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IS杀中国宣教士,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这就是柬埔寨和印尼华人为何要两次打出"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横幅的原因

IS杀中国宣教士,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这就是柬埔寨和印尼华人为何要两次打出"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横幅的原因


博谈网
IS杀中国宣教士 中共反打压死者亲友
2017-06-23 02:12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苏智敏


巴基斯坦警方公布的被绑架的两位中国公民照片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被极端恐怖组织ISIS杀害的两名中国人李欣恒(音译,男)和孟丽思(音译,女),他们被害后,无法像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一样,得到全美举国上下的哀悼,而是被中国外交部称为“从事非法传教活动”。现在,他们在中国的相关教会及家属还受到中共政府的打压。

枪口对内

“非法传教”显然成了中共政府打压国内基督徒的理由。美国旧金山湾区“基督徒公义团契”的华人牧师刘贻6月22日在推特表示,温州家庭教会至少有四位同工因受李欣恒和孟丽思宣教士在巴基斯坦遭杀害之事的牵连,被当局带走调查,秘密羁押。相关教会及家属受到巨大压力,被要求禁言,因此外界对此内情所知甚少。

刘贻牧师又说,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位被杀害的宣教士其实是温州永强牧区和瑞安塘下牧区差派的,皆是家庭教会。但中共为了推卸责任,说是韩国差派。

来自中国上海的刘贻牧师呼吁外界关注此事,并痛批中共和恐怖分子是同类:“无耻土匪政权,不抓杀害宣教士的恐怖分子,却把他们教会的牧师抓起来了,这只能说明它们与恐怖分子是同类!”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王荔蕻听闻此消息后,也在推特批评中共政府:“国民被恐怖组织杀害,当局硬屁都不敢放,只会把责任推到受害者和八竿子打不着的第三方。现在竟然还迫害受害人家属和朋友!死者被自己的‘国’抛弃甚至羞辱,生者被‘国’强迫失踪秘密羁押!”

两名中国人遭ISIS杀害的消息传出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快速刊出“独家新闻”,称他们是受到韩国基督徒“蛊惑”才去传教:“韩国人热衷传教却因怕被杀害,而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去传教。”

《环球时报》此举成功引导舆论,将人民对恐怖分子的愤怒转移到韩国和基督教。许多中国网友开始指责韩国基督徒,两名被杀害的宣教士也成了网友口中的“活该”。

尽管韩国方面已否认《环时》的上述说法,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仍在15日例行记者会上重复官媒的说法,并称:“愿配合巴方就中国公民涉嫌非法传教展开调查。”

中国官媒及外交部的态度,引来不少网友批评。网友指出,两名中国人被ISIS杀害后,中国政府没有谴责杀人犯,没有追责救援不力,更没有慰问死者家属,却是替ISIS洗地,及配合巴基斯坦调查。

中国时政及宗教事务评论人士、美国华人牧师郭宝胜也公开批评,指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态度说明,ISIS和中共的本质都是反人类。

巴基斯坦基督徒的困境

作为中国在“一带一路”的亲密伙伴,巴基斯坦宣布逮捕数名利用中国公民传教的韩国人。据有穆斯林背景的《黎明报》6月18日报道称,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近日逮捕了两名被绑中国人所在语言学校的创建人——韩国公民徐某和他的家人。他们涉嫌利用中国人,宣传在当地被禁止的基督教。徐某每月还向中国人提供约2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鉴于徐某并无收入,警方对资金来源也开展调查。中国社交媒体在19日转载了这篇报导。

为打造“一带一路”范本工程,中国计划投资57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修建铁路、公路和发电站等基础设施,而两名遭ISIS杀害的中国宣教士,他们遭绑架的地点──俾路支省,正是“一带一路”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心脏地带。

另据关注基督徒人权的国际组织“敞开大门”(Open Door)去年公布的“2016基督教全球守望名单”显示,巴基斯坦名列受迫害基督教国家第6名。调查称,该国法律虽未载明禁止基督徒聚会,但穆斯林族群经常使用各式暴力恫吓当地基督徒,甚至危及生命安全;该国政府也扩大监视基督教会活动。






文史網
出現兩次的“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2014年5月24日  文史雜談 來源:

