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草稿 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对我的迫害

依法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草稿)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我在无锡、常州两市暂住十年期间,多次受迫害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人抢劫打伤,我都是当时就报警并都有医院病历证据,公安机关都是司法迫害我并多次干脆直接司法迫害我告诉我:“‘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有两次我被暂住地的邻居打伤残后,中共司法机关也是枉法处理、不依法处理判决)。有关部门甚至公开脑控流氓地痞、群众教授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煽动、唆使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甚至有关部门连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要在小饭店吃饭时,我如果经常在哪个小饭馆吃饭,有关部门都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小饭馆的人在我的饭菜里下药.2011年左右,一连几天中午我在常州大学城的一个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有一天我在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时当时我的嘴唇内部就溃烂了,我知道这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国保特务安排小吃店的老板在给我做的“香肠炒河粉”小吃里下了毒,我就没有报警。我在上海是如此、我在无锡是如此、我在常州也是这样.....

在我因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江泽民批示劳动教养,被安徽霍邱县公安局非法劳教后,从1997年6月至2000年8月我被劳教关押了三年两个多月(劳教三年延期三个月),之前1997年6月我在国家信访局上访就被北京市公安局关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了四十多天,1997年7月霍邱县公安局警察和临水镇干部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后直接送到合肥市一看羁押(因没有劳教决定书),被合肥市一看拒收后又把我拉到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劳教,因我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又肢残二级,又没有劳教决定书,先被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拒收,两个小时疏通关系后才又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接收,之后两个月我被分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劳教(后合并称为机运中队),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近三年期间,我受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包括药物迫害在内的各种残酷迫害,并在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的1999年我就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了.....

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的2000年春节前后几个月期间的一天,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警察说我嘴乱说,就在机运中队的保温茶桶里下了药,告诉所有的劳教不要喝保温茶桶里的茶水,说是迫害政治犯的(在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期间,管教警察都私下让劳教监控我,说吕千荣是政治犯,不然他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又残疾这样不会劳教关押他的)。我不知道喝了保温茶桶里的茶水,当时我的嗓子就突然干燥的难受,不能说话了....

我知道劳教所给我下了药,我就跑到2楼宿舍我的床铺,当时安徽颖上县的一个叫杨雁斌的劳教就跑到楼上给我拿了一个苹果吃,吃了苹果后我就能说话了(杨雁斌是在上海被劳教的,当时上海劳教机关把关不下的劳教卖给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一人一年一千元,当时他在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医疗室帮劳教打针)。

2011年左右一年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因工作需要有时中午我要在常州大学城的自助快餐店吃快餐,有关部门竟一次次公开安排、脑控、煽动快餐店的老板和流氓地痞说:“在快餐店里投毒害群众,然后再嫁祸陷害这个政治犯,说是这个政治犯干的,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甚至连我上厕所有关部门都要迫害,记得在2010年我刚来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没多久,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竟公开监控迫害我,安排武进汽车客运站打扫厕所卫生的临时工,在我上厕所时让她们把拖把布放在地上非要我的鞋底在拖把布上来回搓搓才让我进厕所,公开羞辱我,然后再向群众公开对我的迫害事件;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后作假;有关部门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谋杀枪杀我后作假;有关部门想安排、脑控特务与流氓地痞和群众以及公务员准备在深夜向我的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谋杀我们一家后作假说是自燃;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修车人都不给我修车、让卖摩配的市场和所有商家都不卖给我三轮车配件等,例如让我买不到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等;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例如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等;我卖水果蔬菜让常州凌家塘水果蔬菜批发市场商贩都不要批发水果蔬菜给我或在卖给我水果蔬菜时都临时加价,以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都说出我卖的水果蔬菜的批发价格以及质量等包括诽谤我卖的水果蔬菜都是垃圾菜,以及脑控群众都说出上面不要买这个政治犯的水果蔬菜,谁买就迫害谁,以及公安、城管、市场管理员和基层组织都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单位、群众不要买那个政治犯的水果蔬菜,这些方法如果仍不能控制住我,就安排城管一个星期左右就扣押一次我卖水果蔬菜的三轮车,一扣就是三四天,直到我被扣押的水果蔬菜腐烂了,在我的反映下才给我,让我亏本,直到我不再卖水果蔬菜为止.并把这些对我的迫害都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我长期在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价值一万八千多元人民币)一年多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
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详细经过和大量证据的控诉见我写的《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一文.链接如下:
阿波罗论坛日志吕千荣的日志: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链接:http://iweihai.space.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69001&do=blog&id=27895
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在2016年5月份左右的一天,一个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自称是我的家乡户籍所在地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贾的国保警察(可能是大队长)打我的15312586362手机问我加入玫瑰群签名和人权监察员的事.我告诉他:“我签名秦永敏玫瑰群签名向中央反映: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大概是2011年左右,因为这种政治理念我是支持的(因为这种签名公开声明是一次签名以后类似反映都将有效的签名模式),所以我签名了(但是由于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所以我在玫瑰家园群的活动我很少参加,直到2015年秦永敏夫妇被失踪后几个月的2016年春天,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厉害了,我为了抱团取暖得到声援,开始关注玫瑰家园群,之后被在玫瑰群列为人权观察员。人权观察员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是观察中国人权的。就是和每一个维权人士、维权访民一样的和我之前一样的:‘是在揭露控诉自己的冤案和中共有关部门对自己的迫害的同时,关注中国的人权、关注访民的冤案,关注受迫害的中国同胞!’并且玫瑰群被列为人权观察员的可能有几十位。”(63岁的秦永敏从1970年到2016年,在45年间被非法抓捕、非法拘禁45次,失去自由超过24个寒暑,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坐牢时间最长的 政治犯,并被世人称为“中国的良心”和“坐牢皇”, 2014年1月,秦永敏和100多名创始举办人共同发起中国人权观察,走上合法注册的道路。但遭遇诸多坎坷,截止2015年7月,人权观察先后五次去北京 民政部注册,一直被当局以各种理由拒绝。).

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贾的国保问我:“你在玫瑰群的签名是哪一年?谁是负责人?”我回答:“我签名秦永敏玫瑰群签名向中央反映: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大概是2011年左右;玫瑰群的人权观察负责人是谁我不知道。”(因为玫瑰群正在申请中的人权观察理事长秦永敏被失踪、前任秘书长刘兴联被中共司法机关逮捕后取保候审、现任秘书长徐秦被中共司法机关逮捕后取保候审、副秘书长是潘露,这些国内外媒体都有公开报道,连我最近被玫瑰群列为人权观察,你们公安国保什麽都知道,却还要问我,这不是让我这个局外人回答你们的问题吗?另外我大概从2011年开始在天涯论坛上开始公开声明至今已经多次在国内外网上发公开声明:‘我一生要象柏杨一样为建设民主法治中华民国奉献一生一样,我一生也要为建设民主法治中国奉献我的一生,我一生也都不会加入任何政党、社团、组织。。。。。’我是这麽说的也是这麽做的!如果我加入了哪个政党、社团、组织,我都会在国内外网上广而告知发声明的,岂能象中共体制性的谎言政治一样说一套做一套?看看真正的中国民主党人,哪个不是在中共邪恶恐怖的迫害下公开承认自己是中国民主党人?)

2016年5月初,我老家的同胞哥哥姐姐给我打电话,说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正在四处以政府的名义做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央要逮我,让我同爷的堂兄以及我的二姐夫陪同来常州找我,他们没有来。后来我同胞三姐又告诉我:“张庙村村干部说的,霍邱县公安局下令让临水派出所和临水镇政府安排群众做你假材料诬陷你,说你是法轮功,要逮你。。。。。”我说:“我是基督教徒,全世界都知道我向中共政府和国际社会以及在国内外网站都长期在控诉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信仰基督教十几年了,
从2014年至今最近两年我想受洗都没有三自基督教会和家庭基督教会及牧师敢为我受洗,我并在胡锦涛总书记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期间在写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信中关于开放宗教信仰自由的建议里说了我是信仰基督教的.我多年来都不在家都是在江苏生活,地方政府怎麽也能做假材料迫害我呢?。。。。”

由此可见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人士多年来的邪恶恐怖迫害、谋杀仍在继续;由此可见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2016年5月20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我暂住地的片警)打我电话,让我到遥观镇通济村委会去一下,说我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要找我谈谈,一个自称是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的男的说他是霍邱县公安局的姓杜,想和我谈谈.我告诉他:"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你们找我干什麽?如果你们有合法的传唤手续,我马上见你们.我什麽问题都没有.如果你们想和我谈谈,我拒绝见你,就是国家主席要见我,我不想见也可以拒绝呀?"

之后我打我一个几年没有联系的朋友的手机,当时没有打通。

最后常州市武进区
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说:"你不想见算了."

2016年5月20日下午,我回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的手机询问我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要找我谈谈,他们有没有手续?他们是哪个部门的警察?他们是谁?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告诉我:"是霍邱县公安局的国保找你想和你谈谈,他们没有手续,有个国保警察姓杜,你打他的13966249992手机问他找你干什麽?我打这个手机号码被拒接.

