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有官员涉案 广东一托养中心49天内死20人 网民震惊

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有官员涉案 广东一托养中心49天内死20人 网民震惊

“死亡集中营?”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恶劣环境遭曝光后,有网友震惊的如此形容。这所长年有官员介入主导财务的托养中心,竟到现在才由媒体报导出来。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3-21 讯】作者:苏智敏

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大门口,托养中心由看守所改建,内部多处保留着原来的陈设

“死亡集中营?”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恶劣环境遭曝光后,有网友震惊的如此形容。这所长年有官员介入主导财务的托养中心,竟到现在才由媒体报导出来。

弱势者的“死亡终点站”

在周遭村民眼中显得神秘的练溪托养中心,从2010年开始运营,今年2月24日被新丰县民政局以“存在内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离岗至今未归等问题”之理由要求整改,并要求各委托机构接回各自的托养人员,共计733人。

然而在整改之前,新丰县殡仪馆透露,该托养中心一年送来的尸体数量很多,从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共49天内,已送来20名死者。

49天内死20人,这恐怖的数字却只是冰山一角。据《新京报》采访调查,广东某救助站从2011年开始送至练溪托养中心的200多人中,6年内已有近百人死亡,2014年就有22人。

而这些死者多半只有编号,在殡仪馆的登记册上,可看到“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等,因为他们几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极少有人来认领。

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算是死者里,少数“好一点”的,有家人认领、有名字而非冷冰冰的编号。他在去年10月19日走失,被辗转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当年12月3日,仅一个多月即因伤寒身亡。同一天,包含雷文锋在内,该托养中心共有三人去世。

雷文锋的父亲雷洪向媒体表示,第一次认尸时,完全没认出眼前这具瘦得皮包骨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这间由看守所改建的托养中心,竟变成了“死亡终点站”。根据练溪托养人员的送院记录,多数存在营养状况不好的情况。而曾进入室内的广东省某救助站人员透露,看到十几个人睡在一间约15平方米,只有水泥通铺的房间内,厕所也在房间里,因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有知情人表示,送到练溪托养中心的人基本是健康的,却有多人死于肺炎,而这跟卫生条件差有关。

但新丰县相关部门对媒体否认该托养中心今年仍有多人死亡的情况。练溪托养中心副主任刘凤则表示,流浪人员送到托养中心时就已疾病缠身。

本身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练溪托养中心,有知情人揭露,从2015年开始,每年盈利就达一两百万,同时此中心还存在内部管理混乱、未按期参加年检等问题。

同时,有多位知情人士指控,托养中心自成立后,新丰县民政局一位主要领导先后派侄子李志成、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李伟理等人,主掌托养中心的财政大权,甚至是管理权。当该中心的法人代表罗丽芳想取回主导权时,却反被以涉嫌挪用资金罪,遭新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被动的官方调查

问题丛生的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明显存在一些地方政府救助上的不尽责、监管缺位与腐败、利益勾结等问题。3月20日经媒体曝光后,韶关市政府发布通报,称相关部门已对该托养中心的四名主要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并深入调查托养对象的死亡人数和死亡原因。而涉嫌违纪违规的公职人员也正进行调查。

该事件让人想起发生于2015年4月的河南信阳“干尸儿童”事件,一名12岁,45公斤的失踪男童在信阳救助站半年后,变成一具只剩15公斤、满布伤痕的“干尸”。

练溪托养中心的问题,再次引发人们对这类机构的争议。有网友就痛批,中国的养老院、福利院根本是人间地狱、纳粹集中营。也有人说,一个一切以利益至上的国家,“这是很正常的”。

网友“奉旨搞笑”:“有公权力的影子。怪不得,除了他们谁敢如此喝人血。”

网友“yihong12”:“49天死20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上演的现实版奥斯维辛集中营。”

中国异义人士陈炎松在推特指出:“对于土共的免费福利机构还是少信为好,总而言之一句话,你要花土共的钱,它就要你的命!”

另外,也因该托养中心死亡率太高,让不少中国网友质疑,这背后恐涉及器官买卖。就有网友留言问道:器官还在吗?

