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拍摄的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报警反映去年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迫害我,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保渎职不作为,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暂住屋门口旁

拍摄的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在常州报警反映2016年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参与迫害我,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保渎职不依法查处,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隔壁无人住的房屋门口的处警视频


我去年报警反映反映的隔壁小化工厂危化品泄露案件的渎职行为,武进区环保局贾宏在通话中反复说谎和推脱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注: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来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液体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注:实际有十几吨至二十几吨生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些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

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快到中午了,武进区安监局的专家才来到小化工厂租的民屋内察看几吨化工液体,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以及武进区安监局的人都和我说:"安监局要抽几吨化工液体样检测....."

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问我:"你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要不要挖走?"我说:"现在结论还没有出来,小化工厂的几吨化工液体还没有弄走,先用水冲冲吧,等都弄好了才把我暂住屋门前被化工液体污染的泥土挖走....."这个处警警察让消防战士用消防车把我暂住屋门口被化工液体污染的地方用高压水龙头都冲洗了一遍.

在2016年8月28日下午,小化工厂的老板来到我家里说:"他的玻璃胶从他门口流到了我门口是有人故意从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弄出来的,他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没有烂没有漏,可能是城管弄的....."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和我说话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把化工液体进货单也送到派出所,当时这个小化工厂的老板在我面前和处警警察说:"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没有进货单,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注:邻居小化工厂不住人.

后来我问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此事,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我说当时是他打的电话,他是这麽说的.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处警现场,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及遥观镇安监科的工作人员都告诉我:"武进区安监局抽样检测了....."

在2016年8月28日当天,在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和消防队战士以及安监局的工作人员还有小化工厂租的屋的房东和群众,只要我不在这些人面前,他她们都会说:"是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的,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

至2016年8月31日这几天,有关部门在每天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国安国保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晚上故意把玻璃胶液体泼倒在政治犯暂住屋门前,里面还参有放射性元素,要把政治犯害死,现在这个政治犯告的很,并取有大量证据,这两天他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到时扛不住了可能要把小化工厂老板判刑两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就会按交通事故处理,就没有事了。以后这个小化工厂老板也会找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

而武进区安监局和环保局工作人员开始都是告诉我:"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我们已经抽检了,你等待检测结果吧!"而过了两天又都不承认检测了.就这样公然出尔反尔,公然渎职,
公然参与中共国安国保迫害我.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也不依法办事公然渎职,并且不给我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

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当时我就说到了包括小化工厂对我的迫害等,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处警警察说:"十几亿人怎麽就迫害你呢?"

我就在处警辅警用摄像机拍摄的处警镜头前,简述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就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再加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造成我做生意迫害的让我买不着卖不掉,就连我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我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当时处警现场只有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以及两个群众和我,共五个人.

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结束处警后,在他俩上警车时,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说:"对他迫害的太狠了,中共过不掉,都是脑控迫害他,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的.中共不承认,承认了中共就完了!不能让他把控诉材料弄出来了,快弄出来了就要逮他.他向我们(处警时)说的,也(作假)上报他是(聚众)演讲....."

而这次报警后处警的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不敢和我见面告诉我处警结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