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709案再有两人曾被强逼服药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709案再有两人曾被强逼服药
2017-05-16 

5月9日,709公民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中),与709家属王峭岭(左) 李文足 一起在京参加欧盟驻华代表处活动,他们打出标语呼吁当局释放关押的709律师和公民,以及抗议当局对获释和取保的人士继续软禁或监控作法。樊丽丽勇敢揭出勾洪国在关押期间被强迫灌药经历。(2017年5月9日  吴亦桐提供)
5月9日,709公民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中),与709家属王峭岭(左) 李文足 一起在京参加欧盟驻华代表处活动,他们打出标语呼吁当局释放关押的709律师和公民,以及抗议当局对获释和取保的人士继续软禁或监控作法。樊丽丽勇敢揭出勾洪国在关押期间被强迫灌药经历。(2017年5月9日 吴亦桐提供)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709律师任全牛早前因为709赵威案代理遭当局打压,曾被拘近一个月,在此期间也曾被强迫服药,但他悄悄扔掉药物拒绝服用。(拍摄时间不详, 维权人士)
709律师任全牛早前因为709赵威案代理遭当局打压,曾被拘近一个月,在此期间也曾被强迫服药,但他悄悄扔掉药物拒绝服用。(拍摄时间不详, 维权人士)
 
 北京六院不愿透露姓名的专业人士指出,一种治疗高血压的常规药物氯沙坦钾片,其副作用中包括早前曝光的李和平、李姝云服药后的症状,如肌肉酸痛、精神低迷等。(2017年5月16日,吴亦桐提供)
北京六院不愿透露姓名的专业人士指出,一种治疗高血压的常规药物氯沙坦钾片,其副作用中包括早前曝光的李和平、李姝云服药后的症状,如肌肉酸痛、精神低迷等。(2017年5月16日,吴亦桐提供)
 
5月18日,美国国会将举行主题为“在中国被失踪、被囚禁、被酷刑:太太们为丈夫们的自由呼吁”听证会,两位709家属陈桂秋、金变玲将与会披露709酷刑问题,美国行政当局与议会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之一的史密斯议员(图片中)将主持听证会。(拍摄时间不详,cecc官方网站)
5月18日,美国国会将举行主题为“在中国被失踪、被囚禁、被酷刑:太太们为丈夫们的自由呼吁”听证会,两位709家属陈桂秋、金变玲将与会披露709酷刑问题,美国行政当局与议会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之一的史密斯议员(图片中)将主持听证会。(拍摄时间不详,cecc官方网站)
 
709公民勾洪国因声援维权人士遭当局报复,于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后被控“颠覆国家政权”,他于2016年8月5日获判缓刑。被判刑后一直遭软禁。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公开他在被关押期间遭受多种酷刑,包括被强迫灌药  (拍摄时间不详  吴亦桐提供)
709公民勾洪国因声援维权人士遭当局报复,于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后被控“颠覆国家政权”,他于2016年8月5日获判缓刑。被判刑后一直遭软禁。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公开他在被关押期间遭受多种酷刑,包括被强迫灌药 (拍摄时间不详 吴亦桐提供)
 

709案被捕人士羁押期间遭强迫服药的个案陆续曝光,周二(16日)再有两人详细披露遭用药细节.多位律师要求中国人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明709案酷刑特别是强迫用药问题。本周四美国国会也将就709酷刑举行听证。(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709案被判缓刑公民勾洪国周二透过妻子樊丽丽,以及另一位取保律师任全牛,向本台披露在被羁押期间遭强迫用药的细节。这是继709律师李春富、李和平和李姝云曝光709案强迫服药后,新添的强逼服药事件。

勾洪国于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后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2016年8月5日天津二中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判刑后,勾洪国和他的家人继续遭长期软禁。5月14日勾洪国妻子樊丽丽发表我们要真自由声明,揭露酷刑和目前被严格限制自由的处境。

樊丽丽于周二向本台透露了勾洪国被强行灌药的细节:从被抓第一天起,勾洪国就被强迫灌药,在北京和天津关押期间,一般每天被迫服用6粒不明药物。直到2016年8月5日,勾洪国被宣布缓刑后看守才终止强行灌药行为。勾洪国有家庭高血压病史,但他本人以前没有长期服药经历。

樊丽丽:他是7月10号被带到北京的某个关押地点,当天晚上给他量血压说他血压高,就要求他服药,我先生说他不要服药,但是有一个很胖很胖的女医生,她说不服药是不可以的,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服药,然后马上做出那种态势来,就是要强行灌进去,从(2015年)7月10号就开始吃,一直吃到(2016年)8月5号出来。

另一位709律师任全牛,因代理709案赵威案遭当局报复,于2016年7月8日被郑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后于2016年8月5日获取保,在被关押的20多天内他也曾被迫用药,任全牛在监友的提示下拒服药物。

任全年:我平时也没有高血压,给我送看守所之前也做了个体检,我印象中也是血压正常。到里面两天左右他们给我测血压,说发现我血压有点高建议我吃药,就是每次弄个小药包,里面有两粒药,我都是把它直接扔到马桶里了,20多天吧他每天送一次,我一次也没吃过,到20多天时量了一下,血压不高啊。

不愿透露姓名北京第六医院医生还告诉本台,其中一种治疗高血压的常用药物为氯沙坦钾,其副作用包括导致痛风、肌肉酸痛和精神焦虑、消沉等,很像一些服用药物的人士描述后的用药症状,不排除当局以治高血压之名,超常规则用药并利用药物的副作用以在肉体和精神施虐。无论如何,非自愿强迫用药都可被视作虐待的一种。

709律师和公民被迫服药的情况渐次曝光后,多位维权律师和公民于周一(5月15日)发起联署行动,要求中国人大成立有律师代表和公民代表参加的特别调查委员会,查明709系列案件中酷刑特别是强迫用药问题,并问责酷刑实施者。

至周二早上,该行动已有逾百律师和公民联署,联署律师之一覃臣寿,批评当局以极其不人道的方式对待709律师和公民。

覃臣寿:这个药品的名称还不确定,但是基本上可能指向同一种药,目的是为了控制被羁押人,从精神和肉体上摧毁他们。对被羁押人是非人道的行为,从摧毁我们709律师的整个事件和行为上来看, 确实是非常残酷的,我们律师群体都是非常愤怒的,所以才会有联名联署声讨酷刑和服用药物的行动。

本周四(5月18日),美国国会邀请709律师谢阳妻子陈桂秋、江天勇和妻子金变玲,以及不久前入境大陆后失踪的台湾前民进党党工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参加听证会。709妻子将曝光自己的丈夫及整个709案的酷刑问题,料将强迫用药问题将成为其中重点议题之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