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安排群众诬告陷害我的证据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安排群众诬告陷害我的证据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安排群众诬告陷害我的证据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经常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经常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六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我在无锡、常州两市暂住十年期间,多次受迫害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人抢劫打伤,我都是当时就报警并都有医院病历证据,公安机关都是司法迫害我并多次干脆直接司法迫害我告诉我:“‘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有两次我被暂住地的邻居打伤残后,中共司法机关也是枉法处理、不依法处理判决)。

有关部门甚至经常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教授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和一次次公开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长期对我的公开诽谤。甚至有关部门连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要在小饭店吃饭时,我如果经常在哪个小饭馆吃饭,有关部门都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小饭馆的人在我的饭菜里下药,2011年左右,一连几天中午我在常州大学城的一个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有一天我在小吃店里吃“香肠炒河粉”时当时我的嘴唇内部就溃烂了,我知道这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国保特务安排小吃店的老板在给我做的“香肠炒河粉”里下了毒,我就没有报警。我在上海是如此、我在无锡是如此、我在常州也是这样.....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一面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国安、公安国保、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从2011年开始,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每天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经常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并且已经几次以习近平和中共中央的名义,以政府的名义,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及附近乡镇以及我暂住七年的常州和我以前暂住3年的无锡的暂住地的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我并有证据并多次在国内外网站揭露,我2014年在国内网络论坛、博客、微博被全面封杀后,我只有在国际网络揭露控诉!

在我在常州暂住的地方、工作的地方和与我接触的中国民众及我经常要去买东西的超市和我经常要修车的地方等,中共国安和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是经常安排、煽动唆使、脑控流氓地痞、地方党员干部和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和诽谤,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了....”造成我和我暂住地的群众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只要因有事需要在外就餐,只要我经常到哪家小饭馆或哪家自助快餐店吃饭,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除了经常公开安排、煽动唆使、脑控群众给我食物下毒外,还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来:“谁在饭菜里投毒害群众然后诬告陷害说是这个政治犯对社会不满制造政治事件投的毒,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了......”

造成我在2009年至2015年,我被迫害的被逼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三轮车拉客期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附近的常州大学城的多家小饭馆或自助快餐店吃饭,常州大学城的多家小饭馆或自助快餐店的店家都不敢卖吃的给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交警公开迫害我,两次扣押了我的两辆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不给我.价值近两万元人民币.至此,连我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谋生,也被中共迫害的不能再做了).

我因2015年秋至2016年5月租房暂住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期间(此地现已拆迁),经常好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展博一元起价超市"买日用百货,后来在2016年5月后我又租房暂住在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暂住后,因为"展博一元起价超市"卖的日用百货比较全,价格也相对比较便宜点,我仍然经常好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展博一元起价超市"买日用百货.但是,2017年初开始至2017年6月11日期间,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经常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经常好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买东西和经常好到马杭一家修车电焊部修电动车和焊东西(因为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经常我被迫害的没有修车电焊部为我修电动车和焊东西.只有马杭的这家修车电焊部敢为我修电动车和焊东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和城管都找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和马杭一家修车电焊部的店主让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们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到他们店里买东西或修车焊东西时偷他东西或钱了..."我听到群众说的这些后,我都尽量不去这两家店买东西或修车了,就是需要去这两家店买东西或修车,我也开始防他们别诬告陷害我了....

