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对逸风的回复

逸风弟兄,我是别人能迷糊住的人吗?关键是陈卫珍2016年春节左右看我被迫害的可怜,要帮助我三百美元,我没有接受她的帮助,让她帮助国内受中共迫害的其他比我更需要帮助的维权人士和上访访民等!虽然陈卫珍参与民运内斗疯狂攻击盛雪,让我非常厌恶!但是你不能在我批评她之后,你又发帖骂她.这样让我良心不安!因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我们对待事物要一分为二.另外你要一针见血的批评她,不能骂她,以免别人对你有看法.
这个叫徐華兵的,我在国内随时都会被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死,我几年来用大量事实对中共邪恶体制的控诉揭露,包括对中共邪恶历史罪行和现实罪行的揭露,包括中共对上访冤民的各种邪恶迫害手段的深入揭露,包括活摘良心犯的器官等,不要说国内没有人敢揭露,就是国外的民运人士之前也没有人敢揭露!我之前对浙江强拆基督教堂不是也对习近平提出批评?请问徐华兵,你们在国外高喊反共口号有屁用?你那些反共口号有种在国内喊呀?真是站着不要痛.....
你看看我在国内长期受到的中共对我的残酷的邪恶恐怖迫害,你还有脸说我不敢反共吗?我看了你的脸书信息,竟然连真实身份都不敢公开!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农民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随意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我被关押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所有的来信中队警察要拆阅,寄信交给警察不能封口,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多次明确告诉我,可以给省里写信,但不能给中央写信申诉。家人每次接见,管教警察要旁听做笔录,妻子接见不能同居,母亲去世不能回家送终。。。。
记得2000年8月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时是我哥吕万荣去接的,我家人不去接我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不释放我,当天下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释放后,我和我哥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的马路边等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宝丰的车,然后才能从宝丰坐公交班车到宣州市,再从宣州市坐到合肥或六安的长途客运汽车才能再转乘到霍邱县周集镇的客运汽车回家。当时我和我哥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的马路边等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宝丰的车时,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一个姓杜的副中队长骑着摩托车(后座上坐了一个人),从我和我哥等车的地方经过时看到我后和坐在他摩托车后座上的这个人说:“他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他释放回家后也要监控的。。。”当时我听得清清楚楚就和我哥说了,我回家后和我妻子以及我的父亲及我的哥姐弟妹们都说了。。。事实后来证明就是如此。
2000年8月,我解除劳动教养关押释放时,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扣下了我所有的上访材料。我回家后才知道在我刚被劳教时,地方公安机关就到我家抄走了我所有的上访材料(所有的上访人只要被劳教或判刑后都是如此)。在我解教释放后大概三个月左右,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就下通知让我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并给我做了重点人员资料,按了双手掌纹(大概是在2005年我从新闻媒体上看到的一篇报道江苏省一个在上初中时被公安派出所传讯过一次的男生,在17年后地方公安派出所又让他填写了“撤销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时,他才知道他的户籍档案被派出所错误搞成因盗窃被判刑3年。因此造成了他被公安机关秘密监控了十七年。结果造成了他参军,供电局招工,都因他受到了秘密监控而不能如愿。造成了他一生的发展权都被剥夺。他上访几年终于平反。公安机关到他家登门道歉,政府补助了他五千元上访费用。从这个案例中,我知道了原来“两劳人员重点监控”,是以前中共政府公安机关对“两劳释放人员”的一种秘密监控政策.现在这种政策主要用于对政治犯的监控迫害上)。我解除劳教回家后,我同村的村民都告诉我:“吕千荣,你97年被逮起来劳教后,镇里(指中共临水镇党委政府)村里(指中共张庙村支委和村委会)在(召开的)群众大会上(镇村干部)都说了'吕千荣是政治犯了,是江泽民批示把他劳教的。。。。' ”
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造成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不仅不能实现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不仅造成我们一家三口在中国我们自己的祖国,在我们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长期被迫害的活不下去,而且造成我们一家三口随时都会被中共迫害死、谋杀死.....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再加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造成我做生意迫害的让我买不着卖不掉,就连我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我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至今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
我被中共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经过和大量中国被中共脑控迫害的脑控受害者的多年来的抗争见我在2016年发表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的<<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上)、(中)、(下)和<<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文,至2016年底,中国已有二十一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脑控受害者集体向所在地的公安厅(局)、国安厅(局)报案,之后由于受到中共公安机关的打压迫害,造成还有近十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脑控受害者集体向所在地的公安厅(局)、国安厅(局)报案无法进行,我正在准备抽时间发表<<中国已有二十一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开始打压,有关部门仍然在对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一文
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
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6/12/blog-post_74.html
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中)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6/12/blog-post_76.html
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
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6/12/blog-post_1.html
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
中国已有十八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集体向中共政权报案 中共有关部门却仍然是脑控迫害控制的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控诉
http://blog.boxun.com/he…/201612/ngdebokelvqianro/2_1.shtml

吕千荣2017年4月4日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