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因我不停止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对我的多次迫害,国安国保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谋杀我(下)(草稿)

接上篇:因我不停止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对我的多次迫害,国安国保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谋杀我(上)(草稿)

三: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在2016年8月安排我暂住地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迫害我,把玻璃胶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境都参与对我迫害并公开渎职,武进区遥观镇环保科的工作人员和遥观镇东方村干部并为此到我家寻衅滋事威胁我,有关部门并脑控我无法发表对该事件的控诉.之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又迫害我,把玻璃胶液体又泼到我暂住屋门前,我又报警后,国安保安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迫害我,并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撞死我谋杀我

从2016年5月24日我们家都搬完住进我家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后,有关部门就又开始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又在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并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用机动车撞死我,并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这个政治犯不能打他,他有监控设备取证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也可以找别人车把他撞死。。。”造成我这十多年来无论在无锡和常州暂住,在多个地方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么害他没有害死,上面要怎么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都是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和害死我,都是直到在多次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时,我和旁边的邻居公开吵起来或把我打伤后,中共有关部门才达到了目的。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公开对我的谋杀,我都是会提前揭露出来或神显神迹的保佑,我才平安活到了现在。因为我信仰基督教,感谢神的保佑。

从2016年5月24日我们家都搬完住进我家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后,有关部门就又开始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公安机关的警察又在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找我事,并煽动群众尤其是我暂住地的近邻用机动车撞死我,并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造成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暂住地的邻居,也是租住在此地的安徽省亳州市的潘子学在武进地方公安机关的唆使下参与监控迫害我(是当事人自己告诉我他是安徽省亳州市人,他的名字是他在他租住屋门头上安装的“通威饲料坊前服务部”广告牌上写的,并写有他的电话号码),我刚住进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暂住屋后,潘子学就找我事,房东让我挖房东家的宅基地上我暂住屋后厕所前面的一小片地方种菜,潘子学说下雨时我暂住屋后路上有水,他下雨上厕所时都走我挖的种菜的地方,结果下雨时我看到我暂住屋后的路上没有积雨水,倒是潘子学暂住屋门前积了有一公分雨水。

2016年6月4日前,我暂住屋房东让我把我暂住屋前房东家芭蕉树旁的一小片韭菜地挖了种菜,说是我暂住屋之前的一个补汽车轮胎的在我暂住屋租住的那家人种的。我有一天遇到了之前在我暂住屋租住的那个补汽车轮胎的男的后,他告诉我他家不在那住了,我暂住屋门前房东家芭蕉树旁他种的一小片韭菜他不要了。结果2016年6月4日下午,潘子学却到我暂住屋门前房东家芭蕉树旁的一小片韭菜地割我家韭菜。2016年6月5日上午,我就气的把韭菜连根挖掉准备种小葱,潘子学却说是他家种的韭菜。。。。。

因为我两次听到潘子学和他妻子说:“这个政治犯如果惹我,我找别人车把他撞死,撞死了没有事,我们家有车他不敢惹我们。。。。(潘子学家有一辆小货车汽车和一辆越野车样式的汽车)”,再加上在之前几天在潘子学租住屋的旁边和潘子学租住屋门挨门的一个也是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开来了一辆小货车拉了一小汽车货车的化工品来他的租的房子放化工品(因为这个人租的放化工品的房子和潘子学租的房子门挨门,他租住屋放化工品的房门钥匙就放在潘子学那),当天下午,我就听到有关部门脑控我暂住地的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住在这,这人却在这居民区租房做化工品仓库,上面可能要查处这个化工品仓库,这个人要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结果当天下午,我在我暂住屋门前种的菜就被汽车压了一小片,我之后问潘子学是不是他家汽车压的,潘子学说是那家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汽车压的。(又过了几天,那家租的房子做私人家庭化工厂小作坊放化工品的仓库的男的又开来了一辆小货车拉了一小汽车货车的化工品来他的租的房子放化工品,我问他那天我家的菜是不是他的汽车压的,是潘子学告诉我是你汽车压的。这个男的说是潘子学家的汽车压的。。。)

在2016年6月6日上午,我就质问潘子学为何要参与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上述迫害、谋杀?并向他说了:“由于95年我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后作假、有关部门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谋杀枪杀我后作假、有关部门想安排脑控特务与流氓地痞和群众以及公务员准备在深夜向我的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谋杀我们一家后作假说是自燃、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偷人、强奸等,有关部门在安排、煽动、唆使、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嫖娼等,公安局派出所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派出所看守所了....’这让我和群众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我经常发文控诉揭露(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潘子学对我的质问,有的他否认,无法否认的他说以后不会了。。。。

下面是潘子学家的一辆小汽车和一辆货车,潘子学的这辆小汽车也是停在我暂住屋门前我拍摄的,潘子学的一辆货车是停在潘子学自己暂住屋门前我拍摄的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6月15日晚上7点多,我从外面回到我的暂住屋门口后,发现我的暂住屋门前放了两个化工化学药品桶,我到我的房东家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想问问是谁在我暂住屋门口放了两个化工品桶,我看房东的门关住锁住了。我就打110电话报警,当时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我拍放在我门口的两个化工化学品桶的照片,处境警察不让拍,说我们拍了。我自己拍了。我要看处警警察的警号。这个警察不给看。我说警察执法处警本来就要出示警察证,你不出示。你的警号被你的警用马甲遮住了,我要看警号你不给看,你怎麽不依法行政?这个警察说:“我就不给你看,你有什麽办法?”当时这个警察并摸了摸他的手枪.我多次在网上揭露警察准备打死我和枪杀我,我只有依法反映.我刚转身朝我暂住屋走,就听到来处警的辅警和这个来处警的警察说:“你这样说他,他要秘密录音了怎麽办?”这个来处警的警察和这个来处警的辅警说:“和他这样说没有事。。。。。。”一会我的房东周瑞正来了,我的房东周瑞正说这个桶是他给我让我盛粮食的。警察让我签了名没有让房东周瑞正签名就走了。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此事并说处警警察想用机动车撞死我。。。。。之后几天在我的不断反映下,遥观派出所的值班警察给我答复:“当晚处警的警察叫刘红兵,警号是056092”

2016年7月20日上午8点多,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门前出路斜坡上停了一辆头朝下对着我暂住屋门的车牌号是:苏D.812Q9的小汽车,我看是隔壁卖饲料潘子学家的车(潘子学家还有一辆小货车)。我知道潘子学又是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武进区公安局国保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安排他找我的事想用车撞死我制造所谓的车祸。我当时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电话报警,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号为056046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警的,这个警察做了处警笔录,让我和潘子学的儿子签的字(当时潘子学走了)。当时这个警察告知潘子学儿子和妻子:“你家的车以后不要停在他家门口了。。。。”当时我在这个警察做的处警笔录中让这个警察明确写上:“我听到潘子学和他老婆说的要用车撞死我。。。。。”


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此事并说:“这都是上面安排卖饲料的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12日上午7点多,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门前又停了一辆车牌号是苏D.G535V的黑色小汽车,前面车头把我种在大塑料壶中的空心菜也压在了车头下,这是我暂住屋隔壁的小化工厂老板的小汽车。当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快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小化工厂老板故意找这个政治犯的事,故意把车开到政治犯门口压了这个政治犯的空心菜,上次这个政治犯骑电动自行车在遥观街上被这辆车逆向行驶差点压倒,就是这个小化工老板儿子开的故意的(这是之前几天在遥观菜市场旁的大马路丁字路口发生的事,我心里都没有想到是人故意想压死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开的,但是记得是这辆车,因为这辆车后玻璃贴的有红色),这都是上面安排小化工厂老板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告诉这个小化工老板以后不要把车停在我暂住屋门口了。

最近两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一面是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一面是要么是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全面控诉申诉材料、要么是控制我家宽带网络让我无法写我的全面控诉申诉材料和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包括一次次安排、煽动、脑控人用机动车撞死我等,并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对我的这些迫害、谋杀......

连我最近揭露控诉江泽民滔天罪行的文章,中共江泽民集团也是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控制的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出来,在我努力在2016年8月12日把《抓捕江泽民 是中共的出路 中国的选择(上)》写出来发表在博讯新闻网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后,这两天中共江泽民集团也是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控制的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下)》,并脑控群众都说出来这些对我的迫害。。。。。

2016年8月18日上午,我和我儿子说了:"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对我妻子儿子的迫害、谋杀,我不能把你送到外国谋生生活,我到死都不瞑目。。。。"

2016年8月18日中午、下午,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正在写《抓捕江泽民 是中共的出路 中国的选择(下)》,文中说江泽民腐败治国也造成了中国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空气被污染、化工污水被排入田地和打入一千米的地下,造成中国土地被污染、地面水地下水都被污染,要治理需要一千年才能治理好.中国空气被污染了、土地被污染了、水源被污染了,今后癌症将普遍爆发,中国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中共各级官员和社会各界精英普遍把子女后代移民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法治国家.这个政治犯也要离开中国到外国去。。。。。"

我要把我的儿子送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法治国家中任何一个国家谋生,我是在2016年春节前在国外网站公开发的求助!

但是我在这里再次公开发表声明:“我吕千荣深爱我的祖国,我会为建设民主法治中国奉献我的一生!就象台湾的柏杨为建设宪政民主中华民国一样,一生不加入任何党派组织。我的一生只能是中国人而不会加入外国籍,我吕千荣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魂。我在2012年写的《写给祖国的遗书》一诗中的最后一段,就是我用我的生命向我的祖国立下的郑重承诺: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就请同胞们把我的肉体和灵魂,
   都深埋进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吧!
   那样,当我成了泥土的时候,
   我也能感受到我的祖国,
   从黑夜走向黎明的痛苦过程。’

以后即使我被中共迫害的只有向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但是我一生也不会加入外国籍!”

