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称毛是历史上最大暴君

首页 > 评论 > 以史为鉴 > 正文
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称毛是历史上最大暴君
作者:刘晓

身心遭受毛迫害的中共高官们在文革后对毛提出了犀利的批评,明确点出毛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网络图片)

更新: 2017-03-22 11:39 AM  

【大纪元2017年03月22日讯】对于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评价,国际上早已公认其是一个与希特勒、斯大林齐名的暴君,因为在其统治下的中国,在其发动的一次次运动中,逾八千万中国人惨死。说其罪孽深重并不为过。不过,在中共维持政权的需要下,真实的毛被掩盖,众多的国人继续被蒙蔽,甚至近年来,一些人因对现实的不满,在思想中泛起了“怀旧”的情绪,再次将毛“神化”。

与普通受蒙蔽的中国人不同,一些身心遭受毛迫害的中共高官们则有着清醒的认识,并在文革后对毛提出了犀利的批评,更有人明确点出毛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那么,当年中共高官们是如何评价毛的?又是谁将毛视为历史上最大的暴君?2010年出版的大陆《炎黄春秋》第4期杂志发表的题为《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略》的文章,就是对这段历史的真实记录。作者是参加会议的郭道晖。

文章称,这次由中共中央机关、地方、省军级干部等4千多人参加的会议是于1980年10月召开的,主要目地是讨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会议对党史和毛都进行了深刻的评析。

中共高官不认同文革前17年成绩


对于文革前17年的评价,《决议》称“多数情况我们党的路线是正确的,取得了伟大的成绩”,但是与会人士对此并不认同。他们表示,这一期间,政治方面不断地搞运动,整了几百上千万人,而这都是毛的错误。

不过,少数人担心彻底否定毛会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第三世界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认为对毛的评价要从政治上、从全局上考虑。邓小平就持此种观点,他指出,对毛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因为写过头,就是给毛“抹黑”,就是给中共“抹黑”。

毛思想是否包括其错误思想?

在会议上,对于毛思想的评价的争论也非常大。有人提出:“毛泽东思想是不是也应当包括毛泽东的错误思想?”很多人都不赞成将毛的错误归结为所有人的错误,认为毛的个人错误太大、太多。

犀利批毛

对毛的个人评价,是本次会议的热点。很多高官对于毛在建政后的所为都持批评态度,有的还十分尖锐。

●批毛发动文革是为了整人。曾任铁道部副部长、中顾委委员李颉伯表示,毛发动文革的动机不是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开始,以整人告终,排斥他所不放心的人。

铁道部的慕纯农也表示赞同,并称跟随毛的一批“忠良”都给整掉了,晚年他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批毛出尔反尔。中共团中央书记胡克实谈到文革前他两次亲耳听到讲话,一次说要“钓鱼”,即搞“阳谋”;一次说要搞“剥笋政策”,在党内一层层剥掉(异己分子)。“毛出尔反尔的事情很多。如1953年团中央起草团章,上面有‘用毛泽东思想教育青年’一语,毛亲笔勾掉,还嘱咐我们不要再这样写;可是在文革中却把这事说成是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

●批毛多疑善变,言而无信。作家夏衍在发言中亦对毛在民主革命中是否“有功无过”提出质疑。他根据自己的亲身见闻,说毛有时判断和决策失误,却常诿过予人。譬如1945年8月13—16日,毛本是向蒋介石连续发出三封措词强硬的电报和文章,但斯大林派特使来延安发指示后,毛立即改变态度,于8月25日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的三大口号,即“和平民主新阶段”。重庆谈判签订双十协定时,他当众高呼“蒋介石万岁!”这使得在场的民主党派的头头们大吃一惊。

夏衍概括毛的错误是16个字:“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绵里藏针。”他说1957年反右时,就有人指出,毛怕的不是“章罗联盟”,而是怕党内出赫鲁晓夫。1958年毛主席才65岁,就有“老年性多疑症”。

毛的秘书李锐则侧重谈了1959年庐山会议的全过程,认为毛任性、变化快,有时为达到某一目地,甚至不择手段。

●批毛嫉妒心强。将军张爱萍说,“毛是言必称秦始皇”。朱德的秘书陈友群则主要谈了毛早年同朱德不和的过程,“起初在士兵中朱比毛的威望高,毛有嫉妒心,是二人不和原因之一。”“1950年中宣部起初拟订的五一口号中,最后两条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在后面亲自加上‘毛主席万岁!’”