之后我再打我一个几年没有联系的朋友的手机,电话接通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她。。。。

之后多天来,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是因为秦永敏要推翻中共要判刑了,玫瑰团队人权观察要取缔了,所以地方国保才找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什麽都不知道,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在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谁有秘密敢告诉他呢?地方(公安国保)上报假材料给习近平,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习近平要实行新的独裁了,就必须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不知道也不相信也从来没有听秦永敏老师在电话或QQ中和我说过要推翻共产党(我和秦永敏老师没有见过面,只在电话或QQ中聊过几次天,这些也都在中共安全机关的监视监听的掌控之下)。秦永敏没枪没炮没有武装组织,他拿什么来推翻中共呀?这不是扯蛋吗?这不是政治迫害吗?

中共有关部门现在还是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脑控我在修改我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的新的申诉控诉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至《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一)草稿》时,脑控我的大脑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无法修改写我的这篇控诉,并脑控我让我无法写我反映在我被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一个残疾人被迫害的靠以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的情况下,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扣下了我的两辆代步、拉客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每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九千元左右,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一万八千多元人民币),在我多次上访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信访局和公安局,并邮寄给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和递交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接访警察我写的我仅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就被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近九十万字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我的不断上访下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党委政府信访局和政法委以及常州市公安局,都是把我推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然后都是没有答复.至今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拉客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一年多了也不还给我,公开对我进行迫害.造成我不仅出行没有代步车不安全,也无法挣钱谋生的控诉。并且在2016年5月
前几个月,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都被武进交警扣押几个月了不给他,都是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让扣的,不然谁敢这麽公开迫害这个政治犯公开扣押了他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不给他呢?l。。。。。”连常州的警察只要见到我后都会和别人这麽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的诬蔑诽谤?还是江泽民集团刘云山、郭声琨等人所为?希望习近平总书记过问有关部门对我的这些迫害、谋杀。。。。。

因我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的租住屋要拆迁,我就重新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租了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在2016年5月24日我家才都搬完住进去。

下面是我在2016年5月19日和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夫妇签的租房协议和周瑞正写的收取我交给他的一年房租四千八百元和二百元押金共计五千元的收据





从2016年5月24日我家都搬完住进我家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后,有关部门就又开始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租的房子没有自来水,生活用水用他租住屋门前前面的井水,谁把这个政治犯打死了扔在水井里就说是打水掉在井里淹死了,可是这个政治犯会游泳,游泳技术非常好,一辈子打水都没有掉过水井里,怎麽会掉在水井里淹死呢?这个政治犯吃的自来水要到房东家里用水桶挑,房东家里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自来水水龙头,一个是井水水龙头,国保都已经找到房东告诉房东:‘要把房东的自来水龙头调换后安装有慢性毒药给这个政治犯一家人吃,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都用慢性毒药害死。。。。’”

从2016年5月24日我们家都搬完住进我家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后,有关部门就又开始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又在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并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用机动车撞死我,并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这个政治犯不能打他,他有监控设备取证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也可以找别人车把他撞死。。。”造成我这十多年来无论在无锡和常州暂住,在多个地方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么害他没有害死,上面要怎么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都是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和害死我,都是直到在多次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时,我和旁边的邻居公开吵起来或把我打伤后,中共有关部门才达到了目的。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公开对我的谋杀,我都是会提前揭露出来或神显神迹的保佑,我才平安活到了现在。因为我信仰基督教,感谢神的保佑。

从2016年5月24日我们家都搬完住进我家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后,有关部门就又开始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又在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并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用机动车撞死我,并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造成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暂住地的邻居,也是租住在此地的安徽省亳州市的潘子学在武进地方公安机关的唆使下参与监控迫害我(是当事人自己告诉我他是安徽省亳州市人,他的名字是他在他租住屋门头上安装的“通威饲料坊前服务部”广告牌上写的,并写有他的电话号码),我刚住进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暂住屋后,潘子学就找我事,房东让我挖房东家的宅基地上我暂住屋后厕所前面的一小片地方种菜,潘子学说下雨时我暂住屋后路上有水,他下雨上厕所时都走我挖的种菜的地方,结果下雨时我看到我暂住屋后的路上没有积雨水,倒是潘子学暂住屋门前积了有一公分雨水。

2016年6月4日前,我暂住屋房东让我把我暂住屋前房东家芭蕉树旁的一小片韭菜地挖了种菜,说是我暂住屋之前的一个补汽车轮胎的在我暂住屋租住的那家人种的。我有一天遇到了之前在我暂住屋租住的那个补汽车轮胎的男的后,他告诉我他家不在那住了,我暂住屋门前房东家芭蕉树旁他种的一小片韭菜他不要了。结果2016年6月4日下午,潘子学却到我暂住屋门前房东家芭蕉树旁的一小片韭菜地割我家韭菜。2016年6月5日上午,我就气的把韭菜连根挖掉准备种小葱,潘子学却说是他家种的韭菜。。。。。

因为我两次听到潘子学和他妻子说:“这个政治犯如果惹我,我找别人车把他撞死,撞死了没有事,我们家有车他不敢惹我们。。。。(潘子学家有一辆小货车汽车和一辆越野车样式的汽车)”,再加上在之前几天在潘子学租住屋的旁边和潘子学租住屋门挨门的一个也是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开来了一辆小货车拉了一小汽车货车的化工品来他的租的房子放化工品(因为这个人租的放化工品的房子和潘子学租的房子门挨门,他租住屋放化工品的房门钥匙就放在潘子学那),当天下午,我就听到有关部门脑控我暂住地的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住在这,这人却在这居民区租房做化工品仓库,上面可能要查处这个化工品仓库,这个人要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结果当天下午,我在我暂住屋门前种的菜就被汽车压了一小片,我之后问潘子学是不是他家汽车压的,潘子学说是那家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汽车压的。(又过了几天,那家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又开来了一辆小货车拉了一小汽车货车的化工品来他的租的房子放化工品,我问他那天我家的菜是不是他的汽车压的,是潘子学告诉我是你汽车压的。这个男的说是潘子学家的汽车压的。。。)

在2016年6月6日上午,我就质问潘子学为何要参与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上述迫害、谋杀?并向他说了:“由于95年我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后作假、有关部门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谋杀枪杀我后作假、有关部门想安排脑控特务与流氓地痞和群众以及公务员准备在深夜向我的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谋杀我们一家后作假说是自燃、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偷人、强奸等,有关部门在安排、煽动、唆使、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嫖娼等,公安局派出所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了....’这让我和群众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经常发文控诉揭露(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潘子学对我的质问,有的他否认,无法否认的他说以后不会了。。。。

下面是潘子学家的一辆小汽车和一辆货车,潘子学的这辆小汽车也是停在我暂住屋门前我拍摄的,潘子学的一辆货车是停在潘子学自己暂住屋门前我拍摄的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6月15日晚上7点多,我从外面回到我的暂住屋门口后,发现我的暂住屋门前放了两个化工化学药品桶,我到我的房东家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想问问是谁在我暂住屋门口放了两个化工品桶,我看房东的门关住锁住了。我就打110电话报警,当时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我拍放在我门口的两个化工化学品桶的照片,处境警察不让拍,说我们拍了。我自己拍了。我要看处警警察的警号。这个警察不给看。我说警察执法处警本来就要出示警察证,你不出示。你的警号被你的警用马甲遮住了,我要看警号你不给看,你怎麽不依法行政?这个警察说:“我就不给你看,你有什麽办法?”当时这个警察并摸了摸他的手枪.我多次在网上揭露警察准备打死我和枪杀我,我只有依法反映.我刚转身朝我暂住屋走,就听到来处警的辅警和这个来处警的警察说:“你这样说他,他要秘密录音了怎麽办?”这个来处警的警察和这个来处警的辅警说:“和他这样说没有事。。。。。。”一会我的房东周瑞正来了,我的房东周瑞正说这个桶是他给我让我盛粮食的。警察让我签了名没有让房东周瑞正签名就走了。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此事并说处警警察想用机动车撞死我。。。。。之后几天在我的不断反映下,遥观派出所的值班警察给我答复:“当晚处警的警察叫刘红兵,警号是056092”

2016年7月20日上午8点多,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门前出路斜坡上停了一辆头朝下对着我暂住屋门的车牌号是:苏D.812Q9的小汽车,我看是隔壁卖饲料潘子学家的车(潘子学家还有一辆小货车)。我知道潘子学又是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武进区公安局国保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安排他找我的事想用车撞死我制造所谓的车祸。我当时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电话报警,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号为056046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警的,这个警察做了处警笔录,让我和潘子学的儿子签的字(当时潘子学走了)。当时这个警察告知潘子学儿子和妻子:“你家的车以后不要停在他家门口了。。。。”当时我在这个警察做的处警笔录中让这个警察明确写上:“我听到潘子学和他老婆说的要用车撞死我。。。。。



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此事并说:“这都是上面安排卖饲料的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12日上午7点多,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门前又停了一辆车牌号是苏D.G535V的黑色小汽车,前面车头把我种在大塑料壶中的空心菜也压在了车头下,这是我暂住屋隔壁的小化工厂老板的小汽车。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小化工厂老板故意找这个政治犯的事,故意把车开到政治犯门口压了这个政治犯的空心菜,上次这个政治犯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街上被这辆车逆向行驶差点压倒,就是这个小化工老板儿子开的故意的
(这是之前几天在遥观菜市场旁的大马路丁字路口发生的事,我心里都没有想到是人故意想压死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开的,但是记得是这辆车,因为这辆车后玻璃贴的有红色),这都是上面安排小化工厂老板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告诉这个小化工老板以后不要把车停在我暂住屋门口了。


最近两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一面是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一面是要么是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全面控诉申诉材料、要么是控制我家宽带网络让我无法写我的全面控诉申诉材料和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包括一次次安排、煽动、脑控人用机动车撞死我等,并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对我的这些迫害、谋杀......

