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广东爱滋病病患3月激增 大陆高校是重灾区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广东爱滋病病患3月激增 大陆高校是重灾区

中国是世界上爱滋病商情严重的国家。近几年,在大中学生中病患人数激增。(AFP/Getty Images)
中国是世界上爱滋病商情严重的国家。近几年,在大中学生中病患人数激增。(AFP/Getty Images)

更新: 2017-04-16 9:26 AM  

【大纪元2017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洪昀综合报导)大陆最新疫情报告显示,2017年3月,广东省共新增爱滋病病例407宗,其中80人死亡。该数据给持续蔓延扩散的大陆爱滋病疫情又重重地抹上了一笔。

广东爱滋病死亡人数居传染病之首

据中共官媒报导,广东省卫计委于4月14日发布报告,在3月份的传染病疫情中,死亡数居前3位的传染病分别是爱滋病、肺结核和乙肝,死亡人数分别是80人、12人和4人,这三大病种占三月份广东乙类传染病报告死亡总数的93.20%。

此外,H7N9病例6例,死亡3人。感染性腹泻病、手足口病及流行性感冒的发病率也颇高。

中国爱滋病疫情世界居前 数量快速上升

2017年1月,中共疾控中心发布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中国报告现存活爱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65.4万例,累计死亡20.1万例。爱滋病疫情在青年学生和老年人等重点人群中上升较快。

这其中,新发现15至24岁青年学生感染者和60岁以上老年男性感染者分别为2,321例和1.3万例,分别是2010年同期的4.1倍和3.6倍。据称,中国仍有32.1%的感染者未被发现。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在中国的首都北京,2016年1至10月, 15至24岁年龄组感染者和病人数增幅,超过了整体疫情增幅,占全部学生病例的95.5%,学生群体的男男同性性行为比例明显增加。

早在2014年10月,中共疾控中心官员吴尊友曾指,从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爱滋病疫情流行程度看,中国处于十个等级中的第八级,按照感染者数量计算,中国是疫情严重的国家。

高校成重灾区

近几年来,大中学生爱滋病感染者人数激增,15至24岁青年年均增长率已经达到35%。

2016年9月,官媒报导2015年数据显示:

北京: 1月至10月新增爱滋病病例逾3,000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

上海: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上一年同期上升31.4%。

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爱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

湖南大学生爱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数字是触目惊心,以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大陆中青在线9月18日报导,至2016年8月底,南昌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爱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共报告存活学生爱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死亡7例。

此外,爱滋病增多的人群不仅限于年轻同性恋男子,还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当中悄悄地蔓延。

血祸

不只限于同性恋、性传播,在大陆,使得爱滋病得以扩散蔓延的另一个推手,“血浆经济”和医疗事故,也将无辜的民众推入绝望的深渊。

2017年1月26日,浙江省中医院一名医生,在操作中重复使用吸管造成交叉污染,导致5人感染爱滋病,事件引发网民恐慌。网络上疯传网友以及知情人士的内幕爆料,官方则紧张删评论。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共官员李长春在河南任职期间,极力推行“血浆经济”,一时间使得医院、血站、生物公司、个人等纷纷在巨大“血浆”利益驱动下,出现卖血“运动”,造成该省有些地方的爱滋病病毒感染率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致使爱滋病在中国大面积流行。

不仅如此,中共还刻意隐瞒真实的爱滋病疫情并对爱滋病维权人士进行打压。

之后,中共虽称“血浆经济”已被控制,中国的爱滋病主要是通过性传播,但遭到“中国防爱第一人”,著名医生高耀洁的驳斥。

高耀洁曾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爱滋病毒有12种,中国跟外国的不同,中国的爱滋病是C亚型的,传染力较低。她强调,在中国,爱滋病的传播有比性接触传播更值得重视的途径,那就是通过卖血和输血。

中共官员作风糜烂 性乱猖獗

此外,中共体制内官员淫乱成性,在其宣称的一片“繁荣娼盛”之下,爱滋病疫情也在体制内扩散,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据港媒报导,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是因患爱滋病并发症去世的,早在2002年他就被查出性病。但中共官方在2015年3月15日报导徐的死因时称,其在调查期间因膀胱癌死亡。

徐才厚大力推荐被称为“公共情妇”的汤灿进入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她与十多名高官有染,包括徐才厚、谷俊山、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等官员。

2015年年4月,有海外媒体曾爆料称,在湖北某监狱服刑的汤灿被验出爱滋病后,当局通知与汤灿有染的众多仍在位高官做爱滋病抗体检查,引发高层恐慌。

有报导说,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和宋祖英勾搭上后,中共军中淫乱成风,爱滋病蔓延。南京、广州、沈阳等大军区医院的高干病房,性病、爱滋病的患者占了近两成。

时事评论员鉴恒表示,中国官员普遍包二奶、养小三,被查处的贪官大多都有“与他人通奸”。情人被作为礼物供奉给上级,爷孙或父子同包一女,换妻、3P、搞姐妹花甚至母女花等淫乱大肆泛滥。大面积人群交叉式的荒淫无度,是爱滋病传染的直接途径。

责任编辑:孙芸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4/15/n9040112.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