●高饶事件真相。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遗孀王光美在发言中提到“高饶事件”。王说,事前毛约刘少奇谈话,要求反周。刘少奇不同意,说反周对党不利,周绝不能反;并自己承担责任。后来高岗就反周、刘,毛默许。

●毛是最大暴君。值得注意的是,时任中科院院长、后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大胆表示:毛泽东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连朱元璋也不如他。《明史》写朱元璋只是“圣德有亏”。方毅还举例说:他弟弟毛泽覃在苏区时曾同他争论,他操起鸡毛掸子要打毛泽覃。毛泽覃反抗说:共产党又不是“毛家祠堂”!

方毅,是中共党内既懂经济,也懂外语的高官。中共建政后,曾先后任福建省政府副主席、上海市副市长、财政部副部长、对外经济委员会主任、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中科院院长、国务院副总理等。

文革爆发后,方毅被造反派揪出并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被多次进行批斗、示众,晚上还被勒令写检查。无疑,他的亲身经历以及对其他高官类似经历的了解,使他认清了毛的真实面目,并说出了“毛泽东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之语。

中共没有实质改观

 令人叹息的是,这次讨论中多数人的意见并没有被后来正式通过的《决议》所采纳。其主要原因是为避免降低毛和中共的“威望”,避免中共垮台。而这样的选择,使中共对国家的危害、对百姓的戕害一如既往,中共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改观,且在今日彻彻底底地成为了利己的利益集团,并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不惜以暴力相向。中共业已走入了万劫不复之深渊。

中共高官彭真曾说过,他坐过6年国民党的牢,又做了中共9年半的牢。为什么做了自己人的牢?对此,他坐牢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着。他的结论是“这是对过去党轻视民主、破坏法制的惩罚,否定民主和法制也就否定了自己!”历史证明,否定了民主和法治的任何政权最终都将自己埋葬,中共也绝不例外。在中国人埋葬中共的那一天,毛和中共的罪恶也将被彻底清算。

责任编辑:高义

原文链接:http://www.epochtimes.com/gb/17/3/21/n8950854.htm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中国人权 > 正文
两代精英成右派 地质学家谢家荣饮恨文革

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于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由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选举产生,谢家荣在五排左一。(公有领域)

更新: 2017-03-22 6:18 PM     标签:  反右运动, 谢家荣, 谢学锦, 文革迫害

【大纪元2017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叶蓁报导)谢家荣,中国第一代地质学家,也是第一届中央研究院院士。他一生与矿业打交道,大部分时间在野外度过,为中国地质科学的发展做出杰出贡献。更欣慰的是,其长子谢学锦继承父志,与父亲同在地质部从事科学研究。
这对科学家父子,专注科研而远离政治,却不幸被政治“过问”,卷入“反右运动”而被颠覆一生命运。在文革浩劫中,父子俩更是饱受欺凌与侮辱,儿子更要面对父母相继饮恨自尽的人间惨剧。这两位科技精英,一个在悲愤中结束了生命,一个则荒废了人生的大好年华。这一切,是谁之过?


中国地质学巨匠谢家荣。(网路图片)
中国地质学家谢家荣(网路图片)

以地质科学为终身事业

“一个国家要富强,离不开工业的发达,而搞工业,离不开矿业的开发,因此我选择了地质科学作为我终身的事业。”1913年,谢家荣在报考地质学专业的考试中,这样说。

1898年,谢家荣出生在上海的一个贫寒家庭,是兄弟姊妹中唯一的读书人。初中毕业后无钱读高中,他便远赴北京,报考不收学费、不限学历的地质研究所地质班。这不是普通的学校,而是中国自主培养地质学人才、打破外国人“包办”局面的一次科技突围。了解了学地质的意义,谢家荣也从功利的考学初衷转向将地质作为自己的终生事业。