一九七五年紅色高棉(柬共)攻入金邊,各國外僑紛紛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躲避,其中最多是美僑,他們帶着全家大小,連家中的狗,和幫美國人做事的當地人,都被帶進美國大使館,由大使館坐直升機到停在海上的美國軍艦,撤離柬埔寨。(電影《戰火屠城》有細緻描述)。金邊的華僑更多,他們也涌到中國大使館前,但大使館大門緊閉,室內窗帘落下,任憑華僑涌在門前叫喊,使館人員充耳不聞。其後華僑經歷赤柬大屠殺,死亡以百萬計,無數華人經大逃亡歷盡悲慘歲月,部分人僥倖逃到泰柬邊境。過境後,這些柬國華僑拉起橫額,上寫:“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後來印尼排華時當地華人再引用此句作橫額。印尼排華暴亂,暴徒對印尼華人的殘酷獸行震驚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紛紛強烈抗議。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禁止中媒體報導該事件,制止大學生組織的抗議行動。

美國政府以武力施壓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國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同樣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

而印尼一系列排華事件的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干涉別國內政,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




首頁 > 新聞 > 大陸新聞 > 大陸政治 > 正文
【歷史今日】中共輸出革命惡果 印尼排華舉世震驚(慎入)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發生了一場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居民受到有組織的虐待、殺害,華人所擁有的公司、住所被砸毀、搶劫,華人婦女慘遭輪姦、焚燒。(網絡圖片)

更新: 2011-11-04 2:15 AM

【大紀元2011年11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1998年5月13日到16日,印度尼西亞爆發震驚世界的排華暴亂,亦稱為「黑色五月暴動」。迫於世界輿論壓力,歷史今日,1998年11月3日,印尼官方調查機構「聯合實情調查團」發佈調查報告稱,印尼華人共計1,250人死亡,24人受傷,85名婦女遭到強姦、輪姦和性騷擾。但這一數字受到了廣泛的質疑,依據一些人權組織的估計,遭到強姦的華裔婦女的正確數字應在千人以上。

儘管一系列證據表明,這場暴亂是一起蘇哈托政權試圖轉移社會經濟政治危機、由軍方直接操縱發動的「排華」事件,但時至今日13年過去,暴徒仍沒有得到應有的懲處,事件的全部實情也仍未完全披露。

「黑色五月暴動」中暴徒對印尼華人的殘酷獸行震驚世界,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紛紛強烈抗議、譴責印尼當局。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對印尼的野蠻行徑不譴責、不干涉,並禁止中國大陸所有媒體報導印尼「排華」事件,制止大學生自發組織的抗議行動。

有學者表示,總結印尼一系列排華事件的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干涉別國內政,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中國共產黨的目的是通過顛覆活動來促使當地政府樂於執行為它所滿意的政策。它的策略的一個顯著變化是,停止關心華僑利益的宣傳路線,明顯地拋棄他們的利益以便減輕當地政府對它的意圖的恐懼。」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黑色五月暴動」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尼發生了一場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居民受到有組織的虐待、殺害,華人所擁有的公司、住所被砸毀、搶劫,華人婦女慘遭輪姦、焚燒。據不完全統計,全印尼至少有1,200多人喪生,1,000多名婦女(多數為華人)遭到暴徒群體強暴,其中許多婦女或被活活燒死,或因下部傷勢過重去世,或因羞辱難當、懷著滿腔悲恨自殺身亡。

有統計數據表明,5月13日至5月15日,在短短兩天多的時間裏,人口一千餘萬的印尼首都雅加達市內,有 27個地區發生暴亂,全市有5,000多家華人商店和房屋被燒燬,1,200多人被殺害,468名婦女被強姦,最小的年僅九歲。同時發生在印尼梭羅、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騷亂也造成了華人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


暴徒搶劫焚燒華人物資(網絡圖片)

暴亂的目標集中於當地華人,暴徒所到之處打、砸、搶、燒、殺,對華人社區進行有步驟的大清洗,並在光天化日之下對華人婦女施暴。有目擊者說:暴徒們穿著軍靴,被人用軍用卡車運來。他們點著汽車輪胎和合板牆,把人群從貧民區中引出來。然後他們高喊「宰了中國人,燒死他們,這些中國狗」,接著開始搶劫商店和超級市場。

暴徒把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進行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他們還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往往只有10歲或者11歲)抓過來,當著其他人的面,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的面前施以暴行,三次到五次。一家雜誌報導,一個父親被迫當著一家人的面褻瀆自己的14歲女兒。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耶穌教會神甫桑迪亞萬說:「有一些人打電話給我說,有人活活被燒死,但是無論是武裝部隊還是救火隊還是救護車都不來救援。」他還說:「有一個家庭的大女兒說,大火熊熊,她的兩個妹妹被強姦。」一個妹妹被扔進火中,然後輪到她遭侮辱。在一輛公共汽車裡也有婦女被強姦。有一次一個12歲的姑娘竟然遭到七、八個男人玷污。

