聯網控制

梁天琦慨歎港人出境也遭中國打壓(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india-interviews-04282016091647.html

幾名支持本土思潮的香港年青人獲邀到印度參加跨族群會議,最後只有香港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成功抵達印度。梁天琦表示,香港的處境與新疆有相似之處,港人連出外的機會都被國家剝奪。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亦是唯一抵達達蘭薩拉的維族代表,他指,一旦各國聽信中國外交部的謊言,將養虎為患。

印度撤銷中國異議人士呂京花赴印簽證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4/160428_india_tibet_china_dissident

曾經參加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的民主活動人士呂京花星期四(4月28日)在美國紐約發表談話說,印度有關當局撤銷了她的訪問簽證,使她無法前往印度會見達賴喇嘛。

新疆宣佈停用「便民卡」 伊力哈木妻子將申請護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3-04282016104517.html

新疆自治區政府日前高調宣佈,自5月1日起新疆將不再使用「流動人口便民聯繫卡」。當局稱,「此舉是新疆民族團結進步年27項重大舉措之一」,並將為區內居民免費換發護照和二代身份證。獄中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的妻子向本台表示,她考慮會在今年7月前往新疆申請護照。

七名前中國政治犯關于吳弘達之死的聲明        [參與]      http://www.canyu.org/n114240c6.aspx

據報道,吳弘達先生2016年4月26日在洪都拉斯與友人度假時突然去世。我們在此向他的家人表達誠摯的問候。但是在世界媒體潮水般發布充滿贊譽的訃告之際,我們感到我們需要講出應該講的話,以便媒體和有關各方在評價吳弘達先生生平的同時,注意我們在最近幾個月做的一項調查以及調查結果。
我們先從雅虎人權基金談起。雅虎是最早在中國提供電子郵件服務的西方公司,在2000年至2004年師濤案前,中國異見人士出于信息安全考慮,多半選擇使用雅虎電子郵箱,因為他們相信美國公司不受中國政府控制、美國公司具有道德底線,不會泄露他們的隱私。但是雅虎恰恰做了中國異見人士認為它不會做的事情,即向中國政府提供異見人士的個人信息和電子郵件內容,導致這些人被判刑。2007年4月,在吳弘達先生的介入和幫助下,兩名正在服刑的中國政治犯師濤和王小寧的家人控告雅虎公司,當年11月雅虎與他們達成和解,向每人提供三百二十萬美元的賠償,并設立金額大約為一千七百萬美元的雅虎人權基金,專門用于“向因為在網絡上表達言論而入獄被囚的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救助。” 這筆龐大的雅虎人權基金交給吳弘達先生創立的勞改基金會以及2009年創立的勞改人權組織管理和發放,后者的使命是對雅虎人權基金的使用進行監督。在勞改基金會2008年初發布的一份公告(這份公告的原出處似乎已被勞改基金會網站刪除)中,資金的受惠人定義為“中國網絡審查制度的受難者及其他政治犯。”
我們七人都是2000年至2004年期間的雅虎電子郵箱用戶,其中六人的判決書直接引用電子郵件作為“犯罪”證據。我們七人共服刑38年,并且都在監獄中遭受了程度不等的酷刑。
我們當中有些人曾經是吳弘達的朋友,四個人曾經從雅虎人權基金受益。由于我們四人在受到雅虎人權基金援助的過程中分別經歷了嚴重的不規則現象,加以我們所了解的受益者人數甚少,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感到這個基金的管理一定存在著問題。
去年11月開始,我們對雅虎人權基金的使用展開了調查。我們的調查主要基于勞改基金會以及勞改人權組織這兩個非營利機構的稅務表,以及對相關人士(受益者、其他知情人士)的訪談。我們發現:
1.至2015年底,勞改基金會和勞改人權組織的賬面可支配流動資產總額已經不足3百萬美元(我們還沒有看到勞改基金會與勞改人權組織2015年的稅表,所以暫時沒有精確數字),雅虎人權基金已經不復存在。
2.在已經花去的大約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萬美元(包括雅虎基金投資賬戶的利息、紅利收入)中,只有大約70萬左右用于雅虎人權基金本來的目的,即向中國異見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援助,不足目前全部使用資金的5%。其中多數資金在2008年至2010年間發放,從2013年至今,人道救助的發放比例僅僅占勞改基金會的年支出的不到百分之二。
3.在發放的大約70萬左右的援助中存在著普遍的不規則現象,以至于不打開勞改基金會的記錄逐項查證,我們都無法相信這70萬左右悉數送到了政治犯那里:
-在一些例子中讓申請者填寫空白申請表;
