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18草稿 警察准备枪杀我 (内有用公交车撞死我等迫害) 修车和修车买配件对我的迫害

修车和修车买配件对我的迫害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1019日上午,我到无锡市洛社镇买了一辆旧残疾三轮车,我让卖车人和我一起将车开到无锡市惠山区钱桥镇舜柯村我三姐暂住的家我给了卖车人钱后,我就说我去摩配市场买残疾车大灯和尾灯,等我开了三轮残疾车赶到了无锡刘潭的利民摩配市场后,有关部门就在脑控迫害我时监控到了我要买摩配修车,就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通知了利民摩配市场的商家不要卖摩配给我,造成了我在买车灯,尤其是买线路时,好几家有,都不敢卖给我。
   在我开始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后,有关部门就开始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无论是到哪用残疾车拉客,有关部门就会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这个右手肢残畸形的残疾人是政治犯,不要坐他的残疾车,不能让他挣到钱,他本事太大了,因为现在不能给他平反,不能让他起来了。就是天天搞他,让他连生存都没办法,不能让他学会上网,学会上网了就监控不住他了,那样就会让共产党在世界面前丢脸,就是要造成他功能性文盲,他对社会不满,国家安全局在用高科技监控他,他无论在哪到哪说的话,做的事,上面都知道,是中央让弄他的……"并在我经常拉客的地方安排所有用摩托车拉客的,用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小汽车、面包车拉客的都监控迫害我,想方设法找我事,让我挣不到钱,安排煽动流氓地痞和人民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2010年9月19日,我的残疾车要换零件,我就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配件,有关部门通知了我经常买配件的那家摩配商店不卖给我配件,我买什麽配件她都说没有,别人都能买到。有关部门并且公开用群众监控我,向群众说:"就是迫害那个政治犯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622,我到常州中吴大道中凉亭摩配市场对面中吴大道路边的一家卖三轮车的店铺换我的老式残疾车的电线,因我的车大灯灯头坏了,我就到对面的中凉亭摩配市场去买摩托车大灯的灯头,结果我问遍了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多家店铺,他(她)们有灯头都不卖给我告诉我说没有灯头,我刚走他(她)们就说:"上面公开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通知我们市场内的商家,这个政治犯来买什麽摩托车配件都不要卖给他。" 我听到后就到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高价去买,结果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的店主告诉我:"那些卖摩配、卖倒挡器的店里都有灯头,可他(她)们都不卖给你。我也不敢卖给你(这些我都知道,因为以前我多次来买过灯头)."......

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鸣凰桥南边的武宜路东小杨车行(这地方可能属南下墅街道管辖)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第二天2014年1月26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让小杨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刹车调调,小杨把我的刹车调的紧了,在行驶了二十里后我的电瓶三轮车出现了电线被烧焦的味道,电机明显没有以前的动力大了,在我的几次要求下小杨给我又换了一辆同一品牌的新的电动三轮车。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买的新电瓶三轮车,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车,上面不让群众坐他的车.....”2014年2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听到有关部门又是这样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瓶三轮车,我就在心里想我今天晚上回去后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在网上揭露出来。结果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武进汽车客运站雇佣的保安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电瓶三轮车,让群众都不敢坐他的车,他回去后就要检查一下电瓶三轮车,明天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明天是初三旅客就多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电瓶三轮车......”
       我在2014年2月1日晚上回到我的暂住屋后检查了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后发现只有前轴有半寸断纹,我想可能没有问题,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车。我只有在2014年2月5日让我弟弟去买一个电动车前轴,但是买了几家都说没有电动车前轴,最后只买到了一个旧的电动车前轴后我换上了,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车前轴.....”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三轮车。我只有让我弟弟再帮我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现在这个政治犯让他弟弟再帮他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已通知最近几天都不要卖电动三轮车前轴了.....”造成我弟弟直到2014年2月10号都没有帮我买到电动三轮车前轴,我在2014年2月10日上午到我买电动三轮车的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质问此事,并让小杨当场从他卖的几辆电动三轮车上给我卸下了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的前轴,并告诉他我保存的有断纹的前轴将对上反映控告.....

2014年2月1日之前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习近平不让再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了,他被迫害的要申请政治避难,有关部门江泽民的人还在迫害他,他的大脑现在没有思绪神经在动的难受脑控症状了,但是还在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事实是在2014年1月24日下午四点半我在开子电瓶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行驶到武进汽车客运站与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中心站之间的加油站时,我的脑子大脑神经思绪在动和明显能听到群众的说话的脑控症状突然没有了,就像开着的电视机突然关机一样,但是有关部仍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