在地质班中,谢家荣是30名高中生中唯一的初中生,功课上颇为吃力,成绩也在班里排倒数第一。但是凭借天赋与努力,他一跃成为佼佼者,17岁时便发表地质考察报告。1916年,地质班有22人毕业,18人取得毕业证书,年纪最小的谢家荣更是18人中的成绩最优者。

同年,他被选派赴美留学,1920年取得威斯康星大学硕士学位。四年中,他撰写过8篇地质报告和学术论文,其中6篇发表于《科学》杂志,展示出惊人的科研水平。毕业后,他迅速回国,在北京地质调查所工作,从此踏上钻研地质科学之路。

1921年,作为石油地质学的先驱,谢家荣在甘肃玉门进行第一次野外考察,发表《甘肃玉门石油报告》,第一次提出玉门的石油工业价值。这次考察,翻开中国石油勘察活动的第一页。

谢家荣还创造了多个“中国第一”。1924年,他编著的《地质学》出版,是中国人独立编写的第一部地质学教材。1937年,他在第17届国际地质大会发表《中国之石油富源》论文,是中国在国际会议发表的第一篇石油方面的论文。他最早提出“陆相生油”理论,为中国几大油田的发现提供理论基础。

他还足涉大江南北,担负起发掘矿产的任务,几处重要铁矿、铜矿、煤田的开发皆得益于他的研究。另外,他关于地震、陨石、煤岩学、古生物学等领域的研究和著作,均属开创性的科研工程。

谢家荣更把一身所学毫无保留地回报国家,执教于北大、清华、中山大学等名校,培育一大批地质专业人才。在全国,几乎有1/3地区的地质总工程师,由谢家荣亲自培养,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

科学家、著作家、野外勘察工作者、矿产发现者、教育家,谢家荣身上汇集了无数头衔和荣耀,他在中国地学界的成就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谢家荣与妻子吴镜侬合影。(网路图片)
谢家荣与妻子吴镜侬合影(网路图片)

无心政治却被卷入政治骗局

国难当头时,大科学家谢家荣同样展示出中国人的气节和勇气。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北京沦陷,他没有马上逃离,继续沉浸在他的地质研究和大学教育事业。然而在国家存亡之际,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某天,两个朋友劝他接受日方聘请,出任日伪统治下的“北大校长”。谢家荣勃然大怒,严词痛斥来者。

次日,谢家荣不得以独自逃离北京,到南方继续科研之路。抗战期间,他主持过湖南锡矿的开采、叙昆铁路的修筑;抗战胜利后,他立刻负责台湾石油地质的调查工作,后又发现淮南八公山煤田、安徽凤台磷矿、福建漳浦三水型铝土矿等,都是至今仍然发挥经济效益的重要矿床。1948年,谢家荣凭借自身成就,被选为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

转眼到了中共占据大陆之时,与当时知名学者的处境相同,身在南京的谢家荣也面临一道何去何从的选择题。南京“解放”前夕,文化名人胡适召开会议,动员中央研究院院士去台湾避难。爱国心切又不知中共真面目的谢家荣拒绝台湾之行,并组织研究单位的职工坚守岗位,保护设备与重要资料。

中共占据南京之初,出于统战需要,的确给予谢家荣一定“礼遇”。中共党人万里、孙冶方、陈毅等人都与他会面,表示“欢迎”他留在大陆。陈毅还在攻打上海前,请谢家荣一同前往上海。谢家荣作为一位有气节的科技大师,其的“选择”在知识分子群体中有着重大影响。因而当不知被利用的谢家荣出现在上海时,诸多学者、教授便对中共产生信任和幻想。

不顾政局的变化,谢家荣依然专注于地质领域。1950年,他加入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首次系统地部署中国地质矿产普查及勘探工作。1952年,中共成立地质部,谢家荣任总工程师,在此工作直至去世。1954年,他与同事黄汲清主持编写的《普查须知》,成为野外地质人员必备的工具书。

50年代,谢家荣还有一项意义重大的成就,只因受政治运动牵连,他的功绩被完全抹杀,成为他厄运的起点。


谢家荣作品集。(网路图片)
                           谢家荣作品集(网路图片)