在2017年6月11日下午,我因买橡皮筋需要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展博一元起价超市"去买,因为在遥观镇别的店里买不到.当我在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展博一元起价超市"买了一元钱橡皮筋付过钱后,"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男店主又说我以前买过他家的一把菜刀和锤子当时没有付钱,他记的有帐.我说:"第一,我买人东西都是现钱没有欠过别人帐;第二,我家在2015年在遥观镇遥观村下梅开菜店时我就买了七八把菜刀,我家有三四个锤子,几年了.我怎麽会到你家买菜刀买锤子呢?"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男店主让他老婆找来一个帐本,帐本上记着;"老共产党员欠一把菜刀一把锤子钱xx元."我一看就火了说:"第一,我买人东西都是现钱没有欠过别人帐;第二,我家在2015年在遥观镇遥观村下梅开菜店时我就买了七八把菜刀,我家有三四个锤子,几年了.我怎麽会到你家买菜刀买锤子呢?第三,我们都不认识,我怎麽会买你东西欠你钱?你说谁是共产党员?你这不是侮辱我吗?我们一家三口都不是共产党员,并且以后我的子子孙孙都不会是共产党员"! "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店主夫妇就说:"你不承认算了".我当时就说:"你这不是配合中共迫害我,诬告陷害我吗? 2017年初开始至今,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经常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经常好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买东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和城管都找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的店主让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们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到他们店里买东西时偷他们东西或钱了...' 我听到群众说的这些后,我都尽量不到你店里买东西了,我怕你们诬告陷害我.今天因为我买橡皮筋别的店里没有,我才到你店里买的.2017年初开始至今,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经常听到群众说的上面还安排马杭的一家我经常去修车焊东西的修车电焊部的店主,也让他监控迫害我,诬告陷害我.你必须向我道歉!不然我报警. "展博一元起价超市"店主夫妇就说:"你报警吧!"于是我报警.

在2017年6月11日下午我报警后,遥观派出所警号为056692的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的警.在我向遥观派出所来处警的警号为056692的警察用大量事实证据反映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就被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的事实,以及从2017年初开始至今,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经常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经常好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买东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和城管都找到通济村委菜市场旁的一家一元起价超市的店主让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他们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到他们店里买东西时偷他东西或钱了...'我听到群众说的这些后,我都尽量不到他店里买东西了,我怕他们诬告陷害我.今天因为我买橡皮筋别的店里没有,我才到他店里买的.当我在他店里买了一元钱橡皮筋付过钱后,男店主又说我以前买过他家的一把菜刀和锤子当时没有付钱,他记的有帐.男店主让他老婆找来一个帐本,帐本上记着:'老共产党员欠一把菜刀一把锤子钱xx元.' 我一看就火了说:'第一,我买人东西都是现钱没有欠过别人帐;第二,我家在2015年在遥观镇遥观村下梅开菜店时我就买了七八把菜刀,我家有三四个锤子,几年了.我怎麽会到你家买菜刀买锤子呢?第三,我们都不认识,我怎麽会买你东西欠你钱?你说谁是共产党员?你这不是侮辱我吗?我们一家三口都不是共产党员,并且以后我的子子孙孙都不会是共产党员'! 店主夫妇说:'你不承认算了.'他们这不是配合中共有关部门迫害我,诬告陷害我吗? 2017年初开始至今,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经常听到群众说的上面还安排马杭的一家我经常去修车焊东西的修车电焊部的店主让监控迫害我,诬告陷害我...."

遥观派出所来处警的警号为056692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就问"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男店主:"是怎麽回事?"  "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男店主就向警察说:"是我们搞错了,我向他道歉!"

然后"展博一元起价超市"的男店主就向我说:"是我们搞错了,对不起.向你道歉!"

遥观派出所来处警的警号为056692的警察就问我:"是他们搞错了,他已向你道歉,你接受不接受他的道歉?"我说:"我接受他的道歉."

遥观派出所来处警的警号为056692的警察就告诉我:"那这事就这样了,对于你反映的其它对你的迫害,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你向有关部门反映....."


在我的生命中,我崇尚基督教信仰、追求人性的良善,我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生命价值;在我的生命中,我只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我的祖国、社会、同胞、他人,做些有益的事!

我的一生没有不良嗜好.我不赌博.我不吸烟,少饮酒.对于没有感情的性生活和婚外性生活鄙视,对于毒品恐惧.所以我在心里对卖淫女和吸毒人员就厌恶和鄙视.

