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抨击费良勇等人对盛雪女士诽谤攻击的电邮

吕千荣
11:53 (0分钟前)
发送至 朱瑞、 Liangyong、 Diane、 weizhen、 Yiran、 Pt、 iamyuanmin、 Jin、 徐文立、 Jianli、 盛雪、 韦石、 方政、 Feng、 yanxiong2000、 魏京生、 唐柏桥:baiqiao ta.、 王丹、 周烽锁、 吾尔开希、 汪岷、 王军涛、 滕彪、 张晓刚、 维健陈

发件人:吕千荣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回复: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收件人:朱瑞 <reazhu19@gmail.com>、
Liangyong Fei <fei@fdc64.de>、
Diane Liu <shudong96@outlook.com>、
weizhen chen <ilovegodandyou2015@gmail.com>、
Yiran Chen <yiranchen1215@gmail.com>、
Pt Xiao <xiaopingtou@gmail.com>、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抄送: Jin Chin <chinjin2012@gmail.com>、
徐文立 <xuwenli2016@gmail.com>、
Jianli Yang <yangjianli001@gmail.com>、
盛雪 <shengxue@gmail.com>、
韦石 <editor@boxun.com>、
方政 <fangzheng89@gmail.com>、
Feng Congde <feng155@gmail.com>、
"yanxiong2000@yahoo.com" <yanxiong2000@yahoo.com>、
魏京生 <weijingsheng2010@gmail.com>、
"唐柏桥: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
王丹 <wangdan@gmail.com>、
周烽锁 <fzhou89@gmail.com>、
吾尔开希 <wuerkaixi@gmail.com>、
汪岷 <wongmin2009@gmail.com>、
王军涛 <juntao@aol.com>、
滕彪 <tengbiao89@gmail.com>、
张晓刚 <xiaogangz@acm.org>、
维健陈 <oldchen.nz@gmail.com>、
节明曾 <partisanfox@hotmail.com>、
苏雨桐 <suyutong0623@gmail.com>、
邵江英国 <t.shaojiang@googlemail.com>、
郭国汀 <pisa@rocketmail.com>、
金秀红 <seattlefdc@gmail.com>、
Wenhe Lu <luwenhe99@gmail.com>、
陈立群 <qunli99@gmail.com>、
Zhu James <jameszhu0513@gmail.com>、
杨宪宏 <ymsss@126.com>、
楊宪宏 <yang0509@gmail.com>、
王有才 <youcai.wang@gmail.com>、
陈破空 js chan <jcjsc1@gmail.com>、
唐元隽 <yuanjuntang@hotmail.com>、
Liyong Sun <liyongsun8964@hotmail.com>、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 <yanlee@hkctu.org.hk>、
贡噶扎西 <kt12511@gmail.com>、
才嘉 <tsegyam1@gmail.com>
日期: 2017年4月18日 上午11:53
主题: 我的祖国我建设 Re: 费良勇: 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邮寄名单: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过滤来自此邮寄名单的邮件
邮送域:googlegroups.com
署域: gmail.com
退订: 退订此邮件名单的邮件
加密: 标准(传输层安全协议) 了解详情

从费良勇、小平头、刘晓东、朱瑞等人无休无止的长期对盛雪女士以及实话实说为盛雪鸣不平的人进行污名化的诽谤攻击中,让人感到无限的厌恶鄙视!都知道民阵的长期内斗是中共操纵的,到底哪些人才是中共的特务?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

盛雪女士已经退出民阵主席了,为何你们还要长期对盛雪女士进行污名化诽谤攻击?到底是什麽原因?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有任务?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们连盛雪女士救助在国内反抗中共暴政一线的受迫害的勇士子女,你们都要诬蔑诽谤盛雪女士是做假难民生意.你们有良心吗?看看你们长期发的自相矛盾漏洞百出对盛雪女士的污蔑诽谤的攻击文字,更让人看清了事实真相!

我一直在呼吁停止民阵内斗,以免造成中国民运撕裂!可是为何有些人总要长期有组织有目的的热衷于中国民运内斗?为什麽?

我今天就实话实说了,我吕千荣为了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在国内长期被中共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二十多年了.不服看看有谁敢诬蔑诽谤攻击我或有谁敢在邮件群里公开和我辩论?看看我不扒下你的画皮让你无处遁形!

我一直在呼吁停止民阵内斗,以免造成中国民运撕裂!可是为何有些人总要长期有组织有目的的热衷于中国民运内斗?为什麽?

安徽吕千荣2017年4月18日上午于江苏常州


脸书
Sheng Xue 分享了回忆
(2017年4月17日) ·
有个叫陈毅然的女人制作了音频文件,并上传到YouTube,其中涉及到蒋佳冀和他父亲—良心犯李必丰的情况,陈女士照搬中共对李必丰的非法判罪污指佳冀是假难民。
佳冀的父亲李必丰1989年参与民主运动遭判刑五年;1998年又因参与工运遭判刑七年,2011年底又因协助异议作家廖亦武逃亡遭判刑十二年(后改判十年),共遭判刑二十二年,目前仍然被关押在监狱里。
李必丰在第三次入狱前将因他常年受到歧视和迫害的15岁独子佳冀送到加拿大读书,但李必丰入狱后,佳冀断了学费和生活来源。佳冀面临回中国作为良心犯子女继续遭受迫害的危险。佳冀于2013年6月搬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后通过我协助申请庇护获得了加拿大保护。现在佳冀平安健康,一边学习一边工作。
我诚挚请求那些常年致力于攻击、诽谤、抹黑、侮辱、无所不用其极地伤害我的人,不要伤害佳冀,不要伤害一个良心犯的孩子。
1 年前
Sheng Xue
2016年4月17日