连我最近揭露控诉江泽民滔天罪行的文章,中共江泽民集团也是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控制的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出来,在我努力在2016年8月12日把《抓捕江泽民 是中共的出路 中国的选择(上)》写出来发表在博讯新闻网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后,这两天中共江泽民集团也是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控制的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下)》,并脑控群众都说出来这些对我的迫害。。。。。

2016年8月18日上午,我和我儿子说了:"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妻子儿子的迫害
谋杀,我不能把你送到外国谋生生活,我到死都不瞑目。。。。"

2016年8月18日中午、下午,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
"这个政治犯正在写《抓捕江泽民 是中共的出路 中国的选择(下)》,文中说江泽民腐败治国也造成了中国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空气被污染、化工污水被排入田地和打入一千米的地下,造成中国土地被污染、地面水地下水都被污染,要治理需要一千年才能治理好.中国空气被污染了、土地被污染了、水源被污染了,今后癌症将普遍爆发,中国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中共各级官员和社会各界精英普遍把子女后代移民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法治国家.这个政治犯也要离开中国到外国去。。。。。"

我要把我的儿子送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法治国家中任何一个国家谋生,我是在2016年春节前在国外网站公开发的求助!

但是我在这里再次公开发表声明:“我吕千荣深爱我的祖国,我会为建设民主法治中国奉献我的一生!就象台湾的柏杨为建设宪政民主中华民国一样,一生不加入任何党派组织。我的一生只能是中国人而不会加入外国籍,我吕千荣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魂。我在2012年写的《写给祖国的遗书》一诗中的最后一段,就是我用我的生命向我的祖国立下的郑重承诺: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就请同胞们把我的肉体和灵魂,
   都深埋进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吧!
   那样,当我成了泥土的时候,
   我也能感受到我的祖国,
   从黑夜走向黎明的痛苦过程。’

以后即使我被中共迫害的只有向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但是我一生也不会加入外国籍!”

2016年8月19日上午,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他把自己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到中央上访后,如果他的冤案还不能平反,他就会把他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用电子邮件发往国际社会向国际社会求助申请政治避难,并向国际社会公开验证承诺:‘只要世界上任何一个宪政民主法治国家接纳他的政治避难申请,他到了该国后三至五年就会创造一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因为他要学习该国语言学会简单交流、熟悉适应社会需要一年,三年后企业就可以年挣过亿美元、以后企业每年的收入会翻倍的递增。在中国,中共不对他长期进行政治迫害,他只需要三年就可以创造一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三年后企业就可以至少年挣过亿元人民币、以后企业每年的收入会翻倍的递增,且发展速度会超过在国外的发展(因为我熟悉国情)。中共迫害他过不掉了。。。。。”

在我在2016年8月23日下午,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2016年8月23日受迫害的微博>>一文中的上述内容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加紧了对我的迫害
谋杀....

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几吨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见下面我当时拍摄的大量现场处警照片).

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快到中午了,武进区安监局的专家才来到小化工厂租的民屋内察看几吨化工液体,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以及武进区安监局的人都和我说:"安监局要抽几吨化工液体样检测....."

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问我:"你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要不要挖走?"我说:"现在结论还没有出来,小化工厂的几吨化工液体还没有弄走,先用水冲冲吧,等都弄好了才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挖走....."这个处警警察让消防战士用消防车把我暂住屋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地方用高压水龙头都冲洗了一遍.

在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的老板来到我家里说:"他的玻璃胶从他门口流到了我门口是有人故意从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弄出来的,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烂没有漏,可能是城管弄的....."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和我说话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把化工液体进货单也送到派出所,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在我面前和处警警察说:"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没有进货单,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注:邻居小化工厂不住人

后来我问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此事,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我说当时是他打的电话,他是这麽说的.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处警现场,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及遥观镇安监科的工作人员都告诉我:"武进区安监局抽样检测了....."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和消防队战士以及安监局的工作人员还有小化工厂租的屋的房东和群众,只要我不在这些人面前,他(她)们都会说:"是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的,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

2016年8月31日这几天,有关部门在每天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现在这个政治犯告的很,并取有大量证据,这两天他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到时扛不住了可能要把小化工厂老板判刑两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就会按交通事故处理,就没有事了。以后这个小化工厂老板也会找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我在2016年8月31日,不得不提前在博讯新闻网博客吕千荣的博客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阿波罗论坛等网站发表了<<中共江泽民集团正在迫害谋杀我————吕千荣2016年8月31日受迫害的微博>>一文控诉揭露.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我之前租住在赵家塘9号时的邻居(后来才知道他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叫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这几个人不告诉我他是哪个部门的往西去了.我听到他们
这几个人边走还边说:"我们不能告诉他我们是哪个部门的,上面不让依法处理,我们来是洗小化工厂老板钱的...."我之前向处警民警反映此事时还说可能是城管,后来才知道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的叫顾伟民, 他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他们四个人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工作人员来找我调查化工液体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事, 但是他们当时不敢告诉我他们是哪个部门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到遥观派出所找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追问处理情况,要求依法处理,并和王震警察说:"在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的老板来到我家里和我说:'他的玻璃胶从他门口流到了我门口是有人故意从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弄出来的,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烂没有漏,可能是城管弄的.....'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和我说话时,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把化工液体进货单也送到派出所,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在我面前和你说:'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没有进货单,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都听到了.

王震警察和我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到派出所也是和我这样说的,我说:'你说的没有证据,你说是城管弄的有证据吗?' 我刚才还给武进区安监局打电话,让他们去抽样,我已经通知小化工厂老板让他搬走了.他的小化工厂没有营业执照,你可以找工商局反映,你自己也可以找武进区安监局追问反映,问武进区安监局要检测报告,看化工液体是不是有毒液体,你门口环境被污染了,你找武进区环境局检测土壤和处理....."

我刚走就听到遥观派出所的王震警察和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都是国安让把化工液体泼到他门口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出了遥观派出所出后,我先到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找到201室的受理举报的工作人员,他说:"我们受理举报,但是你要先打电话给12315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反映后,看上面怎麽说."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反映后,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小化工厂租用民房生产玻璃胶,无证经营我们工商也没有权力查处,那属于私闯民宅.公安安监都受理了,需要我们工商配合的会联系我们的...."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了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让他和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的工作人员说.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的女工作人员说了情况后,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还是说:"小化工厂租用民房生产玻璃胶,无证经营我们工商也没有权力查处,那属于私闯民宅....."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说:"上面说我们不能受理...."后来我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说此事,王震说:"工商局的人说的不对,在民房内的无证经营工商局怎麽不能查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出了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后,就到了遥观镇政府找安监科和环境科,我找到遥观镇安监科后才看到遥观镇环境科的三个科室和遥观镇安监科的门是挨着的.我到了遥观镇安监科后说明情况,问安监局对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

当时遥观镇安监科的一个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8日他在处警现场,是他和武进区安监局的人和专家查验的现场以及进入到小化工厂察看拍照的)和我说:"我们已经初步结论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我们已经结论了....."

我说:"你们的结论给我文字结果,你敢给我文字结果吗?你敢给我文字结果我就能扒掉你的皮,会把你举报的开除公务员队伍.租用居民区的民房无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嗓子干燥难受呼吸困难,我报警后,公安消防你们安监都在现场处警,你们把小化工厂的门打开后,看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小化工厂的老板娘在小化工厂屋内现场告诉处警的公安警察消防队战士和你们安监局的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你们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当时我和群众都在现场听到的.酸性玻璃胶在没有凝固前也就是玻璃胶液体是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用在潮湿的地方或有水的地方是长期不凝结的,都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都是按危化品监管的!你们怎麽认定这种玻璃胶液体不是危化品的?公安和你们安监都向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的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告诉公安处警警察和你们安监局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都没有进货单,你们不是依法扣押这几吨化工液体进行抽样化验检测,就认定这些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你们这不是渎职吗?当时我在遥观镇安监科当着这两个工作人员的面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投诉了上述事实经过后,遥观镇安监科的这个工作人员又改口说:"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后来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叫姚静怡的女工作人员承认是她接的电话和我说的)。

在我在遥观镇安监科追问反映时,我就听遥观镇安监科门外刚才和我争论的人和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人说:"就是拖延他的,到时我们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对他是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的.他没有录音笔,也没有用手机秘密录音(当时我新换的手机还不知道录像怎麽操作).他怎麽想的我们都知道..."