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第二天2014年1月26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让小杨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刹车调调,小杨把我的刹车调的紧了,在行驶了二十里后我的电瓶三轮车出现了电线被烧焦的味道,电机明显没有以前的动力大了,在我的几次要求下小杨给我又换了一辆同一品牌的新的电动三轮车。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买的新电瓶三轮车,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车,上面不让群众坐他的车.....”2014年2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听到有关部门又是这样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瓶三轮车,我就在心里想我今天晚上回去后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在网上揭露出来。结果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武进汽车客运站雇佣的保安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电瓶三轮车,让群众都不敢坐他的车,他回去后就要检查一下电瓶三轮车,明天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明天是初三旅客就多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电瓶三轮车......”
      我在2014年2月1日晚上回到我的暂住屋后检查了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后发现只有前轴有半寸断纹,我想可能没有问题,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车。我只有在2014年2月5日让我弟弟去买一个电动车前轴,但是买了几家都说没有电动车前轴,最后只有买到了一个旧的电动车前轴后我换上了,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三轮车。我只有让我弟弟再帮我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现在这个政治犯让他弟弟再帮他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已通知最近几天都不要卖电动三轮车前轴了.....”造成我弟弟直到2014年2月10号都没有帮我买到电动三轮车前轴,我在2014年2月10日上午到我买电动三轮车的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质问此事,并让小杨当场从他卖的几辆电动三轮车上给我卸下了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的前轴,并告诉他我保存的有断纹的前轴将对上反映控告和报警......












 警察准备枪杀我  (内有用公交车撞死我等迫害)

在2015年3月6日,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等客拉人时,看到常州武进特警有两个警察带队四个特警拿着微型冲锋枪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大厅候车室出来在广场上巡逻....

到了2015年3月6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因为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也好经常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去年有一天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差点被他们几个特警把他枪杀了,当时特警喊他停车,他停车下来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

之后在2015年3月6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几个警察说的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的一天晚上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等人,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拉客等人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一辆特警车旁边,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政治犯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离开时一个特警喊这个政治犯‘过来‘,这个政治犯停车柱着拐杖下车后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江泽民集团这些年来对这个政治犯的大量迫害谋杀证据太多了过不掉了,所以想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事实确实如此。

2015年3月7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无论是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我的租住地,还是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上午)想的要亲自执笔向国外媒体发表自己的评论,阐述只有依法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呼吁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

2015年3月7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后我看到特警车和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过了一会几个特警上了那辆车身上写着”特警”字样的蓝色特警车走了.

我就象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一样,也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郭声琨想让我们枪杀他......"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一会后又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那辆蓝色警车里有咔嚓一声响,象铁器的响声。我心里想别是这几个警察想制造冤案枪杀我谋杀我,然后制造假案对上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十九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帮汉奸禽兽们什麽伤天害理的坏事做不出来?我就赶紧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走了。。。。。


之后在2015年3月7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一会后又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他听到那辆蓝色警车里有咔嚓一声响,象铁器的响声。他心里想别是这几个警察想制造冤案枪杀他谋杀他,然后制造假案对上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十九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帮汉奸禽兽们什麽伤天害理的坏事做不出来?他就赶紧开子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走了,刚才就是武进特警想枪杀他,然后做假对上报假。江泽民集团这些年来对这个政治犯的大量迫害谋杀证据太多了过不掉了,常州市政法委、国安局和公安局都过不掉,所以想把这个政治犯害死。这个政治犯马上就要报警反映。。。。。

在2015年3月7日下午17:20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一个女的接的我的报警电话,我先问她的工号是多少?多次问她的工号她就不说(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以及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有关部门没有超过十天不迫害我的,仅在常州市武进区我暂住七年来我向常州市110,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公安局督察,常州市政法委等打有几千个电话反映我在常州所受到的迫害。在我向常州市110,12345市长热线,公安局督察,常州市政法委等打有几千个电话反映我在常州所受到的迫害中,除了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在我电话反映时主动语音播出接听人员的工号,其它单位的工作人员百分之九十九在我的追问下都不肯说出自己的工号或姓名)我向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我报警电话的女工作人员简单的说了我因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控制群众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的医疗迫害谋杀等和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脑控迫害我再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以及在2015年3月6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在2014年几个武进特警想制造冤案枪杀我然后做假上报的事以及在2015年3月7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武进特警又想制造冤案枪杀我后做假上报的上述情况。。。。武进110把我的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问我:“你在武进汽车站广场开三轮车干什麽?开的什麽车?”我说:“谁不知道我被迫害的靠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谋生?我以前开的是老式残疾三轮车,从去年开始开的是客运电动三轮车。。。。。”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说:“南夏墅派出所离武进汽车客运站远,你到鸣凰派出所去反映吧?”我说:“武进汽车客运站属于南夏墅派出所管辖又不属于鸣凰派出所管辖,我到了鸣凰派出所鸣凰派出所还是让我去你们南夏墅派出所反映,你们这来回的推不是公开迫害我吗?”

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那你去公安局反映!”

在2015年3月7日下午17:30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市长热线12345向57309工作人员反映说了我因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控制群众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的医疗迫害谋杀等和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脑控迫害我再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以及在2015年3月6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在2014年几个武进特警想制造冤案枪杀我然后做假上报的事以及在2015年3月7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武进特警又想制造冤案枪杀我后做假上报的上述情况。。。。我打110报警,武进110把我的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不处警等情况。。。。

12345常州市长热线的57309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也是不给答复!




