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草稿 2014----2017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


A;:2014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包括警察准备枪杀我和用电磁波攻击我心脏痛

201448日至11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上面正在安排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客车司机和公交车司机把这个政治犯用大客车或公交车撞死”。我在2014411日在网上用《吕千荣2014411日受迫害的微博》揭露后,从2014412日至14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向群众公开“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没有事,都属于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在201441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向群众公开“警察准备迫害这个政治犯找这个政治犯的事,然后枪杀这个政治犯,就作假说这个政治犯袭警;这个政治犯准备再次向联合国反映江泽民集团用国家机器十八年多来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冤案,因为江泽民在活着没法为他平反,这个政治犯如果还不向外国(指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警察准备连这个政治犯还未成年正在上学的儿子也迫害找这个政治犯儿子的事,然后枪杀这个政治犯的儿子,就也作假说这个政治犯的儿子袭警....

当我听到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的上述迫害时,只要我心里想要把有关部门对我的这些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后,不久我就会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要把今天对他的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了,他如果把今天对他的迫害揭露出来了,上面就会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说‘没有说这些,都是这个政治犯自己想的.....’”

我在2014416日上午11:29分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长热线12345向工号为57330的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了有关部门最近一时期对我的上述迫害....


我从201449日在写一首诗,我的灵感来了就把诗句记录草稿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只要我的灵感来了构思了一句有震撼力的诗句记录下来了,很快我就会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写一首诗,诗中有一句是什么什么,; 这个政治犯在写一首诗,诗中又有一句是什么什么…..”

在2014年4月23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现在江泽民还当家,这个政治犯就是江泽民迫害的,谁如果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在2014年4月24日上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刚才脑控这个政治犯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这个政治犯的心脏疼一会,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揭露出来....”

事实确实如此。

在2014年4月25日上午,我去武进区礼嘉镇板上村至遥观的乡镇道路边离板上中学不远的村里租路边新帖有出租广告的门面房想卖蔬菜,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路上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正去板上租板上村至遥观的乡镇道路边离板上中学不远的路边新帖有出租广告的小门面房,这个政治犯连电话都没有敢给房东打一个今天想去突然签合同租下....”

结果我到了房东家里后,本来之前我已打听到了房东的要价租金是一年六千八百元,我到了房东家后,房东问我要的一年租金却是七千,七千我也同意租;房东又告诉我要交清一年房租,我说可以。我让房东让我看房后签合同,房东就直接告诉我:“我们不租给你”。我刚走就听到房东和家人说:“上面都通知了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连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把房子租给他.......”

我到了板上街上后看见在板上街上一个三叉路口处有一间大门面房帖有出租广告,我就打听旁边也是租房卖早点的店家问这间房子一年房租要多少钱,房租还算便宜,我想租下此房卖蔬菜,但是大概只有五分钟后我在板上街上和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及武进区多地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想租板上街上的一间出租的门面房卖蔬菜,上面都脑控监控到了,也会通知房东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连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把房子租给他,因为他的本事太大了,他做什么生意别人都做不过他,他都是集团化连锁经营,都会垄断;如果他在板上租门面房卖蔬菜,他会装监控摄像头,就迫害不住他了,到时人连板上菜市场都不去了都去他那买菜,因为他卖的蔬菜价廉物美;如果不是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在世界上都是著名企业家,他有超越市场经济十年的头脑.....”

从2014年4月30日,我搬到武进区遥观镇薛墅巷村委陈庄54号暂住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然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经常向群众公开,如果中共中央和习近平同意了,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这个政治犯突然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中风死,这个政治犯之前在常州三院做过血液检测,他的血液正常没有三高,检测报告都是在网上公开的,因.....

在2014年5月4日之前的有一天,我的腾讯QQ对话框收到了有人给我发来了一段诽谤温家宝总理主要是诽谤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我没有理会这个人,因为我知道是江、曾、周汉奸恶魔集团干的。但是从2014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有人给这个政治犯的腾讯QQ对话框发了一段话,说温家宝是***、习近平是***。是某某某的女儿发的,习近平又和某某某弄起来了....习近平是.......”

