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11草稿 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六)草稿

接上
六:要求严惩在20091210日晚上7点,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武宜路与滆湖西路十字路口开残疾车等客拉人,被两个青年以坐车为名让我把残疾车开到淹城路的武进区烈士陵园边抢劫打伤的案件: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091210日晚上7点,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武宜路与鬲湖西路十字路口开残疾车等客拉人,被两个青年以坐车为名让我把残疾车开到淹城路的武进区烈士陵园边,将我打伤抢劫抢走了我几十元钱后跑了后,我报110,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接警后鸣凰派出所叫巢吉的警官和一个辅警赶到了现场把我带到了鸣凰派出所,我到鸣凰派出所叫巢吉的警官(从我当时的记录看警号可能是055841)和一名辅警把我作了材料后,当晚我到鸣凰卫生院检查治疗了我被抢劫打伤的伤情,有我当晚在鸣凰卫生院检查治疗我被抢劫打伤的伤情的病例,收据和第二天上午我拍摄的被抢劫打伤的照片。在我当晚被抢劫打伤的当天和之前几天,我一直在向《现代快报》和相关部门及我的亲人反映说有关部门正在公开监控迫害我,包括公开煽动群众和流氓地痞用汽车撞死我等。此后那麽多监控摄像头监控,鸣凰派出所至今却说破不掉案。而有关部门却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是国家安全局让打那个政治犯的,是派出所安排的。他告也不给他破案。"在我被抢劫打伤后,我多次到鸣凰派出所追问此案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大概在我被抢劫打伤后的第三天我到鸣凰派出所追问此案时一个警号为055931的领导让一个姓陆(音)的警察带我去到武宜路与滆湖西路十字路口查看监控摄像头说是调监控录象。我也有能够侦破此案的证据线索,但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并且在2012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向群众公开说这个政治犯被人抢劫打伤事件,是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叫贺杰(音)的痞子安排人干的,也是上面按排的,中央批示了才能处理。

下面3幅照片,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091210晚上7点,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武宜路与滆湖西路十字路口开残疾车等客拉人,被两个青年以坐车为名让我把残疾车开到淹城路的武进区烈士陵园边,将我打伤抢劫后,我报110,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接警后鸣凰派出所叫巢吉的警官和一个辅警赶到了现场把我带到了鸣凰派出所,我到鸣凰派出所叫巢吉的警官(从我当时的记录看警号可能是055841)和一名辅警把我作了材料后,我当晚到鸣凰卫生院检查治疗我被抢劫打伤的病例,收据和第二天上午我拍摄的我被抢劫打伤的照片。                                                                           

                                              
  

            
七:要求依法严惩我在201065上午810分左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武进高新区的南湖家苑小区旁边的马路边开残疾车拉客,在小区外的马路边,小区联防保安寻衅滋事扣下了我的残疾车,并说:"开面包车,开摩托车拉客的可以拉客,你不可以拉客。"我用相机拍照,联防保安要摔我的相机。我去向联防保安要残疾车,在社区警务室被3个联防保安打伤的案件: 

 这是我在201065上午810分左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武进高新区的南湖家苑小区旁边的马路边开残疾车拉客,在小区外的马路边,小区联防保安扣下了我的残疾车,并说:"开面包车,开摩托车拉客的可以拉客,你不可以拉客。"我用相机拍照,联防保安要摔我的相机。我去向联防保安要残疾车,在社区警务室被3个联防保安打伤。我打110报警后,南夏墅派出所来了213个警察处警,让我在登记薄上签了名后,也没做材料。把残疾车给了我让我走了。我到了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庙桥卫生院治疗我被打伤的面部(有病历证据)。此后我多次到南夏墅派出所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其中一次我在2010825上午到南夏墅派出所反映,一个警号为056372的警察让我找南夏墅派出所张晓旭副所长反映,我找张晓旭副所长反映后张晓旭副所长让我找岳效忠警察反映。我去几次都找不到岳效忠警察,一次我在南湖家苑小区碰到岳效忠警察追问此事,岳效忠警察就说了一句:那几个保安解聘了。