我从遥观镇安监科出来后进入遥观镇环境科靠近安监科最近的门,门口工作牌上写着:环境科办事员周波,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男的叫顾伟民,(因为我在2016年10月至2016年5月租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时,这个人是我的邻居,当时我经常发文揭露有关部门安排我暂住地的邻居本地人监控迫害我就是指他.由于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所以当时我问我暂住地的别的邻居这个人的姓名和职业,暂住地的邻居都不敢告诉我,都说不知道.)当时我以为这个人叫周波后来才知道他叫顾伟民(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可能是东方村委的书记或村长)杜昆明来到我暂住屋,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不行村里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我看到这三个人寻衅滋事并侮辱我,就打110报警,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反映了这三个人寻衅滋事的经过,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登记了我和这三个人的身份信息后,我才知道这三个人的姓名).因为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他(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

我就问顾伟民:"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你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你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你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你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你们几个人走了.原来你们是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说:"你知道我们是环境科的了,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又到隔壁的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向坐在后面一个办公桌后办公的一个工作人员反映,顾伟民也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和正在办公的这个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后,这个工作人员也告诉我:"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因为听到了他们说的话是拖我的到时不承认抽样检测了.我就说我再打武进区环境局的举报电话追问.我当时在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当着他们的面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武进区环境局信访室她自己告诉我叫贾宏的工作人员),我反映了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说环境污染让我找环境局反映处理。今天中午(我也可能说的是上午)你们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男的来到我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们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我现在正在遥观镇环境科办公室里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贾宏在电话里告诉我:“你举报的你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隔壁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你的暂住屋门前,你昨天就报警了。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已经立案受理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检测报告出来吧!你的电话是15312586362,我们这都有登记记录。。。。。

在2016年9月1日上午,我又到遥观派出所找办案民警王震警察追问案件处理情况,王震警察当着我的面用他的手机给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问:“东方村化工液体泄露的抽样检测报告出来了没有?没有抽检?我让你们抽检你们怎麽没有抽检?”  我说我都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下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来了:“是国安国保安排人把小化工厂里的玻璃胶液体故意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里面并参有放射性元素。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病历都出来了,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我正在治疗。我病历发票已经带来了。”王震警察看了我的病历后,让我做询问笔录。当天上午我在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给我做了几个小时的询问笔录,在询问笔录里详细记录了我的报警经过和公安消防安监的现场处警过程,包括“我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有几吨化工液体。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几吨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公安办案民警和安监执法人员都问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说这些化工液体没有进货单;处警警察建议安监局抽样检测;造成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我正在治疗;要求公安机关查明是谁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要求公安安监环境部门抽样检测我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和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污染的泥土是不是有对人体有害的成份,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污染的泥土是不是泼有放射性元素等都写进了询问笔录。"在我在王震警察给我做的三页讯问笔录逐步都检查,在讯问笔录有修改笔迹的地方都按了指纹印和签名按指纹后,王震警察告诉我:“你找武进区安监局和武进区环境局再反映追问他们要抽样检测报告和问处理情况。王震警察把我在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的病历和医药费发票都复印后,我走出派出所时快中午12点了。当时遥观派出所的王震警察遥观派出所接警值班处旁的一间小屋给我做询问笔录期间,王震警察出去了小屋一会儿时我就听遥观派出所接警值班处有警察说"他马上去安监局和环境局去问,他们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之后我去到武进区安监局和环境局追问查处检测情况,武进区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工作人员却都又说谎说:"我们没有抽样检测".就象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的一样.政府执法机关成了流氓都公开枉法包庇违法犯罪人员.

在2016年9月1日上午在遥观派出所做完询问笔录后,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就到武进区安监局去反映追问查处结果,在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我向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男)和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女)说:[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我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找遥观镇安监科,当时遥观镇安监科的一个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8日他在处警现场,是他和武进区安监局的人和专家查验的现场以及进入到小化工厂察看拍照的)和我说:'我们已经初步结论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我们已经结论了.....'我说:'你们的结论给我文字结果,你敢给我文字结果吗?你敢给我文字结果我就能扒掉你的皮,会把你举报的开除公务员队伍.租用居民区的民房无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嗓子干燥难受呼吸困难,我报警后,公安消防你们安监都在现场处警,你们把小化工厂的门打开后,看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小化工厂的老板娘在小化工厂屋内现场告诉处警的公安警察消防队战士和你们安监局的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你们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当时我和群众都在现场听到的.酸性玻璃胶在没有凝固前也就是玻璃胶液体是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用在潮湿的地方或有水的地方是长期不凝结的,都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都是按危化品监管的!你们怎麽认定这种玻璃胶液体不是危化品的?公安和你们安监都向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的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告诉公安处警警察和你们安监局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都没有进货单,你们不是依法扣押这几吨化工液体进行抽样化验检测,就认定这些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你们这不是渎职吗?当时我在遥观镇安监科当着这两个工作人员的面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投诉了上述事实经过后,遥观镇安监科的这个工作人员又改口说:'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我现在要追问'是不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队带着你们局里的专家去的现场抽样检测了,检测化验报告出来没有?你们的这个副局长叫什麽名字?']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男)和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女)听完我的反映后,吕相华推脱说:"处理好了我们会联系你的......"

我就又重复了我刚才反映的部分话说:" 我现在要追问'是不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队带着你们局里的专家去的现场抽样检测了,检测化验报告出来没有?你们的这个副局长叫什麽名字?'"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我们是办公室的办事人员,不是经办此事的人,我要去问问经办此事的人."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也附和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的话说.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出去了一会又回到办公室说:"我去问了我们副局长,他说他没有去现场,安监局也没有抽样检测....."

我说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在遥观安监科追问此事遥观安监科的人说:" '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 武进区安监局 86310365这个举报电话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哪个部门的电话?"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就是我们这个办公室的电话."

我问:"当时接我电话的女的是哪个?"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说:"是我接的电话."

我说:"你当时在电话里跟我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

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你明确的在电话里和我这样说的呀?"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又说:"我没有这样说...."

我说:"你这举报电话有录音呀?"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说:"我们电话没有录音."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公安局怎麽不给你立案呢?你这事应该公安牵头处理的."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最后说:"你认为我们渎职,你可以对上告我们...."

我说:"不用你说我都会控告你们渎职的."

我说:你敢发誓你当时在电话里没有和我说这句话:"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不敢发誓,从外边一个男的进到办公室和姚静怡说:"不要发誓."


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从武进区安监局出来后,我就到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反映追问我向武进区环境局反映的:[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遥观镇政府找安监科和环境科反映追问:"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处理....."


我从遥观镇安监科出来后进入遥观镇环境科靠近安监科最近的门,门口工作牌上写着:环境科办事员周波,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男的叫周波(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因为我在2016年10月至2016年5月租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时,这个人是我的邻居.因为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他(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 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 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 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

我就问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你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你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你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原来知道你们是遥观镇环境科的?"

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说:'你知道我们是环境科的了,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又到隔壁的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向坐在后面一个办公桌后办公的一个工作人员反映,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也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和正在办公的这个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后,这个工作人员也告诉我:'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说我再打武进区环境局的举报电话追问.我当时在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当着他们的面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反映了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说环境污染让我找环境局反映处理。今天中午你们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男的来到我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们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 我问他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 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我现在正在遥观镇环境科办公室里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武进区环境局一个接举报电话的女的告诉我:'你举报的你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隔壁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你的暂住屋门前,你昨天就报警了。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已经立案受理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检测报告出来吧!你的电话是15312586362,我们这都有登记记录。。。。。'

我现在反映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结果.]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在我的追问下告诉我她叫贾宏,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只有她一个人接访,她说:"你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此事,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是我接的.我当时没有说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我们只是用ps纸(音)初步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是危化品,已经建议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追问了她:"你们都初步检测是危化品为何不扣押几吨化工液体检测?1、要求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2、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3、给我文字处理答复.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贾宏和又来的两个男的给我答复:"你追问环境局都初步检测是危化品为何不扣押几吨化工液体检测?和要文字处理答复.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只受理转办给下面镇的环境科办理,你这是遥观镇环境科处理的,处理情况和要文字处理答复你问遥观镇环境科给你文字答复;你要我们环境局把你门口被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我们不给抽样检测,泥土抽样检测需要几万元,你自己抽样检测,我们不知道你门口的泥土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

我说:"你们环境局也和安监局一样在8月28日和29日明确告诉我抽样检测了,9月1号却又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你们这是渎职! 你们说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你们不知道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不给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你们是渎职.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就打110报警反映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和你们环境都去人了,当时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反映追问武进区安监局和你们武进区环境局让你们抽样检测依法处理,你们武进区环境局遥观镇环境科的人在8月29号中午找到我暂住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都带他们看了现场,并且你们也都去人去现场用PS纸检测了,我也拍摄有大量当时处警照片和现在每天都拍有现场照片,公安都立案了,你怎麽说你们环境局不知道我暂住屋门口的泥土被化工液体污染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呢?...."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贾宏和又来的两个男的说:"我们帮你处理.你这事应该公安牵头处理的...."

