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控诉武进交警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两年不给我(草稿)

吕千荣:为了还原事实真相,我保留文中当时我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习近平总书记和支持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的铁腕反腐和支持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清除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因为我就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制造的冤案并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破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因为就是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这都是中共体制的邪恶!


关于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违法扣了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控诉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违法扣了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快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和向常州市政法委信访电话反映等,上述部门都推脱,造成武进区交警大队公开迫害我至今快两年了不还给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近两万元),准备用机动车撞死我谋杀我.因为我没有代步谋生的三轮车不仅让我无法挣钱谋生,而却随时可以谋杀我,因为几年来,我开三轮车拉客,有关部门两次安排脑控人用机动车撞我的三轮车都不仅没有撞死我,也没有撞伤我.

要求中共国安部门和公安部门立即停止对我的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监控迫害、谋杀.

要求武进交警撤销对我的迫害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的错误决定,及时归还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访俄罗斯、白俄罗斯期间的2015510,江派媒体明镜网和<<明镜月刊>>发表了<<江曾联手势力强大 习王打虎妥协服软>>一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进行造谣诽谤攻击,并且毫不掩饰的高喊:"在'虎王'江泽民、曾庆红和大小"老虎"的抱团对抗下,逼退了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进行的铁腕反腐."这些"老老虎""大老虎""小老虎"们和"虎王"抱成团想干什麽?我在当时呼吁国人警惕:"这些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卖国汉奸贪官污吏腐败份子大小老虎们现在是想抱团反扑,企图在挣扎中政变,推翻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而想继续延续他们祸国殃民的美梦....."

在我当时准备发文支持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进行的铁腕反腐和改革,揭露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最近都在海外媒体<<纽约时报>>和江派香港明镜网<<明镜月刊>>,散布用"模糊概念"方法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家人进行的造谣诽谤攻击的文章,企图密谋政变推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的阴谋时,在2015511日下午至2015512日,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控制住了我的网络,使我用翻墙软件无法进入国际网站揭露,而我在国内网站被封杀不能发言.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5日晚上七点多,当时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我在大脑里开始策划最近几天要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当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就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现在在大脑里正在策划最近几天要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上面江泽民的人让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如果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江泽民就完了.....

在我2015年5月17日决定当时几天就准备付诸行动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脑子想的最近几天就策划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这样江泽民一帮人就会被习近平查办。江泽民的人还让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如果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江泽民就完了.....”并且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说出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攻击诽谤的话。。。。

我在2015年5月17日晚上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安排、脑控也是用私家车和三轮车拉客的人找我事准备打我,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来。。。。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8日下午,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昨天晚上(2015年5月17日晚上)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的人又安排、脑控也是用私家车和三轮车拉客的人找他事准备打他,那个开三轮车拉客的找这个政治犯事要打这个政治犯的人,是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老板(常州乔裕集团董事长)陈礼斌安排的,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如果这个开三轮车的找他事迫害打他了,这个政治犯就准备用他的拐杖把这个开三轮车的打死了(我买的用的是用铝管制做的拐杖根本是不能打人的)....."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诽谤下,造成一些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晚上,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没有事,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晚上,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我拉客到西湖小镇,遇到从西湖小镇出来的一对年轻夫妇,我就听到这个男的和女的说:“这个政治犯这麽大的才能被江泽民迫害的靠用三轮车拉客谋生。江泽民完了,(江泽民的人用脑控技术)都进入习近平的脑子了,习近平想用军队抓捕江泽民,就像抓捕‘四人帮’一样,不然无法结束中国乱象。习近平的脑子受保护,又不能脑控他。。。。”我当时听到后只有几分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刚才用三轮车拉客到西湖小镇,听到某某集团陈某某公司的职工说:江泽民完了,(江泽民的人用脑控技术)都进入习近平的脑子了,习近平想用军队抓捕江泽民,就像抓捕‘四人帮’一样,不然无法结束中国乱象。习近平的脑子受保护,又不能脑控他。。。。”并且2015年5月20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说出此事。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从2015年5月17日至19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江泽民的人又准备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或让警察枪杀这个政治犯....."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下午,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在常州武进区鸣凰和大学城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牌子,准备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要制作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不要把他做牌子,他把牌子做好后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那样江泽民就会被查处...."造成我在找人制作铁牌和贴在铁牌上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制作铁牌的人和广告部的人都不敢给我制作.在我找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给我制作贴在我铁牌上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本来不到两个平方的户外广告彩色写真的费用最多七十元,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问我要一百三十元.我同意后,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又说我制作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他不能做,怕公安机关找他事.我就质问他:"制作'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的牌子你不敢做,难道我制作'支持江泽民出卖国家领土、巨贪腐败、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牌子公安机关才允许你做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我当时又找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的老板娘同意收九十元给我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让我交费后答应第二天给我做好.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在我从武进区遥观镇我的暂住地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去鸣凰邮电局期间,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让广告服务部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广告服务部的老板答应下午两点之前把它贴在广告牌上贴好,现在江泽民的人迫害这个政治犯让武进区公安局的警察通知今天下午四点才让广告服务部的人把给这个政治犯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广告牌上,因为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广告牌做好后江泽民就完(蛋)了....."


在我2015年5月20下午14点到常州大学城鸣凰邮电局对面的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这家广告服务部老板娘答应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把我制作的要贴在铁牌上的彩色户外写真文字贴在我制作的铁牌上贴好),去拿我的广告牌(我的广告牌铁牌已经另外找人焊好了),我到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的老板娘说等一个小时人才能有空给你贴彩色户外写真文字,在我的不断催促下真如江泽民集团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说的那样直到下午快四点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才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了我的广告牌上.在这家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我的广告牌上期间,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来登记我的身分信息和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信息后拿出一张标明为武进区公安局没有具体日期和公章的要整顿三轮车的公告让我签字,在公告中把三轮车尤其是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需要牌照又不给办牌照的机动车.因为全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台关于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的新的国家标准,按照现行的全国通用的对电动车的处理方法,都是把两轮电动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把大些的电动三轮车规定不能进市区禁区,在不是市区禁区和农村准许行使),对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客行为列为违法.我拒绝签字,理由如下:1因为现在在国家还没有出台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之前,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还属于非机动车.2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肢残二级的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只能用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要迫害我,那你们告诉我:"我干什麽职业你们不再迫害我、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了...."

鸣凰派出所的警察无语了.
 上图是我拍摄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外景
上图是我拍摄的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鑫汇众广告广告部的外景


我开的这种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最高时速才三十五公里.

下面是鸣凰派出所的警察让我签名我不签字的武进区公安局的所谓公告


在2015年5月20日下午,我的广告牌贴好后,我把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广告牌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后,我刚上三轮车准备离开,就听到鸣凰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和这家广告服务部的人说:"是因为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广告牌做好后安装在三轮车上江泽民就完(蛋)了....."

在2015年5月20日下午,我的广告牌贴好后,我把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广告牌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我两次在遇到武进警察在路口巡逻时,都听到警察说"都是江绵恒(江泽民的大儿子)让常州把电动三轮车列入违法车辆的,是又准备让警察枪杀这个政治犯或用机动车撞死他的......"

从2015年5月20日下午至2015年5月23日我把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广告牌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我每到一地需要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行动照片,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就脑控群众不让群众给我拍照和不让群众让我拍下其看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广告牌的镜头。例如:在2015年5月22日下午,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鸣凰的常州大学城常州轻工学院南大门找路过的群众用我的数码相机给我拍摄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行动的镜头照片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就脑控群众现场让群众都说出:“江泽民被弄倒了(指被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依法查办了),习近平就要实行文革了,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反腐,江泽民就完了,都不要给这个政治犯拍摄他支持习近平反腐的镜头。。。。。”造成我在常州轻工学院南大门请求过路群众用我的数码相机给我拍摄一个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行动的镜头照片,路人都拒绝给我帮忙拍摄,我找了十几个人,才有一个要坐我三轮车的人答应给我拍摄一个镜头,但催促我快一点,所以急促之中造成当时我在拍摄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行动的镜头照片时,我的皮带少穿了一个裤鼻子,之前我在2015年5月20日下午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让人给我拍摄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的镜头时也是因为这种原因造成我在找人给我拍摄我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行动的镜头照片时我的衬衣上面的扣子少扣了一个。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20晚上我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等客时,一个用小汽车拉客的和其他拉客的说他的侄子叫武进区公安局的某副局长是干爹,并说有人车被武进交警扣了找他拿车的腐败经过。我刚走就听这个用小汽车拉客的和其他拉客的说:“这次武进公安逮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把非机动车按照机动车处理,扣车拘留人,就是针对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从2015年5月20至24日,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次武进公安逮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把非机动车按照机动车处理,扣车拘留人,就是针对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因为这个政治犯被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从2009年底至今只有用三轮车拉客谋生,安全行驶这麽多年了他的电动三轮车最高时速才三十五公里,江泽民的人让武进警察把他拘留关起来害死在看守所里。。。。。。



据武进区公安局副局长周立夫介绍,武进“啪啪车”主要集中在乐购超市、吾悦广场、武进万达、大学城、武进汽车客运站等地。“湖塘作为武进的城区,人口超过50万,但公共交通系统与民众出行的需求不匹配。公交线路中,南北方向有35条,而东西方向只有14条。”周立夫表示,“啪啪车”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方便了市民出行。

  周立夫坦言,“啪啪车”是电动三轮车,法律上没有明确定性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由此,交警查处时最高也就罚200元。

  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顽疾,武进公安通过司法鉴定机构,对目前市面上的15种“啪啪车”进行认定,得出结论为“轻便摩托车”,属于机动车范畴。“有了这一结论,警方就可以对照机动车的查处,对‘啪啪车’实施重拳管理。”周立夫表示。

  从下周起,武进警方将开启“史上最严”打击力度。治安、巡特警、交警等多个警种联合行动,对查获的“啪啪车”车主,将采取拘留、计分的处罚方式:无机动车驾驶证的,将处以拘留15天以下并罚款200元;有驾照的,将被扣分。

  据悉,此次重拳整治“啪啪车”不设时间表,而是作为一项长期工作进行。



摘自:现代快报网 日期:2015-05-19 11:11〈〈下周起 常州武进查处“啪啪车”〉〉

原文链接:http://cz.xdkb.net/2015-05/19/content_885303.htm



从上述报道中就可以看出,在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没有出台之前,两轮电动车和很多三轮电动车仍然是非机动车,常州公安为了迫害我想把我拘留害死,在全国独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管理。那我问问武进公安:“按照你们对待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处理标准,那现在在常州乃至全国所有上路行驶的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都是机动车了,你们是不是都按机动车处理拘留扣车?那样整个常州就会瘫痪,工人无法上班,菜市场商贩无法卖菜,环卫工人无法打扫卫生,快递公司无法送快递。。。你们整天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经常脑控群众说:‘刚才这个政治犯用三轮车拉客拉到哪挣了多少钱,今天这个政治犯用三轮车拉客挣了多少钱’,造成大量群众买三轮车拉客,然后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多次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谋杀、机动车谋杀和警察准备枪杀我,在我的不断反映和在网上的揭露下你们没法害死我,现在却脑控群众公开说出你们为了针对迫害我,要只把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进行扣车拘留人,想把我拘留害死在公安机关或看守所。。。。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24日上午,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诽谤攻击的话:“武进警方要把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进行扣车拘留人,想把这个政治犯拘留害死在公安机关或看守所里,是习近平(总书记)要害死这个政治犯。。。。。

本人完全赞同陈破空在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2015年5月12日<<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陈破空)>>文中给习总的最后两条建议:
"其二,效法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一举逮捕江泽民、曾庆红等政治老人及其在政治局常委里的代理人。这种主动出击的态势,属于积极策略,虽存在失手的风险,但只要布局周详,不失为快刀斩乱麻、险中求胜的绝招。此为中策。

其三,借两年来反腐和打虎所积累的民望,跨出党外,走向民间,结合并借助民间力量,倒戈一击,瓦解党内保守派和强硬派,彻底变废政治老人。形式上,有借鉴毛泽东发动群众搞文革、斗垮党内政敌的故技,但在手段和目的上,应该截然不同。与民间力量相结合,在于听取民意,停止镇压持不同政见者,建立透明法治,推进民主进程。打造一个令国家长治久安的全新政体,确立一个与文明世界相融合的国际地位,顺带地,让自己的从政生涯,留下正面的历史遗产。此为上策。"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拨乱反正,及时依法彻查逮捕曾庆红、江泽民及其在政治局常委里的代理人,彻底清除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救国救民!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新生!

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支持清正廉洁爱国为民的习近平总书记,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和政治改革!

下面是我安装在我的三轮车上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全文: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

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2015520日于江苏常州


下面是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0日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鸣凰邮电局前的镜头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0日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镜头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1日下午,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马杭的湖塘纺织城的镜头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2日下午,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鸣凰的常州大学城常州轻工学院南大门的镜头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2日下午,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鸣凰的沟南工业园的镜头


下面是在2015年5月23日下午,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安装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高新区南湖家苑的镜头




由于我安装在我三轮车上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牌子高度高了,在我在2015年5月26日到马杭采菱家园小区送客时被限高路障挡掉了摔烂了,我只好在在2015年5月27日到马杭华康图文数码喷绘又做了四张<<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写真文字,贴在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前右的四周

见下面我拍摄的我贴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前右四周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图片







下面四幅图片是我在2015年5月31日下午拍摄的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学府东苑小区菜市场前的镜头





下面两幅图片是我在2015年5月28日下午拍摄的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凤林路段晓柳小区南边的珠峰电动三轮车维修经销部前的镜头



下面图片是我在2015年6月1日上午拍摄的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塘桥街道312国道边的镜头


下面图片是我在2015年6月3日晚上7点,拍摄的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前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年6月4日上午被武进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迫害我扣下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我到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鸣凰派出所路段拍下的在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鸣凰派出所路段到处是大货运电动三轮车在行使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年6月4日上午被武进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迫害我扣下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我到武进区湖塘镇城区长虹路与武宜路十字路口路段拍下的在武进区湖塘镇城区长虹路与武宜路十字路口路段到处是大货运电动三轮车的在行使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年6月4日上午被武进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迫害我扣下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我到武进区政府北大门前路段拍下的在武进区政府北大门前到处是快递公司送快递的大货运电动三轮车送快递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年6月4日上午被武进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迫害我扣下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我到武进区城区地带延政路与常武路十字路口路段拍下的在武进区城区地带延政路与常武路十字路口等红灯的大货运电动三轮车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小杨车行买的珠峰电动三轮车的发票、整车合格证、车体和车架号,整车价格是收据上写明的捌仟捌佰元,小杨给我开的税务发票上的价格只有贰仟元





看看我残疾的右手,看看我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再看看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网民就会看到我十九年多来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 


下面是我的身份证、残疾证,残疾证上面填着:肢残贰级


 



下面两幅照片是我在199763日我到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上访时,在农业部信访接待室我就被北京市公安局两名警察非法送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715日我被地方公安机关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后,在没有任何劳教文书手续的情况下,直接非法把我投入了劳教所关押了三年多。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后在我的不断强烈索要下,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了近一年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所谓的对我的劳教决定。从这个我先是被非法劳教后,在我的不断的索要下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向我转发下达的所谓的六安地区劳管委对我的劳教决定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词又漏洞百出的劳教决定书中,我的同胞们可以看出,在我们的国家,独裁专制下的特权贪腐官僚集团想关押迫害一个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需要理由吗?这些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对国家宪法、法制和公民人权的践踏比当年的希特勒还要邪恶!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多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不想走路,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残疾车拉客谋生(从2014年开始我买的是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有关部门仍然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等

                         
                                                                             


根据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后又下发文件暂缓执行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  3.1 电动摩托车 electric motorcycle
  由电力驱动的摩托车。分为电动两轮摩托车和电动三轮摩托车:
  a)电动两轮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大于50 km/h的两轮摩托车。
  b)电动三轮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大于50 km/h,整车整备质量不超过400 kg的三轮摩托车。
  3.2 电动轻便摩托车 electric moped
  由电力驱动的轻便摩托车。分为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和电动三轮轻便摩托车。
  a)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具备下列条件之一的两轮摩托车:
  --最高设计车速大于20 km/h且不大于50 km/h;
  --整车整备质量大于40 kg且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50 km/h。
  b)电动三轮轻便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50 km/h且整车整备质量不超过400kg的三轮轻便摩托车。


而这个规定发布之后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争议,之后国标委又下达文件通知涉及到《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的部分暂缓执行,等新的《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出台后再按新出台的国标执行。


新浪新闻
新浪安徽> 新闻>合肥>正文
机动车新国标实施 省交警总队:电动车属非机动车
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2012年9月4日 07:49【评论2条】
http://ah.sina.com.cn/news/hefei/2012-09-04/07499326.html
你可曾想过,天天骑的电动车,可能一夜间就“变”成摩托车了?9月1日,《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新国标正式实施,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此定义一出,一直争议不断的电动车管理,再次成为社会焦点。
  疑问:骑车人要持照上路?
  之前,花一两千元买辆电动车,只要去车管所办理非机动车牌照,市民就可驾车上路了。不过,由于9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国标,不少电动车在一夜间就成了“轻便摩托车”。
  实名认证的“新华视点”微博称,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将被作为轻便摩托车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随后,又有网友称“被定义为轻便摩托车的电动自行车,需上牌再上路,驾驶员还需要考驾照、买保险。”昨日,北京、江苏等地媒体也对这则消息进行了报道,社会一片热议。“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骑电动车也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考驾照,买机动车算了。”合肥市民方海称,近期正准备购买一台电动车,可一看到这个消息,就打消了念头。
  探访:电动车时速大多超标
  记者在新国标中看到对轻便摩托车有这样的规定:无论采用何种驱动方式,其最大设计车速不大于50km/h的摩托车被称为轻便摩托车;而车速不大于20km/ h,具有人力骑行功能,且符合相关国家标准规定的两轮车辆则在此定位外,仍为电动自行车。一位业内人士解读说,之所以媒体报道称时速超20公里的电动车为轻便摩托车,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就是从定义出发的。
  而记者探访省城城隍庙一带电动车市场,发现电动车时速基本都在20公里以上。
  解读:新标并非针对电动车
  昨日下午,安徽省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陆体才说,“我们没接到时速超过20公里的电动车驾驶人需考驾照、买保险的消息。新国标主要针对机动车技术安全,而不是电动车。”在他看来,电动自行车不属于机动车,也不会纳入机动车范畴管理。陆体才介绍,目前全省共有1000多万辆电动车,若将超速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管理,道路、人力资源都将是难题。如果那些电动车被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可以驶上机动车道,道路拥挤将进一步加剧。
  随后,记者在国标委网站上看到一篇名为“《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相关国家标准座谈会在京召开”的文章,称“《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的修订要适应产业发展的新形势……不受限于《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等现有国家标准相关条款的规定。”
  交警:电动车仍属非机动车
  “新国标对轻便摩托车的定义进行了修改,但这并非实质性管理规定。”昨天下午,安徽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车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国标中并未出现时速20公里以上电动车需要上牌、驾驶员需买保险等相关规定。
  “我省还未接到配套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管理办法,目前仍然将电动车作为非机动车进行管理。”这位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还介绍,电动车标准的行业主管是质监部门,国家电动车标准正在修改中,就算作为配套新国标的管理办法出台,也将由国家工信部、公安部和质监部门联合发布,目前所说的骑电动车要考驾照、买保险的说法并不准确。
  吴琼 王子钰 本报记者 张大为 郭娟娟
  延伸阅读
  电动车“变身”
  曾暂缓实施
  早在2009年12月,曾有过“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的激烈争论。当时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公布《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要求》等4项国家标准,标准规定,“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电动自行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划入机动车范畴”。该标准本计划于2010年1月1日开始实施。
  随后,中国自行车协会以及各地方协会先后向国家标准委递交申请,请求暂缓实施或撤销有关国标,并建议尽快修订《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当年12月16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通报称,《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4项国家标准涉及电动轻便摩托车的内容暂缓实施。
  专家解读
  超标电动车
  “身份”很尴尬
  2009年底,电摩国标起草者之一、时任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摩托车分标委会秘书长缪文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超标电动自行车划归电动摩托车系误读。缪文泉说,超标电动自行车即使重量、速度两项指标符合电动轻便摩托车的标准,也不能并入电动轻便摩托车范畴,“不管是电动摩托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系统、制动系统,乃至于车灯,都有一套具体的技术标准。超标电动自行车不符合这些标准,所以不能算为电动摩托车”。
  不过缪文泉坦言:“《道交法》有规定,非机动车时速不能超过20公里,目前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都已超标,所以也不是自行车。”他说,目前路面上、市场中的超标电动自行车,精确定义应为“不合格的机动车”。
  缪文泉表示,电摩确实将被划入机动车管理范围,驾照、交强险、车辆上牌、机动车司机需要遵守的所有规定,均适用于电摩驾驶者。但是,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应作为机动车管理,骑车人是否需要考驾照、买交强险,有待于国家相关部门的具体规定。