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充满爱心、追求公义、追求人生价值和生命价值、人性善良,在1987年17岁的我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路修路在安徽省水利建筑安装公司看煤灰厂开搅拌机时,当时已是1987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六安市的两个正在上初中的一个叫史元、一个叫金家军的两个中学生少年,因逃学外出到合肥花光了钱后冷饿交加找到了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求助,当时已是吃过晚饭后了,我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们的工地食堂吃过饭后,又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带到我正在看煤灰厂的小屋床上休息,第二天我又向包工头预支了二十元钱后把二十元钱给了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让他两人买去六安的汽车票和吃的.我把史元、金家军两个中学生送上了开往六安市的汽车(我的打工工资当时大概只有每月九十多元,当时我们工地的建筑工人临时工的最高工资大概只有每月一百二十元)。
      
后来史元的父亲,当时任光明日报社科技服务公司皖西分公司、安徽省录音录像公司等三家公司总经理的史丹叔叔和史元多次给我写信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我后来去过他们在六安的家。

1993年春天,我在北京谋生期间,在北京火车站碰到了安徽省合肥市郊区的一个当时有二十岁左右的到北京打工的一个女孩,因为她没有找到工作身无分文也没有钱回家,因为我知道当时的崇文门劳务市场的乱象,一些女孩子会被人骗。我就掏出身上的钱给这个女孩子买车票,因为当时开往合肥的火车票卖完了,我就把这个女孩子送到了开往合肥的火车上,把我当时身上的近百十元钱(大概八九十元钱)都给了这个女孩子,并告诉开往合肥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情况,让她帮这个女孩子补票.当时这个女孩子非要我把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她,我说:“你把你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写给我就行了,我会给你写信的。”女孩子就把她的姓名、家庭住址写给了我。我后来一次也没有给这个女孩子写过信.因为我崇尚基督教信仰:“帮助别人,不能张扬、不能让人知道。”

即使在我二十多年来长期被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也是碰到老弱病残的乞讨者都会主动送上至少一元钱,并让我的儿子从小就这么做.并且看到所有受中共迫害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都会及时发帖文或转帖文声援呼吁,对于被中共迫害的经济上无法生存的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我知道的都会在网上帮其发求助或转发其求助,并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象2016年和2017年,我对重庆的崔斌、广州的王清营、湖北的袁奉初(原名袁兵)等人的帮助....

2016年有两个美国的华侨陈卫珍和朱学渊每人要资助我三百美元和几百美元,以及2016年国内有人要帮助我万儿八千元人民币,我都拒绝了他(她)们的好心善举.我说我还能生活下去,还能吃上饭(我们一家被迫害的靠我妻子打工艰难的生活),让他(她)们帮助那些被中共迫害的连饭都吃不上的那些中国维权公民和中国上访冤民等同胞....

不到我确实被中共迫害的连艰难生存都生活不下去了,我不会向社会求助或接受别人的帮助.....

如果不是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又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对我进行公开邪恶恐怖迫害,我永远也不愿说出这些......

但是,,就是我这样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仍然是一面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国安、公安国保、中共党员干部、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每天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经常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作我假材料对我进行诬告陷害,并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谁做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人,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了....”

不过之前,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公安国保都是秘密作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最高层上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如果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批示同意逮我了,中共公安国保就会把我逮起来酷刑迫害我 、谋杀我,把我迫害死的.至于中共公安国保这些年秘密作了哪些诬告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最高层上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中共这些体制性的邪恶,所以这些年来我都是及时揭露的....

在2017年6月28日左右几天,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谋杀下,我暂住地的常州警察和群众都又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把他逮起来迫害死了。。。。”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我的迫害和对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家人的诽谤.....