下面3幅照片,一幅是我两面部被打肿胀的照片,一幅是我在庙桥卫生院治疗我被打伤的病历,一幅是我在庙桥卫生院治疗我被打伤的费用收据。






八:要求依法严惩在201083日中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出站口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用摩托车拉客的车牌号为苏GJS010的男青年寻衅滋事打伤的案情: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083中午我在武进汽车站出站口用残疾车拉客等人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用摩托车拉客的车牌号为苏GJS010的男青年寻衅滋事打伤。(在我这次被寻衅滋事打伤的前一天201082,有关部门公开用群众监控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脑子被上面控制住了,他在心里骂***<国家领导人>,要把他迫害死。)我报警后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来处警,让我先到医院检查治疗。我到了南夏墅卫生院庙桥分院检查治疗。见下面我当天在南夏墅卫生院庙桥分院检查治疗的病历和收据的照片。当时医生给我开的药,有的我却没钱买。(我在南夏墅卫生院庙桥分院检查治疗期间也都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之下。)我到南夏墅卫生院庙桥分院检查治疗后到南夏墅派出所做了笔录材料。
   
此后我多次到南夏墅派出所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其中一次我在2010825上午到南夏墅派出所反映,一个警号为056372的警察让我找南夏墅派出所张晓旭副所长反映,我找张晓旭副所长反映后张晓旭副所长告诉我他们抓不到人,让我见到打我的人后就打南夏墅派出所的电话反映,而我每次见到打我的人后就打南夏墅派出所的电话反映警察却就通知打我的人跑了,然后有关部门就会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并煽动打我的人用机动车把我撞死。



201084,我见我在201083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用摩托车拉客的车牌号为苏GJS010的男青年打伤的伤处左肘关节青紫和关节往前一点朝手的方向肿起一个疙瘩,我就到常州三院检查治疗。检查治疗后,我到庙桥照相馆拍摄了我左肘关节被打伤的照片(我在常州三院检查治疗期间,也同样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之下)。见下面我左肘关节被打伤的照片和我在常州三院检查治疗的病历,收据的照片。







九:要求依法严惩在2010116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为了生存开着残疾车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集镇新民桥上拉客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一个开三轮车拉客的中年男人打伤的案情: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0116上午,我为了生存,开着残疾车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集镇新民桥上拉客。我到了一段时间后,就听有一些群众从我旁边经过时说:"这个政治犯昨天晚上写了一个帖子(《从网上"暴民"一词,来看中国的现实》)揭露了中国的黑暗。在天涯上有关部门控制住了不让他发出来,让他在百度空间上发出来了。他在天涯上的引响太大了。他在凤凰论坛上有关部门不给他发帖。上面不让坐他的车,要安排人找他事。"
快到中午11点左右,来了一个常在这附近开三轮摩托车拉客的,车牌号:赣D-QA713大概四十多岁男的。在这一处开两轮摩托车拉客的开三轮摩托车拉客的都认识他。他到我跟前后说:"你在这拉客我们吃啥?黑道上这是我们的地盘码头,你不能在这拉客。"因为我知道是有关部门迫害我安排流氓地痞团伙的人找我的事的。我就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盘,我想在哪拉客就在哪拉客。"过了一会他用三轮摩托车拉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我就听到有一些从我身边路过的群众和在此处开两轮摩托车拉客的、开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人说:"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上面已经安排上午找他事的那个人来了就要打他了,不让他在牛塘拉客,他到哪都是要迫害他。"我听到后,我就想把听到的这些话发在网上或打电话向家人说,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从我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被非法劳教关押三年多后解除劳教关押至今又十多年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这麽多年来,每次我要是听到有群众说上面又要用什麽方法迫害我后,我就会和我的家人说,但却又总都会应验。所以这次我没有在网上提前说出来,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次我在网上说出来了,可能有关部门这次就不会再安排人打我了,可是那样我在网上象什麽了?
下午四点左右,哪个上午找我事常在这附近开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大概四十多岁男的来了。过一会,有两个女的到我车前要坐我的残疾车去一个厂里,正常的价格都是五元,他就跑过来说:"坐我的车,我的三元"。两个女的和他一块去他车跟前后他就说:"哪个人是政治犯,上面叫我弄他的。不让坐他的残疾车。你给我五元我拉你"。那两个女的说:"你说好的三元。"他说:"那我给你喊辆摩托车来。"他把那两个女的喊辆两轮摩托车来,以四元的价格拉走了那两个女的。我看到听到这些后,我就问他:"等还有人过来要坐我的车,你还过来不过来说你的三元了"。他说:"谁坐你的车我都过去说。你在这我们吃啥。"他并说就是牛塘派出所让找我事的。说着说着他骂我。我就气愤之极还了他一句。他就过来用拳头打我的面部,在被别人拉开后,他又一脚把我踢倒在地。被人拉开后,我就打110报警,我报警后有人和他说:"你走吧,看上面怎麽说"。他开着三轮摩托车走了。他走后我就听人说:"上面就是安排他打他的。这样他就会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人家家里有人是痞子。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站拉客,上面也是安排痞子家里人打他的。不是他知道经常在网上说是中央叫安排人用机动车撞死他。他早就被车撞死了。安排群众,人和他没仇,谁也不会用车撞死他"
       我报警后过了一段时间,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过来两个警察让我到牛塘派出所作笔录材料。我到了牛塘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号为056518的民警执笔给我作了材料后。我就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卫生院治疗检查我被打伤的伤情。医生为我开了一百多元的药,但我身上只有六十多元钱。医生为我改了几次药单才改成了六十多元的药。之后我与当晚和2010117分别在鸣凰和庙桥的两个照相馆照了我被打伤左眼的两张照片(见下面这次我被打伤左眼的两张照片和这次我在牛塘卫生院治疗检查我被打伤的伤情病历和治疗费用的收据。)
       
