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5日星期六

【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 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被打(博讯博客发稿)

【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 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被打


我在2017年3月25日下午在推特脸书等网上又转发关于山东为母伸冤的李宁被失踪的图片,被一推友告知李宁现在生活的很好!之后我在2017年3月25日下午向山东龙口李宁的小姨(为姐伸冤受迫害的访民)李淑芬电话联系核实了,李宁现在生活在北京很好!
山东龙口访民李淑芬的电话:15275543016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7年3月25日下午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3251815581.jpg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3251815582.jpg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3251815583.jpg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3251815584.jpg
图片来源:网帖(转)【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 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再次被打
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036167536


首页 → 参与首发
伍雷律师:广场裸跪人大女生李宁为母鸣冤第八年
[日期:2017-03-16] 来源:微信  作者:伍雷律师

李宁:又是春节,第八年了,今年的愿望就是把杀害我妈妈的凶手绳之以法,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今天是除夕,团圆的日子,特别的想妈妈。对杀害我妈妈的凶手的恨没有减轻,反而恨到骨子里!从22岁到30岁,8年抗战!不知这条路是否有终点?今天除夕我、父亲、哥哥一起给母亲烧纸祭祖。只能在遥远的北方朝南略备饭菜祭奠母亲,希望母亲保佑一定让那些杀人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八年前,广场裸跪为母鸣冤人大女生 李宁母亲因一民事案件上访被龙口市政府东莱街道办事处抓回龙口拘禁一个月后,全身多处受伤死在某宾馆地下室(李淑莲被关押地),李宁因此成为访二代。八年过去了,李淑莲仍然陈尸冰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山东龙口市是法外之地吗?

可怜的姑娘为了给母亲申冤,发誓不剪头发。今天我看见她的头发已经长过膝盖,八年了,日本侵略者都被打跑了,可龙口市政府却连一个访民被非法拘禁殴打致死的案件都还在用暴力处理。山东省龙口市政府还是人民的政府吗?

李宁:在龙口政府里面被打,我和小姨从龙口政府里被20多个保安给抬出来,头发被踩在地上,让保安拖进一个小屋,关在小屋里,门口有20多保安,其中一个保安扬言:要脱下这身衣服弄死我父亲,北京两会期间龙口政府依旧嚣张跋扈。

[为母惨死喊冤八年的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再次被打] 八年来,

主犯未被追责,

涉案三保安量刑畸轻,

三名官员被公诉后山东烟台龙口法院三年未开庭,

八年来,此案一拖再拖

今天,2017年3月13日,李淑莲女儿李宁去龙口反映情况又被打!

一、2009年李淑莲被非法拘禁30天后遭受残酷虐待殴打致死案

1.被害人李淑莲,女,1953年8月13日出生,汉族,生前住山东省龙口市东莱街道北巷新村,2009年10月2日被烟台市东莱街道办事处非法拘禁长达一个月,在遭受长期残酷虐待殴打后“上吊”死亡。

2.李淑莲生前上访情况。李淑莲原是一下岗职工,后成功开办一个体商店,主要经营窗帘、手表、首饰、皮衣等。2001年后一直进京上访反映龙口市某局领导向其索贿不成,放水淹了她经营的仓库并强制给其店面封门,被封门期间大量商品丢失造成巨额经济损失问题。据李淑莲生前反映,其上访期间被关押过至少8次87天(不包含最后一次龙口市对其长达30天的非法拘禁),在收容所关押33天,在龙口非法关押14天。期间,李淑莲母亲被打,李淑莲上访期间遭受多次虐待,其自述腰部、肋骨、胸骨损伤而失去劳动能力(材料来源:王克勤:国庆节期间两上访女一死一失踪;李淑莲生前2009年3月6日的控告信)。

3.李淑莲失踪以及被非法拘禁一个月的情况。

2009年9月3日,李淑莲在京期间,被要求到北京市大兴区德茂派出所办理暂住证时,山东龙口市驻京办把李淑莲强制领走,从此李淑莲直至去世再也没有和家人取得联系。从李淑莲失踪第二天起,李淑莲的家人先后辗转北京、山东龙口寻找李淑莲,甚至找到当时负责强制领走、非法拘禁李淑莲的龙口市政府驻京办、信访局、东莱街道办事处人员,但这些人都推说不知道——李淑莲就这样在世界上消失了,直到一个月后传来李淑莲“上吊死亡”的消息。