下面是在2016年5月份左右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以"是习近平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以政府的名义公开安排煽动我家乡的中共党员镇村干部及原村民小组长等做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并在2016年5月20日上午霍邱县公安局一个姓杜的国保通过我暂住地的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找我,准备把我抓回霍邱县公安局害死的事实:

我在2017年1月20日至21日有事回到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办事期间,确认了在2016年5月份左右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以"是习近平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以政府的名义公开安排煽动我家乡的中共党员镇村干部及原村民小组长等作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并在2016年5月20日上午霍邱县公安局一个姓杜的国保通过我暂住地的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找我,准备把我抓回霍邱县公安局害死的事实,我一家三口已十多年离开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在外暂住谋生,只回过几次家乡办事,都是在我二姐家住一夜就回暂住地了,就这中共江泽民集团也能让我家乡的公安国保作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最高层陷害我,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

我现在要揭露控诉到底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害死我?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和郭声昆等人要害我?....

在2016年5月份左右的一天,一个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自称是我的家乡户籍所在地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贾的国保警察(可能是大队长)打我的15312586362手机问我加入玫瑰群签名和人权观察员的事.我告诉他:“我签名秦永敏玫瑰群向中央反映:‘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的签名,大概是2011年左右,因为这种政治理念我是支持的(因为这种签名公开声明是一次签名以后类似反映都将有效的签名模式)!所以,我签名了.(但是由于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所以我在玫瑰家园群的活动我很少参加,直到2015年秦永敏夫妇被失踪后几个月的2016年春天,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厉害了,我为了抱团取暖得到声援,开始关注玫瑰家园群,之后被玫瑰群列为"人权观察员"。玫瑰群的人权观察员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是观察中国人权的。就是和每一个维权人士、维权访民一样的和我之前一样的都是在:‘揭露控诉自己的冤案和中共有关部门对自己的迫害的同时,自愿关注中国的人权、关注访民的冤案,关注受迫害的中国同胞’.并且玫瑰群被列为"人权观察员"的可能有几十位。”(63岁的秦永敏从1970年到2016年,在45年间被非法抓捕、非法拘禁45次,失去自由超过24个寒暑,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坐牢时间最长的 政治犯,并被世人称为“中国的良心”和“坐牢皇”, 2014年1月,秦永敏和100多名创始举办人共同发起中国人权观察,走上合法注册的道路。但遭遇诸多坎坷,截止2015年7月,人权观察先后五次去北京 民政部注册,一直被当局以各种理由拒绝。)

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贾的国保问我:“你在玫瑰群的签名是哪一年?谁是负责人?”我回答:“我签名秦永敏玫瑰群签名向中央反映:‘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大概是2011年左右;玫瑰群的人权观察负责人是谁我不知道。”
(因为玫瑰群正在申请中的人权观察理事长秦永敏被失踪、前任秘书长刘兴联被中共司法机关逮捕后取保候审、现任秘书长徐秦被中共司法机关逮捕后取保候审、副理事长是潘露,这些国内外媒体都有公开报道,连我最近被玫瑰群列为人权观察,你们公安国保什麽都知道,却还要问我,这不是让我这个局外人回答你们的问题吗?另外我大概从2011年开始在天涯论坛上开始公开声明至今已经多次在国内外网上发公开声明:‘我一生要象柏杨一样为建设民主法治中华民国奉献一生一样,我一生也要为建设民主法治大中国奉献我的一生,我一生也都不会加入任何政党、社团、组织。。。。。’我是这麽说的也是这麽做的!如果我加入了哪个政党、社团、组织,我都会在国内外网上广而告知发声明的,岂能象中共体制性的谎言政治一样说一套做一套?看看真正的中国民主党人,哪个不是在中共邪恶恐怖的迫害下公开承认自己是中国民主党人?)

2016年5月初,我老家的同胞哥哥姐姐给我打电话说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正在四处以政府的名义作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央要逮我,让我同爷的堂兄以及我的二姐夫陪同来常州找我,他们没有来。后来我同胞三姐又告诉我:“张庙村村干部私下和某某某(在张庙村和村干部关系好的我的一个亲戚)说的,霍邱县里(指中共霍邱县委县政府)、霍邱县公安局下令让中共临水镇党委政府和临水派出所正在四处以政府的名义安排(中共党员镇村干部和原村民小组长等)群众作你的假材料陷害你,并诬陷你说你是法轮功,要逮你.这次再把你逮起来就会把你迫害死在里面了,你到外边躲躲吧?....”