此后我多次到牛塘派出所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其中一次我在牛塘派出所向该所指导员反映 ,牛塘派出所指导员告诉我他们抓不到人,让我见到打我的人后就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反映,而我每次见到打我的人后就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反映警察却就通知打我的人跑了,然后有关部门就会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并煽动打我的人用机动车把我撞死






十:要求依法严惩在2011321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1321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家村的一个私人诊所给我儿子治病,被两个流氓打伤的案情:

2011319开始,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都能听到有不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网上申诉,把江泽民、胡锦涛弄的都过不掉。象这样对历史无法交代的政治犯都要把害死的。并从2011319下午至2011321下午,我都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正在安排人打他,把他打坏了他也不敢到医院治疗,他到医院治疗了就会把他医疗迫害死"。又公开煽动流氓地痞和哪些用机动面包车、小汽车拉客的用机动车撞死我。并每天用高科技和用群众对我监控到的信息向群众公开用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而我听到这些我都准备发在网上,但由于种种原因我都没有发。
当时一段时间,我的儿子因患胃肠疾病受到医疗迫害,因为有关部门每天用高科技和用群众对我监控到的信息都向群众公开。用于对我儿子的医疗迫害。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321日下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家村的一个私人诊所给我儿子治病。结果,我在诊所给我儿子治病期间,来了两个流氓,他们说要坐我的残疾车。我说我在给我儿子治病我没空,对不起,您们找别人的车吧!两个流氓就骂我,然后就一起殴打我。朝我面部、身上拳打脚踢,造成我面部身上多处受伤。打了我还不准我报警。说:"明天我在卢家巷见到您就打您,报警就用机动车撞死您"。等他们走了后,我就报了警,但从我当天下午1610分左右报警,直到警察赶到时已半个小时。当时接警的警号为:055221的警察两人给我做了材料,我并告诉了两个警察殴打我的两个流氓开的两轮摩托车的牌号是苏GJP358 之后我就赶到了武进区牛塘镇卫生院,医生检查了我的伤情后,先让我做1:全胸X光片检查2:腹透检查 3:左胳膊检查.(见牛塘镇卫生院医生给我开的病历和要检查的项目单)仅这些检查项目的费用就要一百多元.而我只有几十元,连检查的费用都没有.
当时有关部门公开向群众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他一家人都要迫害死,象他这样的都是这样迫害的此后我多次到牛塘派出所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至今没有结果。
       