在 2017年4月18日 上午2:11,Esther chen <estherchen2016@gmail.com>写道:
对于盛雪团伙构陷、污蔑、泼污、造谣和诽谤等的伎俩,但凡揭发、批评她的人都多少遭遇过其害。现在彭小明先生遭遇这样的诽谤,也并不奇怪,因为就连我们完全以读者身份介入质疑队列的批评者都未能幸免。那个时候,张健就天天对我、克里斯蒂娜和三妹大姐进行造谣、辱骂的。如果没有彭小明先生的文章,还原盛雪女士整个原生家庭的成长背景,人们就无法对盛雪女士的人性、生命与灵魂有深刻、清晰而精准的洞见。显然,盛雪女士整个人性和心理是深度扭曲的,而这种畸形的人格缺陷,与其年少时代的经历是密切相关的。

但是大家的努力没有枉费。这个丑陋、邪恶的盛雪女士已经彻底江河日下,进入最后阶段的垂死挣扎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古老的真理,永远的训诲!

陈卫珍

2017-04-16 15:57 GMT-04:00 朱瑞 <reazhu19@gmail.com>:

盛雪对彭小明先生的诽谤侮辱触目惊心。并且盛雪还群发了许多电邮组,这样大的范围,是必须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我理解彭先生的心情,但切不可生气伤身。因为前几天我看到盛雪也以同样的手段侮辱吕京花女士:
Inline image 1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盛雪还把她自己的那些色情照片,说成是共产党搞她,成了她的反共业绩。好在大家都清楚,撒谎是盛雪的常态。比如前些天她到处散发的《回应朱瑞以正视听》,几乎每一句话都是谎言。我开始还逐句更正,后来恶心得要吐,像在粪便里扒蛆一样,对我自己也是惩罚。让我不得不放弃。但今天我要举一个例子。比如针对我对盛雪黑恶的揭露,盛雪写道:“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对其一再劝导,朱瑞曾口头承诺从博客拿下攻击文章,停止攻击行动……”

事实上,除了贡嘎扎西,没有任何藏人拿盛雪当回事儿,也从没有任何流亡政府官员“劝导”过我,因为流亡社会早已实行民主,藏人自己都可以自由发表言论,为什么要限制我这个汉人独立作家?还说我“口头承诺”拿下自己的文章,这完全是胡诌!!

朱瑞

2017-04-16 13:01 GMT-06:00 Diane Liu <shudong96@outlook.com>:
去年底,盛雪的面首张小刚在群邮中出示了两张2012年10月22日的民阵选举登记票数的照片,照片有数个“正”字表明盛雪比彭小明多得一票胜出。张小刚还特别说明,盛雪所说的以两倍高于彭小明的票数胜出是盛雪的记忆错误。咱们且不说总帮助盛雪造假的张小刚的这两张照片是否真实,且说他起码说出了盛雪所说的以两倍于彭小明的高票当选是不实的。可是,在2017年4月14日,盛雪又厚颜无耻地重复了她高票当选的谎言,盛雪其它气急败坏妖言惑众的离奇谣言就更不可信了。

盛雪惯以无中生有的流氓手段造谣污蔑敢于说真相的人士,只要看看她(们)写的“朱瑞其人”,就可以一文知魔,知道盛雪的魔性。

朱瑞的书《见识江湖》已经发行。本书全部是朱瑞自己亲身经历的盛雪无中生有的卑鄙无耻,本书还描述了盛雪运用她狡诈的运作来操纵一群男打手围攻一个柔弱女作家的经历,虽惊心动魄,却只是盛雪拿手流氓黑道的九牛一毛。

刘晓东
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From: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mailto:uphold-justice@fdc64.de]
Sent: Sunday, April 16, 2017 8:26 AM
To: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Subject: 费良勇: 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敬请转发,谢谢!

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费良勇

2017年4月14日,盛雪发疯发狂地群发了一个无中生有、造谣中伤的帖子恶毒攻击彭小明先生,这是一个严重人身攻击的刑事犯罪案件。彭小明先生已经向加拿大警方报警,并将向加拿大法院控告盛雪。我们坚信,加拿大法院将会对盛雪绳之以法!