石油功臣变身政治罪人

近代中国一直流传着贫油的论调,然而谢家荣一直对石油勘探抱有信心。1953年,他在一篇谈石油的文章中提到,在中国找石油应注意“海相的第三纪或中生代地层”,即华北、华东、东北的广大平原。学者黄汲清更著文指出:“谢家荣是注意到在华北和东北平原上找油的第一位地质学家,这一点一般人都不知道。”

1954年,谢家荣发表著名论文《中国的产油区和可能产油区》,对石油前景作出更为乐观的预测。之后,谢家荣等人着手东北地区的石油勘察工作。终于在1959年,松辽平原上冒出黑色的石油,标志着中国第一大油田——大庆油田的出现。

然而作为大功臣之一的谢家荣,却无法品尝喜悦。此时的他正蜷缩在一间小书房,为深挖“反动思想”而冥思苦想。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他被扣上“右派分子”的罪名,一切学术、勘探活动都被终止,其科研生涯断送在这场政治迫害中。

他的罪名之一,便是在民国时期发现了淮南煤田,在客观上“为国民党输血”。可是他在中共时期进行石油勘探与规划,带来以后的大庆、华北、胜利等大油田的开发,相比较而言,谢家荣岂不是为中共政权输送更多血液?这一切中共不会说,只是把他的贡献彻底掩盖,并把发现油田的功劳转移到他人身上。

被打成右派的谢家荣,只能天天泡在地质图书馆,并私下撰写一部《中国矿床学》,延续他的地质学理想。1962年,有人看到他在馆中读书、写作,碰到熟人就点头问好,但是话极少,也极少走动。他的眼中有“少见的痴呆”,人们不知,“这痴呆是一位学者进入思考时的出神入化,还是一个被生活抛弃的老人特有的那种麻木?”但能肯定的是,这样的一代宗师,其遭遇叫人心痛。

谢家荣遇到的又一沉重打击是长子谢学锦的无故蒙冤。谢学锦与他同在地质部的研究所工作,因无心的几句话也被打成“右派”。整风期间,他曾对所里的研究工作提出两点意见,一是研究工作的计划性不能太强,二是出国参加学术会议的人选,最好是写过论文的人。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位参加过国际会议却无论文在手的同事从此对他怀恨在心。那位同事在某次发言中说:谢学锦和谢家荣父子唱的是一个调子。这样,研究所匆匆搜集“莫须有”的罪证,把他划为“右派”。

继而有人揭发,谢学锦曾说“不要层层领导都要党员来当”,跟“大右派”储安平观点一致,他还说“储安平是党外人才”。谢学锦因业务观点不同,曾与苏联专家辩论,于是“反苏”罪名成立。谢学锦曾在办公楼对总务科长,高声抱怨厕所的卫生问题,还说“怎么连个厕所也管不好”,明显反对“党的领导”。

虽然谢学锦还能继续从事研究,却有人张贴大字报污蔑他“人还在心不死,还在那里想要向党夺权”。他只能无视这些“脏水”,在科研领域孤独地前进著。


谢家荣(前排右一)、谢学锦(后排右二)与家人合影。(网路图片)
谢家荣(前排右一)、谢学锦(后排右二)与家人合影。(网路图片)

文革中夫妻相继服药自尽

1959年,地质部成立地质科学院,在文革之初爆发“八八暴动”的红色恐怖事件。那时,全院上百位资深专家与科技研究人员皆遭到无情批斗。被打为“反动学术权威”的谢家荣和儿子谢学锦就在这百位受难的精英之中。

据谢学锦回忆,1966年8月8日上午,大院里的科学家们黑压压跪倒了一大片,“谢家荣首当其冲,跪在最前面”。由于隔得距离远,他只能看到父亲的背影。那时谢家荣已是68岁的老者,行动不便,下跪时动作比较慢,便遭到“造反派”的呵斥。令谢学锦更难过的是,自己同样作为被侮辱、被监视的人,竟没机会给父亲捎一句宽慰的话。

8月12日,地质部召开批斗会,再次把谢家荣在内的3位科技精英揪到单位批斗。批斗会开得很激烈,谢家荣等人被打骂、被戴高纸帽、挂牌子,再次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经历了反右、文革冲击,他的精神迅速崩溃。8月13日晚,谢家荣借故自己晚上睡不好,总翻身,便跟妻子吴镜侬说,今晚在门厅休息,以免打扰她。