2016年8月19日上午,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他把自己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到中央上访后,如果他的冤案还不能平反,他就会把他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用电子邮件发往国际社会向国际社会求助申请政治避难,并向国际社会公开验证承诺:‘只要世界上任何一个宪政民主法治国家接纳他的政治避难申请,他到了该国后三至五年就会创造一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因为他要学习该国语言学会简单交流、熟悉适应社会需要一年,三年后企业就可以年挣过亿美元、以后企业每年的收入会翻倍的递增。在中国,中共不对他长期进行政治迫害,他只需要三年就可以创造一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三年后企业就可以至少年挣过亿元人民币、以后企业每年的收入会翻倍的递增,且发展速度会超过在国外的发展(因为我熟悉国情)。中共迫害他过不掉了。。。。。”

在我在2016年8月23日下午,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2016年8月23日受迫害的微博>>一文中的上述内容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来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几吨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见下面我当时拍摄的大量现场处警照片).

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快到中午了,武进区安监局的专家才来到小化工厂租的民屋内察看几吨化工液体,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以及武进区安监局的人都和我说:"安监局要抽几吨化工液体样检测....."

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问我:"你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要不要挖走?"我说:"现在结论还没有出来,小化工厂的几吨化工液体还没有弄走,先用水冲冲吧,等都弄好了才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挖走....."这个处警警察让消防战士用消防车把我暂住屋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地方用高压水龙头都冲洗了一遍.

在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的老板来到我家里说:"他的玻璃胶从他门口流到了我门口是有人故意从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弄出来的,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烂没有漏,可能是城管弄的....."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和我说话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把化工液体进货单也送到派出所,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在我面前和处警警察说:"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没有进货单,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注:邻居小化工厂不住人)

后来我问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此事,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我说当时是他打的电话,他是这麽说的.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处警现场,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及遥观镇安监科的工作人员都告诉我:"武进区安监局抽样检测了....."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和消防队战士以及安监局的工作人员还有小化工厂租的屋的房东和群众,只要我不在这些人面前,他(她)们都会说:"是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的,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

至2016年8月31日这几天,有关部门在每天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现在这个政治犯告的很,并取有大量证据,这两天他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到时扛不住了可能要把小化工厂老板判刑两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就会按交通事故处理,就没有事了。以后这个小化工厂老板也会找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我在2016年8月31日,不得不提前在博讯新闻网博客吕千荣的博客、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阿波罗论坛等网站发表了<<中共江泽民集团正在迫害谋杀我————吕千荣2016年8月31日受迫害的微博>>一文控诉揭露.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我之前租住在赵家塘9号时的邻居男的(后来才知道他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叫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这几个人不告诉我他是哪个部门的往西去了.我听到他们这几个人边走还边说:"我们不能告诉他我们是哪个部门的,上面不让依法处理,我们来是洗小化工厂老板钱的...."我之前向处警民警反映此事时还说可能是城管,后来才知道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的叫顾伟民, 他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他们四个人是遥观镇环境科的工作人员来找我调查化工液体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事, 但是他们当时不敢告诉我他们是哪个部门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到遥观派出所找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追问处理情况,要求依法处理,并和王震警察说:"在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的老板来到我家里和我说:'他的玻璃胶从他门口流到了我门口是有人故意从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弄出来的,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烂没有漏,可能是城管弄的.....'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和我说话时,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把化工液体进货单也送到派出所,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在我面前和你说:'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没有进货单,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都听到了.

王震警察和我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到派出所也是和我这样说的,我说:'你说的没有证据,你说是城管弄的有证据吗?' 我刚才还给武进区安监局打电话,让他们去抽样,我已经通知小化工厂老板让他搬走了.他的小化工厂没有营业执照,你可以找工商局反映,你自己也可以找武进区安监局追问反映,问武进区安监局要检测报告,看化工液体是不是有毒液体,你门口环境被污染了,你找武进区环境局检测土壤和处理....."

我刚走就听到遥观派出所的王震警察和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都是国安让把化工液体泼到他门口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出了遥观派出所出后,我先到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找到201室的受理举报的工作人员,他说:"我们受理举报,但是你要先打电话给12315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反映后,看上面怎麽说."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反映后,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小化工厂租用民房生产玻璃胶,无证经营我们工商也没有权力查处,那属于私闯民宅.公安、安监都受理了,需要我们工商配合的会联系我们的...."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了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让他和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的工作人员说.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和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的女工作人员说了情况后,常州市消费者举报电话12315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还是说:"小化工厂租用民房生产玻璃胶,无证经营我们工商也没有权力查处,那属于私闯民宅....."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201室的受理举报的男工作人员说:"上面说我们不能受理...."后来我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说此事,王震说:"工商局的人说的不对,在民房内的无证经营工商局怎麽不能查处?"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出了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后,就到了遥观镇政府找安监科和环境科,我找到遥观镇安监科后才看到遥观镇环境科的三个科室和遥观镇安监科的门是挨着的.我到了遥观镇安监科后说明情况,问安监局对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

当时遥观镇安监科的一个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8日他在处警现场,是他和武进区安监局的人和专家查验的现场以及进入到小化工厂察看拍照的)和我说:"我们已经初步结论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我们已经结论了....."

我说:"你们的结论给我文字结果,你敢给我文字结果吗?你敢给我文字结果我就能扒掉你的皮,会把你举报的开除公务员队伍.租用居民区的民房无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嗓子干燥难受呼吸困难,我报警后,公安、消防、你们安监都在现场处警,你们把小化工厂的门打开后,看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小化工厂的老板娘在小化工厂屋内现场告诉处警的公安警察、消防队战士和你们安监局的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你们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当时我和群众都在现场听到的.酸性玻璃胶在没有凝固前也就是玻璃胶液体是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用在潮湿的地方或有水的地方是长期不凝结的,都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都是按危化品监管的!你们怎麽认定这种玻璃胶液体不是危化品的?公安和你们安监都向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的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告诉公安处警警察和你们安监局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都没有进货单,你们不是依法扣押这几吨化工液体进行抽样化验检测,就认定这些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你们这不是渎职吗?当时我在遥观镇安监科当着这两个工作人员的面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投诉了上述事实经过后,遥观镇安监科的这个工作人员又改口说:"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后来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叫姚静怡的女工作人员承认是她接的电话和我说的)。

在我在遥观镇安监科追问反映时,我就听在遥观镇安监科门外刚才和我争论的人和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人说:"就是拖延他的,到时我们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对他是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的.他没有录音笔,也没有用手机秘密录音(当时我新换的手机还不知道录像怎麽操作).他怎麽想的我们都知道..."

我从遥观镇安监科出来后进入遥观镇环境科靠近安监科最近的门,门口工作牌上写着:环境科办事员周波,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男的叫顾伟民,(因为我在2016年10月至2016年5月租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时,这个人是我的邻居,当时我经常发文揭露有关部门安排我暂住地的邻居本地人监控迫害我就是指他.由于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所以当时我问我暂住地的别的邻居这个人的姓名和职业,暂住地的邻居都不敢告诉我,都说不知道.)当时我以为这个人叫周波后来才知道他叫顾伟民(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可能是东方村委的书记或村长)杜昆明来到我暂住屋,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不行村里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我看到这三个人寻衅滋事并侮辱我,就打110报警,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反映了这三个人寻衅滋事的经过,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登记了我和这三个人的身份信息后,我才知道这三个人的姓名).因为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他(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

我就问顾伟民:"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你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你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你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你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你们几个人走了.原来你们是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说:"你知道我们是环境科的了,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又到隔壁的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向坐在后面一个办公桌后办公的一个工作人员反映,顾伟民也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和正在办公的这个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后,这个工作人员也告诉我:"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因为听到了他们说的话是拖我的到时不承认抽样检测了.我就说我再打武进区环境局的举报电话追问.我当时在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当着他们的面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武进区环境局信访室她自己告诉我叫贾宏的工作人员),我反映了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说环境污染让我找环境局反映处理。今天中午(我也可能说的是上午)你们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男的来到我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们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他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我现在正在遥观镇环境科办公室里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贾宏在电话里告诉我:“你举报的你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隔壁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你的暂住屋门前,你昨天就报警了。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已经立案受理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检测报告出来吧!你的电话是15312586362,我们这都有登记记录。。。。。”

在2016年9月1日上午,我又到遥观派出所找办案民警王震警察追问案件处理情况,王震警察当着我的面用他的手机给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问:“东方村化工液体泄露的抽样检测报告出来了没有?没有抽检?我让你们抽检你们怎麽没有抽检?”  我说我都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下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来了:“是国安国保安排人把小化工厂里的玻璃胶液体故意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里面并参有放射性元素。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病历都出来了,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我正在治疗。我病历发票已经带来了。”王震警察看了我的病历后,让我做询问笔录。当天上午我在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给我做了几个小时的询问笔录,在询问笔录里详细记录了我的报警经过和公安、消防、安监的现场处警过程,包括“我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有几吨化工液体。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几吨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公安办案民警和安监执法人员都问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说这些化工液体没有进货单;处警警察建议安监局抽样检测;造成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我正在治疗;要求公安机关查明是谁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要求公安安监环境部门抽样检测我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和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污染的泥土是不是有对人体有害的成份,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污染的泥土是不是泼有放射性元素等都写进了询问笔录。"在我在王震警察给我做的三页讯问笔录逐步都检查,在讯问笔录有修改笔迹的地方都按了指纹印和签名按指纹后,王震警察告诉我:“你找武进区安监局和武进区环境局再反映追问他们要抽样检测报告和问处理情况。王震警察把我在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的病历和医药费发票都复印后,我走出派出所时快中午12点了。当时遥观派出所的王震警察在遥观派出所接警值班处旁的一间小屋给我做询问笔录期间,王震警察出去了小屋一会儿时我就听遥观派出所接警值班处有警察说"他马上去安监局和环境局去问,他们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之后我去到武进区安监局和环境局追问查处检测情况,武进区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工作人员却都又说谎说:"我们没有抽样检测".就象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的一样.政府执法机关成了流氓都公开枉法包庇违法犯罪人员.