盛雪的攻击内容如下:“在许多人眼裡,说彭小明是一个会写字的畜牲,极大的侮辱了畜牲。这两年我在各地见到许多朋友,无不对该物的丧心病狂和极端邪恶感到惊诧······如此败坏而又胆大包天的败类您见过吗?用该物比畜牲,是对畜牲多麽大的侮辱······年前有在德国的朋友致电告诉我,彭小明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性变态狂。他儿子结婚后,他以健康生活为名对儿子儿媳的性生活横加干涉,惹得儿媳妇非常不满,当面斥责他。后来又以爱护晚辈为名企图猥亵儿媳妇,让儿媳妇受到惊吓而逃回中国,后与其儿子离婚······所以,彭小明不是畜牲,他的虚伪、阴险、凶恶、败坏、懦弱、无能根本不是畜牲所能够做到的。除非彭小明能够证明自己是畜牲,我就向他道歉。”

读者们可以看一看,盛雪的文字充满了极端侮辱性。在德国的人士都知道这是盛雪对彭小明先生的无耻诽谤。彭小明是一位秉持正义良知的人士,文笔犀利,与人为善,嫉恶如仇,“横眉冷对千夫指”,发表过大量揭露专制腐败和邪恶现象的文章,在欧洲华人中具有很高的声望,广受敬重。彭小明因为揭露了盛雪指鹿为马、混淆黑白,将荒淫无耻,并且引色狼入室奸污了自己两个女儿的邪恶母亲宣传为“民运圣母”,遭到盛雪及其面首圈的万般记恨。所以,盛雪编造出上述谎言恶毒诽谤彭小明先生。彭小明写的字字句句都是事实,在多伦多当地民运界人人皆知。首先揭露自己母亲丑事的正是盛雪本人。盛雪同母亲吵了架,就把母亲的丑事到处宣扬。盛雪很会做戏,常常在外人面前把自己打扮成“孝女”,实际上是恶女,私下对其母亲很凶狠。当地人都清楚这个情况。彭小明的文章完全是讲事实摆道理,没有任何侮辱和下流文字。盛雪编造的攻击彭小明的文字,百分之百是造谣的,而且从头到尾全是极端卑鄙下流的叫骂文字。请读者再耐心阅读和分析一下彭小明的有关文章,就心中有数了。

关于盛雪诽谤彭小明的文字,完全是血口喷人的谎言。欧洲的朋友们都知道,彭小明夫妇和谐,父子情深。盛雪捏造这种无中生有伤天害理的恶毒诽谤,必将依法承担严肃的法律责任。盛雪的阴暗计划是拿彭小明先生的朗朗清誉作牺牲来阻吓正直的人们批评她的昭彰劣迹。海外民运元老之一的薛伟先生早就指出:“盛雪是民运界的恶霸。”盛雪使用这样的流氓手段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生前被誉为“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活词典”的司马璐先生在《斗争十八年》一书的第十六章中提到过民盟负责人章伯钧的一段话:“中国是一个流氓社会,搞政治的一批人没有七分流氓气是不成的。你看,蒋介石、毛泽东。一个是都市的流氓出身,一个是农村的流氓出身……中国的士大夫没有气节,没有一点骨气,读书人一个个都变得这么无耻……”民运界如今也是类似情况。一个女流氓盛雪就搅得整个民运界不得安宁,原因就在于民运界正气不足、流气太重。有正义良知者,往往缺乏勇气,面对邪恶不敢发声,而流氓反而抱团,相互撑腰打气。甚至有人追着赶着要上当受骗,乐意为流氓骗子抬轿子。

盛雪是一个典型的无钱不贪、无谎不说、无男不玩、无恶不作的流氓娼妓型人物。幸好,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这种滥情滥性的女人,也不是每个同其有染的男人都完全受其挟持,而且盛雪毕竟没有掌握大的权力,特别是没有掌握兵权,否则,以其极端歹毒的虎狼之心,必然害人无数。盛雪从小在流氓堆里鬼混,考不上大学,也不喜欢读书,不学无术,没有真本事。因海外民运界人数不多,能人不多,特别是女人少,导致长相很一般的盛雪将淫术和骗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居然以性为纽带,将一批邪恶无耻之徒拴在其石榴裙下。盛雪破坏了民阵、败坏了民运,其“干爹”、“结拜兄长”、赚难民钱的“律师”、叫嚣要对揭露盛雪者采取“砍头、肢解、割舌”等恐怖手段的面首和打手等,居然公开力挺邪恶,无耻吹捧盛雪“坚持下来了”,“有能力、有风度、能团结人”,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大量事实胜于这帮面首、无知者和无耻者的雄辩:盛雪坚持打着反共旗号贪腐捞钱、她有说谎的能力、有淫乱的风度、能团结面首。如果有人设立“派捐捞钱奖”、“面首数量奖”、“团结面首奖”、“造谣中伤奖”、“孽母变圣母宣传奖”、“败坏民运奖”、“乱打特务奖”、“霸占别人成果奖”、“泼妇骂街奖”等等、盛雪都当之无愧。如果有“邪恶面首奖”、“无耻吹捧奖”、“马屁精奖”、“力挺邪恶奖”等,盛雪这一小撮追随者也是当之无愧的。

顺便指出,有一些人士支持盛雪,是因为对盛雪的真面目不了解。盛雪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她确实高叫反共口号干了一些事情。她捐来的钱,也拿出极少部分支持过个别民运人士。个别人士收到过盛雪的钱,获得点滴帮助,就以为盛雪不错。我提醒这些人士不要忘记,所有的贪官并不是每件事情、每项工程都贪腐。否则不可能多年升官发财,攀爬高位。盛雪收取大量捐款不公布账目,不向组织交代,只拿出极少部分去资助个别人,却把绝大部分捐款中饱私囊,难道不应该追究吗?盛雪本事虽然不大,但她懂得什么时候该慷慨豪爽,分文不取,什么时候声色俱厉,锱铢必较。遇到某些流亡的异议人士,或者他们的家属子女,盛雪绝不会去索取报酬。因为他们都是盛雪形象工程的免费大广告。 但是,如果你去问问加拿大多伦多那些报政治庇护的中国难民,他们个个都有巴结盛雪的经历。打工糊口的送钱送礼,贪官大腕们送钱送房。

