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13草稿 震惊世界的冤案——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血泪控诉信(八)草稿

接上

十九:要求中共中央责令有关部门彻查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安排、唆使、煽动、脑控控制机关单位职员、流氓地痞、群众的大脑长期一次次把我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迫害和对我进行司法迫害、行政违法执法迫害、投毒、医疗谋杀、机动车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进行诽谤并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下,多次公开制造“盗窃案”诽谤我和准备诬告陷害我的案件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安排、唆使、煽动、脑控控制机关单位职员、流氓地痞、群众的大脑长期一次次把我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迫害和对我进行司法迫害、行政违法执法迫害、投毒、医疗谋杀、机动车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进行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也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和谋杀甚至连我上厕所、买东西、卖东西、修车、买配件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上面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下,从2007年开始又经常公开诽谤我和我的家人并经常公开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说“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投毒,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机关”,并多次公开制造“盗窃案”诽谤我和准备诬告陷害我(尤其是我从2008年底2009年初到了江苏常州后对我的迫害更甚)。


1:下面是在有关部门长期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并脑控群众对我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下,从2007年开始又经常公开诽谤我和我的家人并经常公开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说“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强奸、投毒”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例如: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从2009年5月14号开始几天,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谣诽谤我说:"有关部门用高科技监控到他喝醉酒嫖过一次婊子,想过一个小姑娘(2008年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的)。并煽动唆使群众诬陷我偷人,诬陷我在女人面前使坏或强奸,并煽动群众说:"只要有人告他,公安机关就要把他抓起来弄死在监牢里面。"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20号、22号、6月9号,我被有关部门迫害的不得不打010-12388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电话反映,我所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和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说我嫖过婊子,想过人小姑娘,煽动唆使群众诬告陷害我向女人使坏或强奸,煽动唆使安排人民群众,尤其是流氓地痞用机动车撞死我等(一次电话录音、二次人工接听)。由此可见,有关部门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迫害手段的之卑鄙、邪恶、恐怖。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6月26号,有关部门又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煽动唆使群众找我事打我,用机动车撞死我,说政治犯可能要逃跑外国,并向群众公开我每天在向中央写信反映的是什么?以此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2008年在无锡我在向中央写申诉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做的)。
   
有关部门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也一次次煽动群众公开作我假材料,说我对社会不满,中央让做我假材料逮我。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并向群众公开预测说:"他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可能要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因为全国都是这种情况,你拿他也没办法。那样就用交警硬找他事,用流氓地痞找他事,想方设法用汽车撞死他(2007、2008年我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公开向群众说的)。后来事实证明有关部门就是用这些方法迫害我的....


例如在2011年、2012年,我因被迫害的只有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谋生中午要到常州职教园(常州大学城)的几家自助快餐店吃饭,有关部门在对我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经常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这个政治犯在哪家快餐店吃饭,上面就安排这家快餐店的老板给这个政治犯的饭菜里偷偷下药或在快餐店的饭菜里投毒害群众,然后陷害这个政治犯就说是这个政治犯对社会不满投毒害群众,然后就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造成我每天中午到常州职教园(大学城)的几家自助快餐店和多家饭店(包括在鸣凰的多家饭店)吃饭,几十家饭店都经常是不敢卖饭菜给我吃,我只有买包子、大饼吃....



2:要求呼吁彻查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夏国兰停放在我门前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还原事实真相


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我暂住屋靠门口前边一点是我房东的住房,我暂住屋右边靠里面一点住有几家人,我暂住的一间屋的房门是卷闸门没有窗户看不到外边的门口。但是在1月18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走了,这个政治犯的家人一夜都没有人出来过(因为我暂住屋的卷闸门开门邻居都能听到).....”  在1月18日一天都没有人报警,我在1月18日晚上六点左右见没有人报警后我就打110报警,各个路口厂里都有摄像头。接警警察来后查看了门口厂里装有摄像头,所有进入这个院子的人都能看到,警察说明天来厂里拷贝监控录像并向我同村的嫂子询问了情况登记了她的联系电话号码。我已让楼上的暂住户把他(她)们的电瓶车停在我旁边也是暂住的邻居的门口了,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停车的地方,因为这样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有窗户能看到,我的暂住屋侧面窗户也能看到,安全些!

2014年1月19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和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的电瓶车多次被人偷一样,这个政治犯几次见群众的电瓶车被人偷后让群众报警,最后这个政治犯就在网上发帖揭露并把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到处是监控摄像头和红外线监控摄像头的图片发在网上,弄的上面只有删帖,有关部门最后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向群众公开:‘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的电瓶车的电瓶多次被人偷是上面安排人偷的,就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这次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这次也是他报警并在网上发帖要求公安机关破案,这次也是不了了之。因为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是习近平想害死这个政治犯,不然怎么他到北京上访都不接他的材料不为他平反?这个政治犯今天就要把这些在网上发出来,他的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这些是我多次听到群众说的汇总的,我看是江汉奸、周永康、薄熙来集团想把我迫害残害死想栽赃习近平总书记吧?)”


结果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的接警警察答应的2014年1月19日来人调厂里的监控录像也没有人来,我在2014年1月19日下午大概四点多我再打110追问和打86390616牛塘派出所追问此事,牛塘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专门调录像的人今天没有空、明天再去调录像.....”


2014年1月20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天晚上打电话给牛塘派出所询问人停在他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的案子时最后说话有点结巴(其实我说话没有结巴,我有时候说话心里有时有点紧张,这是我的正常性格)....这个政治犯他脑子想的今天就要在网上发帖把这些揭露出来,他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被人打伤残后一年多都没有上班在上诉申诉,都靠他老婆上班一个月二千多元钱工资一家人生活.......”


2014年1月20日中午12点多,在我门口放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走的我同村的嫂子的手机收到了110的短信,上面有接警的警察的警号和案号J32041401 18172494868


我在2014年1月20日用上述《吕千荣2014年1月20日受迫害的日记》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1日上午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0519——86390112再次追问关于“2014年1月17日夜里别人停放在我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为何接警警察说的调厂里的监控摄像头几天了还是没有人来调监控录像?”接警人员一个女的告诉我:“不是你的电瓶车丢了没有你的事。”我说:“是在我门口丢的。你们国安机关、公安机关每天都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我要求你们破案。监控录像只能保存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在我到牛塘派出所去反映催促此事时的上午十点左右,牛塘派出所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他来调监控了。”我赶到我暂住地旁边厂里看到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正在厂里调监控摄像给我丢电瓶车电瓶的同村嫂子和他儿子看,没有发现夜里有人出来。我们暂住的地方这三个院子住有几十户人,另外还有厂里搭建的房檐监控不到。看来就像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的那样,又是不了了之.....

     
当时我同村嫂子和他儿子和警察都说这回装监控摄像头,因为同村嫂子的儿子开了一个灯泡厂也是在我暂住的院子租的房子做厂房开的灯泡厂,只需一千多元就可以装几个摄像头了。这样我们暂住的地方全部可以监控了。在我刚搬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和我同村的嫂子的儿子说了,如果你装摄像头我出一半的钱。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同村的嫂子的儿子之前不愿意装监控摄像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群众说:“是因为在有关部门对这个政治犯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派出所不让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的儿子装监控摄像头,说装了监控摄像头就没法迫害这个政治犯了......


在2014年1月21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听到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因为他在国际网站上发帖说迫害许志永、丁家喜、刘萍等举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对良心犯的迫害是对祖国和国民的犯罪!是攻击习近平,所以迫害他.....”

在2014年1月21日这几天我让楼上的暂住户把他(她)们的电瓶车停在我旁边也是暂住的邻居的门口了,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停车的地方,因为这样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有窗户能看到,我的暂住屋侧面窗户也能看到,安全些!但是有的暂住户却不理解说:“我的电瓶车洗衣机放你门口丢了不找你。”我说你的东西丢了不找我也不能放在我的门口,国安和公安每天都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我还怕人陷害我呢.....”

在2014年1月22日,和我暂住屋挨子的暂住的工地的人来搬家了,因为2014年1月17日晚上9点至10点我们一家三口关了屋门后在房内看电视听到工地的人说话开卷闸门(因为这个工地最近都住在别的地方晚上多次有人回来),我同村嫂子就问工地的人你们17号晚上回来没有?他们说没有人回来。同村嫂子就和我说了我就过去问工地的人说我晚上听到你们有人回来说话开卷闸门了,他们工地的人看看就说他们在屋内搭建的小屋的一个简易门逼被人拧了,我就说:“那也不对呀?那你们的卷闸门不是关的好好地吗?”他们工地的人回答:“我们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严。房东也有钥匙。”事实是他们的卷闸门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关不严呀,而且如果是关不严,他们也早就象我一样安装地锁了呀?这不是明显说谎吗?我和我同村的嫂子就问他们东西少没有少,他们都说没有少?”我就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0519——86390112让派出所来人调查,牛塘派出所不出警让我们去派出所,之后再打此电话没有人接。我只有又打牛塘派出所的接警电话86390616反映,牛塘派出所还是不出警,后在我和我同村嫂子的一再请求下牛塘派出所才过来两个警察,有一个是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当时牛塘派出所两个警察来了后我当着两个警察的面质问工地带班的你们经常晚上回来开门,有一次你们晚上八九点钟回来开你们工地的门,我打开我的暂住屋的卷闸门看看,你说:“我们工地的你还不放心呀?”我就说:“我出来看看是谁?”就在我当着警察的面准备让小房东对质是不是工地暂住地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住时,警察说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不让我说了,警察说他们把多个监控摄像头都拷贝了再说!

 在2014年1月22日中午,老房东男户主回来了后,我和我同村的嫂子就问老房东男户主说“工地带班的说17号晚上他们没有人回来过,说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住,说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的钥匙房东家里也有。”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  现在2014年1月22日工地搬走了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也锁的好好地呀!种种证据证明工地的工人在说谎。工地工人为何要说谎.......

我在2014年1月22日下午我到牛塘派出所反映上诉线索要求破案,牛塘派出所一个警号为056426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说:“他们会派人调查的。”

我在2014年1月22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被逮起来害死了,他被迫害的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现在他暂住的地方过不久还要有人说有东西被人偷了,然后陷害他公安机关把他逮起来害死,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我看是江汉奸周永康薄熙来集团的贼心不死吧?这帮汉奸禽兽,不要说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十几年来长期每天都在被你们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就是我是一个自由公民,我的人格和良知都会让你们这帮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们恐惧汗颜........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3日下午1:30分左右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86390616反映“老房东今天下午在家专门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作证以及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的:‘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说让老房东刘仁才和你们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说,之后我把我的手机给了老房东刘仁才老人,老房东刘仁才老人和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期间我听到牛塘派出所接警的电话那边有人说“是鸣凰派出所让工地的人偷的想迫害陷害这个政治犯....”(我暂住的地方本来属于牛塘派出所管辖,但是鸣凰派出所的警察却经常来我暂住地的院子让别的暂住户到鸣凰派出所办暂住证可能也是让他(她)们监控迫害我,因为鸣凰派出所离这里比较近些)。


2014年1月23日下午, 在牛塘派出所还是没有人答应来调查老房东之后,我赶到了牛塘派出所找值班的警员反映,正好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在场接待我的反映,我开始说“老房东今天下午在家专门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作证以及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的:‘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说老房东刘仁才也在我的电话里和你们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了:“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

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开始还是不愿意调查,后在我的据理反映下警号为056767的刑警说:“我向领导反映,今天就是晚上我也安排人调查房东传讯工地带班的。他让我回去打电话把小房东的电话告诉牛塘派出所接警值班的(因为老房东没有电话),我回来后把小房东的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了牛塘派出所....

2014年1月23日下午在我从牛塘派出所回来的路上至今天2014年1月23日晚,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给牛塘派出所打电话让老房东和牛塘派出所的警察说,老房东已经在电话里告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牛塘派出所接警的在电话那头和同事说的‘是鸣凰派出所让工地的人偷的想迫害陷害这个政治犯....’让上面和外国都监控到知道了,没法陷害这个政治犯了,工地的人可能要逮了,这个政治犯的手机通讯都被上面在监控子也被外国在监听,最近上面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是习近平要害死这个政治犯,原来不是习近平要害他是江泽民的人要害他......

2014年1月23日下午大概四点多,我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8310160反映“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报警后出现的警方不想破案的上述情况”,一个说自己是姓刘的警察接的电话,但是他不听我的反映,就说他问问牛塘派出所,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却打不通,明显是常州的公安警察都知道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是常州公安机关对我的迫害制造了我暂住地的邻居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案件想陷害我把我逮到派出所害死的这个案子吗?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听到群众说:“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不敢接这个政治犯的电话,是怕说漏嘴了(透露了秘密)”。

2014年1月23日上午,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我不服刘同贺打伤残我一案的刑事附带民事枉法判决、裁定的申诉(2013)常刑监字第0010号的枉法驳回通知书用特快专递寄来了,马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我暂住地的群众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想把他迫害死的.....”

由于有关部门十几年来每天都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把对我脑控监控到的信息随时向群众公开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包括我在我的家乡和在我的暂住地都是如此,让我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让群众也感到恐惧......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我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86390616再次反映此案要求破案后我到了牛塘派出所,牛塘派出所值班人员还是推脱。我就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报警后出现的警方不想破案的上述情况并说今天是案发后的第七天了牛塘派出所警察今天不去调当晚的监控录像以后可能就调不到了......”在我打电话时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刑警说我现在就去调查房东和调监控录像,之后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到了我的暂住地调查了房东和我同村的嫂子后说他们去厂里拷贝当晚的监控录像....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听到群众说:“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不敢接这个政治犯的电话,是怕说漏嘴了(透露了秘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和我暂住地的邻居们说,我同村嫂子的儿子现在不装监控摄像头,我们干脆我们暂住户自己每户出一百元钱凑够一千多元自己装监控摄像头吧,我暂住地的隔壁邻居收拆废家电的等暂住地邻居对于装监控摄像头都不感兴趣,因为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派出所不让暂住户们装监控摄像头,说装了监控摄像头就不能迫害这个政治犯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有关部门这次再迫害他就要把他害死,就会用机动车把他撞死;这个政治犯的暂住地邻居有一家收废品的门口放的都是废品(我暂住地邻居这家收废品的他的暂住屋有窗户能看到门口的废家电),十来家人上厕所都要从收废品的门口过,上面煽动说夜里这个政治犯上厕所把他捅死都没有事就诬陷他偷人废品(今年我暂住地的隔壁邻居来了一家收拆废家电的,把收来的废电视机、废洗衣机、废冰箱等都给拆卸了分类卖废品,他把收来还没有拆卸的废家电有的放在门口)......”
     

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我买了电瓶三轮车后到常州凌家塘批发市场去买年货,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在凌家塘批发市场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2014年1月25日一天,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买了一辆准许载客的合法电瓶三轮车要拉客谋生了,没法迫害他了;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2014年1月26日一天,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买了一辆准许载客的合法电瓶三轮车要拉客谋生了,没法迫害他了;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上面就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以上2014年1月23日、24日、25日、26日我受迫害的日记见我26日、27日用博客、长微博图片发表在国内外网站上的博客、微博、帖子《吕千荣2014年1月26日受迫害的日记》)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8日下午用我的手机13685277148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询问办案警察056767:“你们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过老房东了‘老房东说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车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要求牛塘派出所破案.......