对于电动三轮车的争论社会一直分歧很大:
第一种观点认为,公安机关有的地方对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处理。《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非机动车中对加装动力装置的情形进行了列举,现在只有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是明确的,电动三轮车不在其中,因此电动三轮车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第二种观点认为,电动三轮车属于非机动车。其理由是该产品未收入国家有关产品目录,因此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不给予电动三轮车登记上牌,电动三轮车也不能象其他机动车一样可以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因此其性质应当属于在非机动车上"私自加装动力装置(因为正规厂生产的电动三轮车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仍属于非机动车。

只有等国家工信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安部、国家标准委员会等部门共同发布新出台的国家"新国标"政策的出台实施,才能有法可依决定各种型号的电动车是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的情况下电动车还是属于非机动车,否则任何部门的决定都是无法律依据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

另外常州市有无数家生产电动三轮车、电动两轮自行车的厂家,每年生产的大量电动载货三轮车、小型电动载货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电动助力车)、客运电动三轮车、两轮电动自行车(如全国都知名品牌宇峰电动三轮车、常立电动三轮车、盛阳电动三轮车等)销往全国各地,为常州市纳税为常州市创造了大量的经济效益,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全国都是仍在执行电动车是非机动车的情况下,常州市为了迫害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交警却迫害我先是打我把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以“车辆类型是:‘非机动车’,扣车理由是:‘机动车无牌’”扣押,在我控告后武进区交警大队撤销这个扣车决定后当时又把我重新开了一张扣车单,把之前扣押我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改写为机动车摩托车,把之前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理由:‘机动车无牌’改写为‘机动车无证无牌。’常州市如此荒唐的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公开迫害真是不能自圆其说。

下面是我在2014年3月6日从网上收索到的中国政府关于电动车的新规定:

百度百科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
http://baike.baidu.com/view/3190881.htm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国家标准(以下简称“电摩标准”),将于2010年1月1日开始实施。这项标准将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两轮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并且划入机动车范畴。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6日晚就电动摩托车标准有关情况发布说明,称新批准发布的4项“电动摩托车标准”与“电动自行车标准”界限明确,电动自行车与电动轻便摩托车是具有明显不同特点的两种产品。
1简介编辑
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公布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要求》[1]等4条关于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的相关国家标准,将于2010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一项“20/40标准”备受瞩目——“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电动自行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划入机动车范畴”。这意味着,如果这一国标实施,再骑电动车可能就得经过考驾照、上牌、买保险等一系列手续了。
2主要内容编辑
今年批准发布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4项标准是经国家发改委、公安交管等部门同意,根据国家标准制修订程序,在全国汽车标委会摩托车分会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相关科研单位和专家多年反复论证制定的。据介绍,标准中规定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最高设计时速大于20公里,小于50公里,或重量大于40公斤且最高设计时速不大于50公里。除以上时速和重量的规定外,标准还对电动摩托车动力性能、转向、灯光信号等多方面的安全技术要求进行了规定。国家标准委表示,电动摩托车是摩托车的一种,“符合标准的电动摩托车按照机动理”。
3考驾照编辑
新国标“20/40”标准把多数电动车划为机动车范畴,这意味着一批超过原标准的电动自行车将“升级”为摩托车,从慢行道骑上了机动车快行道。早在1999年,国内曾出台《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最高时速不超过20公里,整车质量(重量)不大于40公斤”。据说,新国标是“承”这一文件而来。然而如今市场中几乎所有的电动自行车,都已超出该“20/40”标准。新国标继承老标准,却被指不符合如今的现实情况。此次研究制定电摩新国标主要目的是为了规范电动车市场,保障电动车使用者和行人的人身安全。电摩新国标实施后,市场上销售的整车重量大于40kg、时速超过20km的电动两轮摩托车将划归到轻便摩托车中,而依据《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的相关规定,这类电动车可被纳入到机动车管理范围中。相应的,一旦轻便摩托车划归到机动车队伍,依据国家相关法规,驾驶人必须通过上牌照、考驾照、买保险等几道关才可以合法上路。
4市民意见编辑
每天骑电动自行车上下班的市民贾先生听闻电动摩托车新标准后就大为惊讶:不让超标电动自行车上路还好,如果非要我们去和机动车抢道,我宁愿不骑车。新标准是在电动自行车不断增多、管理难度增大的情况下出台的,从维护交通秩序的角度来看是适时的。但从此新标准内容上来看,是否征集了广泛意见、进行了相关听证明显有待商榷。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实际操作,“电动摩托车”一旦上路,就会和公交车等机动车辆挤在一根道上行驶。近几年,因为非机动车侵走机动车道而发生的人员伤亡事故层出不穷,把顶着“摩托车”名号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往机动车道上赶,不是更增加了交通事故发生的机率吗?这些“摩托车”的安全从何保障?陈律师进一步指出:任何政策、法规的制定出台都不能忽略市民的权益,否则其不但会饱受诟病,在具体实施时还会遭到广泛抵制,造成执行过程中“有法不依、执行不严”的现象。
5民生意识编辑
刚刚看到凤凰网上的一个调查,不赞成将电动自行车被标准为机动车的网民达82.6%(投票的网民超过10万),认为出台此标准不是出于消费者出行安全考虑而是为有些人增加生财渠道的网民达82.9%,这就是民意。清华大学教授马贵龙,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电动自行车第一人”的学者,和爱玛电动董事长张剑同时对CBN记者表示“低于40公斤的车做不出来”。这是专家的和从业人员的意见。可见,国家标准管理委员在征求意见时,最低限度是没有征求广大车主的意见,最关切普通老百姓的事情,可老百姓却没有话语权。
6暂缓执行编辑
中国自行车协会助力车委员会主任委员陆金龙介绍,修订电动自行车技术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国标迟迟未作修订,而市场中几乎所有的电动自行车,都已超出该标准。新出台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显示,市面上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都将“自动”变身为轻便电动摩托车。初步统计,全国约达1.2亿辆。他表示,中国自行车协会将向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提出申请,暂缓执行电动摩托车新国标





新浪新闻
《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2012年09月05日07:29  中国政府网
http://news.sina.com.cn/o/2012-09-05/072925103403.shtml
  原标题:《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针对9月1日开始实施的《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涉及电动自行车的有关规定,中国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马中超表示,现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在加紧修订中,符合新修订电动自行车国标的电动车不属于机动车,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将积极与机动车新国标相衔接。
  今年5月11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该标准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该规定从9月1日起实施,受到消费者、生产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关注。
  马中超说,就整车重量而言,我国实际使用的电动自行车除个别锂电自行车外,几乎全部超过40公斤。中国自行车协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行业在充分考虑安全性能的基础上,适当放宽重量、最高时速上限的诉求。修订稿将大幅度提高电动自行车产品技术要求,引进机械安全、电性能安全、行驶安全等概念。(记者 曾金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2年09月05日 07时18分   来源:经济日报
http://www.gov.cn/jrzg/2012-09/05/content_2217018.htm

针对9月1日开始实施的《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涉及电动自行车的有关规定,中国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马中超表示,现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在加紧修订中,符合新修订电动自行车国标的电动车不属于机动车,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将积极与机动车新国标相衔接。
    今年5月11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该标准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该规定从9月1日起实施,受到消费者、生产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关注。
    马中超说,就整车重量而言,我国实际使用的电动自行车除个别锂电自行车外,几乎全部超过40公斤。中国自行车协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行业在充分考虑安全性能的基础上,适当放宽重量、最高时速上限的诉求。修订稿将大幅度提高电动自行车产品技术要求,引进机械安全、电性能安全、行驶安全等概念。(记者 曾金华)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24日下午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期间,我到处听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在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都说出:"江泽民的人不是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习近平(总书记)早就把江泽民弄倒了(指依法查办了),不然这个政治犯也不会受迫害了....”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25日下午四点多我开始在鸣凰中学坐上了无锡常州至霍邱周集的私人长途客车(挂靠的都是例如六安汽运集团的单位),一路上有关部门都是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2015526日凌晨一点多,我到了周集镇后在周集镇找旅馆住了一夜,天亮后我在早上八点多开始租了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去临水镇办事,拿我在临水信用社补办的"一户一卡"存折,然后去临水镇卫生院办理我妻子住院的7千多元的新农合报销手续,由于有关部门迫害我把我的最低农村生活保障去掉了,所以我妻子花掉的7千多元医疗费只报销了两千七百多元,只报销掉所花医疗费的百分之三十多,如果我们的最低农村生活保障还在,可以报销大概五千元至六千元.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2015年4月23日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脑控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冤案习近平要给他平反了,到时候所有做他假材料上报中央的都过不掉,这个政治犯知道中共地方政府多年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所谓)政治犯的迫害,都是地方镇村或街道居委会的干部在晚上用政府的名义偷偷的到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家里秘密的做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国家领导人同意了就可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进行关押等各种迫害了。他知道安徽临泉‘白庙事件’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个政治犯骂江泽民,并在网上公开揭露江泽民的罪行要求中央彻查。骂国家领导人要被逮起来的,上面江泽民的人又让地方政府安排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又要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又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在2015年4月23日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


我就是骂江泽民了,并在网上多次揭露江泽民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并多次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及时依法彻查逮逋江泽民,彻底清除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看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的汉奸恶魔们有什麽办法?

因为我从2000年解教释放后又长期受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迫害的我在家无法生存.因为我肢残二级,由于我又长期受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我种地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经常不让包括有农业机械出租的人给我收割耕种等,我做小生意也被有关部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迫害的我干不下去,造成我在贫困中挣扎,所以为了怕受到更大的迫害和我的冤案能早日得到平反,大概在2005年国家出台了最低生活保障政策后,我们一个村就有一百多个名额,按照政策我家当然属于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范围,我向张庙村干部提出后我家被列入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范围,每月每人有二十元的低保(现在每月每人的低保涨到六十元).就这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也对我迫害,到了我需要用钱去到安徽省霍邱县临水信用社去取每人每月二十元的一户一卡上的低保费时,我骑着自行车骑行十八里地从我家张庙村到临水镇政府旁的临水信用社取每人每月二十元的我一户一卡上的低保费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通知脑控临水信用社的职工迫害我,每到我到临水信用社取每人每月二十元的我一户一卡上的低保费时,临水信用社的职工不是今天说临水信用社的网络在维护升级不能取钱,就是明天说临水信用社的电被停了不能取钱,造成我都要去几次才能取到每人每月二十元的我一户一卡上的低保费.

到了2014年底几个月,我二姐夫多次打电话给我说:"张庙村文书多次找我二姐夫,让我给张庙村干部打个电话说说情况,低保还给我,村里镇里都报上去了...."   

我就想到"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不仅不能实现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和不能实现我用我的经济奇才能创造世界商业奇迹、回报社会的梦想,而且迫害的我在我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和我随时都会被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迫害死、谋杀死....."我就没有回家一趟也没有给村干部打电话,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提出来不要地方政府给我的每人每月六十元的最低生活保障,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就会上报中共中央说我对社会不满,那样我们一家就会遭到更加邪恶恐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

到了2014年12月底,我妻子王海戈因子宫大出血到医院治疗,就受到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的医疗迫害,在我妻子王海戈因子宫大出血从2014年12月30日至2015年1月6日在武进中医院住院治疗8天期间花了五千多元,我妻子就奇怪的突然患上了甲减,出院后几天我就向常州市长热线等反映并向常州110报警,我妻子王海戈在武进中医院住院期间涉嫌被人医疗谋杀,相关部门都推脱,都不能依法处理,至今我都在网上控诉,等我新的全面申诉控诉写好后,我再向中央反映.....

到了2015年3月份,我的低保被停掉之后,我二姐夫又多次打电话给我说:"张庙村文书又多次找我二姐夫,让我给张庙村干部打个电话说说情况,把我的残疾证身份证户口薄等复印件寄回家或扫描后发给我二姐夫给我办理重度残疾人补助和低保,全县在五月份以前都在登记办理.并且我二姐夫和我说:"王海戈有病花的八千多元钱如果有低保新农合可以报销五六千元,没有低保只能报两三千元...."我想到我妻子花了八千多元医疗费有低保和没有低保新农合报销比例的悬殊,以及我妻子今后的甲减一生都要吃药和需经常检查治疗,以及我如果不要低保等可能会遭到更加残酷的迫害,我决定要低保.

我在2015年4月21日晚乘常州至安徽阜阳的火车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脑控群众说出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我花了一千一百元买了包一年不限时不限量的中国移动的无限网卡,在我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上上网,有关部门经常控制的我不能上网,并脑控群众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说出来.

我在2015年4月22日中午到了霍邱县周集镇后,知道临水镇报销新农合的工作人员每天只上午上班下午不上班.我就到我同胞二姐吕荣玲家,当时我打电话给在周集镇政府民政办上班的我二姐夫陈继礼,他说他已回家了,我就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了我二姐夫的家住了一晚上,由于碰到认识的人问我现在的情况,我就说出"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不仅不能实现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和不能实现我用我的经济奇才能创造世界商业奇迹、回报社会的梦想,而且迫害的我在我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和我随时都会被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迫害死、谋杀死....."以及我在2015年多次在国内外网站上发的<<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的公开信中用近二十万字大量的事实依据揭露的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报道的)我多次在网上呼吁的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为吕加平的冤案平反昭雪!依法彻查外媒大量报道的世人皆知的江泽民的“两奸两假”汉奸卖国罪行、出卖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卖国汉奸罪行、巨额贪腐的贪污腐败罪行、迫害残害屠杀人民反人类的恶魔罪行,以及江泽民和其情妇们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的淫乱通奸和国外媒体报道国内外皆知的江绵恒巨贪的问题、江绵康贪腐问题、江志成洗钱问题以及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三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一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儿子、十次暗杀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暗杀王岐山书记和多次密谋政变及政变未遂的问题、以及曾庆红儿子曾伟侵吞山东国有企业鲁能集团上千亿人民币巨额资产等腐败问题和周永康儿子周滨侵吞石油系统国有资产包括3000亿辽河油田被周永康家族以1000万收购、拥有中石油长庆油田两个高产区块开採权以及包括侵吞四川国有郎酒集团等在内的上万亿巨额资产等众多腐败案件以及彻查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国际社会近年来一直追查揭露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迫害、残害、屠杀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和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包括网上最新曝光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活摘了六万五千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每人的心脏、肝脏、肾脏、脾、眼角膜、血液、尸体等能卖近二百万元人民币)的罪行、、、、

在我2015年4月22日23日在家乡周集镇和临水镇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脑控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冤案习近平要给他平反了,到时候所有做他假材料上报中央的都过不掉,这个政治犯知道中共地方政府多年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所谓)政治犯的迫害,都是地方镇村或街道居委会的干部在晚上用政府的名义偷偷的到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家里秘密的做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国家领导人同意了就可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进行关押等各种迫害了。他知道安徽临泉‘白庙事件’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个政治犯骂江泽民,并在网上公开揭露江泽民的罪行要求中央彻查。骂国家领导人要被逮起来的,上面江泽民的人又让地方政府安排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又要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又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所以在我2015年4月22日到了我二姐家里后,我和我二姐夫陈继礼和我二姐吕玲荣说江泽民集团对我的迫害和江泽民犯下的的罪行时,我二姐夫陈继礼和我二姐吕玲荣都害怕不让我说,在我用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我用一千一百元买的包年不限时不限量的中国移动网卡上网时,我二姐吕玲荣当着我的面问我二姐夫陈继礼:"他在俺家里上网,上面会不会找俺家里事?"我当时就要离开我二姐家到周集住旅馆.我二姐夫陈继礼不让我去周集住旅馆,让我就在他家里住一晚。当晚和第二天,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脑控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都公开说出:"上面安排脑控这个政治犯的二姐和他二姐夫迫害这个政治犯和这个政治犯吵起来了,这个政治犯的二姐也怕受迫害....."

我在2015年4月23日上午到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二姐夫告诉我:"你家的低保村里镇里都上报了,你只要给残疾证身份证户口薄给村里或交给临水镇民政办侯会计就行了,因为我二姐夫陈继礼是霍邱县周集镇的民政会计,他都知道,这些年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也安排脑控我家人监控我...."

我在2015年4月23日在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找到临水镇侯会计后,问关于我低保的事我要报销新农合我妻子花的医疗费用。临水镇侯会计让我找张庙村文书吕静国问问情况,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和中国移动手机13685277148两个手机长时间多次拨打吕静国的手机都拨打不通,我就和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说:"我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把我的手机通讯控制住了,我用我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两个手机打吕静国的手机都打不通,你用你的电话帮我打下吕静国的手机吧?"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就用临水镇民政办的固话拨打吕静国的手机一打就接通了.我和吕静国通话后,吕静国让我和临水镇分管民政的徐(音)副镇长说.我找到临水镇分管民政的徐(音)副镇长后说明情况后,徐(音)副镇长说没有你的低保名额,不如你的多着呢?然后徐(音)副镇长和我到了临水镇民政办当着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的面询问我的一些情况,我就把我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大致详情说了,当我说到2014年下半年我借了几万元在常州遥观镇村租了一间农村乡村公路边的一间门面房一年房租一万元卖水果蔬菜,结果才卖了不到五天,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买我的水果蔬菜,造成我被迫害的只有关门时,徐(音)副镇长就说:"按照规定最低生活保障人均不到三千元才是低保对象,你租房一年就一万了....."我当时并没有指出:"不能把我在江苏城里的消费当成在安徽农村的消费标准,不能把我租房做生意被迫害的不得不关门亏本当成我的消费,以及在退伍军人有退伍补助,老村干部有老干部补助,五保有五保补助(这些都高于低保补助),老年人有老年补助,张庙村三千多口人有一百多低保名额,我一个长期受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肢残二级的残疾人不符合低保,那谁符合低保?"因为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如果提出不要低保,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会上报中共中央说我对中共不满,那样我和家人又会遭到更加邪恶恐怖的迫害.所以我当时就和徐(音)副镇长和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说:"你们要给我低保,我不要有关部门也会迫害我;你们不想给我低保,我要你们也不会给我....."说完后我就出了临水镇民政办的门走了,我刚走出临水镇民政办的门就听到徐(音)副镇长和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等人说:"就是迫害他的,不给他低保,他老婆花的七千多元医疗费(实际是八千多元)新农合只能报销三四千元(后来只报销了两千七百多元),有了低保他老婆花的七千多元医疗费新农合(实际是八千多元)能报五六千元,这样他少报销一两千元,就是不能让他有钱的...."

