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扶贫款经中共官员6层扒皮 1000万仅剩300万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扶贫款经中共官员6层扒皮 1000万仅剩300万


近日陆媒曝光湖南花垣县的一项扶贫贪腐案,令人触目惊心。图为甘肃康乐县杨改兰家,这个8口之家因贫困6口人服农药身亡。(网络图片)

更新: 2017-07-30 7:18 AM  

【大纪元2017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导)近日,大陆媒体曝光中共“扶贫腐败”的多起案例,其中提到湖南省花垣县一项扶贫工程贪腐案,当地官员申领的1000万元财政资金,经过六层“拔毛”后,其中近700万元涉嫌被骗取,“拔毛率”惊人,而这仅仅是中共扶贫腐败中的冰山一角。

“雁过拔毛”:1000万拔掉近700万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近日媒体曝光花垣县一项扶贫工程引发的“雁过拔毛”贪腐案件,引发舆论关注。

《法治周末》7月27日报导,花垣县以综合治理耕地水土流失项目的名义申领到1000万元财政资金,从项目招标到项目验收,在经过六层“拔毛”后,其中677.99万元涉嫌被骗取,“拔毛率”高达68%;原规划治理的303公顷水土流失面积,最终完成度不足23%。

从该项目招标伊始,时任花垣县水利局局长的石某就盯上了这只“肥燕”。他伙同时任张家界市粮食局法规科科长胡某通过操纵招投标的方式拿下该项目,后通过该县水保局局长龙某设立的公司将工程转包给当地的村民包工头,并伪造了监理日志、监理签证等一系列监理资料,完成了项目相关材料的申报。

其后,在现场实际完工量不到三分之一时,石某又伙同时任该县水保局副局长的麻某向他人购买了一整套虚假的竣工结算资料,并通过向时任湘西州某局科长的王某送了4000元红包后,拿到了虚假的投资评审报告。

最后,该工程通过了省、州、县三级验收组的验收,并评定为“工程质量达到良”。

一个县级的扶贫项目,遭遇了前期运作、工程转包、工程监理、伪造资料、评审验收和收送红包礼金的层层“拔毛”,省、州、县多个层级的干部涉案其中。

据陆媒引述官方数据,2016年,纪检监察部门共处理1.95万人,各级检察机关处理1892人,审计部门处理153人。

根据官方发布的信息不完全统计,发现仅2017年年初至今,各地曝光的扶贫领域典型案件就有140起,涉及湖南、四川、吉林、河北、新疆、重庆等18个省(市区)。在这些案件中,涉案金额少至数十元,多则上千万元。

五大手段“下黑手”

总览这140起被严厉查处的典型案件,扶贫领域贪腐的手段可谓五花八门。其中,以套取扶贫资金、侵占扶贫资金、截留挪用扶贫资金、优亲厚友和收受索取财物五大手段最为突出。甚至连小小的扶贫牲口也没能逃脱“黑手”。

2014年4月,甘肃省漳县金钟镇尖子村书记包尕宝和亲属共同成立养殖专业合作社,在贫困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编制假的良种羊发放花名册、合作社代贫困户养羊的协议,并加盖村委会公章,将应发放给50户贫困户的200只“良种羊”无偿给了合作社。

《九评共产党》一书记载着这样一件扶贫腐败的案例,在四川东部的一个林场,上级拨款50万用于植树造林。林场领导先吞下20万给自己,其余的30万承包下去,一层一层克扣,最后所剩无几的钱分给了真正去造林的当地农民。政府不用担心农民嫌钱少不去植树,因为太穷了,再廉价,农民也一定会去干。

贫困户成官方“道具”

中共实行的假“低保”政策一直遭到舆论诟病,而上述案例仅仅是中共扶贫腐败中的冰山一角。

今年年初,据网民“临沂微资讯”披露,山东省某村庄的村民收到县里发放的1000元扶贫款,当上级官员走后却被村官收回800元。


财经网1月16日报导,湖南益阳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副所长陈刚,为了将农户补贴资金放入自己的口袋,可谓是挖空心思,其贪腐程度令人震惊,在两年内冒领2万余户农户的补贴金,最少的一笔竟为1.45元。

2016年年末,陆媒曝光了湖北省扶贫项目中的不少荒唐事,贫困户成官方“道具”。据报导,在武汉市黄陂区蔡店街赵店村朱邵煜夫妇心目中,“精准扶贫”给他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是照了一次相。扶贫官员说,拍个照就能证明来过了。拍完照后,他们就走了。

大陆微信公号“跪射俑”去年10月发文披露,陕西省一贫困户已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该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

在甘肃省下辖43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去年8月曾发生一起震惊社会的人伦惨案,一名年轻的母亲杨改兰因贫困,在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该女子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

事发后,大陆资深媒体人郭睿在网上发表文章,作者在杨改兰生活的阿姑山村实地走访调查发现,低保名额分给了该村村书记的亲哥哥和侄子等人。



《南方都市报》此前曾在一篇社论《贫困人口长期上升,政府责任尤须强调》中披露,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责任编辑:孙芸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7/29/n9477442.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