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


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


我在2016年1月20日上午被中共有关部门迫害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2016年1月1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5号窗口上访,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的接访员[窗口工作人员叫他徐(音)主任]接待的.接收我材料后,就说了一句:"你回家吧"!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1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5号窗口上访递给接访我的徐(音)主任]的我写的上访表材料:










在2016年1月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接访警察不接待我,在接待室保安和我说了后,我把我填写好的上访表材料给了保安,保安接了我的上访表材料后放在接访警察的桌子上(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接访警察在接待了上访人员后,都是让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保安填写接访内容,然后有接访警察签字.这些都是在上访人员面前当面完成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接访警察不接待我,在接待室保安和我说了后我把填写好的上访表材料给了保安,保安接了我的上访表材料后放在接访警察的桌子上的我写的上访表材料和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内景












2016年1月26日,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还是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和另一个警察在值班接访,仍然是我一去反映我的信访案件,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还是不回答我反映的信访案件就走了,另一个警察也走了.....


2016年2月1日上午,我又到湖塘交警中队去要扣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警号为055753的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答应给我车,下午我去要车这个警号为055753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当面交代一个交警和我说。这个交警告诉我:"你要车就要行政拘留你后,每辆车罚款五百元才给你车,你不要车就不处罚你".


我说:"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并且你们武进区公安局的周立夫副局长也在2015年整顿啪啪车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了。大概二十年了货运电动三轮车都是按非机动车处理,全国都是把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之前常州市和武进区也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现在你们武进区除了湖塘镇之外其它地方仍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和货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你们湖塘交警中队的领导也是说因为是禁区不准电动三轮车进入,那为何常州市区和武进区所有的禁区的环卫工人开的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快递公司的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比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还要大怎麽都按非机动车对待准许在常州市区禁区和武进区湖塘禁区行使"?


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交警说:"那你也买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呀?我们准许上路!这样规定是上面规定的!"


我知道我买了货运电动三轮车或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后,他们还是会迫害我非法扣我车.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只在湖塘镇不准客运电动三轮车上路.武进区整顿"啪啪车",也是只对那些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外观样式一样的,但是安装的是125发动机或150发动机的这种国家明文规定的属于摩托三轮车机动车的客运摩托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没有驾驶证的拘留五至十日,扣车十五日以内,罚款五百元.对于客运电动三轮车只处于扣车十五日以内,罚款五百元(全国都不给电动三轮车上牌照都是按非机动车处理,只有有的地方规定禁止在市区禁区通行).对于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残疾人,都是带到湖塘交警中队后不罚款当天就让残疾人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开走了(我在2015年已询问了几个在湖塘马杭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残疾人,都是这样告诉我的,湖塘交警都是这麽处理他们的)。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国安国保又安排湖塘交警中队公开迫害我,非法扣押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大半年了都不给我,让我无法生存。都是赤裸裸的迫害我,我有什麽办法?


我告诉这个交警:“你们迫害我,我只有向上反映”!


在2016年2月3日下午五点多,我从我的暂住地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骑电动自行车到马杭,回来时我的电动自行车没有电了,我就这样推行一会骑行一会往家回,在此期间在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去马杭,回来电动自行车没有电了.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今天上面可能就要安排人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这个政治犯过了春节就又要揭露江泽民的罪恶了。。。。。。"


我从马杭到我的租住地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七八里地,我推行骑行了电动自行车有一个小时.我一路上都在恐惧中怕被中共有关部门用机动车谋杀了。。。。。。


快到了我的暂住屋,在我从常遥路由南往北按交通规则过常遥路与人民东路十字路口时,看到这里的十字路口交通信号灯不亮了,只闪黄灯(一个小时前我经过这里时这个十字路口的交通信号灯正常),在十字路口西南角有一个穿警服和交警执勤马甲的交警站在那里.因为这个路口从来没有交警值勤,我就快速推着我的电动自行车过十字路口时,我就看到听到一个开着私家小汽车穿着交警执勤马甲和警服的交警在十字路口西北角,发动小汽车想朝快速推着我的电动自行车过十字路口的方向驶来.在我推行我的电动自行车快速过十字路口期间即将通过十字路口时,我听到这两个交警说:"不是说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吗?....."