民运界绝大多数人士已经看透了盛雪,纷纷与其进行切割。盛雪穷途末路,无论如何造谣诽谤他人,最终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7年4月25日 写于 纽伦堡

****************************** ********************* ************************************

编者按: 任何一个有判断能力的人,对比以下的文章和盛雪的诽谤文字,就不难看出,到底是谁义正词严,是谁污浊下流。

附件一: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德国 彭小明
盛雪在2014年8月22日的多伦多《大纪元》报上发表母亲去世的讣告称:“痛失先慈,四海同悲”。四海是文言汉语中天下寰宇的代称。这种宣传口径,只有国家级伟人才够得上。盛雪的狂妄无耻可见一斑。在民阵网站里,她又动用大量篇幅,刊登了跟政治内容毫不相干的母亲病情和丧葬文字,大肆吹捧她的母亲,文章充满阿谀溢美之词。将病故的母亲吹捧成民运慈母,所用的词汇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绝顶地步:“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仗义任侠、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

经实地了解,盛雪的母亲李桂琴根本不具备上述特质,而是一名平庸凡俗、妇道不贞的女子。吹捧死者,目的全在于给活人脸上贴金,抬高盛雪的形象。这是一种非常拙劣的宣传伎俩和颠倒黑白的巧伪文风。民主运动决不能任其泛滥肆虐,必须及早还原其本来面目,以正视听,以儆效尤。

在还原盛母李桂琴真实面目之前,有必要针对盛雪关于她的祖父、父亲和外祖父所作的虚假或过分描写也做一些核实和澄清。

祖父臧启芳

史料记载,盛雪(臧锡红)的祖父臧启芳是一名知识分子,曾经出任过天津市署理(代理)市长(任期三个月)和东北大学校长等职务,是随国民政府迁往台湾的军政官员之一。臧启芳可以列入民国时期的知名人士行列。但是毕竟仍是地区性人物,跟民国宪政首创者宋教仁、民国宪法起草人张君劢不能同日而语。盛雪和臧氏家族举办家祭式的纪念会议,无可厚非。但是在海外民运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动中,将臧启芳作为辛亥百年的重要人物之一来纪念,题名为“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就难免僭越和炒作之嫌。1911年辛亥革命时,臧启芳年仅17岁,尚未成年。一名思想理念未臻成熟的少年不可能对一场盛大的革命作理论参与。另一种可能则是体力参与,即参与孙文黄兴等人组织的武装暴动,但是没有任何信息证明,臧启芳是反清暴动的生还人员。1948年臧启芳赴台湾,1961年在盛雪出生之前一年去世。对于盛雪应该说没有任何直接的印象和影响。

父亲臧朋年

盛雪在自编的维基词条中描写她的父亲说:“父亲臧朋年攻读了东北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政治系和外语学院英语系,但赶上了一系列政治运动,最后郁郁而殁”。 盛雪又在母亲的祭文里介绍:“臧鹏年获得政治、历史、英语三科大学学位,纵横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在反右文革期间,屡遭迫害,遂自修高等数学,且沉溺一 生”。三个学位都属文科,怎么纵横到自然科学?完全是外行话。“大学学位”的说法也很不专业。姑且理解为学士学位。三个学位不可能同时攻取,一个在东北, 一个在北大。北大只有外文系,没有外语学院,所以读英文应是另一个学院。北大政治系的学位只可能在1952年6月以前。因为1952年中国高教界发生了重大变革,全盘苏化的“院系调整”雷厉风行。政治系作为资产阶级伪科学专业被撤销。该专业的学位不复存在。臧朋年1924年生。到五十年代中期即使是三个学 位也应该学成毕业。在那个知识分子奇缺的时期,哪怕只有一个学位,也是急需的人才,毕业就会分配工作。可是他却没有正式工作。那他只有三种可能:1. 政治上划成右派(或反革命);2. 严重疾病,不能工作;3. 拒绝前往被分配的边远城乡工作单位。臧朋年没有戴右派帽子,所以只有第二和第三种可能。这样的人员在北京市,逐渐成为社会闲散劳动力,俗称临时工(包括代课老师)。应该指出的是,臧朋年这样年龄的知识分子中,出身国民党军政人员家庭的比例较高,又由于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不评先进,不发展党团员),所以他受到的“出身不好”的压力确实存在,但远远不如单位职工那样强烈。诚然,临时工在六七十年代是中国城乡职工人员中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工作期限不固定,劳动局和街道按临时需要安排工作,有时没有工作,就赋闲等候。有工作时,也与国营职工同工不同酬。工资低,常被指派去做最脏最累的杂活,更没有劳动医疗保险。所以是城市职工中被人瞧不起的群体。实际上臧朋年家庭的主要问题远不是政治上的迫害,而是收入低,工作不稳定,也因为臧朋年夫妇没有固定工作单位,因此面临驱遣离京的危险。按照共产党的阶级路线(主要根据父母的身份经历),盛雪的家庭出身不是红五类,也并非黑五类。因为父亲臧朋年不可能继承祖父的官职;他在1949年以前三年若仅仅是大学生,那就应算是历史清白的人员。盛雪的家庭出身应属城市平民,甚至可能划为城市职工。仅仅在政治上有一个港台海外关系的问题。毕竟跟被杀被关被管的黑五类家庭很不一样。盛雪强调严重的政治压力有夸大其辞的水分。盛雪描写的“洞藏户口簿”故事如果是真实的话,那也刚好证明盛雪一家并不是公安局认定的黑五类家庭。对比一下遇罗克被害后的遇罗锦一家就再清楚不过了,遇罗锦和弟妹被勒令离京下乡,一天都不准拖延。洞藏户口簿的言行只是盛雪母女不明事理的糊涂举措。李桂琴撒泼骂街,反抗驱遣离京,居然就留了下来,说明街道和公安对这户人家只是监控(因海外关系和社会闲散人员),而不是坚决驱离,(如果他们胆小怕事,奉命迁离,街道当然高兴)。如果是必须驱离的黑五类家庭,根本无须看户口簿,在派出所直接注销户籍,完全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毕竟臧朋年的生活境遇是十分不幸的。起先他还常常被延请任代课教师。到了文革时代,学校教育基本停摆,正式教师都少有机会授课,何况代课教师?于是他为了维持收入,多年从事泥瓦匠之类的杂活。改革开放时他已垂老卧病。