 牛塘派出所办案民警056767推脱说:“这两天正在联系小房东联系工地的包工头.......”我打电话向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反映,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接警的也是推脱,后我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常州公安局国保支队长公安局副局长过不掉”。在2014年1月29日下午至2014年1月30日这两天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指使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过不掉,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的电瓶车的电瓶没有丢,是想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也向公安机关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2014年1月17号夜里听到这个政治犯开卷闸门了,可是这个政治犯连他电瓶车的电瓶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个政治犯白天出门是骑着自行车出门的,这个政治犯晚上不出门,常州公安机关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煽动群众说:‘只要陷害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酷刑之下强迫他承认是他偷了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栽赃陷害他,就会把他害死。他同村嫂子的小儿子在上大学准备留校,他同村嫂子的小儿子的后台是刘云山的人......’习近平不同意,说你把人脑子都控制住了还陷害人,这个政治犯把控诉材料几年来经常在国内外网站反映都反映到中共中央、反映到联合国,揭露中共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对他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把对他大脑监控到的信息用在了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包括对他的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下毒迫害、医疗迫害谋杀、用机动车撞死他、盗窃他的物品等迫害,包括几年来经常煽动群众让诬告陷害他偷人、强奸等以及揭露中共几十年来仍是秘密煽动群众做一些政治犯、上访人的黑假材料等(指我从2010年起至今经常在国内外网站上发表的申诉控诉博客、帖子和日记,揭露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我在2013年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信《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不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因为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是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例如2014年1月28日中午,我买了几个鸡爪一瓶啤酒吃,我刚买了没有五分钟刚转过一条街就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鸡爪买的一瓶啤酒算午餐了,这个政治犯的酒量大喝啤酒就像喝茶一样,开车拉客还喝啤酒,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交警也说他是酒驾.....之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吃午餐时有几个群众专门看看验证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的是不是真的(我中午有事拉客开车包括开助力车我都是连啤酒也不喝的);例如我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鎖我暂住屋的房门后我把我的钥匙忘在屋里了,我刚走就听到隔壁的邻居和他的家人说:‘他把钥匙忘在屋里了’”。通过大量的事例证明有关部门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包括我在家住或在外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煽动群众监控迫害我。我在2012年底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暂住时,我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同村叫吕荣义的也是姓吕的应称为哥哥的来找我,因为他多次被同村人欺负几次差点被人打死来向我求助给他出主意帮助他,后来我暂住高家村的房东违约让我搬家,我就问吕荣义他那暂住的地方有没有房子出租的,吕荣义说:“有”。我就说:“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包括我在哪住有关部门就煽动哪里的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我到你那住了你别参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了?”吕荣义回答:“我不会的。”2013年元旦前,我搬到了吕荣义暂住的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盛泽路210号暂住,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和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包括我同村的自家哥哥吕荣义的一家人,我为此质问过吕荣义的妻子夏国兰和儿子吕孝谦,包括2013年春节前两天我因买了一个旧自行车和我借我妹妹家的电瓶三轮车准备去凌家塘买年货,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向群众公开了。但是我刚把我妹妹的电瓶三轮车开到我暂住屋的楼下,在楼上暂住的两个小伙子就跑到了吕孝谦的厨房,之后吕孝谦和两个小伙子就来到我跟前后吕孝谦问我:“俺叔,我看你刚才骑个自行车现在又开个电瓶车,是在哪弄的?”我说:“自行车是我在修车铺买的旧自行车,电瓶车是我借我妹妹的准备到凌家塘买年货。”吕孝谦没有吭声走了。因为当时我听到两个小伙子去找吕孝谦的时候小声说:“上面让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就是让他两家不和的......”在2013年底,因为我知道吕荣义一家仍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监控迫害我也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后,我就把这一事件当面质问了吕孝谦并质问了夏国兰和吕荣义,吕荣义向我赔礼。我因知道这些都是国安部门、公安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的,如果吕荣义一家他们不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公安机关就也会迫害他,我就原谅了他们一家。我只知道吕荣义的小儿子在山东行政学院上学准备留校工作,其它的我都不知道。但是从2014年1月18日早上夏国兰说她17号停在我暂住屋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以后一天都不报警,我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6点左右几次打110和牛塘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至春节前2014年1月29日我多次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和去牛塘派出所以及我多次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和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17日晚上人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车自行车的电瓶被人盗了的案件,我报警后公安机关不积极破案,我要求破案......"其中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和牛塘派出所值班接警的都告诉我了我所有的报警电话都没有登记,这些不是明显是公安机关动用国家机器制造了这起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自行车被盗案吗?明显是想迫害诬告陷害我的,这其中的真相只有公安机关和夏国兰以及我暂住地的建筑工地的工人知道。根据现在摆在桌面上的证据,工地的带班的是涉嫌盗窃夏国兰电瓶自行车电瓶的嫌疑。
       
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是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例如2014年1月28日中午,我买了几个鸡爪一瓶啤酒吃,我刚买了没有五分钟刚转过一条街就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鸡爪买的一瓶啤酒算午餐了,这个政治犯的酒量大喝啤酒就像喝茶一样,开车拉客还喝啤酒,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交警也说他是酒驾.....之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吃午餐时有几个群众专门看看验证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的是不是真的(我中午有事拉客开车包括开助力车我都是连啤酒也不喝的);例如我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鎖我暂住屋的房门后我把我的钥匙忘在屋里了,我刚走就听到隔壁的邻居和他的家人说:‘他把钥匙忘在屋里了’”。通过大量的事例证明有关部门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包括我在家住或在外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煽动群众监控迫害我。


从2014年1月18日早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说她17号停在我暂住屋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以后没有报警,我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6点左右几次打110和牛塘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至春节前2014年1月29日我多次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和去牛塘派出所以及我多次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和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17日晚上人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车自行车的电瓶被人盗了的案件,我报警后公安机关不积极破案,我要求破案......"其中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和牛塘派出所值班接警的都告诉我了我所有的报警电话都没有登记,这些不是明显是公安机关动用国家机器制造了这起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自行车被盗案吗?明显是想迫害诬告陷害我的,这其中的真相只有公安机关和夏国兰以及我暂住地的建筑工地的工人知道。根据现在摆在桌面上的证据,工地的带班的是涉嫌盗窃夏国兰电瓶自行车电瓶的嫌疑。

在2014年1月31日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指使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没有事,只要是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事件当事人都没有事......

2014年2月17日和2014年2月18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把有关部门对他十八年来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等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了都公开了,把中共的黑暗都揭露出来了,习近平也不会为他平反,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交警就会把认定为交通事故,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撞坏了交警处理也不会给他修理.......

2014年2月1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派出所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主办此案的刑警杭杰告诉我:“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他没有本事破案,也不是你的电瓶车的电瓶被偷了”。我要求看2014年1月17日晚上的监控录像杭杰告诉我:“要派出所通知了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后和我一块才能看”。我要求看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的当晚监控录像,杭杰说:“他们没有调监控录像(他们答应调监控录像的,我多次要求调监控录像杭杰都告诉我他们调监控录像并说调监控录像是他们公安机关的事),你说我渎职了这两个案子就不要找我了”。我当时就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88310160向姓刘的督察反映,他不肯让我说出实质性的问题,就是说让我找牛塘派出所办案警察。”我当时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81993111反映,两个电话都打不通。我就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9工作人员反映上述问题包括我在常州暂住五年来在内的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包括我因为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受打击报复,我在97年到北京上访期间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就被地方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在劳教所我受到了包括被下毒等各种迫害。2000年8月我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多次被抢劫打伤、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多次被医疗迫害谋杀、多次被用机动车谋杀、被盗窃、多次被扣车扣物等迫害。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只听不说,只告诉我:“武进警方对上报的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武进警方继续调周围的监控录像、继续走访群众”。我又说出了此案的来龙去脉后说:“这件案子不是明显的有猫腻吗?”常州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无语。之后我再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88310160向姓刘的督察反映追问,他让我找牛塘派出所主管刑侦的警号是056426的莫副所长反映。我当时向牛塘派出所莫副所长说了此案的来龙去脉和包括我在常州暂住五年来在内的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包括我因为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受打击报复,我在97年到北京上访期间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就被地方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在劳教所我受到了包括被下毒等各种迫害。2000年8月我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多次被抢劫打伤、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多次被医疗迫害谋杀、多次被用机动车谋杀、被盗窃、多次被扣车扣物等迫害后,牛塘派出所莫副所长给我的回答归纳为4条:1、吕千荣,这样迫害你,你找一个没有人知道你的地方生活呀!2、对于"‘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对我的迫害都是上面安排的,他们牛塘派出所的警察也和我没有仇,他们派出所只能尽力而为。3、2014年1月17日晚上你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你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都是你报警追问反映的公安机关都没有记录,是110的事。4、关于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在第二天7日晚上报警后杭杰处警后没有做笔录也没有登记,他们派出所有记录。”

对于我追问“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报警后,要求警方调监控录像,杭杰处警后告诉我第二天调监控录像,之后我又多次催促杭杰都说他们调监控录像并说调监控录像是他们公安机关的事,我在2014年2月13日赶到牛塘派出所反映要求查看监控录像值班警察和领导都是推脱,现在杭杰却告诉我你们派出所没有调监控录像,这不是明显有猫腻吗?”牛塘派出所的莫副所长没有回答。

我说:1、有关部门把我脑子控制住再公开监控迫害我,我在中国大陆任何地方有关部门都会迫害我。2、我知道是中共体制内某集团对我的迫害,但我也必须是依法实话实说反映......


2014年2月20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那些用三轮车、小汽车、面包车拉客的和群众都说:“上面脑控到这个政治犯要把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把他迫害的活不下去的冤案向中共中央习近平反映后要再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这样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对他的迫害过不掉,上面让还是迫害他,他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上面让那些拉客的找他事,要打他都一块打他,谁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暂住地的人还要有人说东西被人偷了.......”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2014年2月25日之前最近几天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如果平反后所有参与迫害他的抢劫打伤他、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他的、用机动车谋杀他的、秘密做过假材料陷害他的都要逮起来,谁现在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攻击江泽民(指我呼吁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并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住户监控迫害我说:“只要还有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牛塘派出所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造成暂住在也是我暂住地楼上的暂住户在2月十几号一天有个四川男的把他的电瓶车停在我的门前我让他把电瓶车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他的女儿不愿意,后我们吵起来后四川男的女儿才把她的电瓶车推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在2014年2月22号晚上我同村的哥哥吕荣义又把他的电瓶车停在我的门口,我不让他停,他与我吵了起来,我们吵起来后他才把他的电瓶车推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

之前我没有买三轮车时工地也在这暂住时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因为挡住了我们的进出道,房东也是不让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让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现在发生了我同村嫂子夏国兰说她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车的电瓶被盗案和还有如果在我门前停电瓶车了我的电动三轮车就无法进出我的暂住屋停放、充电了,所以现在房东也是不让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让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


2014年1月6日晚上7:50分左右,我在屋内上网,听到外面有响动后我出去看看,发现我的门前有辆电瓶车停在我门前,我就到暂住地隔壁楼下问邻居和楼上的邻居是谁的电瓶车停在我门前了,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关住后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门前,以免别人放在我门前的电瓶车别丢了,所以我的暂住屋门前不让别人放东西,因为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我和诽谤我等,但暂住地的邻居都说不是他(她)们的电瓶车,之后我也和老房东说了。过了一会我在屋内上网,听到外面有人和老房东说话,我出去后看到一个男青年喝的醉醺醺的在和在屋内窗户里面的老房东说话,我问是什么事?老房东见我过去了就睡觉去了。这个男青年问我这里有个霍邱的男的高高的胖胖的住在哪里?我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有他电话吗?这个男青年不知道。我就说不在这里后进屋了,过了一会我又出来看到这个男青年从我隔壁收废家电的门前停车棚出来,这个男青年告诉我:“这个人的电瓶车就停在这里,问我到楼上楼梯在哪?我说我不知道让他问房东,他就骂骂咧咧,我质问他我不知道你干什么?结果和这个男青年一块来的一个开着小汽车停在大院门外的一个人把小汽车掉过头打开车灯对着我照射准备用车撞我,之后这个男青年到楼上几户家看看后出去了把小汽车停在我们暂住院大门外多次按汽车喇叭停了有近一个小时,我因我的妻子在把人顶班、儿子在打寒假工都在上班,当晚我要去接我儿子我怕他们别用小汽车谋杀我们一家,我就给我妻子打了电话说了这事不久,我儿子给我来电话了,我刚打开房门从隔壁院子过来了另一个年轻男子,问他干什么?他说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车是他的,他到他姑姑家去了他姑姑就住在这旁边,然后他用他手中钥匙链上的遥控器按了几下后电瓶车就响了几下后,他用钥匙把电瓶车开了后骑着电瓶车走了,我出去看看那两个开着小汽车来寻衅滋事威胁我的人也走了......
     
 第二天2014年2月7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嫂子停在这个政治犯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了,是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以习近平的名义指使常州市公安局安排暂住在哪里的工地带班的偷的,准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到派出所害死的,上报习近平习近平不同意,这个政治犯一直要求公安机关追查破案,昨天晚上工地带班的儿子开着小汽车去找政治犯的麻烦,威胁要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撞死,这个政治犯给他老婆打电话后上面知道了工地带班的儿子他们才把小汽车开走。2011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中心站半年期间群众停在那里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的电瓶车的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案是周永康指示让偷的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后来被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揭露出来了......”
      
我听到群众说的后,我就在2014年2月7日下午5点43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110报警反映了此事。当晚也是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叫杭杰的刑警接的警到我家里,但是没有登记做笔录,杭杰也答应第二天来调监控,但是第二天牛塘派出所没有人来调监控录像。我就在2014年2月8日下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0616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并在2014年2月8日下午2:25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1工作人员反映但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我又在2014年2月8日下午2:35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04工作人员反映...