2016年9月2日下午3点左右,我到遥观镇环境科问他们反映追问要处理文字答复,遥观镇环境科三个办公室的门都在关闭,无人上班.我到遥观镇政府
办公室追问,因为有关部门在对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包括脑控公务员让群众和公务员都说出这个政治犯今天下午到遥观镇环保科追问他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一案,带的有录音笔秘密取证.所以遥观镇政府办公室一男一女两工作人员在办公室打电话给遥观镇环保科,遥观镇环保科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先说:"你反映的案子不是我处理的."后又说:"你说的我听不清,你明天当面找经办人来说吧!"

我就到遥观镇政府环保科去拍摄遥观镇政府环保科三个大门紧闭的照片和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的工作人员的岗位牌,这时一个辅警过来问我找哪个部门?我就把我反映的大致案情说了后,我说:"遥观镇政府环保科不依法处理他们都在躲着我."我话刚说完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第三个科室的门打开了,办公室里有两个男工作人员在上班(而刚才我敲门都没有认答应),一个男工作人员让我就在外面说.我说:"我反映问题为什麽不在办公室里说,要在外面走廊说?"这个男工作人员让我进了办公室听了我的反映后说:"是那两个办公室处理的,我不知道?你找他们."我说:"那边一个办公室岗位牌上的职务我看有一个是副科长,那你们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的科长是谁?我找他反映."个男工作人员说:"我们科长叫张泼(音),他是政协兼职的,在三楼上班."辅警带我到了三楼一间有政法委和另一个部门两个牌子的办公室,敲敲门没有人.我就走出了遥观镇政府.

2016年9月5日上午8:3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安监局举报电话12350,详细举报反映武进区安监局对我从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我刚说了一半的案情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明显知道此事就拒接我的举报挂断了电话.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我之后在2016年9月5日上午8:5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86310365再反映追问此事,还是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姚静怡接的电话,她们还是推托渎职责任,我问她们武进区安监局要文字答复.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姚静怡回答:"2016年8月28日是公安局110警察和我们安监局联系的,给文字答复应该给公安局".

我说:"2016年8月28日是公安局110警察和你们安监局联系后,你们安监局就和我电话联系了,当天你们安监局告诉我抽样检测了.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又到遥观镇安监科和打你们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追问,遥观镇安监科工作人员和你都告诉我:'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2016年9月1日,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又都否认说你们副局长没有到现场,是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和遥观镇安监科科长杨军去的现场,也没有抽样检测.怎麽说我没有举报呢?"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姚静怡还是说:"你现在举报我帮你登记....."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2016年9月5日上午9:19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还是叫贾宏的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又详细反映追问后又问贾宏:'我要求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你们让我找遥观镇环保科处理和给我文字处理答复,我找遥观镇环保科的谁处理?因为我去遥观镇环保科找过了,都说不是自己处理的?"

贾宏又说:"遥观镇环保科是我们武进环保局中队的下级,我让我们的处理人员和你连系...."
(在当时的通话过程中,贾宏开始在电话中承认在2016年9月1日下午我到武进环保局上访时,她说了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有问体,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一会又在电话中不承认这样说了)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2016年9月5日上午9:3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详细反映举报武进区环保局对我从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我多次要求武进区环保局对我暂住屋门口被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武进区环保局渎职不作为.并说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已经打过你们这个电话投诉了.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接电话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满嘴谎言说:"我们常州市环保局和武进区环保局是平级,我们没有管辖权."后在我揭穿她的谎言后,她说:"我把你反映的情况告诉武进区环保局...."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2016年9月5日上午10:26分,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就又向他详述了案情包括举报事实和经过,我再次提出:'1:要求武进区环境局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2:给我文字答复' "陈辉说:"回去我们再研究.但是我们不给文字答复....."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我看到这三个人寻衅滋事并侮辱我,就打110报警,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反映了这三个人寻衅滋事的经过,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登记了我和这三个人的身份信息后让我们签字后,处警警察和我暂住屋的房东到旁边不知说了几句什麽话,然后和这三个人走了.我就听这三个人中的一人说:"就是派出所让我们来迫害他的...."(杜昆明来我暂住屋找我事寻衅滋事时胸前佩带了中共党章,是想告诉我:"他们是代表中共迫害谋杀我的."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到我暂住屋对我寻衅滋事的录音录像视频证据里,清晰可见杜昆明来我暂住屋找我事寻衅滋事时胸前佩带了中共党章.)

我拍摄的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
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的话中其中一句:"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中共基层党员干部公开自证了我长期反映的:[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六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我在无锡、常州两市暂住十年期间,多次受迫害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人抢劫打伤,我都是当时就报警并都有医院病历证据,公安机关都是司法迫害我并多次干脆直接司法迫害我告诉我:“‘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有两次我被暂住地的邻居打伤残后,中共司法机关也是枉法处理、不依法处理判决)。有关部门甚至公开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教授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甚至有关部门连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要在小饭店吃饭时,我如果经常在哪个小饭馆吃饭,有关部门都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小饭馆的人在我的饭菜里下药.2011年左右,一连几天中午我在常州大学城的一个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有一天我在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时当时我的嘴唇内部就溃烂了,我知道这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国保特务安排小吃店的老板在给我做的“香肠炒河粉”里下了毒,我就没有报警。我在上海是如此、我在无锡是如此、我在常州也是这样。因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有关部门却把我这些残疾的特征也用在了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我骑电动自行车时需要把拐杖绑在我的电动自行车后座上,这样很远的距离就会被人认出。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一年多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至今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的血的事实.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中共所有对我的迫害事件我都会继续追下去.....

2016年9月7日下午15:19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还是叫贾宏的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又详细反映追问此案后,并追问:[2016年9月5日上午10:26分,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就又向他详述了案情包括举报事实和经过,我再次提出:'1:要求武进区环境局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2:给我文字答复' "陈辉说:"回去我们再研究."].我并追问:"陈辉是不是你们武进区环保局的?是不是代表武进区环保局来的?"贾宏告诉我:"陈辉是武进区环保局的现场处理人员."并说:"我只负责登记转办,其他的你都要问现场处理人员...."可是多日来武进区环保局都没有告诉我谁是负责我这一案件的现场处理人员呀?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在2016年9月2日下午,我到遥观镇政府找环保科反映追问此事,因当时环保科三个科室都关着门无人上班,我就到遥观镇政府政府办反映,我刚走就听到镇政府办公室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说:“这个政治犯就是习近平让害他的,他还到处反映呢?...”因为我在2016年9月1日上午在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为我做我举报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喉咙难受呼吸困难的案件询问笔录时,我已向王震警察说了:“我知道习李政权不会害我的,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迫害谋杀我。。。。”

在2016年9月7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着非机动车道边行使,一辆白色的小汽车故意朝我骑行电动自行车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行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我就听到这辆白色的小汽车内有人说:“就是靠边走一下,看能不能压到这个政治犯。。。。。”当我骑电动自行车行使到312国道遥观东方村路口,看见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路边,就听站在白色小汽车旁路边的两个男青年说:“上面正在让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都是江泽民集团的人干的,现在就是刘云山和郭声琨让迫害他把他害死......”

在2016年9月8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当我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的士司机正在和熟人说话的的士旁时,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问他认识的这个熟人:“这个残疾人是不是那个政治犯?”这个熟人说:“是他!”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说:“上面都通知到的士公司通知到的士司机了,让的士司机用的士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说用的士撞死他没有事,的士保险手续全,司机也不用赔钱。的士司机都不用车撞死他。。。。。”

在2016年9月19日晚上7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路过遥观镇通济村广电路口,一辆武进城管的皮卡汽车停在路边,就听一个城管和另一个城管说:"我们要不要追上这个政治犯把他从后面用车压死...."一个城管回答:"现在不能,他刚在网上揭露出来说中共有关部门要用机动车撞死他了,都通知到的士公司的士司机了....."

因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有关部门却把我这些残疾的特征也用在了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我骑电动自行车时需要把拐杖绑在我的电动自行车后座上,这样很远的距离就会被人认出。

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又两次非法扣押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一年多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在2016年9月9日下午,我再到遥观镇安监科和环境科去查证最近受理我举报投诉者的身份后,我再到遥观派出所找王震警察追问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是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我的),并追问:"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我当时打110报警后是你来处警的,我要求依法处理杜昆明等三人到我暂住屋找我寻衅滋事的事,我当时拍有录音录像视频,我给你..."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不要录音录像视频...."我说:"那你公安机关追不追究杜昆明三人到我门口寻衅滋事的责任....."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不属于我们管...."我说:"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怎麽不属于你们公安机关管了?"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们调查了他没有寻衅滋事...."我说:"我要给你我当时拍摄的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的录音录像视频,你说你不要.我要问你你调查的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没有寻衅滋事的依据是什麽?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杜昆明到我暂住屋公开威胁恐吓我不让我依法追究我报警反映的我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是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我的.并诽谤侮辱我,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麽?我都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包括你当时处警的录音录像视频证据...."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被我追问的无语后说:"那你把你的视频证据给我吧!"我说:"我今天没有带视频,我明天给你可以吧?"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明天不在!"我说:"等过几天我再找你给你,我留有多份呢?"因为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是在遥观派出所一楼大厅接访我的,我也都是心平气和的依法反映的,这时在遥观派出所二楼走廊上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向我一连大吼两声:"不要这麽大声说话!"我知道这个警察是对我寻衅滋事,我就有理有据的说:"我都是依法反映问题的...."

