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拍摄的我在2017年4月7日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中共国安国保在我在常州暂住几年来大量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案件,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还是不给答复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2017年4月7日15:03时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反映了上述对我的迫害等及当时主要反映两条:“一是、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两年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二是、我在2016年8月28日上午报警反映我暂住屋隔壁生产玻璃胶的小化工厂老板把玻璃胶等危化品液体泼到到我暂住屋门前,造成我呼吸道感染等,当时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和在2016年9月5日下午16:34分左右,遥观镇环境科的周波、顾伟民和东方村委的环境员安监员村干部(有人说是东方村委村长,可能是东方村委支部书记)杜昆明三人找来我房东周瑞正来到我暂住屋喊我出来后,杜昆明寻衅滋事找我事威胁侮辱诽谤我,我打110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我多天多次到遥观派出所找值班警察和找王震警察追问要处理结果和报案登记笔录,遥观派出所都不依法办事推托不给我处理结果;在2017年4月5日上午,违法小工厂的老板来我家寻衅滋事的并说要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报警后当时也是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王震警察处警的.而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5768的处警警察王主任处警的我这三次报警笔录和处警结果,我几个月来多次到遥观派出所去要,并多次打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公安局举报电话和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上访反映,遥观派出所都推托不给我,以及在2017年4月6日下午六至七点左右,我换桶装水时,可能是我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隔壁的违法小化工厂的老板在参与对我的迫害下又想用汽车谋杀我撞死我等我在常州暂住七年来对我的大量迫害。。。。”

我在电话中问接电话的常州市长热线的女工作人员:"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常州暂住七年多来,仅给你们常州市长热线打电话反映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谋杀,并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等等对我的各种迫害谋杀事件的控诉电话就有超过千次吧?有关部门没有超过十天不迫害我的吧?...."

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号话务员,还是听了我的电话反映后,只说:"你说,知道了."近两年来常州市长热线向的话务员,听了我的反映控诉后,都是这样的不给任何答复的。

由于可能是有关部门一边脑控迫害我,又一边遥控监控控制了我的数码相机,让我用我的数码相机在拍摄我在2017年4月7日下午打0519-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号话务员反映上述对我的迫害等以及违法小化工厂老板要用机动车谋杀我撞死我以及我在常州暂住7年多来对我的大量迫害案件时,控制了我的数码相机在拍摄时两次自动关机,并且最后一次自动关机后无法开(过一会我的数码相机我没有动它后它又正常了),造成我的电话最后一小部分没有拍摄通话视频

当时几天,我在国际网站谷歌分享、推特、脸书等我的个人主页上多次转发了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的<<因我不停止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对我的多次迫害,国安国保最近正在安排违法小化工厂老板用机动车谋杀我(草稿)>>控诉

视频链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