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

在中共邪恶体制下,无论是中共的官员还是中共的砖家叫兽都邪恶的疯了!____清华大学叫兽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千荣2017年6月12日



文史网
共产党-全球最大的非法组织(图)
 2015年7月10日  谈古论今来源:  看中国
   


(网络图片)

1991年12月17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迫于当时苏联人民反共的强大呼声和强烈要求,共同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宣布全文如下):

“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俄罗斯七十多年的试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彻底失败了,并用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谬论邪说。前苏共暴君斯大林为要奴化全人类自己做共皇,在世界上贫穷落后,文盲众多的民族和地区以饿死俄罗斯人民的血汗钱培养当地流氓恶棍文痞政客组织共产党,为推行这个极权暴力恐怖的社会制度给不少国家造成内战,饥荒与极大的罪恶和灾难,世界任何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血流成河带到哪里。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害人民和国家赔礼道歉。

现在郑重宣布:

(一)前苏联共产党所有大小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时起原共产党任何活动都是非法并要受到法律制裁;

(二)一切参与政变暴乱的党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登记等候处理;

(三)没收苏联共产党全部财产为俄罗斯国家所有。


这是苏联通过70多年实践证明了的真理。共产党的出现本身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放出了魔鬼。这些魔鬼正在走向灭亡之路。不管共产党怎么嚣张疯狂,等待它的只是死亡!这个犯下滔天罪行的组织是全球最大的非法组织,它所获得的政权没有一个是经人民选举的,都是用谎言欺骗和暴力维持的专制政权,他们通过控制社会各个方面来进行疯狂掠夺,通过控制教育和宣传进行持续不断的谎言欺骗和洗脑,制造了一代一代的红色恐怖分子和专制左奴,让许多人患上被迫害者反过来拥护迫害者的综合症。
原文链接:http://history.bayvoice.net/gb/tglj/2015/07/10/100595.htm%E5%85%B1%E4%BA%A7%E5%85%9A-%E5%85%A8%E7%90%83%E6%9C%80%E5%A4%A7%E7%9A%84%E9%9D%9E%E6%B3%95%E7%BB%84%E7%BB%87%E5%9B%BE.html




为什么一个政权要禁止言论自由?只有三个解释: 1、它过去做了坏事,怕人们提起。 2、它正在干坏事,怕人们批评。 3、它准备干坏事,怕人们揭露。 总之,禁止言论自由一定与坏事相关,绝对不是好事。一一华盛顿


美驻华大使馆秘书莫伟堂说:在中国,每年成千上万冤民上京上访!有的被冻死饿死!有的被关进黑监狱、被强奸、被打成残废!他们经常到我们大使馆门前跪着叫我们帮忙伸冤!太可怜!让全世界都想不通,一个政府怎会这样的对待自己的国民?在我看来,中国大部分民众的国民待遇,连我们美国人的狗都不如。


看看中共在没有执政前和执政后,是怎麽说一套做一套的:






2016年1月23日左右,一些公知大V发布或转发了“李希光教授建议人大立法禁止人们自由思维”




文学城
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转载)
来源: 望自远方 于 2016-01-24 13:11:46 [档案]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4721 次 (27470 bytes)


主持人: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清华大学的著名教授李希光老师,由于李老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人大应该立法禁止网络匿名发表自己的言论,受到了很大的争议。这次李老师亲自来到直播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并且拿出了更加惊人的理论:建议人大立法禁止人们自由思维,要求对思维立法干涉。李教授,您能谈谈你的最新观点吗? 李希光:我认为人的思维和社会中其他行为规则一样,都应该受到严格的法律制约,个人在思维上的任何想法都要负法律责任。你不能因为是自己的自由思维,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问题,任意在大脑中攻击他人或者社会,这同样要承担名誉损害权责任或者法律责任。至于自由思维产生的负面作用甚至可能比实际的伤害还要厉害,还要危害大,而且它造成的伤害,有时候是不可弥补的。因为你产生了自己的一种特有的思维,可能你一生中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你一辈子也就只会产生一次这样的想法,但是,有可能就是你这样的不负责任的想法,导致你对这个社会或者你的领导以及你的朋友有反面的看法出现,在无形中你就危害到了社会别人,你的生活就有可能为此而发生改变。即使你对你的这种自由思维进行更正了,但是你单纯的心态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和社会上其他的行为不一样,自由思维每天都会出现不像社会上其他行为,受众是固定的,而你的自由思维的对象却可以使任意的,不固定的。所以我就建议,我们国家的人大立法机构对自由思维当中的反社会以及攻击他人的思维特别应该给以严惩。