之后我也多次电话反映和到牛塘派出所追问此事,杭杰也都说他们在联系房东联系工地包工头和要调监控录像,但是至今也没有让我做报案笔录和给我看这两次的监控录像以及也没有给我答复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在2014年1月17号晚上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月6日两个人开着小汽车到我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打杭杰办公室电话经常说杭杰不在(要杭杰的手机号码不给我),有时打通杭杰电话杭杰就说正在联系房东找工地带班的或派人去调监控录像,我在2014年2月13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杭杰办公室的电话想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牛塘派出所给我看调取的这两次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但杭杰刚听了我说了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再打这个电话接电话的说杭杰不在,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0616反映追问此事,也是刚说了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再打这个电话接警的让我找杭杰,我只有及时赶到牛塘派出所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牛塘派出所给我看这两次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478的警察接待我说:“你只有找杭杰,杭杰出去了。”我要找领导当时牛塘派出所的一个值班领导也是这样说。我刚走就听牛塘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说话手好动,我们要以‘扰乱社会秩序’逮他,他最后说话都笑,除非把这段监控录像删了......”我当时在2014年2月13日上午10点多在牛塘派出所就用我的13685277148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57311的工作人员反映,但在我向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57311的工作人员反映期间,有关部门又在脑控迫害我时控制了我的大脑让我说话有时心慌和几次阻断我的大脑记忆让我在电话中反映时一时想不起来,在我快反映完了时我的手机没电了。之后有关部门又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对我进行诽谤。

2014年2月9日下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诽谤我。中共体制内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胡温政权时期的2010年至2012年底期间,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在祸国殃民准备政变和暗杀胡锦涛总书记时也是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指使煽动医院医生和流氓地痞等对我进行医疗谋杀、用机动车谋杀我、抢劫殴打我和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我、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时经常说:“是胡锦涛(总书记)让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或“是胡锦涛(总书记)让害死这个政治犯的......“现在到了习李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执政时期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在祸国殃民准备政变和暗杀习近平总书记时也是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指使煽动医院医生和流氓地痞等对我进行医疗谋杀、用机动车谋杀我、抢劫殴打我和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我、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时经常说:“是习近平(总书记)让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或“是习近平(总书记)让害死这个政治犯的。“,以此达到‘绑架’、嫁祸、抹黑、攻击胡锦涛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以此达到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迫害、残害和谋杀......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中国人民同胞的利益,逮捕周永康后和法办江汉奸,彻底清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汉奸罪行! 
       
我在2014年2月9日晚在心里想的要在网上发表上述迫害我的微博,但是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在2014年2月9日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和鸣凰到处听到群众说出我心里想的,看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是控制了群众的脑子......

我在大概2014年2月10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杭杰的办公室电话86393099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我就听接电话的那头有人说:“他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也不是他的.....”过了一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也说:“这个政治犯刚才给牛塘派出所打电话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他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他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他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他的案件,要求给他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的警察在电话那头说这个政治犯‘他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也不是他的被这个政治犯听到了,也被外国监控到了.....”我就用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杭杰的办公室电话86393099追问接电话的人‘刚才你们在电话那头说我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不是我的你告诉我是谁的?’接电话的人不承认说这话了。之后,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说:“这个政治犯有被迫害狂.....”

在2014年2月7日、8日、9日、14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都是过一会儿就会听到那些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小汽车、面包车、三轮车拉客的以及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又挣多少钱了。”因为有关部门多年来一直都是一边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并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我想什么了说什么了做什么了和要做什么了以及对我的迫害和要对我的迫害,例如在2014年2月13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时心里想:“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还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呢,习近平总书记都要清理政法队伍都要逮你们了......”结果还没有5分钟现场在我旁边就有一个拉客的和另一个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还迫害我呢,政法队伍里坑国害民的贪官污吏都要逮了...”没过多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我听到群众都这样说了......

2014年2月11日,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反映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夏国兰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我报警后警方一直推脱不想接警处理不想破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说此案是有关部门和官员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我最近经常向常州市市长热线等部门反映和在网上揭露,我在2014年2月11日带着我和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市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去上访,武进区信访局工作人员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我要记录他(她)们几个人的其中的一个姓名或工号,武进区信访局的四男一女都不敢让我记录,我用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88常州市纪委举报电话反映,我的电信手机仍然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后我用我的中国移动手机13685277148在上午10点左右打12388向常州市纪委反映,常州市纪委领导听了我反映的一半说让我向江苏省公安厅反映,之后拒接我的电话,我当时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9:34分也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4工作人员反映了此事。我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9:48分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又打中国电信的客服电话10000向常州电信客服工号为2798的工作人员反映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手机号码被有关部门几个月来又被控制住了,例如电信客服10000号码和12388号码等号码电话接通后我根据语音提示后我输入数字后,都会被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造成我拨打上述电话号码等都打不通以及几年来我的包括我用过的和现在正在使用的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手机包括我需要打的如(010)12388中纪委举报电话和我在2012年向武进区法援中心申请的法律援助律师蒋伟中的手机,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也经常控制我的电话通讯让我打不通的经过,我要求中国电信给我出具有关部门控制我中国电信手机的文字证明我再向中中共中央反映.....

之后我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我到了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递交材料,由于我须填写上访表在下班前一时不能填写完,我只有在2014年2月11日下午再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把我填好的上访表和我和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市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的上访材料递交给了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接访警察。

但是在2014年2月11日有关部门仍是一边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边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并脑控我迫害我控制我的大脑和情绪让我在反映问题时有时心慌说话结巴和阻断我的记忆让我有时一时想不起来,然后再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诽谤我......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和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市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我们三人的控诉材料原件

2014年2月21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煽动群众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习近平也不会为这个政治犯平反,也是这样迫害他......”

2014年2月22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说我心里想的要在网上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问题了,煽动群众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中午要到常州大学城自助快餐店吃饭,让快餐店里不让这个政治犯自己打米饭,说以免这个政治犯别制造社会事件投毒害人.....”并公开煽动群众说:“上面还是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经常在那个饭馆吃饭就要在他的饭菜里下毒;这个政治犯如果经常到常州大学城哪家自助快餐店吃饭,谁在这家自助快餐店里的饭菜里下毒公安机关就会陷害这个政治犯说是他投毒制造政治事件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造成连我到饭馆吃饭,饭馆的店家都歧视迫害我,不愿让我到他(她)们饭馆里吃饭......并在当天2014年2月22日晚上我同村的哥哥吕荣义就找事非要把他的电动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不让他停他就和我吵起来了,最后我还是没有让他把他的电动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口,以免人陷害我和我的电动三轮车无法进出我的暂住屋......

2014年2月23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个政治犯的鼻子被刘同贺打伤残后,刑事上不依法处理,民事赔偿上也迫害这个政治犯不给他做伤残鉴定,然后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裁定,不判决赔偿他的后续治疗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害赔偿,让他没钱后续治疗,逼得他活不下去,就是习近平批示的要把他逼到外国去,以后他就知道了江泽民的人被搞倒后,习近平也是这样迫害他,因为他把中共对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都揭露出来了......”

2014年2月24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说:“上面还是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如果平反后所有参与迫害他的抢劫打伤他、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他的、用机动车谋杀他的、秘密做过假材料陷害他的都要逮起来,谁现在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攻击江泽民(指我呼吁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  ”,并安排煽动常州汽车客运站和武进汽车客运站的客车司机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司机用机动车撞死我......

2014年2月26日上午10:20分左右我正在美国博讯网吕千荣的博客转发外媒报道的《江泽民家训“闷声发大财” 被曝内幕:江綿恒比曾伟疯狂多了》,结果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用脑控武器攻击我的心脏痛,并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说出来向群众公开.....

2014年2月26日下午傍晚,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和一个三、四十岁的女的两人坐我的电动三轮车说到湖塘乐购去,说好价格十五元后从长武路往北到了乐购后他们还让我往北行,我又行了几里路到了人民东路后他们还是让我从长武路过人民路后再往北行,我说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到长武路与人民路交叉附近三轮车都是收二十元(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到常武路与人民路交叉口十公里,往前行点打的需要30元钱多点,坐私家车出租拉客的要30元),我到人民路就还是收你十五元了,如果你过了人民路还往北行几里地就要把我加五元钱,都知道我长期受有关部门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这个所谓的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是最低的诚信的从来不会骗人的.....“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说:”你把我闭嘴,我不会给你加钱,你把我往前走......“
      
我说:”你说好的到乐购,到乐购后现在又行了几里地了你还是要往前行,既不加钱又态度蛮横,你现在就下车给我十五元钱“。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给了我十五元钱后下了车后,就推我的电动三轮车想把我的电动三轮车推翻,没有推动后又伸手打坐在车里的我,因为被他同行的女的拉开没有打到我。我下车后他还要打我被他同行的女的拉住了,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就骂我说:”你注意以后别被车撞死了、别被砍死了.....“之后我们都走了后,在我回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就听到执勤的交警和群众都说:”刚才可能是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儿子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要打这个政治犯,说他在网上举报揭露江泽民、周永康集团了,孙国建的儿子就是十六七岁.....“
     
 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始是听到群众都说:”这个政治犯拉客,多走一点路都让人加钱......(有关部门为了监控迫害我,经常向群众公开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拉客问人要得价钱贵等,事实是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价格是最低、最诚信的)“过了一会后我又是听到群众都说:”今天下午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儿子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要打这个政治犯,说他在网上举报揭露江泽民、周永康集团了,孙国建的儿子十六七岁霸道的很,他的同学都不敢惹他,他正在准备找人用车撞死这个政治犯或找人砍死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从外媒报道中知道江苏省委有一个最主要领导是江泽民的人,并参与了周永康的政变,中纪委已约谈江苏省委这个领导了;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过帖子说‘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在2013年因腐败被江苏省纪委调查,江泽民说孙国建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有功,给江苏省委一个电话就把孙国建放了’,现在孙国建还是常州市政法委书记,香港《明报》前总编辑(指香港《明报》前总编辑、世华网络营运总裁刘进图)在香港被黑社会砍伤,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梁振英等人对抗习近平给习近平难堪的。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没有用,县官不如县管,现在政法系统和江苏省和常州市仍然是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当家,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害死没有事........“
      
造成我在2014年2月26日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几个小时,都没有群众敢坐我的车(我连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有没有儿子、有多少儿子、女儿都不知道,但事实是2014年2月26日下午傍晚坐我车找我事的少年或青年肯定是常州市有职权的高干子女)。

2014年2月27日下午傍晚,我开着电动三轮车拉客从常武路行驶到长虹高架时等红绿灯时,两个交警过来找我事问我要身份证,我把残疾证给他后他看了我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和我右手严重肢残以及被长期迫害的双腿要靠拐杖走路后说:“你的电动车没有牌照不能上路,要扣我的电动车。”我说:“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呀?”交警又说:“电动三轮车不准载人。”我拿出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上面写明准许载客4人。交警又说:“我们规定电动三轮车不准进市区。”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们又说不能进禁区,你告诉我开什么合法?”交警又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拉你家人可以,但是不能营运拉人。”我说:“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你们让我怎么生活?”这个交警让我走了。我刚走就听到要扣我电动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上面让迫害他,你不迫害他无法交代......”我从武宜路回来到常虹路口一个交警也是找我事这样查我并说明天就扣你车。当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明天常州交警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非法扣他的电动三轮车了.....”
      
2014年2月27日晚上,我在鸣凰国际大酒店等客拉人,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知道他今天晚上在鸣凰国际大酒店等客拉人,那里没有监控摄像头,谁抢劫他把他砍死都没有事,常州公安机关就说破不掉案.....”

2014年2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车三轮车等客,来了一辆武进区交通局运管处的执法车,下来了几个武进区交通局运管处的工作人员,说我不能在这拉客。我说:“我本身肢残二级右手严重肢残,又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了十几年被吓成了心理障碍要依赖拐杖走路,连我捡收废品都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的让我的废品卖不掉,连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电瓶车配件都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的让商家都不要卖摩配、电瓶车配件给我。”我又说了“十八年来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一次次的谋杀包括这几天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要公开害死我的经过后以及连在北京、上海两市的火车站都到处有残疾人在用老式残疾车拉客政府都不管,我用合法的准许载客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谋生,你们也要不准我拉,你们这不是公开迫害我吗?”这几个运管处的人无语走了。但是没有过多久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马上常州特警就要来用铁棍砸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了,万一意外把这个政治犯打死了也没有事......”我听到了后当时在2014年2月28日下午3:09分就用我的中国电信手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8工作人员反映了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

在2014年2月28日晚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现在正想法设法非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实际是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正在因腐败被调查关押)“

在我2014年3月1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1日上午十一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在武进区湖塘镇的鸣凰拉了两个到湖塘交警中队处理交通事故的男青年,因中午没有交警上班两个到湖塘交警中队处理交通事故的男青年又让我把他们拉回家后下车时,两个男青年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后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下午两个男青年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拉他到湖塘交警中队,我到了后他们却是让我把他们拉到很近的鸣凰卫生院,两个男青年下车后我听到他们议论说:”湖塘交警中队的办案交警让我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这个政治犯骂习近平,所以才对他迫害这么厉害的,做这个政治犯的别的假材料没有用,我们做了假材料后交警队给我们处理交通事故偏向我们.....“看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多邪恶脑残,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支持习近平总书记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反腐败打苍蝇打老虎、支持习总清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祸国殃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


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心系国家、民族、人民利益的开明领导,就像杨均恒说的:”习近平要做一个成功的改革者.....“在十八大前后,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先是公开造谣诽谤习近平,说是习近平接任国家领导人后就要实行文革了,造成民心惶惶,之后又在国外媒体和国内民间散布习近平的黑假材料以此造谣、诽谤、攻击习近平总书记。因为我从2013年开始经常翻墙进入国际网站,知道了中国中共政权的一些内幕真相.....

只有江泽民执政时期和周永康掌管中央政法委时期才实行秘密的政策:”党政干部、有影响的各界社会人士和上访人,只要中共公安部门国安部门监控到有人骂江泽民了,就会被秘密处死(公开造成国际影响特别大的会受到残酷的迫害除外)。在2011年、2012年周永康掌管中央政法委期间,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在全国公开:“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直到现在我到武进区公安局多个派出所反映我受到迫害的时候,还是多次听到了警察们议论说:“在以前骂江泽民就要被秘密处死......”
      
2014年3月1日下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公开诽谤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因为在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国家领导人前,这个政治犯在网上转发过’习近平家谱‘.......”

在我2014年3月2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3月1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2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三个从武进汽车客运站要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附近的打工的男女,说好了30元,快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了他(她)们又说不对让我再到牛塘镇东面的靠人民西路边的牛塘加油站,我到了牛塘镇东面的靠人民西路边的牛塘加油站后他(她)们又说不对,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对方说让我们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我接了电话确认后我们到了长虹路牛塘加油站后,他(她)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对方又说让我们到牛塘镇竹园桥,我接了电话确认后说:‘你们这样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来回跑了十几里废路了,每次你们都说给我加五元钱两次你们都多花十元了还不知道具体要到的地方,这次问明白再走吧?“在(她)们再次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确认是到华家村靠人民西路边的村子后,我说离这还有六七里地,他们说再给我加五元钱后我把他(她)们送到了家。在他们下车后,我就听到接他(她)们的人说:”是政治犯,他接了我们电话后派出所都来人问了说这个政治犯说的什么?“没过多久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这个政治犯拉几个去华家的人,他接了人家的电话后派出所就去问这几个坐他电动车的人’这个政治犯说的什么?‘这个政治犯不知道路还加人钱....“

在2014年3月2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厕所方便,我大便后冲了厕所后出来刚坐到我的电动三轮车里,就听到三个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男司机说:”这个政治犯大便后冲厕所没有冲干净,我们问问上面要不要保存他的大便化验一下看看他还能活多久,如果他活不长了就不用动手害他了.....“没过多久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这个政治犯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厕所方便,这个政治犯冲了厕所后出来刚坐到他的电动三轮车里,就听到三个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男司机说:‘这个政治犯大便后冲厕所没有冲干净,我们问问上面要不要保存他的大便化验一下看看他还能活多久,如果他活不长了就不用动手害他了.....’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揭露出来,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中共迫害残害人民不仅脑控人还跟踪监控杀人了......
     