在今年年初,一名移民美国的中共红二代向媒体透露,被强摘器官的对象已从被关押的人,如法轮功学员、藏人、新疆人、民运人士,扩大到访民、社会流浪人员等。有些政府机构对这些无依无靠的人,表面很“热心”,照顾吃穿并“检查身体”,实际上是趁“体检”机会,把血型都纳入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

托养中心内,第二道铁门紧闭,禁止外人入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321/899633.html


据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1日报道:博闻社接到知情者爆料,反映了发生在广东省新丰县救助机构三年死亡四百余人的惊天大案。知情者称,这家位于广东省的救助机构收养了接近两千余名未成年青少年,救助站每月能从民政部门获得一千八百余元的救助经费,但真正花到被救助者身上的不过三百余元。然而,不少被救助者甚至熬不过一个月。究竟是被救助者本来身体虚弱还是这个现代集中营有心为之,不得而知!甚至对于一些调皮的被救助者,管理人员会用绳捆绑他们。

新京报3月20日报道,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从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到当地殡仪馆的死者达20人。目前不知道是否为同一家。

知情者告诉博闻社,自从二月中有被救助者家属企图闹事以来,广东有关部门开始警觉起来,以防事件演变为孙志刚事件翻版。当局二月末紧急将当年报道孙志刚事件的南都报刊集团董事长未经公示便调往韶关协调与媒体关系。并据所了解到的情况,韶关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特别应对小组企图将此事低调处理。据称,此救助站很快就会被取缔;但该救助站幕后老板李翠琼后台十分硬,堪称当地政坛不倒翁,相信不久后等风声过去,该救助站又会重新开张营业。李翠琼原来是当地民政部门的主要领导,后来经几任县领导的提拔官至常委。据称,李曾经数次被查,但因其与县委书记关系非同一般以及有韶关纪检高官力保而屡屡脱险。这也让她越发猖狂,甚至将共同合作的股东逼退。据了解,李与县委书记是邻居,上年曾经发生流浪汉(曾是被救助者)故意袭击李翠琼的事件,也被当地政府掩盖。

知情者透露,救助站每年按计算可盈利数千万元,但真正拿来分红的只有几百万元;剩下的绝大部分利润都被李用作打点上下各级关系的经费,李曾对朋友称,没有她没有这些钱,这个救助站就不会有任何部门送人过来。从调查得知,这个救助站近年来业务范围几乎涵盖了珠三角。后续事件将怎么发展,博闻社将继续关注。

无眠—细思极恐

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走失后,被辗转送到练溪托养中心。
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

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

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是20人。

49天,就死亡20人。

2月24日,托养中心,有733人。

20/49*365=149人。
149/733=20%的死亡率。

不知道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死亡率,有没有超过20%。

但是,练溪托养中心做到了。每五个人,死掉一个。

接受救援的人,基本都是健康的,即便是有病,也不是要命的重症或者急症。

为什么20%的死亡率?

大家回忆一下,曾经街上,有很多流浪汉,乞讨者,无家可归者。
夏天天桥下,冬天地下通道里,任何遮风避雨的旮旯角,几乎都有他们的身影。
从几岁孩子,到七老八十的老人。

到今天,你突然发现,他们都不见了。
偶尔也看见乞讨的。
但是,明显不是以前在街上存活的那拨流浪者。

那些流浪者,数量应该非常庞大。
到哪里去了?

我曾经写过“哈根斯”无数的鬼故事。
为了探究街上流浪汉哪里去了,私下问了很多朋友。
他们要么闭口不谈,要么言语不详,吞吞吐吐。
给出的答案,大多是:被收容了。

但是,各地收容所,又不断爆出各种死亡事件。

我甚至问过流浪者:为什么不去收容所。
他们脸上首先是惊恐,然后快步离开。

这些人,怕什么?

高达20%的死亡率,其实清楚的给出了答案:
杀人。

杀人的目的是什么?