我听到后就打电话把这些情况告诉了我二姐夫陈继礼,我二姐夫陈继礼说:"徐副镇长不知道情况...."之后我问临水镇民政会计候兴国到底是怎麽回事?候兴国推托说:"你没有和徐镇长说明白....你到张庙村找你村里文书吕静国给你开分户证明,你分户后才能给你办低保."因为我的户口和我父亲在世时在一起,没有分开.我就坐三轮车回到张庙村找文书吕静国把情况说了,张庙村文书吕静国就给我开了:"兹有我村老庄队村民吕千荣因患有肢体二级残疾,丧失了劳动能力,经村支两委决定给他三口人(妻子儿子)享受农村阳光低保.请镇派出所给他于户主分户.另外户主吕翠国现已病故,请派出所给他户口注销.情况属实.特此证明.张庙村2015年4月23号(之后我又到临水镇民政办找临水镇民政办会计侯兴国加盖了"霍邱县临水镇民政办公室"的公章,日期为2015.4.23.见下面张庙村委给我开的分户证明),吕静国并告诉我:"村里给你一家低保都上报了,多次联系你你都没有回音,不把你的身份证、残疾证、户口本等给村里...."之后我到临水派出所办理了分户手续并打印了新的户口本.并把所需办理低保的手续照片等都给了张庙村文书吕静国和临水镇民政办会计侯兴国.


下面是张庙村委给我开的分户证明


因为当时我需要补办一户一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信用社的存折,所以我当时不能办理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的手续.

我在2015年4月23日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和临水派出所和临水镇政府都以组织的名义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连我吃饭要监控,和我电话联系过的人当地派出所要问其和我说了什麽,和在常州等外地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一样.例如:2015年4月23日我因没有交通工具就在周集镇街道租了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去临水办理报销新农合我妻子的住院费,一天跑了几十里路,中午12点多了我和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去临水镇街上一家饭馆吃饭,由于有关部门和临水派出所和临水镇政府都以组织的名义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们在这家饭馆吃饭时,本来别人来消费两个人要四十元的饭菜,这家饭馆问我们两个人要五十元.在我们两个人吃饭期间过来一个男的象镇村干部的人问这家饭馆的老板:"这个政治犯吃多少钱的(饭菜)?"这家饭馆的老板说:"六十元."我们吃过饭后结账时这家饭馆的老板问我们要了六十元.我说:"不说好五十元的吗?"这家饭馆的老板说:"给你做的菜量多."

我付了六十元出门后问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本来别人来吃两个人要四十元的饭菜,这家饭馆问我们两个人要五十元.在我们两个人吃饭期间过来一个男的象镇村干部的人问这家饭馆的老板:'这个政治犯吃多少钱的(饭菜)?'这家饭馆的老板说:'六十元.'我们吃过饭后结账时这家饭馆的老板问我们就是要了六十元.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说:"就是公开在监控迫害你,我也听到是这样说的...."

我走后周集派出所的警察就找到拉我的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大叔,问他我和他说了些什麽?
(在2015526日,我再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我在周集街道打电话给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大叔来拉我去临水时,我问这个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上次我坐你车走后,周集派出所警察找你问你我说了什麽没有?"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说:"没有."我刚转身走,就听到这个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我的大叔和旁边一个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的说:"上次他坐我车走后,周集派出所警察找到我问我:'这个政治犯和你说的什麽?'我说:'他说江泽民不好,他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好'.派出所警察不让我告诉他派出所找我问了...."我在常州暂住这几年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也都是只要我用电话和人通话,马上当地派出所就会去调查了解对方的情况,并向对方问我说什麽了,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些,甚至安排威逼利诱脑控群众让群众作假材料诬告陷害我....)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2015年4月23日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脑控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冤案习近平要给他平反了,到时候所有做他假材料上报中央的都过不掉,这个政治犯知道中共地方政府多年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所谓)政治犯的迫害,都是地方镇村或街道居委会的干部在晚上用政府的名义偷偷的到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家里秘密的做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国家领导人同意了,就可以对民主维权人士、访民等人进行关押等各种迫害了。他知道安徽临泉‘白庙事件’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个政治犯骂江泽民,并在网上公开揭露江泽民的罪行要求中央彻查。骂国家领导人要被逮起来的,上面江泽民的人又让地方政府安排基层党员干部和有的群众又要做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中央,只要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又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在2015年4月23日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我的迫害和多次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

我就是骂江泽民了,并在网上多次揭露江泽民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并多次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及时依法彻查逮逋江泽民,彻底清除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看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的汉奸恶魔们有什麽办法?

在2015年4月28日一天,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村我的暂住地和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到处听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用迷信对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的攻击诽谤(因为在2015年4月28日凌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时脑控我的大脑制造梦境,然后在2015年4月28日上午又脑控群众说出来"用迷信的方法解释我的梦境,对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进行攻击诽谤."以此想阻止我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敬爱和支持!我的情商和我对基督教的信仰,决定了我不可能相信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邪恶谎言.在我决定要在网上揭露出来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这个政治犯不相信迷信,是江泽民的人脑控这个政治犯,在这个政治犯大脑制造的梦境...")。。。。。。。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24日下午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期间,我到处听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江泽民的人不是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习近平(总书记)早就把江泽民弄倒了(指依法查办了),不然这个政治犯也不会受迫害了....”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25日下午四点多,我开始在鸣凰中学坐上了无锡常州至霍邱县周集的私人长途客车(挂靠的都是例如六安汽运集团的单位),一路上有关部门都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

2015526日凌晨一点多,我到了周集镇后,在周集镇找旅馆住了一夜天亮后,我在早上八点多开始租了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去临水镇办事。我先去拿我在临水信用社补办的"一户一卡"存折,然后去临水镇卫生院办理我妻子住院的八千多元的新农合报销手续。在我到临水镇后,我先给临水镇民政办会计侯兴国打电话,问他我放在他那里的户口本我要用,我要去临水镇卫生院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花掉的八千多元医疗费,我并在电话中问侯兴国:“我家的低保有没有?”侯兴国说:"没有你家的低保,我在开会."然后挂断了电话.我又打电话给在周集镇政府民政办上班的我二姐夫陈继礼,问他:"有没有我家的低保?我家的户口本在侯兴国哪?我要去临水镇卫生院报销新农合我妻子住院费花掉的八千多元医疗费,侯兴国说没有我家低保,说在开会就挂断了电话了不接我的电话了."我二姐夫陈继礼说:"他问过侯兴国了,没有你家低保.侯兴国现在在开会,我也没办法...."

我说:"那我就到派出所再花六元钱再打一本我家的户口本吧!"

我到临水派出所又打了一本我家的户口本后,我就到临水镇卫生院新农合报销窗口报销我妻子在常州住院和门诊花掉的八千多元医疗费.


由于有关部门迫害我把我的最低农村生活保障去掉了,我当时报销新农合我妻子的医疗费时,工作人员查查网上没有我家的低保信息,所以我妻子花掉的八千多元医疗费只报销了两千七百多元,只报销掉所花医疗费的百分之三十多,如果我们的最低农村生活保障还有,可以报销大概五六千元.

我妻子王海戈在常州住院花掉的五千多元医疗费只报销了一千多元,在常州医院门诊花掉的两千多元门诊费只报销了一千多元(门诊费报销有限额,住院费报销有门槛起始费不能报.而有低保就没有这些.).住院费报销的部分以后打入一户一卡存折,门诊费报销的部分要几个月后才能到临水镇卫生院新农合报销窗口拿到.

下面是我报销的我妻子王海戈花掉八千多元只报销了两千七百多元的新农合报销凭条,都是打印的单据,没有公章没有经办人印章.霍邱县都是这样的。




等我把我妻子王海戈在常州住院和门诊花掉的八千多元医疗费到临水镇卫生院新农合报销窗口报销后,我到临水镇民政办会计侯兴国办公室要我的户口本,侯兴国说我的户口本给张庙村文书吕静国了,侯兴国告诉我:"低保正在上报还没有批下来呢?"我给我二姐夫陈继礼再打电话,我二姐夫陈继礼又告诉我"低保正在上报还没有批下来呢?有你的."我无语.这对我而言都是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和羞辱.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中共相关部门在处理关于我的所有事情上,都是在国安、公安国保两特务机关特务们的安排脑控下不能自主.

从2015526日凌晨一点多,我到了周集镇后在周集镇找旅馆住了一夜,天亮后我在早上八点多开始租了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去临水镇办事,拿我在临水信用社补办的"一户一卡"存折,然后去临水镇卫生院办理我妻子住院的8千多元医药费的新农合报销手续,到我到周集后坐当天下午四点周集到常州、无锡的长途私营客车期间,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空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的人....这个政治犯就要平反了,到平反时所有参与迫害他做他假材料陷害他的人都过不掉...."

2015526日下午3点多,我到了周集"老田快客、东湾快客"至常州无锡的长途客车停车乘车处("老田快客"是临水镇李集村姓何的可能是叫何纪田的买的客车跑长途周集至常州无锡的客车;"东湾快客",是王截流乡东湾姓刘的买的客车跑长途周集至常州无锡的客车,现在好像他们联营了),我到了后,在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旁系我买的物品的袋子,这时一辆"东湾快客"大客车开始朝我所在的位置倒车,这时"老田快客、东湾快客"至常州无锡的长途客车停车乘车处的司乘人员就喊我旁边的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司机:"老头,快把你的三轮车开走!"我听到后看见一辆"东湾快客"大客车正在朝我所在的位置倒车,我也及时把我的物品提到安全的地方.这时我就听到"老田快客、东湾快客"至常州无锡的长途客车停车乘车处的一个司乘人员和另一个司乘人员说:"刚才别喊老头(那客运电动三轮车司机),连老头也一块压死耶,周集派出所(警察)让把这个政治犯用大客车压死,说他平反了所有参与迫害他做他假材料陷害他的人都过不掉...."我听到后就在心里想要把这些揭露出来。但是很快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当时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此事.....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31日之前,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都是一面脑控迫害我,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攻击诽谤抹黑的话;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控制住我的互联网,包括控制的让我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包括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和美国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等,让我无法揭露出上述对我的迫害和对习总的攻击诽谤抹黑,并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些对我的迫害....

我在2015年6月1日上午早饭后,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和塘桥街道拉客期间,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到处听到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习近平现在实行新的独裁了,谁对习近平不满、骂习近平,就要被害死。。。”对习近平总书记进行诽谤攻击抹黑。

我看只有江泽民在江泽民集团掌控中共政权时期,才是如此邪恶恐怖迫害屠杀中国民众的吧?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0年至2012年在周永康掌控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多次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要被秘密处死。。。。”


201561日,我开着我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四周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行使在武进区湖塘镇的长虹路过了武宜路口顺着长虹路往西行驶,突然一辆警车超车行使到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面,把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逼迫停下,如果不是我紧急刹车成功,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就会撞到这辆警车上。用快速行驶的警车追赶拦截正常行驶的车辆,都是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交警违法拦停后,从警车上下来一个我面熟的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一个交警和两个辅警。下了警车后,这个交警问我:“你不知道这电动三轮车不准开呀?”我说:“我这客运电动三轮车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合格证,时速三十五公里,是非机动车。为什麽不能开?”这个交警说:"你这电动三轮车没有牌照."我说:"电动三轮车你们车管所给上牌照吗?全国都不给上牌照呀?"这个交警说:"电动三轮车在车辆产品目录上没有,是非法车辆."我说:"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整车合格证。电动三轮车政府准许生产准许销售,你们常州是全国最大的电动三轮车电动自行车生产基地,有全国知名品牌常力电动三轮车厂宇峰电动三轮车厂等多家电动三轮车生产企业,怎麽成为非法车辆了?二十几年来全国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都准生产都准销售都准上路都是合法的都是非机动车,怎麽现在成了非法的了?全国的服务行业拉货用的基本上都是货运电动三轮车,象菜市场超市等,全国的工薪阶层几乎用的交通工具都是两轮电动车,那如果成了非法车辆都不能上路,全国不都瘫痪了?"这个交警说:"这个我们不管."

之后这个交警又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我们并找鉴定所鉴定的你们这种客运电动三轮车都属于轻便摩托车,都属于机动车."我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你们如果找机动车鉴定所鉴定两轮电动车,时速都超过二十公里,那样两轮电动车也都是机动车了....."这个交警说:"我们只查电动三轮车." 我说:“你们武进区公安局副局长周立夫在2015年5月18日武进区公安局关于整治啪啪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啪啪车'是电动三轮车,法律上没有明确定性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你们找戚机所鉴定的在常州行驶的十五种电动三轮车都是轻便摩托车。。。。’  这不是荒唐吗?你们公安局副局长自己都说啪啪车'是电动三轮车,法律上没有明确定性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那你们是怎麽能找戚机所鉴定出在常州行驶的十五种电动三轮车都是轻便摩托车的?  
我说:"你们这就是针对迫害我而出台的规定,我说出了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对我长期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事实,尤其是在常州武进区暂住的六年多来,我被迫害的大量事实以及在我2015年5月15日晚上七点多,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我在大脑里开始策划最近几天要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当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就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现在在大脑里正在策划最近几天要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上面江泽民的人让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如果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江泽民就完了.....

在我2015年5月17日决定最近几天就准备付诸行动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脑子想的最近几天就策划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这样江泽民一帮人就会被习近平查办。江泽民的人还让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如果这个政治犯把支持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牌子做出来安装在他的电动三轮车上了,江泽民就完了.....”并且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攻击诽谤的话。。。。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下午,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在常州武进区鸣凰和大学城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牌子,准备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要制作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不要把他做牌子,他把牌子做好后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那样江泽民就会被查处...."造成我在找人制作铁牌和贴在铁牌上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制作铁牌的人和广告部的人都不敢给我制作.在我找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给我制作贴在我铁牌上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本来不到两个平方的户外广告彩色写真的费用最多七十元,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问我要一百三十元.我同意后,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又说我制作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他不能做,怕公安机关找他事.我就质问他:"制作'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的牌子你不敢做,难道我制作'支持江泽民出卖国家领土、巨贪腐败、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牌子,公安机关才允许你做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_1号富达图文广告部的男工作人员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我当时又找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广告部的老板娘同意收九十元给我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让我交费后答应第二天给我做好.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20日下午2点之前,在我从武进区遥观镇我的暂住地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去鸣凰邮电局期间,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让广告服务部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广告服务部的老板答应下午两点之前把它贴在广告牌上贴好,现在江泽民的人迫害这个政治犯,让武进区公安局的警察通知今天下午四点才让广告服务部的人把给这个政治犯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广告牌上,因为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广告牌做好后,江泽民就完(蛋)了....."


在我2015年5月20下午14点到常州大学城鸣凰邮电局对面的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这家广告服务部老板娘答应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把我制作的要贴在铁牌上的彩色户外写真文字贴在我制作的铁牌上贴好),去拿我的广告牌(我的广告牌铁牌已经另外找人焊好了)。我到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的老板娘说等一个小时人才能有空给你贴彩色户外写真文字,在我的不断催促下真如江泽民集团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说的那样,直到下午快四点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才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了我的广告牌上.
在这家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我的广告牌上期间,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来登记我的身分信息和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信息后,拿出一张标明为武进区公安局没有具体日期和公章的要整顿三轮车的公告让我签字,在公告中把三轮车尤其是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需要牌照又不给办牌照的机动车.因为全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台关于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的新的国家标准,按照现行的全国通用的对电动车的处理方法,都是把两轮电动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把大些的电动三轮车规定不能进市区禁区,在不是市区禁区和农村准许行使),对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客行为列为违法.我拒绝签字,理由如下:1因为现在在国家还没有出台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之前,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还属于非机动车.2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肢残二级的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只能用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要迫害我,那你们告诉我:"我干什麽职业你们不再迫害我、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了...."

我和这个交警说:“你们出台严厉整顿啪啪车电动三轮车的规定,完全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迫害我,为了对抗习近平总书记而违法行政的规定,我说我被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尤其是我在常州武进区暂住的六年多来,我被迫害的六年来不得不用老式残疾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你们现在连我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谋生,也要针对我出台恶规对我进行迫害,我本身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从2009年底又被江泽民集团长期迫害的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现在你们连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车非机动车,你们也要针对迫害我出台恶规连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车非机动车你们也要扣.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还没有出台,包括你们的副局长周立夫在记者招待会上也公开承认,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你们是怎麽能找人鉴定出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的?全国都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包括你们武进交警之前也都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怎麽现在在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还没有出台,你们就突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列入机动车了?那如果按照你们的这种规定,全国所有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都是机动车了.你们说你们现在查三轮车,那为何货运电动三轮车你们不查,专查客运电动三轮车,不就是为了针对迫海我的吗?”

并且在交警要查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过程中,我都明确告诉交警:"你们怎麽违法包括你们打我我都不会动,以免你们别枪杀我,你们的违法行为,我会依法控告....

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被我说的哑口无言。过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就打电话给一个领导说:"这个残疾人开的电动三轮车上面帖的还有东西..."过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告诉我:“我们不扣你车了,但是你以后不要到湖塘到城区来。”我说:"我这电动三轮车是残疾人代步车,我因办事需要还是要开我这客运电动三轮车进常州市和湖塘副城区的呀?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说:"你到湖塘城区和常州市区不要拉客."我说:"我到湖塘城区和常州市区办事不会拉客的."(期间又来了一辆警车和来了交警)

我刚走,就听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一个交警和要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个交警说:"怎麽不把他枪杀了呢?刚才要扣他电动三轮车时让他把车里工具拿出来时他把扳手拿下车拿在手里,我们就枪杀他,说他想袭警耶?"要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个交警说:"他一开始就说你们违法打我我都不会动,我怕你们枪杀我.对于他你没有执法记录仪不行.他肢残二级,谁敢弄他(迫害我或枪杀我)."

在现实中国,警察可以肆意枪杀公民,而整个国家机器都会为警察对人民的屠杀罪行进行包庇做假。。。。。

在201563日晚上11点,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控制我的手机自动拨打我差不多两三年都没有联系上的一个朋友的手机,我不知道以为是对方打过来的,电话接通后我能听到对方声音,对方却听不到我的声音,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在201564日上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此事,并以此造谣诽谤胡锦涛总书记的家人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家人,并且2015年6月4日上午,武进交警用警车违法追赶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迫害我并扣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之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以此事造谣诽谤习近平总书记女儿的话,说是习近平总书记女儿让扣我的三轮车的,因为.....以此对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进行造谣诽谤攻击.....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6月4日上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到武进鸣凰,在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正常行驶时,又被一辆警车违法开到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面把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逼停后,下来一个湖塘交警中队的交警和几个辅警要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并录音录像,我和他们说理他们不听并说:“别的交警不扣你车我扣你车。。。。”期间我说出对我的迫害并多次说:“你们就是打我我都不会动的,以免你们别把我枪杀了。你们警察可以随便打死枪杀人民,而整个国家机器都会为你们作假说谎指鹿为马?”这个交警给我开了扣车单,把我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按轻便摩托正三轮无牌扣押了。因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四周都帖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户外彩绘写真文字,我刚走就听这几个交警和几个巡警嘻嘻哈哈的说:“支持习近平反腐,我们就是扣你车(因为期间又来了一辆警车和来了交警)。。。。”

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扣后当天大半天,我先后到常州大学城、延政路与花园街十字路口、武宜路与长虹路十字路口、常武路与长虹路十字路口、武进区政府北大门、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前、武宜路与广电路十字路口等武进区常州市副城区最繁华的路段取证拍摄照片,在每一个十字路口十分钟内就会有五六辆比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还要大的货运电动三轮车行使过去,并且在上述马路都有武进区环卫处的工人开着箱式电动三轮车在马路上打扫卫生。。。。种种证据证明,武进区公安局用交警整顿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恶政,把和客运电动三轮车一样的货运电动三轮车与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以及两轮电动自行车都按非机动车处理而在全国首创单单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主要是针对迫害我的。。。。在我在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前拍摄比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还要大的货运电动三轮车和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行使或停在马路边的照片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马路上驶近武进区公安局大门一半时,一个可能是武进区公安局领导的男的问在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口的门卫保安:“这个政治犯拍到电动三轮车没有?就是迫害他的!他要到法院起诉武进区公安局,我们就把他抓起来。他也要起诉江泽民。。。。。。”

见下面我拍摄的在2015年6月4日上午,在鸣凰鸣新路武进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扣车单和当时的扣车现场图片








对于电动三轮车的争论社会一直分歧很大:
第一种观点认为,公安机关有的地方对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处理。《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非机动车中对加装动力装置的情形进行了列举,现在只有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是明确的,电动三轮车不在其中,因此电动三轮车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第二种观点认为,电动三轮车属于非机动车。其理由是该产品未收入国家有关产品目录,因此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不给予电动三轮车登记上牌,电动三轮车也不能象其他机动车一样可以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因此其性质应当属于在非机动车上"私自加装动力装置.因为正规厂生产的电动三轮车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仍属于非机动车。在全国多年来交警对电动三轮车都是按非机动车处理的,全国的菜市场,蔬菜瓜果小贩和批发零售业拉货用的几乎都是电动三轮车,交警一般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处理的.