我刚出了遥观派出所,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刚才到遥观派出所找办案民警追问他在2016年8月28日报警反映他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他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都是上面安排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他的,并追问:'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到他暂住屋寻衅滋事的事,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追究杜昆明三人寻衅滋事的责任,并说他拍摄有现场录音录像视频.就是派出所安排杜昆明三人去找他事的,杜昆明也要拘留了,遥观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向他大吼找他事,这个警察跟杜昆明有关系,想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在派出所然后作假上报.这个政治犯(暂住屋)门口有水井,上面想安排人把他打死扔在井里,可是都知道这个政治犯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非常好...."

2016年9月11日,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公安国保多次秘密上报诬陷这个政治犯的黑假材料,习近平都不批,习近平要批示了,早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2016年9月12日上午,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遥观派出所找处警警察递视频证据,当时处警警察不在,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
公安国保多次秘密上报诬陷这个政治犯的黑假材料,习近平都不批,习近平要批示了,早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现在他已经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常州公安国保都通知到常州的的士公司通知到的士司机了,让的士司机用的士把他撞死了。’现在对上也不承认。以后最后也是把他害死。。。。。”

2016年9月12日下午,我到遥观派出所把“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的现场录音录像的两段视频拷贝给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震。

我最近几天正在写此控诉发在国际网站上,我提前在这里公开此事,以免我被中共有关部门(江泽民集团)安排人用机动车把我撞死和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脑中风死或脑溢血死了,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心脑血液疾病。。。。。

我从2016年9月19日至21日,一连三天到遥观派出所找处警警察王震追问案件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报警服务台联系后都以各种理由推拖王震警察没有时间接见我的理由,包括2016年9月20日答复21日是王震警察值班接见我的,21日又不接见.

下面是网上关于酸性玻璃胶液体是腐蚀性有毒液体,在运输储存过程中按危化品监管的依据

百度知道
窗户用的密封胶是危险品吗?
匿名 | 浏览 129 次2014-01-06 08:03  

张洋0421 | 2014-01-07 12:02 评论

危险品,是易燃、易爆、有强烈腐蚀性的物品的总称。一般低毒、可燃而非易燃易爆、无腐蚀性的物品不属危险品。

窗户用的密封胶一般为硅酮,硅酮玻璃胶有单组份和双组份两种。双组份是以室温硫化硅橡胶107 和甲基硅油201的材料为主剂,以金属氧化物为硫化剂的室温硫化的双组份密封胶。常用的单组份玻璃胶又有酸性和中性产品之分。酸性玻璃胶固化前有腐蚀性,固化过程中会释放出有毒气体。所以在运输、库存等环节,一般视为危险品。
原文链接: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073953855327633868.html


康图健康百科首頁 » 健康常識 » 健康生活 » 玻璃膠有毒嗎
玻璃膠有毒嗎

在裝修房子的時候, 會經常使用到一種粘合劑, 它叫做玻璃膠, 顧名思義, 它主要是用來將一些玻璃材料粘合起來的一種膠質。 不過因為它它是通過一些化學成分所調和成的, 主要是矽酸鈉和醋酸, 所以很對人都害怕它所產生的氣味會對於自己的身體有害, 那麼, 玻璃膠有毒嗎?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 還沒有一種好的物質可以代替玻璃膠的功效, 它是目前最有效的陶瓷以及玻璃和鋁合金等物質的粘合劑, 而且粘合之後的效果非常理想, 至於它會不會產生有毒氣體, 您可以看下本文分析。
一般說來中空玻璃膠只要使用得當是不會產生有害物質的。 然而在大部分情況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情況, 在操作不當的情況會產生有害物質。

如中空玻璃膠調配不當以及施工條件不錄的情況下, 在固化過程中會出現中空玻璃膠產生氣泡的現象, 往往汽泡中都含有一定量的有害物質。

再有, 即酸性玻璃膠在使用過程中也會產生刺激性氣體從而刺激人體的皮膚、眼睛和呼吸道系統;醇型中性玻璃膠在固化過程中會放出甲醇, 也會刺激人體的呼吸系統與人體免疫力低下的部位。 然而如果使用或操作得當我們會免疫此種問題的發生。

比如在調配玻璃膠的過程中, 嚴格按照玻璃膠說明書進行操作、不在高溫下施工, 不使用有缺陷的酸性或中性玻璃膠, 在施工完畢後, 及時通風換氣, 如此種種會使我們得到一個對人體安全的環境。 值得一提的是:玻璃膠在固化後將不會產生任何對人體有害的物質, 所以人們入住與使用房屋儘量在玻璃膠固化後再使用,

以免對人體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由於玻璃膠是一種化學產品, 在剛剛生產出來的時候會有一些揮發性氣體, 也就是我們使用時聞到的一股濃濃的膠水氣味, 這種氣體是帶有一定的毒性, 但毒性不大, 但這種等到玻璃膠固化之後揮發的氣體就變少了, 隨時間的推移, 就不會有揮發性氣體了。

知道了玻璃膠有毒嗎, 為了避免玻璃膠對於人體產生的危害, 建議各位朋友在使用玻璃膠的時候, 一定要注意帶好口罩, 避免吸入過量的有毒氣體, 而且一定要注意不要讓玻璃膠沾染到了自己的肌膚, 以免它腐蝕自己的肌膚, 尤其是不要讓小孩兒碰觸。

原文链接:http://www.kongtoo.com/content/353445424143334232303331.html


有问必答网〉健康百科 > 玻璃胶危害
玻璃胶危害

玻璃胶是一种粘合剂,常用来家庭装修。我们北方俗称它为泡花碱,南方则称水玻璃。它的主要成分是硅酸钠,易溶于水。在市场上出现两种性质的玻璃胶,酸性和中性。那么玻璃胶有毒吗?它对人的伤害又有哪些呢?下面我们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1
玻璃胶的危害有哪些
  
我们知道玻璃胶主要成分除了硅酸纳,还有醋酸和硅酮。一般呈现的是液体状态。中性玻璃胶在常温状态中是不会水解的,所以不必担心它会产生有毒成体。
  
酸性的玻璃胶,因为其弱酸性质,就会和空气中水分子结合,产生酸性气体。尤其是在潮湿的环境中,酸性越大,发生化学反应越强烈,产生的酸性气体就会越多,气味也会更加浓烈。因为酸性气体对呼吸道黏膜会有刺激性和腐蚀性。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中可能会引起肺炎。
 
短时间接触也会让我们的眼睛受刺激,出现流泪,更甚是结膜,头晕恶心等症状。另外酸性玻璃胶如果沾到皮肤上或者眼睛上,要立即用大量清水冲洗,否则会腐蚀我们的皮肤以及眼结膜。

原文链接:http://baike.120ask.com/art/29172


百度知道
玻璃胶有毒吗
snsyzbzl | 浏览 51060 次  2008-06-28 09:14
2008-06-28 09:18 最佳答案

玻璃胶在刚打出来的时候有挥发性气体,这种气体有一定的毒性。等玻璃胶固化以后,这种挥发性气体就少了很多,但仍然还有少量的在挥发。所以如果是室内用玻璃胶,要注意通风,以便让气体迅速挥发掉。
本回答由提问者推荐
原文链接: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8460414.html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8日我打110后的处警现场,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和十来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老板把他租屋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搬走现场和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液体污染的图片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9日现场和小化工厂老板用汽车把几吨危化品化工液体搬家运走的现场图片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0日中午现场









下面是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的病历,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1日早上7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1日下午四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日早上7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日中午12点多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2日早上6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2日下午15点多至17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3日下午13点左右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5日下午13点左右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6日早上5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6日中午12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在刚下了的小雨下没有了冰状都变成了化工污水。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8日下午14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因为刚下过雨不久虽然天晴了或多云,草和泥土因潮湿仍没有结成冰状.但是在小化工厂租房门口流到地上的玻璃胶液体在晴天或多云高温阳光照射下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2日下午15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这十多年来,我在无锡和常州暂住,在多个地方暂住,每到一地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么害他没有害死,上面要怎么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都是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和害死我,并且形成了规律步骤:1:地方警察先开始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公开监控迫害我,找我事;2地方警察再开始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用机动车撞死我和让找别人用机动车撞死我;3: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偷人、强奸、嫖娼等,对于我一个爱国之心感天动地,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正直和人性善良,一生从少年时代开始至今总是乐于默默地帮助别人,除了儿时的淘气一生从来没有动过别人的一针一线,没有过任何婚外性行为,连看到吸毒的和卖淫女都感到厌恶和恐惧,被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找不到我的任何人生一点污点的人,而中共江泽民集团这帮禽兽,二十多年来却长期在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让诬告陷害我偷人、强奸、嫖娼等,有关部门在安排、煽动、唆使、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嫖娼等,公安局派出所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了....”这让我和群众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经常发文控诉揭露(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4:对我和家人有病就医进行医疗迫害、谋杀,并脑控群众公开都说出来。。。。