我在2016年9月1日上午在遥观派出所做完询问笔录后,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就到武进区安监局去反映追问查处结果,在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我向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男)和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女)说:[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我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找遥观镇安监科,当时遥观镇安监科的一个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人员在2016年8月28日他在处警现场,是他和武进区安监局的人和专家查验的现场以及进入到小化工厂察看拍照的)和我说:'我们已经初步结论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我们已经结论了.....'我说:'你们的结论给我文字结果,你敢给我文字结果吗?你敢给我文字结果我就能扒掉你的皮,会把你举报的开除公务员队伍.租用居民区的民房无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嗓子干燥难受呼吸困难,我报警后,公安、消防、你们安监都在现场处警,你们把小化工厂的门打开后,看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小化工厂的老板娘在小化工厂屋内现场告诉处警的公安警察、消防队战士和你们安监局的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你们安监局的人都说:'他(指小化工厂老板)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当时我和群众都在现场听到的.酸性玻璃胶在没有凝固前也就是玻璃胶液体是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用在潮湿的地方或有水的地方是长期不凝结的,都会散发出腐蚀性气体的,会刺激人的眼睛、呼吸道,造成人呼吸道感染的,严重的会造成肺炎的,长期呼吸这种腐蚀性气体会造成人肺癌的!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都是按危化品监管的!你们怎麽认定这种玻璃胶液体不是危化品的?公安和你们安监都向小化工厂老板要化工液体的进货单,小化工厂老板都告诉公安处警警察和你们安监局执法人员,这些化工液体都没有进货单,你们不是依法扣押这几吨化工液体进行抽样化验检测,就认定这些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你们这不是渎职吗?当时我在遥观镇安监科当着这两个工作人员的面就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投诉了上述事实经过后,遥观镇安监科的这个工作人员又改口说:'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我现在要追问'是不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队带着你们局里的专家去的现场抽样检测了,检测化验报告出来没有?你们的这个副局长叫什麽名字?']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男)和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女)听完我的反映后,吕相华推脱说:"处理好了我们会联系你的......"

我就又重复了我刚才反映的部分话说:" 我现在要追问'是不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队带着你们局里的专家去的现场抽样检测了,检测化验报告出来没有?你们的这个副局长叫什麽名字?'"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我们是办公室的办事人员,不是经办此事的人,我要去问问经办此事的人."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也附和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的话说.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出去了一会又回到办公室说:"我去问了我们副局长,他说他没有去现场,安监局也没有抽样检测....."

我说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在遥观安监科追问此事遥观安监科的人说:" '昨天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带局里的一个专家都到现场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我又打武进区安监局86310365反映此事,武进区安监局受理电话投诉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 武进区安监局 86310365这个举报电话是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哪个部门的电话?"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就是我们这个办公室的电话."

我问:"当时接我电话的女的是哪个?"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说:"是我接的电话."

我说:"你当时在电话里跟我开始说:'不知道此事'.一会又在电话中告诉我:'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

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你明确的在电话里和我这样说的呀?"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又说:"我没有这样说...."

我说:"你这举报电话有录音呀?"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说:"我们电话没有录音."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说:"公安局怎麽不给你立案呢?你这事应该公安牵头处理的."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吕相华最后说:"你认为我们渎职,你可以对上告我们...."

我说:"不用你说我都会控告你们渎职的."

我说:你敢发誓你当时在电话里没有和我说这句话:"我们(武进区安监局)副局长刚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昨天8月28号遥观镇东方村委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泄露报警,是公安110联系我们后我带局里(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当时我们也和报警人联系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 ?

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办事员姚静怡不敢发誓,从外边一个男的进到办公室和姚静怡说:"不要发誓."

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从武进区安监局出来后,我就到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反映追问我向武进区环境局反映的:[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

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到遥观镇政府找安监科和环境科反映追问:"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安监局和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处理....."

我从遥观镇安监科出来后进入遥观镇环境科靠近安监科最近的门,门口工作牌上写着:环境科办事员周波,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10号男的叫周波(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因为我在2016年10月至2016年5月租住在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时,这个人是我的邻居.因为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他(顾伟民)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 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 我问他:'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 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

我就问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在2016年8月29日中午, 你带了三个男的来到我现在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你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我问你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原来知道你们是遥观镇环境科的?"

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说:'你知道我们是环境科的了,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又到隔壁的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向坐在后面一个办公桌后办公的一个工作人员反映,他(后来才知道叫顾伟民)也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和正在办公的这个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后,这个工作人员也告诉我:'我们已经立案了,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报告出来吧?'.我就说我再打武进区环境局的举报电话追问.我当时在门口写的遥观镇环境科挂的有付科长牌子的办公室当着他们的面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反映了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情况,问你们抽样检测了没有,要求你们及时抽样检测,说环境污染让我找环境局反映处理。今天中午你们遥观镇环境科的几个男的来到我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说:'是隔壁的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是人故意泼的.我已经报警了.....'他们说:'是遥观派出所让我们来的,说这个小化工厂要搬走了,搬走没有?我们来取样检测的!' 我问他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你住在赵家塘的时候,我们是邻居?' 我说:'我认识你,知道你住在赵家塘,可是我要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之后他们几个人走了......我现在正在遥观镇环境科办公室里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武进区环境局一个接举报电话的女的告诉我:'你举报的你租住的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隔壁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你的暂住屋门前,你昨天就报警了。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已经立案受理了,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检测报告出来吧!你的电话是15312586362,我们这都有登记记录。。。。。'

我现在反映追问你们环境局的处理结果.]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在我的追问下告诉我她叫贾宏,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只有她一个人接访,她说:"你在2016年8月29日下午打武进区环境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此事,一个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是我接的.我当时没有说我们已经抽样检测了,我们只是用ps纸(音)初步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是危化品,已经建议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追问了她:"你们都初步检测是危化品为何不扣押几吨化工液体检测?1、要求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2、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3、给我文字处理答复.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贾宏和又来的两个男的给我答复:"你追问环境局都初步检测是危化品为何不扣押几吨化工液体检测?和要文字处理答复.我们武进区环境局只受理转办给下面镇的环境科办理,你这是遥观镇环境科处理的,处理情况和要文字处理答复你问遥观镇环境科给你文字答复;你要我们环境局把你门口被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我们不给抽样检测,泥土抽样检测需要几万元,你自己抽样检测,我们不知道你门口的泥土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

我说:"你们环境局也和安监局一样在8月28日和29日明确告诉我抽样检测了,9月1号却又都不承认抽样检测了,你们这是渎职! 你们说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你们不知道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不给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你们是渎职.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就打110报警反映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和你们环境都去人了,当时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和十来铁油桶(大概是可盛200公斤或200斤的标准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现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处警警察让我反映追问武进区安监局和你们武进区环境局让你们抽样检测依法处理,你们武进区环境局遥观镇环境科的人在8月29号中午找到我暂住屋问我:"你门口的化工液体是谁泼的,我都带他们看了现场,并且你们也都去人去现场用PS纸检测了,我也拍摄有大量当时处警照片和现在每天都拍有现场照片,公安都立案了,你怎麽说你们环境局不知道我暂住屋门口的泥土被化工液体污染是不是小化工厂污染的呢?...."

武进区环境局信访接待室贾宏和又来的两个男的说:"我们帮你处理.你这事应该公安牵头处理的...."

在2016年9月2日下午3点左右,我到遥观镇环境科问他们反映追问要处理文字答复,遥观镇环境科三个办公室的门都在关闭,无人上班.我到遥观镇政府办公室追问,因为有关部门在对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包括脑控公务员让群众和公务员都说出这个政治犯今天下午到遥观镇环保科追问他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污染一案,带的有录音笔秘密取证.所以遥观镇政府办公室一男一女两工作人员在办公室打电话给遥观镇环保科,遥观镇环保科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先说:"你反映的案子不是我处理的."后又说:"你说的我听不清,你明天当面找经办人来说吧!"

我就到遥观镇政府环保科去拍摄遥观镇政府环保科三个大门紧闭的照片和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的工作人员的岗位牌,这时一个辅警过来问我找哪个部门?我就把我反映的大致案情说了后,我说:"遥观镇政府环保科不依法处理他们都在躲着我."我话刚说完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第三个科室的门打开了,办公室里有两个男工作人员在上班(而刚才我敲门都没有认答应),一个男工作人员让我就在外面说.我说:"我反映问题为什麽不在办公室里说,要在外面走廊说?"这个男工作人员让我进了办公室听了我的反映后说:"是那两个办公室处理的,我不知道?你找他们."我说:"那边一个办公室岗位牌上的职务我看有一个是副科长,那你们遥观镇政府环保科的科长是谁?我找他反映."这个男工作人员说:"我们科长叫张泼(音),他是政协兼职的,在三楼上班."辅警带我到了三楼一间有政法委和另一个部门两个牌子的办公室,敲敲门没有人.我就走出了遥观镇政府.


2016年9月5日上午8:3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安监局举报电话12350,详细举报反映武进区安监局对我从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我刚说了一半的案情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明显知道此事就拒接我的举报挂断了电话.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安监局举报电话12350投诉武进区安监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快说完时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就推托并挂断了电话>>

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安监局举报电话12350投诉武进区安监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快说完时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就推托并挂断了电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XSDc9Gb2qQ&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1


我之后在2016年9月5日上午8:5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86310365再反映追问此事,还是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姚静怡接的电话,我说:"2016年8月28日是公安局110警察和你们安监局联系后,你们安监局就和我电话联系了,当天你们安监局告诉我抽样检测了.2016年8月29日下午,我又到遥观镇安监科和打你们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追问,遥观镇安监科工作人员和你都告诉我:'昨天我们副局长带我们局里的一个专家去的现场,已经抽样检测了,你就等化验结果吧!当时也和你电话联系了....'2016年9月1日,你们武进区安监局又都否认说你们副局长没有到现场,是武进区安监局的一个专家和遥观镇安监科科长杨军去的现场,也没有抽样检测.怎麽说我没有举报呢?"

在电话中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接听举报电话的工作人员姚静怡在电话中承认说:"在2016年8月29日我接你电话时告诉你说:'武进区安监局一副局长和带一个专家去了已经抽检了,让你等待检查,当时我是听遥观安监科说的,后来局里说副局长没有去,是一个专家去的.当时专家说小化工厂里的化工液体不是危化品没有抽检.具体情况你问专家知道.我们不清楚.您要处理结果,你问公安要,2016年8月28日是公安局110警察和我们安监局联系的,给文字答复我们给公安局.你要现在向我们安监局再举报,我们派人查处后再给你结果.你在29号(2016年8月29号)向我们又举报的不全,你现在举报我帮你登记...."从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办公室接听举报电话的工作人员姚静怡在电话中对我举报投诉的回答中,大家可以清楚的听到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对我的报警举报投诉案件的渎职和说谎的铁证.