14日一早,吴镜侬就在门厅发现气绝身亡的丈夫,陷入悲痛与恐慌的她立刻昏迷过去。在关键时刻,家中的保姆没有通知谢家荣的单位,而是把其长子谢学锦叫来处理后事。谢学锦又通知了小妹谢恒,这对兄妹各携家室火速赶到父亲家中。

四人在谢家荣遗体旁,看到一个装安眠药的空瓶子,还有一张写给妻子的字条:“侬妹,我先走了,望你保重。”在丧父的极度悲痛中,谢学锦夫妇与谢恒夫妇又多了一重恐惧。谢家荣是“反动派”,自杀便是“自绝于党、人民”,罪加数等,追究起来将祸及子孙。

经过商议,四人决定立即把字条烧掉,谢学锦向单位的“造反派”和公安部门报告:谢家荣死于心脏病。为了表示“划清界限”,他甚至不敢说是“父亲”死于心脏病。造反派的领导却要求鉴定他的死因,命令医生解剖遗体。遗体的皮肉被刀子划开,都没有用线缝合,就被赤裸裸地推出解剖室,谢家儿女见状几乎昏倒。然而他们还是从心底感激主刀医生,因为他毕竟开出了“谢家荣死于心脏病猝发”的证明。

谢家荣走后,谢恒把母亲接到自家居住,很快又被地科院的造反派纠缠。他们声称吴镜侬有东西转移过来,多次查抄谢恒的家。失去丈夫的吴镜侬犹如惊弓之鸟,更为连累了女儿、女婿而难过。

一次趁女儿不在家,吴镜侬悄悄回到自己家,并留下字条:“我回百万庄(谢家荣家)了,今天晚上你不要来,你们明天早晨有空的话,可以来看看我。”谢恒直到晚上下班回家才看字条,立刻慌慌张张叫上丈夫和谢学锦一同赶往父母家。大约晚上11点,他们踏进父母家门。

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母亲吴镜侬穿着一套干净衣裳,用一条白布单罩在身上,盖住头和脚。她身旁,也有一个装安眠药的空瓶子、一张字条,还有一筒阿胶补品。条子上写着,“女儿:我走了,去追赶你的父亲,他得有人照顾。留下一筒阿胶,这种药,你快用得着。另外,有几个小箱子放在你家里,你们兄妹五人,一人一个,上面贴好了名字的。你们的父母没有遗产留给你们,箱子里装的是过去的一点小东西,权当念物吧……”

就这样,谢家荣夫妇以相同的方式,相继离开人世,留给儿女无限的伤痛。还有那部未完成的《中国矿床学》,也随着谢家荣的逝去成为永远的缺憾。

在浩劫中,老舍走了,傅雷走了,谢家荣走了,数不清的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走上不归路,写下中国历史上悲壮而惨烈的一页。他们热爱生命,却不苟活,便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捍卫文人的尊严,无声地对抗占据大陆的邪恶政权。

参考资料:
1.文乐然,《沉重的崇高》,《当代》,1994年第5期。
2.铁流,《两代地质家的悲壮人生》,《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

责任编辑:李沐恩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3/20/n8946300.htm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王友群:〝马列子孙〞中共对〝炎黄子孙〞祖先的彻底否定
相关专题:  [共产党百年真相]   2017-03-22 04:57 PM

山东曲阜孔庙〝万世师表〞的牌匾被砸烂烧毁。(网络图片)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先祖就有敬神佛,敬天地,敬祖先,慎终怀远,认祖归宗,承前启后的优良传统。神佛创造了人,天地养育了人,祖先繁衍了人。中华民族的祖先,从神的启示中,创造了举世无双、灿烂辉煌的神传文化。这文化,通过一代又一代优秀的中国知识份子,承传到了1949年。

1949年,马列子孙中共颠覆中华民国之后,五千年灿烂辉煌的神传文化开始遭到灭顶之灾。因为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讲,共产党人〝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一部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深得马克思精髓的中共党魁毛泽东,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执政28年,发动了50多场政治运动,特别是十年文革期间的〝挖祖坟〞运动,对中华民族列祖列宗留下的东西的破坏,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次地震、火灾、水灾、风灾、战争!