同时我建议人大应该立法禁止任何人在大脑中自由思维,产生各种思想,应该提倡把自己的思想说出来,要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告诉别人。把自己的思想完全说出来,不能把自己的思想隐藏在内心深处,这样不利于监管。这是全球化时代、思想统一的时代。利用别人不可能知道的自由思维来思考是对政府和公众的不负责。因为你告诉别人你的思想,你说你认为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希光是个伟大的人,这时候你说他怎么怎么好,大家知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于是大家会相信你,于是我也就很开心,于是你就有可能被提拔重用。如果你自由思维了,不告诉大家你的思想,那么无论你怎样认为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怎么好,大家也不会知道,你也就不会得到任何好处。事实上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希光就是好,于是自由思维就对你和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产生了不公正,这就是别人和你自己的不负责任。当然,这是禁止自由思维的一个好处,如果你产生出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是个狗腿子,是个御用文人这样严重错误的自由思维,那么危害就大了,就要被严惩,这就是控制自由思维的正反例子。

自由思维也是存在于某个社会某个国家里的某个具体的人身上的,既然这个人属于某个社会,某个国家,那么你就不能因为别人无法了解你的思维,你就对思维的内容,要求和对这个具体人的行为的内容不一样,思维就不用讲究统一性了,讲究对社会对政府的负责了,不是这样的。思维永远只是一个具体人的某种构成,就像人的手,头发、内脏等一样是构成一个正常人的某种器官一样,思维是无法离开具体人而存在的。虽然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随着时代的发展,不知道自由思维还会出现什么不可确定的内容,思维是越来越复杂,于是人越来越复杂,最终导致政府越来越傻瓜,越来越丧失统治必须的权威,所以要严格控制人类的自由思维,要制订一定的标准思维模式,要通过立法来推行这种标准的思维模式,以便政府加强管理,引导群众走正确的道路。

自由思维本身靠的来源是它所依附的某个具体人所接触到的一些事务。在世界来讲,思维本身基本上完全靠个人本身的素质来控制来是没有的。比如大家推崇的西方人士,他们本身的思维也是发散性的,也不是和政府口径所一致的,这说明靠个人素质来控制自由思维是不科学的。西方大众的思维也都是来自他们所接触的社会所提供给他们的各种各样的素材,对于个人而言,他不可能出于本能的控制自己的思维。中国现在看也是这样的。基本上大家看到的各种东西,比如某某某在收容所离奇死亡了,某某夫妻被人当作卖淫嫖娼给抓起来了等等,导致社会上各种思潮泛滥,这对于我们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有很大的危害,也对我们的新闻理念有所动摇,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建议政府一定要对这种现象有所警惕,人大也要赶快出台法律,严禁自由思维的蔓延。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由思维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很困难的。第一,自由思维要求个人必须有一定的知识面。而有一定的知识面则有两个麻烦:花费的时间太多,要看很多书,要知道不同渠道来源的人文地理,这样务必就占用了大量的喝酒打牌等娱乐活动的时间,出于对我国人民的热爱之情,我不希望人们占用过多时间自由思维,第二,自由思维的人容易产生不满情绪,知道的多,烦恼就越多,无知者无罪,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我希望大家把时间多花在娱乐上面,多看看我们给你们准备的各种媒体,这样会使你们少产生自由思维的念头,会很开心的度过每一天的。

举个例子,朝鲜就是一个取消自由思维后的社会,他的一些东西很值得我们学习。我现在每周都要坚持去金正日大学学习金正日主题思想,我觉得金正日主题思想是很好的东西,他会使你产生希望,产生一种幸福感,因为学习他,你会渐渐的忘记自己还会思维,你会被一个经过净化改良,提出过各种毒素的完美思想所吸引,所控制。虽然那里的人民在美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和自然灾害的侵扰下,生活很艰苦,但那里的人民从不言苦,因为大家只有一个思想:伟大的金正日主题思想,人们知道,他们的一生注定是用来保卫伟大的金正日同志的,只有让他们的太阳开心,他们才会完成作为一个人的价值。于是,当我走在朝鲜的大街小巷,看到那些虽然饿得饥肠辘辘,自己皮包骨头,却一脸的满足和幸福,这都是因为他们有着统一的思想,这都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就连他们的思想也都有人给他们安排,不用他们自己去费劲的瞎想。反过来再看看美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虽然有车有房,生活得很富足,可是由于政府的原因,容许他们自由思维,君不见霉帝的人民各个牢骚满腹,对现实极度不满,人民在自己国土上搞恐怖袭击来发泄对当局的不满,而相对应的朝鲜,生活虽然艰苦,但人们很知足,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没有人会对社会有所不满,这就够了,这个事例生动的说明限制自由思维,统一思维的极端重要性。