我们从赵作海事件中知道中国草民的生死命运是掌握在地方领导手中.我们从年广久事件中知道了中国草民的生死命运也是掌握在权利集团的最高层.我们从毛泽东当年对林彪的女儿林豆豆的批示:"她不同于其它反革命,一定要保护其生命安全".(我从新闻媒体的报道中知道的)才使林豆豆能活下来中,我们知道了中国人民的生死命运都是在领导笔下决定的.
网友从我大量的受迫害的证据照片和大量的被殴打关押、打伤打残中,看看到底是谁?到底是哪些人在残酷迫害我一个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一家?
  
下面是我在2011321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家村的一个私人诊所给我儿子治病,被两个流氓打伤报警后,我到牛塘卫生院当时检查后没钱治疗的病历





下面是我在2011321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家村的一个私人诊所给我儿子治病,被两个流氓打伤后没钱医治,第二天2011322我又去武进区牛塘镇卫生院治疗的我被两个流氓打伤的病历和我拍摄的左胳膊被打伤的X光片及医疗费的收据。我的面部、左胳膊、腰胯部当时仍然伤痛






十一:要求侦破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几个流氓地痞在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寻衅滋事砸碎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玻璃的案件

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群众的脑子也都被中共控制住了,只要在中国到过医院治病,大脑密码都被红外线摄像机给秘密拍摄读取了输入了读脑仪与计算机联网了,被中共脑控了......“

在2014年7月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为了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上面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刚才有四个小伙子要做三轮车到光宝宿舍,这个政治犯要二十元钱他们不坐却坐别人的三轮车要四十元。”事实就是如此。

在2014年7月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抨击中共在迫害基督教徒,把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前的中共十八大前和在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浙江省还没有迫害基督教徒之前,在中国民间就到处有传言说:“习近平上台后要迫害基督教徒,习近平和他的家人都是信仰佛教的......“要在网上说出来.....

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往武进汽车站行驶,当我行驶到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的名仕家园小区前时,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要坐我的三轮车,他说要到常州大学城菜市场好又多超市哪里?我说五元钱。这个男青年上了我的三轮车后给了我五元钱。我刚开着我的三轮车行了几米,他又指着前面路边的四个人说让他们几个人上车一块拉子。我就在名仕家园前掉转车头停下让那四个也都是三十岁左右有几个身上有纹身的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男青年上车,这四个人上车后因为想要去的地方不一样他们五个人在争论了一会后统一了意见决定去鸣凰常裕大酒店附近的鸣凰街上。我把三轮车开着行驶后,我说:”你们要去鸣凰要八元钱,刚才给了我去好又多的五元钱,你们还要补给我三元钱。“这几个流氓地痞中的其中一个体型较胖的说:”你还问我们要钱呀?我们坐车没有人敢要钱......“我说:”我问你要钱了,怎么了?“这几个痞子让我停车。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鸣新中路南侧启星大厦前停下后,几个痞子中开始坐我车的那个男的就朝我的车窗上打了一下把我的车窗玻璃打碎了落在地上并说“我把你车砸了”。之后我坚持要报警让他们赔偿我的车窗玻璃钱,几个痞子中其中一个身材中等体型的男的几次要打我说:”不打你就不错了,还报警,赶紧滚蛋“。都被第一个上我车的人拦下了没有打到我,他俩为此还几次互捅了几下。之后开始上我车的人把要打我的人拉到一边说:”这个人是政治犯.......“然后要打我的人说:”你打110没有用,你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吧!“我说这可能不属于南夏墅派出所管辖,可能是鸣凰派出所管辖,我打110报警。”要打我的人说:“我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之后他用他的手机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让我接电话,告诉我让我说:“是鸣凰把我车砸了。”我不接他的电话说。我坚持要报警,开始坐我车的男的朝我的三轮车里扔了一百元钱后说:”给你一百元钱了,赶紧滚蛋!“我坚持要报警后开始上我车的男的把他扔在我三轮车里的一百元钱拿走后又把我的三轮车的左侧车门拿下来扔在地上说:“钱也不给你了,车也给你砸了,我们走,让他报警!”