从2014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控制群众的大脑向群众以解释所谓的‘习近平的身世’让群众说出所谓的‘习近平的身世’,对习近平总书记和家人进行恶毒诽谤和攻击.....

在2014年5月6日下午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以向群众公开我的所谓“私生活”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我的所谓“私生活”,对我和家人进行邪恶诽谤和攻击.....    

在2014年5月10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发‘呼吁停止对浦志强等爱国维权人士的迫害和对基督教徒的迫害,揭露中共的历史罪恶',现在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他买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第一辆是两个门的,上面迫害他让卖车的把刹车紧很了电动机不好了又给他换了一辆拉推门的,他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停车时谁用小汽车对准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推门撞,车头就会撞到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里面把他撞死。” 我听到后就在2014年5月10日下午16:24分打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86974481反映,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接警人员说:“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们国安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你,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你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我说出了大量证据后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接警人员说:“那你到常州市国家安全局来说。”我说今天是双休日,哪天有空我再去反映。      

在2014年5月12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到处听到了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了我的所谓‘私生活’,对我的家人进行诽谤,并又煽动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2014年5月14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上面两次安排人坐他车让人要他用电话联系,就是想让人做他假材料上报中央说他骂习近平,好迫害他把他害死....”

我看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绑架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看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害死我吧?在江泽民掌权中共时期(包括周永康掌权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无论是党员干部还是社会名人还是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只要你骂江泽民被有关部门监控到了就会被秘密处死或害死,就象毛泽东的文革时期一样,甚至在2010年、2011年、2012年周永康掌权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期间,经常在全国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

在2014年5月15日中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和人说‘一个政党可以亡,但不能亡国,就是八千万中共党员都死完了,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也都死完了,中国还是中国,中国比现在好....”其实这是对我的原话的断章取义.

在2014年5月1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正在安排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长期拉客)用机动车面包车(一种形状象面包的核载7人的汽车)拉客的人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让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这个政治犯因为有关部门控制了他的电脑,让他最近都无法用无界浏览上他的谷歌+博客等国际网站,使他无法写他的控诉申诉材料,现在他下载了德国小红伞杀毒软件控制不住他的电脑了,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他就要向联合国等国际社会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用尽邪恶恐怖手段对他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之后我又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上面正在安排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长期拉客)用机动车面包车(一种象面包的汽车,如五菱之光等车)拉客的人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让把他用汽车撞死,这个政治犯想.....”

在2014年5月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我就问旁边最近常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用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拉客的人(照片中开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的人)“是什么东西又少了?”最近常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用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拉客的人说:“可能是车子少了。”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和报案人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不是某某某的人(可能是指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习近平总书记在他们的职责内近些年来阻止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公开害死我。我不止一次说过,我祖辈都是农民,我是中国一个农民的孩子,我是中国人民的孩子,我的生命是属于我的祖国和中国同胞的,我只为我的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和民主法治、社会公平正义说话),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

在2014年5月15日晚上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走了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时,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三轮车拉客,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后来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帖揭露,说是‘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是有关部门想诽谤他和准备陷害他的’,后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向群众公开说是‘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是周永康让干的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都是国家安全局(指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来弄的。今天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又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想偷群众停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结果人来人往没有机会就把群众的电瓶自行车骑跑了连车子都偷走了,这个政治犯笑着问处警警察和报案群众‘是什么东西又少了?’都没有回答他,现在向群众公开‘今天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又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想偷群众停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结果人来人往没有机会就把群众的电瓶自行车骑跑了连车子都偷走了’就是不让报案的群众追这个案子了,为了迫害这个政治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就可以偷抢趴拿了.....(以上是我听到多个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5月16日中午12点多,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要到离我的暂住地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不远的一个叫下梅的地方(可能也属于遥观镇薛墅巷村委)去理发和洗澡,因为在此之前房东老人在不远处指着告诉了我理发店在哪片房、浴室在哪片房,当我到了理发店的门口后,因为理发店的门前没有理发标识,理发店是和棋牌室在一个屋内用三合板隔开的,而对着门的是棋牌室屋里正有人在打麻将我没有进去没有看到理发室,我就问站在棋牌室和理发店大门口的一个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我问了多句这个中年男子不理我。我又问坐在门口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坐在门口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不知道!”我刚转身离开几个中年男人就嬉笑着说:“这个人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监控到他今天要来理发、洗澡,不让告诉他理发店在哪!”我就到旁边一家生产配件的只有一间房的家庭作坊内问正在吃中午饭的四个年轻男子“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这四个男子哈哈嬉笑说:“我们不知道!”其中有一个青年男子指着另一个男子嬉笑着说:“他是刚来两天。”我刚转身离开四个男青年嬉笑着说:“这个人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监控到他今天要来理发、洗澡,不让告诉他理发店在哪!”我又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过了一会,有一个中年男人从村庄里的一个路口过来了,我就问这个中年男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这个中年男人说:“你旁边这个门进去屋里有打麻将的旁边就是理发的。”我进到屋里和理发店的一个中年男的理发的师傅说:“刚才我来理发,在你门口和附近问了多个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人都不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你的原因还是因为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造成的?”理发店的这个中年男的理发的师傅说:“当然是因为你了。”