人,做任何事情,无非就是“名利”。

杀掉这些可怜人,名,是不可能有的。

只有,利。

如何利益最大化?
这些人活着,政府每个月肯定给补助。
按道理,活着的人越多,获得的补助越多。
那应该让人活着,才是好办法。

为什么如此高比例死去?
利益更大。

如何利益更大?如何发死人财?

我不敢说,你可以想。

无眠,2017.03.21。。

摘自:博讯新闻首页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1日首发<<骗救助费:广东新丰县救助机构三年致死四百余人的惊天大案>>

原文链接: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11205.shtml#.WNDRHlV97IU


【新唐人2017年03月21日訊】繼媒體曝光,廣東韶關練溪托養中心猶如「死亡集中營」,短短49天內有20人死之後,再有知情者曝料,廣東省新豐縣救助機構,3年死亡400餘人的驚天大案。這家救助機構接收2000餘名少年,騙收政府大筆救助經費,年盈利達數千萬元。

陸媒3月20日報導,深圳15歲自閉症少年雷文鋒去年10月在深圳走失後,被當成流浪漢輾轉送往練溪託養中心,不料45天後離奇死亡,被家人找到時已成骨瘦如柴的屍體。

家人先後收到兩份死亡記錄,包括指他消化道腫瘤致死,第二份則多了傷寒,雷的救助申請表則被亂填為25歲。

陸媒追查發現,練溪託養中心劣跡斑斑,年盈利達200萬元人民幣,在財務上與官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根據當地殯儀館記錄,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短短49天內由練溪託養中心送來的死者多達20人。從2011年以來,僅廣東某地方救助站就向練溪託養中心輸送了200多人託養,至今已死亡近100人。

3月21日,博聞社又接到知情者曝料,揭露廣東省新豐縣救助機構,3年來死亡400餘人的驚天大案。目前不知道是否與練溪託養中心同為一家。

知情者說,這家位於廣東省的救助機構收養了接近2000餘名未成年青少年,救助站每月能從民政部門獲得一千八百餘元的救助經費,但真正花到被救助者身上的不過300餘元。不少被救助者甚至熬不過一個月就死亡了,管理人員甚至把一些不聽話的被救助者用繩索捆綁。

知情者還透露,救助站每年按計算可盈利數千萬元,但真正拿來分紅的只有幾百萬元,剩下的絕大部分利潤,都被救助站幕後老闆李翠瓊用作打點上下各級關係的經費。李翠瓊曾對朋友稱,沒有她,就沒有這些錢,這個救助站就不會有任何部門送人過來。

從調查得知,這個救助站近年來業務範圍幾乎涵蓋了珠三角。

知情者還說,自從2月中旬有被救助者家屬找到救助站要求真相以來,這些救助站的幕後黑幕才逐漸披露出來。

2013年,大學生孫志剛因外出沒帶暫居證,在廣州收容遣送中轉站被打死,事件引發社會輿論的強烈譴責。事發後,遣送站改名為救助站。近年來,救助站將需救助人員送到託養中心。前年,河南信陽救助站曾被揭餓死14歲男孩王志強事件。

托養中心騙取救助費 官員家屬管賬
 
今年2月,深圳少年雷文鋒命喪韶關練溪托養中心被曝光後,再揭露出該中心牽涉上百人的驚天人命案。目前,練溪託養中心和新豐縣民政局都否認收買人命。中心副主任劉鳳聲稱,送來的流浪者都是因疾病纏身而死亡。

據稱,該託養中心已運營6年多,法人代表為羅麗芳。根據新豐縣民政局與羅麗芳的協議,轉移給羅麗芳的所有流浪漢,當局按供養費每人每月660元人民幣,當中50元作為管理費。

羅麗芳的親屬羅騰說,託養中心自成立開始,財務賬目由當地官員家屬打理,時任新豐縣民政局一名主要官員,安排其姪子李志成負責中心的財務工作。員工的工資都是由他以現金形式發放。