我当时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因为我的这个手机可能是被公安机关控制住了,我一打110报警还是出现:“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急救中心请拨120、交通事故请拨122”的语音提示,造成我几个月来我的这个手机拨打110报警都打不通(我的另一个手机当时没有带)。我借群众的手机打110报警,现场围观的群众都不敢借手机给我打110报警,最后还是一个小伙子把手机借给了我打了110报警电话报的警。报警后20分钟左右鸣凰派出所来了一辆警车一个警号为:05574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号为FJ1106的辅警来处的警,现场录像拍照后,给我做了报案笔录材料。

下面是我拍摄的几个痞子砸我三轮车的现场照片和鸣凰派出所的警察现场处警的照片




 在2014年7月10日下午3点多至5点10分,我按照当时来接处警的警号为055747的鸣凰派出所的警察的电话约定到鸣凰派出所与派出所指定的一个辅警和我一块去调当天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五个痞子砸我车的监控镜头,这个辅警与我到了鸣新中路南侧启星大厦查看了现场后说他们派出所安装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因修地铁线路被挖断了,我们进了几个砸我三轮车的地痞必须经过的在启星大厦一楼侧的维多纳酒店查看监控摄像头,却发现维多纳酒店的监控摄像头没有监控录像,我们到了启星超市查看监控摄像头,因启星超市的监控摄像头离人行道远监控模糊也没有发现这几个人。我就和鸣凰派出所的辅警说:”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都控制住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么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的、要怎么迫害对我进行包括医疗迫害谋杀、机动车谋杀、被人抢劫打伤、一次次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你们公安机关都说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我就是反映到联合国我也要反映......“

在我的要求下鸣凰派出所的这个辅警就和我到了这几个痞子上我三轮车的地方常州大学城鸣新中路名仕家园北大门查看监控录像,后来在鸣新中路名仕家园北大门附近的一处饭店查到了这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有鸣凰派出所的又一个辅警号为FJ1134的辅警专门到鸣凰派出所又拿了一个u盘来我看子他把这家饭店里这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这段视频拷贝好后,这个辅警让我到鸣凰派出所。我到了鸣凰派出所后又打电话给来接处警的警号为055747的鸣凰派出所的警察说:”砸我车的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调到了,在****饭店的监控摄像头查到的,已经被辅警号为FJ1134的辅警拷贝了.....“这个警察告诉我知道了.....

后来我又听到群众说:”砸这个政治犯三轮车的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调到了,维多纳酒店就是他们开的,监控录像被他们删除了,‘鸣凰’等几个痞子在南夏墅混的最好,是南夏墅派出所的‘点子’(点子’就是‘内线’)......

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往武进汽车站行驶,当我行驶到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的名仕家园小区前时被几个流氓地痞以坐车为名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砸了后几天,鸣凰派出所在常州大学城社区西区象征性的帖了几张《公告》协查通报,上面有砸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几个流氓地痞的监控截图。

下面是鸣凰派出所在常州大学城社区西区象征性的帖了几张《公告》协查通报,上面有砸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几个流氓地痞的监控截图


在2014年7月3日下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的大脑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指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由于我没有在网上揭露,之后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在他脑子里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没有说.....”

在2014年7月10日、11日这两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谁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后扔在机动车下压一下,交警就会把这个政治犯的死亡认定为是交通事故。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他没有声音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上面正准备害死他呢?迫害他他向武进区公安局报警、投诉,警察在电话那头这样议论说的他都听到了。今天下午(2014年7月11日下午)美国新唐人电视台记者给他打电话采访他对郭美美事件的看法,他在电话里都说了他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江泽民集团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十八年多了,江泽民集团为了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都把群众的脑子控制住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么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对他的迫害全世界都知道,他都反映到联合国和在国际、国内网站揭露.....“