1964年10月1日,在杭州养病的毛泽东大秘胡乔木写了《沁园春.杭州感事》,请毛泽东修改。经毛泽东修改后的下阙写道:〝土偶欺山,妖骸祸水,西子羞污半面妆。谁共我,舞倚天长剑,扫此荒唐!〞毛泽东还在原稿上写道:〝杭州及别处,行近郊原,处处与鬼为邻,几百年犹难扫尽。今日仅仅挖了几堆朽骨,便以为问题解决,太轻敌了。至于庙,连一个也未动。〞胡乔木向浙江省委有关领导传达了毛泽东的意见后,浙江省委立即开始拆毁明代忠臣于谦等人的墓。此为1966年〝文革〞爆发后,红卫兵在全国范围〝挖祖坟〞运动的重要源头之一。

1966年5月16日,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发动文革的〝中共中央通知〞。这一天,被认为是〝革一切优秀传统文化命〞的十年文革的开始。1966年6月1日,中共《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四旧〞,即破除几千年来所谓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1966年8月17日,北京市第二中学的红卫兵拟就大字报《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一次接见红卫兵。从此,北京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以〝打、砸、抢、烧〞等方式〝破四旧〞。不久,这股浪潮迅速蔓延到全中国。

孔子是与释迦牟尼、苏格拉底等同时代的启迪人类智慧的伟大思想家之一。国学大师钱穆认为:〝孔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国历史文化当已有两千五百年以上之积累,而孔子集其大成。在孔子以后,中国历史文化又复有两千五百年以上之演进,而孔子开其新统。在此五千多年,中国历史进程之指示,中国文化理想之建立,具有最深影响最大贡献者,殆无人堪与孔子相比伦。〞

山东曲阜的孔庙、孔府、孔林,并称为〝三孔〞。孔庙是祭祀孔子的场所,孔林是孔子及其家族的墓地,孔府则是世袭〝衍圣公〞(孔子嫡系后裔的世袭封号,始于西汉)居住的地方,是中国仅次于明清皇宫的府第,藏有大量历史档案、文物。然而,〝破四旧〞开始后,首先遭到破坏的便是这里。

蒙元灭宋,孔庙无损;满清入关,孔庙无损;日本侵华,孔庙也无损。无论谁入主中华,孔子都受到特别推崇,然而,却躲不过〝文革〞一劫。1966年11月15日,以北京师范大学造反派谭厚兰为首红卫兵,在孔府大门前举行〝彻底捣毁孔家店誓师大会〞。会后,红卫兵分头冲进孔府、孔庙、孔林,砸碑、拉匾、捣毁塑像。挤不上神龛的红卫兵,便将那些摔落在地上的至圣先贤们的头颅像踢足球一般踢来踢去。

扒坟队则铁锨、镢头并用,在孔子、孔鲤、孔伋祖孙三代的坟上同时作业。为更快掘开墓穴,还动用了雷管和炸药,孔子坟被炸开。11月29日,巨大厚重的〝大成至圣文宣王〞碑被拉倒,断为两截。就这样,面积3000多亩、延续两千多年的孔庙、孔府、孔林,在短短几天内,被洗劫一空,共计毁坏文物6000多件,烧毁古书2700多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多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多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戚本禹称赞谭厚兰们〝造反造得很好!〞这句话给各地红卫兵彷佛打了鸡血一样,〝挖祖坟〞运动迅速祸及全中国。凡是在中国古籍中能找到名字的古人,差不多都在1966年被掘了坟。这次大扫荡,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几乎每一个角落,破坏时间之长,范围之广,程度之烈,空绝古今。从黄帝陵、炎帝陵一直到宋岳飞坟、元成吉思汗陵、明海瑞墓、清左宗棠墓、民国詹天佑墓、抗日名将张志忠墓、爱国华侨陈嘉庚墓,凡是能找到的、能掘的祖宗的墓,统统〝横扫〞、荡平、砸烂!

近代中国最著名的人物当数孙中山了。但孙中山特别敬重的一个人,名叫章太炎。孙中山跟其他人拍照片,都是坐在中间的,但只要跟章太炎一起拍照,都是章太炎坐中间,孙中山坐旁边。孙中山一生的著作极少请人写前言或序言,但是他最重要的4篇文章,都是章太炎写的序言!

