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传媒对决权贵,胡舒立大战吴小晖?

美国之音中文网
焦点对话:传媒对决权贵,胡舒立大战吴小晖?
2017年5月6日 00:20
宁馨



华盛顿 —
中国保险业巨头安邦集团多年来传闻不断,其深厚的权贵背景多次被财新网和纽约时报等中外媒体报道。安邦牵涉到的红二代名人包括陈毅之子陈小鲁和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等,但最著名的莫过于安邦实际控制人吴小晖与邓小平孙女的婚姻关系。两年前,财新网曾经因民生银行出问题而起底安邦,但安邦平安过关;两年后,财新网再度挑战安邦,揭示安邦财务内幕,暴露其“金融大鳄”的身份。为此安邦对财新传媒及其主编胡舒立提起诉讼,并警告胡舒立“不要再为了利益集团捏造事实”。一边是有深厚背景的新闻传媒,一边是关系复杂的商业巨头,胡舒立和吴小晖之争为何引起中外政治观察人士的高度关注?在双方的角力中,习近平会支持哪一方?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先生;时事评论家,网上政论节目主讲人文昭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下载 

程晓农说,《财新》这篇揭老底文章指出,安邦12年之内资产扩大1百倍,极其反常。安邦集团的膨胀,并非真有大量新股东“带枪投靠”,而是靠利用银行销售大量不安全的理财保险基金来获取资金;与此同时,为了掩盖安邦债台高筑的真相,吴小晖通过亲属的上百家空壳公司来回倒腾、虚假增加资本金,蒙骗大众。这些问题的危险性在于,安邦集团从贪图高利的民众那里吸纳的短期借款,大量用于境外的房地产投资;这种用短期借债来从事长期投资的经营手法,可能因长期投资获利不好而崩盘,让购买安邦理财产品的民众血本无归。安邦的回应策略明显是避实就虚、避重就轻。安邦异常膨胀的背后黑幕重重,是中国金融业危机隐伏的一个典型。中国的金融乱象遍布在房地产、债务、保险、股市、银行等领域,牵一发而动全局,一旦在某个环节上发生金融风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资产和房产价值,没有哪个家庭可以幸免,所以中国政府现在把维持金融安全当作头等大事,中国民众如果明白了其中的风险,也同样会高度关心。国内官媒报导,4月27日吴小晖遭到调查,这说明他已经没有足够的靠山来掩护自己了。

程晓农说,胡舒立自1998年创办《财经》周刊,成为中国媒体业深度报导的引领者之一。她以敏锐的新闻敏感度、大胆深入的报导风格、恰当应对官方的媒体管控政策而闻名中外。她自我比喻是“啄木鸟”,而在那些“大树上的蛀虫”看来,她就是个“最危险的女人”;如果说,中国官场、商场这棵“大树”上的各主要“枝杈”就是各派政治势力,她主要是在“虫眼”最多的枝干上“啄蛀虫”,比如“谁的鲁能”、“庄家吕梁”两篇封面报导就分别披露了中国国企私有化和股市的黑幕。但是,并不会因为有了“一只啄木鸟”,这棵“大树”就“免于虫灾”了。她这个“啄木鸟”能活跃在这棵“大树”上,主要还是因为“大树的某些枝干”需要“啄木鸟”。吴小晖未必真会与《财新》对簿公堂,在法院里打得昏天黑地,那里是媒体的天堂,企业的地狱。