在2014年5月16日下午4点多,我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从路上到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了‘天要灭中共’,他从国际网站上看到了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原任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石壁上“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体匀称方整、每字约一尺见方横排大字,笔画突出于石面,如浮雕一般。这个政治犯要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原任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石壁上“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体匀称方整、每字约一尺见方横排大字,笔画突出于石面,如浮雕一般。


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但很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说出来了,我只好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以及我用的多个中国电信手机拨打如114等需要按语音提示的号码都打不通,以及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通讯使我要打某一个电话都打不通,如我经常拨打中纪委举报电话010——12388电话和我在2012年下半年我向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的法援律师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多地多部固话多次多天拨打都会打不通或电话打通后我能听到对方声音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以及我拨打别人电话或别人拔打我的电话经常会出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语音提示或电话被接通后出现"雷达干扰频波"的声音或电话打不通......

在2014年5月17日晚上8点左右,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几个特警站在特警车旁边说话,当时广场上也停了有三四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面包车(一种形状象面包的核载7人的汽车)。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停了一会后,我就从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的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和站在特警车旁边的几个特警旁边驶过去,特警车上的一个特警就喊了一句“过来”,我就停车后下了车,几个特警就说:“你不要在这里停车。”我说昨天晚上到底是你们公安部门还是国安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后,我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又控制我的电话让我的报警电话打不通?到底是哪个部门这样邪恶恐怖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几个特警说:“你对上面反映。”我刚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走,就听几个特警和几个用面包车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网上揭露有关部门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同步控制了他的通讯让他连报警电话都打不通,全世界都知道了。他说是胡锦涛和习近平在保护他没被害死。习近平也没有保护他,是胡锦涛在保护他.....这个政治犯影响社会稳定,以后他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说是交通事故。但是也是要用别人的车压死他.....”特警的这些话刚说完不到五分钟,我在武进汽车站地区拉客和拉客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都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特警和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以后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这个政治犯听到了,明天就要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注:钱云会事件也是周永康的“杰作”)

看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
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准备把我残害谋杀死了,然后再栽赃陷害习近平总书记准备政变推翻习总。据多家外媒报道,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已经三次暗杀当时的胡锦涛总书记未遂、两次暗杀现任习近平总书记未遂,多次密谋政变了.....

到底是爱国人民群众影响了社会稳定,还是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内的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影响了社会稳定?汉奸匪盗们的思维逻辑绝对是和人民群众不一样的!

在2014年5月19日中午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帖要求以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我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现在这个政治犯不仅脑子被控制住了,连手机也被控制住连110报警电话都打不通了,今天上面就要安排人诬告陷害说这个政治犯偷人,让几个人作伪证,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我听到后就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2:56、14:10两次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反映,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4:20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我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说不想听我的反映......
       
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3:46分又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6974481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反映.....


我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5:24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再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再次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你反应的问题我们的领导去和有关部门交涉去了.....“后来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在2014年5月24日拨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需要按语音提示输入数字的号码能打通了......