根据龙口市公安局《赵焜、王立男、鲁旭涉嫌故意伤害案刑事侦查卷宗(诉讼卷)》显示:2009年9月4日,李淑莲所在地的龙口市“市里组织人到北京将李淑莲带回龙口,交给东莱街道办事处”(见2013年9月4日8时46分龙口市公安局对东莱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谢守泉讯问笔录)。

从2009年9月4日李淑莲被强行接回龙口后,以办学习班名义被限制人身自由。

2009年9月4日到同月23日,李淑莲被非法拘禁在龙口市龙泉宾馆110房间;同月23日到27日,李淑莲被非法拘禁在东莱宾馆121房间;9月27日到10月2日李淑莲死亡一直被非法拘禁在南山宾馆6113房间。从2009年9月3日一直到2009年10月2日在龙口死亡,李淑莲被非法拘禁长达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卷宗显示,以办理学习班的名义非法限制李淑莲人身自由,是由时任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尚德松、主任杨新军、人大主任姜洪飞、副书记谢守泉等通过书记办公会研究决定,分别由东莱街道办事处谢守泉、张德银、张益晓、王焕磊以及保安鲁旭、赵焜、王利男(其中鲁旭是保安负责人)等人实施的(见2013年9月4日9时2分龙口市公安局对东莱街道办事处主任杨新军讯问笔录),另有龙口市政府多个部门如信访局领导,甚至龙口市人民法院直接参与非法拘禁。

关于对李淑莲非法拘禁殴打的决策问题,可以详见谢守泉2009年10月4日09时30分讯问笔录:“9月23日李淑莲转到东莱宾馆后,24日我和杨新军、人大姜洪飞主任一起在尚德松书记屋内开的碰头会,汇报了情况后,尚德松书记说这样不行,要强化办班找地方收拾收拾她(指李淑莲)……当时就定了南山宾馆,杨新军联系的保安公司……”“尚德松书记跟我说叫我每天去个副科级干部带队……晚上杨新军基本都要过去看看”;另详见2013年09月04日14时31分龙口市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东莱街道办事处书记尚德松讯问笔录:“问:对李淑莲办学习班是谁决定的?答:当时是我和杨新军、谢守泉、姜洪飞三个人开的碰头会决定的……”

4.李淑莲被非法拘禁期间遭受残酷暴力殴打、虐待、折磨情况。

案卷显示,李淑莲在非法拘禁期间,至少从2009年9月27日到10月2日深夜,其不间断地遭受了极其剧烈暴力殴打和非人虐待,主要方式包括:(三根)电警棍电击,“李淑莲被电得一下起来然后又倒在床上……被电一下身体就在床上动一下”(见王利男供述),用电棍打后背,用沾水的毛巾长时间抽打“这个女的被我们打得直喊”,多日连续殴打,用脚踹,抽脸打耳光,罚蹲地,罚站立,纸袋套头,抓头发拖着殴打,用皮拖鞋打李淑莲,强迫写检查,禁止睡觉(从28号开始很少让李淑莲睡觉,9月30日和10月1日连续不让李淑莲睡觉“最多让李淑莲睡三四个小时”,王焕磊供述:“一般凌晨四时许再让李淑莲睡觉”),房间白天黑夜不开灯(李淑莲被非法拘禁的房间是地下负一层,没有窗户),长时间饥饿,李淑莲说身体疼痛也不予治疗。

据保安赵焜2009年10月4日12时13分笔录供述,实施上述行为的具体是赵焜、王利男、鲁旭,东莱街道办事处主任杨新军经常亲自指挥实施殴打并对李淑莲实施电击,东莱街道办事处副书记谢守泉、党委委员张益晓、干部王焕磊(王焕磊给保安亲自准备湿毛巾,见王利男供述)负责具体指使、安排保安殴打李淑莲,并且在另一房间(6115房间)通过视频监控监视观看保安殴打折磨李淑莲,东莱街道办值班干部晚上有事就叫保安,“一般叫我俩就是让我俩打李淑莲”。据保安鲁旭供述,9月27日龙口信访局一男一女两名干部与东莱办事处值班人员共同通过监控视频观看李淑莲第一次被殴打、折磨的惨状。三名保安中,鲁旭是负责人。