據美國《紐約時報》披露,印尼暴徒曾對受害者說:「因為你是華人,所以被強姦。」

印尼「排華」暴行引起世界震怒

6月份,印尼一名華僑把一封求援信寄至某報,揭露了印尼暴亂期間,暴徒的無恥行為。接著,印尼一個華人團體發出《告全世界同胞書》,呼籲全球華人就目前印尼暴亂中華人的遭遇,向印尼駐各國使館抗議,同時敦促各地華人社區要求世界人權組織主持公道,同聲譴責印尼當局。這封由署名為「印尼雅加達華裔受難族群」發出的信件指出,5月13日及14日在雅加達爆發的暴亂,「是印尼有組織反華集團針對華裔居民搶劫、屠殺、縱火焚燒房屋、商店、當眾強姦華裔婦女」。信件特別指責暴徒「集體輪姦婦女及小女孩,並把部份受害人活活燒死」。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美國《紐約時報》引述人權及婦女援助組織一份報告,率先對印尼暴行進行了詳細報導,並發出了強烈譴責之聲,使得此事件在世界上廣為傳播,在國際上形成風暴。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把印尼排華暴動的新聞放在最顯著的版位,詳盡、快速報導印尼華人遭受的苦難。國際輿論憤怒地指出,這同30年代德國法西斯反猶排猶沒有兩樣。

印尼「排華」暴行披露後,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向印尼提出「嚴正抗議」,並緊急派出客機營救受難者。新加坡政府宣佈該國的樟宜國際機場二十四小時不關閉,接受難民入境。

美國政府認定是印尼「排華」暴動是種族歧視,並以武力威脅施壓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國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


暴徒殘殺華人 (網絡圖片)

同年7月之後,泰國首都曼谷和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等地民眾上街遊行,抗議印尼排華暴行。香港特區的抗議群眾用「黑漆」塗印尼領事館大門。紐約地區對印尼暴徒殘害印尼華僑感到無比憤慨的華人團體發起萬人簽名和示威抗議運動,強烈譴責喪心病狂殘害印尼華僑的暴行,大力支持聲援受難同胞。

7月20日,一批美國南加州印尼華僑成立「救援印尼人權委員會」,並決定尋找印尼暴亂的受害者到華盛頓作證,從而促使印尼當局審訊強暴華裔婦女的暴徒。馬來西亞行動黨秘書兼國會議員林吉祥呼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調查華裔婦女在暴亂中被輪姦及屠殺事件,並將結果呈交國際罪行法庭審訊。

中共當局對印尼的暴行無動於衷

但中共當局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中國大陸所有媒體一律禁止發表印尼「排華」事件,網絡上出現的有關內容也多遭刪除;同時,北京大學學生組織的抗議行動被制止。中共對印尼的野蠻行徑採取不報導,不譴責、不干涉的態度,甚至如期送給印尼政府4億元貸款,使本來驚恐萬分的蘇哈托大受鼓舞。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的專欄作家黃永安說:中共政權不假思索地援引「不干預他國內政」的陳舊國際關係教條,完全是為本身的懦弱和自私的緘默作辯護。《星洲日報》社長張曉卿說:「我們即使無力阻止悲劇的發生,但是我們應該從理性的思判中挺身而出,替印尼華人說幾句公道話。」但是中共連一句公道話也不肯為印尼的華人說。

中共黨史專家、著名政論家凌鋒先生撰文披露了中共在印尼反華暴亂中的言行。就在1998年5月13日印尼暴徒進行大燒殺的前夕,當時的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在風雨欲來的時候,竟說印尼華人已入印尼籍,因此在印尼發生事是印尼的「內政」,從而為「排華」暴徒大開綠燈,去掉了他們僅存的顧忌。兩個月後,印尼暴徒有組織強暴華裔婦女的獸行逐漸被揭露以後,當時的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才表示「同情和關注」。

據稱,事發當時由於局勢極度恐怖、投訴無門,一些華人曾去中共使領館,要求以人道主義幫助向印尼政府投訴這起「排華」事件,提請當局立即制止事態進一步惡化,但終以投訴者不是中國公民為由遭使領館拒絕。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印尼騷亂調查報告出籠