主持人:李希光教授认为,如今老百姓最常思考的问题越来越远离政府的根本利益,虽然它们很煽情,老百姓也很爱向这些问题,比如收容所等等社会问题,但是他们自由思维的,却很少是关系到国家和人们根本利益的大问题。所有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思维不正确,可他们又不敢或者不愿意将他们的真实思想告诉他人或者政府,面对自由思维的窘迫,最终就是社会否认你。李希光教授认为,如今的自由思维在一定程度上正走入了一个充满悖论的误区。

李希光:现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名词叫“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本身就是叫大家多看到事件的真相,就是几个人在那查找资料,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然后反映在脑子里,把社会认可的某种模式的思维赶跑,这就成了自由思维,但你的思想很有可能是不被社会或者政府认可的,为什么?社会或者政府认可的每种思想都必须经过我们或者说有关部门的认可,我们要通过各种线索,把正反两方面的立场都要替你们想到,各种观点都要找到,同时一定要找到你们喜闻乐见的形式把它表达出来,让你们接受。我们这样做是完完全全的无私无利,我们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你们不用费劲的自己思考问题,我们把一切都为你们安排好了,你们只要像猪一样的生活就好了。(在这里我要补充一点,我认为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生物就是猪了,注意,是家猪不是野猪,你看,家猪在主人的安排下,吃喝玩乐样样不愁,虽然等待他们的命运是死亡,可是正是由于家猪的天性懒惰,没有自己的思维,他们依然生活得很愉快,死亡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最后几分钟的恐惧,大多数时候他们生活在幸福的天堂里,而野猪就不同了,就是他们太有个性,太有自己的思维,才会想办法和人类周旋在一起,才会想办法自己找食吃,死亡对他们来说不是最后几分钟的恐惧,而是存在于他们一生中每分钟的事实)

自由思维是很没有理性的一种思维方式,他的娱乐性发散性很强。比如你知道公众有一种崇拜明星的心理,你也就打开电视,看到几个明星在那一露脸,这时候你所思考的不是自身的事情,更关注的是明星了。他在想什么?他在做什么?几个明星在给我们广大的公众在设计议程。你们公众,你们要关心什么,你们想什么,不要根据事物发展的真相去关注,而是根据我们几位明星在这聊天,我们觉得什么好玩,你们就听什么。但是你想到的很多,但就是想想,他所谈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他好像在另一个星球在谈论事情。可能事情确实发生在我身边,我怎么感觉到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呢?所以自由思维我是非常反对的

自由思维再一个是爱丑化社会,揭丑,现在美国在反思。比如讲美国现在反思一个最大的热点,新闻界反思就是莱温斯基案。莱温斯基就是美国白宫的一个女实习生。她和克林顿的性丑闻,美国媒体就拼命炒莱温斯基,炒女实习生,炒他们两个。莱温斯基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它炒了。当时观众非常愿意看,大家回家后思索最多的问题就是他们到底怎样了,以后会是怎样的呢?就像看一部有悬念的色情电影似的,大家都爱思考,胃口全弄起来了。结果美国的电台、电视台是24小时的轰炸,连续播了差不多一个月,然后报纸是整版整版地报道斯塔尔报告。但是大家后来想,这些东西,总统的这些个人的私生活,到底和我们公众的利益有什么关系?因为总统有环保问题要处理,有外交关系要处理,有中美关系要处理,有海峡两岸问题要处理,有美国、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导弹问题,有美国的失业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印第安部落问题,美国的教育问题,有校园枪杀案问题,这是美国公众要关心的重大问题。而这些东西,自由思维作为主导个人的一种主要力量,应该给总统制造一个公众舆论压力,要他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要总统每天承认他和莱温斯基两人做的事情,有没有上床?有没有发生那种关系?就老逼着自己搞这个东西,这不就是损害公众利益吗,所以这一点,我们有时候还讲,看美国人的思维多自由,它可以让你随便想总统和哪个女人有没有睡觉。可是所有人一旦都思考这些问题,这些东西,那么这个社会该何去何从呢?这些东西到底和公众有什么关系,和公众利益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人们可以适当的有自己的一些思维,但重要的是要保持和规定思维模式的高度一致,要看清大局,针对不同性质的危机,采取相应的规定的思维方式,坚持具体问题用规定的相对应的思维模式来分析。因此在保持客观的前提下,处于社会全局的考虑,个人在危机发生的特别时期,应配合政府更好地发挥统一思维的功用。

李希光:你们每个人无论是在网络时代,在印刷媒体时代,在广播电视媒体时代,我想你们不应该做一个法官,你们个人千万不要做法官。个人是什么?他的职责就是根据社会所规定的思维模式去考虑最关心的问题,作出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选题,然后就是按照社会所容许的答案来完成每一件事情。向公众提出最完全的,不是“最”,就是尽量以我们的标准来看是完整的、全面的、公正的、平衡的、可靠的、真实的思维,由我们(不是你们)和政府官员去作出判断和选择。为什么呢?

