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

反右运动受难者聚集香港 “中共无药可救”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大陆政治 > 正文
反右运动受难者聚集香港 “中共无药可救”
更新: 2017-03-29 1:19 PM

【大纪元2017年03月29日讯】在香港举办的“反右运动60周年国际研讨会”上,来自大陆及海外的老右派及其后人回顾中共反右运动中对中国知识分子精英的残酷打压和迫害,表示已看透中共邪恶本质,其已无可救药。

3月28日,由香港社团五七学社举办的“反右运动60周年国际研讨会”开幕,50多位来自大陆和海外的当年老右派或右二代等,聚集佐敦华丽酒店,研讨那段导致50多万中国知识精英遭受迫害的历史。不少年逾八旬的受难者讲起当年遭遇,潸然泪下。

由于这次聚会遭中共横手打压,至少有几十位获邀的大陆人士无法出境参加。

今年已83岁的与会者赵日月说,因当年他创办自由论坛,向中共提十点倡议,号召结束以党代政,主张民主治校,而被戴右派帽子。

赵日月当年就读北京政法学院(现中国政法大学),因上述行为被中共指“有组织有纲领向党进攻”,被划为右派。中共将赵日月的言论列为“反党十大纲领”,其被开除学籍、送劳动教养,被“专政”了20多年。

赵日月说,“其实60年前我的十点主张到今天看依然没过分,共产党还是那些问题,可见这个执政党毫无悔改,执迷不悟,已无可救药。”

来自北京的81岁的任众60年前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因敢言被打成“极右分子”,送农场劳改20多年,饱受身心迫害。

老右派岑超南是香港人,年轻时在香港做店员,1953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1957年他因写大字报“论斩草要除根”无端被打成右派,送去工厂劳动,吃尽苦头,直至1978年才准他回香港。

87岁的岑超南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不但大规模毁灭那个时期的知识精英,还导致中国知识界开始向奴性化、鹰犬化沦落,十分可怕。”

岑超南还表示,反省历史不应只停留在口头,应尽一己之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他多年来收集整理6,000多名内地的“良心犯”资料,以及编辑“中国警世新闻”,做成电子文本,通过电邮向内地及全世界发送。

来自上海的81岁的老右派徐绍华指,香港人永远不要指望中共会恩赐民主,“我用我60年的右派分子经历告诉你们,共产党根本不讲人权民主,不会接受普世价值,对他们不要有幻想。”

就在大陆老右派们相聚香港研讨反右历史的同时,大陆知名作家、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28日也在她的新书《花自飘零鸟自呼》于香港的发行仪式上演讲。

章诒和表示,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所面临的言论和思想环境,比60年前反右运动时候,更为恶劣。

章诒和的文字被当局下令禁止在大陆以任何方式发表。

章诒和指,除了打压,中共还用钱分化拉拢知识分子,“这一招在人文领域非常见效”。#

责任编辑:凌云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3/29/n8977832.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