 因为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十几年来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也控制了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

在2014年3月3日晚上,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车拉客,又到处听到那些用三轮车、私家车拉客的和群众都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还要向联合国反映有关部门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江泽民被搞倒后如果习近平还是这样迫害他不为他平反就要弄习近平(事实是我心里就没有这样想);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谁如果讹诈这个政治犯在他开他的电动三轮车时故意靠一下他的电动三轮车,说是被他的电动三轮车撞了,交警就会扣他的电动三轮车,到医院检查没有伤也会医疗做假检查出被撞伤了,因为这个政治犯开摩托三轮车都开十来年了都没有撞过人,技术非常好,现在他开的电动三轮车拉客是合法车辆,交警没法扣他车迫害他,现在他拉客每天能挣一百元,没法迫害他了.....(以上为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3月3日、4日,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负责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都是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迫害他,不然现在都不会这样迫害他了,等候给他平反了,现在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迫害他就是为了对抗习近平.....

在2014年3月4日下午,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一个到常州市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人,我想顺便批箱苹果、买点红枣等,但是很快在路上和到了常州市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后都是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一个到凌家塘的人,这个政治犯要顺便从凌家塘批箱苹果、买点红枣,上面脑控迫害他再公开监控迫害他都监控到了,让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批发苹果的商贩卖给他的苹果价格要贵点.......

在2014年3月4日下午,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回来的路上在延政中路靠淹城公园路段,被湖塘交警中队的几个交警拦下,几个交警过来找我事问我要身份证,我把残疾证给他后他看了我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和我右手严重肢残以及被长期迫害的双腿要靠拐杖走路后说:“你的电动车没有牌照不能上路,要扣我的电动车。”我说:“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呀?”交警又说:“电动三轮车不准载人。”我拿出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上面写明准许载客4人。交警又说:“我们规定电动三轮车不准进市区。”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们又说不能进禁区,你告诉我开什么合法?”交警又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拉你家人可以,但是不能营运拉人。”我说:“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你们让我怎么生活?就是所谓的拉客非法营运也是交通局运管处管呀,也不属于你交警管呀?”其中一个交警领导说:“我们不扣你车,砸你车。”我说我之前几天我还向常州市市长热线反映:“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向群众公开要让特警砸我车把我打死呢?你们是土匪呀?我看你怎么砸我车。”这个交警领导说:“我不砸你车有人砸你车”,说完这几个交警让我走了。我刚走就听到要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上面让迫害他,你不迫害他无法交代,如果他用录音笔取证了,我们就知道了就不迫害他查他车了.....”
     


在我2014年3月5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3月4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5日上午因为用我的“中国安徽人说”和"吕千荣"两个ID在凯迪论坛猫眼看人发表《转:习近平福建从政17年 反腐获赞》,但一次是编辑把我转到不能发表的帖子版块“会员学习”版块发表但是封了评论窗口、一次是在凯迪论坛猫眼看人发表出来了但是也封了评论窗口不能评论不能顶贴,我就在网易论坛、凯迪论坛和腾讯微博用评论帖子和微博发表了微博、评论:“我要问问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怎么你调到广东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后凯迪论坛却成了被汉奸集团把持的网站,连习总的帖子都不能发表、评论?

[转帖]习近平福建从政17年 反腐获赞


 当天2014年3月5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又公开诽谤我,并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说:“这个政治犯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和说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与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因参与薄熙来、周永康的密谋政变等而被中纪委约谈过了(这些是多家国际网站报道的)......”      

 当天2014年3月5日5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武路与定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过来了,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看了我的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后,要让我掉转电动车头往回走,我说我掉转电动车头往回走也要从前面的十字路口才能调转车头呀?这个交警就说:“我不看你是残疾人,我就扣你的车了!”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不需要牌照和驾驶证,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凭什么扣我车?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我的这些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交警就骂骂咧咧后说:“我今天非扣你的车......”

 因为交警就站在我面前我就扶住我的电动三轮车下车拿着本子记录这个交警的警号,这个交警在我把他警号记录下来后几分钟后他喊来别的交警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然后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上用手拽子我的内衣按着我的胸口,我想起来他就用拳捅我一下,我想起来两次他就用拳捅了我两次,在此期间我被这个交警摔倒按在地上打我的十几分钟内,我多次呼喊:“群众看看呀交警打人了!”之后我突然抓住了这个交警腰间的皮带站了起来,这个交警就说:“你打我把我的设备弄坏了。”这个交警在打我的过程中把自己处警时的录音录像设备弄掉后掉到了地上了。我要拿我放在我的电瓶三轮车里的拐杖这个交警不让我拿,并在殴打我的过程中把我一个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在2009年至今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的外衣都撕破了一个大洞。在我站起来后这个交警就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带到了交警岗亭说:“你打我没有伤,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我说:“你当着群众的面在大街上把我摔倒在地打我,我向群众呼救那么多人都在看子,这里是湖塘繁华的商业街地段,都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处警也有录音录像,到时你们常州公安机关别又告诉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象我被人多次抢劫打伤、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你们都告诉我没有监控录像或监控录像不清楚又不让我看监控录像画面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吧?”这个交警说:“是你自己躺地上的,我没有打你。”我说我到医院治疗后再控告反映。我当时就在交警岗亭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又打常州市110,常州市110让我打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反映。我当时打了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这个电话因为下班了没有人接。之后这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给我开了扣车单,扣车单上却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枉法做假写为“机动车,无牌”。在我刚转身离开,我就听到扣我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他还支持习近平,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本来上面这次让诬告陷害他,今晚让我给扣车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在当天2014年3月5日7点至8点左右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当晚,在我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拍摄我的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和就医的患者都说:“这个政治犯被交警迫害打伤后来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他要拍射X光胸片,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在给这个政治犯拍摄X光胸片时,让医疗迫害他本来拍射X光胸片都是从前面拍的,给他拍摄X光胸片是从后背拍的,他要少活多少年!就是习近平让害他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事实是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射X光胸片时确实是从后背拍的,当时在我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拍摄完后,我除了感觉到想呕吐外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我不知道这次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是不是医疗迫害我了.....


在2014年3月6日上午8:41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88310160电话反映了此事,要求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查处湖塘交警打伤我并枉法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迫害我的行为要求调取交警打我时的监控录像,我在2014年3月6日上午9:09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9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在2014年3月6日上午9:41分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向姓余的领导反映了此事要求公安机关调监控录像查看交警打我的镜头。
      
2014年3月6日下午3点多,一个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用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88310160电话打我的手机(该警察不告诉我姓名身份)说他们查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说是我先推了一下交警,交警再把我拽倒的交警没有打我。我说:“我本身就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从2009年至今我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我扶着我的电动三轮车下了三轮车后拿着本子和笔记录交警的警号,但是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的警号最后一位数5字被他挂着的对讲机当住了,我说你的警号最后一位数被对讲机挡住了,他说你看呀?我就用手指动了一下他的衣服警号然后把他的警号记录了下来(因为常州警察执法从来不出示证件)。过了几分钟后他喊来别的交警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然后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他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上后就用手拽子我的内衣按着我的胸口,我想起来他就用拳捅我一下,我想起来两次他就用拳捅了我两次,在此期间我被这个交警摔倒按在地上打我的十几分钟内,我多次呼喊:‘群众看看呀交警打人了!’之后我突然抓住了这个交警腰间的皮带站了起来,这个交警就说:‘你打我把我的设备弄坏了。’这个交警在打我的过程中把自己处警时的录音录像设备弄掉后掉到了地上了。在我站起来后这个交警就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带到了交警岗亭说:‘你打我没有伤,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我说:‘你当着群众的面在大街上把我摔倒在地打我,我向群众呼救那么多人都在看子,这里是湖塘繁华的商业街地段,都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处警也有录音录像,到时你们常州公安机关别又告诉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象我被人多次抢劫打伤、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你们都告诉我没有监控录像或监控录像不清楚又不让我看监控录像画面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吧?’这个交警说:‘是你自己躺地上的,我没有打你。’我说我到医院治疗后再控告反映。我当时就在交警岗亭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又打常州市110,常州市110让我打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反映。我当时打了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这个电话因为下班了没有人接。之后这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给我开了扣车单,扣车单上却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枉法做假写为‘机动车,无牌’。在我刚转身离开,我就听到扣我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他还支持习近平,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本来上面这次让诬告陷害他,今晚让我给扣车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在当天2014年3月5日7点至8点左右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当晚,在我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拍摄我的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和就医的患者都说:‘这个政治犯被交警迫害打伤后来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他要拍射X光胸片,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在给这个政治犯拍摄X光胸片时,让医疗迫害他本来拍射X光胸片都是从前面拍的,给他拍摄X光胸片是从后背拍的,他要少活多少年!就是习近平让害他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事实是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射X光胸片时确实是从后背拍的,当时在我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拍摄完后,我除了感觉到想呕吐外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我不知道这次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是不是医疗迫害我了.....”

  我要拷贝和看监控录像,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这个警察不同意。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在2014年3月6日下午4:02分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向姓张的领导反映了此事以及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给我的答复与事实不符和我要求拷贝和看监控录像,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这个警察不同意。姓张的领导让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反映,我说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的多个电话都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后我又多次拨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的多个电话都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

我在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把我的上述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室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常州市公安局的两个督察警察接谈我接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材料后告诉我让我第二天再到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反映。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3月11日上午刚上班时间就到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门卫给我打电话向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联系后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一个警察让我接电话,他告诉我就是他们之前说的“交警没有打我是把我拽倒的,我(被迫害)电动车(枉法)被(非法)扣押让我找湖塘交警中队指导员。”我要求依法处理我是依法来递交我的控诉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该督察警察告诉我:“他不接材料。”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递交《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材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警察说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督察,我说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督察不接我的控诉材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警察说他也没办法,但是武进区信访接待室的女领导却不仅不接我的控诉材料不依法办事还说我来控诉是无赖。我只好到武进区政法委反映把我的控诉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了武进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蒲主任(武进区政法委的值班保安告诉我接我材料的人是武进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蒲主任。)之后我在上午又赶到了常州市信访接待中心(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室)上访,在3号窗口工作人员看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控诉材料后,把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控诉材料接收了后告诉我递交相关部门。


在我2014年3月11日上访期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以及有警察说:“这个政治犯就是要害他lai,他说江泽民、周永康迫害他的,江泽民不能倒。还让用机动车撞死他,让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他就要把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详细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李克强反映了,他心里想的还要向国际社会反映,之后就要寻求政治避难了.....(其实现在我是在准备把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详细申诉控诉材料再次连同有关部门对我近一段时间的迫害写出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但是现在我目前没有向国际社会反映的想法,我如果有必要要向国际社会反映都是在网上提前公开的,我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我对我的迫害找借口.全世界都知道江泽民、周永康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为了维护他们祸国殃民的权利在胡温时代三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企图政变夺权、在习李政权又想暗杀习总政变夺权)。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在迫害他....”

我在2014313日下午去到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常州市公安局追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3号窗口的信访工作人员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常州市公安局督查警察告诉我还在调查,我多次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电话和常州市长热线12345电话反映,都是电话接通正在通话计时却没有声音,然后再重播电话接通后我听到对方说话后我刚说话电话就断线了,然后再重播电话接通后就会出现滴滴滴的声音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后我打常州市110反映,也是接警员接听了我的电话反映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断线了,在我几次拨打常州110电话最终把电话打通把我要反映的问题说出来后,常州110工作人员让我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不要走他派人过来,后来110过来两个警察把我录音录像我把我十八年来(包括我在常州暂住六年来)所长期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等都大概说出来后,110两个警察说那你就再等等再说,之后我就走了。


2014313日晚上,我同村的吕荣义又找事把他的电瓶自行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说:“2014年1月17日你的妻子说她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了,我打110报警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至今都是疑点重重的不依法破案,我到现在还在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呢?从那开始我都是不让别人的电瓶自行车放在我的暂住屋门前了,我为此和别的暂住户也因为要放电瓶自行车在我的暂住屋门前争执几次了,不是针对你一家的。房东也是不让放的....”吕荣义非要找事把他的电瓶自行车放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不让放他就和我吵起来。之后他打110报警,当晚牛塘派出所来了一辆警车来了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警,听了我们说了情况后也是让吕荣义把他的电瓶自行车放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并登记了我和吕荣义的身份证。

2014313日之前几天我多次听到常州的警察议论说:政法委正在上报(假材料)给习近平,如果习近平同意了就要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如果习近平不同意就要把他平反了,对他长期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的影响太大了,所以现在在脑控他时把他的大脑控制住不让他把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如果他把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了万一向国际社会反映了这次向国际社会都无法交代了...”

在我在2014315上午9:30左右写这个微博揭露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邪恶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脑控迫害时,又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的肺管子阵阵抽痛,这帮汉奸恶魔禽兽杂种真是邪恶之极.....

我在2014年3月17日到常州市公安局东门要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追问反映我在2014年3月5日5点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的常武路与定安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被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过来拦下我打伤我人枉法扣下我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的案件,我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把我的上述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室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常州市公安局的两个督察警察接谈我接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传达室的门卫保安用传达室的电话打电话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接电话的一个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察告诉我让我在门口等他,上午11点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来了两个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警察(警号为055665的警察告诉我他姓韦,我后来听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辅警说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是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法治办的)要带我回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处理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我不和他们回去,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告诉我让我和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两个警察回去先处理扣我电瓶车的事然后才能处理交警打我的事,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并告诉我说:“交警扣你的电动三轮车的扣车单上写的暂扣你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当天下午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问我扣我的电动三轮车我想怎么处理?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交警扣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是迫害我,我拿出一些国家关于电动车的政策,要求撤销交警枉法扣压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我说交警在我的扣车单上明明写的:"暂扣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扣车理由却是:“机动车无牌”。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说:“我汇报领导研究后明天告诉你怎么处理”。我在2014年3月18日上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追问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扣我电动三轮车怎么处理,在2014年3月17日上午到常州市公安局接我的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两个交警带来了一个巡逻的交警,他们三人先是向我宣布撤销2014年3月5日打我的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枉法对我做出的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让我签收,然后他们却不是归还我的电动三轮车而是当时就又给我开了一张:“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机动车无证、无牌的扣车单。

在我从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回家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交警以及群众都说:“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把这个政治犯的扣车单撤销后按规定本来应该归还他的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却是当场又给他开了一张扣车单,把之前扣押他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改写为机动车摩托车,把之前扣押他电动三轮车的理由:‘机动车无牌’改写为‘机动车无证无牌。’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逼他向外国(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的......”


我在2014年3月18日下午,先是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接访警察让我还是去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向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我在2014年3月18日下午我又赶到常州市公安局东门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传达室的门卫保安打电话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察后,接电话的督察警察让我接电话,我在电话里向他反映了这些情况后,在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接谈我接我上访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号为050603的这个督察警察和另一个警察把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两个交警带的一个巡逻的交警他们三人先是向我宣布撤销2014年3月5日打我的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枉法对我做出的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后又当时就又给我开了一张:“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机动车无证、无牌的扣车单都复印后让我回家.....