-在另一些例子中既不要求受益人填寫申請,也不要求他們在收到匯款后提供收據;
-發放少于審批通過的數額;
-故意為申請制造困難,如勞改基金會的人道援助通告以及申請表甚至不提供中文版本;
-許多完全符合條件、急需人道救助的申請者遭到拒絕,更多人在提交申請后壓根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更多的例子我們在此不一一列舉。
2011年1月,王小寧妻子俞陵控告吳弘達侵占對王小寧的賠款。根據公開可查看的訴狀,吳弘達用雅虎給王小寧的賠款中的一百萬美元為自己買了一份年金(annuity, 一種投資)。這份訴狀還揭示了吳弘達先生企圖控制對王小寧、師濤賠償款的整個過程,值得全文閱讀。此案同年4月庭外解決。
5.吳弘達本人以及勞改基金會在2008年至2015年期間官司不斷,僅僅法律費用就高達將近、甚至超過一百萬美元。
6.我們在勞改基金會的稅表上發現了不止一處可疑的資金轉移現象: 從勞改基金會轉移到另一個組織的資金(且不管這種轉移是否合理合規,是否獲得了理事會同意),卻沒有出現在另一個組織的報稅表上。
7.雅虎人道基金主要用于運營勞改博物館以及勞改研究,包括人員薪資、博物館購置、房租、旅行、法律費、房地產購置、以及各種開支等。據前勞改員工告訴我們,勞改博物館參觀者稀少;教育項目貧乏,不過是吳弘達先生給前來參觀的學生做一個講座;勞改研究基金會這幾年間出版的研究報告以及其它出版物屈指可數,而且內容單薄,與資金少得多的其它人權機構的研究報告或工作量相比,無論從數量、質量、還是長度上,都無法相提并論。
8.雅虎首席律師,先是Michael Callahan, 然后是現任Ron Bell, 一直擔任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的副主席。這個組織專門負責監督管理雅虎人權基金。根據勞改人權組織的稅表,理事會的職責包括審閱和批準勞改基金會的預算和項目,審閱和批準人道救助申請,并且“在資金發放前將這樣的審批決定記錄在機構的記錄本里” 。從我們的發現看,我們認為雅虎首席律師以及整個理事會沒有承擔起理事的監管責任。據我們的調查,勞改基金會以及勞改人權組織這兩個組織的理事會對吳弘達先生的作為有至少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他們顯然沒有采取得力措施糾正。據我們了解,雅虎首席律師甚至曾專門前往位于華盛頓的勞改基金會辦公室,對太少的基金用于救助政治犯表示不滿,但是這個錯誤卻沒有得到改正。
我們曾經在二月底給Ron Bell 寫信,基本上提供了我們在這里提供的調查結果,盡管沒有這樣詳盡。Bell 先生在三月的一封回復中以保密為理由,沒有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并且否定他本人作為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有任何管理不力的責任。
9.一名勞改基金會前雇員告訴我們,2013年至2014年間,勞改基金會曾經遭到美國國稅局(IRS)的調查,因為賬目混亂等問題差點被收回非營利組織機構資格,后來以罰款了事。
10.就我們所知,在吳弘達先生離世前,人道救助已經處于停止狀態。
限于能力和其它限制,我們的調查非常有限,我們的發現僅僅是冰山之一角。雖然吳弘達先生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在遠離美國的洪都拉斯突然離世,但是勞改基金會還在,勞改人權組織還在,這兩個機構的理事會還在,雅虎公司還在。
首先,我們敦促這兩個組織的理事會擔當起清理吳弘達先生遺留問題的責任,并且以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這兩個組織都是美國政府特許的免稅慈善機構,為公眾利益服務,他們必須對公眾負責。
其次,我們敦促美國主流媒體對雅虎人權 基金的使用、乃至吳弘達先生之死進行調查報道 —— 發布一篇訃告并不是故事的結束,而是故事的開始。
第三,我們敦促美國司法機構以及國稅局按照法律對雅虎基金的使用展開全面審計和調查,厘清事實、追究責任、清算資金,并按照政治犯群體的意愿對能夠回收以及能夠重新填補的資金做出合理而透明的安排。
第四,我們希望這樣的調查得到美國國會以及相關人權機構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雅虎人權基金是一份屬于中國政治犯群體的救助資金。這是一個遭受著人道災難的群體,他們本人以及他們的家人有巨大的救助需求,而這樣的救助在中國國內不斷遭到打壓,很難進行。  一千七百萬美元的雅虎人權基金(包括投資收入的話超過一千八百萬美元)在短短八年內被濫用、誤用、乃至貪污,不僅令人震驚,而且對中國政治犯群體造成了直接傷害。
我們雖遠在中國(一人除外),但我們希望得到美國公眾的道義支持,我們相信美國法治必將懲治違法行為,伸張正義。
我們寫的每一句話都建立在可查證的事實基礎上,我們堅信我們在此對美國媒體、司法機構、國會等方面發出的吁求將得到中國政治犯群體的響應。
何德普,北京,小組聯絡人,電子郵件 hedepu123@gmail.com
楊子立,深圳
李大偉,甘肅天水
王金波,北京
歐陽懿,四川遂寧
徐永海,北京
劉鳳剛,加拿大
北京時間2016年4月28日晚10時定稿。