只有等国家工信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安部、国家标准委员会等部门共同发布新出台的国家电动车标准出台实施后,才能有法可依决定各种型号的电动车是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的情况下,电动三轮车和两轮电动车还是属于非机动车,否则任何部门的决定都是无法律依据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

另外常州市有无数家生产电动三轮车、电动两轮自行车的厂家,每年生产的大量电动载货三轮车、小型电动载货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电动助力车)、客运电动三轮车、两轮电动自行车(如全国都知名品牌宇峰电动三轮车、常立电动三轮车、盛阳电动三轮车等)销往全国各地,为常州市纳税为常州市创造了大量的经济效益,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全国都是仍在执行电动车是非机动车的情况下,在2014年常州市为了迫害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交警却迫害我把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以“轻便摩托正三轮,机动车无牌’”扣押,常州市如此荒唐的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公开迫害真是不能自圆其说。

我被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尤其是我在常州武进区暂住的六年多来被迫害的六年来不得不用老式残疾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现在武进交警连我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谋生也要针对我出台恶规对我进行迫害,我本身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从2009年底又被江泽民集团长期迫害的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现在武进交警连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车非机动车也要扣,这不是赤裸裸的对我的迫害吗?


我多次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电话给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反映,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察说:“对于你的投诉我们不受理。”我多次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电话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电话始终打不通,很多次是没有人接电话,我几次打常州市政法委电话反映,一次打通让我寄材料反映,几次电话打不通或没有人接电话,我只有两次向12345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我在2015年6月18日下午到武进区公安局找督察大队反映,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口的门卫电话联系后,过来两个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察,他们听了我反映的关于:“在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湖塘交警迫害我又扣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事实及我的投诉理由”的一半后,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这两个警察就说:“对于你的投诉,我们不受理。”当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这两个警察走出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口的门卫室后,我就听到这两个警察中的一个警察和另一个警察说:“他还不知道lai,就是习近平想把他逮起来想把他害死,习近平的。。。。。。”我听到这些后,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电话都打不通,我就只有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之后我到武进区信访局反映。武进区信访局接待我的工作人员,对我反映的关于:“在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湖塘交警迫害我又扣我一个肢残二级残疾人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事实及我的投诉理由”进行了笔录,并告诉我他们会在电脑里转到武进区公安局处理,你找武进区公安局处理。。。。。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531日之前,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都是一面脑控迫害我,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攻击诽谤抹黑的话;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控制住我的互联网包括控制的让我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包括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和美国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等,让我无法揭露出上述对我的迫害和对习总的攻击诽谤抹黑,并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些对我的迫害....

在201565日的一天,我准备写最近几天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准备写武进交警违法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控诉,但是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最近几天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以及武进交警违法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控诉.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街道拉客(因为我的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扣后,我就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街道拉客,因为只要不在武进区城区禁区内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武进区的郊区农村象遥观镇、南夏墅街道、礼嘉镇、礼河镇、嘉泽镇等等对客运电动三轮车也是不管的),在2015年6月11日晚上八点多,一个有三四十岁的男青年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让我把他拉到遥观镇街道或附近的一家浴室去,问我这附近哪有浴室?我就问一个也在遥观镇街道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的附近哪有浴室?这个在遥观镇街道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的告诉了我遥观镇街或附近的几家浴室后,我就把这个男的拉到了遥观镇街的一家浴室。我把这个男的拉到遥观镇街的一家浴室后,这个男的问我要手机号码。他告诉我说:“过一会你再来接我把我拉到我刚上你车的地方,到时我打你电话。”我被迫害的不得不用三轮车拉客谋生,谁坐我的三轮车我都拉呀(只要你不在我的三轮车上或在我面前让我知道了你做违法犯罪的事。)!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了这个男的(我的详细姓名、地址、手机号码、邮箱、身份证、残疾证,都是在国内外网站上公开的)过了有半个小时,这个男的给我打电话让我用三轮车去接他拉他。我去接他拉他他坐上了我的三轮车后,他说把他拉到别的浴室,这家浴室的人长得太难看了。我问他:“你洗澡和人的长相有什麽关系?”这个男的没有回答。我又把他拉到了遥观镇街附近的一家浴室,他问过这家浴室的人后告诉我说:“人家要下班了。”他又让我把他拉到留道村的一家浴室去,因为是晚上,找了一会没有找到。

这个男的就让我把他拉回遥观镇的东方村,他说他是在工地干活的。在去遥观镇东方村的路上,这个男的问我“你知道哪有小姐吗?这附近哪里是繁华的城区?”我说:“我不知道哪有小姐,我只拉人。你让我拉到哪我就拉到哪!下了车后你要干什麽我也无权干涉?这里离湖塘镇街最近,那里是这附近最繁华的。在常州所有的大浴室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有卖淫女;在常州百分之九十九的足浴屋都是从事卖淫的;在常州有一些发廊,房间里摆着理发工具但是不会理发却专门从事卖淫的。这在全国也是不同程度的普遍现象。我是对卖淫女和吸毒的人最厌恶的,一看到这些人就感到厌恶恐惧。如果男人都是象我这样,卖淫女就会绝迹。和卖淫女睡觉就像牲口一样,不仅会被传染上性病,还丧失了自己的人性。吸毒的人只要染上毒品后,不仅需要花费大量毒资,还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带来危害,想禁毒都禁不掉,最后都是家破人亡。”过了一会这个男的却让我把他送到湖塘去,问我多少钱?我和他说了我送他的路费后,他让我把他送到湖塘去。

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着这个男的从遥观镇街从广电路到湖塘去,当行驶到马杭街广电路段时,这个男的看到马杭街广电路段有几家足浴屋后,就让我停车,他下了我的三轮车进了一家足浴屋后过一会出来了告诉我:“我下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回头我还坐你的车,到时路费一块给你。”我说:“你现在把来的路费给我,我就在马杭拉客,你要回去打我手机。”这个男的给了我送他的已发生车费并嘱咐我让我等他接他送他回遥观镇东方村。我在马杭拉客到晚上快十一点时,我打这个男的手机想问他如果你不回去我要回去休息了。但是打了两次都没有打通,他都拒接。

当时在这个男的坐我三轮车期间,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车上坐的一个男的是找婊子的嫖客,这个政治犯也拉他......"

在2015年6月12日下午,我又打这个男的电话问他:“你让我昨天晚上在马杭等你拉你回东方村,我等你到快十一点了,给你打电话你怎麽拒接?你怎麽不诚信?”这个男子在电话中说:“我当时回家了。”

在2015年6月14日中午,这个男的又打电话给我说:"你来东方村接我,我要到遥观去."

在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东方村接这个男的时候,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那个嫖客又打这个政治犯的电话让这个政治犯去接他了,又要让这个政治犯拉他去嫖娼...."

我去东方村后,是这个男的工地的又一个男的要去遥观镇,我把这又一个男的拉到遥观镇街上遥观菜市场前面的中心街道后,又一个男的说:"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回去我还坐你的车."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了又一个男的.

之后,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拉的不是那个男的,是另外一个男的来遥观。。。。"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这又一个男的打我手机让我去接他,我去接他拉他到东方村时,他们是两个男的要我送他们回东方村,都是五十岁左右.在我把这两个男的拉到东方村他们下车后,我就听他们中的一个男的和另一个男的说:"这个政治犯不知道,我们让他来拉我们,我们是去嫖娼,都是上面安排我们的,让我们做假材料陷害他,说是他告诉我们哪里可以嫖的,我们和卖淫女都没有事....."

在2015年6月14日晚上8点左右,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遥观镇街道等人拉客,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送他到一处小区办完事后再把他拉回来,在我送他回到遥观镇街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刚才拉的那个小伙子是吸毒的..."

在2015年6月15日16日,有个女的打我手机让我去东方村接她带她父亲去医院看病,在我拉她(他)们看病期间,我询问她后知道了她有我手机号码是之前2015年6月11日晚坐我三轮车的那个男的是给她砌厂房隔墙的工人,她老公以前在宜兴办的代加工的配件厂,现在在常州遥观镇东方村租的厂房,建筑工人也是她从宜兴带来的.由于我从2015年6月14日至16日期间,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多次听到武进的警察和群众有人说:"上面(指国安机关和常州公安机关)正在安排脑控群众做陷害这个政治犯犯的假材料上报习近平,只要习近平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抓起来害死了...."我准备在网上揭露,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此事.所以当我在2015年6月16日上午把这个女的和她父亲从武进医院南院拉回东方村后,就听这个女的和他丈夫说:"明天可能就不让我们坐他的三轮车了,群众都说出来了,这个政治犯知道了我们的建筑工人和我们坐他三轮车并用电话联系他,都是上面(遥观派出所)安排我们作他假材料陷害他的....."

2015年6月14日至2015年6月20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警察和群众说:"上面正在安排脑控群众做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习近平,只要习近平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抓起来害死了...."让我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事实是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实行的对民主维权人士和有冤无处伸的上访人等,都是包括以地方政府的名义,秘密的安排甚至威胁强迫诱骗群众做污陷这些所谓的政治犯的黒假陷害材料上报中央,经国家领导人批示同意后,地方国安机关和公安机关就可以捏造罪名迫害这些政治犯关押或害死他(她)们,这些从安徽省临泉县"白庙事件"等一些已平反的冤案中都暴露出来了,并且大概在2001年至2003年期间的一天,我确切的知道在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周集镇(原朱港乡后合并给周集镇)的乡镇党委政府领导安排该乡镇的乡镇干部(其中有个乡镇干部就是我的亲戚),在月黑风高夜以党组织政府的名义夜晚进入该乡镇一个村,在该村干部的带领下偷偷摸摸的找党员干部村民,做该村一个反映农民负担腐败案件的访民的黑假陷害材料上报至不知是省级还是中央级的中共高层领导.....

这些我多次在网上揭露过.....

之后直至2015年6月20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了国安机关和常州公安国保两特务机关正在秘密上报中央高层作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这个政治犯要在国际网站上都揭露出来了...."

我之后修改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在<<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中把上述对我的迫害揭露了出来,并在美国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也把<<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发表了出来.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几年来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只要有人用我手机或借我手机打电话了或和我通话了(包括我在别人打电话不知道路,让我在电话中和对方说路线等),所有和我有过联系的人,公安机关的警察很快就会找到对方,告诉对方:"这个人(指我)是政治犯,政府在监控他.他和你是什麽关系,他和你说了些什麽,做了什麽.并会煽动安排脑控和我联系过的人监控迫害我,他(她)们秘密陷害我的假材料.例如:让群众作假说我对社会不满和陷害我,以及对我的人格抹黑等一些不让我知道陷害我的假材料,并让对方不要告诉我,然后国安机关和公安国保两特务机关就会秘密上报中央高层对我进行陷害迫害,只要国家领导人同意这两个部门对我的上报迫害了,这两个部门就会用公权力更加邪恶恐怖的对我的迫害了.事实是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实行的对民主维权人士反腐败的举报人和有冤无处伸的上访人等人的迫害,都是包括让国安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安排地方党委政府以政府的名义秘密的安排党员干部甚至威胁强迫诱骗群众做污陷这些所谓的政治犯的黒假陷害材料,上报中央经国家领导人批示同意后,地方国安机关和公安机关就可以捏造罪名迫害这些政治犯关押,监控或害死他(她)们,这些从安徽省临泉县"白庙事件"等一些已平反的冤案中都暴露出来了.并且大概在2001年至2003年期间,我确切的知道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原朱港乡(后并为周集镇)的乡镇党委政府的领导,安排该乡镇的乡镇干部,在月黑风高夜以政府组织的名义夜晚进入该乡镇一个村,在该村干部的带领下偷偷摸摸的找党员干部村民,做该村一个反映农民负担腐败案件的访民的黑假陷害材料,上报至不知是省级还是中央级的中共高层领导.....

这些我多次在网上揭露过.....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从2015年64日湖塘交警又迫害我扣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至今天2015年6月19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都是一面脑控迫害我,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攻击诽谤抹黑的话;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控制住我的互联网包括控制的让我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包括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和美国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等,让我无法揭露出上述对我的迫害和对习总的攻击诽谤抹黑,并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些对我的迫害....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6月20日晚上六点左右,在广电路马杭桥下的马杭街路口,一个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的中年男子在转弯时有点挡住了一辆象面包车样式的好象七个座位的机动车,但是也可以过去.这时坐在这辆象面包车样式的好象七个座位的机动车副驾驶座位上的一个魁梧身材的青年男子拿出一把特制的铁板斧从车窗里伸出来要砍这个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的中年男子,这辆象面包车样式的好象七个座位的机动车快驶过去时,这辆象面包车样式的好象七个座位的机动车副驾驶座位上的这个魁梧身材的青年男子还用拿出的一把特制的铁板斧砍了一下这辆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车厢.当时所有的群众都感到恐惧无言.

当时我就想到了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09我被有关部门迫害的用三轮车批发卖水果蔬菜期间,2009年上半年的一天,当天是武进区嘉泽镇夏溪街道逢会(武进区嘉泽镇夏溪是中国最大的花木市场),当时我在夏溪街道用三轮车卖水果蔬菜期间,有关部门也是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当天午饭后时间,在夏溪街道会上,我在夏溪街道用三轮车卖水果蔬菜期间,看到有五六个纹身的男青年有的手里拿着剃须刀片,绑架胁迫一个男青年在夏溪街道逢会期间好象在寻找人,当时我听到旁边的群众都在议论:"这个男的是被这几个流氓地痞绑架了,你看好可怜,也不敢吭声."当时群众都感到恐惧都说:"流氓地痞在公安局里都有人,谁也不敢惹他们,他们不用剃须刀片割谁喉咙割谁手腕men......"

绑架胁迫的这个男青年带着这五六个纹身手里拿着剃须刀片的男青年,从当时在夏溪逢会的街道上值勤的两个辅警面前经过时没有吭声,后又从我旁边经过也没有吭声(如果这个男的当时呼救了,我就会秘密的打110报警).当时我听到在夏溪逢会的街道上值勤的两个辅警说:"这个男的可能被这几个流氓地痞绑架了,可能是某某某的人.他们在公安局里都有人...."

之后当时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绑架胁迫的这个男青年带着这五六个纹身手里拿着剃须刀片的男青年,从当时在夏溪逢会的街道上值勤的两个辅警面前经过时没有吭声,后又从这个政治犯旁边经过也没有吭声,他可能是想让这个政治犯看见帮他报警....."

直到现在,多年来我都在陷入痛苦的自责之中,我都后悔当时自己为何没有问明情况后报警,这个被绑架胁迫的男青年会不会被这几个流氓地痞杀害或害死......

我知道这些流氓地痞黑社会都是和所在地的公安局长和中共地方党委政府官员有关系的,可以说中国的流氓地痞黑社会都是中共各级官员养的,这就是群众说的"警匪一家."中国人民群众谁不知道这些铁的事实?.哪个被中共地方政府强拆房屋的群众哪个被中共地方政府迫害的访民,不都是不同程度的受到过中共地方政府安排的流氓地痞黑社会人员的威胁恐吓、打伤打残甚至被杀害?这些从网上大量冤民的呼救控诉中,中国人民还有谁不知道的?不然原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在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中,对司法机关对其涉黑的指控气愤的反驳:"如果说我是涉黑保护黑社会,那全中国的公安局长都是涉黑保护黑社会,全国那个公安局长和黑社会没有联系?"

在我看到想到这两起流氓地痞黑社会无法无天祸害社会的事件时,当时无论是我在马杭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还是我之后又到遥观镇街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刚才这个政治犯在马杭街上看到一个流氓地痞青年男子拿一把特制的铁板斧砍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当时所有的群众都感到恐惧无言.这个政治犯脑子又想到在2009年在夏溪街上一个男青年被五六个纹身手中拿着剃须刀片的流氓地痞男青年绑架的事,当时群众都不敢报警,因为这个被绑架的男子当时没有呼救,这个政治犯现在还后悔当时自己怎麽没有问明情况后报警.这个政治犯知道,在现实中国流氓地痞黑社会在公安局里都有人.刚才这个政治犯在马杭街上看到一个流氓地痞青年男子拿一把特制的铁板斧砍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是斧头帮的人,斧头帮在常州马杭横行几年了,没有人敢惹,都是灌云县的人,他们的老大和常州公安局局长都经常在一起.他们是靠垄断色情行业和赌博行业挣钱,开店或收取保护费.他们害人都是把人用机动车撞死或打死了扔在机动车下碾压或把人打死了扔在水里,常州警察都按车祸或溺水死亡处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在这里公开声明:"我的游泳技术非常好,蛙泳、仰泳、潜入水底泳、踩水泳,我都会,并且技术也非常好."

我在2015年6月19日下午,到常州武进区公安局找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反映武进交警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的事,在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口的门卫打电话联系后,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来了两个警察,听了我反映的一半就说:"在电话里就告诉你了,你的投诉我们不受理.我当时就到了武进区信访局反映.武进区信访局工作人员询问记录后告诉我:"我们在网上已转到武进区公安局办理,你去找武进区公安局."我在2015年6月23日下午到常州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并填写了上访表,当时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接收了我的上访表后告诉我:"你等电话....."

当天下午,我从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回来后以及第二天,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到武进区公安局上访,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让他填写信访表时心烦意乱,让他的字写不好,其实这个政治犯的字写的还可以.这个政治犯被劳教关押释放后,被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几次上访,上面都是脑控他让他把上访表的日期填写错了,并脑控他让他心烦意乱让他的字写的都不好潦草和有错误更改的地方.其实他的字写的好.他的字都练出来了,因为从2004年至2009年他就给中央写了几十万字的反映材料,都是用手写的(事实就是这样)......"

下面是我在2015年6月19日下午,到常州武进区公安局找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反映武进交警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的事,在武进区公安局大门口的门卫打电话联系后,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来了两个警察,听了我反映的一半就说:"在电话里就告诉你了,你的投诉我们不受理.我当时就到了武进区信访局反映.武进区信访局工作人员询问记录后告诉我:"我们在网上已转到武进区公安局办理,你去找武进区公安局."我在2015年6月23日下午到常州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并填写了上访表,下面是当时有关部门脑控我让我在心烦意乱下写的信访表。当时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接收了我的上访表后告诉我:"你等电话....."