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打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再反映追问武进区安监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

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打常州市武进区安监局举报电话再反映追问武进区安监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
wu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S2R6kqo0OA&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2


2016年9月5日上午9:37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详细反映举报武进区环保局对我从2016年8月28日上午打110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我多次要求武进区环保局对我暂住屋门口被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测,武进区环保局渎职不作为.并说我在2016年9月1日下午已经打过你们这个电话投诉了.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接电话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满嘴谎言说:"我们常州市环保局和武进区环保局是平级,我们没有管辖权."后在我揭穿她的谎言后,她说:"我把你反映的情况告诉武进区环保局...."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投诉武进区环保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常州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推托>>

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市环保局举报电话12369投诉武进区环保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常州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推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YQBvm03rEQ&index=3&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


2016年9月5日上午9:19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还是叫贾宏的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又详细反映追问后又问贾宏:'我要求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你们让我找遥观镇环保科处理和给我文字处理答复,我找遥观镇环保科的谁处理?因为我去遥观镇环保科找过了,都说不是自己处理的?"

贾宏又说:"遥观镇环保科是我们武进环保局中队的下级,我让我们的处理人员和你连系...."
(在当时的通话过程中,贾宏开始在电话中承认在2016年9月1日下午我到武进环保局上访时,她说了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有问体,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一会又在电话中不承认这样说了)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投诉武进区环保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武进区环保局贾宏在通话中反复说谎和推脱>>

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投诉武进区环保局从2016年8月28日我报警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武进区环保局贾宏在通话中反复说谎和推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U8a0HDv_rA&index=1&t=34s&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spfreload=5


在我给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打过电话向接电话的贾宏反映后过了一个多小时2016年9月5日上午10:26分,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就又向他详述了案情包括举报事实和经过,我再次提出:'1:要求武进区环境局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2:给我文字答复' "陈辉说:"回去我们再研究.但是我们不给文字答复....."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见下面我发在You Tube视频网站上的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在2016年9月5日上午10:26分左右,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就又向他详述了案情包括举报事实和经过,我再次提出:'1:要求武进区环境局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2:给我文字答复' "陈辉说:"回去我们再研究.但是我们不给文字答复....."以及视频中我和我叫周波的实际是遥观镇环保科的顾伟民的那个带眼镜的男的谈话,顾伟民告诉我:"你这几天不出去哪都不要去(反映控诉对我的迫害),看有没有人再迫害你?"的音像视频.结果几个小时后当天下午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顾伟民自己就和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来我家寻衅滋事,我当时就打了110报警(见这件事之后面的控诉).

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租房暂住大半年期间(后因拆迁搬走),在遥观镇环保科上班,家住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10号的顾伟民和他的父亲,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地方政府也是经常安排顾伟民父子和群众监控迫害我,我多次在网上控诉揭露.当时我在视频中质问顾伟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地方政府不是也经常安排你们迫害我吗?"顾伟民被我质问的无法回答.

在下面<<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一>><<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二>><<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三>>的视频中,在<<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二>>中,有武进区环保局一个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和我的上述谈话,<<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三>>中,有遥观镇环保科顾伟民和我的上述谈话(在视频中我误把顾伟民叫周波):

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mox9LX3fU&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1

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3PKobiSvJs&index=1&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t=37s

用录音笔密拍的2016年9月5日上午江苏常州武进区环保局陈辉等人,来找我反馈了解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把玻璃胶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的报案之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47d6K0GIAo&index=1&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


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保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我看到这三个人寻衅滋事并侮辱诽谤我,就打110报警,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反映了这三个人寻衅滋事的经过,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登记了我和这三个人的身份信息后让我们签字后,处警警察和我暂住屋的房东到旁边不知说了几句什麽话,然后和这三个人走了.我就听这三个人中的一人说:"就是派出所让我们来迫害他的...."(杜昆明来我暂住屋找我事寻衅滋事时胸前佩带了中共党章,是想告诉我:"他们是代表中共迫害谋杀我的."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到我暂住屋对我寻衅滋事的录音录像视频证据里,清晰可见杜昆明来我暂住屋找我事寻衅滋事时胸前佩带了中共党章.)

我拍摄的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的话中其中一句:"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中共基层党员干部公开自证了我长期反映的:[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六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我在无锡、常州两市暂住十年期间,多次受迫害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人抢劫打伤,我都是当时就报警并都有医院病历证据,公安机关都是司法迫害我并多次干脆直接司法迫害我告诉我:“‘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有两次我被暂住地的邻居打伤残后,中共司法机关也是枉法处理、不依法处理判决)。有关部门甚至公开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教授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甚至有关部门连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要在小饭店吃饭时,我如果经常在哪个小饭馆吃饭,有关部门都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小饭馆的人在我的饭菜里下药.2011年左右,一连几天中午我在常州大学城的一个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有一天我在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时当时我的嘴唇内部就溃烂了,我知道这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国保特务安排小吃店的老板在给我做的“香肠炒河粉”里下了毒,我就没有报警。我在上海是如此、我在无锡是如此、我在常州也是这样。因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有关部门却把我这些残疾的特征也用在了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我骑电动自行车时需要把拐杖绑在我的电动自行车后座上,这样很远的距离就会被人认出。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一年多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至今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的血的事实.我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

见下面我发在You Tube视频网站上的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在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保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并诽谤我的音像视频《翻拍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 《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一》和《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二》:

由于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连我卖录音笔都买不到了,我到常州市银河湾数码城和九州数码城以及到无锡百脑汇数码城和梦之岛数码城买录音笔,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商家要麽是大部分都不卖给我,在我去买的时候都把录音笔藏起来说不卖录音笔了,只有个别几家卖给过我录音笔的商家把录音笔摆出来,我去买他(她)们的录音笔他(她)们都说不卖给我.在常州市银河湾数码城的一家我之前多次在他哪买过好几个录音笔的商家,近一年都不卖录音笔给我了,在今年2016年6月左右,我又到他哪买录音笔他不卖给我,我就质问他为什麽不卖给我录音笔?他直接回答:“商场管理不让卖给你,中共不让卖给你!”我刚走他旁边的商家问他:“你这样说这个政治犯要用录音笔录下来了怎麽办?”这个商家回答:“我知道他没有录音笔,上面都是脑控迫害他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的。。。。”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要是有商家卖给我录音笔了,也是中共安全机关安排好的在准许商家卖给我的(几个牌子几个种类)录音笔里都有中共国安在里面植入了病毒,造成我在2016年以来拍摄的所有中共迫害我的证据在网上在Y0UTUBEI网站上发出来以后都不能正常播放都不能正常看到听到视频音频(见我2016年5月14日发在Y0UTUBEI网站上的视频《控诉常州市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一年不给我》和2016年9月27日发布在Y0UTUBEI网站上的视频《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一》以及《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二》)。我只有把我用我买的这些是中共安全机关安排好的可能在准许商家卖给我的(几个牌子几个种类)录音笔里中共国安在里面都植入了病毒的录音笔拍摄的中共迫害我的视频证据用我的数码相机翻拍后再上传到网上上传到Y0UTUBEI网站上才能正常播放.

翻拍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0EpzZtg24&index=31&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t=9s

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这两个音像视频证据《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一》和《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二》是原视频。但是被中共控制的只发在美国YouTube视频网站上才不能正常播放

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YfPAp-9k6s&t=116s&index=32&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

报警举报有人把违法小化工厂的腐蚀性化工毒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口揭开了中共国安国保又对我迫害的黑幕,执法机关枉法渎职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谋杀之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YoDuOEcDhU&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t=73s&index=33


在2016年9月7日下午15:19分左右,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还是叫贾宏的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又详细反映追问贾宏:“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注: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公安安监环保三部门都参与国安国保对我的监控迫害渎职不作为,在2016年9月5日上午我打你们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我又问你们武进区环保局要处理结果,你让我找武进区遥观镇环保科,我说:‘我去找遥观镇环保科都没有人承认是经办人都推脱。你告诉我到遥观镇环保科找谁要处理结果?’你又告诉我会有武进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和我联系。在当天2016年9月5日上午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就又向他详述了案情包括举报事实和经过,我再次提出:1:要求武进区环境局把我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抽样检查,彻底检测出泼到我暂住屋门口的玻璃胶化工液体里有和参有哪些危害人身健康的化工毒物化学元素.等该案终结后,我再联系你们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污染的泥土清走并重新填埋新土;2:给我文字答复。陈辉说:‘回去我们再研究.但是我们不给文字答复.....’这个叫陈辉的是不是你们武进区环境局的工作人员?他是不是代表武进区环境局来的。。。。(吕千荣注:上面是我在电话中和武进区环保局贾宏说的话大意)

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的贾宏在电话中明确告诉我:“陈辉是我们武进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陈辉是武进区环保局一线处理人员。陈辉是代表武进区环保局和你说的。。。。(吕千荣注:上面是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的贾宏在电话中和我说的话大意)

2016年9月5日上午9:19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这个叫贾宏的女工作人员在当时的通话过程中,贾宏开始在电话中承认在2016年9月1日下午我到武进环保局上访时,她说了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有问体,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一会又在电话中不承认这样说了。在当天2016年9月5日上午武进区环境局一个叫陈辉的工作人员(在我的追问下他自己告诉我他叫陈辉)和遥观镇环境科的顾伟民和另一个男的他们三人来到我暂住屋找我,我带他们又查看了我暂住屋门口被隔壁小化工厂污染的泥土和源头.陈辉说:“我们用PS纸检测小化工厂门口的液体是碱性,让镇政府把小化工厂赶走了.我们不给文字答复....".并且陈辉当时说他说的是代表武进区环保局。

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的贾宏在电话中明确告诉我:“陈辉是我们武进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陈辉是武进区环保局一线处理人员。陈辉是代表武进区环保局和你说的。。。。”这不是证明了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的贾宏等人,代表了武进区环保局在处理我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在国安国保的安排下迫害我,公开把玻璃胶等有害液体泼到我门口,造成我呼吸道感染事件中渎职说谎前后矛盾吗?公开参与迫害我吗?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在2016年9月7日下午15:19分左右,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86310717反映问题追问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贾宏时的通话音像视频。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音像视频证据在2016年9月7日下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反映问题追问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贾宏时的通话音像视频,揭露了武进区环保局的渎职和参与对我的迫害

在2016年9月7日下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环保局举报电话反映问题追问武进区环保局信访办贾宏时的通话音像视频,揭露了武进区环保局的渎职和参与对我的迫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AG-Is3rJg&t=60s&index=1&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


在2016年9月2日下午,我到遥观镇政府找环保科反映追问此事,因当时环保科三个科室都关着门无人上班,我就到遥观镇政府政府办反映,我刚走就听到镇政府办公室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说:“这个政治犯就是习近平让害他的,他还到处反映呢?...”因为我在2016年9月1日上午在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为我做我举报的小化工厂化工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喉咙难受呼吸困难的案件询问笔录时,我已向王震警察说了:“我知道习李政权不会害我的,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迫害谋杀我。。。。”

在2016年9月7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着非机动车道边行使,一辆白色的小汽车故意朝我骑行电动自行车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行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我就听到这辆白色的小汽车内有人说:“就是靠边走一下,看能不能压到这个政治犯。。。。。”当我骑电动自行车行使到312国道遥观东方村路口,看见一辆白色小汽车停在路边,就听站在白色小汽车旁路边的两个男青年说:“上面正在让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都是江泽民集团的人干的,现在就是刘云山和郭声琨让迫害他把他害死......”