对于电动三轮车的争论社会一直分歧很大:第一种观点认为,公安机关有的地方对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处理。《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非机动车中对加装动力装置的情形进行了列举,现在只有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是明确的,电动三轮车不在其中,因此电动三轮车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第二种观点认为,电动三轮车属于非机动车。其理由是该产品未收入国家有关产品目录,因此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不给予电动三轮车登记上牌,电动三轮车也不能象其他机动车一样可以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因此其性质应当属于在非机动车上"私自加装动力装置(注:正规厂生产的电动三轮车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仍属于非机动车。


只有等国家工信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安部、国家标准委员会等部门共同发布新出台的国家"新国标"政策的出台实施,才能有法可依决定各种型号的电动车是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的情况下电动车还是属于非机动车,否则任何部门的决定都是无法律依据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

另外常州市有无数家生产电动三轮车、电动两轮自行车的厂家,每年生产的大量电动载货三轮车、小型电动载货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电动助力车)、客运电动三轮车、两轮电动自行车(如全国都知名品牌宇峰电动三轮车、常立电动三轮车、盛阳电动三轮车等)销往全国各地,为常州市纳税为常州市创造了大量的经济效益,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全国都是仍在执行电动车是非机动车的情况下,常州市为了迫害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交警却迫害我先是打我把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以“车辆类型是:‘非机动车’,扣车理由是:‘机动车无牌’”扣押,在我控告后武进区交警大队撤销这个扣车决定后当时又把我重新开了一张扣车单,把之前扣押我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改写为机动车摩托车,把之前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理由:‘机动车无牌’改写为‘机动车无证无牌。’常州市如此荒唐的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公开迫害真是不能自圆其说。


我在2014324日上午去到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追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4号窗口的信访工作人员接待我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査支队,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2630)接访我告诉我还在调查让我等等。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3月5日湖塘交警没有打我扣我车之前,一次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要让特警砸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一次湖塘交警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合法车辆没法扣你车,有人砸你车!”我都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之后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关于武进交警(非法)查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武进区上报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交通运管处、城管查处非法营运的,武进区对上报你的电动三轮车是查处对象.....”我在2014年3月25日打电话给常州市长热线12345反映,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也是这么说,我在2014年3月26日上午打电话给常州市长热线12345向57309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以及我在2014年3月26日上午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80反映和打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电话81993111追问。看看武进区交警打我扣我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的经过和理由,这不是赤裸裸的对我的迫害吗?2014年3月26日下午我接到了(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一个警察的电话,通知我在明天(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谈湖塘交警打我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事。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每天都向群众随时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在2014年3月26日晚上和2014年3月27日上午,我在江苏常州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明天下午、今天下午(指2014年3月27日下午)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就要和他谈湖塘交警迫害他打他扣他车的事了,在新国标没有出台之前,全国都是把小型电动三轮车按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处理、全国都是把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常州公安机关迫害他交警要把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他把车弄回来之后心里想的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公安机关撤销对他的扣车决定,法院也会判决他败诉,就是迫害他把他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按机动车来处理,好让人用机动车(汽车)把他撞死......’”在2014年3月27日中午12点我在我的吕千荣谷歌+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3月27日受迫害的微博》博客和在网易论坛、凯迪论坛、腾讯QQ上用评论和微博发了吕千荣2014年3月27日受迫害的微博长微博图片后,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左右准时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和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见面,当时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号为055685的督察大队长和一个警号为055589的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局长或副局长政委或副政委)及另一个警察一共三人接待了我,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总共谈了几个问题如下:
1、交警把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从2009年至今我又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靠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摔倒按在地上十几分钟我一起来他就用拳捅我把我打伤,我到医院检查治疗花了二百多元并把我的衣服撕破了一个一尺多长的一个大洞的行为不是打我,是对我采取的控制,不赔偿我的医药费和衣服。
2、我的电动车通过相关法规和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是机动车。
3、不处理打我的交警。
4、我的行为是违法的,考虑到我是残疾人让交警把我的电动三轮车给我,但是以后不能在市区禁区跑了。

我就说了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在2014年3月5日湖塘交警没打我扣我车之前交警几次拦我的电动三轮车要扣我的车,我说出我的车是非机动车的法律依据,交警又说要砸我的车以及有关部门煽动群众用汽车撞死我和抢劫把我打死以及煽动群众陷害我等,我多次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常州市长热线多次告诉我:“武进区对上报说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城管、运管处联合查处非法载客营运的,你的车是整治对象”。说明交警打我扣我车是武进区政法委安排好的要迫害我。2014年3月5日打我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在我的扣车单上明明写的:"暂扣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扣车理由却是:“机动车无牌”。武进交警扣别人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也是这样写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常州市送快递的开的都是小型载货电动三轮车,连常州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大门口停的都是,我都拍下了发到网上了,武进区的环卫工人开的也都是电动三轮车呀?他们的电动三轮车是合法我,为何我的小型载客电动三轮车是非法的了?中国的新国标政策都没有出台还是按照非机动车处理的,你们怎么把我的电动三轮车定为机动车的?按什么标准定的、按什么政策定的、是哪家司法鉴定所定的鉴定为书在哪?武进区三个领导回答不出来。

交警把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从2009年至今我又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靠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摔倒按在地上十几分钟我一起来他就用拳捅我把我打伤,我到医院检查治疗花了二百多元并把我的衣服撕破了一个一尺多长的一个大洞的行为不是打我,是对我采取的控制,不赔偿我的医药费和衣服。那你告诉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打人才是打人,你这样处理不都是指鹿为马吗?

武进区公安局这三个领导被我追问的无语后就结束了会谈。我刚走就听到这三个警察有人说:“这样的处理是中央的决定,他不同意就要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武进区公安局这三个领导说的要把我害死的中央可能是江汉奸周永康的第二中央,绝不会是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
(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和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号为055685的督察大队长和一个警号为055589的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局长或副局长政委或副政委)及另一个警察三个警察的谈话内容视频我发在下面.)

从2014年3月6日至2014年3月27日我都在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准备向中共中央等部门反映,但有关部门经常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并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随时向群众公开,我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会一直坚持把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有关部门如果再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我就会揭露,直到我把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

我在2014328日下午5点多接到(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的电话,一个警察告诉我他是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通知我下个星期到湖塘交警中队去拿我被扣的电动三轮车,我问他交警打我口我车怎么处理,他说你到了再说。我在2014331日上午到了湖塘交警中队后一个交警问我要扣车单放我的电动三轮车,我说你们不撤销我的扣车决定、打我的交警不赔偿我的医药费、不处理交警。他说:“他只管放车,不告诉你的电动三轮车鉴定过了是机动车吗?”我说新的国家标准都没有出台你们是按照什么规定、标准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鉴定成机动车的,鉴定结论文书在哪给我看看,如果我的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那快递公司的货运电动三轮车都开到你们市公安局门口、市委市政府门口、武进区环卫工人开的都是电动三轮车扫马路的,全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三轮车和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及小型载货电动三轮车这些在市区准许同行的电动三轮车都是机动车了?这个交警回答:“我只管放车、其它的我都不管,没有鉴定结论,你不服你申请行政复议…..”我给(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打电话,一个警察告诉我:“你先把你的电动三轮车开回,不服你再复议控诉…..”我只有在我的放车单上写上:“本人对此扣车决定不服”后把我的电动三轮车开回家再继续向上面控诉。
我在2014331日上午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开回家充电后,下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从出门到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谁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没有事,交警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是按机动车放的,就是想用汽车把他撞死,他今天下午想把他的申诉控诉帖子在网上发出来,上面都脑控控制的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思考无法写帖发帖……”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只有在2014331日下午5点左右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是57307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
我在2014年3月4日下午5:03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但该话务员听了我反映的一半后,就没有回音了。之后我在5:10分再次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5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因为我没有听清这个常州市长热线话务员的工号,我在电话里问她她告诉我的她的话务员号的)。常州市长热线57315工作人员告诉我;“关于武进交警(非法)查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交通运管处查非法营运的。”又是政法委还在执行江泽民周永康掌权时期为了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屠杀某气功组织和政治犯以及大量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可以践踏宪法法律指挥中共党委政府的所有机构对上述人员进行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屠杀.......

2014331日上午,我同村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荣义的妻子夏国兰又把她的电动自行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口,我不让她停她就和我争执吵起来了,把我的脸也抓破了,她非要等警察来了不让停才把车推走然后报警,等牛塘派出所警察来了批评她后她才把她的电动车推走。当天晚上七点钟左右,我回家后看到吕荣义和他女儿在吕孝谦厂门口,就问吕荣义你为何参与迫害我三番五次找我事非要把你的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吕荣义说:“我不知道你受迫害,我不知道什么是迫害、没有人迫害你”!然后用扫把朝我打了一下,他的女儿、媳妇拽子我,他的儿子吕孝谦说:“你怎么打到我厂门口。”我说我来问问你爸他为什麽非要找我事三番五次非要把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吕孝谦就打电话报警说有人到他厂里找事打人,在等警察来的期间吕荣义又恬不知耻的当着我们争吵期间围观邻居的面说:“你到我厂门口干什么,是不是想偷我灯泡子?偷我灯泡子了。”警察来后房东也来了,吕孝谦和警察说:“我到他厂门口找事打他爸”。吕荣义也说我到他厂门口找他事打他。我一个本身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从2009年至今就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残疾人就想问问吕荣义为何非要三番五次把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被他打了一下,吕荣义和他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在现场,怎么成了我找他事打他了?当时牛塘派出所杭杰警察两人来接的警,杭杰(当时小房东和我的妻子、儿子都在场,当时屋外也有群众)先和我说:“吕千荣,知道你这些年受迫害,但是你两家经常争吵不能住在一起了,你和吕荣义两家都搬走.....”小房东也说:“你两家在一个月内找好房子都要搬走,派出所、镇里、村里都打电话和他说了,烦死了,一个月都必须搬走...”等杭杰警察去和吕荣义家人说话前,我当着杭杰警察和群众等人的面问吕荣义:“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十八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杭杰警察也说知道我受迫害同情我,你如果没有参与迫害我,你怎么会说‘我不知道你受迫害,我不知道什么是迫害、没有人迫害你’?”吕荣义一家人无语。

201441日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天把他同村的吕荣义一家人都打了。吕荣义参与迫害他,还想陷害他.....”

201442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吕荣义一家想陷害这个政治犯。想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想花钱雇凶把这个政治犯撞死。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的慢性毒药(我在2010年左右在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朝东租房暂住期间,我和家人经常发现有人进过我们的暂住屋,我们经常换锁都没有用)......”有关部门并公开煽动群众用汽车撞死我,说:“谁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没有事,交警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是按机动车放的,就是想用汽车把他撞死....”

201443日、4日,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201443日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上面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他同爷的弟弟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别人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了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修手机上面都给安装了核辐射材料,他一家人马上都被迫害死了,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电瓶自行车电瓶,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到公安局害死了,因为这个政治犯想寻求政治避难.....”
      
我在201444日傍晚和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上面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他同爷的弟弟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别人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了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修手机上面都给安装了核辐射材料,他一家人马上都被迫害死了,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强奸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别的没有用,谁家里有未成年的闺女(女儿)自己把(阴部)抠烂,然后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强奸,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到公安局害死了,因为这个政治犯又要在网上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和出卖中国领土等问题了......如果以后习近平给这个政治犯平反了,所有参与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都要逮起来,这个政治犯如果在网上揭露了就公开监控迫害他说没有公开监控迫害他这样说,还诽谤他......”

我在201445日上午用<<吕千荣201445日受迫害的微博>>在国内网站发出来揭露后,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201445日下午到处听到群众说:“有关部门没有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这样说,都是这个政治犯自己说的,这个政治犯可能是‘恋童癖’,如果这个政治犯再揭露了还是说没有公开监控迫害他这样说,还是诽谤他…..”只有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才会邪恶脑残到一边是长期对一个爱国之心感天动地、敢于坚持真理正义、人性善良的一个残疾农民长期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被人揭露出来后还继续迫害诽谤。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那如果有关部门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谁只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强奸了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的妈了,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我如果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有关部门是不是再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是专恋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妈的‘恋老狂’?”

只有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才是全家都是男盗女娼、黑心烂肺没有人性只有兽性,才个个都是变性变态的人类异种!

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2014331日从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拿出来后,201443日我拉客到武进高新区南河小区后,我按了倒车开关却无效,我的电动三轮车仍是前行,后我到小杨电动车行让小杨检查后是电线插头没有插紧;我在201445日上午11点多开子我充好电的电动三轮车刚行驶不到半里路我的电动三轮车驾驶员坐垫下的一个铅酸电瓶爆炸了,电瓶上面的塑料壳子都炸烂了两个口子(我的电动三轮车用5块铅酸电瓶,四块在后面,一块在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其实电动三轮车的电瓶发生爆炸不是什么稀奇事,我知道的别人就发生过几次,不过有的是在电瓶充电时电瓶发生的爆炸电瓶发生的爆炸都不会伤到人的.但是我的电瓶发生爆炸后,201445日下午至201446日晚上,有关部门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被武进交警扣了放出来后没几天他的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的电瓶爆炸了,可能是特工在他的电瓶里放了微量的液体炸药,这次这个政治犯要到他买电瓶的经销商那换电瓶,上面这次会不会让国安特工、公安国宝特工把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瓶里放液体炸药把这个政治犯炸死?”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在201446日下午3点多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三次拨打常州110,但都是武进110接的警,我三次报警反映此事,武进区110接警员都是听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不接警…..

201442日上午到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上访“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还是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接访的,我要求按我提出的三点请求依法处理,两个警察让我再等等....,我在201442日下午用我的手机13685277148打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的电话向一个接电话的督察警察反映了“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我要求按我提出的三点请求依法处理....”


要求1:要求及时依法撤销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我做出的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行政决定,立即归还我的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

要求2:要求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警号为056875的交警赔偿其打伤我的二百多元医药费等.

要求3:依法追究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警号为056875的交警的责任.


