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拍摄的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我报警反映去年隔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我报警后都渎职,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暂住屋门前旁,我报警后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

拍摄的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我报警反映去年隔壁违法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我报警后都渎职,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暂住屋门前旁,我报警后小化工厂老板到我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注: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来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液体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注:实际有十几吨至二十几吨生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些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

而武进区安监局和环保局工作人员开始都是告诉我:"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我们已经抽检了,你等待检测结果吧!"而过了两天又都不承认检测了.就这样公然出尔反尔,公然渎职,公然参与中共国安国保迫害我.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也不依法办事公然渎职,并且不给我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

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当时我就说到了包括小化工厂对我的迫害等,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处警警察说:"十几亿人怎麽就迫害你呢?"

我就在处警辅警用摄像机拍摄的处警镜头前,简述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就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

当时处警现场只有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以及两个群众和我,共五个人.

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结束处警后,在他俩上警车时,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说:"对他迫害的太狠了,中共过不掉,都是脑控迫害他,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的.中共不承认,承认了中共就完了!不能让他把控诉材料弄出来了,快弄出来了就要逮他.他向我们(处警时)说的,也(作假)上报他是(聚众)演讲....."

而这次报警后处警的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不敢和我见面告诉我处警结果。

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又到我家寻衅滋事,先问我:"你可知道我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怎麽没有了?你可知道谁弄走的?"我说:"我已报警了警察没有告诉你?"我说:"你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走了把桶里的玻璃胶倒了一地,我能不报警吗?"他说:"我家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没有玻璃胶是水,你怎麽报警干什麽?"我说:"我都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当时处警警察说和你联系,你说警察没和你联系,这是警察渎职,我控告他.另外我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中也证明是被倒了一堆的玻璃胶.当时我和处警警察说了,我门口的监控能拍到2017年3月11日中午(部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开手扶拖拉机弄走的视频,但是警察不调监控".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说:"视频里有我吗?"我说视频里只能看到部分图像,这边的都看不到,当时的监控视频里我只看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开的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大塑料前的路上,然后又倒车把手扶拖拉倒到了大塑料的右边我家监控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来到大塑料桶前用手扳着大塑料桶口边把南北方向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掉头成东西方向后,用一根树棍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东西往外弄.当时期间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也和旁边的人说话,但是监控看不到旁边的人....."小化工厂老板又改口说:"警察找过我了,我不知道大塑料是谁弄走的?你不要再到派出所追问了,塑料桶在你们口(旁边)弄丢的,我要报警我的塑料桶是花两千八百元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我就说是你把我的塑料桶卖了呢."我说"你们迫害我我凭什麽不追呀?你现在就报警,你不报警我要报警你来我家寻衅闹事?"小化工厂老板又说:"大塑料桶可能是城管嫌影响市容环境,城管弄走的."小化工厂老板他不打电话报警.他在临上他开来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前气急败坏的说:"警察要让我用车撞死你,我在大街上看见你就把你撞死...."

我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时就报了警,这次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王主任处的警.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说了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当天到我家寻衅滋事的经过后,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上只写了一句话,不能说明原因,就让我签字.我让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再写几句我报案说的话,其中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中把我说的:"当时我家监控拍摄有部分现场录像"写成"我有监控录像",当时我和王主任说:"由于我在写控诉材料,没时间追2017年3月15日的报警,今天(2017年4月5日)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找我事后,我再调监控看,发现2017年3月11号的监控视频没有了(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天我家监控只能调看到最迟2017年3月19号的监控视频.原来我家监控视频只能保存十几天).但是王主任没有在笔录里补充说明里把他写的"我有监控录像"改过来,就让我签字.因为我之前在打110报警时以及与接警警察当时说的和我在网上说的都是:"我家监控拍摄到的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的镜头,只能看到当是一个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前边小路后又倒车过去了(可能是把手扶拖拉机倒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右边小化工厂之前租的民房前,我家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之后我从监控里看到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下车到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把南北方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扳子桶口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头调成东西方向了,然后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了一根棍朝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搅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而其它的当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用手扶拖拉机弄走的镜头我家监控都拍摄不到,包括当时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当时在和一个人说话的画面,我家监控也只能拍摄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所以我也就没有让王主任把这句话改过来.