以上四条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这帮禽兽,长期在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使用的方法。。。。。

我的新的控诉材料草稿《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至《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一)草稿》,我又都发在了我的谷歌吕千荣博客2016年1月份的博客上了,等我把我的这篇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写好之后,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上访反映后,如果我的冤案还不能平反,我就会把我的这篇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用电子邮件向联合国、美国等国际社会反映求助

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的我让我无法思考写材料时都是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并且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我时,我所有在思考时都能感到我的大脑神经在动。


就连我的妻子这两年在常州武进的两个厂里打工上班,武进区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谢宇也几次找到我老婆厂里,让我老婆劝劝我不要再在网上发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申诉控诉了!实际就是监控骚扰我老婆,现在不是我18岁的儿子也开始打工了,我们一家三口都无法生存!


我担心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为了怕他们二十多年来长期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大量罪行,在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写好后,
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上访反映后,如果我的冤案还不能平反,我就会把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向联合国、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美国等国际社会反映求助后曝光,会对我进行谋杀灭口,从肉体上彻底清除我。我现在向国际社会公开发表求助声明如下:

一:我今后一段时间会把我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上,直到完稿。根据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手段,在我今后一段时间把我的全部精力都用在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上直到完稿的工作中,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还会在脑控迫害我时经常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让我无法审改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阻止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的完稿。包括会控制我家宽带。

我只有不断地在网上揭露,直到我把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上百万字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草稿改写好完稿为止。


二:在我的生命中,我崇尚基督教信仰、追求人性的良善,我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在我的生命中,我只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我的祖国、社会、同胞、他人,做些有益的事!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如果今后中共的公安机关或国安机关或法院,对我进行有违法犯罪的指控,都是中共对我的迫害对我的栽赃陷害或指鹿为马的迫害关押!就是中共要把我害死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或监狱。如果我被中共迫害采取强制措施关押后,中共对我的所有违法犯罪的所谓认罪证据,都是中共对我酷刑逼供下的栽赃陷害!


三:我崇尚基督教信仰,我永远不会自杀的,在我的生命中没有自杀一词。


四:如果今后我被机动车撞死压死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共用机动车对我的谋杀!因为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用机动车对我进行谋杀未遂。


五:如果今后我在医院治病时医疗死亡,也是中共对我的医疗谋杀。因为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健康。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


六:我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也相当好。如果我今后发生了溺水死亡事件,都是中共对我的谋杀。


七:如果我今后发生了突然猝死或脑溢血、脑中风、心肌梗塞等死亡症状,都是中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谋杀攻击死的。


八:中共准备安排人把我打死,然后把我扔进河水里或水井里后,作假说我是醉酒后溺水死亡

在我在2016年1月20日和2016年2月8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后至2016年4月6日,因为我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因为我不敢去读我的祖国,去读这个曾经令我们炎黄子孙们引以自豪的中华民族!在到处都是狼群结队走在大街上的黑夜,我的心写满了恐惧.我就象一只在黑夜里猎人枪口下的雄鹰,在恐惧和挣扎中期盼黎明.我深爱的祖国呀!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谁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后扔在水里没有事,公安机关会说他是溺水死亡;因为这个政治犯在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中写了多种中共可能害死他的手段:‘1我崇尚基督教信仰,我永远不会自杀的,在我的生命中没有自杀一词;2如果今后我被机动车撞死压死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共用机动车对我的谋杀!因为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用机动车对我进行谋杀未遂;3如果今后我在医院治病时医疗死亡,也是中共对我的医疗谋杀。因为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健康。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多次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4我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也相当好。如果我今后发生了溺水死亡事件,都是中共对我的谋杀;5如果我今后发生了突然猝死或脑溢血、脑中风、心肌梗塞等死亡症状,都是中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谋杀攻击死的’这个政治犯在声明中没有说他不酗酒。。。。。”(以上是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在这里公开声明:“我是酗酒的,我在2016年除夕晚上喝了有三两52度的白酒,我的酒量是能喝52度的白酒半斤。我在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中写道‘2016年春节的除夕夜,我把自己斟满了几大杯52度的白酒,我一口口喝光了它们.’是诗人在诗歌中常用的夸张的语言,是诗歌创作的需要。我只在天冷冬天喝白酒,每天晚餐喝一两白酒。


九:中共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枪杀我后说是误杀



我在2016年3月1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后,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骑着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银行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如果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把他枪杀后就说是怀疑他想抢劫运钞车误杀的.这个政治犯的儿子也好戴帽子,把他儿子枪杀了也没有事......"



我在2016年3月25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邮政局门前的宽敞街道上从北往南正常通行时,从我身后由北往南驶过一辆银行运钞车,我就听到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因为我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被迫害的有心理障碍又要依靠拐杖走路,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及周边的牛塘镇、遥观镇暂住谋生六年多了,群众想不认识我都不行。)


在我听到一辆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后,我就在心里想要把这些在网上揭露出来,但是当时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一辆银行运钞车从他身旁经过,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的:"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让这个政治犯听到了,这个政治犯现在心里想的要在网上揭露出来。这个政治犯脑子都被上面脑控控制住了,再长期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中共是真邪恶,谁敢说呢?。。。。。”


在我2016年3月25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我的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6年3月25日受迫害的日记》揭露后,在2016年3月26日和27日两天,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上面就是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这个政治犯,现在他把揭露出来了。。。。。


十:中共准备安排人夜里把我暂住屋的大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从外边由我暂住屋的大门底逢或窗户,朝我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后说是自燃

我在2016年3月29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荣2016年3月29日受迫害的日记》后至今2016年4月6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上面还是准备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这个政治犯的暂住屋里后,然后纵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烧死,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因为中共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现在过不掉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从2016年3月29日至2016年4月11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不断的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都在写全面揭露中共邪恶的文章,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到时候政治犯的暂住屋起火后,邻居都不要起来,是上面要用汽油烧死政治犯一家.到时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手机电话宽带全会被控制住.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木大门底下的缝隙大,可以直接用管子把汽油流进政治犯的暂住屋内,到时他家的监控都会烧坏了,遥观派出所安装的对着他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到时就说监控坏了,。。。。。。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到了2016年4月1日,我买来水泥沙子,把我暂住屋大木门底下的缝隙堵住,并准备好了两把锤子和錾子,准备真有人向我暂住屋倒汽油纵火后,我们一家就准备用锤子和錾子把我暂住屋的"腰拔墙空心墙(一种很容易用锤子砸烂打通的简易砖墙)"砸烂打成一个直通屋外的洞,进行自救.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又不断的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这个政治犯已经把他暂住屋大木门底下用水泥堵住了并准备好了到时用锤子和錾子把他暂住屋的"腰拔墙(一种很容易用锤子砸烂打通的简易砖墙)"砸烂打成一个直通屋外的洞,进行自救!


上面要安排人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窗户打烂,把汽油再倒进他的暂住屋,然后再纵火烧死这个政治犯一家.到时候政治犯的暂住屋起火后,邻居都不要起来,是上面要用汽油烧死政治犯一家.到时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手机电话宽带全会被控制住.这个政治犯不知道到时他的暂住屋被倒汽油纵火起火后,他都被烟熏的没有力气了,他怎麽能把他暂住屋的砖墙砸个洞呢?到时他就是把他暂住屋的砖墙砸个洞一家人逃出来了,也会把他一家人都打死后再扔进他的暂住屋,说是自燃失火烧死的.到时他家的监控都会烧坏了,遥观派出所安装的对着他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到时就说监控坏了。。。。。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6年3月29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几天都在写全面揭露中共邪恶的文章,上面要安排人夜里把这个政治犯暂住屋的门鼻子从外边锁住后,把汽油从外边倒进他的暂住屋内后纵火把他一家三口都烧死。。。。。。现在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有的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北京现在已经发生两起地方政府强拆,拆迁户不同意搬迁,地方政府都是安排人夜里把汽油从外边倒进拆迁户的屋内后纵火把拆迁户家人烧死的,把拆迁户用汽油纵火烧死后地方政府都会把定为自燃起火。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用汽油纵火烧死后,政府也会把定为自燃起火。。。。”(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吕千荣 注:因为我当时几天正在写《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等系列文章。