去年李志成退出託養中心,該民政局官員又安插親信、新豐縣司法局政工科科長李偉理,以及李妻劉秀玉接手打理中心財務。

羅騰說,該託養中心抽取每人每月50元為局管理費,若供養方增加供養費,按增加額的10%提留作為局的管理費。他說,從2015年起已有明顯盈利,「一年一兩百萬以上」。

20日,韶關市政府稱,調查發現練溪託養中心無託養條件,3月初已被正式取締,已安置中心內733人,現已撤銷託養中心的牌照,當局已扣查4名負責人。

據《明報》報導,練溪託養中心最初接收的託養人員僅有幾十人,但最終被要求整改時,託養人士竟多達733人。由於接收託養人員可獲得民政部門撥款,眾多的託養人擠在條件惡劣的地方,成為該中心年盈利高達一、二百萬元的原因。

摘自:新唐人电视台首頁新唐人2017年03月21日<<廣東救助機構曝驚天大案 騙救助費3年致死400餘人>>
原文链接:http://cn.ntdtv.com/xtr/gb/2017/03/21/a1316763.html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3月21日报道:日前,广东韶关一托养中心因15岁自闭症患者死亡后,爆出仅两个月内,该中心至少已有20人死亡事件,其中还涉及官员亲属参与经营的内幕。

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日前被曝光在今年1月至上月18日的49天内,已有至少20人死亡。据媒体报道,托养中心的房间每个仅约15平方米大,内有半米高的水泥床,10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内,因没有冲水系统,房间臭气熏天。大部分“托养者”均瘦至“皮包骨”。

更令外界哗然的是,该托养中心在财务上与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帐目由当地官员的家属打理,每年盈利一、两百万以上。另有报道引述救助站人员指,他们2011年至今。向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6年来有近百人死亡。

事件瞬间引爆网络舆论一边倒地炮轰政府,拿着国家的补贴当盈利,虐死流浪人员丧尽天良。公众号“王伏井”指:“官商不分的人利用制度漏洞和职务之便,不顾托养人员的生命安全疯狂敛财,而被托养人员却在看似完美温暖的制度掩盖下,一步步被制度内的人推向死亡深渊。”

有网民质疑:死了20个警察局都不知道才怪了,死亡事件会没有警察介入吗?对此,网民乒乒乓乓回应,警察就算知道不想往这送又能送到哪去?警察局养着?自己家养着?他送过去就是按程序办事。

也有网民要求当局调查,部分托养中心的死者器官被摘的传闻。

一名网民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按照托养中心733人计算,死亡率超过了20%,事件令人感到惊讶和痛心:

“几年就死了几百人,非常法西斯和残酷的魔窟,对一些流浪人员太没有道德和人性了。”

韶关市政府3月20日发布通告指,该托养中心不具备托养条件,民政部已经与3月2日取缔该中心。对733名托养对象进行安置,已扣查经营管理的4名负责人。

对此,有网民反问:不具备托养条件为什么公安机关还往里送?等死了人才发现不具备条件吗?

带着其不具备托养中心的条件,但却又通过部门审批的疑问,记者致电韶关市民政局,但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就此在网上检索该中心的相关消息,仍能发现深圳市民政局的网站上还有题为《市民政局副局长杨春生带队考察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的新闻,文中提到:我局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托养工作也非常重视,认为练溪托养中心在管理设备上较为完善,能在居住环境、医疗护理、食物卫生等方面要保证安全。

关注事件的新公民运动参与者李刚告诉本台,现有体制造成分配不公,权力没有监督,底层百姓的命运注定悲惨:

“练溪可能也不是个案,造成这个事情的直接原因是这个社会是为了钱,为了钱可以做到没有底线没有道德。这个案例是因为托养中心为了省钱,从人员开支到吃住,能省就省。民政部门的拨款从中层层盘剥,蛀虫很多,所以最终导致社会最底层直接落实到资金是非常有限的。这个事情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体制,这个体制注定造成分配的不公平,权力是没有监督的,所有的权力都是向上负责,底层的百姓没任何权利,命运是最悲惨的。”

摘自: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2017年3月21日<<广东韶关一托养中心死亡率高发 舆论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3212017110118.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