外祖父李延生

再看盛雪的外祖父家庭。盛雪说她的母亲“出生在一个和气吉祥、乐善好施、殷实优越,有良好声誉的乡绅富商家里”。家中“拥有大片土地、果园,雇佣数十名长工短打(工)…... 在后来中共的一系列政治迫害中,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命运”。这一段文字完全经不起历史的推敲。如果拥有大片土地和果园,又雇佣数十名佃户,怎能躲过土改工作队的测量和清算?本乡本土的农户或有人不忍心残酷斗争,但是共产党的土改工作队从来都不是吃素的。明摆着一户地主家庭,不划出来怎么向乡县党组织交代?大片的土地和果园不可能继续留给李家经营,必须分配给农民,若没有揪出地主,如何说明来源?中国土改长期宁左勿右,哪有“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成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机会?说穿了,将外祖父一家说成是乡绅富商,就是为描写盛雪母亲“出身名门、美丽端庄、禀赋极高……”等阿谀之词巧作铺垫。凡是接触过盛雪母亲李桂琴本人的人们都知道,这些大话全都当不得真。从谎言心理学角度分析,大话假话恰恰正是出身经历甚为可疑或不甚名誉之处。

母亲李桂琴

1957年臧朋年33岁与李桂琴结婚。臧朋年没有固定工作,体弱多病,未能在北京市找到对象,晚婚尚属正常。但是当时已经27岁、来自东北农村的李桂琴就比较难说了。(这个年龄今天都属于大龄女青年)。五十年代的中国农村普遍早婚,1953年《婚姻法》规定婚龄18岁,仍遇阻力。李桂琴没有生理缺陷,若无重病,亦非新寡,如此晚嫁,当时应属极为罕见的情况。其中的隐情存疑。远嫁北京以后,几乎大字不识的李桂琴得益于1958年的扫盲大跃进,摘除文盲帽子。她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临时工的队伍。干过各种工地上的杂活粗活。李桂琴嗜烟嗜酒嗜赌,是所有盛雪家的访客们共同的认知。与李桂琴盛雪母女交往过的人们甚至惊异地发现,李桂琴叉腰叼烟和举杯啜酒的姿态不似普通劳动妇女,或说颇露风尘之相。而且她嗜赌不爱输,赢钱就兴高采烈,输钱就骂骂咧咧。有的避难申请人就暗地里故意输钱给她,以讨好盛雪。与盛雪的描写恰恰相反,李桂琴的言谈举止全无知书识礼的大家风范,脾气大,嗓门也大,对待寄居盛雪家中的避难申请者女青年,就像训斥丫头一样颐指气使。

李桂琴伤风败俗,对不起臧氏家族的一件大事发生在1976年。夫婿臧朋年卧病在床,李桂琴竟然引领外遇男子登堂入室,这头衣冠禽兽的色狼不仅与李桂琴颠倒及乱,而且垂涎她未成年的女儿。盛雪从此失贞。当时盛雪年仅十四岁。丧尽天良侵害少女的主犯当然是暴力乱伦的奸夫。作为主妇和女儿的母亲,李桂琴也负有引狼入室,败坏门风的重大罪责。当花季少女遭受暴力侵害之后,作为母亲本应及时给予重要的心理和生理辅导,以避免受害人的身心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可是李桂琴却以自身卑鄙的角色信息给予了盛雪强烈的误导,树立了负面的榜样。盛雪在性成熟初期遭遇性侵,突然破除了青春少女的羞涩和含蓄,过早进入了性开放的成人化扭曲人生。后来甚至发展到本地小流氓团伙打群架,以博取盛雪欢心为目的。学校与警方决定抓捕盛雪移送少年教养管理所。在警方行动之前,盛雪听到风声,立刻逃往京郊怀柔藏匿多日,避过了风头。人身可能避祸,童心难以归真。1976年到八十年代初,适逢当代中国巨大变革的社会转型,许多无政治背景的知识分子子女都在这个阶段,以智慧和勤勉投入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李桂琴却因自己的秽行,戕害了盛雪的学生时代。盛雪智商不低,她父亲也应能辅导功课(数、语、英、史、地),可是她两次高考仍皆名落孙山。面对盛雪在未成年和青春期成长道路上所遇到的挫折,她的母亲李桂琴负有重大而无可推卸的责任。如此种种,皆说明李桂琴绝不是盛雪所歌颂的“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