对李淑莲长期的、剧烈的暴力殴打,在李淑莲身上造成了明显伤痕。尸检可见,其右臀部有25×22厘米皮下出血,左臀部有35.5×30厘米皮下出血,边界均不清,部分呈黄绿色改变。双臀部之皮下出血面积,占体表面积的12.29%(详见龙口市尸体检验鉴定书、烟台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李淑莲身体另有多处外伤、皮下出血。

除遭到剧烈暴力殴打外,李淑莲还遭受长时间饥饿。李淑莲尸检报告(同上)显示:“胃及十二指肠未检见食物残渣”,这显示李淑莲死前相当一段时间未能进餐。

5、李淑莲死亡以及死因鉴定情况

根据鲁旭、赵焜、王立男(卷宗中多次显示也叫王利男)、(此三人是看管、毒打李淑莲的三名保安)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侦查卷宗《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显示:“2009年10月3日0时30分许,龙口市东萊街道办事处杨新军电话称:在给李淑莲办学习班时,李淑莲上吊死亡”。

2009年10月3日,龙口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龙公(刑)鉴(尸)字(2009)275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鉴定论证第3部分:臀部之皮下出血……构成轻伤。结论:死者李淑莲系用有边缘的质地较软的钝性物体缢压颈部至窒息死亡。

2009年10月26日,烟台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公(烟)尸鉴(法)字(2009)067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论证部分3:……应鉴定为轻伤。鉴定结论:死者李淑莲生前缢颈死亡。

2009年12月10日,山东省公安厅鲁公物鉴法字2009284号《关于李淑莲死亡文审意见书》文审意见2、3:符合生前前位缢死的特征,符合缢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文审意见3:……上述损伤已达到轻伤程度;

2014年2月14日,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法大(2013)医鉴字第134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被鉴定人李淑莲符合生前缢死,被鉴定人李淑莲生前所受损伤的损伤程度为轻伤。

2014年1月1日,北京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院《专家论证文书》:认定秋裤缢死证据不足;不排除被警棍多次电击及湿毛巾反复抽打导致皮下软组织较大面积损伤致急性肾功能衰竭为其死因。

二、截止目前李淑莲一案刑事案件审理情况

2009年10月4日,保安赵焜、王利男、鲁旭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轻伤),被龙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4日,鲁旭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10日,赵焜、王利男被逮捕。2010年1月10日,龙口市公安局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同年2月10日、4月10日,该案两次被退回补充侦查。2010年7月2日,龙口市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同年12月15日,法院作出判决,以故意伤害罪(轻伤)判处:被告人赵焜有期徒刑2年,被告人王利男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鲁旭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2013年8月30日,东莱街道办杨新军、谢守泉、王焕磊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龙口市公安局监视居住。2014年2月28日,经龙口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杨新军三人被取保候审;同年3月14日,龙口市人民检察院以龙检公刑诉(2014)77号起诉书,将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杨新军、谢守泉、王焕磊诉至龙口市人民法院。但迄今已经三年,龙口市人民法院竟然从未开庭审理此案,导致杨新军等人至今未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原文链接:https://www.canyu.org/n131199c6.aspx


维权网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李淑芬:酷刑报告——我在山东龙口看守所38天的遭遇实录

【编者按】李淑芬是因上访被龙口当地带回并于羁押期间不正常死亡李淑莲的妹妹。李淑莲被迫害致死已过去六个年头。期间其女“广场裸跪为母鸣冤人大女生”李宁为母鸣冤,并因此而遭拘留迫害。李淑芬是2015年8月25日被刑拘,被关押在山东龙口看守所,10月1日释放。期间李淑芬的50多亩苹果园的苹果熟了而无人打理,损失严重。以下是李淑芬自己整理出来的看守所实录,讲述其在看守所遭遇酷刑、殴打、虐待的悲惨经历。

到了烟台看守所被带进厚重铁门,被女管教带进一间屋子脱光所有衣服一丝不挂检查完毕,因上衣有两个小豆豆要剪掉才能穿进去,让我穿看守所衣服,女管教让我从堆在地上叠好的被子抱了一个跟她走,我抱着散发着异味不知被多少人用过的被子跟着女民警穿过一道道铁门来到女监区被送进C3监室。