2015年7月1日下午,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找领导要在2015年6月4日湖塘交警中队交警迫害我违法扣押我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我之前已经多次到武进区公安局和武进区信访局上访反映此事。我到五楼找到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一女领导后,这个女领导让我下到三楼找301室湖塘交警中队的中队长,我进301室湖塘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办公室找湖塘交警中队的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反映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扣的事,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就不讲道理蛮横向我发火.因为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当时的所思所行有关部门都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让他(她)们当时就知道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让他(她)们当时就说出来,以便公开监控迫害我.由于当时我进入301室湖塘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办公室找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反映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扣的事时,我没有打开我随身携带的可以录音录像的微型录像设备”录音笔“,有关部门脑控这个中队长让这个中队长知道了,所以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才敢蛮横无理向我发火.我看到这种情况后,我当时就秘密的打开了我随身携带的可以录音录像的微型录像设备“录音笔”,但是有关部门脑控这个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的大脑让他马上就知道了我打开了我随身携带的可以录音录像的微型录像设备,这个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对我的态度立马就好起来和我正常交流我反映的问题了(我已多次这样验证过,我在江苏常州和我的家乡安徽霍邱多次依法找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办理相关事项或反映问题时,有关部门都是这样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相关工作人员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这个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警号为055231的中队长对于武进区公安局在2015年5月18日召开有十几家新闻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专门要整顿所谓的啪啪车也就是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行动在电视报纸网络都报道出来了,现在又说谎说:"我们不是专门扣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我们所有的电动三轮车都扣(后来大量的事实证明他们所有的言行都是针对迫害我的).....你是残疾人,我们照顾你可以把车给你."我说:"我上访反映的也是让把我的三轮车还给我...."这个湖塘交警中队的中队长让一个交警给我办理放车手续.这个交警给我办理放车手续时让我拿发票和整车合格证.我说我的这个客运电动三轮车被你们湖塘交警中队扣过两三次了,我的发票和整车合格证你们湖塘交警中队都有,以前在我的反映下你们放车时什麽手续也没有问我要呀?这个交警给我办理放车手续时非让我拿发票和整车合格证.我就开子我来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反映扣我车快一个月的问题时我代步开来的停在湖塘交警中队的我的另一辆我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回去拿发票和整车合格证.湖塘交警中队安排一个交警和辅警把警车停在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大楼的门口,等我开子我的这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刚出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大楼的门口,湖塘交警中队安排的这个交警和辅警就开子警车把我这辆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逼停后,又把我的这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以轻便正三轮摩托车无牌扣押.赤裸裸的对我进行公开迫害.在湖塘交警扣了我的这另外一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后,就在我的身旁不远处,湖塘交警中队的一个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就是习近平让这样迫害他的,他一家人都要被害死,他不知道还支持习近平lai。把他三轮车扣了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他如果向法院起诉,我们就(迫害)拘留他....."

我不知道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这次是要怎麽迫害我或谋杀我,在2014年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湖塘交警中队扣押后我反映了几天归还了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没有一个星期,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底下的铅酸水电瓶就奇怪的发生了爆炸,之后没过两天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又奇怪的开前进档我的三轮车却后退(后来我找人修理时说是电线接头松了)。我打电话向常州公安政法部门和110报警反映,这些部门都是刚听了我的反映不到一半,就赶紧挂断了电话。这些我多次在国际国内网站上揭露过。。。。

我不知道这次江泽民集团又想怎麽害死我,是想用机动车撞死我,还是想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电瓶里放能让我电瓶爆炸的化学物质炸死我,还是想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里放放射性化学元素谋杀我?还是想捏造我罪名说我扰乱社会秩序等我想不到的对我的陷害,把我关起来害死?我在这里公开声明:这些年来我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办事或反映问题,我都是依法办理依法反映的。。。。

下面是在2015年7月1日下午,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找领导要在2015年6月4日湖塘交警中队交警迫害我违法扣押我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结果武进湖塘交警在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门口,又公开迫害我扣下了我代步开来的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扣车单


下面是在2015年7月1日下午,我开着我的另一辆我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到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找领导要在2015年6月4日湖塘交警中队交警迫害我违法扣押我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结果武进交警安排武进湖塘交警在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门口让交警开着这辆警车停在武进区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门口,又公开迫害我,等我开着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刚出了武进区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大门口还没有上马路延政路,等候在武进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门口的交警开着这辆警车就逼停了我开着的另一辆刚行驶出武进区交警大队和湖塘交警中队办公楼大门口还没有上马路延政路的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并扣下了我代步开来的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





2015年7月1日之前一时期,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都是一面脑控迫害我,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我的迫害;一面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在我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包括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和美国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等写揭露对我的新的迫害和我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让我无法向相关部门和中共中央反映揭露出上述对我的迫害,并在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些对我的迫害.因为我以前用的是无界浏览翻墙软件进入国际网站的,有关部门经常能控制住。我现在又下载了自由门翻墙软件后,我就经常轮流用无界浏览翻墙软件和自由门翻墙软件两个翻墙软件进入国际网站,所以现在有关部门不太好控制住我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了....

201564日和71,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安排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我两个多月来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并在201584日和7日向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递交了和向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用特快专递邮寄了我写的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都不接收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在我上访两个多月来,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都是推拖没有人给我答复,武进交警不归还我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不仅对我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在2014年10月因为开菜店买了一辆货运电动三轮车,后来因为被迫害的菜店关门了,我在2014年11月到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小魏电瓶三轮车部用我的这辆货运电动三轮车折价后连同折价款共补给小魏电瓶三轮车部小魏六千多元钱换买了一辆新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车架,电瓶还是用的我的货运电动三轮车上的电瓶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小魏电动三轮车部换买的这辆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发票整车合格证
上面这张发票是我在2014年10月开菜店时买的一辆货运电动三轮车的发票,在常州顾客买电动三轮车商家只给开贰千元数额的发票,因为商家想少交税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6日,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的四周围也贴上了我打印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图片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6日18:15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街道拉客等人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7日14:33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到武进区庙桥街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9日18:49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马杭的湖塘纺织城拉客等人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10日20:32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到武进区建湖街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11日18:21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到武进区横林中天钢铁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13日18:57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遥观镇街拉客等人的镜头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6月18日16:43时,我开着我在我的另一辆客运电动三轮的四周围都贴有<<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的彩绘写真文字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信访局反映武进交警在2015年6月4日迫害我违法扣押我一个肢残二级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镜头

下面四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上午11:32分在常州市政府北门不远处的常州市太湖东路8号府琛花园小区拍摄的环卫工人用的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




下面四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中午12:47分和13:43左右,我从常州市政府北门不远处的常州市太湖东路与惠山路十字路口两次路过时抓拍的不断驶过的各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和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包括环卫工人用的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





下面四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下午13:53至14:09分,我在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和常州市公安局南大门的大门前龙锦路上(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和常州市公安局南大门是门对门)抓拍的不断驶过的各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和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




下面六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下午13:58至14:09分,我在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和常州市公安局南大门的大门前龙锦路上(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和常州市公安局南大门是门对门)抓拍的一辆中通快递公司的大型私自加装型的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从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开进常州市党委政府大院送快递的进出镜头,这辆中通快递公司的大型私自加装型的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的门卫面前来回自由进出连登记都不用登记.这些快递公司送快递用的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上路都是合法的.因为无论是常州市及各区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公安机关包括各交警大队中队的快件,快递公司都是用这种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送的.






下面四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下午14:35至14:41分,我在常州火车站北广场不远处的永宁北路拍摄的一个常州市环卫局的一个环卫工人开着一辆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在永宁北路收集沿路垃圾箱中的垃圾,常州市各区包括武进区环卫局到各街道马路收集沿路垃圾箱中的垃圾用的都是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这些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上路都是合法的.因为无论是常州市及各区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公安机关包括各交警大队中队的垃圾都要用这种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拉的.




下面七张图片是我在2015年7月10日下午16:09至16:22分,我在常州市武进区常武北路与定安中路十字路口十三分钟内抓拍的七辆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拉货、拉人等红绿灯时或驶过的镜头,就这还有几辆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驶过我还没有抓拍到.









下面是2015年8月3日下午,我在常州火车站南广场门口马路东边拍摄的常州环卫工人开着大型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在沿马路收集垃圾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年8月24日下午我在常州市最繁华的地区南大街地区西瀛里垃圾中转站和附近马路街道拍摄的常州环卫工人开着大型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在送垃圾的镜头和群众拉泔水的货运电动三轮车





下面是我在2015年8月25日下午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镇区(常州市副城区)火炬北路附近十里(垃圾)转运站附近马路街道拍摄的常州市武进区环卫工人开着大型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在送垃圾的镜头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7月10日中午和下午在我在常州市党委政府和公安局门前和附近以及常州火车站附近以及在武进区湖塘取证拍摄的到处都有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大型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包括快递公司的大型私自加装型的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的门卫面前来回自由进出连登记都不用登记以及常州市环卫局的环卫工人开着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在收集沿路垃圾箱中的垃圾以及在武进区常武北路与定安中路十字路口十三分钟内抓拍的七辆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拉货、拉人等红绿灯时或驶过的镜头,在我拍摄取证上述镜头时和之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当时都控制群众脑子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这个政治犯今天下午在常州市党委政府和公安局门前和附近以及常州火车站附近以及在武进区湖塘取证拍摄到处都有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大型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包括快递公司的大型私自加装型的箱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常州市党委政府北大门的门卫面前来回自由进出连登记都不用登记以及常州市环卫局的环卫工人开着大型货运箱式电动三轮车在收集沿路垃圾箱中的垃圾以及在武进区常武北路与定安中路十字路口抓拍到多辆大型货运电动三轮车拉货、拉人等红绿灯时或驶过的镜头.武进区过不掉了,对上报扣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是因为常州在整顿所有的电动三轮车,实际是货运电动三轮车都不管,就是专门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2015年7月23日上午,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反映武进交警迫害我,扣了我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事,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打电话问湖塘交警中队的一个领导:“吕千荣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怎么还没有给他?”我清楚的听到湖塘交警中队的一个领导在电话中回答说:“领导还没有批lai”!之后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让我回家,什麽也没有说.

后来我几次问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你那天打电话问湖塘交警中队的领导:‘吕千荣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怎么还没有给他?’我清楚的听到湖塘交警中队的领导在电话中回答你说:‘领导还没有批lai!’到底是哪一级的领导还没有批lai?”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的男警察几次都和我说:“他是这麽说的,那你到湖塘交警中队问问领导去呀?”

在2015年7月23日上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武进区公安局警察就准备迫害他把他弄到派出所里害死了,武进区公安局抓客运电动三轮车,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就是想迫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行政拘留害死在看守所.新国标还没有出台,全国都没有把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常州武进区也只抓客运电动三轮车,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其它货运电动三轮车都不管,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想把他害死的....."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最近在常州我的暂住地,有关部门一边是安排、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安联防、中共党员干部、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一边是在我打印上访材料时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例如:因我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武进交警迫害我扣押两个多月了,我先打印我在武进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被迫害的近九十万字有九百多页,内有近三百张证据图片的控诉材料向常州市上访反映后,我给中共中央的近一百万字有一千多页,内有近三百张证据图片的控诉材料也要打印出来向中央反映.打印这些材料一份最低就要三百多元人民币,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广告复印部给我打印控诉材料或要高价.我自己买爱普生打印机,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爱普生商家提前搞来一台被动了手脚的专门迫害我的打印机,我打印了还没有一百张就坏了.然后我再找之前已说好的两家广告复印部给我打印我在武进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被迫害的近九十万字有九百多页内有近三百张证据图片的控诉材料,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广告复印部给我打印控诉材料时在之前已说好的价格上再向我加价百分之五十,我被迫多掏了几百元打印后,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过几天这个政治犯还打印对中央的控诉材料,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他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不让给他打印他写给中央的控诉材料....."

例如,201582日下午,我骑自行车从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去马杭,在坂上至遥观的乡村公路上险些被一辆箱式货车机动车故意违章撞压到,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都说出:"江泽民要逮起来了,这个政治犯要平反了,这个政治犯在常州暂住六年多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他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他的大量迫害、谋杀,上面也不会承认,到时还是常州市过不掉.今天下午常州市国安公安安排人用箱式货车机动车想把这个政治犯压死,这个政治犯躲到路外边了没有压死这个政治犯,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压死没有事也是按交通事故处理.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把揭露江泽民罪恶的文章<<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四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在美国博讯网发表出来了,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201583日下午带着我的《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上访材料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



下面是我填写的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事项的上访表: 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事件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不仅不能实现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和不能实现我用我的经济奇才能创造世界商业奇迹、回报社会的梦想,而且迫害的我在我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和我随时都会被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迫害死、谋杀死.....有关部门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下面是我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主要事件如下见我一块上呈的我写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中第二篇章

:关于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64日和71日两次违法扣了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控诉(后注武进交警迫害我非法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最长的两个月了,我多次向武进区公安局、常州市政法委、常州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和上访反映至今仍没有依法还给我仍不给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

:要求常州公安机关依法查处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的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监控迫害、谋杀下,对我妻子医疗迫害谋杀的案件

三:要求中共有关部门立即停止对我的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的各种迫害,包括对我的医疗迫害谋杀、机动车谋杀等、法律援助迫害、法医伤残鉴定迫害和司法迫害,控制我的手机、网络等对我的通讯迫害,责成江苏省高及法院依法重新审理在?2012513日,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47号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被也是暂住在此的暂住地的邻居江苏省邳州市车夫山镇红光村刘渡口组114号的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把我的鼻嘴用拳头打伤,造成我的鼻骨粉碎性骨折:鼻骨远端(鼻根部)鼻骨骨折移位、塌陷、增生,鼻骨右偏、鼻背右偏、鼻中隔偏曲、左侧鼻翼塌陷、鼻右侧筛板骨内陷、歪鼻畸形(鼻骨九十度斜c型右偏畸形,鼻骨九十度斜c型右偏畸形最远处离鼻中轴线近一扁指),呼吸受限、影响外观,需要做歪鼻整形术和我的上前门牙也被打的坏死拔掉了一颗,造成我伤残并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和植牙的刘同贺打伤残我一案的刑事和民事赔偿案件,及时采取补救措施为我做法医伤残鉴定,重新依法重新审理判决刘同贺的刑事案件和对我的民事赔偿案件,维护国家法制的尊严和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存和生命健康权利,使我能够尽快做歪鼻整形手术和植牙手术,让我能够在我的祖国生活下去

六:要求严惩在20091210日晚上7点,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武宜路与滆湖西路十字路口开残疾车等客拉人,被两个青年以坐车为名让我把残疾车开到淹城路的武进区烈士陵园边抢劫打伤的案件

七:要求依法严惩我在201065日上午810分左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武进高新区的南湖家苑小区旁边的马路边开残疾车拉客,在小区外的马路边,小区联防保安寻衅滋事扣下了我的残疾车,并说:"开面包车,开摩托车拉客的可以拉客,你不可以拉客。"我用相机拍照,联防保安要摔我的相机。我去向联防保安要残疾车,在社区警务室被3个联防保安打伤的案件

八:要求依法严惩在201083日中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出站口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用摩托车拉客的车牌号为苏GJS010的男青年寻衅滋事打伤的案情

九:要求依法严惩在2010116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为了生存开着残疾车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集镇新民桥上拉客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开三轮车拉客的中年男人打伤的案情

十:要求依法严惩在2011321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1321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家村的一个私人诊所给我儿子治病,被两个流氓打伤的案情

十一:要求侦破在201476日下午2点左右,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几个流氓地痞在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寻衅滋事砸碎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玻璃的案件

十二:要求查处在201489日晚上8点多,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被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高新区中队的交警公开迫害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玻璃砸碎的案件

十三要求彻查在2014355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武路与定安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把我迫害打伤的照片,把我殴打的衣服都撕烂了,后又枉法做假扣押了我的电动三轮车和对我谋杀的案件 要求依法追查这个警号为056875的武进交警迫害我暴力执法的责任,并赔偿打伤我的医疗费和撕扯烂我衣服的费用

十四:要求依法查处在2014125日下午在武进高新区凤栖路与龙域西路十字路口我被人用机动车谋杀未遂和打伤的案件 ????要求还原案情真相,依法处理并责成打人者赔偿打伤我的医疗费

十五:要求依法侦破严惩在2011819日晚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常州武进区牛塘镇的新环网吧上网期间我的自行车被盗案 

十六:要求依法侦破严惩在2011911-13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放在暂住屋中的海尔数码相机(990元买的)被盗案

十七:要求依法处理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对我制造的谋杀案和安排、唆使、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对我的谋杀案

十八: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在常州对我的其它一些迫害

十九:要求中共中央责令有关部门彻查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安排、唆使、煽动、脑控控制机关单位职员、流氓地痞、群众的大脑长期一次次把我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迫害和对我进行司法迫害、行政违法执法迫害、投毒、医疗谋杀、机动车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进行诽谤并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下,多次公开制造盗窃案诽谤我和准备诬告陷害我的案件

二十: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为了对我一个世界经济奇才的迫害,有关部门不惜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在脑控迫害我时盗窃我的创意,对我的一些创意和我的所有挣钱门路再随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二十一: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41021日上午我到常州市解放军一0二医院治疗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10月底至今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伸全骑行自行车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靠双拐走路。只要有关部门不公开监控迫害我了,我就能拄着单拐大步走路,我就能拄着单拐可以提重物了,我就能推行几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了。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不想走路,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有关部门却医疗迫害我,指使解放军一0二医院对我进行医疗迫害,不让解放军一0二医院医生如实为我治疗心理障碍疾病

二十二:2014115日至2014117日,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投资三万多元的菜店开业后,在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被迫害的菜店开业才三天不得不关门

二十三: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常州公安多次安排指使警察准备迫害枪杀我,公开谋杀我

二十四: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5712日下午六点多,我打110报警反映黑社会暴力绑架讨赌债,结果警察却让当事双方和好作假材料准备迫害陷害我和准备用机动车谋杀我

二十五: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脑控群众煽动群众在我家的食物上投毒

二十六: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经常是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手机、网络通讯以及脑控干扰我的正常思维等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都公开说出来

二十七: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经常是在脑控迫害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

二十八:我从2008年底至2015年下半年在常州暂住谋生受到的其它一些迫害

二十九:常州武进警方多次准备迫害我把我带到派出所或行政拘留,然后把我害死在派出所或看守所 要求依法处理我在<<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材料中反映的所有迫害我的案件.
   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长期经常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成我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让我卖不到配件和卖不掉废品和物品等,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等大量对我的迫害、谋杀,我近期将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另行写材料全面申诉控诉随同<<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事件>>,有我九十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8月3日下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上访,我在没有向常州市信访局递交材料前,我给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打电话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的一个女工作人员让我把材料给常州市信访局接待窗口的工作人员,我把我填写的上访表连同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递交给常州市信访局接待窗口2号窗口的男工作人员时,这个男工作人员到别的窗口去了,又过来了一个女工作人员,她看了我填写的上访表就给常州市政法委打电话说:你要接收材料你们自己来拿。。。。