在2016年9月8日晚上9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到遥观镇街道买东西,在遥观菜市场旁的丁字路口的大马路边我正按交通规则靠马路边沿的非机动车道边行使,当我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的士司机正在和熟人说话的的士旁时,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问他认识的这个熟人:“这个残疾人是不是那个政治犯?”这个熟人说:“是他!”我就听这个的士司机说:“上面都通知到的士公司通知到的士司机了,让的士司机用的士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说用的士撞死他没有事,的士保险手续全,司机也不用赔钱。的士司机都不用车撞死他。。。。。”

在2016年9月19日晚上7点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路过遥观镇通济村广电路口,一辆武进城管的皮卡汽车停在路边,就听一个城管和另一个城管说:"我们要不要追上这个政治犯把他从后面用车压死...."一个城管回答:"现在不能,他刚在网上揭露出来说中共有关部门要用机动车撞死他了,都通知到的士公司的士司机了....."

因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有关部门却把我这些残疾的特征也用在了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我骑电动自行车时需要把拐杖绑在我的电动自行车后座上,这样很远的距离就会被人认出。

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又两次非法扣押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一年多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在2016年9月9日下午,我再到遥观镇安监科和环境科去查证最近受理我举报投诉者的身份后,我再到遥观派出所找王震警察追问我报警反映我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是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我的),并追问:"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我当时打110报警后是你来处警的,我要求依法处理杜昆明等三人到我暂住屋找我寻衅滋事的事,我当时拍有录音录像视频,我给你..."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不要录音录像视频...."我说:"那你公安机关追不追究杜昆明三人到我门口寻衅滋事的责任....."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不属于我们管...."我说:"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怎麽不属于你们公安机关管了?"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们调查了他没有寻衅滋事...."我说:"我要给你我当时拍摄的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的录音录像视频,你说你不要.我要问你你调查的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没有寻衅滋事的依据是什麽?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我说:'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了,你为何要追究此事?你暂住屋门前泥土被污染了管你屁事?房子不是你的,土地不是你的,你为何非要把你暂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化验?你不想住你走?我们要把房子给拆了.你住在(通济村)赵家塘是不是拿人东西了怎麽被房东赶走了?(我的一生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任何污点,都是清清白白的的,我在赵家塘9号暂住因拆迁搬走的.),你反映这些天了,有人给你依法处理吗?让老百姓跟你闹.....'杜昆明到我暂住屋公开威胁恐吓我不让我依法追究我报警反映的我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我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是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我的.并诽谤侮辱我,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麽?我都有录音录像视频证据包括你当时处警的录音录像视频证据...."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被我追问的无语后说:"那你把你的视频证据给我吧!"我说:"我今天没有带视频,我明天给你可以吧?"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说:"我明天不在!"我说:"等过几天我再找你给你,我留有多份呢?"因为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是在遥观派出所一楼大厅接访我的,我也都是心平气和的依法反映的,这时在遥观派出所二楼走廊上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向我一连大吼两声:"不要这麽大声说话!"我知道这个警察是对我寻衅滋事,我就有理有据的说:"我都是依法反映问题的...."

我刚出了遥观派出所,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刚才到遥观派出所找办案民警追问他在2016年8月28日报警反映他隔壁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他暂住屋门口的处理结果,实际都是上面安排人故意泼的故意迫害他的,并追问:'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到他暂住屋寻衅滋事的事,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追究杜昆明三人寻衅滋事的责任,并说他拍摄有现场录音录像视频.就是派出所安排杜昆明三人去找他事的,杜昆明也要拘留了,遥观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向他大吼找他事,这个警察跟杜昆明有关系,想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在派出所然后作假上报.这个政治犯(暂住屋)门口有水井,上面想安排人把他打死扔在井里,可是都知道这个政治犯会游泳,而且游泳技术非常好...."

在2016年9月11日,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公安国保多次秘密上报诬陷这个政治犯的黑假材料,习近平都不批,习近平要批示了,早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在2016年9月12日上午,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遥观派出所找处警警察递视频证据,当时处警警察不在,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公安国保多次秘密上报诬陷这个政治犯的黑假材料,习近平都不批,习近平要批示了,早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现在他已经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常州公安国保都通知到常州的的士公司通知到的士司机了,让的士司机用的士把他撞死了。’现在对上也不承认。以后最后也是把他害死。。。。。”

在2016年9月12日下午,我到遥观派出所把“2016年9月5日下午,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村长)杜昆明三人到我暂住屋寻衅滋事”的现场录音录像的两段视频拷贝给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震。

我最近几天正在写此控诉发在国际网站上,我提前在这里公开此事,以免我被中共有关部门(江泽民集团)安排人用机动车把我撞死和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脑中风死或脑溢血死了,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心脑血液疾病。。。。。

我从2016年9月19日至21日,一连三天到遥观派出所找处警警察王震追问案件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报警服务台联系后都以各种理由推拖王震警察没有时间接见我的理由,包括2016年9月20日答复21日是王震警察值班接见我的,21日又不接见.

之后我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处警警察王震追问案件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值班辅警或警察都说王震警察不再,最后遥观派出所值班辅警或警察拖不下去了,就给了王震警察的手机号码让我打给王震警察,当时王震警察接听我的电话后就在电话中说:"你是谁?我不管...."

之后在2016年的一天,我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反映:"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的警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的警,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王震警察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接谈警察还是让我找遥观派出所和王震警察要处理结果.我又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王震警察还是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


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当时我就说到了包括小化工厂对我的迫害等,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处警警察说:"十几亿人怎麽就迫害你呢?"

我就在处警辅警用摄像机拍摄的处警镜头前,简述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就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再加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造成我做生意迫害的让我买不着卖不掉,就连我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我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当时处警现场只有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以及两个群众和我,共五个人.

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结束处警后,在他俩上警车时,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说:"对他迫害的太狠了,中共过不掉,都是脑控迫害他,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的.中共不承认,承认了中共就完了!不能让他把控诉材料弄出来了,快弄出来了就要逮他.他向我们(处警时)说的,也(作假)上报他是(聚众)演讲....."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处警视频<<拍摄的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在常州报警反映2016年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参与迫害我,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保渎职不依法查处,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隔壁无人住的房屋门口的处警视频>>

拍摄的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在常州报警反映2016年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参与迫害我,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保渎职不依法查处,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隔壁无人住的房屋门口的处警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UufIXs4xeI&t=23s&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4


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期间我当时正在写由于当时我正在<<吕千荣紧急呼救:中共江泽民集团又用机动车谋杀我等手段要迫害死我>>和<<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这两篇控诉呼救,我没有时间去追问该事件的查处情况,另外我当时以为我家监控拍摄到的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的镜头,只能看到当是一个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前边小路后又倒车过去了(可能是把手扶拖拉机倒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右边小化工厂之前租的民房前,我家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因为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在我暂住屋右侧,中间隔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而小化工厂在2016年8月29日搬走后却把盛玻璃胶的塑料桶放倒在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和我暂住屋右侧的中间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的门前,也是在我暂住屋门前的右侧,当时我家监控我还没有时间安装,直到2016年11月我才抽时间把我家的监控安装上,当时只有我门前的一个监控可以看到小化工厂在2016年8月29日搬走后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倒在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和我暂住屋右侧的中间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的门前,也是在我暂住屋门前的右侧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的桶沿一道白色的线,看不到整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之后我从监控里看到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下车到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把南北方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扳子桶口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头调成东西方向了,然后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了一根棍朝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搅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当时他们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时用了一小矿泉水瓶化工液体,之后这一个盛用于溶解玻璃胶的化工液体小矿泉水瓶,就放在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倒在放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地上的一堆玻璃胶边.而其它的当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用手扶拖拉机弄走的镜头我家监控都拍摄不到,包括当时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当时在和一个人说话的画面,我家监控也只能拍摄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

我在下午2017年4月4日下午把我在我的谷歌博客上我在2017年3月31日发的控诉草稿<<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一文修改好发表后,因为文中有下面这段关于常州警方迫害我涉及安排违法小工厂老板对我的迫害的简述,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在我正准备在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一文时,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又到我家寻衅滋事,先问我:"你可知道我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怎麽没有了?你可知道谁弄走的?"我说:"我已报警了警察没有告诉你?"我说:"你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走了把桶里的玻璃胶倒了一地,我能不报警吗?"他说:"我家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没有玻璃胶是水,你怎麽报警干什麽?"我说:"我都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当时处警警察说和你联系,你说警察没和你联系,这是警察渎职,我控告他.另外我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中也证明是被倒了一堆的玻璃胶.当时我和处警警察说了,我门口的监控能拍到2017年3月11日中午(部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开手扶拖拉机弄走的视频,但是警察不调监控".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说:"视频里有我吗?"我说视频里只能看到部分图像,这边的都看不到,当时的监控视频里我只看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开的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大塑料前的路上,然后又倒车把手扶拖拉倒到了大塑料的右边我家监控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来到大塑料桶前用手扳着大塑料桶口边把南北方向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掉头成东西方向后,用一根树棍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东西往外弄.当时期间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也和旁边的人说话,但是监控看不到旁边的人....."小化工厂老板又改口说:"警察找过我了,我不知道大塑料是谁弄走的?你不要再到派出所追问了,塑料桶在你们口(旁边)弄丢的,我要报警我的塑料桶是花两千八百元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我就说是你把我的塑料桶卖了呢."我说"你们迫害我我凭什麽不追呀?你现在就报警,你不报警我要报警你来我家寻衅闹事?"小化工厂老板又说:"大塑料桶可能是城管嫌影响市容环境,城管弄走的."小化工厂老板他不打电话报警.他在临上他开来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前气急败坏的说:"警察要让我用车撞死你,我在大街上看见你就把你撞死...."

