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吴祚来专栏:江泽民在大陆遭遇“准封杀”?

风传媒
吴祚来专栏:江泽民在大陆遭遇“准封杀”?
吴祚来 2017年05月16日 07:00 风传媒

中共前总书记、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
中共前总书记、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

一、江泽民同志在上海“冒泡”了

因为传言江泽民在上海华山医院抢救,跟进的小道消息随之在微信圈子传播,当天,一些人似乎嗅到了什么资讯,提醒圈友们:(当天)晚上收听新闻联播。

相信许多人真的破例去收看多年不看的新闻时事节目,结果肯定是什么重大新闻都没有,原因是什么呢?“江泽民同志不配合新闻联播”,江长者从胡锦涛当政时一度传出逝世的消息(香港媒体正式报导),直到这几天疯传他下半身不能动弹,在上海华山医院抢救。

但5月10日,上海实验学校传来的微信公号消息,证实了江泽民仍然“健康”地活着,他通过电话向这所实验小学祝贺成立30周年,网路查得,这所学校成立之时,江泽民是市委书记,亲自为这所学校题写了校名。
由于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逝世,江泽民与其它领导人都送了花圈,所以,江因此获得了又一次官方公开露面的机会,而这次机会也证明,他近期是健康的,或者并没有进入生命垂危状态。
上海实验学校三十年前成立时,江泽民亲自为其题字。
上海实验学校三十年前成立时,江泽民亲自为其题字。
在民主宪政国家,退下来的领导人享有公民的自由权,不享有超国民的待遇,但在中国相反,退下来的副部级以上领导人,享有超国民待遇,但却难以享有公民的各种自由权,各种限制也越来越多。
譬如早在江泽民时代,中央委员出入北京,都要向中央汇报登记,某种意义上这是防止高层官员互相“窜访”生事,据知情人士说法,陈良宇出事,最初的起源就是他私自进入北京,去看望因病住院的黄菊,而中央完全“不知情”(没有提前向中央办公厅备案),而在许多场合,陈良宇则公然藐视胡温中央(“上海的事情你们别管”)。
而对退居二线或完全离休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则有着更为严密的控制,当然,同时享有着每年数以亿计的各种安保、保健、旅游待遇(包括全家旅游),某种意义上,退休的中共高层领导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囚徒。
防止江泽民公开说话,防止江泽民出现在正式媒体新闻上,这已成为最高级的防范,或者是中共媒体的不可言说的最高秘密。现在我们看到的有关江泽民的公开报导,或是经过中共中央办公厅校准的内容,主要是江泽民参与逝世人士赠送花圈,而其出行或出席活动,一概没有报导。即便出现在最高规格的习近平主导的阅兵天安门城楼上,也是只见其身不见其声。我们看到后来的报导,说到江泽民,也只是提及,江伸出一个大姆指,意思是江高度赞誉了阅兵仪式。
最近中共官方媒体报导:4月20日,中共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在贵州参选的中央提名代表候选人习近平,以全票当选“十九大”代表。
习在贵州当选十九大党代表,海外有媒体称,这是为了发展贵州落后的经济,同时,贵州是胡锦涛的大本营,要重点培养贵州的书记陈敏尔。我分析这只是表像,根本的原因是习本人要摆脱上海的控制,如果继续在上海选举,有可能出现变数,譬如说,没有被当选十九大代表,或者选票的数字令习近平难堪,而在边地贵州,则可以保证百分之百的选票当选。习近平对上海的不信任与顾忌,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九三大阅兵,习近平与江泽民(美联社)
中国九三大阅兵,习近平与江泽民(美联社)

二、有关江泽民的新闻资讯在网路上的异常出现
据海外媒体介绍,2011年7月有关“去世”的乌龙新闻事件后,一段江泽民拉二胡的视频在中国网路上曝光,事实上,这段视频发生时间是2015年。二胡视频开始在网路流传的第二天,法广网援引港媒的报导称,在上海写回忆录的江泽民于4月17日傍晚散步时再次中风,经随行的保健医生急救后被送华东医院抢救脱险,但下身瘫痪。
今年2月,一则“江泽民现身上海老宅”的视频在大陆网路流传,但是经核实该视频摄于2014年江泽民到上海静安区愚谷村探望表妹。
通过百度新闻检索,2017年,江泽民出现在新闻检索中的条目只有三条,而且都不是新闻而是旧闻:
中青线上  2017年04月28日 16:00
中国网  2017年03月22日 13:28
(悼念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
有趣的是,第三则新闻本是新京报记者采写的报导,但通过新闻检索却无法在新京报网站上检索得到,而是由中国青年网2017年01月20日转发,并被检索到。个中奥妙,只有宣传部门高管才知晓。
由于江泽民的某种特殊的影响力,所以,封杀江泽民,不允许江泽民通过任何媒体冒泡,成为新的宣传高官们的“集体共识”。任何人任何媒体只要主动为江泽民进行报导,可能都要受到处罚。这种处罚可能不是处罚小编,而是直接处罚或免职其主编,甚至相关高层官员。
而百度检索2016年有关江泽民的新闻,只有区区九条之少,而且许多新闻也是旧闻,或者是与其它领导人共同参与的活动,造成的连带新闻。再往前检索,就是空白,直到2005年,才有更多的关于江泽民的新闻条目出现。
再顺着百度检索向下翻动,2005年之后,又接着出现相当多的2016年江泽民给上海交大120周年的贺信,以及其它一些资料性的“新闻”条目,而且这些网页条目多出自中国青年网”,也许只有中国青年网没有收到相关机构的删除通知,或者中青网拒不执行。
显然,百度在2016年之前,曾集中力量删除了有关江泽民的海量新闻报导,这样减弱了江泽民的网路影响力,而这背后,有关新闻网站与百度,是接到了怎样的内部指令才如此大规模删除与江泽民有关的新闻帖子
2014年江泽民到上海静安区愚谷村探望表妹视频在网路流传。
2014年江泽民到上海静安区愚谷村探望表妹视频在网路流传。
对比一下胡锦涛,2017年百度检索,没有出现一条相关新闻,而2016年度出现了大量有关胡锦涛文选出版的新闻条目,并有习近平有关胡锦涛文选学习的讲话。这是不是意味着,对前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新闻宣传的准封杀状态,已形成内部规则?
进而检索邓小平与毛泽东的新闻条目,相比于江泽民与胡锦涛,却比较正常,即,主流媒体对邓与毛的相关新闻宣传相对宽松,因为他们已经过世,本人不会直接影响当前时局,而对在世的前任领导人,则进行新闻封杀或控制。
这在中国新闻史上或中国政治史上,是非常有趣的话题,也有一定的新闻政治学(或政治新闻学)研究价值。