从2014年7月6日下午我被几个流氓砸车后至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7月6日下午三轮车被几个痞子砸了没有打他,如果这几个痞子打他了把他打伤了也会在他到医院治疗时把他医疗谋杀害死,到时就把这几个痞子判刑了。这个政治犯攻击习近平了,说浙江省迫害基督教徒了在网上揭露质问夏宝龙:’尤其是在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前的中共十八大前和在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浙江省还没有迫害基督教徒之前,在中国民间就到处传言说:习近平上台后要迫害基督教徒,习近平和他的家人都是信仰佛教的......’浙江省却迫害基督教徒,给习李政权抹黑了.....现在攻击习近平的都要被秘密害死。这个政治犯上面正准备安排痞子把他打死.....
       我看是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和攻击抹黑习近平总书记吧!
       在2014年7月8日下午、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7月6日下午三轮车被几个痞子砸了也是政法委安排迫害他的,这几个痞子是南夏墅派出所的点子(内线),迫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上面准备把这个政治犯害死呢?他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就要向中共中央反映后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求助了,那样江泽民集团过不掉.....“

2014年7月8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监控到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要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内外装监控摄像头,这样就没法用机动车撞死他和抢劫、砸他车了;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监控到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想租门面房开蔬菜水果超市,在超市内外都装监控摄像头,那样上面就安排人蒙面打砸他开的蔬菜水果超市,非让他干不下去,就是迫害他的....

在2014年7月8日、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对中共不满,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习近平反腐是选择性反腐,抓的都是江泽民的人(指江泽民、周永康、曾庆红的人)。曹顺利就是习近平让害死的......上面准备安排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这个政治犯开的三轮车他在三轮车里如果撞不死他撞伤他后把他送到医院里也要把他害死,习近平现在形成新的独裁了,反对他的人和造成重大影响的政治犯都要被秘密处死,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
       在我在2014年7月10日上午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2014年7月10日受迫害的微博》后,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的对我的迫害和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抹黑我没有揭露出来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网上《吕千荣2014年7月10日受迫害的微博》里还有什么什么没有写出来......曹顺利就是习近平让害死的,以后也找不到证据、证据都被销毁了,浦志强也要被害死,以后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也都要把证据销毁......“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也攻击诽谤抹黑习近平总书记。

我认为这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和抹黑,我认为曹顺利也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害死的,这些历史将会给予回答......

在2014年7月15日左右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控制我的大脑干扰我的思绪想让我在网上攻击习近平总书记,因为我经常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了解知道了中共的一些黑幕内幕,我知道中国最近二十多年来存在的大量社会问题都是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造成的,所以我一年来一直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

2014年7月17日之前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心里怎么怎么想的”我所谓的“感情花边新闻”,对我进行迫害诽谤并迫害诽谤别的公民....

2014年7月17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控制住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受迫害的日记和我新的控诉申诉材料,并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最近把他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后可能要向联合国反映及提出申请政治避难,那样让江泽民过不掉也让中共过不掉,这个政治犯十八年多来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都是江泽民集团干的。上面就准备把他害死呢,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
       
2014年7月2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诽谤.....

2014年7月2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有关部门脑控控制我的大脑在我过十字路口的红灯时干扰我的正常思绪,然后让群众说出来......

2014年7月2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随时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诽谤和对我家人的诽谤,并控制群众的大脑不让群众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并让群众说出来.....

2014年7月29日上午10点多,因为我老婆的手机电池板充电后只能用一天了想让我再买一块,在我用我老婆的手机给我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就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四次,而且有关部门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都是在手机屏幕上见不到,听到手机音乐铃声后我按手机键才发现是自动语音拨号,我想结束手机自动拨号却结束不了,我只有关闭手机,但是我关闭手机后开机后一会儿我老婆的手机又是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在我再次关闭我老婆的手机后再打开手机手机才正常了。之后我发现有关部门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四次。我老婆下班回到家后才告诉我“她厂里的老板问她怎么几次拨打他的电话?”我老婆告诉她厂里的老板:”手机在我老公那里,可能是我老公不知道碰到手机按键了....“


在2014年7月29日晚上6点多,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上午这个政治犯老婆的手机在这个政治犯身上,上面就控制他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他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几次....“

在2014年7月29日之前几天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来:“这个政治犯正在写一篇时评也是给国家的一篇建议《把脉中国:中共的困境和中国的选择》,用大量的事实揭露共产主义歪理邪说给世界、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尤其是给中华民族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呼吁中共政改,这样让中共过不掉,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在我从2014年7月23日开始写这篇时评也是给国家的一篇建议《把脉中国:中共的困境和中国的选择》后,有关部门就控制我的电脑网络使我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我只有重新安装电脑系统。

在2014年7月29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控制住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受迫害的日记和我新的控诉申诉材料(包括我被刘同贺打伤残后不服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对刑事和民事的枉法判决书,准备向江苏省高级法院申诉的《申诉书》),造成我的上述材料几个月来都无法写出来.....