30多平米的监室靠南墙东西方向一长溜炕占了三分之二空间,上面横向躺满在押犯人,炕尾30CM断墙外是敞开的卫生间宽约一米,东北角连着一扇门开着,由铁栅栏门隔开通向不足20平方被铁栅栏封闭起来的风场,被养肥的蚊子们自由出入肆意吸吮人血。 炕与背墙有一米多宽站着两个人,(后来才知每夜有4个班次,中午一个班次,每次两个在押人员站班,美其名曰互相监督,实则变相体罚),这就是十多个人最多时17人的生活空间吃喝拉睡全在这空间里。我被号长暂让出宽约50CM空放下三折被,盖着内的小褥子挤着到天亮。

8.26早晨我爬起来坐到铁窗前等管教民警反映,号长姜玉英命令我不允许找管教,让我闭嘴,用手打掐我的脸,将我狠狠推倒。我高喊:我姐被龙口政府打死了,我没犯法无辜又被龙口公安抓进来,我要找管教你为什么阻止我/打我?你是谁?当时看到她嚣张跋扈样子,我误认为是烟台看守所管教与在押人员同吃住。喊声引来值班警官,我向警官反映被打之事,警官隔着窗问:你们有人打她吗?打我的人说:没有人打她,我们在教她学规矩。警官说:好噢没打架啊,继续教吧。我说:她打我脸,你这样问明摆着是袒护支持她。警官马上变脸训斥我:你这样跟管教说话,真是一点规矩不懂。扔下一句:继续教她学规矩,扬长而去。我站起来说:警官您别走您起码得让我把话说完。号头姜玉英一声令下,上来几个人把我打倒,让我闭嘴,并威胁我让管教把我挂出去。(同监室人告诉我:用手铐斜背着拷住两手挂在外面,或者脚尖点地两手铐住吊起等)早晨我绝食,她让我看大通铺南墙根一个固定铁环说:你到这里必须老实听话,原先有一个法轮功娘俩进来女儿是博士好好的工作都不干练什么法轮功,不服从管教不让戴手铐,结果女孩被双手铐在铁环上,双脚铐在通铺边上固定住一点动弹不得 ,大夏天拿棉被把你包紧拉尿床上没人管你, 两天就老实了。这个监室有贩毒/组织卖淫/经济犯罪/小偷/法轮功练习者/肇事者/杀人犯等,其中有一位乙肝法轮功/上访的等14位在押人,吃喝拉撒睡在30多平米的监室,每人一个旧塑料碗和塑料小勺统一摆放北墙壁的龛厨里,无法规避任何传染病的传播。抓我时天气炎热我穿夏天衣裤,送进看守所当晚就电闪雷鸣下大雨,秋雨带来降温,我感冒了头痛欲裂,好几年没犯的过敏性鼻炎复发了,鼻子一点气不通,只能用嘴呼吸,要求看医生,医生简单问了问说:没办法吃药也没用,没作任何处理,没给一粒药。每天需5组人站班,一组俩人晚上4个班次,午休一个班次站在规定的小方砖内不能乱动,一站就是两到两半小时,即使70岁体弱多病的老人也不列外!

早晨6:30起床开始快速叠被子,摞被子,这个时候就是号长耍威风扯着嗓子训斥同监室在押人的时候,如同奴隶主训教奴隶!当时我误认为号长是看守所警察。开饭时间到了,走廊外推着餐车喊打饭,监室在押人马上一排溜蹲在北墙根下,值日生拿碗从监室铁门下刚能容纳一只碗的风口递出递进水上漂菜,早上只有咸菜块,中午晚上是一份汤多菜少的水煮菜。无论你吃饭否只要能爬起来都不必须下地靠墙蹲着吃完饭才能上铺坐着,等待看守所民警交接班,号长下令下号站好一个一个监室排着报号完毕,上铺打坐背监规。C3监室号长讲:只有C3不劳动,下到其他监室都要劳动,以前早晨一睁开眼睛吃完饭就劳动,一天干十多小时,干不完不让吃饭。现在劳动强度少多了下午劳动,什么时候干完活什么时候吃饭,有时干到晚上8-9点才能吃饭,下号了就没有时间背监规,你们抓紧时间背,3天背不下来就要挨罚,只要你能说话就必须背过,不管你会不会说中国话/岁数有多大,否则就用手拷把你挂出去,直到背过为止。