美國擔憂中國NGO管理法限制公民社會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us-china-ngo-20160428/3307456.html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通過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後,美國政府對這部法律可能限制中國公民社會發展的負面作用表示擔憂。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奈德·普萊斯(Ned Price )4 月28 日發表書面聲明。聲明說:“美國深切擔憂中國新通過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將進一步擠壓中國公民社會的空間、限制美中兩國個人之間和組織之間的接觸。美國政府認為,活躍的公民社會是穩定與繁榮的基石,本屆政府在各個層級對中國公民社會的作用表達了大力支持。我們敦促中國尊重維護人權人士、記者、商業團體、從事發展活動的專業人士和所有其他公民社會組成人員的權利和自由,包括保護外國非政府組織在中國運營的能力。”

國際組織呼籲中國廢除境外NGO管理法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ngo-china-20160428/3307986.html

中國星期四通過備受爭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一些國際人權組織對此表示憂慮,並敦促中國當局廢除這項法律。
中國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4月28日通過《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這項法律將於2017年1月1日生效。

中國立法授權公安部門管理境外NGO       [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429/c29china/

週四,中國在習近平削弱西方影響、強化社會控制的運動中邁出了重要的一步,政府通過了一項新法律,目的主要是通過警察監督,來限制境外非政府組織以及它們在當地的合作夥伴的工作。
據官方新聞報導,7000多家境外非政府組織(簡稱NGO)將受到影響。
從事各種中國公民社會工作,包括環境、慈善事業和文化交流,甚至可能包括教育和商業的境外團體,現在必須找到一個中國的官方合作單位,並確保其所從事的項目得到警方的批准。
那些不符合這些條件的團體將被迫離開中國。許多團體為了能夠留下來,可能會縮小或取消被視為政治敏感的項目,比如培訓律師。
新法律是習近平抵制某些西方影響和想法的一系列行動的最新動作,他本人及其他領導人把這些西方的東西看成是對共產黨生存的威脅。
習近平特彆強調意識形態,預計將制定其它覆蓋面廣泛的安全法。他的做法與他的幾位前任推行的方向有很大的偏離,那些領導人在過去幾十年裡一直在尋求用外國的專門知識來引導中國的社會發展。
中國的最新動作也是更廣泛的全球趨勢的一部分,包括俄國和印度在內的大國都在打擊非政府組織,鞏固國家權力。
去年,新法律草案的一個審議稿開始公開徵求意見時,其成為法律的可能性,曾在外國和中國非政府組織中引起很大的焦慮。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開始爭取讓北京取消、或者從根本上改變這個擬議中的法律。大學也發表了意見,因為草案早期版本中的模糊措辭意味着,教育機構可能會受到影響。商業協會也提出了反對意見。
週四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表示,常委會於週一開始對草案進行第三次審議之後,通過了該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工作就是把中國共產黨的政策變成法律。
儘管受到外國團體和政府的普遍抗議,但草案早期版本中最嚴厲的內容仍保留了下來。法律要求境外非政府組織到公安部門註冊,允許警察在任何時候仔細審查它們的所有運作,包括財務方面的。
雖然擁有巨大權力的國內公安機關在中國本來就可以這樣做,但國外組織擔心,在新法律的正式授權之下,警方將在監督境外NGO的工作上花更大的精力。法律規定,境外NGO的任何僱員可以在任何時候被訊問。
另外,境外NGO必須找到一個中國的官方合作單位。法律對什麼樣的中國組織將是能得到批准的合作單位未做規定,目前也不清楚如何確定能得到批准的合作單位、或由誰來確定。國外團體擔心,中國的組織不會想冒這個風險。
「我覺得比法律本身更重要的是如何實施,我認為,境外NGO現在需要把它們的精力集中到如何參與到法律執行的過程中來,這個過程將是漫長和曠日持久的,」密切跟蹤中國的非政府組織的工作的香港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副主任謝世宏(Shawn Shieh)說。