2014年1月7日在常州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又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就会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打电信客服10000也是如此。我用别的手机号码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后,接线的电信客服工作人员说不是他们的原因,让我打110报警反映,我打110反映后,接警员让我去检测手机,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要么无语要么电话自动断线,之后我的手机打电话好了。
      
我2014年1月8日下午一点半多又用我刚从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刚新买的一个电信康佳手机用我的电信号码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我打常州市110反映,接警员说没有人控制你号码,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告诉我:“国安、公安国保控制你的手机,你是安徽的你回你家乡安徽向警方反映,你向安徽110反映。”之后常州110就拒接我的电话。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无人接听。后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反映,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他)们查了我的电话号码没有问题,新手机也没有问题,是国安、公安国保有关部门控制的你的手机公安机关都没有办法,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同意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费了,我只有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了。我又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还是无人接听。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
      
我在2014年1月9日因为买电信手机去了常州很多地方,因为电信手机便宜的一般都是电信专用的,我在常州市银河电脑城买手机和在银河电脑城电信手机店想买四百元价位的手机,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商家都不想卖给我,有电信手机也是老式机,我就又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去买电信手机,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的营业员也不想卖给我,昨天299元一只的两个牌子的两款手机我想买一个营业员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买昨天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手机,营业员也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我不能问哪款手机你都说没有了吧!”我又问了一款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营业员说“有,但就一个了”。我就说“那你给我装上我的卡试试?看看能不能打通10000,能打通我就要了!”营业员说:“不给你试机,你要就要。”我向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值班人员反映无果后,我就说:“我到楼上找你们领导反映,你们这不是也迫害我吗?”我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楼梯上到二楼后问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领导在几楼?”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说:“不知道。”我就想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我刚到楼梯口楼梯的门就关住了。我就从公司营业厅楼西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但到了三楼好像没有楼梯了,我想下二楼,楼梯的门也都关住了,有一扇门能打开,我进去后是三楼的机房有几台在工作的机器,我想出去门也关住了。我知道是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在迫害我,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10反映,武进区110给了我一个派出所电话反映后,我就到窗户边向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楼下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呼喊把我开门,在我又用我的手机向我的家人反映说了情况以及害怕有关部门指使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人员把我害死了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带了两个保安把门打开带我下了楼。然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领导说:“你可以买手机试手机呀?”我就又拿昨天2014年1月8日买后无法拨打10000电信客服又退的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未拆封的手机,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就又让武进电信营业厅的营业员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能接通电话,我就要了这款联想手机。可是今天2014年1月9日下午,我用我的这款联想手机装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当时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0000电信客服反映我的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的上述事实和我所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十八年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我用你们电信手机所受到的你们电信公司的迫害,我家用的宽带和我一家三口用的电信包月手机等套餐产品都是你们电信的,你们电信作为企业不能参与对我的迫害呀?我的号码和手机你们说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也知道是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工控制的,可是我作为你们的客户,我的人权和利益受到了侵害你们应该帮我对上面反映呀?或者你们电信给我出具文字证明我用你们的电信产品手机号码和手机被人为的控制住了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再向中共中央反映呀?你们电信员工也不应该参与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的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我们对他的迫害如果他用录音笔取证我们就知道了,上面就会在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了,我们就不公开监控迫害他了”。
      
 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现在就对上面反映。”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并核对了我的电话联系号码说会给我回复!但是2014年1月22日下午5点左右我用我的中国电信的手机15312586362再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还是在被控制住了,我就当时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一个工号为2716的女士接的我的投诉,她听了我的投诉反映后说:“我把你对上反映。”
     
 我从2014年1月7日、8日至9日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2014年1月6日我到南京去江苏省高级法院上访,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和南京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用的中国电信包修的手机,在今年让电信修理手机期间(注电信一个多星期才修好给我)被周永康指使有关部门特工把他的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重金属,这个手机是他儿子用的现在是这个政治犯在用,都被核辐射了,这个政治犯一家都被迫害的活不长了。这个政治犯如果让别的外国国家做手机检测,检测出来他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的重金属中共也不承认。”这件事无论是真是假都给我造成了精神恐惧迫害,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用这个手机打电话久了就感觉到了被核辐射的症状,例如我用这个手机打的电话时间长点后,我就有想呕吐的症状。
      
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向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反映包括上述问题时,我说:“我就是做手机检测也是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给我做手机检测呀”。
      
我从2014年1月7日至今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但是有关部门都在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申诉控诉向中共中央反映,并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这个政治犯把申诉控诉写好后也要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映,他这次揭露的中共体制内的黑暗和问题太彻底了,所以上面控制住他的大脑不让他的这个申诉控诉写出来,都是江泽民迫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直到2014年2月1日我受迫害的日记帖子才写出来。”

以上我2014年1月7日、8日、9日受迫害的日记摘自我在2014年1月9日在国内外网站上用博客、长微博图片发表的《吕千荣2014年1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看中共政权内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多邪恶!这帮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一个正直善良的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的一个残疾农民十八年来长期受到你们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下毒、医疗迫害谋杀和用机动车谋杀我以及诽谤我和煽动群众对我和我家人下毒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在2009年底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需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后,你们还是如此邪恶恐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下毒、医疗迫害谋杀和用机动车谋杀我以及诽谤我和煽动群众对我和我家人下毒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真是禽兽不如.....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不仅长期邪恶恐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崇尚基督教信仰“帮助他人不能让人知道、张扬”,从少年时代至今都是默默力所能及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哪怕在我十八年来长期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也是见到老弱病残的乞讨者都会主动递上至少一元钱,一个一生苦苦追求人生价值和生命价值的爱国残疾农民,你们不仅要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还要长期公开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你们这帮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禽兽杂种,比法西斯希特勒不知还要邪恶多少万倍.....


在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一次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被抢劫打伤、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迫害、被医疗谋杀迫害、被机动车谋杀迫害、被人盗窃迫害、被扣车扣物等迫害,例如在我在2008年10月26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写(用特快专递)几十页的汇报思想诉说我受迫害的长信《共和国,社会主义难道就是非要把胸怀报国之志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迫害死或逼成贼》诉说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在该信中我写了一个关于“开放宗教信仰自由的建议”,用大量的事实阐述基督徒的信仰才是追求人性良善和公平正义的信仰,建议中国中共政府开放宗教信仰自由的,停止对中国基督徒家庭教会的打压、迫害,只有中国的基督教信仰人数的信徒多数了,中国才能成为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人性良知回归的社会。但是我的这封写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信用特快专递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我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总书记和总理的信件一般都是用两封特快专递分别寄的),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就长期开始了对我进行诽谤例如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想过人家小姑娘,这个政治犯被迫害的在捡收废品时经常偷人(注:我吕千荣就是被迫害的乞讨、捡饭也不会去做贼,我十八年来被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这些贪官汉奸禽兽恶魔们也没有找到我做过坏事的污点,这就是天使和魔鬼的区别、这就是人和兽的区别),这个政治犯对共产党不满是反革命....尤其是我在常州暂住的这六年里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残害、谋杀、诽谤、煽动群众对我陷害等迫害的更甚,我从2010年至今经常在国内外网站上用日记帖子、微博揭露以及在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申诉控诉信中揭露和向国际社会用电子邮件发的申诉控诉信中揭露。”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公开煽动群众做假诬告陷害我偷人、强奸人,说只要有人告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只要经常到哪家自助快餐店吃饭,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除了经常公开煽动群众给我下毒外还煽动人在饭菜里投毒害群众然后诬告陷害说是这个政治犯对社会不满制造政治事件投的毒,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在公安局、监狱......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十八年多来长期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罪行,不仅让我一个中国残疾爱国农民长期生活在受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痛苦恐惧之中,也让中国人民群众生活在恐惧之中......

201448日至11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上面正在安排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客车司机和公交车司机把这个政治犯用大客车或公交车撞死”。我在2014411日在网上用《吕千荣2014411日受迫害的微博》揭露后,从2014412日至14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向群众公开“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没有事,都属于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在2014
41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向群众公开“警察准备迫害这个政治犯找这个政治犯的事,然后枪杀这个政治犯,就作假说这个政治犯袭警;这个政治犯准备再次向联合国反映江泽民集团用国家机器十八年多来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冤案,因为江泽民在活着没法为他平反,这个政治犯如果还不向外国(指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警察准备连这个政治犯还未成年正在上学的儿子也迫害找这个政治犯儿子的事,然后枪杀这个政治犯的儿子,就也作假说这个政治犯的儿子袭警....

当我听到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的上述迫害时,只要我心里想要把有关部门对我的这些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后,不久我就会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要把今天对他的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了,他如果把今天对他的迫害揭露出来了,上面就会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说‘没有说这些,都是这个政治犯自己想的.....’”

我在2014416日上午11:29分用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长热线12345向工号为57330的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了有关部门最近一时期对我的上述迫害....


我从201449日在写一首诗,我的灵感来了就把诗句记录草稿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只要我的灵感来了构思了一句有震撼力的诗句记录下来了,很快我就会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写一首诗,诗中有一句是什么什么,; 这个政治犯在写一首诗,诗中又有一句是什么什么…..”

在2014年4月23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现在江泽民还当家,这个政治犯就是江泽民迫害的,谁如果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在2014年4月24日上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刚才脑控这个政治犯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这个政治犯的心脏疼一会,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揭露出来....”

事实确实如此。

在2014年4月25日上午,我去武进区礼嘉镇板上村至遥观的乡镇道路边离板上中学不远的村里租路边新帖有出租广告的门面房想卖蔬菜,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路上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正去板上租板上村至遥观的乡镇道路边离板上中学不远的路边新帖有出租广告的小门面房,这个政治犯连电话都没有敢给房东打一个今天想去突然签合同租下....”

结果我到了房东家里后,本来之前我已打听到了房东的要价租金是一年六千八百元,我到了房东家后,房东问我要的一年租金却是七千,七千我也同意租;房东又告诉我要交清一年房租,我说可以。我让房东让我看房后签合同,房东就直接告诉我:“我们不租给你”。我刚走就听到房东和家人说:“上面都通知了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连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把房子租给他.......”

我到了板上街上后看见在板上街上一个三叉路口处有一间大门面房帖有出租广告,我就打听旁边也是租房卖早点的店家问这间房子一年房租要多少钱,房租还算便宜,我想租下此房卖蔬菜,但是大概只有五分钟后我在板上街上和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及武进区多地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想租板上街上的一间出租的门面房卖蔬菜,上面都脑控监控到了,也会通知房东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连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把房子租给他,因为他的本事太大了,他做什么生意别人都做不过他,他都是集团化连锁经营,都会垄断;如果他在板上租门面房卖蔬菜,他会装监控摄像头,就迫害不住他了,到时人连板上菜市场都不去了都去他那买菜,因为他卖的蔬菜价廉物美;如果不是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在世界上都是著名企业家,他有超越市场经济十年的头脑.....”

从2014年4月30日至今,我搬到武进区遥观镇薛墅巷村委陈庄54号暂住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然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经常向群众公开,如果中共中央和习近平同意了,就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这个政治犯突然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中风死,这个政治犯之前在常州三院做过血液检测,他的血液正常没有三高,检测报告都是在网上公开的,因.....

在2014年5月4日之前的有一天,我的腾讯QQ对话框收到了有人给我发来了一段诽谤温家宝总理主要是诽谤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我没有理会这个人,因为我知道是江、曾、周汉奸恶魔集团干的。但是从2014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有人给这个政治犯的腾讯QQ对话框发了一段话,说温家宝是***、习近平是***。是某某某的女儿发的,习近平又和某某某弄起来了....习近平是.......”

从2014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控制群众的大脑向群众以解释所谓的‘习近平的身世’让群众说出所谓的‘习近平的身世’,对习近平总书记和家人进行恶毒诽谤和攻击.....
在2014年5月6日下午至2014年5月7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又以向群众公开我的所谓“私生活”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我的所谓“私生活”,对我和家人进行邪恶诽谤和攻击......
        
在2014年5月10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发‘呼吁停止对浦志强等爱国维权人士的迫害和对基督教徒的迫害,揭露中共的历史罪恶',现在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他买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第一辆是两个门的,上面迫害他让卖车的把刹车紧很了电动机不好了又给他换了一辆拉推门的,他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停车时谁用小汽车对准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推门撞,车头就会撞到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里面把他撞死。” 我听到后就在2014年5月10日下午16:24分打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86974481反映,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接警人员说:“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们国安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你,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你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我说出了大量证据后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接警人员说:“那你到常州市国家安全局来说。”我说今天是双休日,哪天有空我再去反映。
       
在2014年5月12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到处听到了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了我的所谓‘私生活’,对我的家人进行诽谤,并又煽动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2014年5月14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上面两次安排人坐他车让人要他用电话联系,就是想让人做他假材料上报中央说他骂习近平,好迫害他把他害死....”
      
我看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绑架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看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害死我吧?在江泽民掌权中共时期(包括周永康掌权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无论是党员干部还是社会名人还是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只要你骂江泽民被有关部门监控到了就会被秘密处死或害死,就象毛泽东的文革时期一样,甚至在2010年、2011年、2012年周永康掌权中共中央政法委期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期间,经常在全国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

在2014年5月15日中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和人说‘一个政党可以亡,但不能亡国,就是八千万中共党员都死完了,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也都死完了,中国还是中国,中国比现在好....”其实这是对我的原话的断章取义。

在2014年5月1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正在安排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长期拉客)用机动车面包车(一种形状象面包的核载7人的汽车)拉客的人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让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这个政治犯因为有关部门控制了他的电脑,让他最近都无法用无界浏览上他的谷歌+博客等国际网站,使他无法写他的控诉申诉材料,现在他下载了德国小红伞杀毒软件控制不住他的电脑了,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他就要向联合国等国际社会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用尽邪恶恐怖手段对他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之后我又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上面正在安排在武进汽车客运站(长期拉客)用机动车面包车(一种象面包的汽车,如五菱之光等车)拉客的人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让把他用汽车撞死,这个政治犯想.....”

在2014年5月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我就问旁边最近常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用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拉客的人(照片中开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的人)“是什么东西又少了?”最近常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用小电动三轮车装上布棚拉客的人说:“可能是车子少了。”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和报案人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不是某某某的人(可能是指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习近平总书记在他们的职责内近些年来阻止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公开害死我。我不止一次说过,我祖辈都是农民,我是中国一个农民的孩子,我是中国人民的孩子,我的生命是属于我的祖国和中国同胞的,我只为我的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和民主法治、社会公平正义说话),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

在2014年5月15日晚上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走了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时,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和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三轮车拉客,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后来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帖揭露,说是‘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是有关部门想诽谤他和准备陷害他的’,后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向群众公开说是‘在2011年半年间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电瓶自行车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是周永康让干的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都是国家安全局(指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来弄的。今天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又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想偷群众停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结果人来人往没有机会就把群众的电瓶自行车骑跑了连车子都偷走了,这个政治犯笑着问处警警察和报案群众‘是什么东西又少了?’都没有回答他,现在向群众公开‘今天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又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想偷群众停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想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结果人来人往没有机会就把群众的电瓶自行车骑跑了连车子都偷走了’就是不让报案的群众追这个案子了,为了迫害这个政治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就可以偷抢趴拿了.....(以上是我听到多个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5月16日中午12点多,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要到离我的暂住地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不远的一个叫下梅的地方(可能也属于遥观镇薛墅巷村委)去理发和洗澡,因为在此之前房东老人在不远处指着告诉了我理发店在哪片房、浴室在哪片房,当我到了理发店的门口后,因为理发店的门前没有理发标识,理发店是和棋牌室在一个屋内用三合板隔开的,而对着门的是棋牌室屋里正有人在打麻将我没有进去没有看到理发室,我就问站在棋牌室和理发店大门口的一个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我问了多句这个中年男子不理我。我又问坐在门口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坐在门口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不知道!”我刚转身离开几个中年男人就嬉笑着说:“这个人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监控到他今天要来理发、洗澡,不让告诉他理发店在哪!”我就到旁边一家生产配件的只有一间房的家庭作坊内问正在吃中午饭的四个年轻男子“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这四个男子哈哈嬉笑说:“我们不知道!”其中有一个青年男子指着另一个男子嬉笑着说:“他是刚来两天。”我刚转身离开四个男青年嬉笑着说:“这个人是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监控到他今天要来理发、洗澡,不让告诉他理发店在哪!”我又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过了一会,有一个中年男人从村庄里的一个路口过来了,我就问这个中年男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这个中年男人说:“你旁边这个门进去屋里有打麻将的旁边就是理发的。”我进到屋里和理发店的一个中年男的理发的师傅说:“刚才我来理发,在你门口和附近问了多个人‘你好!请问这里有个理发店在哪?’人都不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你的原因还是因为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造成的?”理发店的这个中年男的理发的师傅说:“当然是因为你了。”

在2014年5月16日下午4点多,我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从路上到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知道了‘天要灭中共’,他从国际网站上看到了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原任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石壁上“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体匀称方整、每字约一尺见方横排大字,笔画突出于石面,如浮雕一般。这个政治犯要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原任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石壁上“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体匀称方整、每字约一尺见方横排大字,笔画突出于石面,如浮雕一般。


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但很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说出来了,我只好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以及我用的多个中国电信手机拨打如114等需要按语音提示的号码都打不通,以及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通讯使我要打某一个电话都打不通,如我经常拨打中纪委举报电话010——12388电话和我在2012年下半年我向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的法援律师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多地多部固话多次多天拨打都会打不通或电话打通后我能听到对方声音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以及我拨打别人电话或别人拔打我的电话经常会出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语音提示或电话被接通后出现"雷达干扰频波"的声音或电话打不通......