我们主要就是寻找符合政府利益的答案,然后由政府官员作出决策,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存在,首先要回答的问题都是你是为谁服务的?为政府和社会利益服务的,这就是答案。因为社会利益是两方面,因为社会的代言人是政府,公社会的决策,因为我们每天环境的问题、住房问题、公共交通问题,这都是政府的决策。那么你要是想法和政府不一致,就会给政府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困难。一方面,你的自由思维有可能会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政府决策的信息基础。第二,如果政府要按照你的思维模式去干工作,那么为什么要按你的思维呢?就不能采纳其他人的意见吗?这就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这就是说你们所采用统一思想的最大作用第一是为你们好,第二还是为你们好,我们和政府官员,最终是为给你们制定政策、决策服务的,,我们是为了你们而限制你们自由思维的,是的,是这样的。

所以当你们匆忙地思考问题,下结论、下判断,那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有偏见,有立场的。很可能你的家里是居住高楼大厦,特别好。像这样一个房子似的,两个洗澡间,用水是24小时热水,过得非常好。但是你看到了更好的人,你会思考,我现在缺乏点什么,一看,广州市小里弄里的小房子要保护起来,清代的,不能拆。尽管那个地方的老百姓20家人用一个厕所,用一个马桶,还不能抽水的。但是从你的立场讲,你觉得应该保护,因为这时候,你可能有偏见,因为你居住高楼大厦。但居住在那个地方的老百姓,他可能说,我想住高楼了,应该拆。这个时候怎么办?把双方的观点都报道,然后大家通过我们制定的统一思想来考虑,原来该拆不拆这个是你们不能做主的,大家该怎样就怎样,于是矛盾就化解了,然后社会就继续稳定了。

主持人:您今年4月在中国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说,亚洲各国不能任由个人自由思维,而不去听从政府的统一思想安排。亚洲各国应建立自己的强大的思想监管系统,监控本国民众的真实思维情况和发表维护本国利益的统一思维模式。的确,在全球的思维管制中,亚洲国家的自己声音,与其在全球应有的声音相比,实在是太小了,亚洲不能依靠本国普通民众来表达自己。

李希光:中国对外的形象不是中国媒体制造的,不是《广州日报》制造的,不是南方电视台制造的,也不是广州电视台制造的,是外国人的自由思维制造的。就说美帝国主义说中国形象是什么样的,国外的人马上就会自由思维,联想到我们的现状,于是就认为是什么样的。我们中国政府却没有很好的采用这个力量,因为第一是语言的问题。第二,最可怕的事情,因为国际上从统一思维学的角度来讲,公众要相信一个政府的思维模式,首先他认为这个思维模式是他自己自然而然产生的,而不是被别人强加给他的一样。

从西方来讲,他们认为,凡是政府办的或是有政府背景思维模式培训班都是非法的,不可信任的。在这样一个角度下,我们的思维模式在国际上传播,我相信我们的思维模式绝对是最完美的,讲的都是真话,都是为了世界稳定团结而特意由我们编制成的,你们都是我们思维模式的受众,都是受我们影响很深的,但是美帝国主义可能从他们的立场讲,认为我们制定的思维模式是有政府背景的,他就不把它当作合法信息源,他就不信任你。那因为cnn讲,我就是cnn独立思维培训班,所以就可靠。所以说中国的形象不是我们的思维模式培训班造成的,政府媒组建的思维模式培训班很难在国际上制造一个好的国际形象。但cnn又不可能帮我们制造一个好的形象,是不是?因为它有时候为了满足国内的市场,(美帝国主义)国内一般对中国的敌视态度还是很厉害的,那么美国的受众是敌视中国的,这时候你要制造一个特别好的形象,受众可能心理承受不了,它必须满足国内的受众。由于cnn、abc、 cbs、nbc,包括bbc控制了国际市场,那么中国的形象,在国际上什么形象,控制在它手里。我们怎么办?我们一方面当然要靠我们自己的思维模式培训班,但主要靠我们自己真正地从我们自己做起,使自己有一个非常好的标准的一致的思维模式,同时一定要让人大立法,禁止人们自由思维,用这种统一的标准的思维模式来抗衡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欺压。

文学城该文链接:http://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777938.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