在國內外輿論要求查明真相的強烈呼籲下,印尼政府於7月23日成立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其成員包括7名政府代表和11名來自人道志願者、法律援助團體等民間組織的代表。按原計劃,調查委員會應於三個月後,即10月23日向政府提交最後報告,但最終報告公佈被迫兩度推遲。

11月3日,在印尼司法部大樓內,上百名記者苦苦等待大約5個小時後,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在6名應到場的部長級官員全部缺席的情況下,由調查委員會主席馬祖基‧達魯斯曼向報界公佈了調查報告的全部內容。

報告證實5月騷亂的確是一場精心組織和策劃的騷亂,在以華人為主要襲擊目標的騷亂發生期間及之後,的確發生了駭人聽聞的集體強姦華人婦女事件。報告顯示,5月13日~15日騷亂期間,在雅加達共有52名婦女被強姦,14名婦女被強姦及虐待,10人受到性襲擊或虐侍,9人受到性侮辱;強姦案在不同地區幾乎同時發生,而且多為集體強姦案,其中絕大多數受害者為華裔。

調查報告還暗示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領導的陸軍戰略部隊及其嫡系特種部隊參與了5月強暴華人婦女案件,及在各地組織煽動騷亂。

這份調查報告受到普遍質疑,因為其發現和結論基本在各種媒體上都曾有過相關報導,同時報告中存在著明顯「淡化」和「遮掩」痕跡,公佈的數字與估計相差甚遠。

2008年5月15日,在「5月暴亂」10週年紀念儀式上,印尼婦女人權委員會發佈特別報告書指出,大批華裔婦女在1998年5月暴亂中遭到強暴是不爭的事實。她說,受害者中大部份被集體強姦,甚至有的性器官遭器物破壞,另有許多遭到性騷擾,受害者人數遠超過5月暴亂調查團所統計的85起案件。

據香港《明報》報導,雅加達人權與婦女研究組織經整理後的報告顯示,5月發生的騷亂中,印尼各地總共發生5,000多起暴徒強姦或輪姦華裔婦女的慘案,其中以雅加達每天發生的100多起最為嚴重。


暴徒強暴華人婦女(網絡圖片)

然而,印尼政府對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或批評,或反駁、或沉默,甚至還有人對報告的真實性表示懷疑。1998年11月4日,國防部長兼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公開為軍隊辯護,反駁調查委員會有關軍隊參與騷亂的分析。國防部長維蘭托、警察總長及情報總長在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期間,多次公開發表談話,否認有確鑿證據證明在騷亂期間發生暴力強姦案件。

2008年,在「5月暴亂」10週年時,神父蘇姆蒂對法新社記者說,他對印尼一些官員和民眾對於「華人婦女遭強姦證據」的質疑感到不滿,「一些活動人士和受害人因此收到了要他們『閉嘴』的威脅」。蘇姆蒂說:「我們想向國際社會證明,1998年的排華騷亂不是由印尼華人與當地人民的矛盾所致,這是一個『軍隊運作』。」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轉移矛盾 印尼軍方操縱發動「五月暴亂」

印尼1998年5月的排華暴亂事件的社會背景是:1997年的亞洲經濟危機波及印度尼西亞。印尼嚴重的貧困差距,在金融風暴後更加顯著,國內政治長期動盪不安。排華事件的導火索是雅加達大學學生的群毆致死事件和印尼政府一份統計報告,報告稱:印尼10%的華人佔有了國家50%的財富,從而激起了印尼穆斯林民眾的不滿。

很多分析認為,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哈托為轉移金融危機的壓力,緩和國內壓力,試圖通過分裂穆斯林中的傳統派與非傳統派、穆斯林與基督徒,乃至華人和土著人,來達到「削弱反對勢力」的目的,通過軍方情報機關刻意操弄族群對立而策劃煽動的。

有報導分析表示,帶頭搶劫、放火和強姦婦女的暴徒是乘著卡車甚至軍車而來、帶著軍人特徵;暴亂同時在不同地區有組織、有部署的發動;騷亂發生的30個小時內,軍隊和警察失蹤;在一些地方,駐守的軍警在暴動前數小時接獲指示撤走。

有報導稱,很多暴徒事前都曾在軍方單位中接受過訓練,以執行縱火搶掠和強姦華人婦女的任務;有消息還指暴徒每強姦一名華人婦女,就能得到2萬盾(約2.5美元)作為報酬。

印尼所謂聯合實情調查委員會就五月騷亂傳訊雅加達特區省長和雅加達軍區前司令,在證詞中,該省長承認騷亂是有組織的、是有人煽動的;前司令則證實,參與騷亂的一些人來自雅加達以外的地方;但該證詞記錄後來卻被盜。