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又让我接听电话和我说:你把上访材料寄到常州市政法委吧,我们不接访的。。。“ 我就要把我的上访材料递交给常州市信访局接待窗口2号窗口又过来了的这个女工作人员,她说她不要我的材料,你到武进区信访局反映,我说我多次反映武进区信访局和公安局都不依法办事。这个女的就说:你来常州市反映,就要有武进区的结论。。。。我说:全国冤民过亿,有哪个访民冤民就是上访到北京上访几十年谁拿到了〈〈信访条例〉〉规定的信访案件在三个月两个月给予文字处理结果了?给信访人文字处理结果的信访案件都是中共依法处理的案件,信访人都会息访的。依法处理的案件都是造成重大影响的案件,涉及到腐败的信访案件十万件也没有一件是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结果的。不然现实中国怎麽会是贪官污吏横行、冤案遍地、冤狱遍地、冤民过亿、人民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中共各级政府的监控、各种迫害、关押、残害、谋杀、屠杀、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这是中共体制性的问题,也就是我说的体制性邪恶。。。。

常州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不仅不依法接收我的上访材料或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还窗口乱坐,也都不挂牌上岗,迫害压制访民都不知道工作人员的身份没有法反映,我就打123888常州市纪委反映,常州市纪委说不属于纪委管,我打025——12388江苏省纪委反映,江苏省纪委也说不属于江苏省纪委管。。。。

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在201583日下午1:07分,我的手机收到了一个手机号为15261975263的一条短信:老婆回去了,我叫她走的。我不要了,回给你。我到了晚上六点左右给他回了个短信:你是谁呀,我不知道你说的什麽呀?后来我看到这个手机一个星期前给我发过一条短信,我想起来了,一个星期前的2015725日下午一点五十分左右,我在我暂住武进区遥观镇下梅807号靠路边的门面房里上网,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的进来向我求助,说她的手机丢了,她找公用电话打电话两个超市里都没有公用电话(注:我的暂住屋对门就是两个超市)问我能不能把我家的座机固话给她打一下电话?我说我们没有公用电话不对外?这个女的就说:你电话给我打一下,我给你钱。因为对于别人的求助,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答应的。我说我的固话话费贵你用我的手机吧?因为我们家中国电信的固话话费是八角钱一分钟,我们家用的电信手机是包月的。这个女的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号码1531258636215261975263手机一个男的打了好几分钟的电话,和15261975263手机电话那头一个男的说了些暧昧的话。我就说:你不要用我的私人手机和别人无休止的聊呀,我还要有事呢?这个女的才和15261975263手机电话那头一个男的说:我的手机丢了,我这是借人的手机用的。。。。这个女的用我的手机给15261975263手机电话那头一个男的打了电话后,又等对方发一个手机号码给我的手机上等了两三分钟左右后,她把对方发在我手机上的一个手机号码用笔抄下后,问我她用我的手机打电话要多少钱?我说:你有零钱就给点没有零钱就算了。这个女的就给了我两元五角钱,我只收了她的两元钱。因为任何人向我求助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帮助的第二天201572515261975263手机就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你好,昨天有个女的是不是那你手机打电话的呀!我发个手机号你给她了吗?我出于礼貌就给这个男的回了一个电话,告诉这个男的昨天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的向我求助,说她的手机丢了,她在下梅找公用电话打电话两个超市里都没有公用电话,她是借我的电话用的,当时她就把你发过来的手机号码抄好后走的,我不认识这个女的。当时我就听到电话那头这个男的和别人说我,他是政治犯。。。。。 我在201583日晚上7:13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号码1531258636215261975263手机发了一个短信:"你是谁呀,我不知道你说的什麽呀?"之后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又说:"哪天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的向我求助,说她的手机丢了,她在下梅找公用电话打电话两个超市里都没有公用电话,她是借我的电话用的,当时她就把你发过来的手机号码抄好后走的,我不认识这个女的。如果你再骚扰我,我就报警."这个男的听了我说的话后一句也没有说过了一会在201583日晚上9:1715261975263手机又给我发两条短信:"叫她拿我的钱给我知道吗?我可不是好骗的,你们要是不给的话,""你们她妈的,给老子小心,我也不是好骗的,知道吗?" 因为在我的暂住地当时和之前,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时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一个男的今天下午给这个政治犯的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说'老婆回去了,我叫她走的。我不要了,回给你。'是上面安排让发的.因为这个政治犯把手机借给一个女的打电话,上面让对方男的迫害这个政治犯,让给这个政治犯发抹黑他的短信.因为某某某(国家领导人)的女儿喜欢这个政治犯,她在保护这个政治犯,所以抹黑这个政治犯让她生气...." 我就给他回了个短信:"你是谁呀?你这样骚扰我威胁我是违法行为,你知道吗?" 之后在15261975263手机又给我的15312586362手机发了几条骚扰敲诈威胁我的手机短信后,我开始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武进110一个女话务员刚接听完我的反映就说:"你是在遥观住,你直接打遥观派出所的电话反映吧..." " 遥观派出所接警后推脱不调查,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关于详情我将另行揭露。

我打印的<<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材料中反映的所有迫害我的案件.我在201584把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递交给了接访警察后,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听到有警察和保安说:准备改这个这个政治犯的上访材料陷害他。。。。。


我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 共三份,花了一千多元,我上递交的近九十万字940页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每页都有我的签名和按有我的指纹印,修改的地方也都按有我的指纹印,但是我怕有人在我的材料的行距空白处和有照片的空白处作假添加打印陷害我的文字,我在寄给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的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不仅每页都有我的签名和按有我的指纹印,修改的地方也都按有我的指纹印,而且我在我的材料的行距较宽的空白处和有照片的空白处的地方也都按有指纹。但是常州市信访局和常州市公安局、政法委以及武进区信访局和公安局仍然是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继续迫害我对于我反映受到的迫害案件进行踢皮球,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对我的迫害。。。。

20158月4日,我先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我填写好上访表后,武进区信访局接收了我的上访表却不接收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武进区信访局接访的工作人员让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反映,武进区公安局如果不处理,你到常州市公安局反映。我在20158月4日下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后,当时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没有让我填写上访表,但是接收了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说我们的领导等子看你的这材料呢?你先回去吧!

我在20158月6日下午,我在常州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室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当时是一个年纪大的男警察接的访,他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也不接收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我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之后当天下午,我又赶到了常州市公安局东门,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上访反映,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的两名警察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门卫室接访的我。



我在20158月7日,又把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武进区马杭邮政所用特快专递寄给了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仅邮寄费就花掉了68元。


我在20158月13日上午,我在常州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室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当时是一个常州市公安局的女局长接的访,她也是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并告诉我她不是局长,没有局长接待日了,以后也没有局长接待日了。我知道她是常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她是在推拖我。江苏省公安厅明文规定局长接待日要有领导接待。


2015813日一天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攻击、控制了我的电脑和网络让我不能上网揭露对我的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上述对我的迫害。。。。。


2015813日上午8点多,我的家庭电脑网页打不开了,造成我不能上网。在2015813日晚上,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


2015814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中国电信遥观所来了两个维修人员来检查我家宽带问题。这两个维修人员我家电话宽带都是他俩来安装维修的。他俩带来了宽带用的“猫”和笔记本电脑。并现场和电话通过上面联合检测,检测结果是我家用的签约六十五兆宽带没有问题(我之前说的我家用的宽带是五十兆,实际是六十五兆),宽带用的“猫”没有问题,路由器没有问题,电脑没有问题,可是我家的电脑就是打不开网页。我问:是不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这两个维修人员说: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就说:如果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你们电信给我出证明,我向上面反映。


这两个维修人员出去打过电话后和我说:我们领导来给你检修。到了2015814日下午2点,上午来的一个维修人员和一个他说的领导(可能是带班的)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这个领导检修后说是路由器问题。让我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我家的两台电脑都能正常上网了。可是到了2015814日晚上六点我回家后我还是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上网的,我家的两台电脑还都是和之前一样打不开网页不能上网。这明显是我家的宽带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让我不能上网。而在我的暂住地,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了准备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了,江泽民集团过不掉了。所以现在有关部门正在秘密上报中央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只要习近平(总书记)批示了,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在2015814日晚上,我又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


到了2015815日下午5点多,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领导(可能是带班的)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检修结果还是我家用的签约65兆的宽带插入电脑后检测结果只有2.7兆。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领导(可能是带班的)多次电话向上反映联系检修,还是如此。之后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领导(可能是带班的)和我说:“明天把你光纤线换了和把‘猫’换了(指宽带用的‘猫’)。” 

我在2015815日晚上和16日8点多,又几次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在2015816日上午,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用的“猫"换了后,我家的宽带正常了。至此三天多我家的宽带不能用,维修人员却又“维修不好”的奇怪现象结束了。。。。。

我在20158月18日上午,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常州市公安局和武进区信访局都把我推到武进区公安局,而武进区公安局不依法办事,既不给我答复和文字答复,也不管我的上访事项。常州市信访局3号窗口的工作人员仍然是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上访,要求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保安门卫说:“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领导说不接访你了。。。。”我坚持让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保安门卫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查警察打电话。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保安门卫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查警察打电话时,在电话中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查警察和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保安门卫说:“他的案子领导都知道了,让他回去找武进区公安局。。。。”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保安门卫和我说;“你都听到了吧,说你的案子领导都知道了,让你回去找武进区公安局。。。。

在2015年8月19日,我打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接访电话85680691,一个男工作人员说:“吕千荣,你寄来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我们收到了,我们摘抄后上报领导了,你写的太多了,有的都是在网上摘抄的。。。。”我说:“有的是摘抄我发在网上的我自己写的我自己受迫害的日记、微博控诉。

在2015年8月20日,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反映对我的迫害谋杀以及武进交警迫害我扣押了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快三个月了也不给我,武进区公安局这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还是让我回家等。我说:“你们这不是赤裸裸的迫害我吗?我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上访,这几个部门都不接我的上访材料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你们快三个月了,还是不给我答复。按照《信访条例》你们武进区公安局两个月就应该给我文字答复了,你们这不是赤裸裸的迫害我吗?

在2015年8月20日当时我就打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接访电话85680691反映,这个男工作人员不听我的反映却说:“吕千荣,你寄来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我们收到了,我们摘抄后上报领导了,已经批给常州市公安局了。你写的太多了,有的都是在网上摘抄的。。。。,我说你胡说什么呀?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都是我自己写的,我摘抄网上的也是我自己发在网上的我受迫害的日记微博控诉,在我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中,除了有的关于脑控的文章是我原文摘抄引用网上的文章,其他的关于对我的迫害控诉,全部是我自己写的,白字黑字你乱说什么呀?这个男工作人员却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我再打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接访电话85680691问这个男工作人员:“你怎么说我的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中,有很多都是摘抄网上的?”这个男工作人员说:“我没有这样说。”

我怀疑他们工作人员在摘抄我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上报领导时,是不是故意作假陷害我,说的反映的受迫害谋杀的案件都是摘抄网上的。因为之前在我20158月4日下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后,当时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没有让我填写上访表,但是接收了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后,我听到武进区公安局的警察以及保安说:"要改这个政治犯的上访材料。。。。"我之后大概在2015年8月6日也打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接访电话85680691反映,当时是个女的接的电话。我说:”20158月4日下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后,当时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没有让我填写上访表,但是接收了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后,我听到武进区公安局的警察以及保安说:‘要改这个政治犯的上访材料。。。。’我递交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我在每页都签了我的名字并按有我的指纹“该材料我打印有三份,我在寄给常州市政法委的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我不仅在每页都签了我的名字并按有我的指纹,而且我在每页有两行字宽的行距和每页有照片的空白处我都按有我的指纹,就是怕有人添加更改我的材料。。。。


在2015825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反映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和诉说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当时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被我说的哑口无言,还是没有答复。看看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当时秘密的用录音笔拍下了我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接访警察上访反映了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和诉说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这个视频是我想方设法又买到了一个微型录音录像的“录音笔”后,在2015825日上午我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反映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和诉说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当时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这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被我说的哑口无言,看看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下面是我拍摄的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内景





中共江泽民集团邪恶透顶呀!呼吁网友帮我转发!看下面这个视频:

中国残疾农民吕千荣2015年8月25日上午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上访视频,揭露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证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4Og83rggQI&feature=youtu.be


我在20158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上访要求湖塘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五楼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三楼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办公室,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也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


我当时在2015825日下午,我就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的办公楼下,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打常州市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是57336话务员反映了包括我在20158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上访要求湖塘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五楼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三楼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办公室,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也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的上述对我的迫害。。。。我并在2015826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反映了包括我在20158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上访要求湖塘交警中队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五楼501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三楼301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办公室,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也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的上述对我的迫害。。。。。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仍然是没有给我答复......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8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上访要求湖塘交警中队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五楼501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的现场图片


























在2015825日之前最近一时期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是脑控群众对习近平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女儿进行造谣诽谤攻击。。。。。

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经销商先后把我的两个微型录音录像设备录音笔搞坏,让我拍摄的常州武进交警公开迫害我,扣押了我一个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三个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控诉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反映等,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都把我推给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就是拖我,让我等或说我们武进区公安局也不受理,但是也不按《信访条例》依法给我文字答复的多个迫害我的视频打不开或已被销毁,连我之前把我拍摄的有关部门迫害我的上述多个视频证据放在我的电脑桌面上的文件里,也被人可能是远程控制我的电脑连文件一块删除了。并且在我2015824日,我再到常州几家电脑城买微型录音录像设备录音笔,有关部门都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都说出对我的迫害,并脑控通知商家不要卖微型录音录像设备录音笔给我,并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到外地买微型录音录像设备录音笔,上面也是这样脑控迫害他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让他买不到。。。。以及最近有关部门都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和其家人的攻击诽谤和所有对我的迫害。例如在2015824日下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样迫害这个政治犯,这次扣这个政治犯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两个多月了不给他,都是习近平女儿让扣的,因为。。。

下面是我拍摄的常州市信访局内外景






下面是2015年8月3日,我在常州市信访局递交的上访表






下面是2015年8月18日,我在常州市信访局递交的上访表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

该材料我在20158月4日,我先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要求中共常州市党委、政府依法处理我和家人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多次被迫害、谋杀的案件和武进交警迫害我两次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多日不归还我的案件。我填写好上访表后,武进区信访局接收了我的上访表却不接收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武进区信访局接访的工作人员让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反映,武进区公安局如果不处理,你到常州市公安局反映”。我在20158月4日下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后,当时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没有让我填写上访表,但是接收了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说我们的领导等子看你的这材料呢?你先回去吧!以及我在20158月7日,又把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武进区马杭邮政所用特快专递寄给了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仅邮寄费就花掉了68元。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内文前中后几页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8月7日,又把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武进区马杭邮政所用特快专递寄给了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的特快专递收据,仅邮寄费就花掉了68元。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8月7日,又把我写后打印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武进区马杭邮政所用特快专递寄给了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的特快专递收据的邮件送达签收回执传真复印件并有马杭邮政所的日戳





2015826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反映了包括我在20158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塘中队上访要求湖塘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五楼大队长教导员办公室,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的三楼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办公室,湖塘交警中队中队长指导员也不接待我的上访反映的上述对我的迫害。。。。。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仍然是没有给我答复。

在2015年9月1日下午3点多,我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在常州市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反映:“201564日和71,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安排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我三个多月来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并在201584日和7日向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递交了和向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用特快专递邮寄了我写的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都不接收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在我上访三个多月来,我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都是推拖没有人给我答复,武进交警不归还我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不仅对我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等对我的迫害案件不能依法处理,而且仍继续把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在我自己的祖国生活不下去。。。

常州市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男接访员员仍然推拖不依法处理我的信访案件。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9月1日下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递交给男接访员的我填写的上访表
















下面是我拍摄的2015年9月1日下午常州市信访局信访接待室的内景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9月1日下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上访向男接访员反映信访案情的视频



在2015年9月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等两个接访警察上访反映:201564日和71,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安排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我三个多月来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并在201584日和7日向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递交了和向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用特快专递邮寄了我写的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都不接收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在我上访三个多月来,我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都是推拖没有人给我答复,武进交警不归还我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不仅对我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等对我的迫害案件不能依法处理,而且仍继续把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在我自己的祖国生活不下去。。。

要求对我反映的信访案件依法处理,要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归还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的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等两人听了我的反映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只告诉了我一句话:“你反映的材料我们都有,领导都知道....”当时我刚从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往大门外走,就听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接访的男警察和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女职工说:“这个政治犯这次就要寻求政治避难了,把他迫害的太狠了,他知道他不寻求政治避难上访没有人理他,他寻求政治避难了他的问题才能给他解决!但是他寻求政治避难后如果出来了也会逮他,说他非正常上访。就是逼他到外国去的!这几天在控制他的网络,不能让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最起码在10月1日不能让他写出来.....”

这是我的祖国,想把我迫害的逼到哪里去?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5年9月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上访反映信访案情的视频

下面是我在201593日上午在武进区礼河镇街道拍摄的到处都是用于拉客的私自改装的马达汽油三轮车。这些真正的非法机动车辆,武进交警都不管,也有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拉客



下面是我在201598日下午4点20分前后,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菜市场门前的街道拍摄的到处都是用于拉客的私自改装的马达汽油三轮车真正的非法机动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拉客等人的镜头






下面是我在201598日下午,我在武进区湖塘镇马杭街道马杭菜市场门前的街道拍摄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拉客等人的镜头




最近在2015年9月上旬,因为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近一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马上快写好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等特务机关,最近一段时间,都一边是控制我的宽带、电脑、网络,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甚至国内网站(我用的中国电信宽带,由于我的宽带被人控制住了带速偏低不能上网,被常州电信技术科修改我的宽带模板、端口后,造成我不能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并都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近一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马上快写好了,那样江泽民集团对他的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江泽民过不掉了,习近平可能要给他的冤案平反,那样所有参与迫害这个政治犯的人都过不掉。这个政治犯的申诉控诉都发在他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现在江泽民的人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机关正在控制这个政治犯的网络,让他不能正常上网,然后准备把这个政治犯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删除,就准备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5年9月上旬最近一时期,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是脑控群众对习近平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女儿进行造谣诽谤攻击。。。。。

在2015813日一天,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攻击、控制了我的电脑和网络让我不能上网揭露对我的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上述对我的迫害。。。。。


2015813日上午8点多,我的家庭电脑网页打不开了,造成我不能上网。在2015813日晚上,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

2015814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中国电信遥观所来了两个维修人员来检查我家宽带问题。我家电话宽带都是他俩来安装维修的。他俩带来了宽带用的“猫”和笔记本电脑。并现场用电话和上面通话联系联合检测,检测结果是我家用的签约六十五兆宽带没有问题(我之前说的我家用的宽带是五十兆,实际是六十五兆),宽带用的“猫”没有问题,路由器没有问题,电脑没有问题,可是我家的电脑就是打不开网页。我问:是不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这两个维修人员说: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就说:如果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你们电信给我出证明,我向上面反映。


这两个维修人员出去打过电话后和我说:我们领导来给你检修。到了2015814日下午2点,上午来的一个维修人员张明和一个他说的领导叫的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检修后说是路由器问题。让我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我家的两台电脑都能正常上网了。可是到了2015814日晚上六点我回家后我还是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上网的,我家的两台电脑还都是和之前一样打不开网页不能上网。这明显是我家的宽带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让我不能上网。而在我的暂住地,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了准备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了,江泽民集团过不掉了。所以现在有关部门正在秘密上报中央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只要习近平(总书记)批示了,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在2015814日晚上,我又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



到了2015815日下午5点多,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检修结果还是我家用的签约65兆的宽带插入电脑后检测结果只有2.7兆。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多次电话向上反映联系检修,还是如此。之后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和我说:“明天把你光纤线换了和把‘猫’换了(指宽带用的‘猫’)。” 



我在2015815日晚上和16日8点多,又几次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在2015816日上午,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用的“猫"换了后,我家的宽带正常了。至此三天多我家的宽带不能用,维修人员却又“维修不好”的奇怪现象结束了。。。。