文昭表示,安邦法律部致胡舒立的声明重点谈到的并非财新的文章,而是指控财新捏造吴小晖的婚姻状况,以及在洽谈广告时对他进行敲诈。至于财新网的文章本身,安邦的反驳很简略,主要说安邦财险销售的270亿资金并非自己用来增加资本,而是在增资之前已经收回;而且报道中提及的一些上市公司,安邦称自己并非它们的第一大股东。但是,财新网文章谈到的安邦及其关联公司之间的循环投资实际上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声明中的简短几句反驳说服力不强。这个事件的看点在于,时机上,外有郭文贵曝光,制造关于王岐山家庭海外资产的丑闻效应,内有安邦起诉财新,都对王岐山起到抵制作用,现在主要看对这个案子是否能够办下去。另一个看点是,吴小晖重点放在胡舒立捏造他的婚姻状上,这点上很可能是有利于他获胜的一点。起底吴小晖财产膨胀实际是曝光金融圈内权贵家族政商一体、公器私用的现状。这并非吴小晖一人的特点,而是整个行业的底,是这个圈子的底。吴小晖强调捏造婚姻状的指控况仅仅是基于放在当前中国体制下,当局不想公开暴露金融圈子的秘密,权贵家族也都想保护这些秘密。吴小晖只有避重就轻才能获得其他权贵的支持,便于把王岐山和胡舒立压回去。

文昭说,胡舒立领导的《财新》多次爆料权贵,而且打过一个比喻,说啄木鸟敲打一颗树不是为了把树推倒。习近平、王岐山反腐之初,在媒体是弱势,需要媒体同盟。当时中央级媒体如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都能删减习近平讲话甚至压下不发,所以当时的习、王难于让中央级别的喉舌媒体为反腐鸣锣开道,难于指哪儿打哪儿。他们要寻找媒体资源。这时,胡舒立出现了,无疑对习王起到帮助作用。但是在中国的体制下,媒体人很难真正中立,他们为了达到职业目标必须寻求保护伞,这是不可避免的。

目前的吴小晖与胡舒立之争和十九大有什么关系?文昭说,这一切都指向王岐山,是对王反腐的抵制,为了他不能在十九大留任制造理由。这类似十八大前温家宝家族被爆料。温家宝当时家族财富被曝光,政治势力被削弱,十八大常委因此塞进了四个江泽民的人。如果王岐山因为丑闻而失去政治地位,习近平将被断掉一臂。

陈破空表示,财新传媒对安邦公司的起底长文,与去年《纽约时报》对安邦公司的两次长篇报道很相似,都是从解剖安邦公司盘根错节的股权结构出发,对安邦公司资金来源的背景和正当性提出质疑。但安邦没有起诉《纽约时报》,因为不会影响到国内,而且,安邦若在美国打官司,毫无胜算的可能。安邦起诉财新传媒,因为在中国国内,财新传媒的起底长文,关系到安邦的生死,而安邦依仗自己的权贵背景,自认为还有胜算的可能。

陈破空说,胡舒立与吴小晖,各有政治背景。两人公开翻脸对决,极可能代表背后政治势力的对决。胡舒立的背后,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吴小晖的背后,是一批红色权贵。吴小晖警告胡舒立不要“找人施压”,直指王岐山。习近平站在哪一边,将是最大看点。观察这一场搏杀,如果胡舒立胜出,证明习王同盟没有问题;如果吴小晖胜出,则证明王岐山地位堪忧。如果双方以和解收场,预示,十九大之前的政治僵局难以打破,只能各让一步。

陈奎德认为,胡舒立和吴小晖之争已经公开在国内的媒体出现,并都声称要起诉对方,其要害在于它表明中共上层的权斗两造之间目前并没有一派占据了绝对的压倒性的优势,已经是撕裂性的冲突,势成水火,白热化了。通常情况,中共最高层总能把内部斗争“黑箱化”,直至权斗结果出来后才公开其胜利方的话语。目前情况是中共历史上罕见的情势。

陈奎德说,中共权斗的焦点人物是王岐山。王在19大的去留及其位置是牵动中共上层政治的枢纽。胡吴斗(乃至郭文贵事件)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四年多来受到王岐山打击的那部分派系权贵正在迅速联手,公开进行大规模反击了。鹿死谁手?目前尚未可知。在目前情势下,估计习近平仍会站在王一边。因为习的政治障碍并未完全被清除。狡兔未死,习王目前的共同政治利益还是主要的,但绝不意味着习王联盟会长久稳固。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5月5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 《焦点对话》节目信箱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传媒对决权贵,胡舒立大战吴小晖?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原文链接: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pc-20170505-anbang-caixin/3839454.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