公安部將需要聘任工作人員,並採取其他步驟來實施法律,他說,「境外NGO將需要與公安機關經常交流,針對如何管理非政府組織及其在中國的項目和活動,為公安人員提建議,甚至辦諸如研討會、培訓班等活動,來引導他們。」
北京的一些官員曾經把境外NGO定性為破壞中國一黨統治的「黑手」。這種懷疑在習近平領導下有所增長。
官員曾指責境外NGO煽動香港的親民主「雨傘運動」(Umbrella Movement)以及西藏的抗議活動,還試圖在暗中用毛澤東稱之為「和平演變」的手法把中國社會引上西方道路。
「《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與習近平時代的許多其他舉措一樣:它是又一個把侵犯人權的行為合法化的工具,」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說。
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本週報導說,法律草案的三次審議稿包括一個新的措辭,該措辭把受該法影響的組織廣泛定義為「基金會、社會團體、智庫機構等」。
草案還表示,學術團體、研究團體和醫院將「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辦理」。根據新華社解釋,這意味着這些組織可能不被納入該法,因為一些外國人已對學術項目可能遭受的危害表達了擔心。但耶魯大學法學院中國法律研究中心(China Center at Yale Law School)資深研究員傑裡米·L·道姆(Jeremy L. Daum)在中國法律問題翻譯博客(China Law Translate)中指出,其措辭含糊不清,「讓人有些困惑。」
中國之前沒有關於境外NGO註冊登記的規定,所以幾乎所有在中國開展活動的團體都處在法律的灰色地帶。外國法律專家說,中國應該有一部法律來批准這些團體的活動。但他們說,從公民社會的角度看,由公安部而不是民政部充當監管機構,是講不通的。
一些境外NGO,包括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現在的運作的確是受官方認可的,目前還不清楚它們是否需要遵循新的手續。
某些類型的NGO與中國的人權活動者和律師開展合作,它們要找到官方合作夥伴,或在警方那裡獲得註冊的機會不大。比如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是一個中國律師和一個居住在北京的瑞典居民七年前組建的,作為企業在香港註冊。
該團體提供法律培訓和援助,為維權律師和「民告官」類型的訴訟提供支持。近幾個月來,警方逮捕其成員,強行解散了這個團體。瑞典人彼得·達林(Peter Dahlin)今年1月遭到羈押,在被驅逐出境之前,他還被迫在電視上供認了所謂罪行。
北京對一些境內外NGO已經懷有疑心,它們得到了一些被認為有政治嫌疑的外部資金的支持,比如總部都在美國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簡稱NED)和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利用這種資金在中國開展活動的團體,新的法律生效後處境將會越發艱難。
該法律的通過也讓人擔心,較主流的境外NGO是否會獨立地決定削減某些項目,比如促進政府增加透明度的項目,或者為了找到中國合作夥伴以及在公安部門註冊登記而進行自我審查。
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為了避免和中國政府產生任何不快,放棄了出版中國人權律師滕彪新書的計劃,此事在本月引起了激烈爭論。該協會在北京有一個小型辦事處在開展一個法制項目,不過協會總部在週一的聲明中表示,駐中國的員工對這個決策沒有發言權。

中共通過嚴厲新法監管外國NGO 令各方震驚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4/28/n7782884.htm

中共人大4月28日通過了一部具有爭議的法律,將外國非政府組織(NGO)置於安全機構的直接監管之下。此舉已經引發民權團體、西方政府和商業遊說團體的擔憂及震驚。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這部監管外國NGO的法案已經拖延了很長時間,一直是共產黨內部爭論的議題以及國外團體強烈遊說反對的目標。但是第三部草案還是終於獲得人大常委通過。
儘管外國團體竭力反對,但是該法案仍然保留了令外國NGO工作人員反對的關鍵內容。
在華NGO幫助中國人扶貧、提供法律援助或改善醫療和教育。
外國NGO將被置於公安部而不是民政部的監管之下。許多人擔憂他們將被共產黨作為安全風險、而不是作為政府的夥伴來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