1936年6月13日,章太炎病逝。南京国民政府决定为他举行国葬,国葬令全文如下:〝宿儒章炳麟,性行耿介,学问淹通。早岁以文字提倡民族革命,身遭幽系,义无屈挠。嗣后抗拒帝制,奔走拥法,备尝艰险,弥着坚贞。居恒研精经术,抉奥钩玄,究其诣极,有逾往哲,所至以讲学为重。兹闻溘逝,轸惜实深,应即依照国葬法,特予国葬。生平事迹存备付史馆,用示国家崇礼耆宿之至意。此令。〞但因抗战爆发,国葬只好暂时搁置,章太炎家人南下逃难前,临时将他葬在苏州章家后花园。

1937年11月,苏州沦陷,日军闯入章家后花园,看见章太炎的坟墓,没有墓碑,以为墓内埋有财宝,一定要挖开看个究竟。章家留下守门的老家人苦苦劝止,却遭一顿毒打。日本一位军佐得知此为章太炎墓后,立即制止了日军。这位军佐几天后还特地前来拜祭,并在墓旁立了一个木柱,上书〝章太炎之墓〞。从此以后,再没有日军前来骚扰。

孙中山敬重、中华民国政府敬重、侵华日军敬重的章太炎,是近代中国相当了不一起的一代文化大师。当年,北京大学许多有名的教授,如黄侃、朱希祖、钱玄同等,大多是他的学生。但是,到了十年文革,遇到毛泽东的红卫兵,章太炎也被挖坟曝尸!

1955年4月3日,章太炎的灵柩迁葬于杭州西湖南屏山麓,与抗清名将张苍水之墓毗邻而居。〝文革〞中,毛泽东的造反派将章太炎墓掘开,取出棺椁,撬开棺盖,将章太炎的遗体拖出,弃之于地,并将一口楠木棺材劫走。不久,章太炎的尸体就腐臭了。后来,一位好心的园林工人将他的遗骸收拢在一起,草草埋于山脚下!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死伤最多、影响最深的一场民族御侮战争。从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到1945年日本战败,中日之间共进行了22场大型会战、1100场重要战斗、38000场小型战斗,国民党官兵伤亡约322万,268位将军阵亡,民众死伤2000万以上。

为抗日牺牲的国民党将士,是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难时刻,救生民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的民族英雄。1938年11月,抗日战争的总指挥蒋介石在南岳衡山主持军事会议时,提议在南岳修建忠烈祠和烈士公墓。1940年,南岳忠烈祠动工,1943年竣工。最高处的享堂置有〝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巨碑,所有抗日阵亡将士的英魂一体入祠祀享。1943年7月7日,中华民国政府在此举行首次公祭。1944年南岳一度沦陷,忠烈祠曾遭日军破坏。1947年后,每年春秋祭祀两次,最后一次在国民党撤退前的1949年3月29日。

中共夺取政权后的1953年3月,南岳管理处清除所谓〝反动遗迹〞,忠烈祠内100多处中华民国军政要员赞颂阵亡将士题刻的文字全部被凿掉,一字不留!1966年9月3日,日本投降签字21周年纪念日,〝破四旧〝红卫兵开进南岳忠烈祠,所有烈士坟墓全部被掘毁,先烈的遗骸全部被曝尸荒野!

十年文革,被称为全党、全军、全民发疯的十年。中华民族的列宗列宗留下的陵墓古迹,几乎全部被毁坏;所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全部被否定;父子、夫妇、长幼、君臣、朋友五伦关系全部被破坏;仁、义、礼、智、信全都被批倒批臭,延绵五千年的中华神传文化,被拦腰斩断,天下大乱!

中共发动红卫兵〝挖祖坟〞,根本目的,就是要断了炎黄子孙的根,让他们统统变成〝西来幽灵〞马列的子孙,死后都去西方见马克思。马克思何许人也?近年来大量历史资料显示:马克思乃撒旦的信徒,共产邪教的教主!

──转自《希望之声》 文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文昊)

原文链接: http://cn.ntdtv.com/xtr/gb/2017/03/22/a1316837.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