每天上下午给各监室提供一次十斤左右开水,不够喝就喝自来水或太阳能水。不允许家属送衣物,花钱都没有地方买,,我感冒害冷/打喷嚏向管教申请让家属送衣服及生活卫生用品,管教说看守所不让家属送,先让号长找件衣服给我穿,号长在风场找了一套秋衣秋裤给我,不知这衣服穿过多少人都是什么样都人穿过,虽有些窟窿,袖子不全毕竟能起到保温作用 。

8月27号上午住所检察官和法律援助律师巡视,我向检察官反映龙口公安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我的犯罪经过,自我姐被龙口市政府官员勾结黑恶势力秘密非法拘禁一个月,不断殴打电击折磨,最后勒死,为了逼迫我火化我姐毁尸灭证,分别于2009/2010年挖沟引水淹果园,造成我经营的55亩苹果园绝产/大批死树/死枝的巨大经济损失,经过六年辛勤努力恢复生产的果园马上收获,结果龙口公安故伎重演,用更卑劣手段把我抓来,果园的经营又面临无法估量的损失!在烟台看守所我所在监室有乙肝传染病在押人员,烟台看守所应该本着对其他在押人员负责的态度和人道主义精神分开关押。检察官说回去核实一下情况。

8月28号开始我绝食抗争,上午C3主管警官把我带到办公室谈话说:在这里所有人不是罪犯是犯罪嫌疑人,你不要在她们面前老提罪犯刺激她们,其实我们都是平等一样的。我说:是吗?我怎么感觉你高高在上?我被关进监室没有自由,我出入还要戴手铐平等吗?无辜被抓关进来,你们不履行核查义务违规把我接收进来,我不断反映的情况下看守所仍继续执行龙口公安违法判决,等于共同参与犯罪,所以我要绝食抗争。警官发火了吼道:你愿吃不吃,毛病!同时将手里一串钥匙狠狠摔在我面前,蹦起的钥匙从我脚面砸过,好痛!

8.28上午熊伟律师会见了我,告诉我:外面很多朋友都很关心你,一定要保护好身体。我陶醉在至亲至爱的温暖中,不知该如何表达心内的感激,只是一再让熊律师代我由衷感谢所有关心帮助我们的朋友们,大家辛苦了。在此向大家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当得知我绝食抗争后,熊律师含泪劝我不要绝食,为了李宁,为所有关心我们的人好好活着,正义不会缺席,耐心等待一定会有好结果的。李宁也来了在外面不让进来,她非常担心你特别想你。熊律师又询问果园卖苹果/摘苹果袋子等管理事项,带李宁话说:果园该摘苹果袋了,由于我不在家找不到工人怎么办?我说:所有联系工人/客商/冷库的号码都在我的手机内存着,都被龙口公安局拿走了,我记不清她们的号码,也无法联系她们,能不能和龙口公安申请一下把手机先拿回,让李宁联系她们。熊律师说:可能性不大。别担心上火,会有办法的。得知我被号长打嘴巴,很难过,让我顺从她们别吃亏。我笑到:小意思没事,比我姐姐受到的惨无人寰遭遇,我如同被拔了根毫毛,我要亲身感受一下我姐的遭遇,揭露山东龙口/烟台和山东省残害普通百姓毫无底线的罪恶行径,一定要他们按上刹车系统,顺从邪恶不是我的风格。

这次龙口公安在果园收获关键时刻突然抓走我其目的很明显:

1、星期前龙口政府刚同我和李宁谈了,这时抓我是耍威风晒强权给我们看的。
2、9月10号李宁诉龙口公安局违法拘留重审开庭,让李宁孤掌难鸣,可以随意欺负失去母亲的女孩李宁。
3、囚禁生命中相互依赖的小姨,进一步从精神摧残/打压李宁。
4、农历8.14我姐6周年祭日,李宁没有精力祭奠,原计划要隆重祭奠一下,亲朋好友联系不上我无法到场。
5、9月3号大阅兵抓我广造声势威吓震慑其他上访人。
6、让我果园经营损失惨重,失去经济支撑,寸步难行。一石数鸟,可谓处心积虑,用心良苦。

我告诉李宁好好保重身体,我们已经习惯磨难中前行,风雨之后定能现彩虹。抱拳戴手铐双手依依难舍胜亲人的会见。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怀和大爱包绕全身心,突然有种应该感谢龙口政府公权力不断给我制造的伤痛和人间悲剧,让我感受到这源源的正义,爱的暖流 。