B:2015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C:2016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吕千荣2016年7月11日受迫害的微博——中共脑控迫害我让我无法写我长期受迫害的控诉(草稿)
2016/7/11


但是,中共有关部门现在还是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脑控我在我修改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至《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一)草稿》时,脑控我的大脑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无法修改写我的这篇控诉和新的对我的迫害,我在昨天2016年7月10日和今天2016年7月11日这两天都在写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控诉,可是中共有关部门都在对我的脑控迫害下脑控迫害的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申诉控诉材料,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来!

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的我让我无法思考写材料时都是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并且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我时,我所有在思考时都能感到我的大脑神经在动。

就连我的妻子这两年在常州武进的两个厂里打工上班,武进区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谢宇也几次找到我老婆厂里,让我老婆劝劝我不要再在网上发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申诉控诉了!实际就是监控骚扰我老婆,现在不是我18岁的儿子也开始打工了,我们一家三口都无法生存!

我担心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为了怕他们二十多年来长期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大量罪行,在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写好后向国家信访局上访反映后,我就会把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向联合国、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美国等国际社会反映求助后曝光,会对我进行谋杀灭口,从肉体上彻底清除我。我现在向国际社会公开发表求助声明如下:

一:我今后一段时间会把我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上,直到完稿。根据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手段,在我今后一段时间把我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上直到完稿的工作中,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还会在脑控迫害我时经常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让我无法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阻止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的完稿。

我只有不断地在网上揭露,直到我把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改写好完稿为止。

二:在我的生命中,我崇尚基督教信仰、追求人性的良善,我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在我的生命中,我只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我的祖国、社会、同胞、他人,做些有益的事!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如果今后中共的公安机关或国安机关或法院,对我进行有违法犯罪的指控,都是中共对我的迫害对我的栽赃陷害或指鹿为马的迫害关押!就是中共要把我害死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或监狱。如果我被中共迫害采取强制措施关押后,中共对我的所有违法犯罪的所谓认罪证据,都是中共对我酷刑逼供下的栽赃陷害!

三:我崇尚基督教信仰,我永远不会自杀的,在我的生命中没有自杀一词。

四:如果今后我被机动车撞死压死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共用机动车对我的谋杀!因为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用机动车对我进行谋杀未遂。

五:如果今后我在医院治病时医疗死亡,也是中共对我的医疗谋杀。因为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健康。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

六:我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也相当好。如果我今后发生了溺水死亡事件,都是中共对我的谋杀。

七:如果我今后发生了突然猝死或脑溢血、脑中风、心肌梗塞等死亡症状,都是中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谋杀攻击死的。

八:中共准备安排人把我打死,然后把我扔进河水里后,作假说我是醉酒后溺水死亡
在我在2016年1月20日和2016年2月8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后至今2016年4月6日,因为我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因为我不敢去读我的祖国,去读这个曾经令我们炎黄子孙们引以自豪的中华民族!在到处都是狼群结队走在大街上的黑夜,我的心写满了恐惧.我就象一只在黑夜里猎人枪口下的雄鹰,在恐惧和挣扎中期盼黎明.我深爱的祖国呀!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谁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后扔在水里没有事,公安机关会说他是溺水死亡;因为这个政治犯在《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中写了多种中共可能害死他的手段:‘1、我崇尚基督教信仰,我永远不会自杀的,在我的生命中没有自杀一词;2、如果今后我被机动车撞死压死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共用机动车对我的谋杀!因为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用机动车对我进行谋杀未遂;3、如果今后我在医院治病时医疗死亡,也是中共对我的医疗谋杀。因为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健康。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4、我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也相当好。如果我今后发生了溺水死亡事件,都是中共对我的谋杀;5、如果我今后发生了突然猝死或脑溢血、脑中风、心肌梗塞等死亡症状,都是中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谋杀攻击死的。’这个政治犯在声明中没有说他不酗酒。。。。。”(以上是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在这里公开声明:“我是不酗酒的,我在2016年除夕晚上喝了有三两52度的白酒,我的酒量是能喝52度的白酒半斤。我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是诗人在诗歌中常用的夸张的语言,是诗歌创作的需要。我只在天冷冬天喝白酒,每天晚餐喝一两白酒。”

九:中共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枪杀我后说是误杀

我在2016年3月1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后,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骑着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银行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如果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把他枪杀后就说是怀疑他想抢劫运钞车误杀的.这个政治犯的儿子也好戴帽子,把他儿子枪杀了也没有事......"