十二:要求查处2014年8月9日晚上8点多,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被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高新区中队的交警公开迫害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玻璃砸碎的案件

2014年8月1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被人把他鼻子打成歪鼻畸形后,他要做法医伤残鉴定到江苏省中医院拍摄鼻部CT三维重建片子,被上面安排江苏省中医院的放射科医生医疗迫害谋杀他用X刀照射他的鼻部,他都感到鼻部疼痛了,他的鼻部被照射的可能要得鼻癌(指我在2013年5月13日被刘同贺打伤成歪鼻畸形后之后我到江苏省中医院拍摄鼻部CT三维重建片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江苏省中医院放射科的医生对我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用X刀照射我的鼻部).....

在2014年8月8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晚上就要在国内网站论坛上发表外媒:习近平的“七项超越”》支持习近平”。

在2014年8月8日晚上六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诽谤......

在2014年7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于15日至16日出席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和于17日至23日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上述4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习总实际7月25日才回国),网爆中国国内上海等地被空中管制、上海电视台也被停播军管过、解放军大幅度军事演习,国内外网爆江泽民集团政变未遂,在此期间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反腐败打老虎清除江泽民集团,习近平要实行毛泽东式的独裁,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习近平把江泽民搞倒后会更独裁....”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在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攻击、诽谤胡锦涛总书记及其家人和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这暴露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的中共政法委掌控的国保特务或国安特务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养的狗......


2014年8月8日之前一段时期,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煽动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向群众公开要把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赛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并让群众说出常州警察准备枪杀我然后做假材料说我“抗法”或“袭警”等.....

      我在2014年8月9日上午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写了《吕千荣2014年8月8日受迫害的日记(草稿)》发了上述内容后,2014年8月9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还支持习近平呢?现在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害死他的,不然谁还敢这样脑控迫害他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大脑都被脑控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害死他....“
      我看这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害死我并嫁祸习近平总书记吧?汉奸恶魔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叶剑英等人不逮捕法办“四人帮”,邓小平等人不推翻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政变罢免集党政军于一身的华国锋的中共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等职务,文革还结束不了,大量的冤案还不能平反昭雪、文革受迫害的干部群众还要继续受到迫害,江泽民集团现在造成的大量冤案也是一样,如果习总不能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拨乱反正结束维稳迫害政策,那么中国的过亿冤民仍然还会受到迫害、脑控迫害、监控迫害、残害、甚至屠杀等,我们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仍然还会在地狱中苦苦挣扎.....
     这就是中共这种体制性的问题,这就是为什麽江泽民集团要不余遗力的要攻击、暗杀、谋杀习近平总书记,因为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害怕他(她)们的罪行受到清算,所以他(她)们要拼死反扑....

2014年8月9日晚上8点40分,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都不敢把三轮车停在BRT路口等客拉人了(指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这里每天晚上都有多辆三轮车停在这里等客拉人,偶尔有交警来了就是让用三轮车等客的人把三轮车开走。到了晚上九点后常州就没有禁区了交警也不管了,武南路本来也不是禁区),今晚交警要迫害这个政治犯.....