大约是8月30号张警官和另一个警官来到C3监室内,带着执法记录仪向我训话:看守所有没有让你坐老虎椅?有没有对你逼供?你外甥女不知在哪弄了张破照片,在网上胡说八道,如果超过500条,我们就会控告她诬陷罪把她抓进来,你最好劝劝你外甥女。回头又面对两位近70岁老太太道:“你们说看守所对你怎么样啊?”老太太赶紧答:“对我们太好了,比在家里都好,我在这里都不想回家了。”如此两位警官才满意离去。

9.2绝食第六天,上午熊伟律师会见,得知我绝食六天很担忧,大家得知我绝食都很担心,劝说我一定吃饭别把身体整垮,这也是大家共同心声。我笑到:非常感谢大家的关爱!我会考虑的。

晚上8时许我报告看守所警官,停止绝食要求吃饭,警官说:吃饭时间你不吃,现在过了吃饭时间,没有饭给你吃等明天早晨吃吧!同监室在押人拿来两块沙琪玛让我吃。我说:这么长时间没吃饭,我本来胃就不好,怕胃受不了。警官说:那就等明天早晨吃饭。我要求给些热水喝,警官说,喝自来水,就走了。不断申请要热水喝,后来终于有个警官拿来一矿泉水瓶热水。期间号长一直骂我不要脸,这是你家啊。

9.3早晨号长姜玉英要收拾头天刚抓进来的龙口上访人李春华,给我俩按上同伙,辱骂我们。上午龙口公安提审李春华,李春华拒绝出监室前戴手拷抗争成功。回监室不久就被看守所調到其它监室,事后了解是龙口公安指令。下午号长安排我站班就是睡觉时间在地上轮流一动不动站两到两个半小时,每班俩人,夜间4个班次,中午一个班次,实则变相体罚。我说:我刚开始吃饭身体虚弱,站不住,过几天恢复一些再值班吧,一定要我值班,我只能抱着被子值。号长姜玉英大骂:你真不要脸,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你姐你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姐死了活该,就该死。我愤怒至极和她大吵起来,大声质问:你有什么资格和权利耀武扬威奴役欺负我,还不是和我一样穿号服?吵声引来3个值班民警,我诉说事情经过,一同声训斥责骂我,有个警号049426的王梅警官,据说还是个领导,破口大骂:你就是不要脸了,你就是个泼妇。我说:警官你怎么随便骂人呢?王梅得意笑到:我骂你了吗?谁能证明?眼扫同监室人:你们听到我骂她了吗?我在问你们话没听到吗?监规怎么学的?随后递进一副手铐让号长给我戴上,我认为王梅警官要带我出去谈话了解事实,戴上手拷王梅警官邪恶笑到:你违犯监规给你加戴刑具惩罚。我上厕所大便无法擦屁股,要求警官打开手铐,警官冷冷说到:不用擦。我不断申请打开手拷,吵架是两个的事,为什么只处罚我一人?主管张警官又要求我值班才能打开手拷,看守所不提供卫生用品,即使自己有财务也得等到看守所拿订单来才能预定,而且订单上没有的物品不能定,半月定一次,之后半月左右才能到。没有卫生纸卫生巾等,警官让跟号长拿,所以必须听从号长指使安排。

9.4我要求张警官打开手拷,她说:你必须值班才能打开。又向我摆摆她手中的手拷得意笑到:看见了吗?你的同伴李春华不值班,我这就挂她出去。中午我被迫站了两半小时,这就是所谓的值班,结果048282张警官又说:你背过监规才能打开手拷,我又被逼背过监规到了晚上才打开手拷,双手腕都勒出深痕。

晚饭后我被調到C5劳动监室,晚上又被安排 值四班(站班9月5号凌晨4点到六点半),这个监室有14人,监室号长李瑞华很凶是贩卖200克冰毒的43岁在押人员 。看守所不提供卫生用品,即使自己有财务也得等到看守所拿订单来才能预定,而且订单上没有的物品不能定,半月定一次,之后半月左右才能到。没有卫生纸卫生巾等,警官让跟号长拿,所以必须听从号长指使安排。

9.5  C5号长强迫我凌晨4点站班到六点半,中午从站十一点半到两点半,晚上从九点半站到夜里十二点,中间不是休息时间是不许睡觉的,就这样我20个小时没合眼,期间被强迫站了7个小时,为了防止我过于疲劳晕倒,号长指使其他值班人监督我,提醒刺激我,眼睛必须向前看,不能向下看,不能随便动,大小便也要向警官汇报。洗衣服也要请示号长。