在2014年5月17日晚上8点左右,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几个特警站在特警车旁边说话,当时广场上也停了有三四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面包车(一种形状象面包的核载7人的汽车)。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停了一会后,我就从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的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和站在特警车旁边的几个特警旁边驶过去,特警车上的一个特警就喊了一句“过来”,我就停车后下了车,几个特警就说:“你不要在这里停车。”我说昨天晚上到底是你们公安部门还是国安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后,我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又控制我的电话让我的报警电话打不通?到底是哪个部门这样邪恶恐怖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几个特警说:“你对上面反映。”我刚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走,就听几个特警和几个用面包车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网上揭露有关部门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同步控制了他的通讯让他连报警电话都打不通,全世界都知道了。他说是胡锦涛和习近平在保护他没被害死。习近平也没有保护他,是胡锦涛在保护他.....这个政治犯影响社会稳定,以后他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说是交通事故。但是也是要用别人的车压死他.....”特警的这些话刚说完不到五分钟,我在武进汽车站地区拉客和拉客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都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特警和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以后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这个政治犯听到了,明天就要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注:钱云会事件也是周永康的“杰作”)


看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准备把我残害谋杀死了,然后再栽赃陷害习近平总书记准备政变推翻习总。据多家外媒报道,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已经三次暗杀当时的胡锦涛总书记未遂、多次暗杀现任习近平总书记未遂,多次密谋政变了.....

到底是爱国人民群众影响了社会稳定,还是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内的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影响了社会稳定?汉奸匪盗们的思维逻辑绝对是和人民群众不一样的!

在2014年5月19日中午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帖要求以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我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现在这个政治犯不仅脑子被控制住了,连手机也被控制住连110报警电话都打不通了,今天上面就要安排人诬告陷害说这个政治犯偷人,让几个人作伪证,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我听到后就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2:56、14:10两次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反映,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4:20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我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说不想听我的反映......
       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3:46分又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6974481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反映.....

我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5:24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再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再次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你反应的问题我们的领导去和有关部门交涉去了.....“后来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在2014年5月24日拨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需要按语音提示输入数字的号码能打通了......

下面是我用手机打上述电话的手机屏幕截图

                 
呼吁中共中央彻查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所犯下的大量滔天罪行,关注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安全,为我的冤案彻底平反,为无数中国冤民的冤案平反....


3:呼吁彻查在在有关部门长期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下,2011年下半年至2014年群众停放在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客运站旁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多辆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和摩托车多次被盗案,还原事实真相

中吴论坛
[原创文字]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

page%3D1%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46%26typeid%3D46

中国安徽人说 发表于 2011-12-18 15:22:35

昨天晚上2011年12月17日晚上大概六点多,在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残疾车流动等人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有一个男青年在报警,反映自己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停车坪上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另外还有一个人在此停放的电瓶车的电瓶也被人偷了。这可能是在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残疾车流动等人拉客时,近几个月来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看到的大概是群众第四次报警反映在这同一地点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事件了,而且每次的群众报警都是发现群众在此停放的电瓶车,有几个人的电瓶车的电瓶都被人偷盗了。可想而知,在这同一地点,不知发生了多少次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事件了;可想而知,在这同一地点,不知有多少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了。       

我看到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警察,每次接到群众的报警反映自己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停车坪上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报案,赶到现场后,都习以为常的又是用数码相机录像,又是让报案群众作材料时,我就在想:“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围墙上好象都装有红外线报警装置,难道没有安装监控设备?(因为在这个停车场要停一些公交车)如果真是没有安装监控设备,在这同一地点发生多次多辆电瓶车的电瓶被偷盗事件后,公安机关就应该在这个地点秘密安装上微型监控摄像头,把多次偷盗电瓶车电瓶的盗贼一举抓获,给群众一个交代呀?然后再在此安装上监控摄像头,以防患于未然呀。而不应该任由盗贼肆意偷盗群众停放在此的电瓶车的电瓶呀?”因为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是附近群众经常出行乘坐公交车的地方,所以每天都有一些群众把自己骑来的电瓶车停放在武进汽车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停车坪上。没想到这却成为了盗贼们取之不尽的财源。(由于我的数码相机被盗,所以我没法拍摄现场图片)       

想想我今年在常州的自行车和数码相机被盗事件后,我对武进警方的失望,就不令人感到震惊了:  2011年8月19日,我因残疾车被扣,电瓶车被人借走,我就骑自行车到常州武进区牛塘镇的新环网吧上网,从晚上8点多到12点,我都是在新环网吧对着后门坐着上网,看着自行车的(因自行车没有锁)。大概12点多,网吧老板把后门关住了。我又上了几十分钟的网才下线。我下线后看到自行车丢了,我就报警。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接警的两个警察来后,让我看了监控录像,做了材料。结果至今警方却没有答复。       

2011年9月13日晚上,我因我在暂住屋中放的海尔数码相机(990元买的)丢了,里面有我拍摄的一些我被迫害打伤打残的照片和病历照片以及一些我发表过的帖子和申诉帖子等。因我在2011年9月11日上午,见我暂住地的一邻居小孩(上初中15岁左右)去了我家里找我儿子玩,我就担心相机别被拿走了,所以2011年9月12日晚上我想起来后发现相机丢了,因我儿子当天已到学校(住校)上学,我只好等到第二天13日到我儿子学校问明情况后,我就问邻家小孩拿我相机了吗?他家人都说没有,我只好报警破案。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警察让我做完笔录后走了。结果至今警方没有答复       记得我在 2005年9月,我在安徽霍邱县我家生活,在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一家三口生存,我外出谋生到了广州。我就在广州火车站和汽车站地区帮旅客背行李和带路,有关部门每天都在这一地区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一天晚上,我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看到有一个小偷正在偷一个正在打盹的一个旅客的钱包,我就急时向在广州火车站广场治安岗亭里值班的警察报警。结果警察去了把那个小偷带走了,也没有让我做证人材料。第二天,有关部门就公开监控我向群众说:“昨晚有个小偷偷旅客的钱包,是那个政治犯报警的。”因我右手严重肢残,有关部门又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当时真是让我提心吊胆,生怕被小偷团伙报复了。       

由此我想到了有关部门,想到了武进警方;你们可以用高科技手段,在全国秘密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些敢于直言、敢于坚持真理正义、敢于坚持追求民主、法治、人权的维权爱国人士、反腐败的举报人和那些喊冤告状的上访人;那为何对于这些猖狂的很容易就能抓获的盗贼,你们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底是不想抓、不敢抓,还是......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

下面是我在2011年12月18日我的这个帖子发表后几天,我用我的手机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现场图片,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处都是监控设备。







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1年12月18日中午写于江苏常州 

下面是20145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不是某某某的人,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下面是我拍摄的现场照片。

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现在除了在进站口安装了一个移动式加油站,在移动式加油站东边安装了一个货柜铁屋房有专人值班随时给公交车加油外,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其它的仍是和2011年一样没有改变,到处都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围墙上和BRT公交站台周围安装的每一组有两个黑色的象“瓶子”一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不仅在常州的无数万家工厂、企业、机关单位的围墙上安装的都是这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而且在全国几乎所有的工厂、企业、机关单位的围墙上安装的也都是这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每个BRT公交站台上安装的这种黑色的象足球状大小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是工厂、企业、机关单位和马路上常见的安装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下面是20145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不是某某某的人,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和之后至2014年5月27日我补拍的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的现场图片















在2014年5月20日、21日,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他转发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表的《丁咚:中共“维安”新特点》,这个政治犯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呼吁中共高举胡耀邦、赵紫阳的改革大旗。这个政治犯对习近平不满,就要迫害他把他逮起来了,逮他也不会用寻衅滋事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逮他、因为他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已两次给国家写下了遗书,没法逮他,要安排人诬告陷害他作假证据说他偷人把他逮起来害死。他的手机被控制住连110报警电话都打不通了,就是要把他迫害死了。上面想用精神不正常把他关押进精神病院或黑监狱害死,可是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他多年来都在国内外网站申诉、控诉、揭露,并向中共中央、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他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影响太大了,对他的迫害是要进入中国历史的,他发表的《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么》和在2011年、2012年两年写给国家的遗书《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几首诗,以后是要进入中国教科书的....”

在2014年5月22日下午,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发表一个给国家、中国同胞和世界的声明,揭露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以及他如遭不测,都是有关部门对他的多种形式的迫害、谋杀....这个政治犯不支持习近平了,心里想的习近平上台后对基督教徒迫害的厉害了,对基督教徒的迫害,就说明没有想造福祖国和人民,对习近平不满。今天晚上上面就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我听到后在2014年4月23日下午我本来想打电话向常州市相关部门反映的,但由于我当天下午家里亲人来了我要回家,当晚我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了,所以我就没有反映。我的这个揭露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以及我如遭不测,都是有关部门对我的多种形式的迫害、谋杀和诽谤的声明,我最近几天就会抽时间发表出来....


在2014年5月24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把他受迫害的声明在网上发出来后,就没法害死他了.....”


在2014年5月25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谁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也要迫害他,在脑控他时把他攻击成心肌梗塞死......”造成当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4年5月27日中午,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脑控到这个政治犯要在申诉控诉信中写‘中共在毛泽东时代和江泽民掌控中共时期就是最大邪恶恐怖组织,近些年来竟然把脑控武器用在了对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上以及对群众的脑控上’。呼吁国际社会监督中共,促其政治改革....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这个政治犯在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行驶时万一上面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这个政治犯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你坐在车上怎麽办?”造成中午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在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报告证明,我的血液正常,我的心、脑、血液都正常(因种种原因我的这次血液检测没有受到医疗迫害),我除了有慢性咽炎和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歪鼻畸形"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没有判决刘同贺赔偿我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伤残等赔偿费用,造成我无法后续治疗,以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疾病以及我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外(我肢残贰级),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其实人在开车遇到身体出现危险情况时,会下意识的把车靠边刹车停下的,我的电动三轮车都是靠路边行驶的,随时都可以停车。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控制群众的大脑这样说,其目的是不让群众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4年5月27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他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如果不用大型汽车撞不死他,上面要安排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汽车驾驶员把他用公交车撞死,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大门口装的一个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公交公司的警示牌,上面写的‘公交车回车场,外来车辆和人员禁止进入,’就是因为这个政治犯拉客经常好进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上面准备安排人用公交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不然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是乘客乘车上下车的地方,人来人往,为了要挂上‘外来人员和车辆禁止进入’的牌子?
   
 下面是我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武进公交中心站)这个乘客上下车的场所却被挂上了“公交回车场,外来人员、车辆禁止入内的牌子”







 从2014年5月29日晚上至2014年5月30日下午5点多,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残疾人政治犯是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三年多造成的冤案,都是江泽民迫害的,他准备再次向中共中央和国际社会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谁如果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是习近平想害死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吧?

在2014年5月30日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残疾人政治犯在开客运电动三轮车,今天晚上上面要控制他的脑子在他过马路时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他之前在网上揭露过‘在开车时脑控控制不了人的下意识,但能干扰人的思绪’,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吧?

在2014年5月份,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在间隔几天中有几次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在他停车等人拉客时,安排别的用三轮车、小汽车、面包车(一种可以载客七人形状像面包的汽车)也在停车等人拉客的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他在停车等人拉客时车窗没有关,车上放的有钱被这个政治犯拿去了,然后让当时在场拉客的都作伪证说是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车边拿人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属于迫害他......”之前先是在2014年5月份有一天傍晚,我从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到南夏墅街道的光宝宿舍后我在光宝宿舍前等客,在光宝宿舍用三轮车拉客等人的经常是排成长队,在我的三轮车前后排队等客拉人的三轮车都有多辆,在等客期间在我前面一个开三轮车等客拉人的人到其前面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聊天,在我拉了一个人准备走时这个开三轮车拉客的来了后就和我说了一句:“看激动的。”之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拉客的人只要这个政治犯晚上在光宝等人拉客就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
      之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几次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到南夏墅南湖家苑小区拉客等人,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拉客的人只要这个政治犯晚上在南夏墅南湖家苑小区等人拉客,就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等人,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私家车拉客的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或私家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开私家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或私家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或私家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不是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的,都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在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脑控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迫害、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的......“

在2014年6月5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写了一首纪念六四的诗《六四,今夜我无眠》,发在了国外网站上,他明天就要在国内网上发出来,用大量的事实来揭露中共89年6月4日用坦克、机枪屠杀民运学生、市民,上面还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刘晓波出来以后也要象迫害这个政治犯一样一面脑控迫害他一面再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住群众的脑子公开监控迫害他....”

在2014年6月5日傍晚,我从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到南夏墅街道的光宝宿舍后我在光宝宿舍前等客,很快在我的三轮车前后排队等客拉人的三轮车都有多辆,在等客期间在我前面开三轮车等客拉人的人又有两人到其前面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聊天,过了一会后这两人又回来了,我听到这两个用三轮车拉客的一男一女说:“这个政治犯没有下车,他后面又来了几辆三轮车,你如果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你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他就会打你,上面让当时在场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我们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

 之后在2014年6月5日傍晚当时和2014年6月6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几次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6月5日晚上在光宝宿舍拉客等人,上面又安排让开三轮车拉客的人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这个政治犯没有下车,他后面又来了几辆三轮车,没有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我们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要再次向联合国反映中共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反映他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爱国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在九五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上访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加码摊派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先是被地方镇村干部多次殴打和公安派出所及镇政府的非法关押,后又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他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做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就对他进行下毒和脑控,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一面是对他进行脑控迫害,一面是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他长期多次受到公安机关、流氓地痞、群众的殴打、关押、被抢劫打伤、被多次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对他下毒、对他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和谋杀、对他进行机动车谋杀,连他上厕所、买东西、卖东西、修车、买配件都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他,造成他十八年多来在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除了对他的劳教、一次次报案有病例的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外,其他对他的迫害中共也不会承认.....”(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6月8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谁坑国害民就弄谁,胡耀邦总书记、赵紫阳总书记和习仲勋副总理等心系祖国、人民,为国为民的中共领导人怎么没有人弄?这个政治犯以后要弄习近平,这个政治犯弄习近平就要被逮起来(我没有这样想,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脑控组织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故意攻击习近平总书记的),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最近几天就要在晚上夜间拉客了,腾出的时间除了睡觉外都要写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申诉控诉了,他的这次申诉控诉写好寄给中共中央后也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和申请政治避难,因为他知道他的冤案牵涉到江泽民,正常反映没有用.....上面也要控制住这个政治犯的脑子不能让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十八年多来都想把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迫害残害死或把我逼出中国,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是中华大地孕育的、是中国的土地养育的,我永远也不愿意离开我的祖国.....

