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中国最老政治犯女获「营救 历艰险逃多伦多求学

人权协会
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中国最老政治犯女获「营救 历艰险逃多伦多求学

看流氓政府如何迫害秦永敏一家的
来源: 明报 作者:

李竹阳获「营救」抵加续求学 父亲秦永敏因异见 加 拿 大 家 园 网


左起:罗乐、李竹阳、盛雪、Gloria Nafziger(国际特赦)。(明报记者摄)

(明报)中国著名异见人士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又名秦聃轲),在本国政府及多个组织和个人的帮助下来到加拿大,准备继续求学。她昨天在新闻会上讲述其因父亲坐牢而遭受的各种磨难。

李竹阳出生於1990年。她记得4岁生日的前3天,那时父亲已经被送去劳动教育,她和母亲一天中搬了3次家。搬家的原因是当局跟踪在後,她们去到哪里,就在那里被轰出来。

有天晚上,她母亲求一个朋友,让她们住一晚。母亲以为她睡了,向朋友哭诉家里的遭遇。她听到母亲的哭声,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为什麽这样的事情要落到我的身上?

1998年,8岁,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和父亲在一起度过了几个月。之後他就开始坐牢,坐了12年。就在父亲被捕之前的一个半月中,家门附近就一直停了一辆面包车,有人24小时监视他们家;家中的电话也被监听。

有一天,父亲接她放学,结果却没有回家,她发现自己糊里糊涂地上了一部警车。进入公安局後,父女被分开。有人问了她几个问题,就让她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第2天傍晚他们才被释放。

当年11月底,她父亲被正式逮捕。之後,母亲带她去北京。但母亲没有一份长久的工作,找到工作就被当局骚扰而失去,因此收入微薄,她只好失学在家。

到了1999年6月4日,母亲为她联系到河北农村的二姨,去那里读书。从2年级下学期念到4年级。但好景不长。一天放学回家,二姨告诉她,警察来了。调查她的情况。她当晚难以入睡。接下来的周末,年幼害怕的她到二姨家的仓库躲了2天。女孩在忧患中长大。到2007年10月,家中又一次发生动荡。「警方又来轰我们,房租还没有到期,就被轰出来了」。

2010年7月1日下午3时许,她们家中闯入15名警察,搜查了2个小时,带走100多件物品。包括她的银行卡和港澳通行证。母女俩被带去派出所。之後她发现,她的银行卡和母亲的存折都被冻结。她之後再发现,其实就在她的银行卡被抄走前,她的银行帐户已被冻结。这使得她很震惊,发现当局对她们掌控得非常严密,不需银行卡也知道她的帐户资料。

2012年3月,当时她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一天,无意中听到同宿舍同学和辅导员的对话,才知道她一直被监视。从此,她不敢回宿舍午休,少讲话,最後就禁言了,心中无限担忧,神经开始衰弱。父亲系狱时给她写过百多封信,她只收到过2封。为了办理出国,她没和父亲联络。她昨天表示,我是理解他的。

民主中国阵线负责人盛雪表示,帮助李竹阳出国非常困难,整个过程用了3年时间。因为在刁难的情况下,李本人难以提供完整的资料,和李联络也要以地下工作的方式以暗号进行。最终在各界帮助下,移民部给出短暂居留签证,使得女孩成行。李竹阳先假装到香港旅游,从北京到香港之後,再到加拿大。

秦永敏女儿∶不碰政治课程


李竹阳(左二)未来不选择就读政治方面专业。(记者邱冠铭 摄影)


盛雪(左)与Michael Craig认为中国不论经历多少领导人的更换,政治迫害事件始终未曾间断。(记者邱冠铭 摄影)

(世界日报)有「中国最老资格政治犯之一」之称的秦永敏其女儿李竹阳,在多方的协助潜逃并经历艰险的情况下,於本月11日抵达多伦多。於18日首度公开露面的李竹阳表示,没有因为长期遭到迫害而对其父亲有所埋怨;未来计画在多伦多申请大学以继续学业,但决不会选择与政治相关的课程进修。

李竹阳指出,身为异议人士的女儿,可以说从出生的第一天直到离开中国的那一瞬那,无时无刻不受到政府当局的监控与迫害。第一个最深刻的印象,就是1994年4岁生日的前三天,在政治的压力下,使得与母亲二人在大冬天的一天之内搬了三次家,虽然如此,但个人对於父亲所从事的工作及为中国民主所做的努力仍旧尊重。基於个人的喜好与兴趣,未来计画选一些与社会福利或法律相关的专业就读;在能力范围内会对父亲提出支援,但这支援不会与政治有关,至於选择哪一所学校则还未决定。

李竹阳在讲述其成长过程时说,1998年8月底至11月底与其父亲相处的四个月当中,就有不明人士经常藏身在停在住家外的不明厢型车内,自此也开启了他父亲长达12年的监禁;而根据当时发生的许多事情研判,家中的电话更是被经常性的监听。此外,颠沛流离的生活致使学业始终断断续续,母亲的工作也经常被迫离职。其间甚至发生警察假藉学校的名义将其母亲骗到学校去约谈;而在入读大学之後,校方更安排同宿舍同学从事打探消息和秘密检查其私人物品的工作,并每日经常性的向校方回报状况。

李竹阳抵达多伦多之後的首个公开面谈,是於下午1时在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多伦多办公室举行。除大赦国际中国观察员Michael Craig、李竹阳及其伯父之外,参加的还有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等组织人士。而秦永敏也早在14日就自武汉发出一封感谢信,对参与营救的人员及单位表达感谢。

自始就参与其中的盛雪表示,营救工作在约三年半前即开始计画进行。加拿大政府部门先是设法与李竹阳取得联系,并在徵求其意愿及个人签署文件後,在香港为其办妥抵达加拿大的证件与签证,待李竹阳以观光名义瞒骗中国政府前往香港後,再立刻转机前来多伦多。一度因为天气因素造成飞机延误近六个小时,使所有的人员都担心事件曝光,但好在只是虚惊一场。目前李竹阳是以临时居民签证居留,未来会以难民的身份申请移民。

除加拿大之外,美国方面在几年前也有计画协助出境中国但最後并未成功,瑞典也有私人曾经提供帮忙。昨日首度公开露面的李竹阳,坦承对於多伦多的印象还不深刻。由於以往已在中国就读河北工业大学法律系就读两年半,未来除可能继续法律课程,但更希望转读社会学系,以为社会做更广泛的贡献。

原文链接:http://cnahr.blogspot.com/2013_04_14_archive.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