我在2016年3月25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邮政局门前的宽敞街道上从北往南正常通行时,从我身后由北往南驶过一辆银行运钞车,我就听到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因为我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被迫害的有心理障碍又要依靠拐杖走路,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及周边的牛塘镇、遥观镇暂住谋生六年多了,群众想不认识我都不行。)

在我听到一辆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后,我就在心里想要把这些在网上揭露出来,但是当时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一辆银行运钞车从他身旁经过,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的:"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让这个政治犯听到了,这个政治犯现在心里想的要在网上揭露出来。这个政治犯脑子都被上面脑控控制住了,再长期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中共是真邪恶,谁敢说呢?。。。。。”

在我2016年3月25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我的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6年3月25日受迫害的日记》揭露后,在2016年3月26日和27日两天,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上面就是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这个政治犯,现在他把揭露出来了。。。。。”

十:中共准备安排人夜里把我暂住屋的大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从外边由我暂住屋的大门底逢或窗户,朝我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后说是自燃
我在2016年3月29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荣2016年3月29日受迫害的日记》后至今2016年4月6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上面还是准备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这个政治犯的暂住屋里后,然后纵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烧死,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因为中共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现在过不掉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从2016年3月29日至今天2016年4月11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不断的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都在写全面揭露中共邪恶的文章,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到时候政治犯的暂住屋起火后,邻居都不要起来,是上面要用汽油烧死政治犯一家.到时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手机、电话、宽带全会被控制住.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木大门底下的缝隙大,可以直接用管子把汽油流进政治犯的暂住屋内,到时他家的监控都会烧坏了,遥观派出所安装的对着他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到时就说监控坏了,。。。。。。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到了2016年4月1日,我买来水泥、沙子,把我暂住屋大木门底下的缝隙堵住,并准备好了两把锤子和錾子,准备真有人向我暂住屋倒汽油纵火后,我们一家就准备用锤子和錾子把我暂住屋的"腰拔墙空心墙(一种很容易用锤子砸烂打通的简易砖墙)"砸烂打成一个直通屋外的洞,进行自救.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又不断的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这个政治犯已经把他暂住屋大木门底下用水泥堵住了并准备好了到时用锤子和錾子把他暂住屋的"腰拔墙(一种很容易用锤子砸烂打通的简易砖墙)"砸烂打成一个直通屋外的洞,进行自救!

上面要安排人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窗户打烂,把汽油再倒进他的暂住屋,然后再纵火烧死这个政治犯一家.到时候政治犯的暂住屋起火后,邻居都不要起来,是上面要用汽油烧死政治犯一家.到时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手机、电话、宽带全会被控制住.这个政治犯不知道到时他的暂住屋被倒汽油纵火起火后,他都被烟熏的没有力气了,他怎麽能把他暂住屋的砖墙砸个洞呢?到时他就是把他暂住屋的砖墙砸个洞一家人逃出来了,也会把他一家人都打死后再扔进他的暂住屋,说是自燃失火烧死的.到时他家的监控都会烧坏了,遥观派出所安装的对着他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到时就说监控坏了。。。。。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在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6年3月29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都在写全面揭露中共邪恶的文章,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吕千荣 注:因为我当时几天正在写《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等系列文章。

我们一家三口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的租住屋,是两大间两小间砖瓦房结构的农村常见的起脊砖瓦房,有四十个平方米左右,有一个大木门有一米多宽。我们暂住屋内没有易燃易爆的危险品。假设如果万一我们的暂住屋是自燃起火了,我们很快就会发觉并能够安全到屋外的。如果不是别人用汽油故意向我们的暂住屋纵火并锁住我们暂住屋的门,根本就不可能烧死我的。另外我在我的暂住屋外四周安装有五个监控摄像头,并且在我暂住屋门前对着我暂住屋的门,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也安装有一个监控摄像头。