我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时就报了警,这次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王主任处的警.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说了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当天到我家寻衅滋事的经过后,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上只写了一句话,不能说明原因,就让我签字.我让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再写几句我报案说的话,其中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中把我说的:"当时我家监控拍摄有部分现场录像"写成"我有监控录像",当时我和王主任说:"由于我在写控诉材料,没时间追2017年3月15日的报警,今天(2017年4月5日)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找我事后,我再调监控看,发现2017年3月11号的监控视频没有了(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天我家监控只能调看到最迟2017年3月19号的监控视频.原来我家监控视频只能保存十几天).但是王主任没有在笔录里补充说明里把他写的"我有监控录像"改过来,就让我签字.因为我之前在打110报警时以及与接警警察当时说的和我在网上说的都是:"我家监控拍摄到的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的镜头,只能看到当是一个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前边小路后又倒车过去了(可能是把手扶拖拉机倒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右边小化工厂之前租的民房前,我家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之后我从监控里看到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下车到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把南北方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扳子桶口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头调成东西方向了,然后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了一根棍朝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搅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而其它的当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用手扶拖拉机弄走的镜头我家监控都拍摄不到,包括当时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当时在和一个人说话的画面,我家监控也只能拍摄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所以我也就没有让王主任把这句话改过来.

当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结束处警后和与他一块来的处警辅警说:"这个政治犯在报案笔录中在"他有监控'这句话签了名,就可以(迫害)审查他,上报给习近平看习近平怎麽处理.习近平不害死他谁敢害死他?把他刑拘审查了也找不到他问题.都知道是小化工厂老板自己把大塑料桶弄走把玻璃胶倒在哪里的,这个政治犯才报警的.让群众作假证.可是这麽大一个塑料桶要用车(货运机动车)和两个人才能拉走,并且要找到桶在哪里的证据,这些证据也没有呀?...."以上是我听到王主任和辅警说的话大意.

(我在2016年11月5日之前,我在我暂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没有时间安装监控摄像头,直到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故意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在我报警和控告下,违法小化工厂搬走两个多月后,在2016年11月5日左右,我才在我的暂住屋四周安装了8个监控摄像头,但是只有我暂住屋正门前的一个监控摄像头能看到隔壁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家没有人住的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最南边桶沿,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绝大部分桶身和塑料桶西边方向都看不到。)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处警视频<<拍摄的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我报警反映去年隔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我报警后都渎职,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暂住屋门前旁,我报警后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

拍摄的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我报警反映去年隔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我报警后都渎职,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暂住屋门前旁,我报警后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g28RT-hak&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3&t=9s


在2017年4月5日上午9点左右,我坐在床上当时正在上网写控诉材料,我知道我的手机昨晚忘了充电已经因为没有电关机了,我的录音笔和我的数码相机也没有电要充电了,我正准备马上起床后把我的手机和录音笔以及我的数码相机充电,但是我当时还不知道我家的监控只能保存十四五天,我还不知道我家的监控已经没有了2017年3月11日的监控了,所以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找我事我起床后知道他是来寻衅滋事的,我当时却即没有录音笔秘密取证,又无法用手机报警,我只能在违法小工厂的老板走后我把我的手机充了一会电后才能在2017年4月5日上午11点左右打110报警,并且在违法小工厂的老板走后,我调看了我家监控后才知道我家的监控保存的2017年3月11号的监控视频已经没有了(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天我家监控只能调看到最迟2017年3月19号的监控视频.原来我家监控视频只能保存十几天).当时我就怀疑违法小工厂的老板当天来我家寻衅滋事,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也在监控控制我家的监控录像和我的录音笔以及数码相机了,知道我当时无法报警无法取证才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因为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在处警警察走后,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我暂住地的群众大脑都让群众公开说出来:"小化工厂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那天就是小化工厂的老板他自己来拉走的,他当时就在现场,并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倒在了地上,上面都知道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拍摄不到,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他又不承认塑料桶是他自己拉走的,上面不让他承认,他一承认了把有害液体玻璃胶倒在人门口,就要逮人.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说放在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丢‘了,是两千八百块钱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想诬陷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现在大塑料桶卖的才三四百元一个,卖废品只能卖几十块钱。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看不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上面都用高科技手段知道,所以才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小化工厂老板也不承认是他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的。遥观派出所还想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小化工厂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是在这个政治犯门口'弄丢了'.小化工厂老板又到这个政治犯家闹事要用车撞死他,这个政治犯又报警后在'说他有监控'的笔录里签了名,他当时向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说了'他家监控因为时间久了没有了,他当时没有拷贝'.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没有改过来让他签名他签了.上面说这个政治犯从来就没有做过坏事,查查人家都是在做好事帮助人.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政治犯用大量事实证据揭露的他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爱国之心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二十多年来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他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他的监控迫害,造成他做生意迫害的让他买不着卖不掉,就连他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他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他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他,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他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他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他,逼的他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现在都是靠他老婆和儿子打工生存....."以上是我多天来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再加上之后我用我的录音笔在取证时也是被中共控制住造成我取证拍摄迫害我的视频证据的日期对,但是时间错误(之前在201692在银河湾电脑数码城2A02位买的一个深圳市艺创嘉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生产的T60型录音笔拍摄的视频,我上传美国you bube视频网站后,不能正常播放后,在2016年底我寄给了深圳市艺创嘉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维修.),而我的数码相机在我取证拍摄迫害的视频证据时也会奇怪的出现突然拍摄的出现意外故障关机的现象,所以我确切知道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也是在监控控制我家的监控录像和我的录音笔以及数码相机等电子产品再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我知道中共能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能脑控控制我的情感、味觉、嗅觉听觉视觉以及制造各种病症等,包括可以用电磁波脑控造成人血液突然粘稠造成人心肌梗塞、脑中风和脑控让人自杀等,并且这些脑控迫害人的症状,除了没有脑控迫害过我让我有过自杀的念头以外,其它的迫害手段也都在我身上用过试验过多次,我也都多次在网上发文揭露过.但是如果我不是看过中国中央电视台大概是2016年的3.15消费者维权打假晚会节目中现场演示的"网络黑客"在任何一家人大门紧锁的屋外,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就可以遥控操控任何一家人房屋内的所有家用电器自动开关,包括空调、冰箱、电视等.我真不敢相信中共有关部门还能遥控控制我家的数码产品,也用于对我的脑控迫害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上.......

下面是中共有关部门控制我的录音笔和数码相机对我监控迫害的视频证据
1:
2:

我在2017年4月5日下午,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要"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呢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要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处警的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和要'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并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我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

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只有辅警值班,一个辅警警号为JK0920的值班辅警告诉我:"值班警察不在,你明天再来吧!"

我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再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要"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呢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要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处警的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和要'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并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我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

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还是只有辅警值班,一个辅警警号为JK0972的值班辅警告诉我:"值班警察不在!"我说本来规定派出所110值班室要24小时有警察值班的,现在是下午刚上班时间,你们怎麽没有值班警察呢?你们明显是在推托不想依法给我几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

我当时用我的手机打110报警投诉,可能是有关部门又控制了我的手机,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台的接警人员说:"听到我的电话说话是断断续续,听不清楚...."之后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台的接警人员挂断了电话后又打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固话询问情况,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一个辅警警号为JK0902的值班辅警接电话后告诉常州市公安局110报警台的接警人员说:"是上访的....."

过了一会,在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内屋办公室的一个警号为056728的警察出来了问我反映什麽问题,我就说我来"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呢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要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处警的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和要'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并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
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我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

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这个警号为056728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告诉我:"请示领导后,能给你的我就给你...."

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这个警号为056728的警察拿了一份"我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接处警工作登记表"给我,告诉我说:"这次接警警察不再,没有揭警警察的签名(有派出所公章和值班领导签名),你如果要他签名下次再来.你想要处理结果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你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你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处警警察不在,你下次再找他问吧.你要你三次报警王震警察的三次处警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领导说让你找王震警察要,王震警察不在...."

见下面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我在遥观派出所反映问题的视频
视频链接:

我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发现我家饮水机的桶装水没有了,我就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的一家超市去桶装水.当我在东方村委坊前村的一家超市买了桶装水扛着桶装水由北往南顺着村内道路步行回我暂住屋时,迎面碰到象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开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由南往北顺着村内道路行使到我面前看到我后停了下来,我就听到车上有一个男的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用车撞死没有事,都是上面让我迫害他的,我马上调转车头撵上他把他压死,压死后我打电话让他来说是他压死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只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当时调转车来压死我,我当时就会大声呼救跑到村民屋里报警.