本文仅限于针对关于李桂琴的虚假文字予以驳斥,暂不涉及其它丑闻。即便如此,已足见李桂琴根本不是什么端庄娴淑的大家闺秀,而是缺识少文,言行粗陋,作风不正的市井女子。跟盛雪的网上阿谀颂词两相对照,或大相径庭,或截然相反。谎言和欺骗都是共产党宣传的蛊惑手段,是我们坚决揭露和抵制的做法。从上述信息综合来看,盛雪几乎没有从父系亲属继承知识分子的诚信严谨等特质,却基本继承了母系亲属市井小人轻佻无信的特质。

门风不正,少女失贞,都已是多年前北京陋巷里的如烟往事,仅能说明过去。不可容忍的是海外民运政治人物盛雪在当下的作伪。亡母如此惊世骇俗的秽乱经历,本应随其身殁而烟消云散,盛雪却不甘知耻藏拙,反而高调吹捧,以假乱真,滥用民运网络铺排夸张,欺世盗名,为自己涂脂抹粉。盛雪连这样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话都敢说敢写,什么样的谎言说不出口?她的承诺、她的经历还有多少可以相信?

诚信是民主政治的基石。盛雪伪造家族历史,欺骗世人,抬高自己,并把这类手法沿用到民阵的运作中,对民阵的伤害极大。如此无耻无信,怎堪民阵领导的大任?

以上文字,皆为实地调查的结果。盛雪若上网巧言辩解,谎言也掩盖不了史实。是谁诬陷造谣?宜走法律途径,对簿公堂,秉公判决,真假立辨。我谨拭目以待。

2015年11月1日
****************************** ********************* ************************************

附件二: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
德国  彭小明

当隐私权涉及公众人物的时候

批评盛雪的过程中,現在出現了一種奇怪的诡辩,不分青红皂白就說不应涉及盛雪的母亲。好像议及一個为人父母者的罪错竟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難道為人父母就有了法纪豁免權?世界上那些男女电信诈骗犯、拐卖妇女儿童犯和紅色通緝令中的攜款逃亡犯,有几个不是为人父母?难道对这些人就不可以揭发谴责了吗?还有人说盛雪母亲不是公众人物,所以不宜议论其隐私……这是什么理论?刚好说反了!当隐私权涉及公共事件(公众人物)时,隐私权的行使必受限制。巴拿馬文件曝光以后,中外媒体一致关注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貴,刘云山的儿媳贾丽清,張高丽的女婿李圣泼,贾庆林的外孫女李紫丹……这些亲戚都不是公众人物。难道中外媒体都关注错了?没错!只可惜中国人民没有弹劾权和问责权,眼睁睁看着他们蒙混过关。冰岛和澳大利亚一展开调查(配偶亲属),贪官们(公众人物)就一个个应声倒地。美国国会享有问责和弹劾权。检察官斯塔克就打破砂锅问到底。克林顿当然是公众人物,莱温斯基却绝不是公众人物。但是案情发生以后,作为直接涉案人,虽非公众人物,也不能回避调查,还要公布证词证物。莱温斯基小姐远比盛母李桂琴更受伤害,李桂琴已经亡故,而她才二十三岁,只是一名实习生,还没有进入职场,更没有结婚成家。可是,为了让克林顿认错道歉,为了向选民说明案情的真相,莱温斯基的隐私权受限,连她裙裾上克林顿留下的精斑都公布出来。我们能说国会检察官斯塔克无耻下流吗?