我在此公开向国际社会呼救,如果我们一家三口在我们的暂住屋内被失火烧死了,就是中共政权安排人用汽油故意向我们的暂住屋纵火并锁住我们暂住屋的门谋杀我们一家的,如果是房屋自燃,屋内没有大量易燃易爆物品是不会烧死人的。。。。。

【吕千荣注:从2016年5月底,我们一家又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在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报告证明,我的血液正常,我的心、脑、血液都正常(因种种原因我的这次血液检测没有受到医疗迫害),我除了有慢性咽炎和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歪鼻畸形"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没有依法判决刘同贺赔偿我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伤残等赔偿费用,造成我无法后续治疗,以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从2009年底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缩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行驶十多里地,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以及我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外(我肢残贰级),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我在2011年10月21日下午,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被一个也常在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两轮摩托车拉客的(摩托车牌号NJJ188)的40多岁男的安徽人无故用铁夹子夹伤我的左手面流血后,第二天10月22日我就感觉到左手臂神经有点痛,第三天10月23日我怀疑是不是恐怖谋杀,我就到常州三院外科检查治疗。医生就给我开了梅毒艾滋+丙肝抗体和肝炎四项抗体以及肝功生化检查,却拒绝给我做血液有没有化学药品的检查。从下面常州三院给我做的这几份检查中我的各项检查都正常,肝功能和血液也都基本正常。(后在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警察的调解下,夹伤我左手面的安徽省霍邱县的王永豹赔偿了我四百元的医药费。) 当时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说:"是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重视,常州第三医院才没有医疗迫害我才如实为我做的血液检测."


以上是我向国际社会发表的公开求助声明!特立此据为证,以免中共把我迫害死了。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6年7月11日下午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我用的中国电信宽带又被中国电信修改我家宽带模板(中国电信按中共安全部门“江泽民集团”的指令)这次又从2016年6月7日至今天2016年6月17日18:20分之前这段时间控制我家的中国电信宽带不能上网或控制的我家的中国电信宽带国内网站不能正常上网,国际网站被控制的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不能上网,直到2016年6月17日18:20分才能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上国际网站,我已多次向中国电信投诉和向常州市12315常州消协和国家工信部电话投诉!

 对于最近一时期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么害他没有害死,上面要怎么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我最近都会在网上发出来......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6年6月17日晚上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2016/5/18

中共江泽民集团说我在脸书给马英九蔡英文发信息了,公开要害死我————吕千荣2015年11月11日受迫害的微博

2016/5/18

吕千荣2015年12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2016/5/18

吕千荣2016年1月6日受迫害的微博

2016/5/18

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用机动车谋杀我————吕千荣2016年2月3日受迫害的微博

2016/5/18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2016/5/18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2016/5/18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2016/5/18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____吕千荣2016年4月19日受迫害的日记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6年3月25日受迫害的日记

2016/3/25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荣2016年3月29日受迫害的日记(草稿)

2016/3/29




D:2017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我十九岁的儿子因为职业需要不在和我们夫妇住,一个人租住在常州一个小高层公寓楼单间里,我昨天(2017年2月14日上午)去看了他后,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近十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从昨天(2017年2月14日上午)去看了他后至今天2017年2月15日晚,在我暂住的常州市武进区,我所在所到之地都会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的儿子一个人租住在常州一个小高层公寓楼单间里,上面可能要安排特工把这个政治犯的儿子害死从楼上窗户里扔下去谋杀他,就说是他自杀的.把他儿子害死了也没有事...."

2017年2月14日下午,我在常州武进区湖塘镇吾悦广场听到两个巡警看到我后也是这麽说....

从2004年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也对我妻子儿子有病就医进行医疗迫害等....



我在这里公开向国际社会声明:"如果我吕千荣或我的妻子儿子非正常死亡包括意外事故死亡,都是中共安全机关害死谋杀的,并声明我们一家三口都不会自杀的,我们都是基督教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