我在2017年4月7日打0519-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电话向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向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以及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要用机动车谋杀我撞死我以及我在常州暂住7年多来对我的大量迫害案件,常州市政法委推脱他们政法委不受理个体案件,仍是象最近这两年一样拒绝接听我的投诉控诉.
视频链接:


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的手机13815011886,追问他要"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你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你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你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你处警的.我已几次到遥观派出所要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要观派出所值班警察都推托让我找你要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而你却多次推托不给我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在电话中明确告诉我:"我已把此案都移交给了所里,你找片警和所里值班警察要(指让我找遥观派出所负责我所暂住在遥观镇东方村委的片区警察和遥观派出所值班警察要我的三次报警王震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和王震警察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的手机13815011886,问他要我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和由此引起的两次对我的寻衅滋事的我三次的报警,其三次处警的报案登记笔录和处理结果,王震警察在电话中推托让我找遥观派出所值班警察>>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的手机13815011886,问他要我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和由此引起的两次对我的寻衅滋事的我三次的报警,其三次处警的报案登记笔录和处理结果,王震警察在电话中推托让我找遥观派出所值班警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9sGCy6Wlw&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2


我在2017年4月7日打0519-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电话向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向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要用机动车谋杀我撞死我等。。。。”

常州市政法委推脱他们政法委不受理个体案件,仍是象最近这两年一样拒绝接听我的投诉控诉电话.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和常州市政法委领导反映问题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常州市政法委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政法委仍然推脱他们政法委不受理个案>>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常州市政法委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政法委仍然推脱他们政法委不受理个案
https://www.youtube.com/edit?o=U&video_id=St58HwWIRM4


在2017年4月7日15:03时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换桶装水时,可能是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参与对我的迫害下又想用汽车谋杀我撞死我等我在常州暂住七年来对我的大量迫害。。。。”

我在电话中问接电话的常州市长热线的女工作人员:"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常州暂住七年多来,仅给你们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并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等等对我的各种迫害谋杀事件的控诉电话就有超过千次吧?有关部门没有超过十天不迫害我的吧?...."

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号话务员,还是听了我的电话反映后,只说:"你说,知道了."近两年来常州市长热线向的话务员,听了我的反映控诉后,都是这样的不给任何答复的。

由于可能是有关部门一边脑控迫害我,又一边遥控监控控制了我的数码相机,让我用我的数码相机在拍摄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号话务员反映上述对我的迫害等以及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要用机动车谋杀我撞死我以及我在常州暂住7年多来对我的大量迫害案件时,控制了我的数码相机在拍摄时两次自动关机,并且最后一次自动关机后无法开(过一会我的数码相机我没有动它后它又正常了),造成我的电话最后一小部分没有拍摄通话视频

当时几天,我在国际网站谷歌分享、推特、脸书等我的个人主页上多次转发了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的<<因我不停止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对我的多次迫害,国安国保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谋杀我(下)(草稿)>>控诉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问题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2o5zSYEZ8&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4



我在2017年4月9日10:15时打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向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换桶装水时,可能是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参与对我的迫害下又想用汽车谋杀我撞死我等我在常州暂住七年来对我的大量迫害。。。。”

我在电话中向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接电话的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上述投诉后,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接电话的一个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突然挂断了电话,之后当天我多次再拨打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都被拒接.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反映问题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9日打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9日打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F-JNw4XzF4&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1



我在2017年4月9日下午,我再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要"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呢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要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处警的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和要'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接处警工作登记表'在2017年4月6日下午,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一个警号为056728的警察给我了.我想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我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

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一个警号为055205的值班警察还是推托告诉我说:"王震警察的三次处警的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你找王震警察要,这两个警察现在都不在,今天是双休日,你明天再来....

我在2017年4月11日下午,我再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要"2016年8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呢追问要处理结果,遥观派出所和你都推托不依法办事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叫王震的警察处警的.我要遥观派出所王震警察处警的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和要'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这次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667的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接处警工作登记表'在2017年4月6日下午,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一个警号为056728的警察给我了.我想问问处警警察到底和小化工厂老板联系了没有,为何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寻衅滋事时先说遥观派出所没有警察告诉他我报警的事,问他是不是他把大塑料桶拉走时把一二十斤玻璃胶倒在了地上."

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一个警号为056092的值班警察还是推托说我没有带身份证不接待,在我打0519-12389常州公安局举报投诉电话反映并在当天下午15:40分回家拿身份证回到遥观派出所后,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一个警号为056562的值班警察还是推托说告诉我说:"王震警察的三次处警的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你找王震警察要,这两个警察现在都不在."

我说:“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王震的警察的手机13815011886,追问他要这三次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王震警察在电话中明确告诉我:‘我已把此案都移交给了所里,你找片警和所里值班警察要(指让我找遥观派出所负责我所暂住在遥观镇东方村委的片区警察和遥观派出所值班警察要我的三次报警王震警察处警的报案笔录(登记)和处理结果),不要找我了....’我通话音像视频"

当时遥观派出所110值班室的一个警号为056562的值班警察还是推托说告诉我说:"没办法所里领导还是让你找王震警察要王震警察的三次处警的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

我当时在遥观派出所和这个警号为056562的值班警察说:“你们这不是赤裸裸的迫害我吗?多年来所有的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的迫害和谋杀,不是都说明了是你们国安国保安排的吗?。。。。。”

当时遥观派出所和这个警号为056562的值班警察等多个警察和辅警,被我追问问的无言以对。

见下面当天下午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我在遥观派出所反映问题的视频
链接:


我在2017年4月11日14:47时打0519-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向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换桶装水时,可能是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参与对我的迫害下又想用汽车谋杀我撞死我等我在常州暂住七年来对我的大量迫害。。。。”

我在电话中向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接电话的一个男工作人员反映上述投诉后,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接电话的一个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对遥观派出所接警警察渎职和不给我几次报案(登记)笔录和处理结果的投诉,在电话中告诉我说:"我们了解下情况".之后再也没有音讯.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常州市公安局专用举报电话反映问题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11日打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11日打12389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krKq6auDTY&t=44s&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1



现在几天来,我多次到遥观派出所追问要这几次对我迫害的报警笔录,遥观派出所不给王主任的三次处警笔录,开始是有关部门并控制我的投诉电话,或是已通知政法委公安局迫害我,所有接听我投诉电话的工作人员都说听不清我的投诉电话,包括常州110,后来常州市政法委和常州市公安局的投诉电话能打通后,常州市政法委和常州市公安局接听举报的工作人员,仍然是拒绝接听我的举报投诉电话,而几天来常州国安国保都安排煽动唆使违法小工厂的老板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2017年4月13日10:17时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换桶装水时,可能是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参与对我的迫害下又想用汽车谋杀我撞死我等我在常州暂住七年来对我的大量迫害。。。。”

我在电话中问接电话的常州市长热线的女工作人员:"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常州暂住七年多来,仅给你们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并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等等对我的各种迫害谋杀事件的控诉电话就有超过千次吧?有关部门没有超过十天不迫害我的吧?...."

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号话务员,还是听了我的电话反映后,只说:"你说,知道了."近两年来常州市长热线向的话务员,听了我的反映控诉后,都是这样的不给任何答复的。

见下面我发在you bube视频网站上我当时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我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问题的通话视频<<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13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13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yUfJVSj3k&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3&t=325s


我在2017年4月14日上午,我骑着电动车出去修电动车,看见在我租住的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老房屋两间砖瓦房前的312国道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和一辆灰白色的面包车,两辆车上的三个男青年在说话,看到我骑着电动车从他们旁边经过,我就听这三个男青年中有一个人说:"这个政治犯这些天都在网上用大量事实证据揭露控诉中共二十多年来都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脑控控制他的情感、味觉、嗅觉听觉视觉以及制造各种病症等和遥控监控控制他家的监控、数码相机、录音笔等,再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他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他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上.这个政治犯今天下午他回来还是要写控诉.不认识他的和他没有矛盾的人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

在我在2017年4月14日上午修电动车期间,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关部门脑控我暂住地的群众看到我后都会说出上述对我的迫害,造成多家维修电动车的商家都不敢为我修电动车,迫害的我不得不到十几里路的马杭才找到了一家敢为我修电动车的修车店的商家.....

而多天来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我暂住地的群众说:"小化工厂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那天就是小化工厂的老板他自己来拉走的,他当时就在现场,并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倒在了地上,上面都知道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拍摄不到,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他又不承认塑料桶是他自己拉走的,上面不让他承认,他一承认了把有害液体玻璃胶倒在人门口,就要逮人.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说放在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丢‘了,是两千八百块钱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想诬陷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现在大塑料桶卖的才三四百元一个,卖废品只能卖几十块钱。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看不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上面都用高科技手段知道,所以才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小化工厂老板也不承认是他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的.遥观派出所还想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小化工厂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是在这个政治犯门口'弄丢了'.小化工厂老板又到这个政治犯家闹事要用车撞死他,这个政治犯又报警后在'说他有监控'的笔录里签了名,他当时向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说了'他家监控因为时间久了没有了,他当时没有拷贝'.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没有改过来让他签名他签了.上面说这个政治犯从来就没有做过坏事,查查人家都是在做好事帮助人.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政治犯用大量事实证据揭露的他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爱国之心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二十多年来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他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他的监控迫害,造成他做生意迫害的让他买不着卖不掉,就连他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他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他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他,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他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他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他,逼的他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现在都是靠他老婆和儿子打工生存.....谁敢告诉他为他作证?"