从2015年8月27日晚开始至2015年8月29日,我家的宽带因带速过慢又不能上网了,本来签约65兆的宽带在2015年8月27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3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8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9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我多次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从2015年8月27日开始每天几次到我家检修我家的宽带,并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在2015年8月29日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造成我不能上网,造成我无法写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反映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仅仅因为我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在95年反映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等3人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当时三人在我的追问下和我说:“你家的宽带我们能换的都把你换了,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带速还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我们只有向上上报反映了。就是有关部门控制的,他(她)们也不承认呀!象你家宽带这样的现象,从来就没有过。。。。。"

我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告诉我:“我们正在把你的(宽带)模板重做。。。。”

在2015年8月29日,我仍在多次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又维修检测我家宽带。。。。

2015年8月29日中午11点至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一个多小时,在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和上面电信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共同检修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开始,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因为我家的宽带只有国内流量没有或很少有国际流量,成了中国的局域网而不是全球网了,我家的宽带国际流量被关闭或有极少的国际流量,而造成我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从2012年底至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之间,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在2015年8月29日傍晚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了。。。。。。

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家的宽带模板重做之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发现我家的宽带在谷歌+博客不翻墙也可以上了,在我的谷歌+博客上分享我的脸书链接也经常可以分享,但是其它国际网站却是不翻墙上不了,翻墙因为没有国际流量也无法上国际网站,有时一天也上不了,有时一天只能上一两次,每次不到五分钟,只有一次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二十分钟左右,我多次打10000中国常州电信客服和向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反映,10000电信客服工作人员多次电话通知我说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而事实是别人在江苏常州用和我同样的翻墙软件同时间上国际网站,别人能上我上不了。连在2015年9月6日夜间十二点左右和在2015年9月7日早上五点开始,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却怎么都上不了。而事实是只要我反映的不能上网投诉,在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要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几次是在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要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的前后各五分钟,我反映的我家宽带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的问题自动就好了,就能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了,只要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离开五分钟后,我家的宽带又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在2015年9月6日,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之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发现我家的宽带在谷歌+博客不翻墙也可以上了,在我的谷歌+博客上分享我的脸书链接也经常可以分享,但是其它国际网站却是不翻墙上不了,翻墙因为没有国际流量也无法上国际网站,有时一天也上不了,有时一天只能上一两次,每次不到五分钟,只有一次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二十分钟左右,我多次打10000中国常州电信客服和向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反映,10000电信客服工作人员多次电话通知我说:“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而事实是别人在江苏常州用和我同样的翻墙软件同时间上国际网站,别人能上我上不了。通过大量事实理由,已经证明我家的宽带是被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监控控制了我家的宽带,造成我不能正常上国内网站和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几亿电信用户都不用修改重做模板修改端口都能正常上网,我在2012年底至2015年8月13日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正常上网,但是从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8月16日上午,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正常情况下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都是72兆73兆。我报修后,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张明和负责人伟等都多次来检修我家宽带,把我家用的宽带"猫"换了,再用我家的宽带"猫"线直接插入我家的电脑或他们自己带的电脑再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测速我家的宽带,正常应该是72兆73兆的宽带,检测结果还是只有2.7兆或3兆。检测的结果还是我家的宽带用的“猫”没有问题,路由器没有问题,电脑没有问题,可是我家的电脑还是带速超低偏慢打不开网页。

我在2015815日晚上和16日8点多,又几次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在2015816日上午,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用的“猫"换了后,我家的宽带正常了。至此三天多我家的宽带不能用,维修人员却又“维修不好”的奇怪现象结束了。。。。

从2015年8月27日晚开始至2015年8月29日,我家的宽带又因带速过慢又不能上网了,本来签约65兆的宽带在2015年8月27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3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8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9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我多次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从2015年8月27日开始至29日,每天几次到我暂住屋检修我家的宽带,并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在2015年8月29日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造成我不能上网....

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当时三人在我的追问下和我说:“你家的宽带我们能换的都把你换了,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带速还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我们只有向上上报反映了。就是有关部门控制的,他(她)们也不承认呀!象你家宽带这样的现象,从来就没有过。。。。。"

我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告诉我:“我们正在把你的(宽带)模板重做。。。。”

在2015年8月29日,我仍在多次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又来维修检测我家宽带。。。。

在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在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和上面常州电信局技术科的电信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共同检修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至今天,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因为我家的宽带只有国内流量没有或很少有国际流量,成了中国的局域网而不是全球网了,我家的宽带国际流量被关闭或有极少的国际流量,而造成我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从2012年底至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家的宽带模板重做之间,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


我在201596日,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葉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葉伟告诉我:我们没有办法,检测都正常,你向法院起诉吧,改你模板也是常州电信技术科的事,你只有向常州电信反映......”而在201596日,常州电信10000客服和江苏电信客服010000还是满嘴谎言的给我的答复还是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201597日,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种状况),我在201597日一天打10000常州电信客服在上午和下午投诉了两次仍没有解决,只在武进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的维修人员张明在201597日上午来我家检修我反映的我家的宽带在201597日国际网站和国内网站都无法上网之前的五分钟左右,我家的电脑宽带又能上国内网站了。张明走后五十分钟左右,在我又用无界浏览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后,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又是出现了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又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我在201597日晚上,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反映.201598日上午,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比昨天好些,我在5点多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一个小时左右,中午,又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一会儿,在其它时间仍然还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并且连之前几天我不用翻墙也能进入谷歌+我的吕千荣博客正常上网,在201598日却也是不能翻墙成功进入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吕千荣博客也无法上网了,我201598日上午打10000常州电信客服投诉,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张明和负责人奚葉伟把他们自己带来的电脑接入我家的宽带后(他们没有问我家宽带号码和密码,自己就接入了),问我你经常上哪家国际网站上不了?我说我如果用的翻墙软件翻墙不能成功,所有的国际网站都上不了,奚葉伟非要我说出一家国际网站的网址,我就说出了美国之音中文网的网址,他在电话里告诉了常州电信的技术科人员后还问我要我常上哪些家国际网站的网址,我说我如果用的翻墙软件翻墙不能成功,所有的国际网站都上不了。我不告诉你我常上那些国际网站的网址,你们别又修改我的模板让我无法翻墙进入这些网站了。之后奚葉伟说:"这些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上面有人来你家检修解决你的问题....."

2015910日至今,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自由门现在经常无法翻墙),比之前好些,能断断续续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上网,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并且连之前几天我不用翻墙也能进入谷歌+我的吕千荣博客正常上网,现在我不翻墙也还是无法上了。我多次10000常州电信客服投诉和打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电话反映仍然是无法解决。我只好2015910日打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协电话投诉反映:“我用中国电信的宽带,最近被人为控制造成我家宽带带速偏低不能上网,在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技术科修改了我的宽带模板后,我家的宽带明显被人为控制住,造成我不能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从9月7号开始至今连我上国内网站也无法上了。我多次向常州电信投诉都解决不了,我要求常州电信把我的宽带模板恢复到和全国几亿电信用户的宽带模板一样,并保证我的宽带和之前几年一样能够正常上网....”

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协已受理我的电话投诉。

2015911日至今,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自由门现在经常无法翻墙),比之前好多了,能经常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上网,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并且连之前几天我不用翻墙也能进入谷歌+我的吕千荣博客正常上网,现在我不翻墙也还是无法上了。

而最近一时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一面是脑控迫害我,并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常州武进交警公开迫害我,扣押了我一个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三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控诉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反映等,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都把我推给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就是拖我,让我等或说我们武进区公安局也不受理,但是也不按《信访条例》依法给我文字答复;一面是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家的网络宽带被控制住了,因为他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反映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仅仅因为他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在95年反映他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十九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材料马上写好了,并把控诉证据都发在国际网站上。现在江泽民集团把持的政法委和常州市正在秘密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给习近平,只要习近平同意了,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他把《中国残疾农民吕千荣2015825日上午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上访视频,揭露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证据》视频,都发在美国youtube网站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中共也不承认,但是他的证据太多了。江泽民过不掉,政法委过不掉,常州市也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2015年9月10月2个月,在常州市武进区要重租房住,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出去租房时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我的租房迫害,例如:在我出去租房时群众看到我都会和人说出:“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正在到处租房子,上面迫害他不让群众租房子给他住,他脑子都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造成我难租到房。如果我在租房时和出租房屋的房东说好的租房协议,到了第二天我依约去和房东签租房协议时,房东就会违约不同意和我签租房协议了。。。。。

在我2015年10月7日下午租房时,当时就和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夫妇签定了租房合同,合约规定:“房租按一年一付。房屋一年租金为肆仟元(4000元).签此合同时乙方已付甲方押金贰佰元(200元)和预付房租捌佰元(800元)共计壹仟元(1000元)人民币。协议以三年为限。下年房租提前一个月预付。乙方付给甲方贰佰元(200元)人民币押金。甲方在三年内不能涨房租和不能违约赶乙方走。乙方如果没有租满三年,贰佰元(200元)人民币押金不退。三年租期满甲方应当退还乙方贰佰元(200元)押金人民币。甲方如果在三年内违约赶乙方走等违约,甲方必须付给乙方违约金贰万元(20000元)人民币。(注:如果政府征地拆迁甲方不属于违约。)房租从201511 1日乙方住进租住屋算起。”当时房东李国芳夫妇和我我们三人都在房屋出租合同上签了字。因为我们约定的是房东夫妇和我和妻子都在合同上签字,由于当时我妻子在上班,我和房东李国芳夫妇约好在当天下午我妻子下班后,就来在租房合同上签字,当天下午六点左右,我和我妻子到了李国芳家要在合同上签字时,李国芳夫妇说:“在合同上,你违约了你的押金违约金是贰佰元,我违约了却要赔偿你两万,这不对等,我要把违约金降低成五千元,我们不会违约赶你走的。合同现在你妻子还没有签字是无效的,你妻子在合同上也签过字了才有效....”我就把合同给了李国芳夫妇,李国芳用笔在一式三份的合同里都把打印的合同里打印的:“甲方如果在三年内违约赶乙方走等违约,甲方必须付给乙方违约金贰万元(20000元)人民币”中的“贰万元(20000元)”横划了一笔后又在下面都填写了伍仟元(5000元)。因为我们在租房约定时有口头约定:“租房合同签订之后,房东当时要把出租屋的鈅匙给我,为了安全,防止别人不能进入我的出住屋,允许我换出租屋的门锁。我换了门锁后就要开始向电信办理移机手续,把我家的固话、宽带都移过来和开始搬东西过来”。由于在2015年10月7日晚上签了租房合同后天晚了,我无法再换出租屋的门锁,我就在2015年10月8日白天一天多次到李国芳家要我出租屋的门锁鈅匙后换门锁,李国芳夫妇都不在家。在2015年10月9日上午和下午我又多次到李国芳家要我出租屋的门锁鈅匙后换门锁,李国芳夫妇也不在家,直到傍晚李国芳夫妇才在家。我当时问李国芳要到了我出租屋的门锁鈅匙后开始换我租住屋的门锁,李国芳当时帮我忙把我把我租住屋的门锁换好的。之后我把换下的李国芳出租屋的门锁给了李国芳。李国芳问我让我把我新安装在我租住屋的门锁鈅匙能不能给他一把?我说我们说好的:“我换了门锁后就要开始向电信办理移机手续,把我家的固话、宽带都移过来和开始搬东西过来,我出租屋的。我租住屋的门锁鈅匙不能给你,我会联系你在你有空时把你放在我租住屋里的煤球搬走的.有事你打我手机.....

在2015年10月13日,我电话联系中国电信客服办理了把我家的固话、宽带都移机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的移机手续(因为中国电信参与国安、公安对我的监控迫害,我有一代身份证、二代身份证复印件、残疾证和江苏省居住证在遥观电信营业厅办理移机手续工作人员说我没有二代身份证原件不给办理移机手续。我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反映,中国电信10000客服工作人员说:“我们可以办理移机手续.....”),由于中国电信参与国安、公安对我的监控迫害,中国电信遥观所几天没有给我办理移机。(在2015年10月13日,我电话联系中国电信客服办理了把我家的固话、宽带都移机到遥观镇同济村委西小李11号的移机手续,我拍摄有中国电信系统遥观电信所的这次移机手续的电脑视频截图和在2015年10月17日我让中国武进电信公司开的移机发票证明)。

在2015年10月15日下午傍晚,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的李国芳用他的手机    打我的手机15312586362在电话里告诉我:“吕千荣,我的房子不租给你了,你来拿钱,你来拿你的押金吧.....”

在2015年10月16日上午吃过早饭后,我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李国芳的家找到了李国芳,我问李国芳:“你为什麽要违约?你违约是要按合同赔偿我两万违约金的,你现在造成我移机和搬家都无法进行,耽误了我多少天的事,我那边的租住房也和房东说了这个月底退了.....”李国芳说:“这里可能拆迁,我不让你住是为你好....”我说:“当时和你签合同时你们夫妇都说这里不拆迁。如果以后拆迁现在又没有拆迁,你按合同履行约定让我住进租住屋,以后要是拆迁了你也没有责任呀!”李国芳说:“那不行,我现在不同意你住进来,你不能住进来。我不敢得罪政府,如果政府让我按合同约定让你住进去,我就让你住进去.....(后来2015年10月20日我用录音笔拍摄的视频录音证明李国芳当时说了:‘如果政府让我按合同约定让你住进去,我就让你住进去’)。”

在2015年10月16日上午赶到了遥观镇司法所投诉房东违约,要求政府进行司法调解,遥观镇司法所的两名男工作人员都告诉我:“调解需要两个人一块来,你一个人来不能调解。”我说;“群众发生了矛盾,当事双方如果能一块来调解,还要你政府调解干什么?不就是群众发生了矛盾问题无法解决,一方当事人才来找政府调解,政府为了把社会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才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把群众的矛盾化解。我之前在牛塘镇发生租房纠纷,我找到牛塘镇司法所反映,牛塘镇司法所工作人员也是联系当事人双方进行调解的呀?”遥观镇司法所的两名男工作人员都告诉我:“我们遥观镇规定的群众发生了矛盾必须双方当事人一块来司法所调解司法所才给调解。你要信访可以。租房房东违约,你可以找法院起诉。”(事实是当时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对我的租房迫害,是遥观派出所和遥观镇以及通济村政府组织安排李国芳和我违约不让把房子租给我住的。)。我当时打12348常州市司法服务热线反映,按照规定12348司法服务热线应该受理我的租房房东违约投诉,把我的租房房东违约投诉转到遥观镇司法所进行调解。可是我多次拨打12348常州市司法服务热线反映,12348常州市司法服务热线都是把我转到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都是告诉我;“你这租房房东违约,你可以向法院起诉维权。你是残疾人,是法律援助对象....”

在2015年10月16日、17日,遥观电信所催我移机,因为李国芳违约我无法移机。

我在2015年10月18日,我和遥观电信所的工作人员去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李国芳出租给我的租住屋移机,我用我的鈅匙开我的租住屋的门锁却怎么也打不开我的租住屋的门锁,我发现我租住屋的门锁被人换了,我就打110报警,向110报警台的接警人员说:“我租住遥观镇同济村委西小李11号我的租住屋的门锁被人换了....”遥观派出所接警人员在电话中询问我时不愿意出警,后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快一个小时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6046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才来处警。(有遥观派出所的报案笔录)。

因为2015年10月17日、18日是双休日,在双休日过后在2015年10月19日到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因为由于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中国打电话和在网上向社会公开寻求维权律师对我进行法律援助都没有维权律师敢法律援助我。包括我在2012年被刘同贺打伤残后,我用我的天涯社区天涯论坛知名ID中国安徽人说和吕千荣系列ID在天涯论坛上发帖公开呼吁寻求维权律师对我进行法律援助。包括多次打电话给中国多个最著名的人权维权律师向他们求助,这些中国多个最著名的人权维权律师都不敢法律援助我,有的一接听我电话知道是我后,就说有事,赶紧挂断了电话。),这时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却告诉我,房屋租赁纠纷不属于法律援助对象....

我到武进区司法局找法援科的王(音)科长反映,我因九五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至今二十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一个先天性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受迫害向中国社会人权律师寻求法律援助,人权律师都不敢法律援助我,在2012年我被刘同贺打伤残后,我被迫害的向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后,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苏众泰律师事务所蒋伟中律师法律援助我,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蒋伟中律师的电话也控制住让我在其后有几个月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公用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开始一段时间都是电话接通后对方没有人接听,等我之后见到蒋伟中律师后问起此事,蒋伟中律师就会告诉我:“他没有听到看到我拨打他手机的信息...”之后一段时间都是电话接通后,我能听到蒋伟中律师在电话另一端多次说:“谁呀?怎么听不到你说话呀?怎么听不到你的声音?”造成我每次和蒋伟中律师联系只能通过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的黄科长等人用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的办公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电话接通后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的黄科长等人才和蒋伟中律师说:“吕千荣打你手机联系不上你,现在找你有事要和你说话....”然后我才能和蒋伟中律师通话联系上。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的王科长对我说:“有关部门对你的迫害我们不管,我们按照政策办事。但是房屋租赁纠纷不属于派专人律师为你打官司的法律援助对象,你法律咨询可以.....”

我在2015年10月20日9:58分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李国芳家门前和李国芳交涉,李国芳承认他违约,是在2015年10月15日傍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家的房子不租给我了;李国芳承认他是在2015年10月16日上午我到他家找他时他和我说的:“他不敢得罪政府,政府如果让他按合同履约让我住进我的租住屋,他就让我住进去.”;李国芳承认他是在2015年10月16日上午,我到他家找他告诉他不同意他单方面违约解除租房合同后,他把我暂住屋的门锁找开锁公司打开后,把我暂住屋的门锁换掉的。李国芳知道我的报警并当时多次强调让我按派出所的《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中说的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让我找遥观派出所解决。这些我当时都用录音笔秘密拍摄了视频取证。

下面是我在2015年10月20日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中共地方政府让李国芳违约的音像视频


中共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让武进区遥观镇同济村民李国芳违约租房合同的证据(2015年10月20日我用录音笔拍摄的中共地方政府让李国芳违约的录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I4kWQ0J0ds&spfreload=10


在2015年10月22日(日期在核实)傍晚,李国芳用他的    手机打我的15312586362手机在电话中让我去拿我的房租押金或重签租房合同,说他的房子我和他再重签租房合同后他再租给我。并说政府又同意他把房子租给我了....

中共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让李国芳随意违反租房合同并肆意侵犯别人人权,违法撬别人房门撬换别人门锁的行为和反复无常的行为不仅诚信皆失,也给我带来了伤害,李国芳的言行真是让我无言。 



中共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让武进区遥观镇同济村民李国芳违约租房合同的证据(2015年10月20日我用录音笔拍摄的中共地方政府让李国芳违约的录音)

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

我从2015年9月底最近一个月在常州市武进区要重(chong)租房住,在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我难租到房,在我2015年10月7日租房时当时就和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签定了租房合同(并签有违约金)租到房子后一个星期,武进区公安局和地方政府又向房东李国芳施压让房东李国芳违约并撬换了我租住屋的门锁(当时我还没有住进去,但是已付有违约金和预付有房租并签定了租房合同),这些我已准备起诉。

从2015年10月26日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租到住房暂住并当时签订了三年合同交了一年房租和押金第二天开始搬进租住屋后,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有关部门又故伎重演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我暂住地的邻居群众监控迫害我,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又以政府组织的名义安排、煽动、唆使、我暂住地的群众监控迫害我。由于我的房东不在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居住(我的房东住在常州市区),有关部门又故伎重演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我暂住地的邻居本地人和暂住的外地农民工监控迫害我,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多次到我暂住地安排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和他(她)们说:“这个残疾人是重要的政治犯,要监控迫害他。这个政治犯有录音笔,监控迫害他不能和他说,和他说话要注意。中共对他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不承认。他多年来一直控告和在国内外网上揭露控诉中共对他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都是江泽民迫害他的....”