牵涉母亲丑闻原是盛雪咎由自取

对盛雪的批评怎么会牵扯到她母亲的丑闻?完全是盛雪“自作孽,不可活”,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母亲去世,好好行孝送终就是了。盛雪舍不得这个炒作良机。她利用民阵的网站、电邮群组和各种文字媒体,发表大量跟政治内容毫不相干的病情和丧葬文字及照片,从病床服侍到吊唁葬礼,持续数月之久,还搞什么临终干亲结拜。世界上哪一个政党社团能够容忍为一个头头丧母而如此大肆张扬,公器私用?海峡两岸的执政大党都不敢这样明目张胆。民阵是一个严肃的民主政治团体,绝不应容忍这样的乌烟瘴气。更加离谱的是,盛雪在民阵网站和电邮群组占用大量篇幅,吹捧她的母亲,充满阿谀溢美之词。肉麻的用语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绝顶地步:“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仗义任侠、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民运同仁中很多人都是见过这位死者的。一起吃饭、聊天。美丽不美丽,高贵不高贵,光彩照人不照人,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有没有禀赋和气质,更没法装萌。盛雪的母亲原是农村妇女,没有文化。1957年嫁入北京才进过扫盲班。 文革期间她敢于顶撞街道干部,也是舍得在胡同里撒泼骂大街的主儿。平心而论,作为社会地位相对较低的临时工,没有这点拳脚她也很难生存。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农家出身,文化不高,亦无伤大雅。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半边天几乎都没有太高的文化。勤劳本分端正贤惠,就是气质。然而,非常遗憾,经实地了解,盛雪的母亲李桂琴相当例外,根本不具备上述特质,而是一名平庸凡俗、妇道不贞的女子。不贞到什么程度?出轨通奸。那是盛雪的父亲健在的岁月,李桂琴不是开门揖盗,而是开门揖奸,不仅自己与之作奸犯科,而且祸及自己的女儿。当时盛雪尚未成年,年仅十四岁,妹妹更小。依照当时(文革晚期)的法规,这类案件的主犯是要杀头的。即使到了今天,各国的刑法对于性犯罪介入了相应的性心理考量,但是对于危及未成年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案件,依然没有宽宥,依然严惩不贷。对于这一宗未经举报的恶性案件我们绝对不可小觑。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宗案例,如果拿到全国各地城乡街巷,去问问街坊邻里:一个有夫之妇做母亲的,跟人通奸忘乎所以,竟连带让两个未成年的闺女都被那奸夫给糟蹋了。大家评评理,不要说任何高深的理论,就凭天理良心,谁不痛斥这个母亲是个罪人?简直就不是人!在德国,人们把这种女人称为“兽母”!如果后来听说这个母亲原来是盛雪的母亲,你就好意思说,这个母亲是个好人?如果你也承认李桂琴确实是个罪人。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拿罪人说事?因为盛雪公器私用和胡吹造假,吹的造的,就是这个李桂琴。李桂琴就是直接涉案人。要揭穿盛雪的谎言和伪史,不说李桂琴行吗?
   
法理、伦理、心理和情理

从法理上说,母亲李桂琴仅是从犯,那名奸夫才是主犯。但是不要忘了,李桂琴在这宗案例里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没有李桂琴,该主犯根本没有机会进门,上床、作案,无法实施犯罪。无论她的主观意图如何,罪行结果都直指李桂琴罪责难逃。不能因为这一对奸夫淫妇躲过了司法制裁,我们就忘记了他们的刑事罪责,更不能因为李桂琴是民运什么人的母亲我们就滥施同情!要同情也应该同情当时的受害人姐妹,也绝无理由去同情奸夫淫妇——主犯和李桂琴!在此案之中,不存在同情李桂琴的法理。
从伦理上说,主犯是李桂琴勾引入门的成年男子,是同辈奸夫。而受害人则是未成年少女,又是李桂琴的亲身女儿。这样的犯罪,是悖理逆天的乱伦,比之一般的婚外性行为越发邪恶而伤天害理;更有甚者,受害人不是一人,而是同胞姊妹。一之为甚,其可再乎!我们每个人的阅历中都会耳闻目睹一些风化纠纷和刑事案例。但是盛雪家庭出现的这宗恶性案例,确实甚为罕见,也足够骇人听闻。李桂琴淫乱出轨引狼入室,尚未成年的女儿竟因自己的越轨而失贞。恕我引一句民间口语的评议:“羞耻心重一点的母亲没脸活下去面对丈夫和儿女”!

从心理上说,李桂琴还有更大的错误。为了掩盖自己(以及主犯)的罪责,逃避司法的追究,李桂琴竟没有向公安机关自首报案。如果报案,从心理上多少会给两姊妹懵懂受害的心灵深处建立起一具正邪善恶的基本标杆;也多少从主犯的绳之以法上讨回一点公道。可是没有。李桂琴没有报案。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爱情,什么性欲,对于尚未成年的受害人都没有明确的交代。这是非常危险的性心理教育漏洞!当时的公检法干部基本听不懂“格式塔”、“弗洛伊德”、“受害人心理辅导”之类的概念,但是出于对受害青少年成长的关心,也出于对受害人家庭的颜面和声誉(当时的社会意识)的保护,公检法内部有一种政策规定(至少京沪等大城市是这样,农村很难说),可以责成房管部门安排举家迁离原住地址,换同类住房到其他市区安家,与原址居民脱离接触,以利于受害青少年身心的治疗和康复。但是李桂琴的隐瞒不报,导致了家庭和女儿错失了心理疗伤的机会。受害女青年的后续人生可以有多种可能。身心调适正常的,可以步入平常的婚姻家庭;发展畸形的,也会破罐破摔,从此走上滥情滥性的淫邪轨迹。通过对李桂琴丑闻案例的分析,一个典型意义的个案已经跃然纸上。

从情理上说,在女儿的眼里,母亲的涵义是什么?母亲不仅是女儿的哺育者,更是女儿的教养者,是女儿最重要的生活楷模。母亲必须薪传女性的性格和操守,除了教会她妆扮和体面,更要教会她矜持和端庄。可是作为母亲,李桂琴做了什么?越轨通奸至少是肯定的。从盛雪生命轨迹的总体来看,在十四岁的重要年龄段,这一次的家庭变故对她的影响极大。李桂琴自毁形象的恶劣言行使得母亲角色的严重缺位,可以说影响了盛雪的基本人生。学校里的问题少女,小流氓团伙争抢的宠物,公安局追缉的典型,躲入郊县旷课避风的逃犯,两次高考落榜,过早的性开放,成年后性生活不检点,说谎成性……。 作为亲生女儿,盛雪因母亲出轨而少女失贞的身心巨创,必定刻骨铭心。那种痛苦,非经亲历,难以想像。受害人可能失去了美丽天成的青涩和娇羞,也不知自然苏醒的矜持和心防在哪里。尤其是同龄女青年如百花争艳般地谈婚论嫁的时候,或者听说远近相熟的女眷赢得美满爱情的时候,冤屈、怨愤、遗憾和愠怒会轮番纷至沓来,触碰那童贞时代的累累伤痕。所以盛雪跟母亲的关系长期不和。这是合乎常理的逻辑结果。盛雪也喜欢佯装孝女,但是母亲的病危通知下达后,她仍然两次出国远游。真心的孝女能这样忍心吗?然而,她们毕竟还是母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举手投足,耳濡目染,母亲乱性的行为和无底线的观念依然会在无意间薪火相传。这也正是盛雪母女的悲剧和不幸。
      