之后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骑电动自行车到马杭,回来时他的电动自行车没有电了,上面安排交警把常遥路与人民东路十字路口这个政治犯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关了,交警开着私家车在那等着准备用机动车撞死这
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撞死后就说是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坏了造成的交通事故.这个政治犯过了春节就又要揭露江泽民的罪恶了。这个政治犯快速通过了十字路口....."


等我到了我的租住屋后又步行回到常遥路与人民东路十字路口,只有十几分钟,我看到刚才在常遥路与人民东路十字路口执勤的那个交警和那个开着私家小汽车穿着
交警执勤马甲和警服的这个交警都不见了,这里的十字路口交通信号灯又正常亮了。而在常州市武进区的所有十字路口的交通信号灯如果坏了不亮后,最快都是至少需要大半天才能被修好亮起来.


我在2016年2月4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谷歌邮箱"我的祖国我建设群"发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用机动车谋杀我————吕千荣2016年2月3日受迫害的微博>>一文。


在2016年2月22日晚上元宵节八点左右,我们一家三口和我小孩大舅,我们四人正在吃晚饭,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两个辅警进入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的租住屋,说是要登记暂住证,我说去年十月我刚住进来时,遥观派出所的一个辅警通济村委的治保主任要登记我的暂住证时,我第二天就到遥观派出所登记变更了我的江苏省居住证地址.这两个辅警说:"这个村里附近发生了事,上面让重视排查一下。我把我和我妻子儿子的居住证给了辅警登记后,辅警询问我的职业,我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靠用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
拉客谋生,现在湖塘交警中队又扣押了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大半年了都不给我,公开迫害我。中共有关部门长期一边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对我进行监控迫害、谋杀,一边是你们公安机关通知安排流氓地痞群众公开迫害我,就连我租房你们遥观派出所的所长都要通知群众迫害我让和我违约不租房给我,通济村西小李的李国芳夫妇向我控诉都是你们遥观派出所的所长和通济村委的村干部以政府的名义找到他们让他们夫妇迫害我,说我是政治犯让他们迫害我不让他们租房给我住,我都用录音笔秘密录音录像了.我都把视频发在美国Youtube网站上在国际网站上向国际社会揭露了!”


这两个辅警推脱说:"领导的事情我们不知道....."


之后我把我的手机号码都告诉了这两个辅警,(其实我的详细真实身份电话号码、联系方式、户籍和暂住地地址都是在网上公开的.我在常州市多个部门不断的上访反映在我暂住常州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大量被迫害谋杀的控诉中,都有我的详细真实身份电话号码、联系方式、户籍和暂住地地址).


这两个辅警又问我妻子和儿子什麽职业?我说我妻子在厂里上班,儿子在修手机.这两个辅警要登记我妻子
儿子上班工作的厂名和地址,我说:“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在2014年在我们暂住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54号张建红家和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顾金华家租住时,你们遥观派出所的辅警也是到我租住屋登记我妻子上班的工厂地址名称后,武进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谢宇两次找到我妻子厂里威胁我妻子,让劝劝我不让我在网上揭露中共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了。我经常上访反映控诉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谋杀,却没有人理我。去年十月我刚住进来时遥观派出所的一个辅警通济村委的治保主任要登记暂住证时也是要登记我妻子的上班工厂地址厂名,我也是没有告诉他,并且我第二天就到遥观派出所反映了.登记了我妻子儿子的工作地址,你们国保又要去威胁骚扰我的妻子儿子是吧”?


在2016年2月23日吃过早饭,我旁边离我租住屋较远的一个大爷和我说他圈养的四只鸡昨晚八点又被人偷了,之前几天春节后的一天,他说他圈养的四只鸡在下午一点至四点被人偷了,他来我家调监控.,他说他的鸡笼是在他南屋靠近人民东路边菜地门口,我家监控摄像头无法监控到的地方.他想看看我家门口的监控摄像头看看我门口村口有没有偷鸡人经过。我当时给他调了监控,没有看到有偷鸡人经过村口。(注:我们一家很少和人来往,一般都没有去过暂住地邻居家里.)。我说:"你也是的,之前你说你的鸡被人偷了四只,昨天又被人偷了四只,你家鸡被人偷了四只后,你还有四只你不把杀了卖了或放在安全地方?"


在2016年2月23日吃过早饭,我租住屋的床称断了两根,在我骑电动自行车找木匠做两根床称时,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床称断了两根,正在骑电动自行车到卢家巷找木匠做两根床称,到了木匠也不会给他做,非让他晚上没法睡觉......"