最近几个月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拉客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又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今天挣了一百多元,明天还要迫害他.....

我在2014年6月9日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6月8日受迫害的日记》上述内容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拉到戚墅堰帮人拉东西车费80元。这个政治犯他的这次申诉控诉写好寄给中共中央后也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和申请政治避难.....“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十八年多来都想把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迫害残害死或把我逼出中国,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是中华大地孕育的、是中国的土地养育的,我永远也不愿意离开我的祖国.....

我在2014年6月9日回家后,我的妻子告诉我我们之前暂住在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的邻居告诉我妻子,在我们搬到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54号后,警察几次到我原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我在2014年6月9日晚上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打110报警,手机仍然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我一拨打110电话还是出现:“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急救电话请拨120、交通事故请拨122”的语音提示,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的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了我的手机仍然被有关部门控制住和询问是那个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原来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接警号为1166的话务员把我的电话转到了牛塘派出所,我问是哪里的警察到我原来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我向110接警员和牛塘派出所接警员说:“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仅我在常州暂住六七年来,有关部门一面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面是多次迫害我将我多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我报警后都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就一次我在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打伤残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医疗迫害、法律援助迫害、法医伤残鉴定迫害和司法迫害下也没有依法处理。我向鸣凰派出所、牛塘派出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信访局等都多次报警、上访控诉,都留有我的手机号码,公安机关找我为何不给我打电话?

我在2014年6月10日下午14:41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1016追问此事,牛塘派出所的值班人员说没有警察去找我。

在2014年6月12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还准备安排人让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

在2014年6月14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还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长期被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刺激的大脑也会萎缩的.....”

在2014年6月1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年3月,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被湖塘交警中队扣押二十多天还给他后五天(4月5日)他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的电瓶就爆炸了,由于他在电瓶上面放了汽车轮胎内胎没有伤到他,也是上面国安、国保特工在他的电瓶里放了微型定时炸弹,现在这个政治犯把中共的邪恶都要揭露出来,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交警扣押他的电动三轮车,还要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害死”。
      当天晚上快十点了,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从常州大学城鸣新东路经过,就有一个红色的小汽车突然偏向我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前突然停下,我看这个男的把他的红色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着我的电动三轮车正常行驶,他又把他的红色小汽车突然偏向我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前突然停下,他这样来回几次交通寻衅滋事后,我就停下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在车里大声质问:“你要干什么?”这个驾驶红色小汽车的男的把他的小汽车启动开走时用他车上的喇叭说了一句:“你这种车也能进入这里呀?”之后就走了。很快我就听到常州大学城的群众说:“刚才一个男的开红色小汽车几次找这个政治犯的事,用小汽车拦截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这个政治犯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走到哪都是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公开监控迫害他,也用卫星在监控他,不是上面安排的这样迫害他谁敢这样搞他.....

在2014年6月1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要把他电瓶里放入爆炸物(可能指液体炸药等)把他炸伤后送医院里害死,就说是电瓶爆炸。这个政治犯上次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湖塘交警中队迫害扣押近一个月放出来后五天他驾驶座位下的电瓶就爆炸了没有炸伤他,是因为上面特工把液体炸药放少了。电瓶没有爆炸的。习近平不让迫害他谁敢这样害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把我害死嫁祸习近平总书记吧!

我买鸣凰(常州武宜路鸣凰段)小杨车行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电瓶五个月已经不能用了,小杨检测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达不到12V,因为小杨批发的电瓶是我同村的赵立良的,之前小杨和赵立良告诉我电瓶不好了可以换退给厂里,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刚买一个月时小杨就告诉我:“你现在要换电瓶我就把你换。”我说:”现在电瓶好用我不换。我同村的赵立良也曾当着小杨的面说:”这是我同村的,他的电瓶不好了就把他换,反正是退给厂里”。之后不久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的电瓶是他老乡的,他老乡告诉他电瓶不好了可以换,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知道了,连群众的脑子都在控制住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的电瓶坏了上面让他老乡也不要给他换电瓶.....”

在最近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电瓶本来能行驶近两百公里,现在只能行驶一百公里多点了,我让小杨检测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不能用了,另外三个电瓶也快不能用了,因为同时用的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不能用了,另外三个电瓶也快不能用了在三包期内按照政策也应该把我的电瓶全换了。但是小杨和赵立良就故意刁难只同意把我换两个电瓶,另三个电瓶不给换,我听到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小声说:“他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要把他电瓶里放入爆炸物(可能指液体炸药等)把他炸伤后送医院里害死,就说是电瓶爆炸,到时还是我们过不掉,所以不给他换......”

在2014年6月20日下午6点多,我到马杭赵立良家问赵立良为何不给我换电瓶,赵立良说电瓶就是他自己的。我说:“不行我可以给你补点钱你帮我换一组新电瓶!”赵立良说:“因为你受迫害,我怕你的电动三轮车像上次被湖塘交警扣押二十多天后要回来五天电瓶就爆炸了,如果再迫害你把你的电瓶放入东西爆炸把你炸伤或炸死后,我过不掉。我求你别用我的这两个*******、*******牌子的电瓶了,这样你就是帮助我了。你让小杨把你换一组200型电瓶你自己要用什么牌子都可以让小杨付钱,你用的我的电瓶退给我,我和小杨说好了。”

在2014年6月21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找到小杨后说了赵立良说的,小杨让我到鸣凰大学城武进大阳专卖店小杜店里看看换一组200型电瓶。我到小杜店里后问问,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我到小杨车行找到小杨说:“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你帮我换大阳180型电瓶你要补我差价500元,因为我买你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你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你要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现在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现在我只能换大阳180型电瓶了,所以你要补我当时我买你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你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你要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的伍佰元的电瓶差价钱。”小杨说:“你到小杜店里换一组大阳180型电瓶后我就退还给你伍佰元的差价钱,你买我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我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我说的用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你买我车时用的是200型电瓶,我当然要退还给你五百元的电瓶差价钱了。你和我老婆到小杜店里换一组大阳180型电瓶吧!我老婆付钱。我们和小杜都认识,你换好后把旧电瓶给我。
        
我当时就和小杨老婆一块到了小杜店里换电瓶,我问小杜店里的员工买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要多少钱?小杜店里的员工说要三千元。我和小杨老婆就让小杜店里的员工给我换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电瓶快换好时小杜回来了,小杨老婆就和小杜说我换电瓶的事,因为小杨经常从小杜店里批发电动车配件等,小杜收小杨的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可能也是批发价。电瓶换好后我让小杜给我开发票,小杜在发票上没有写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数。我问小杜为何发票上不写电瓶的价格数?小杜说:“是小杨付钱。”后在我的要求下小杜才在发票上添写了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是3000元(小杜店里的员工告诉我们的价格)。之后我和小杨老婆把我买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买小杨的五个200型电瓶退还给了小杨。


下面是在2014年6月21日上午我和小杨老婆到鸣凰大学城武进大阳专卖店小杜店里小杨老婆给我换的大阳180型一组五个电瓶小杜给我开的发票收据


但是从2014年6月21日下午至2014年6月22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让小杨诬告这个政治犯,把小杨同意退还给这个政治犯买小杨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收取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伍佰元差价钱说成是这个政治犯敲诈......“

我在2014年6月22日下午1点多用我的手机给小杨打电话问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让小杨诬告这个政治犯,把小杨同意退还给这个政治犯买小杨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收取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伍佰元差价钱说成是这个政治犯敲诈......“小杨在电话里告诉我:”我不知道,没有这事。“

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我在武进客运汽车站用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看到有一个警车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在这里用三轮车、私家汽车拉客的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盗了报警了。
       
我就到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警车跟前看到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体型较瘦的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问又是什么东西被人偷了?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和辅警没有理我,那个体型较瘦的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说:“停放在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了。”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我们同意不能拍照。我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三轮车拉客期间,在2011年下半年里仅我就看到的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大概四次被人偷盗了,每次都是群众停放在这里的几辆电动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盗,每次群众报警你们南夏墅派出所的警察又是录像又是做笔录,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BRT站台上和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四周围墙上到处安装的都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有黑色的瓶状型的、有黑色的圆球形的),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在半年来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多次被盗,你们公安机关也应该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我在2011年就在天涯论坛和中吴论坛等发表了《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帖子进行监督。从20012年9月至2013年我因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残后因为在司法控诉没有拉客了。2014年1月我又买了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后至今仅我知道群众报警的就又有两次群众停放在这里的东西被人偷了报警了,上次听说也是群众停在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盗了。你们告诉我如果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群众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这监控摄像头下的电瓶车的电瓶和摩托车为何几年来多次被盗你们不破案?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你们也早就应该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呀?我都在国内外网站上发帖一直在监督这事群众停放在这里的东西还是被人偷盗,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怎么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为何群众拍摄处警照片你们都不让拍?你们怕什么?我打110电话报警......

南夏墅派出所两个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的辅警说:“那不是监控摄像头是感应器(指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瓶状型的物体),你说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公安机关也早就应该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需要领导批。你说我们不让你拍摄处警照片是因为你没有问报案群众同不同意。“我说”全国绝大部分单位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都是这种黑色的瓶状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你骗谁呀?我问问群众准不准我拍摄处警照片?“我问群众”你要我拍摄处警照片吗?“辅警对报案群众说:”不要理他”。我就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10反映,我反映了上述情况后武进110又通知南夏墅派出所给我的手机打了电话,我又把情况向南夏墅派出所说了。之后我听到南夏墅派出所给报案群众做笔录时群众说他住在板上,他的两轮摩托车是在什么什么地方买的。


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走了后,我刚把车开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群众报警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摩托车又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要拍摄处警照片警察不让拍,警察把武进汽车客运站到处安装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说是感应器。这个政治犯打110报警了,都是上面来的特工偷的(指常州的国安国保),准备诽谤和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一个残疾人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一个摩托车二百斤左右,拉客的三轮车也放不下,如果把两轮摩托车放在货车上需要两个正常男的才能抬上车,这个政治犯骑两轮摩托车新手不练也不会骑也没有鈅匙也不会开锁技术也推不走两轮摩托车呀?他的妻子儿子都去山西走亲戚了在常州连一个亲人都没有,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又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每天都在对他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大脑都在控制子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这个政治犯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也不在武进公交中心站拉客,在武进公交中心站拉客的有多人,武进公交中心站每天人来人往又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想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人也不信呀?不是公安机关监守自盗,群众停在那里的电瓶车的电瓶和摩托车几年来怎么经常被盗不破案?”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也到处听到群众这样说。

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在网上搜索了红外线感应器,发现公交车感应器是安装在公交车门上的,以免公交车门挤到了乘客,公交车感应器一般都是白色的圆形。南夏墅派出所的处警警察和辅警为何要说谎?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电话88310160向一个男警察反映了上述情况。

在2014年6月28日下午,我的电动客运三轮车车载音箱因为可以用读卡器和手机内存卡套插入手机内存卡,我就在常州大学城和庙桥多家手机店买手机内存卡套,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买手机内存卡套,上面在公开监控迫害他让都不要卖个他,别人告诉这个政治犯他们是在哪买的手机内存卡套便宜,上面让迫害这个政治犯都不要卖手机内存卡套给这个政治犯。”结果造成我在常州大学城和庙桥多家手机店买手机内存卡套都说是没有手机内存卡套,庙桥有家手机店有手机内存卡套员工也说就一个不卖。

在2014年6月28日下午6点多,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发现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因我当时没有带相机我就想明天带相机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进行揭露。很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发现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因他今天没有带相机他想明天带相机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进行揭露,上面都不承认还是武进区公安局过不掉。不是习近平不同意,早就迫害这个政治犯诬告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习近平说”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人家都反映到联合国了,都轰动世界了。”

最近这几年,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这个政治犯刚才用三轮车拉客,拉的是什么什么人,和人说什么什么了,这个政治犯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时有的女青年坐我的三轮车,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刚才有个女孩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这个政治犯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这个女孩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这个女孩子喜欢这个政治犯......”造成有时有的女青年不敢坐我的三轮车。

 这些年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不仅公开监控迫害、诽谤我,而且连我的家人、亲人也公开监控迫害、诽谤,所有对我善意的人都要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公开监控迫害诽谤,甚至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连当时的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和他的家人以及现任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和他的家人也要公开攻击诽谤......这些无不暴露出了在中共几十年来的这种独裁专制体制下在毛泽东和江泽民两汉奸掌控中共权利的几十年来造成的这种“土匪政治”的邪恶!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打110报警后在两个辅警的阻止下我拍摄到的当时处警的照片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当晚打110报警的手机手机截图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电话88310160向一个男警察反映了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当晚打110报警反映上述情况的手机截图




在2014年6月30日上午,我准备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加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内安装的都有黑色的圆球形状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四周和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都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从2011年下半年至今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和摩托车长期多次被人偷盗,我都多次在网上反映了公安机关还是不破案,不明显是国安或公安所为监守自盗吗?我准备拍摄后揭露。结果我都是刚开始拍摄就有群众过来等子坐我的客运三轮车,然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准备用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加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内安装的都有黑色的圆球形状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四周和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都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从2011年下半年至今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和摩托车长期多次被人偷盗,这个政治犯都多次在网上反映了公安机关还是不破案,明显是国安或公安所为监守自盗?他准备拍摄后揭露,现在上面在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车让他没有时间拍摄。”这样一上午我一准备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的图片就有群众等子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我无法完成我的拍摄,来回这样好几次后,在我还有一个镜头就完成拍摄后,又有两个年轻人要坐我的车到光宝,我说:“我就拍摄一个镜头就行了。”结果在我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的最后一个镜头时,在现场我就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还有这最后一个镜头就拍摄好了,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把群众的大脑也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这个镜头拍好后上面就要控制住群众的脑子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了。”事实就是如此,我这个镜头拍摄好后下午半天几个小时群众都不坐我的三轮车。

下面是我在2014年6月29日、30日,我用数码相机拍摄的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下面照片中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到处安装的都是这样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全国机关单位的四周围墙上绝大部分安装的也都是这样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

















在2014年6月30日下午,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一个聘用的看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年纪大的男保安,赶我不要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等客拉人,我刚走就听到这个男保安和公交车司机和在站台等公交车的乘客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我听到后回头想去质问这个男保安他为什麽和群众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那个男保安已经回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办公楼。我问还在公交车站台上的公交车司机和群众:“刚才是谁说的赶我走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在站台上的公交车司机和群众都让我去找那个男保安。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办公楼门前质问:“刚才是谁说的赶我走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没有人敢答应。但是很快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了群众在议论此事........

在2014年6月30日左右一段时间,我多次听到武进特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端着微型冲锋枪从我面前经过时议论说:“这个政治犯还在网上揭露中共的黑幕呢?不是影响大了他坐在车里就给他一梭子子弹射杀他了......”

未完待叙接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