       我听到这些后,知道有关部门又要迫害我,我就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了一会,看没有车了,我的车辆可以通行后,我就转弯由武南路从西往东行使,我刚在武南路从西往东行使一会,一辆行使的警车在我正常行使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前面逼我停车,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停下后,一个交警下警车用铁棍朝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窗户砸去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窗户钢化玻璃砸碎了,我问他为何砸我车?这个交警说:”你把车停在了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客了,让你停车你不停车。“我说我刚把车停在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了一会是等车过了通行,你凭什么用行使的警车拦截我正常行驶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法律法规明文规定交警检查车辆要设置停车检查标志,不能用警车拦截正常行使的车辆,你懂不懂法?还把我的车给砸了,你这不是执法是违法犯罪的土匪行为!我当时在20:44分至20:55分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给常州市110打了3个电话反映:”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451的交警用警车违法逼停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用铁棍把我的车砸了!“
        等了一会110把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又等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678的高新区交警中队领导来了,又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了,我说:“我在这拉客六年了,我一个本身就先天性肢残二级的中国爱国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在19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先是受到了地方镇村干部、公安局派出所、流氓地痞、县委书记的一次次的殴打、非法关押、寻衅滋事、威胁恐吓。1997年我被迫害的又到北京上访又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开始对我进行了包括药物迫害、脑控迫害在内的残酷迫害,2000年8月我释放后,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又下通知让我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之后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我又长期受到了国保、国安特务机关每天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此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一次次被迫害寻衅滋事殴打、被迫害非法关押、被迫害打伤打残、被迫害抢劫打伤、被迫害扣车扣物、被迫害砸车、被迫害药物迫害、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机动车谋杀等,造成我在2009年底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后,有关部门仍然每天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2013年向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写寄了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后,之后我又用电子邮件把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发给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的驻中国大使馆,但是江泽民集团仍然每天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现在我被迫害的靠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是这样迫害我,流氓寻隙滋事殴打我、地痞殴打抢劫我、流氓地痞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公安局派出所辅警砸我车、交警又砸我车,真是连土匪都不如。造成我一个祖辈都是农民在我之前祖辈都没有人坐过牢都没有人受到过任何政治迫害,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报国之志和惊天奇才、对食品、饮料、保健食品饮料等企业产品的开发有超越市场经济五年甚至十年的创意头脑、一个社会阅历丰富、办事能力极强、有较高的情商和敏锐的洞察力、随时能创造世界新闻轰动效应的人;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爱国残疾农民及妻子儿子一家三口,十八年多来却在我深爱的自己的祖国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长期用邪恶恐怖手段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活不下去.....”

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678的高新区交警中队领导说:”就事论事,星期一你到交警中队处理.....“

       下面是交警砸我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现场照片











当晚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晚交警砸这个政治犯的车也是上面安排的.....”

在我在2014年8月10日上午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8月9日受迫害的日记(草稿)》上述内容后,2014年8月10日下午和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8月9日下午开别人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都把开到马路上了,谁坐他的三轮车上面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控制他大脑让他把刹车当油门踩还出交通事故呢?“造成一些群众都不敢坐我的三轮车,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脚下只有刹车,油门在方向把上,我怎么能把油门当刹车踩的?(我从2006年开的马达三轮车和老式残疾车以及现在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都是车把式三轮车,油门都是在右手车把上,脚下只有一个刹车。我开这种三轮车已经八年多了已经安全行驶近百万公里了。因为我想学汽车驾驶,就想先买辆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先练习,因为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除了比汽车少了一个离合外也是方向盘驾驶、右脚有油门和刹车。2014年8月9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站武南路上临时开别人的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试车,因为我没有开过这种方向盘式的油门和刹车都在右脚下的这种和汽车驾驶差不多的三轮车,在我在武南路开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试车时因为怕有汽车来了进行180度急转弯时客运电动三轮车被开到了马路边的绿化带,没有学过开方向盘式的机动车的人突然开方向盘式的车辆上路试车,一般都是不会驾驶操控车辆的。我在这里提醒没有学开过方向盘式的机动车的人方向盘式的车辆要在空闲场地在专人指导下进行。

2014年8月10日下午和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交警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扣他的三轮车.....”

中共体制内的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你们用如此邪恶恐怖手段十八年多来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查查人类历史上有这么邪恶的政权如此邪恶恐怖的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吗?

 呼吁国人和国际社会关注我的生命安全,以免我别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把我迫害谋杀死了,包括我别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新肌梗塞死、脑液血死、脑中风死了,之前我做的血液检查我的心脑血管、血液等都正常、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未完待叙接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