我就买了锯子买了两根废门框,自己做了两根床称.在2016年2月23日中午和下午,我在我的租住屋门口做床称时,有一个也是租住在赵家塘的一个打工的男青年邻居和一个也是租住在赵家塘的丈夫在上班打工,她在家带两个五岁以下一女一男两个孩子的妇女在看我做床称时,这个妇女就问我:"你的监控摄像头能不能看到我家门口?"我说:"我不知道你住在哪"?这个妇女就朝我租住屋东北方向指了一下说:“我就租住在那”?.我就说:"我租住屋北面往东的村路和村路北面的住户,有几家的门口我的监控摄像头能看到,但是晚上离远了看不清".这个妇女就说:"我们春节回家了,窗户好像被人打开了,我想调你家的监控看看."我说:"你报警了没有?如果被人盗窃了你报警后警察要来调监控我就给警察调看".这个妇女就说:"我没有报警,东西又没有少,人又没有进我屋里."我说:"人没有进你屋里,东西又没有少,你要我给你调什麽监控?"这个妇女又当场改口说:"好像有人进我屋了,东西没有少." 我说:"你应该知道是那个时间段"?这个妇女说:"春节回家期间好几天呢?记不清了."我说:"看好几天的监控要一天也看不完呀?除非你家被人盗窃了或发生重大事件,我家的监控能看到,你报警后警察来调我家监控,我才给看."


在我拿着做好的床称去进我租住屋安床称时,就听这个妇女和那个男青年说:"派出所的警察说这个政治犯住在这里,让这个政治犯监控摄像头监控不到的地方的群众都说东西被人偷了."(是指遥观派出所的警察).我当时听得清清楚楚.


过了一会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到处都听到群众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暂住地的一个女的和别人说的'派出所的警察说这个政治犯住在这里,让这个政治犯监控摄像头监控不到的地方的群众都说东西被人偷了.'让这个政治犯听到了.这个政治犯从少年时代都开始帮助人,最近在美国的基督徒看他被中共迫害的可怜,要帮助他给他三百美元合两千元人民币,他都不要.他说自己虽然被中共迫害的还欠亲戚家两万元人民币,但是他们一家还能生活下去,还有很多被中共迫害的基督徒和访民,他(她)们比他家更需要帮助,有很多冤民访民被中共迫害的都在北京露宿街头靠捡饭生存,在寒冬夜里的北京街头都可能会被冻死。公安机关也不敢陷害
这个政治犯,就是让他烦心的.这个政治犯要是揭露出来了,中共也是都不承认......"


在我刚住进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后,就有一些邻居和我说:"在你没有住进这里之前,上一个租住在这里的租房人刚搬进来十来天就被人翻窗偷走了笔记本电脑.你没有住进来之前几年,这里的住户多次被人盗窃,有的被人剪锁盗窃,之后遥观派出所在这里的十字路口安装了两个监控摄像头(指在
我现在的租住屋门前的十字路口)。在村组北面的路边,有一家人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在村组西面路边有一家人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因为在通济村委赵家塘村组南北西都有直通村外的村内道路,东边村内道路有田间小路可通到村外人民东路上.在我刚住进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后,我就把我租住屋的窗户都用厚铁钢带加固了,我的租住屋的门口朝西对着村内主道十字路口,每天人来人往.派出所安装的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我的大门.我在我的租住屋外安装了五个监控摄像头,屋内安装了三个监控摄像头.(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杀。。。。。。

我为了防止中共有关部门对我一家在租住屋的迫害,我从2014年10月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顾金华家租房住时开始,我就花了三千元买了八个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我的租住屋内外,我在我的租住屋内外安装的这八个监控摄像头,每年光电费就要花掉一千元人民币.每次搬家拆安监控费就要最低花一千元.)


我这才想到了在我2015年10月底,我刚住进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后不久,在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2015年底一天下午,在我正准备回安徽老家有事出门时,遥观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和辅警看到我后就和我说:"吕千荣,旁边那家人的一个小狗丢了,她报警了(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租住屋西边的离我租住屋比较远的一家人),你这监控能看到吧?把我调下监控?"我打开监控开始把他们调了一个多小时的监控,由于距离较远晚上的画面还看不清楚,在警察陪我调了四十分钟的监控后,就不看监控走了,说你这监控距离较远,她家(丢狗家)旁边的一家邻居家也安有监控,需要时再调他家的监控.留了一个丢狗家的旁边邻居大爷陪我看监控.过了一二十分钟在我调看了监控出来后,警察和那个丢狗的女的都说小狗找到了.在2016年春节左右,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租住屋北边有一家妇女,也来到我家问我:"你家监控能不能看到我家?我家被人盗窃了,我房东家装有监控摄像头能清楚看到我家,但是房东说他家的监控没有开,看不到。。。。。。" 我问她:"你报警了没有"?她说:"报警没有用."我说:"那你也要报警呀!"