我们一家三口当时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的租住屋,是两大间两小间砖瓦房结构的农村常见的起脊砖瓦房,有四十个平方米左右,有一个大木门有一米多宽。我们暂住屋内没有易燃易爆的危险品。假设如果万一我们的暂住屋是自燃起火了,我们很快就会发觉并能够安全到屋外的。如果不是别人用汽油故意向我们的暂住屋纵火并锁住我们暂住屋的门,根本就不可能烧死我的。另外我在我的暂住屋外四周安装有五个监控摄像头,并且在我暂住屋门前对着我暂住屋的门,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也安装有一个监控摄像头。

我在此公开向国际社会呼救,如果我们一家三口在我们的暂住屋内被失火烧死了,就是中共政权安排人用汽油故意向我们的暂住屋纵火并锁住我们暂住屋的门谋杀我们一家的,如果是房屋自燃,屋内没有大量易燃易爆物品是不会烧死人的。。。。。


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在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报告证明,我的血液正常,我的心、脑、血液都正常(因种种原因我的这次血液检测没有受到医疗迫害),我除了有慢性咽炎和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歪鼻畸形"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没有依法判决刘同贺赔偿我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伤残等赔偿费用,造成我无法后续治疗,以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从2009年底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缩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行驶十多里地,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以及我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外(我肢残贰级),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我在20111021日下午,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被一个也常在武进汽车客运中心站用两轮摩托车拉客的(摩托车牌号NJJ188)的40多岁男的安徽人无故用铁夹子夹伤我的左手面流血后,第二天1022日我就感觉到左手臂神经有点痛,第三天1023日我怀疑是不是恐怖谋杀,我就到常州三院外科检查治疗。医生就给我开了梅毒艾滋+丙肝抗体和肝炎四项抗体以及肝功生化检查,却拒绝给我做血液有没有化学药品的检查。从下面常州三院给我做的这几份检查中我的各项检查都正常,肝功能和血液也都基本正常。(后在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警察的调解下,夹伤我左手面的安徽省霍邱县的王永豹赔偿了我四百元的医药费。) 当时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说:"是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重视,常州第三医院才没有医疗迫害我才如实为我做的血液检测." 



以上是我向国际社会发表的公开求助声明!特立此据为证,以免中共把我迫害死了。

最近二十多天,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是地方(公安国保)做假材料上报中央,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并且最近二十多天,我多年不在家的地方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国保和我暂住几年的暂住地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国保都公开做我假材料上报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并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地方(公安国保)做假材料上报中央,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最近中共有关部门又控制我家宽带让我无法上网揭露控诉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谋杀,2016年6月2日、3日有关部门又控制我家宽待让我无法正常上网,这次是控制我家宽带让我无法登陆无法上网,后在我两天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下,中国电信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电信遥观支局维修人员两次到我家检修都说是“怪现象,是上面控制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到2016年6月3日晚,我家宽带才能上网。可是到了三天后的2016年6月7日,我家宽带又不能正常上网了,开始是无法登录链接上我家宽带,我又从2016年6月7日至今天2016年6月13日,我除了在2016年6月11日到无锡我亲戚家上网写控诉外,我每天都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中国电信10000客服或遥观电信支局装修部的维修电话投诉反映我家宽带不能正常上网,从2016年6月7日至2016年6月8日,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后,中国电信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电信遥观支局维修人员到我家维修宽带后我家宽带能登录链接网络后,我家的宽带先是能登陆QQ,但是国内网页无法正常上,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还是不能上国际网站;之后我家的宽带能登陆QQ,能上国内网站,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还是不能上国际网站;而我在此期间多次用我的笔记本电脑在常州和无锡多次用别人家的无论是中国电信宽带还是中国移动宽带无论是上国内网站还是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上国际网站,都能正常自由上网(别人家的宽带只有20兆,我家的宽带还是65兆的),这铁的证据说明我家宽带是被认为控制住的。

2016年6月10日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江苏电信客服告诉我保持电话畅通,会有工作人员和我联系(结果没有工作人员和我联系);2016年6月12日上午、下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两次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江苏电信客服告诉我会派维修人员到我家维修,保持电话畅通,会有工作人员和我联系(结果没有电信维修人员到我家维修也没有工作人员和我联系);2016年6月13日上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两次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江苏电信客服告诉我保持电话畅通,会有工作人员和我联系,72小时给我答复。

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多次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向江苏电信客服又多次要求中国电信“一:给我文字答复,到底是谁是哪个部门几年来多次控制我的电信电话和电信宽带,并公开向我道歉,形成文字;二:及时将我家宽待恢复正常,让我能够正常使用,并保证今后不再控制我家的中国电信手机、宽带。”

在2016年6月12日下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15312586362手机又打常州市12315消费者维权热线电话投诉反映中国电信商业欺诈(是807号话务员受理的投诉),要求工商部门查处,并提出三个要求:“一:要求中国电信给我文字答复,到底是谁是哪个部门几年来多次控制我的电信电话和电信宽带;二:要求中国电信公开向我道歉并形成文字;三:要求中国电信及时将我家宽待恢复正常,让我能够正常使用,并保证今后不再控制我家的中国电信手机、宽带。”

我的《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是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这篇控诉都是在2016年6月11日到无锡我亲戚家用我亲戚家的宽带上网写的和在2016年6月13日在常州我亲戚家用我亲戚家的宽带上网写的发的

我用的中国电信宽带又被中国电信修改我家宽带模板(中国电信按中共安全部门“江泽民集团”的指令)这次又从2016年6月7日至今天2016年6月17日18:20分之前这段时间控制我家的中国电信宽带不能上网或控制的我家的中国电信宽带国内网站不能正常上网,国际网站被控制的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不能上网,直到2016年6月17日18:20分才能用翻墙软件(代理服务器)上国际网站,我已多次向中国电信投诉和向常州市12315常州消协和国家工信部电话投诉!



因为我一直在揭露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彻底清除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中国才能新生!

就象我在这两年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的《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至《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六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中六次呼吁的那样:
"我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为吕加平的冤案平反昭雪.依法彻查外媒大量报道的世人皆知的江泽民的“两奸两假”汉奸卖国罪行、出卖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卖国汉奸罪行、巨额贪腐十万亿美元(六十多万亿人民币)的巨贪腐败罪行、迫害残害屠杀人民反人类的恶魔罪行,以及江泽民和其情妇们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的淫乱通奸和国外媒体报道国内外皆知的江绵恒巨贪腐败的问题、江绵康巨贪腐败的问题、江志成洗钱问题以及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三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一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儿子、十次暗杀习近平总书记、二十二次暗杀王岐山书记和多次密谋政变及政变未遂的问题,以及曾庆红儿子曾伟侵吞山东国有企业鲁能集团上千亿人民币巨额资产等腐败问题和周永康儿子周滨侵吞石油系统国有资产包括3000亿辽河油田被周永康家族以1000万收购、拥有中石油长庆油田两个高产区块开採权以及包括侵吞四川国有郎酒集团等在内的上万亿巨额资产等众多腐败案件以及彻查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国际社会近年来一直追查揭露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迫害、残害、屠杀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和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包括网上最新曝光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活摘了两百万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每人的心脏、肝脏、肾脏、脾、眼角膜、血液、尸体等之前能卖近二百万元人民币现在能卖几百万元人民币)的罪行!现在美国国会和欧盟议会都出台了"敦促中国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的决议",把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政治犯等人民群众器官的罪行曝光在国际社会、、、、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彻底清除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中国才能新生!

作者简介:吕千荣 、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棵竹子)、男、汉族,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网络代表作有《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这个帖子在天涯杂谈、凤凰论坛、百度空间发表后,在天涯杂谈发表的这个帖子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麽?》、《 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寻找生命的钥匙(组诗四首)》、《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我在2011年写的《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爱情诗,在2011年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后被包括手机论坛在内的多家网站转载,几年来每到七夕情人节仍会被少男少女们翻出被一些网站转载)、《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到底是谁给了奸杀少女、摔死幼童的李昌奎免死的金牌》、《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就会给中国判了死刑》、《如果枪毙了夏俊峰,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 中国,您不要流泪》、《孔庆东的荒诞言论和“重庆模式”,其实都是文革余孽在作怪》、《六.四,今夜我无眠》、《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等等,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的所有帖子都会被包括手机论坛等在内的一些网站转载(因我在天涯社区天涯论坛被封杀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有一些帖子在2011年都被天涯隐藏了;因我在凤凰网凤凰论坛被封杀,我在凤凰论坛上发表的一些帖子,在我凤凰论坛的主页上都看不到了,只能用搜狗、谷歌、百度搜索文章名称才能看到)。网友如果搜索我发的帖子,依次用以下的搜索:“搜狗、谷歌、百度等(用搜索搜索我的博客、帖子时一些网站转载我的博客、帖子,现在也经常会被中共有关部门屏蔽)”.我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至今被中共在国内论坛、博客全面封杀!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s://www.blogger.com/home、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ngdebokelvqianro/、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 吕千荣@lvqianrong、脸书账号:吕千荣,我的手机是 +8615312586362、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


QQ:1244667884中国正义、1079861385天使的眼泪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6年9月21日下午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2016年9月22日下午去权利运动张建平家2016年9月23日去无锡2016年9月24日去宜兴2016年9月25日上午去鸣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