一切證據都表明:這場暴亂是一起由印尼軍方插手操縱發動的「排華」事件。很多分析都指出,這場暴亂的策劃和印尼政治高層內部的鬥爭密切相關,特別是:印尼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曾任特種部隊和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時任參謀與指揮學院院長的普拉波沃•蘇畢安托中將企圖借製造混亂,給時任印尼武裝部隊總司令韋蘭托造成難局,同時造成蘇哈托鎮壓民眾反叛的藉口。

印尼1998年5月的排華暴亂,已經過去了13年。到目前為止,暴徒仍沒有得到應有的懲處,也沒有一份全面的可信的官方的調查報告披露事件的全部實情。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中共「輸出革命」 引發印尼排華

印尼有華人2,000多萬,絕大多數是晚清以後,從中國的福建、廣東幾次大的移民遷徙到達印尼。華人到印尼後其生活條件極其艱苦。他們先是從事捕魚業,後逐步進入商業、服務業、製造業、金融業等產業,經過幾代人含辛茹苦的奮鬥,在印尼的這些產業佔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1945年印尼獲得獨立,成立印尼聯邦共和國。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經濟援助和軍事裝備,同時也輸出「革命」,扶植印尼共產黨。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更在一次講話中稱,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共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

1965年,印尼爆發「九三零事件」,印尼共產黨黨員、蘇加諾的親信、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政變,綁架並殺害了包括陸軍司令雅尼在內的六名右翼軍方領袖。時任軍隊將領的蘇哈托指責印尼共產黨暗殺政敵試圖奪權,隨即組織右翼軍人,在全國策動反共大清洗。

1967年,蘇加諾被迫辭職,蘇哈托接任總統。蘇哈托在反共清洗中,除了消滅印尼共產黨份子以外,亦由於中共的參與,導致大量華人被當作共產黨份子處決。學界普遍認為,有50萬印尼華人在此事件中喪生。

當時的中共高層毛澤東和周恩來對此並沒有發表過意見,也沒有提出抗議。此後印尼從60年代中期開始長達三十幾年的反華、排華。蘇哈托在30多年的統治期間對華人採取歧視性政策,不准講華語,不准開辦華人學校,不准使用華文姓名,華人不能進入政府體制。


暴徒殘殺華人(網絡圖片)

1968年,新加坡政府將印尼船員判刑,引起泗水的排華暴動;1970年,一名蘇拉維西的華人,由於對回教先知穆罕默德語出不敬,導致當地的反華行動;1973年8月,爪哇萬隆亦發生排華暴動;1974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出訪印尼,也引起印尼人的民族意識高漲,從反日示威演變成排華暴動。

80年代的印尼,排華運動由過去的零星事件,逐漸被有心人士用來擴張成攻擊性的大型暴亂,且愈演愈烈。1980年,在爪哇梭羅的一名華人與一個印尼中學生,因騎腳踏車互撞而發生口角,當地華人商店立即遭到攻擊。當時謠言四散,加重了排華情緒,使得暴動一路蔓延到三寶瓏,引起全國性的騷動,數十人傷亡。

1982年,印尼政府將排華歸咎於華人本身無法與當地人融合,宗教事務部甚至頒令,禁止華人基督教教堂使用華語傳道。

1983年,松巴窪島發生排華暴動,數十間華商被劫;1984年,雅加達發生排華暴亂,死傷數十人;1986年,泗水一名華人虐待女傭的消息傳出,引起當地長達數週的排華暴動。


暴徒殘殺華人兒童(網絡圖片)

總結這些排華事件根源,其起因正是中共向東南亞輸出革命造成的。除了印尼,當年中共輸出過革命的柬埔寨、馬來西亞、尼泊爾等國也曾經爆發各種規模的排華事件。

英國歷史學家霍爾的著作《東南亞史》分析說:「……由於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勝利,東南亞的每一個國家都開始不安地意識到在它們當中存在著一支潛在的中共的『第五縱隊』。」「中國共產黨的目的是通過顛覆活動來促使當地政府樂於執行為它所滿意的政策。它的策略的一個顯著變化是,停止關心華僑利益的宣傳路線,明顯地拋棄他們的利益以便減輕當地政府對它的意圖的恐懼。」

(責任編輯:高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