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谢阳案开庭 谢阳当庭认罪否认酷刑 妻子声明

博闻社
谢阳案开庭 谢阳当庭认罪否认酷刑 妻子声明
2017年5月8日

【博闻社】5月8日,谢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长沙中院开庭,谢阳当庭认罪、悔罪,并否认受到酷刑,谢阳在庭审中说:大家要以我为戒,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行事,避免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最后,我希望司法机关给予我改过自新的机会,请求法院能够根据我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给予我宽大处理。

5月7日,谢阳妻子陈桂秋发表声明如下:

陈桂秋:若谢阳案开庭, 我只接受无罪释放

我又陆续听到一些传言,说“谢阳案5月8日上午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同时,围绕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周围的数条道路,在5月8日上午全部封闭。

数位公民朋友被国保所控制,或被钓鱼,或被旅游,或被约谈,严禁前往长沙围观谢阳案开庭。长沙的律师们被国保警告,不准支持谢阳。

官派律师们将隆重登场,法官、检察官、国保们将济济一堂,审判备受酷刑折磨、完全无罪的谢阳律师!

自从谢阳的酷刑信息被家属、被辩护律师披露以来,正常的律师会见被阻止,反而被官派律师所代替;谢阳妻子陈桂秋受到CCTV、环球时报、凤凰网等的大肆抹黑酷刑造假;陈建刚律师被各级司法部门约谈、警告、威胁,前往云南旅游途中被各种枪支逼迫,直至现在他依然失去人身自由;刘正清律师被各级司法部门约谈。

此次开庭,看似已经做好各方准备。

谢阳本无罪,若开庭则是对法律的藐视!

我只接受谢阳的无条件释放,若有任何让他失去人身自由的附加条件,我将继续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进行揭露,我绝不放弃!

声明人:陈桂秋   2017年5月7日

此前传出消息称,因709案被捕的谢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将于4月25日在长沙开庭。当天上午,欧美多国外交官及各地谢阳支持者赶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围观,但法院并未开庭。

2016年,谢阳妻子陈桂秋与谢阳的代表律师蔺其磊(左)、张重实(右)在长沙检察院外合影

综合报道

原文链接:https://bowenpress.com/news/bowen_176230.html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陈桂秋首披露酷刑消息来源 湖南再传谢阳开庭消息
2017-05-07

维权律师谢阳(public domain)
维权律师谢阳(public domain)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湖南再传谢阳开庭消息










湖南再传谢阳开庭消息

身在美国的“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5月7日发布长文,首次披露谢阳酷刑消息来源,并逐项反驳中央电视台谎言。此外,自5月7日起有多名湖南本地的异议人士收到国保通知,指谢阳案将在5月8日在长沙中院开庭,警告不许去围观。

陈桂秋在数千字的长文中提到多项此前未披露的信息,包括早在2016年7月,谢阳就首次向张重实律
师描述了一些酷刑情况,以及谢阳被关押在国防科技大学时,在重病下遭殴打,向窗外大声喊叫求救;还有已经释放的人员、良心尚存的国保、公安等渠道均证实了谢阳遭受酷刑。

陈桂秋还列举了谢阳在关押期间受酷刑的细节,包括遭死刑犯蓄意用燃烧的烟头挑衅,被对方用手链打致头部受伤;被隔离、被禁止用钱、没有牙膏、手纸等。

这封公开信还逐条反驳了官媒央视拍摄的谢阳认罪及否认遭受酷刑的短片中的信息,并强调已清楚地公布了有关谢阳遭受酷刑信息来源,与江天勇律师毫无关系。质疑江天勇承认谢阳遭受酷刑是他编造的言论是在逼迫状态下说出的

陈桂秋还披露,央视指她因听信于江天勇的蛊惑,才拒绝与丈夫会见并非事实。情况是“2016年10月初,湖南省检察院的人与湖南省公安厅的国保,来到湖南大学,在我面前极其迅速地拿出一张纸晃了几秒钟后,立马收回去折叠进公文包。当我要求细看一下时,他们坚决不让我看了。他们说那是谢阳的亲笔,要我去看守所见一面。”因担心事有蹊跷,于是拒绝当局要求。

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家人打破沉默力证谢阳遭受酷刑,当局已无法再掩盖真相,而从目前当局的动作来看,已传递出谢阳案陷入危险的信号:

“之前是为了保护辩护律师和给陈桂秋提供消息的一些人的安全,体制内尚存良心的国保警察保护他们安全,没有来披露。”

记者:“现在为什么不害怕了?”

陈进学:“陈桂秋也在保持沉默,但是当局说四月底会放谢阳,可到现在还没放他们,已经耍流氓耍到底了,不能再沉默了,控制陈建功刚这些都是危险的信号,上次还传出了假开庭的消息,李和平已经被判了,实际上是声东击西。”

此外,多个湖南本地异议人士向本台透露,突遭国保通知,谢阳案将于5月8日开庭审理,警告他们不可前往围观。

长沙异议人士周杰告诉本台:“今天早上国保打电话给我警告我明天早上不能去长沙中院,我才知道明天早上谢阳案在长沙中院开庭,而我两天前已经订了车票去江西南昌,我明天早上必需去医院做治疗,所以说我去不了,但国保还是不相信,在各种确认之后各种保证之后他们才勉强相信。

另一当地异议人士引述来自怀化的消息称:“怀化当地的公民已经收到国保电话,说明天不能去旁听,可能性很大但无法证实。”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不准去哪旁听,哪个法院?”

异议人士:“没说。”

记者截稿前向多方打听,仍未能证实谢阳案开庭是否属实,而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话则一直无法拨通。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 陈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