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郑中原:国已不国 官商运作“卖处一条龙”(图)

首页 ›  看官场 ›  内幕 专栏作家› 郑中原
郑中原:国已不国 官商运作“卖处一条龙”(图)
2017-4-2 11:08
作者: 郑中原

浮华的背后藏有多少罪恶?(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浮华的背后藏有多少罪恶?(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4月2日讯】大陆《法制晚报》微信公众号“深读”3月31日报导,河南开封市尉氏县至少30多名未成年中学生被强迫与人发生性关系,包括多名不满14岁的幼童。据说类似行为已持续多年,涉及当地某知名企业家赵某和人大代表周某。

该信息中还有一个未具名的关键人物,是作为输送人的李某,官方尚未公开其身份。据称,赵某要求李某为其介绍年龄小的女孩与其发生性关系,继而要求必须提供处女。

直到今年2月份,受害人小黄向姑姑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其姑姑随后领着她报案。涉案的多人才被抓。其中一名受害者的母亲刘某表示,女儿第一次受害时,在车上还有人给她“化妆”。她被李某拉到宾馆后,一进门就看见赵某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中国大陆中学生被逼所谓“卖处”的情况时有曝光,且多涉商界大享或高官权贵。前年当局取消嫖宿幼女罪,间接证实了这一乱象之严重。但取消这一罪名,只是因为权贵对幼女的性侵害太甚,社会批评太多之下的不得已的做法,还只是治表。

笔者要揭露的是,近年中共治下的重重黑幕被曝光冰山一角,官商之间的勾连,钱、权、色成为关键词。而不少这类丑闻的背后,有一个钱权色输送“一条龙”的“产业化”链条,其中,可怜的幼女正是其中被输送的“商品”。

前述新闻事实中,有人专门物识“猎物”,受害女童有人给“化妆”,就是一个前端的输送环节。

十年前,笔者还在中国广东工作和生活时,曾亲身听到一些知情人说,当地几乎每间初中、高中,特别是职业中学这类管理不太严格的学校,都有黑社会性质的势力虎视眈眈,虽然不会都将学生直接拐去“卖处”,但很多人毕业时已不是处女,就有被暗中“买处”这个原因。后来甚至发展到盯上了小学生。

那么,那些受害幼女只是供给不良商人吗?其实这只是第一步,或者只是一部分。

我们来看,被媒体曝光的2014年陕西延安吴起县发生校园欺凌案,吴起高级中学7名高二女生,涉嫌在校内狩猎貌美处女学妹,威逼她们“卖处”给官员。

这则消息提到,有受害女生家长透露,带头闹事的两名女生,其中1人银行存有120万元巨款,另一人则有80万元,疑由当地老板给予,欲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

从这新闻可见,不良女生是这链条中的一个常见的前端角色,而商人在学校物识处女,要输送的目标却是官员。

另外,2015年青海警方破获了一个非法组织未成年少女卖淫的犯罪团伙,发现10名少女被从江西宜春骗到青海西宁强迫卖淫,已逾半年之久。这其中,最小的12岁,最大的也只有17岁,她们受性侵害极其严重。

警方称,犯罪团伙以“少女第一夜”在网上发信息,获得高额的回报,最高达到一万元。在这一链接中,物识(拐骗)者是输送者。

那么付得起这种高价的嫖客到底有哪些人?相信不是一般的平民,而是非官即贵。

我们再来看看近年官场流出的一些涉淫丑闻:

2014年7月19日,海外网络热传央视原主播芮成钢被抓后为了保命,交代了大量极其惊人的为中宣部高官拉皮条的事情,包括中宣部的某位高官曾经要他找貌美的处女等等。这个中宣部官员,据说就是现任常委刘云山。

香港《苹果日报》曾报,2006年,前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控制的黑社会人员,在前往云南避难时,还在当地找处女空运到北京、沈阳,“进贡”给包括周永康、余刚、谭红在内的多名高官和辽宁省一些官员。

大陆《海峡都市报》2002年曾报,福建官场涉及六七十亿的闽发证券大案主谋人吴永红,是一个奸淫39名幼女(坊间指350余名)的变态色情狂,其东窗事发后逃逸,始终没有被捉拿归案。港媒《前哨》披露,吴是因为有曾主政福建的贾庆林作后台,吴永红除了向贾庆林输送金钱外,还献上不少女子。

大陆作家慕容雪村前年在北京举行新书《原谅我红尘颠倒》英文版发布会时曾披露,被关在牢中的广东大律师陈卓伦,曾投最高法院大法官所好,定期输送处女。这个大法官是谁仍不得而知。

这一系列消息,见证着我们面对的是中华大地上道德沦丧,同胞受害,这一番令人扼腕痛惜的败象。

要知道,经历中共数十年无神论洗脑,特别是“文革”深度毁掉了中国人存留的道德根基。1989年“六四”运动被镇压之后,人们全面投向物欲的追逐。江泽民带头腐败淫乱,又强力迫害唤起回归人类正统道德的真善忍信仰,以致整个中国全面沦落。众多中国人宝贵的聪明大脑,被大量用在做恶事之上。

据笔者所知,中国大陆的拐骗人口犯罪,多年来已形成一种“产业化”。女人,特别是那些被拐骗去卖淫的幼女,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她们先是被作为猎物诱骗,或是供商人奸淫,或由不法商人付费后输送给官商权贵,而那些女孩子根本不知道嫖客是什么身份。甚至,这些幼女直接就是权贵按需开出的订单式受害者。

由此,在淫乱大行其道,甚至纷纷变成“产业化经营”之下,必然人人自危,民心不安,国家社会又何安?主政者若不从根本上思考这些罪恶的根源,不解决制造罪恶滔天的邪恶中共体制,在未来某日,亦必然要承担不作为之罪责。

原文链接:http://cn.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4/02/818757.html.郑中原:国已不国官商运作“卖处一条龙”(图).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