我在电话中告诉我三姐说:“我什麽问题都没有!我是基督教徒,全世界都知道我向中共政府和国际社会以及在国内外网站都长期在控诉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信仰基督教十几年了,最近两年我想受洗都没有基督教三自教会和基督教家庭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我并在胡锦涛总书记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期间在写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信中关于开放宗教信仰自由的建议里说了我是信仰基督教的,我多年来都不在家都是在江苏生活,地方政府怎麽也能做假材料迫害我呢?地方政府就是上报习中央,习中央也不会相信,也不会同意江泽民集团又公开制造冤案逮我害我的!因为几年来我一直在呼吁支持胡温政权和习李政权,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彻底清理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呼吁深入进行政治改革的!......”

由此可见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人士多年来的邪恶恐怖迫害、谋杀仍在继续;由此可见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2016年5月20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我暂住地的片警)打我电话,让我到遥观镇通济村委会去一下,说我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要找我谈谈,一个自称是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的男的在通话中说他是霍邱县公安局的姓杜,也是临水镇人,想和我谈谈.我告诉他:"中共江泽民集团掌控的国安、国保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你们找我干什麽?如果你们有合法的传唤手续,我马上见你们.我什麽问题都没有.如果你们想和我谈谈,我拒绝见你,就是国家主席要见我,我不想见也可以拒绝呀?"

之后我打我一个几年没有联系的朋友的手机,当时没有打通。

最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说:"你不想见算了."

2016年5月20日下午,我又打这个我几年都没有联系的朋友的手机,电话接通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她,并在电话中告诉她说:"我没有任何问题.我也没有加入过任何组织,我就是要求中共进行政治改革,建设民主法治中国!你知道的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现在就是江泽民集团要害死我...."

期间在2016年5月20日下午,我回拨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的手机询问:"我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的警察要找我谈谈,他们有没有手续?他们是哪个部门的警察?他们是谁?"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警察奚国范在我的质问下告诉我:"是霍邱县公安局的国保找你想和你谈谈,他们没有手续,有个国保警察姓杜,你打他的13966249992手机问他找你干什麽?"

之后我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奚国范告诉我的找我的我家乡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姓杜的国保警察的13966249992这个手机号码,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姓杜的国保警察拒接我的电话.

之后多天,中共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是因为秦永敏要推翻中共要判刑了,玫瑰团队人权观察要取缔了,所以地方国保才找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什麽都不知道,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在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谁有秘密敢告诉他呢?地方(公安国保)上报假材料给习近平,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习近平要实行新的独裁了,就必须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不知道也不相信也从来没有听秦永敏老师在电话或QQ中和我说过要推翻共产党(我和秦永敏老师没有见过面,只在电话和QQ中聊过几次天,这些也都在中共安全机关的监视监听的掌控之下)。秦永敏没枪没炮没有武装组织,他拿什么来推翻中共呀?这不是扯蛋吗?这不是政治迫害吗?

中共有关部门当时还是脑控控制我的大脑,脑控我在我修改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一)草稿》至《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十一)草稿》时,脑控我的大脑让我的大脑无法思考无法修改写我的这篇控诉,并脑控我让我无法写我反映在我被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一个残疾人被迫害的靠以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的情况下,常州市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扣下了我的两辆代步、拉客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每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九千元左右,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价值近两万元),在我多次上访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信访局和公安局,并邮寄给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和递交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接访警察我写的我仅在常州暂住谋生的八年多来就被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近九十万字的控诉材料<<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的血泪控诉信>>,在我的不断上访下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党委政府信访局和政法委以及常州市公安局,都是把我推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然后都是没有答复!至今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交警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两次扣下了我一个肢残贰级的残疾人被迫害的用于代步、拉客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价值近两万元)一年多了也不还给我,公开对我进行迫害!造成我不仅出行没有代步车不安全,也无法挣钱谋生的控诉。并且在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期间中共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都被武进交警扣押几个月了不给他,都是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让扣的,不然谁敢这麽公开迫害这个政治犯公开扣押了他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不给他呢?。。。。。”连常州的警察只要见到我后都会和别人这麽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的诬蔑诽谤?还是江泽民集团的第二中央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郭声琨等人所为?希望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过问有关部门以您的名义对我的这些迫害、谋杀。。。。。