下面是2015年10月26日我与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赵家塘9号赵才虎签订的租房合同(给我的两份)和赵才虎收到我一年房租四千八百元和二百元押金共计五千元人民币的收据



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常州市信访局的接访人员推脱,在我的质问下他让我依法维权,扣车的事等找常州市公安局。只接了我的上访表,连把我的上访事项都没有在电脑上等记。我刚走就听这个接访人员说:“他的上访都没有登记,他不是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公开在脸书上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吗?’让他去找台湾中华民国去!常州市信访局规定:‘不准在信访接待场所录音录像拍照,就是针对他的,怕他对他的迫害录音录像取证了。如果他秘密录音录像,下次我们都不接待他。’这次就要上报他的材料给习近平,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要逮他(指秘密上报陷害我的假材料给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指我在2015年11月8日在马英九推特和脸书上转发马英九的推文和微博时发的推文和评论说以及我在蔡英文的脸书微博下发评论说:“中国大陆很多知道中国历史真相和中共历史真相的爱国民主公民、维权公民,无不盼望中华民国回归!不仅是因为中华民国现今的人民没有压迫、没有冤屈、没有迫害的宪政民主的法治制度,更是为了维护我中华民族11418213.03平方公里的国土完整! ”当时常州市信访局禁止我在信访接待室接访大厅拍照,信访接待人员非要我把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并让信访接待大厅的当班辅警把我推出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大门,非要我删除我相机里拍摄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图片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接访我。我说:“我拍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是我怕你们以后不承认我来上访了,因为我知道中国冤民受到残酷迫害的事例太多了......你们这又不是军事禁地,为何我不能拍摄取证?你们如果依法办事,你们怕什么?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一个男接访人员非让我把我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访大厅。

请问常州市信访局:如果你们是依法解决信访群众的问题,而不是践踏法制迫害冤民的黑社会,为何你怕冤民录音、录像、拍照取证?

下面是我上访后,又拍下的常州市信访局接访大厅内和禁止吸烟标志张贴在一起的未经允许禁止录音、录像、拍照的标志牌。


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上访至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青果巷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期间,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脸书上公开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上报习近平逮他把他在看守所害死,习近平也不会同意,要把他害死用机动车撞死了,连他一家人都要被害死....”并且我当天下午,多次听到有警察看到我时和同行的警察说:“他要把他的控诉都写出来了,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制造政治事件了,到时还是江泽民过不掉,我们过不掉,今天就要把他用机动车撞死....”

在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要求依法处理。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一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的我。这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我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说:“你找武进区公安局,你拿到武进区公安局给你的文字答复后,如果不服再来向常州市公安局反映,武进区公安局不依法给你文字答复你找武进区检察院反映....”我说:“你这不是推诿吗?如果政府依法办事了,我还会上访吗?中国还有二千万冤民访民在受到残酷的各种监控迫害吗?.....”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我的警察就说:“回去注意安全,别被车撞了....”我就回答我不拍威胁,国安、国保不是长期多次谋杀我吗?

我当时就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打电话85680691反映,一个男工作人员接听我的上述反映对我的迫害控诉一半就说:“对于你反映的对你的迫害,我管不了,不属于政法委管....”

我只有当时又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对我的上述迫害和有关部门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撞死我.....当时是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听的电话。

在2015年11月10日上午,我发现我8、9月份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申诉控诉材料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二十多年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控诉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草稿》两次发的人二十篇都被人删除了。我打谷歌驻北京的客服电话反映一天都无法打通,接通的电话工作人员说让我打谷歌博客的电话,说她是负责谷歌搜索的。我问谷歌博客的电话是多少她不告诉我,我问谷歌驻北京办事处地址,她让我自己上网搜索。我发现我的谷歌博客多次被人删除并几次在我吕千荣的谷歌博客和博讯博客上发文揭露,几个月来我都联系不上谷歌客服负责谷歌博客的工作人员.....


在2015年9月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向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等两个接访警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安排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我三个多月来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并在2015年8月4日和7日向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递交了和向常州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用特快专递邮寄了我写的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要求武进交警归还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常州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都不接收我的近九十万字940页装订成上、中、下三本的申诉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在我上访三个多月来,我多次上访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多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反映,都是推拖没有人给我答复,武进交警不归还我迫害我扣押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不仅对我在常州暂住谋生六年多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等对我的迫害案件不能依法处理,而且仍继续把我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在我自己的祖国生活不下去。。。”

要求对我反映的信访案件依法处理,要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归还公开迫害我,两次违法扣下的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要求依法处理我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六年多来对我和家人的所有迫害谋杀案件。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等两人听了我的反映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接访警察只告诉了我一句话:“你反映的材料我们都有,领导都知道....”当时我刚从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往大门外走,就听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接访的男警察和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一个女职工说:“这个政治犯这次就要寻求政治避难了,把他迫害的太狠了,他知道他不寻求政治避难上访没有人理他,他寻求政治避难了他的问题才能给他解决!但是他寻求政治避难后如果出来了也会逮他,说他非正常上访。就是逼他到外国去的!这几天在控制他的网络,不能让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最起码在10月1日不能让他写出来.....”

这是我的祖国,想把我迫害的逼到哪里去?


在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常州市信访局的接访人员推脱,在我的质问下他让我依法维权,扣车的事等找常州市公安局。只接了我的上访表,连把我的上访事项都没有在电脑上等记。我刚走就听这个接访人员说:“他的上访都没有登记,他不是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公开在脸书上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吗?’让他去找台湾中华民国去!常州市信访局规定:‘不准在信访接待场所录音录像拍照,就是针对他的,怕他对他的迫害录音录像取证了。如果他秘密录音录像,下次我们都不接待他。’这次就要上报他的材料给习近平,习近平批示同意了就要逮他(指秘密上报陷害我的假材料给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指我在2015年11月8日在马英九推特和脸书上转发马英九的推文和微博时发的推文和评论说以及我在蔡英文的脸书微博下发评论说:“中国大陆很多知道中国历史真相和中共历史真相的爱国民主公民、维权公民,无不盼望中华民国回归!不仅是因为中华民国现今的人民没有压迫、没有冤屈、没有迫害的宪政民主的法治制度,更是为了维护我中华民族11418213.03平方公里的国土完整! ”当时常州市信访局禁止我在信访接待室接访大厅拍照,信访接待人员非要我把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并让信访接待大厅的当班辅警把我推出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大门,非要我删除我相机里拍摄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的图片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接访我。我说:“我拍摄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是我怕你们以后不承认我来上访了,因为我知道中国冤民受到残酷迫害的事例太多了......你们这又不是军事禁地,为何我不能拍摄取证?你们如果依法办事,你们怕什么?”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大厅一个男接访人员非让我把我拍下的信访接待大厅的照片删除后,才让我进常州市信访局接访大厅。

请问常州市信访局:如果你们是依法解决信访群众的问题,而不是践踏法制迫害冤民的黑社会,为何你怕冤民录音、录像、拍照取证?

从2015年11月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上访至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青果巷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期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脸书上公开给马英九和蔡英文发信息说:‘中国大陆人民都在盼望民国回归....上报习近平逮他把他在看守所害死,习近平也不会同意,要把他害死用机动车撞死了,连他一家人都要被害死....”并且我当天下午,多次听到有警察看到我时和同行的警察说:“他要把他的控诉都写出来了,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制造政治事件了,到时还是江泽民过不掉,我们过不掉,今天就要把他用机动车撞死....”

在2015年11月9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反映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暂住六年多来,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多次受到的包括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迫害我,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五个多月了,我多次到常州市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武进区公安局上访和打电话寄材料给常州市政法委、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等反映,全部推脱没有人解决和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等迫害我的案件。要求依法处理。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一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的我。这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我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说:“你找武进区公安局,你拿到武进区公安局给你的文字答复后,如果不服再来向常州市公安局反映,武进区公安局不依法给你文字答复你找武进区检察院反映....”我说:“你这不是推诿吗?如果政府依法办事了,我还会上访吗?中国还有二千万冤民访民在受到残酷的各种监控迫害吗?.....”这个警号为:051031的警察接访我的警察就说:“回去注意安全,别被车撞了....”我就回答我不拍威胁,国安、国保不是长期多次谋杀我吗?

我当时就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打电话85680691反映,一个男工作人员接听我的上述反映对我的迫害控诉一半就说:“对于你反映的对你的迫害,我管不了,不属于政法委管....”

我只有当时又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对我的上述迫害和有关部门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撞死我.....当时是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听的电话。

在2015年11月10日上午,我发现我8、9月份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的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申诉控诉材料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二十多年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谋杀以及对我家人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的控诉《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草稿》两次发的人二十篇都被人删除了。我打谷歌驻北京的客服电话反映一天都无法打通,接通的电话工作人员说让我打谷歌博客的电话,说她是负责谷歌搜索的。我问谷歌博客的电话是多少她不告诉我,我问谷歌驻北京办事处地址,她让我自己上网搜索。我发现我的谷歌博客多次被人删除并几次在我吕千荣的谷歌博客和博讯博客上发文揭露,几个月来我都联系不上谷歌客服负责谷歌博客的工作人员.....


2016年1月1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5号窗口上访,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的接访员[窗口工作人员叫他徐(音)主任]接待的.接收我材料后,就说了一句:"你回家吧"!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19日上午,我在常州市信访局5号窗口上访递给接访我的徐(音)主任]的我写的上访表材料:










在2016年1月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接访警察不接待我,在接待室保安和我说了后,我把我填写好的上访表材料给了保安,保安接了我的上访表材料后放在接访警察的桌子上(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接访警察在接待了上访人员后,都是让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保安填写接访内容,然后有接访警察签字.这些都是在上访人员面前当面完成的).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25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接访警察不接待我,在接待室保安和我说了后我把填写好的上访表材料给了保安,保安接了我的上访表材料后放在接访警察的桌子上的我写的上访表材料和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内景










2016年1月26日,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上访,还是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和另一个警察在值班接访,仍然是我一去反映我的信访案件,个警号为055572叫祁文俊的警察还是不回答我反映的信访案件就走了,另一个警察也走了.....

2016年2月1日上午,我又到湖塘交警中队去要扣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警号为055753的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答应给我车,下午我去要车这个警号为055753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当面交代一个交警和我说。这个交警告诉我:"你要车就要行政拘留你后,每辆车罚款五百元才给你车,你不要车就不处罚你".

我说:"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并且你们武进区公安局的周立夫副局长也在2015年整顿啪啪车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了。大概二十年了货运电动三轮车都是按非机动车处理,全国都是把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之前常州市和武进区也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现在你们武进区除了湖塘镇之外其它地方仍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和货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你们湖塘交警中队的领导也是说因为是禁区不准电动三轮车进入,那为何常州市区和武进区所有的禁区的环卫工人开的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快递公司的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比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还要大怎麽都按非机动车对待准许在常州市区禁区和武进区湖塘禁区行使"?

湖塘交警中队的这个交警说:"那你也买货运电动三轮车和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呀?我们准许上路!这样规定是上面规定的!"

我知道我买了货运电动三轮车或厢式货运电动三轮车后,他们还是会迫害我非法扣我车.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只在湖塘镇不准客运电动三轮车上路.武进区整顿"啪啪车",也是只对那些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外观样式一样的,但是安装的是125发动机或150发动机的这种国家明文规定的属于摩托三轮车机动车的客运摩托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没有驾驶证的拘留五至十日,扣车十五日以内,罚款五百元.对于客运电动三轮车只处于扣车十五日以内,罚款五百元(全国都不给电动三轮车上牌照都是按非机动车处理,只有有的地方规定禁止在市区禁区通行).对于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残疾人,都是带到湖塘交警中队后不罚款当天就让残疾人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开走了(我在2015年已询问了几个在湖塘马杭开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残疾人,都是这样告诉我的,湖塘交警都是这麽处理他们的)。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国安国保又安排湖塘交警中队公开迫害我,非法扣押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大半年了都不给我,让我无法生存。都是赤裸裸的迫害我,我有什麽办法?

我告诉这个交警:“你们迫害我,我只有向上反映”!

下面这个视频是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在2016年2月1日上午,我又到湖塘交警中队去要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警号为055753的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答应给我车,下午我去要车这个警号为055753湖塘交警中队队长或指导员当面交代一个交警和我说。这个交警告诉我:"你要车就要行政拘留你后,每辆车罚款五百元才给你车,你不要车就不处罚你".我们谈话的音像视频.但是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控诉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一年不给我>>这个视频,由于被中共控制了,这个视频我上传到美国you bube网站后,点击音像视频都很卡的,不能正常播放.我只有把这个视频用我的数码相机先翻拍后再上传到美国you bube网站后,点击后才能正常播放.见下面我把这个视频用我的数码相机先翻拍后再上传到美国you bube网站上的视频<<翻拍控诉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一年不给我>>

翻拍控诉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一年不给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fKQT619lbU&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20

控诉武进交警又迫害我先后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迫害我,违法扣下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两辆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近一年不给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9HTYMj5dQ&t=173s&index=25&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


在2016年4月28日上午,我到常州市信访局人民来信来访接待室4号窗口上访反映包括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在内的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受到的迫害案件,要求依法处理。之后在2016年4月28日上午,我又赶到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案件。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警号为052808的女交警接谈的我。

在2016年4月28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来信来访接待室上访反映包括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在内的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受到的迫害案件,要求依法处理。

我2016年12月12日上午,为此事又到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在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办公楼403室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纪检监察室一个警号为053500的女警察接访的,下午我又到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反映,是一个警号为053187的警察接访的.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纪检监察室和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这两个交警都是推托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反映.

我在2016年12月12日下午,又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0519--12345反映常州交警对我的上述扣车迫害和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对我的一些迫害,是常州市长热线工号为573121工作人员接听的。当时并一次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电话反映,但对方接听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我再拨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对方却不接电话。

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我在没有进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上访前,我就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前,我又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0519--12345反映说:“我现在要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事,我怕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警察迫害我诬陷我,说我是来闹事的,或把我害死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后,作假上报说我是‘自杀‘或‘心肌梗塞‘死的。所以我提前给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一下,我都是依法上访反映问题的。因为我知道太多的中国司法腐败的黑幕了。。。。

在我给常州市长热线打过电话先反映后,我就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值班室向当时值班的辅警说:“我现在要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事。”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值班室当时这个值班的辅警听了我的反映后推托,后他知道我可能是在用录音笔秘密录像后,就把我带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法制科,他先推开415室的门看了后说:“没有人”(后来我知道该室两个法制科的交警都在屋里上班)。然后他又推开415室左边大概是416室的法制科长办公室看了后说:“科长不在,在开会。办公室里就一个女的,你就在外边等吧!”我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过道里等了一会,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左边大概是416室的一个年轻女工作人员出来去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后问站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过道里的我:“你找谁?”我说:“我是来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事。刚才那个辅警带我来的,他说:‘科长不在,在开会。办公室里就一个女的,让我在这里等’。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左边大概是416室的这个年轻女工作人员说:“我们法制科有人上班,你到这个办公室里反映吧!”说完她把我带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里有警号为055998和警号为055460的两个警察在上班。我知道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都是当时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的,包括我当时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上访,都是在有关部门的掌控之中。

在我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里有警号为055998和警号为055460的两个警察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时。这两个警察先是推托,后又来抢夺我手中的钥匙扣,我问:“你要干什麽”?一个交警说:“要看看(检查的)”。我问:“我来反映问题,你凭什麽要检查我?”一个交警说:“你是来找茬的” 。我问:“我来反映问题,你凭什麽要检查我?你要不要搜我身?我身上带的手机相机你要不要检查?”一个交警说:“该检查的时侯还是要检查”。我说:“我就不给你检查(他们搜身是违法的侵犯人权的)。你如果依法办事你怕什麽?”一个交警硬来强行搜我身。我看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连法制科的警察也无法制也来迫害我了,我就说:“我在来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依法上访反映问题之前,在我没有进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上访前,我就用我的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12345反映说:‘我现在要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事,我怕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警察迫害我诬陷我,说我是来闹事的,或把我害死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后,作假上报说我是‘自杀‘或‘心肌梗塞‘死的。所以我提前给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一下,我都是依法上访反映问题的。因为我知道太多的中国司法腐败的黑幕了。。。。‘你们却还迫害我诬陷我是来找茬的。我现在就打常州市长热线12345反映。

当时在这两个警察还在强行要控制我搜我身的时候,我就又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0519--12345反映说:“现在我在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里警号为055998和警号为055460的两个警察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时。这两个警察先是推托,后又来抢夺我手中的钥匙扣,我问:‘你要干什麽‘?一个交警说:‘要看看(检查的)’。我问:‘我来反映问题,你凭什麽要检查我?’一个交警说:‘你是来找茬的’。我问:‘我来反映问题,你凭什麽要检查我?你要不要搜我身?我身上带的手机相机你要不要检查?‘一个交警说:‘该检查的时侯还是要检查’。我说:‘我就不给你检查(他们搜身是违法的侵犯人权的)。你如果依法办事你怕什麽?’一个交警硬来强行搜我身。我在这次来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之前,刚才刚给你们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打过电话,我说‘我马上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我怕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警察迫害我诬陷我,说我是来闹事的,或把我害死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后,作假上报说我是自杀或心肌梗塞死的。所以我提前给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一下,我都是依法上访反映问题的。因为我知道太多的中国司法腐败的黑幕了。。。’现在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制科的两个警察,他们却正在迫害我,正在强行要搜我身,并诬陷我说我是来闹事的,还要打我,你们市长热线都有录音的。。。”我给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刚打过电话,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制科迫害我的两个交警中的一个交警接听了他的一个手机电话后,不再要搜我身,并把我的身份证给了我。之后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法制科的科长也过来演戏敷衍性的听了我的反映后,什麽没说让我走了。。。。

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期间,我当时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有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音像视频

在我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楼四楼415室里有警号为055998和警号为055460的两个警察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时。这两个警察对我的迫害过程,都被我秘密用录音笔拍摄了下来。我也保存有我在常州市电信局调取打印的2016年12月份的语音通话清单,上面都记录有“我在2016年12月12日下午,又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0519--12345反映常州交警对我的上述扣车迫害和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对我的一些迫害,是常州市长热线工号为573121工作人员接听的。当时并一次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电话反映,但对方接听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我再拨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对方却不接电话。“和“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期间,我两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反映”,这几次的语音通话清单证据。

下面是:我在常州市电信局调取打印的2016年12月份的语音通话清单,上面都记录有“我在2016年12月12日下午,又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拨打常州市长热线0519--12345反映常州交警对我的上述扣车迫害和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对我的一些迫害,是常州市长热线工号为573121工作人员接听的。当时并一次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电话反映,但对方接听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我再拨打常州市公安局12388举报投诉,对方却不接电话。“和“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期间,我两次打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反映”,这几次的语音通话清单证据。


下面是: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又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的投诉期间,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音像视频。见下面You Tube视频

翻拍: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湖塘中队两次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两年了不还给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YrG0mkaTZ8&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1

下面是原视频三段

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湖塘中队两次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两年了不还给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qX_dVk-6i0&feature=youtu.be

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湖塘中队两次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两年了不还给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之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3MRDJzbqP4&list=PLNYj-ZLwfPTR4TDRO20ZDjzjeNIu7c8aM&index=3&spfreload=5

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2月30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上访反映“湖塘中队两次扣押我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两年了不还给我“,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迫害我的全过程之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BqvUFwKm7g&feature=youtu.b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