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中共文革在广西:国家机器带头人吃人(博讯博客发稿)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大陆政治 > 正文
专访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大屠杀之三
你不了解的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带头人吃人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7181728501.jpg
广西农村文革集体杀人的景象(网路图片)

更新: 2017-07-18 2:53 PM  

【大纪元2017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萧律生采访报导)十年文革中的广西,竟有人以杀人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从四个角度介绍了广西文革的血腥与残暴,即军队武装“剿匪”、大屠杀、人吃人与对女性的性暴力。本篇着力于后两个角度。

1979年至1981年间,广西因要求解决文革的冤假错案而上访的人数是全国最多的,达十几万人。时任改革派的领导人胡耀邦决定派出工作组到广西调查。于是从1981年到1983年,有近十万的干部在从事这一调查,前提是中央把广西省省委改组,并撤换了旧的官员。因为被号称“广西王”的该自治区第一书记韦国清得到军队的支持。

但是经过五年调查,汇集成一部十八册、760万字的档案——《广西文革档案资料》却被中共掩盖起来,还伪造了很多资料;在广西公开出版的县志里面,看不到该资料反馈出来的真相。

宋永毅说:“它堪称是一部最详实、最完整的、一个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长卷,并且它具有官方声称的、无可置疑的权威性。但是都是共产党的干部、军队做的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为了不负责任,它要掩盖历史真相。”

失去人性的兽性发作

宋永毅:“最主要性暴力是什么呢?是强奸所谓‘黑五类份子及其子女’的妻子和儿女,分他们的女人。大概当时女性被强奸的,千人以上。”

据《广西文革档案资料》显示:在1967至1968年的大屠杀和政治剿匪中,性暴力是一种遍及全省的现象。宋永毅在《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的大屠杀和性暴力》一文披露,性暴力不仅在各区、县、市的大事记上被频频提及,在整套档案里,完整的强奸、轮奸、性虐待、乃至以性暴力辱尸、毁尸的记载便有225个案例之多。

但是,最后回应广西文革错误时,只正式枪决了十个人,“你想想看死掉15万人,才枪决十个人;25000共产党员被开除党籍,因为这25000共产党员杀人……”

至于对女性残暴的性暴力,宋永毅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主要用了几个例子来说明。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7181728502.jpg
广西文革发生“四二二”惨案,死亡人数高达10多万,是中国最惨烈、血腥的地区。图为中共广西当局举办的文艺演出。(《开放》杂志)

“有一个凌云县武装部政委,后来担任凌云县革命委员会主任叫王德堂,是个现役军人,他的主要罪行是强奸或者诱奸被害者的遗属数十人。他把你老公抓起来,然后就把这个人给杀了,那就你老婆给我睡,你不给我睡那不行……”

“还有一个被枪毙的叫李超文,那个人是广西容县一个乡的民兵营长。他先是诬陷一个归国华侨周恒志,说他藏有炸弹,然后把他打成重伤,又以搜查为名,强奸他年仅十六岁的妹妹。李超文为了防止周家人上告,想长期霸占周16岁的妹妹,又把周和其父亲都杀掉。这一类事情比比皆是啊!”

据宋永毅《广西文革中骇人听闻的性暴力》一文披露,周恒志的妹妹叫周惠炎,当时周恒志和他的父亲被杀害后,其母亲也被迫自杀,其妻也被迫致精神失常,而李超文却达到了自己霸占周惠炎的目的。

另外,宋永毅还讲述了一个“家破人亡”的例子。

“上思县农村有一个女的,他的老公在文革中被他们杀了,她被当作胜利品,分配给一个实际上就是杀他老公的凶手,但她不知道,她就嫁给了那个民兵干部。因为那个事情发生在68年,等到76年以后啊,她跟那个凶手养了两个儿子了,后来在76年处理遗留问题时,她发现原来她现任老公是杀人凶手,结果她就把那两个儿子都给杀了,自己也发疯了,自杀了,你看这种悲惨的事情啊……”

除了这些悲惨的事情外,宋永毅《广西文革中骇人听闻的性暴力》一文还披露了诸如强奸、轮奸幼女,强奸孕妇等;对于无法奸淫的,故意伤残女性的乳房和阴户,直接导致被害者惨死;而对被害女性死后,尸体更遭性暴力和侮辱。