9.6  又被强迫站两个半午班。

9.7从凌晨4点到六点半,中午两半小时,晚上又从九点半到十二点连续站了7个小时,又是20个小时没睡觉。

9.8 我来月经没有卫生巾找主管方警官让生活号长(看守所把号长称呼改成生活管理员)安排。号长安排同监室杨云芳借给我,事后才知道她是梅毒患者,号长及监室其它在押人都知道,只是瞒着我一人。难怪她总是在大通铺最后一个,单独一个小柜放生活用品衣物,洗澡时最后一个洗。没有号长的命令没人敢私下借给我生活用品,号长李瑞华警告我: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否则我不让她们跟你说话,没人理你,没人借卫生巾给你,看着那样流,大便没卫生纸,用手抹去吧。我撑着病体说:我连续站班实在受不了,好几次头发晕差一点摔倒,胸痛憋气。号长高抬贵手午休没让站班,下午两点开始强迫我劳动安装滑扣,给我三天学徒期。因刚学安装借机我伤了链条,号长大声训斥辱骂并又罚我站午班,晚上干到8点发给的活干完才让吃饭。每天如此周六周日不劳动可以洗衣服。我的双手大拇指肿了,特别左手大拇指连手纹都看不见,不动都钻心痛,上厕所都不敢提裤子,号长命令必须达到平均产量否则罚值班,我眼花晚上开灯安装更是看不清每人平均安装一万多个滑扣,稍有不慎出现一点小问题就罚值班,就是找理由侮辱体罚虐待。我跟警官和巡回医生看手,没人管,继续被强迫劳动否则就要被罚,我几乎承揽了站午班,和一个班次的夜班,睡眠严重不足,心脏也承受不了,大夫就给了两天心脏药,继续干活。号长李瑞华告诫我:进这里的人不叫人连狗都不如,只要你能动弹就必须劳动,你病死也没人管,手机录音都没有你就是告也没有证据,唯一能做的就是必须服从管教监规。

自9月4号站班开始直到9月30号只有3个晚上没站班,中午站班20天许,连续20小时不让睡觉,期间站班7小时是家常便饭,9.13是休息时间,看守所以劳动大比武为由,下午又劳动,这一天我同样20小时没睡觉,站了7小时。在劳动中有一会儿我眼睛一过失明了,双腿痛得不敢走路,到现在上楼都一瘸一拐的。

我向王梅警官反映我被号长体罚/虐待,连续站班,睡眠严重不足,根本保证不了8小时,王梅警官竟然说:我凭什么相信你?谁能证明?你问问大家,有给你证明的吗?我说:您可以调监控。王梅警官得意笑到:凭什么你叫我调监控我就调,我没时间,我不想调监控,我就不相信你,你就撒谎了,我就对你没有号印象怎么啦?转而对号长李瑞华说:该怎么安排值班就怎么安排。

从进看守所我就一直头疼,天天找医生警官,到最后也没给医疗。

1.  自我进入看守所感冒发烧,看巡回医生,近半月没给一粒药,鼻子不通气一直张口呼吸因打喷嚏,擤鼻涕影响劳动监室在押人员休息,之后每晚才给一粒抗过敏药,吃药后连续站班,疲乏困顿至极!患病期间,故意拖延不给医疗,看守所不管死活绝食6天后马上站班,变相体罚虐待,故意毁坏我的健康,毫无人性。

2.  在押期间没有足够饮用水,无奈只好喝太阳能水或自来水。
早晨馒头咸菜偶尔给一个鸡蛋咸菜,中午晚上菜少汤多的水煮菜,经常碗底会有泥沙沉淀,有时还会有苍蝇作为高蛋白漂浮,拉肚子是常有的事。

3.  同乙肝/梅毒传染者同吃住密切接触,十四五个人吃喝拉睡在30 多平米监室内,难保不被传染,而且专门让梅毒患病在押人员向我提供卫生用品其用意相当歹毒!违犯传染病管理法

4.  患病期间,故意拖延不给医疗,看守所不管死活绝食6天后马上站班,变相体罚虐待,故意毁坏我的健康,毫无人性。

5.  看守所警官指使在押人员体罚虐待我是犯罪行为。

原文链接: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10/38.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