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













拍摄的在2017年4月5日上午我在常州报警反映2016年隔壁生产玻璃胶的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参与迫害我,把玻璃胶等危化液体泼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环保渎职不依法查处,今年又把玻璃胶倒在我隔壁无人住的房屋门口,我报警后小化工厂老板又到我家寻衅滋事威胁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处警视频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监控控制我的手机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先天性严重畸形肢残等特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上面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在我的暂住屋上网写"抓捕江泽民是中共的出路中国的选择",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我就在上午9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说:"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两间老房屋我的租住屋旁的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仓库的玻璃胶化工有毒液体泄露到我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6日一天,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2016年8月27日上午,我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我就到我门口看看,发现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2016年8月28日上午,我还是感到喉咙干燥难受,呼吸有点困难,我就闻到我暂住屋门口有刺激味,确认还是邻居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的玻璃胶化工液体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前造成的.注:实际是有人故意泼倒我暂住屋门前的."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来处警的,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来处警的警察就联系消防队和安监局来人了,租住屋邻居小化工厂老板放在门前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液体底下流的玻璃胶流到他门口后,又流到了我的暂住屋门口,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前地势低,下雨水都是从我暂住屋门前流走的.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我邻居小化工厂,我就和处警警察说:"前不久我还看到无锡一家化工厂的罐车拉了一罐车车上面罐体上写有泡沫碱或泡沫酸字样的至少有几吨化工液体给小化工厂,这小化工厂租住屋里有好几吨化工液体呢?注:实际有十几吨至二十几吨生产玻璃胶的化工液体."警察和消防队以及安监与这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我等人一些邻居在场,警察和消防战士打开了小化工厂租的居民区民房的门,发现一大间民房内放有十来个大塑料桶的化工液体每个大塑料桶可盛上千斤化工液体和十来铁桶的化工液体.那种大概是盛200公斤的铁油桶,过了一会儿小化工厂的老板娘来了,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和武进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都询问这些化工液体是什麽?做什麽用的?从哪进的往哪送的?有没有进货单?小化工厂的老板娘说:"这些化工液体是从无锡进的,是做玻璃胶用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他们做的用于混凝土凝固的玻璃胶是送给混凝土公司的.这些化工液体有没有进货单问我老公....."当时小化工厂租的民屋房东和处警警察以及安监局的人都说:"他2012年都在这里租房做玻璃胶了,在这做了四年多了....."

而武进区安监局和环保局工作人员开始都是告诉我:"小化工厂的化工液体我们已经抽检了,你等待检测结果吧!"而过了两天又都不承认检测了.就这样公然出尔反尔,公然渎职,
公然参与中共国安国保迫害我.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也不依法办事公然渎职,并且不给我报案笔录和处理结果。

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可以盛两三吨)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一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当时辅警用摄像机拍摄有处警视频.警察让我在报案登记表上签有名字.要求清走玻璃胶和查清是谁倒的玻璃胶.警察说他回去电话联系小化工厂老板问问.当时我就说到了包括小化工厂对我的迫害等,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处警警察说:"十几亿人怎麽就迫害你呢?"

我就在处警辅警用摄像机拍摄的处警镜头前,简述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就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再加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造成我做生意迫害的让我买不着卖不掉,就连我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我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当时处警现场只有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以及两个群众和我,共五个人.

当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结束处警后,在他俩上警车时,我就听到遥观派出所这个警号是055667的警察和这个辅警说:"对他迫害的太狠了,中共过不掉,都是脑控迫害他,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的.中共不承认,承认了中共就完了!不能让他把控诉材料弄出来了,快弄出来了就要逮他.他向我们(处警时)说的,也(作假)上报他是(聚众)演讲....."

而这次报警后处警的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不敢和我见面告诉我处警结果。


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期间我当时正在写由于当时我正在<<吕千荣紧急呼救:中共江泽民集团又用机动车谋杀我等手段要迫害死我>>和<<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这两篇控诉呼救,我没有时间去追问该事件的查处情况,另外我当时以为我家监控拍摄到的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的镜头,只能看到当是一个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前边小路后又倒车过去了(可能是把手扶拖拉机倒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右边小化工厂之前租的民房前,我家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因为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在我暂住屋右侧,中间隔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而小化工厂在2016年8月29日搬走后却把盛玻璃胶的塑料桶放倒在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和我暂住屋右侧的中间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的门前,也是在我暂住屋门前的右侧,当时我家监控我还没有时间安装,直到2016年11月我才抽时间把我家的监控安装上,当时只有我门前的一个监控可以看到小化工厂在2016年8月29日搬走后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倒在小化工厂租住的一间民房和我暂住屋右侧的中间一户无人住的一间屋的门前,也是在我暂住屋门前的右侧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的桶沿一道白色的线,看不到整个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之后我从监控里看到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下车到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把南北方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扳子桶口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头调成东西方向了,然后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了一根棍朝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搅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当时他们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时用了一小矿泉水瓶化工液体,之后这一个盛用于溶解玻璃胶的化工液体小矿泉水瓶,就放在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倒在放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地上的一堆玻璃胶边.而其它的当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用手扶拖拉机弄走的镜头我家监控都拍摄不到,包括当时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当时在和一个人说话的画面,我家监控也只能拍摄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