三、中共潜规则:坚决不允许以江泽民为代表的老同志继续干政
有关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新闻”,现在多通过微信管道传播,也就是以小道消息传播,官方主流媒体似乎已形成潜规则,不再主动报导其行踪。这背后隐藏的规则,令人寻味。
中共的主流媒体或者说中共中央宣传部,一直没有宣传原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宣传规范,主要靠前任领导人与现任领导人的关联性,来报导或释放消息。
毛泽东是主席终身制,他突然逝世之后,他的时代随着“四人帮”被打倒,而消失,毛泽东与毛泽东势力,没有干预到其后续的时代,其影响是精神性的,完全可以由后来的领导人选择性接受与利用其影响力。
邓小平退居二线后,通过南巡,完全改变了江泽民及其背后极左元老们的倒退路线,这是中共历史上退居二线后,仍然扭转政局的重要案例,当然。当时它是积极的,但这种方式,在中共内部却令人噤蝉(令人想起清末慈禧的垂帘听政),江泽民活学活用了邓的方式,通过控制军队,使胡锦涛当政的十年,仍然被自己精神与行政双重控制,而且成功地隔代选定了自己指定的领导人(习近平)。这也引发了胡锦涛的致命报复,就是不再在中南海设立退休首长办公室,自己不干政,也不允许江泽民有干政的机会与可能。
分析近年来有关江泽民的公开新闻报导,是有趣的,譬如他在江苏扬州瘦西湖与夫人坐船游赏,被人拍到,就上传到网路与微信上,成为新闻。
2015年元旦假期还未结束,中国的四大门户网站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在转载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一家三代人在海南东山岭旅游的消息,但很快被全部删除,这就是产生国际性影响的“东山事件”,江泽民登临东山,则被海外网路炒作,江氏期翼东山再起。尽管江泽民当时讲的是要宣传东山的旅游,但外界则将其与邓小平南巡联系起来,这无疑给习中央产生巨大的压力。美国之音就有专题报导2015年1月5日): 江泽民新年游东山,江苏海南官场出异动:消息删除后第二天,在江泽民出生的江苏省,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宣布接受调查,新闻传出的第二天,海南省省长蒋定之1月4日辞去省长职务。
2015年江泽民一家三代人在海南东山岭旅游的消息,也曾在网上流传。
2015年江泽民一家三代人在海南东山岭旅游的消息,也曾在网上流传。
新的习中央要确立威权,这些官员却还在拥戴老皇上,如果再闹出一曲南巡事件,唤醒体制内江系人马逼宫,习中央将面临乱局,所以,及时的快下狠手,让拥戴江的人马出局。上面提到,2015年曾有一次大规模的有关江泽民新闻的网路内容删除,应该与东山事件相关联。
还有与之相关的新闻事件,譬如某地江泽民题字被铲除或倒塌,中央党校则将其题词位移到学校里面,也被视为具有某种象征意义。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习近平要重塑威权,就必须排除元老干政,江泽民干政胡时代十年,而习入主中南海,江系功居至伟,习很容易受到江的控制。习的个性与红二代身份,又会决定他不接受儿皇帝地位,要实现自己的中国梦,指点天下,就必须清除江泽民的影响力,不允许出现太上皇。
正因此如此,有关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新闻,基本处于被封杀状态,不允许出现江泽民有关的独立新闻,这已是近来中共控制的新闻界的共识或潜规则。
前几年,通过海外媒体,我们总能看到一些报导,说江泽民对现任习中央的各种不满,不时写信干预,干政之心,仍然饱满,同时,上海仍然是江泽民的政治堡垒,当年胡锦涛打击了陈良宇,但并没有突破上海的堡垒,而江泽民的政治影响力与体系,特别是在军方的体系,还在多大程度上能发挥作用,或对习中央产生负面的影响,仍然是未知数。
所以封杀江泽民,是一种政治顾忌,也是对江泽民控制胡温十年的政治报复。一句话,坚决不允许以江泽民为代表的老同志继续干政。
*作者为旅美学者,专栏作家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