之后,我在2016年9月至10月期间,我几次到遥观派出所追问我受迫害的报警处理情况时,有两次听到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和警察或辅警说:"今年(五月)安徽霍邱县公安局国保来带这个政治犯,如果把他弄(逮)回去了(指逮回霍邱),就把他害死了.人家(上面)有人。是刘云山批的。都是江泽民的人要害死他。。。。。"(我一次是听到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奚国范和一个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说的一次是在遥观派出所110警务值班处听到遥观派出所的警察和警察、辅警说的)。

我在2017年1月19日从常州乘坐K8362到霍邱站的过路火车旅客列车在20日早上到了霍邱站,然后转车上午到了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晚上在我二姐家住了一夜后在21号下午我从霍邱县周集镇坐到常州的长途客运汽车期间,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多次听到群众看到我就会说:今年上半年上面以习近平的名义公开安排煽动中共党员和镇村干部及原村民小组长等做诬陷他(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准备把他逮起来害死,人家上面有人,某某某的女儿不愿意。。。”

在2017年1月20日,我在看望我三叔吕朴国(我三叔是和我父亲同父母的,干过几十年的村支部书记等)时说“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时,我说到了我在2000年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回家后,多个村民告诉我说:“吕千荣,你97年被逮起来劳教后,镇里(指中共临水镇党委政府)村里(指中共张庙村支委和村委会)在(召开的)村民群众大会上(镇村干部)都说了吕千荣是政治犯了,是江泽民批示把他劳教的。。。。”我三叔吕朴国两次点头说:“嗯,是的!”

而多年来中共政府都是胁迫我的亲人家人哥姐弟妹们让他(她)们参与中共对我的监控迫害,让他(她)们不要告诉我中共把我定为了政治犯长期对我的监控迫害和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让我的家人哥姐弟妹们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中共对我的迫害手段都是采用了文革期间让家人亲情撕裂的手段....

在2017年1月21日,我的三嫂子(堂嫂)张珍兰在我的同胞哥哥吕万荣家有事帮忙,因为在我在2000年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回家后,有一天我的三嫂子(堂嫂)张珍兰告诉我:“吕千荣,你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在周集街上饭店里和changyanming(音)吃饭,changyanming(音)当时已升到霍邱县高塘镇党委书记了,changyanming(音)就告诉我:'吕千荣不能活着出来了。。。。' ”(changyanming(音)之前在临水镇政府计生办工作多年).我当时就告诉了我三嫂子(堂嫂)张珍兰,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就知道中共江泽民集团要把我害死了,我相信基督教,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黑牢里经常跪下向主祷告,是神才保佑我活着回家的。。。。

当时我在我哥哥吕万荣家当着我哥嫂的面就和我三嫂子(堂嫂)张珍兰说:“张珍兰俺三嫂子也是好人,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都不敢告诉我真相。在2000年解除对我的劳教迫害关押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回家后,有一天张珍兰俺三嫂子就告诉我了:‘吕千荣,你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在周集街上饭店里和changyanming(音)吃饭,changyanming(音)当时已升到霍邱县高塘镇党委书记了,changyanming(音)就告诉我:吕千荣不能活着出来了。。。。’”当时我三嫂子张珍兰当着我哥嫂的面说:“我和你说的你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在周集街上饭店里和changyanming(音)吃饭,changyanming(音)当时已升到霍邱县高塘镇党委书记了,changyanming(音)就告诉我:'吕千荣不能活着出来了'.changyanming(音)当时就是那样说的。。。。”