融水苗族自治县永乐公社东阳大队孤女李兆仙被凶手强奸时只有十三岁;浦北县北通公社的凶手们在杀害刘政坚父子后,九人对年仅十七岁的少女刘秀兰轮奸了十九次,事后又勒死刘秀兰灭口,还剖腹取肝,割去她的乳房和阴部食用;玉洪公社合祥大队革委主任牙永庭,把农民班龙杀死后,两次强行奸污其怀孕3个月的妻子韦氏;钦州县城武斗,少数派的广播员陆洁珍被抓获刺死后,因为她长得漂亮,凶手就还把她的裤子扯掉,把大号电光鞭炮塞入阴道,点燃爆炸,惨况难以名状。

国家机器带头狂吃人

广西文革中,据《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显示,有名有姓的、有细节记录的,就有24个县和市发生过吃人案件,而没有细节记录的,大概还有30个县和市;这份档案披露至少302个人被人吃掉,而据广西的民间调查,至少有421个人被吃掉。“有名有姓的被害者都这么多,那没有名姓的……规模不得了……”宋永毅说。

广西吃人案中,最厉害的是武宣县,有75个人被吃掉;而采取的手法也是让人瞠目结舌。杀人者选择在武宣县上万人的集市上行凶。“反对派的人就把他们当场斗了以后杀死,所有的群众扑上去割他的肉吃,剖干啊……”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7181728503.jpg
中共统治下发生的人吃人的事件,过去多年来在中国民间流传。(网络图片)

然而广西人吃人狂潮并不是民间自发,而是国家机器行为。据宋永毅《广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文介绍,广西当时的第一书记兼广西军区第一政委韦国清,是文革中唯一没有被打倒的一把手,而以他为代表的,从省委、军区、警察直到武装民兵,整套国家机器保存完整。但是就是这部完整的国家机器下,发生了大规模的人吃人狂潮。

“那个(武宣县)公社的武装部部长就在(吃人现场),人家叫他阻止一下,他说群众运动嘛,我们为什么要阻止,也就是说,他支持这个。”宋永毅说,“武宣县还发生什么呢?一个班的学生斗老师,把校长吃掉,就把这个肉拿回去烧。而是红烧,还是微烹啊……都有可能。”

据《九评共产党》之七,记录了广西文革中吃人的“烹饪”方法,其登峰造极之形式是毫无夸张的“人肉筵席”:将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烩、煎,制作成丰盛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

只是这个吃人狂潮,大道公社,各界代表都参与吃人肉,已经超越对阶级敌人的仇恨,“而是出于一种卑劣的动机——吃心补心、吃肝补肝……为了自己的长寿无疆,武装部长,即现役军人带头吃。”

 “它是个国家体系,因为文革中间这个派出所啊什么都没有,那主要是靠武装部、军队、军管来维持秩序的。你想这个国家机器它在维护社会稳定上有一定的中立性,不管是民主国家、专制国家它都应当是某种法律、某种秩序的维护者。但是像这种暴力,国家机器的参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宋永毅说。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707181728504.jpg
宋永毅教授(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

另外,宋永毅还举了另一个例子,正常人如何从不吃人到被迫吃人,到成为杀人剖腹高手。

“当时在那里有一个县,叫隆安县布泉区,有一个民兵叫零有源,这个人他虽然也是杀人凶手,但是他开始没有吃人,结果那个武装部长姓黄的,就说‘你下去把那个什么人给杀了,杀了以后你把他的肝给我挖出来,带回来。我们要烧了吃。’那他当然说这个我怎么能,第一次他抵制了。抵制了回来后,那武装部就警告他说:‘下一次如果你再不执行这个命令,我们就把你给吃了。’”

“那他就去了嘛,后来他就成为杀人剖腹挖肝取胆的一个积极分子了。就这个民兵。这你就可以看到就是说,那个是有组织地吃人。所以你就可能觉得现在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实际上事情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很容易发生的。”

最后,宋永毅在他的《广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文尾声,这样写道:

尽管毛泽东和中共的领导集团从没有支持过吃人,也确实有过反对极端暴力的指示,但仍难辞其咎。正是他们建立的崇尚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体制、提倡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理论,以及在文革中发动的一波波残忍的政治运动,在群体暴力事件中被极端化和异化,结出了广西吃人风潮的恶之果。

后记:文革,印象中的符号诸如是批斗、打死人、红卫兵、大字报、自杀……没想到整理宋永毅先生的采访,触动很大。一场浩劫?哪能用一场浩劫来形容,那太轻,是中共在用“打你一巴掌,再给你揉一揉”的方式让你忘记它的滔天罪行。现在才有些明白,为何对历史,要宜细不宜粗。把中共对中国民众迫害的历史细节反映出来,谁还愿意与它为伍?

责任编辑:李沐恩

原文链接:http://cn.epochtimes.com/gb/17/7/12/n9382799.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