我让她看了我家监控摄像头问她家在哪个位置?她看了我家监控后她说我家监控看不到她家.

也是在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我租住屋北边方向,2016年春节后我租住屋来了几个男的,其中一个男的和我说:“我晚上停在村路边的私家车被人撞了,我已报了警,想找到肇事车辆。我旁边邻居家也安装有监控摄像头能清楚看到,但是邻居说他家的监控没有开,看不到。你家监控能不能给我看看?”我让他看了我家监控,他说我家监控看不到他的停车处.他让我给他调了我门口村口十字路口的监控(在南面的村口),他没有看到肇事逃逸车辆.他说肇事逃逸车辆可能从村北边的村路出村了.


2016年2月24日,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
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安排群众让群众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到派出所害死了,他脑子都被控制住了,他想在网上揭露中共对他的迫害都揭露不出来....."


在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十几年来在我所暂住谋生的地方都是这样一边脑控煽动唆使安排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边脑控煽动唆使安排群众诬告陷害我(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让我长期生活在痛苦恐惧之中....


我家的监控我都好心的给村民调看,没想到这也成了有关部门在对我一边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一边是公安机关又以党和政府的名义煽动、唆使、安排流氓地痞和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和诬告陷害的工具.今后我公开声明:"我家的监控除了公安机关侦查破案的需要要调我家监控,我不再随便给人调看."



2016年2月25日至27日,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正在写揭露中共有关部门在2016年春节前后期间,在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想用机动车撞死他,以及脑控煽动唆使安排群众诬告陷害他。。。。。对他的这些迫害,中共都不承认!

2016年2月28日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正在写揭露中共有关部门在2016年春节前后期间,在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想用机动车撞死他,以及脑控煽动唆使安排群众诬告陷害他。。。。。对他的这些迫害,中共都不承人!谁用汽车把他撞死没有事......

作者简介:吕千荣 、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棵竹子)、男、汉族,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网络代表作有《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这个帖子在天涯杂谈、凤凰论坛、百度空间发表后,在天涯杂谈发表的这个帖子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麽?》、《 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写给上帝的血书----吕千荣日记》、《写给祖国的心声---吕千荣日记、随笔、杂谈》、《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写给祖国的心声---吕千荣日记、随笔、杂谈(三)》、《寻找生命的钥匙(组诗四首)》、《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我在2011年写的《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爱情诗,在2011年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后被包括手机论坛在内的多家网站转载,几年来每到七夕情人节仍会被少男少女们翻出被一些网站转载)、《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到底是谁给了奸杀少女、摔死幼童的李昌奎免死的金牌》、《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就会给中国判了死刑》、《如果枪毙了夏俊峰,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 中国,您不要流泪》、《孔庆东的荒诞言论和“重庆模式”,其实都是文革余孽在作怪》、《六.四,今夜我无眠》、《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等等,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的所有帖子都会被包括手机论坛等在内的一些网站转载(因我在天涯社区天涯论坛被封杀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有一些帖子在2011年都被天涯隐藏了;因我在凤凰网凤凰论坛被封杀,我在凤凰论坛上发表的一些帖子,在我凤凰论坛的主页上都看不到了,只能用搜狗、谷歌、百度搜索文章名称才能看到)。网友如果搜索我发的帖子,依次用以下的搜索:“搜狗、谷歌、百度等(用搜索搜索我的博客、帖子时一些网站转载我的博客、帖子,现在也经常会被中共有关部门屏蔽)”.我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至今被中共在国内论坛、博客全面封杀!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s://www.blogger.com/home、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ngdebokelvqianro/、推特账号:吕千荣@lvqianrong、脸书账号:吕千荣,我的手机是 +8615312586362(注:此号码常用)、+8613685277148 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注:此邮箱常用)、 lvqianrong@gmail.com

QQ:1244667884中国正义、1079861385天使的眼泪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于暂住地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租住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