我在下午2017年4月4日下午把我在我的谷歌博客上我在2017年3月31日发的控诉草稿<<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一文修改好发表后,因为文中有下面这段关于常州警方迫害我涉及安排违法小工厂老板对我的迫害的简述,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在我正准备在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一文时,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又到我家寻衅滋事,先问我:"你可知道我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怎麽没有了?你可知道谁弄走的?"我说:"我已报警了警察没有告诉你?"我说:"你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走了把桶里的玻璃胶倒了一地,我能不报警吗?"他说:"我家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没有玻璃胶是水,你怎麽报警干什麽?"我说:"我都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当时处警警察说和你联系,你说警察没和你联系,这是警察渎职,我控告他.另外我拍摄的有报警音像视频和图片中也证明是被倒了一堆的玻璃胶.当时我和处警警察说了,我门口的监控能拍到2017年3月11日中午(部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开手扶拖拉机弄走的视频,但是警察不调监控".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说:"视频里有我吗?"我说视频里只能看到部分图像,这边的都看不到,当时的监控视频里我只看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开的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大塑料前的路上,然后又倒车把手扶拖拉倒到了大塑料的右边我家监控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来到大塑料桶前用手扳着大塑料桶口边把南北方向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掉头成东西方向后,用一根树棍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东西往外弄.当时期间开手扶拖拉机的男的也和旁边的人说话,但是监控看不到旁边的人....."小化工厂老板又改口说:"警察找过我了,我不知道大塑料是谁弄走的?你不要再到派出所追问了,塑料桶在你们口(旁边)弄丢的,我要报警我的塑料桶是花两千八百元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我就说是你把我的塑料桶卖了呢."我说"你们迫害我我凭什麽不追呀?你现在就报警,你不报警我要报警你来我家寻衅闹事?"小化工厂老板又说:"大塑料桶可能是城管嫌影响市容环境,城管弄走的."小化工厂老板他不打电话报警.他在临上他开来的有八座位左右的比面包车长点的汽车前气急败坏的说:"警察要让我用车撞死你,我在大街上看见你就把你撞死...."

我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时就报了警,这次也是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警察王主任处的警.我向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说了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当天到我家寻衅滋事的经过后,当时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上只写了一句话,不能说明原因,就让我签字.我让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在报案笔录再写几句我报案说的话,其中王主任在报案笔录中把我说的:"当时我家监控拍摄有部分现场录像"写成"我有监控录像",当时我和王主任说:"由于我在写控诉材料,没时间追2017年3月15日的报警,今天(2017年4月5日)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找我事后,我再调监控看,发现2017年3月11号的监控视频没有了(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天我家监控只能调看到最迟2017年3月19号的监控视频.原来我家监控视频只能保存十几天).但是王主任没有在笔录里补充说明里把他写的"我有监控录像"改过来,就让我签字.因为我之前在打110报警时以及与接警警察当时说的和我在网上说的都是:"我家监控拍摄到的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的镜头,只能看到当是一个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开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前边小路后又倒车过去了(可能是把手扶拖拉机倒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的右边小化工厂之前租的民房前,我家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之后我从监控里看到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下车到了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最南边把南北方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扳子桶口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头调成东西方向了,然后这个开手扶拖拉机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了一根棍朝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搅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往外弄.而其它的当时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用手扶拖拉机弄走的镜头我家监控都拍摄不到,包括当时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当时在和一个人说话的画面,我家监控也只能拍摄到开手扶拖拉机的男子."所以我也就没有让王主任把这句话改过来.

当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结束处警后和与他一块来的处警辅警说:"这个政治犯在报案笔录中在"他有监控'这句话签了名,就可以(迫害)审查他,上报给习近平看习近平怎麽处理.习近平不害死他谁敢害死他?把他刑拘审查了也找不到他问题.都知道是小化工厂老板自己把大塑料桶弄走把玻璃胶倒在哪里的,这个政治犯才报警的.让群众作假证.可是这麽大一个塑料桶要用车(货运机动车)和两个人才能拉走,并且要找到桶在哪里的证据,这些证据也没有呀?...."以上是我听到王主任和辅警说的话大意.