我在2017年1月23日,我到在南京打工多年现在在南京麒麟山庄小区和麒麟锦苑小区都买有房产的我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叫吕国洪的我叫叔叔的家里,中午在他家吃饭时,在我的追问下,他告诉我:"在你2000年从劳教所释放回家后,你2001年2002年到南京我家(租住屋),你每次到我家我暂住地的派出所警察都会找到我问我你和我说的什麽?说你是政治犯要监控迫害你。"当天中午,吕国洪我叔他在他也已在南京买房的岳母家安排了一桌饭招待我.我在2017年1月22日下午打通了他的手机联系明天去他家后,到了2017年1月23日上午我到了南京后再打他这个手机他都会拒接,然后他会再用另一个手机打我手机联系我,就是因为他知道中共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的手机通讯也都被中共安全机关监控控制住了,他不想让南京他所在地的派出所警察因为我去了他家,而要找他了解我说的什麽,让他监控迫害我。。。。。

我在2017年1月20日至21日有事回到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办事期间,确认了在2016年5月份左右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以"是习近平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以政府的名义公开安排煽动我家乡的中共党员镇村干部及原村民小组长等做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并在2016年5月20日上午霍邱县公安局一个姓杜的国保通过我暂住地的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找我,准备把我抓回霍邱县公安局害死的事实,我一家三口已十多年离开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在外暂住谋生,只回过几次家乡办事,都是在我二姐家住一夜就回暂住地了,就这中共江泽民集团也能让我家乡的公安国保作诬陷我的假材料上报中共最高层陷害我,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我吕千荣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被下毒迫害、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我与家人从2004年开始至今多次受到的医疗迫害、谋杀....

因为我一直在揭露控诉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彻底清除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中国才能新生!

就象我在这两年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的《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至《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六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中六次呼吁的那样:
"我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为吕加平的冤案平反昭雪!依法彻查外媒大量报道的世人皆知的江泽民的“两奸两假”汉奸卖国罪行、出卖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卖国汉奸罪行、巨额贪腐十万亿美元(六十多万亿人民币)的巨贪腐败罪行、迫害残害屠杀人民反人类的恶魔罪行,以及江泽民和其情妇们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的淫乱通奸和国外媒体报道国内外皆知的江绵恒巨贪的问题、江绵康贪腐问题、江志成洗钱问题以及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三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一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儿子、十次暗杀习近平总书记、二十二次暗杀王岐山书记和多次密谋政变及政变未遂的问题、以及曾庆红儿子曾伟侵吞山东国有企业鲁能集团上千亿人民币巨额资产等腐败问题和周永康儿子周滨侵吞石油系统国有资产包括3000亿辽河油田被周永康家族以1000万收购、拥有中石油长庆油田两个高产区块开採权以及包括侵吞四川国有郎酒集团等在内的上万亿巨额资产等众多腐败案件以及彻查国内外媒体(主要是国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大量报道的国际社会近年来一直追查揭露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迫害、残害、屠杀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和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包括网上最新曝光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活摘了近两百万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每人的心脏、肝脏、肾脏、脾、眼角膜、血液、尸体等能卖近二百万元人民币,近年能卖几百万元人民币)的罪行、、、、

因为当时我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赵家塘9号的租住屋要拆迁,我就重新在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1号周瑞正家租了两间砖瓦房(老房屋),在2016年5月24日我家才都搬完住进去。

以上摘自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

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死?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 吕千荣2017年6月30日晚于暂住地租住的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东方村委、坊前村16号周瑞正家的两间砖瓦房老房屋(租住的)


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农民。因95年上访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因此二十多年来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s://www.blogger.com/home、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ngdebokelvqianro/、推特账号:吕千荣@lvqianrong、脸书账号:吕千荣,我的手机是 +8615312586362(注:此号码常用)、+8613685277148 我的谷歌邮箱: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注:此邮箱常用)、 lvqianrong@gmail.com
QQ:1244667884中国正义、1079861385天使的眼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