不明事理忘乎所以

其实,盛雪的母亲不仅猥琐无行,而且不明事理。什么“高贵大气”,什么“明白事理”,纯属瞎掰。红杏出墙婚外情,好歹也找个贴心知己。她却利令智昏,竟然拉来一个对自己女儿也冷血下手的凶狂色狼。看来李桂琴色胆包天,却甚少观察和谋略,做事没有底线。在这些方面,是不是盛雪也已得传乃母的遗风?盛雪母亲的身世实在太惊世骇俗,按一般人的想法,母亲去世便顺势送终,谢天谢地,任往事随风而逝。可是盛雪偏不。只要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她也会利令智昏,罔顾一切。这样不堪的母亲身世她不嫌腥秽,也敢拿出去包装作假!现在她只是一个海外社团的头儿,事情就做得这般离谱,哪天真的捞到什么官职实权,她什么瞎话说不出来,什么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事情做不出来?

需要指出的是,盛雪母亲的言行和母女间的恩怨都是加拿大民阵朋友有目共睹的事情。包括母亲的劣迹和盛雪的失贞,都是盛雪自己在跟母亲争吵之余,亲口透露出来的。所以真实无误。在多伦多民运朋友小圈子里从来都不是秘密。只有说明了这样的情况,才能让盛雪无法诡辩。这里跟庸俗无聊风马牛不相及。为了避免不良动机者把事情庸俗化,批评的言语,举凡涉及性犯罪者,尽量采取法学中性词语、文学成语和委婉语,谨慎陈述,绝不涉入低级趣味。公开批评前也不是没有提醒盛雪,只要她认错辞职,就承诺不再公开议论。可是盛雪根本不予理会。“我是XX我怕谁。”明白事理的人看到这里就知道,批评方涉及盛母的丑闻,实在是逼上梁山情非得已。

总而言之,要批评盛雪,戳穿谎言,就不得不涉及她的母亲李桂琴,因为李桂琴是她的案中案,是她的直接涉案人。李桂琴的隐私权因为涉及盛雪的公共事件而依法受限。其次,说明李桂琴的情况之后,人们意外地发现,盛雪的错误言行和生活方式跟她母亲的品德和操守存在着明显的逻辑联系。盛雪大肆宣扬的祖父臧启芳实际上跟她没有任何生活上的联系,臧启芳1949年移居台湾,1961年去世。而盛雪1962年才在北京出生。两岸对峙,音书难通。八十年代以后,本家亲友恢复往来,盛雪早已成年。承接母亲的言行衣钵倒是蛛丝马迹,依依可寻。
        
贞洁和爱情的现代升华

盛雪还曾请人代劳,反驳我的文章,说是使用贞洁、门风不正、不守妇道等等词语,是文革遗风云云。我觉得这一反驳,逻辑上并不成立。文革并不是提倡贞洁妇道的时期,甚至当时连这类词语都已销声匿迹。我要向大家介绍的是,现代汉语中贞洁、妇道这样的词语并没有消亡。在妇女解放迅猛发展的今天,贞操的含义早已超越了传统上的生理意义,穿越历史,得到了现代的升华。现代人的贞洁观念已经从生理的层次升华到了心理的层次。不论性如何开放,爱情总是心灵的投合与倾慕,双向的牵挂与缱绻。爱情的界限和尊严就是现代女性的妇道。不论是情侣还是夫妇之间,超越生理,爱情依然会抱持心理的忠贞和精神的实诚,成为人类追求的至高境界,文学讴歌的永恒主题。越是没有爱情体验,只见滥情滥交的人,越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真实的爱情。恕我即刻打住,我竟在批评盛雪的文字里谈起了爱情心理学ABC。

2016年4月26日

****************************** ********************* ************************************
七绝

戏   子

费良勇

魔镜虚谈两面人,
世间确有变音身。
天生造谎超戈氏,
性腐专横种祸根。

2015年7月25日
写于纽伦堡

注释:
1. 魔镜本指具有魔法的镜子,如童话故事《白雪公主》中所描述。这里特指神魔小說《镜花缘》。
2. 《镜花缘》描述的两面国,人人都是两面人,即每个人都长着两张脸,一张善良随和,一张凶狠阴险。他们都用长头巾将狰狞狡诈的脸遮盖起来,只露出和蔼可亲的脸。
3. 变音本指唱戏人改变声音,这里特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4. 戈氏指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贝尔。
5. 性腐一语双关,既指本性腐败或性质腐败,也指乱性贪腐,性生活糜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