在2017年4月5日上午9点左右,我坐在床上当时正在上网写控诉材料,我知道我的手机昨晚忘了充电已经因为没有电关机了,我的录音笔和我的数码相机也没有电要充电了,我正准备马上起床后把我的手机和录音笔以及我的数码相机充电,但是我当时还不知道我家的监控只能保存十四五天,我还不知道我家的监控已经没有了2017年3月11日的监控了,所以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找我事我起床后知道他是来寻衅滋事的,我当时却即没有录音笔秘密取证,又无法用手机报警,我只能在违法小工厂的老板走后我把我的手机充了一会电后才能在2017年4月5日上午11点左右打110报警,并且在违法小工厂的老板走后,我调看了我家监控后才知道我家的监控保存的2017年3月11号的监控视频已经没有了(在2017年4月5日上午,当天我家监控只能调看到最迟2017年3月19号的监控视频.原来我家监控视频只能保存十几天).当时我就怀疑违法小工厂的老板当天来我家寻衅滋事,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也在监控控制我家的监控录像和我的录音笔以及数码相机了,知道我当时无法报警无法取证才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因为在2017年3月15日下午,我打110报警反映"我去年报警反映的我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也是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玻璃胶液体流到了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我报警后,公安、安监和环保三部门都迫害我渎职不作为后,让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搬走后,我暂住屋隔壁的租民房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老板却把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的一个可以盛上千斤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放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几个月,我在2017年3月14日下午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了却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二十斤左右的玻璃胶液体倒在了我暂住屋门前旁边无人住的一家空房门前,我当时调了我家的监控后发现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被人搞走是在2017年3月11日上午11:32分---55分,被一辆带拖车的手扶拖拉机拉走的"。

在处警警察走后,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脑控我暂住地的群众大脑都让群众公开说出来:"小化工厂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那天就是小化工厂的老板他自己来拉走的,他当时就在现场,并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里的玻璃胶倒在了地上,上面都知道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拍摄不到,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他又不承认塑料桶是他自己拉走的,上面不让他承认,他一承认了把有害液体玻璃胶倒在人门口,就要逮人.现在小化工厂的老板说放在政治犯门口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桶‘弄丢‘了,是两千八百块钱买的,够刑事立案的,想诬陷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现在大塑料桶卖的才三四百元一个,卖废品只能卖几十块钱。这个政治犯家的监控看不到小化工厂放的盛玻璃胶的大塑料,上面都用高科技手段知道,所以才安排小化工厂老板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小化工厂老板也不承认是他把盛玻璃胶的大塑料用车拉走时把大塑料里的玻璃胶倒在了这个政治犯的门口的。遥观派出所还想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小化工厂盛玻璃胶的大塑料是在这个政治犯门口'弄丢了'.小化工厂老板又到这个政治犯家闹事要用车撞死他,这个政治犯又报警后在'说他有监控'的笔录里签了名,他当时向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说了'他家监控因为时间久了没有了,他当时没有拷贝'.遥观派出所处警警察没有改过来让他签名他签了.上面说这个政治犯从来就没有做过坏事,查查人家都是在做好事帮助人.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政治犯用大量事实证据揭露的他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爱国之心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二十多年来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包括控制他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他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他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他的监控迫害,造成他做生意迫害的让他买不着卖不掉,就连他从事捡、收废品的工作都迫害的让他的废品无人敢买卖不掉.这样他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他,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他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两年了,在他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他,逼的他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现在都是靠他老婆和儿子打工生存....."以上是我多天来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再加上之后我用我的录音笔在取证时也是被中共控制住造成我取证拍摄迫害我的视频证据的日期对,但是时间错误(之前在201692在银河湾电脑数码城2A02位买的一个深圳市艺创嘉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生产的T60型录音笔拍摄的视频,我上传美国you bube视频网站后,不能正常播放后,在2016年底我寄给了深圳市艺创嘉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维修.),而我的数码相机在我取证拍摄迫害的视频证据时也会奇怪的出现突然拍摄的出现意外故障关机的现象,所以我确切知道了中共江泽民集团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也是在监控控制我家的监控录像和我的录音笔以及数码相机等电子产品再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我知道中共能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能脑控控制我的情感、味觉、嗅觉听觉视觉以及制造各种病症等,包括可以用电磁波脑控造成人血液突然粘稠造成人心肌梗塞、脑中风和脑控让人自杀等,并且这些脑控迫害人的症状,除了没有脑控迫害过我让我有过自杀的念头以外,其它的迫害手段也都在我身上用过试验过多次,我也都多次在网上发文揭露过.但是如果我不是看过中国中央电视台大概是2016年的3.15消费者维权打假晚会节目中现场演示的"网络黑客"在任何一家人大门紧锁的屋外,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就可以遥控操控任何一家人房屋内的所有家用电器自动开关,包括空调、冰箱、电视等.我真不敢相信中共有关部门还能遥控控制我家的数码产品,也用于对我的脑控迫害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上.......

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