以上是我多天来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下面是网上关于酸性玻璃胶液体是腐蚀性有毒液体,在运输储存过程中按危化品监管的依据

百度知道
窗户用的密封胶是危险品吗?
匿名 | 浏览 129 次2014-01-06 08:03  

张洋0421 | 2014-01-07 12:02 评论

危险品,是易燃、易爆、有强烈腐蚀性的物品的总称。一般低毒、可燃而非易燃易爆、无腐蚀性的物品不属危险品。

窗户用的密封胶一般为硅酮,硅酮玻璃胶有单组份和双组份两种。双组份是以室温硫化硅橡胶107 和甲基硅油201的材料为主剂,以金属氧化物为硫化剂的室温硫化的双组份密封胶。常用的单组份玻璃胶又有酸性和中性产品之分。酸性玻璃胶固化前有腐蚀性,固化过程中会释放出有毒气体。所以在运输、库存等环节,一般视为危险品。
原文链接: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073953855327633868.html


康图健康百科首頁 » 健康常識 » 健康生活 » 玻璃膠有毒嗎
玻璃膠有毒嗎

在裝修房子的時候, 會經常使用到一種粘合劑, 它叫做玻璃膠, 顧名思義, 它主要是用來將一些玻璃材料粘合起來的一種膠質。 不過因為它它是通過一些化學成分所調和成的, 主要是矽酸鈉和醋酸, 所以很對人都害怕它所產生的氣味會對於自己的身體有害, 那麼, 玻璃膠有毒嗎?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 還沒有一種好的物質可以代替玻璃膠的功效, 它是目前最有效的陶瓷以及玻璃和鋁合金等物質的粘合劑, 而且粘合之後的效果非常理想, 至於它會不會產生有毒氣體, 您可以看下本文分析。
一般說來中空玻璃膠只要使用得當是不會產生有害物質的。 然而在大部分情況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情況, 在操作不當的情況會產生有害物質。

如中空玻璃膠調配不當以及施工條件不錄的情況下, 在固化過程中會出現中空玻璃膠產生氣泡的現象, 往往汽泡中都含有一定量的有害物質。

再有, 即酸性玻璃膠在使用過程中也會產生刺激性氣體從而刺激人體的皮膚、眼睛和呼吸道系統;醇型中性玻璃膠在固化過程中會放出甲醇, 也會刺激人體的呼吸系統與人體免疫力低下的部位。 然而如果使用或操作得當我們會免疫此種問題的發生。

比如在調配玻璃膠的過程中, 嚴格按照玻璃膠說明書進行操作、不在高溫下施工, 不使用有缺陷的酸性或中性玻璃膠, 在施工完畢後, 及時通風換氣, 如此種種會使我們得到一個對人體安全的環境。 值得一提的是:玻璃膠在固化後將不會產生任何對人體有害的物質, 所以人們入住與使用房屋儘量在玻璃膠固化後再使用,

以免對人體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由於玻璃膠是一種化學產品, 在剛剛生產出來的時候會有一些揮發性氣體, 也就是我們使用時聞到的一股濃濃的膠水氣味, 這種氣體是帶有一定的毒性, 但毒性不大, 但這種等到玻璃膠固化之後揮發的氣體就變少了, 隨時間的推移, 就不會有揮發性氣體了。

知道了玻璃膠有毒嗎, 為了避免玻璃膠對於人體產生的危害, 建議各位朋友在使用玻璃膠的時候, 一定要注意帶好口罩, 避免吸入過量的有毒氣體, 而且一定要注意不要讓玻璃膠沾染到了自己的肌膚, 以免它腐蝕自己的肌膚, 尤其是不要讓小孩兒碰觸。

原文链接:http://www.kongtoo.com/content/353445424143334232303331.html


有问必答网〉健康百科 > 玻璃胶危害
玻璃胶危害

玻璃胶是一种粘合剂,常用来家庭装修。我们北方俗称它为泡花碱,南方则称水玻璃。它的主要成分是硅酸钠,易溶于水。在市场上出现两种性质的玻璃胶,酸性和中性。那么玻璃胶有毒吗?它对人的伤害又有哪些呢?下面我们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1
玻璃胶的危害有哪些
  
我们知道玻璃胶主要成分除了硅酸纳,还有醋酸和硅酮。一般呈现的是液体状态。中性玻璃胶在常温状态中是不会水解的,所以不必担心它会产生有毒成体。
  
酸性的玻璃胶,因为其弱酸性质,就会和空气中水分子结合,产生酸性气体。尤其是在潮湿的环境中,酸性越大,发生化学反应越强烈,产生的酸性气体就会越多,气味也会更加浓烈。因为酸性气体对呼吸道黏膜会有刺激性和腐蚀性。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中可能会引起肺炎。
 
短时间接触也会让我们的眼睛受刺激,出现流泪,更甚是结膜,头晕恶心等症状。另外酸性玻璃胶如果沾到皮肤上或者眼睛上,要立即用大量清水冲洗,否则会腐蚀我们的皮肤以及眼结膜。

原文链接:http://baike.120ask.com/art/29172


百度知道
玻璃胶有毒吗
snsyzbzl | 浏览 51060 次  2008-06-28 09:14
2008-06-28 09:18 最佳答案

玻璃胶在刚打出来的时候有挥发性气体,这种气体有一定的毒性。等玻璃胶固化以后,这种挥发性气体就少了很多,但仍然还有少量的在挥发。所以如果是室内用玻璃胶,要注意通风,以便让气体迅速挥发掉。
本回答由提问者推荐
原文链接: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8460414.html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8日我打110后的处警现场,我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小化工厂租住屋门前一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的玻璃胶从大塑料桶下玻璃胶一直流到自己门前后又流到了我的租住屋门前,当时公安消防和安监打开小化工厂租住屋的门后,发现里面有十来大塑料桶和十来铁油桶用于生产用于混凝土凝固的酸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有几吨重.当时消防队把我的租住屋门前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属腐蚀性有毒液体)污染的泥土用消防车水龙头冲洗了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8日下午隔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一家没有人住的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和我暂住屋门口被玻璃胶液体污染的图片.在2016年8月29日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汽车把几吨危化品化工液体搬家运走后却违法小化工厂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一家没有人住的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运走,放在那里几个月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29日现场和小化工厂老板用汽车把几吨危化品化工液体搬家运走的现场图片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0日中午现场








下面是我在2016年8月30日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的病历,被诊断为"呼吸化工气体造成喉咙红肿"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1日早上7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8月31日下午四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日早上7点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日中午12点多左右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2日早上6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2日下午15点多至17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3日下午13点左右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5日下午13点左右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6日早上5点多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由于潮湿晚上泥土都是湿漉漉的和少量的污水,草上都是湿漉漉的.但是小化工厂租屋门前流在地上的玻璃胶都已经结成冰状,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多天来都是散发有腐蚀性气体让我喉咙干燥难受呼吸不畅,只要我穿着拖鞋拎水走在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草上去浇我种的扁豆\丝瓜\南瓜等,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脚裸部分接触到草的皮肤就会疼痛,如果不及时用清水冲洗,很快就会疼痛红肿.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液体,有腐蚀性.这种酸性玻璃胶液体在运输储藏过程中是按危化品监管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6日中午12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在刚下了的小雨下没有了冰状都变成了化工污水。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8日下午14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因为刚下过雨不久虽然天晴了或多云,草和泥土因潮湿仍没有结成冰状.但是在小化工厂租房门口流到地上的玻璃胶液体在晴天或多云高温阳光照射下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6年9月12日下午15点多的现场,我暂住屋门口被小化工厂玻璃胶污染的泥土在高温太阳光照射下除了有少量的污水的地方泥土没有结成冰状外其它被污染的泥土都结成了冰状,被污染的草上也结有白色的冰状.这明显是酸性玻璃胶液体,因为只有酸性玻璃胶才是遇到潮湿泥土或水,是不凝结的












下面两幅图片是我在2016年11月2日12:23分左右,我用我的数吗相机拍摄的我暂住屋门前的镜头.当时隔壁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一家没有人住的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当时和之前在我的暂住屋我还没有时间安装监控 


下面两幅图片是我在2016年12月25日13:44分左右,我用我的数吗相机拍摄的我暂住屋门前的镜头,当时我的暂住屋我已经安装了监控(我的暂住屋的监控大概是在2016年11月5日左右安装好的.因为我在2015年底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顾金华家租房商住两用开菜店时买了8个监控摄像头安装,之后我另租房住后也都是把我家的8个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我的租住屋的房前屋后和屋内,也都是为了防止中共安全机关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对我和家人在家时的迫害).但是只有我暂住屋正门前的一个监控摄像头能看到隔壁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家没有人住的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最南边桶沿,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绝大部分桶身和塑料桶西边方向都看不到


下面一幅图片是我在2016年12月26日7:59分左右当天下雨,我用我的数吗相机拍摄的我暂住屋门前的镜头.当时隔壁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一家没有人住的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当时我的暂住屋已安装有监控 


下面四幅图片是我在2017年3月14日16:40分左右,我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的我暂住屋门前隔壁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家没有人住的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我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不见了,有一二十斤玻璃胶却被倒在了放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草地上.第二天我在2017年3月15日开始打电话报警.违法小化工厂搬走后违法小化工厂老板为何要把之前放在违法小化工厂门前靠墙放的上面蒙有绿色帆布的可以盛上千斤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违法小化工厂租的民房和我租住的暂住屋之间也就是我暂住屋的右边一家没有人住的一间民房前的空地草丛里几个月?我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不见了,有一二十斤玻璃胶却被倒在了放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草地上.这不是故意迫害我是什麽?




作者简介:吕千荣 、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棵竹子)、男、汉族,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网络代表作有《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这个帖子在天涯杂谈、凤凰论坛、百度空间发表后,在天涯杂谈发表的这个帖子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麽?》、《 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寻找生命的钥匙(组诗四首)》、《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我在2011年写的《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爱情诗,在2011年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后被包括手机论坛在内的多家网站转载,几年来每到七夕情人节仍会被少男少女们翻出被一些网站转载)、《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到底是谁给了奸杀少女、摔死幼童的李昌奎免死的金牌》、《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就会给中国判了死刑》、《如果枪毙了夏俊峰,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 中国,您不要流泪》、《孔庆东的荒诞言论和“重庆模式”,其实都是文革余孽在作怪》、《六.四,今夜我无眠》、《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等等,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发表的所有帖子都会被包括手机论坛等在内的一些网站转载(因我在天涯社区天涯论坛被封杀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有一些帖子在2011年都被天涯隐藏了;因我在凤凰网凤凰论坛被封杀,我在凤凰论坛上发表的一些帖子,在我凤凰论坛的主页上都看不到了,只能用搜狗、谷歌、百度搜索文章名称才能看到)。网友如果搜索我发的帖子,依次用以下的搜索:“搜狗、谷歌、百度等(用搜索搜索我的博客、帖子时一些网站转载我的博客、帖子,现在也经常会被中共有关部门屏蔽)”.我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至今被中共在国内论坛、博客全面封杀!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s://www.blogger.com/home、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ngdebokelvqianro/、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 吕千荣@lvqianrong、脸书账号:吕千荣,我的手机是 +8615312586362、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


QQ:1244667884中国正义、1079861385天使的眼泪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7年4月20日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





吕千荣声明:我最近几天就会把这篇<<因我不停止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对我的多次迫害,国安国保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谋杀我>>控诉,用大量事实证据揭露出来.我在努力整理材料.希望网友关注!吕千荣2017年4月8日上午于江苏常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