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我在2016年3月1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后,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戴着帽内放有锡箔纸折叠成的帽子的帽子(防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的帽子),骑着电动自行车从马杭街上的一家银行门前停在街边的一辆银行运钞车旁边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在街边站岗的运钞车押运员的旁边经过,如果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把他枪杀后就说是怀疑他想抢劫运钞车误杀的.这个政治犯的儿子也好戴帽子,把他儿子枪杀了也没有事......"

我在2016年3月25日下午,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到武进区马杭街道社区买东西,在我骑行电动自行车从马杭邮政局门前的宽敞街道上从北往南正常通行时,从我身后由北往南驶过一辆银行运钞车,我就听到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因为我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被迫害的有心理障碍又要依靠拐杖走路,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及周边的牛塘镇、遥观镇暂住谋生六年多了,群众想不认识我都不行。)

在我听到一辆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后,我就在心里想要把这些在网上揭露出来,但是当时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一辆银行运钞车从他身旁经过,银行运钞车上有人说的:"是那个政治犯,把他枪杀了也没有事。。。。。。"让这个政治犯听到了,这个政治犯现在心里想的要在网上揭露出来。这个政治犯脑子都被上面脑控控制住了,再长期脑控群众每天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中共是真邪恶,谁敢说呢?。。。。。”

在我2016年3月25日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我的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6年3月25日受迫害的日记》揭露后,在2016年3月26日和27日两天,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区我的暂住地,我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上面就是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这个政治犯,现在他把揭露出来了。。。。。















因为我支持习近平总书记,江泽民集团准备枪杀我——吕千荣2015年3月7日受迫害的日记

最近一时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的妻子在2015年1月25日起因子宫大出血在2015年1月26日到无锡惠山医院治疗受到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妻子医疗迫害,我妻子从2015年1月30日至2月6日在常州武进中医院治疗期间,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要医疗迫害谋杀我妻子,这些我在2015年2月2日和6日两次在吕千荣受迫害的微博、日记里揭露.在2015年2月9号我到武进中医院拿到我妻子的血检报告单后被几家医院诊断为"亚临床甲减"或"甲减",这种甲状腺减退疾病是一种无法治愈要靠终身吃药维持的一种免疫力低下的疾病.而这种疾病的发生有的是自身性的免疫性疾病,还有使用了一种放射性药物碘131这种化学元素也会造成甲减,尤其是过多剂量使用碘131这种化学元素百分百会造成甲减.另外放射性镭制剂也会造成甲减.而之前我的妻子身体非常健康连亚临床甲减症状都没有,在武进中医院住了几天院怎麽就突然有了甲减?不是明显被有关部门迫害用了碘131吗?通过在武进中医院和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给我妻子3次做的甲功能检测报告也证明了这些,所以我从2015年2月13日起至春节前的2015年2月17日我到常州市第二医院要给我妻子做体内有没有碘131的检测,常州市第二医院推托不给做,我多次打电话给常州市卫生局和常州市长热线反映要给我妻子做体内有没有碘131的检测,常州市卫生局没有人接电话或工作人员接电话后推托,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说管不了。我打110报警,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湖塘派出所接警人员推托.而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却脑控群众让群众这些天来尤其是从2015年2月22日至今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老婆在武进中医院住院被国家安全局用了放射性元素碘131造成甲减,现在这个政治犯反映没有人管.他的网络也被上面控制住了让他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反映,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这个政治犯每天在武进客运汽车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经常要到武进公交中心站去拉客,上面已经安排、脑控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公交大客车司机要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吓的一些群众都不敢座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和国际社会关注我的惊天奇冤和我长期所受到的邪恶恐怖迫害和我家人受到的连带迫害以及我们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

我在2015年2月24日上午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5年2月24日受迫害的微博>>写了上述揭露迫害后,在2015年2月24日下午我听到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两个公交大客车司机看见我后说:"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他,都给她老婆打毒针公开害了.如果他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向中央反映后要向联合国反映,到那时候江泽民过不掉,对这个政治犯迫害的都过不掉,我们之前在武进公交中心站群众停的电动车电瓶和摩托车,在几年时间里多次被人偷盗,是对这个政治犯进行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之前都多次在网上揭露和反映到市里,这次这个政治犯都要反映,到时公交五公司都过不掉,到时还是谁偷的过不掉,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公交五公司也都不会承认是故意谋杀的...."我听到后不久就听到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都说:"刚才常州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两个公交大客车司机说要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这个政治犯都听到了,之前在武进公交中心站群众停的电动车电瓶和摩托车,在几年时间里多次被人偷盗,是对这个政治犯进行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之前都多次在网上揭露和反映到市里,这次这个政治犯都要反映,到时公交五公司都过不掉,到时还是谁偷的过不掉,都是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那个几次想把这个政治犯用公交大客车撞死的公交车司机偷的,这次这个政治犯没有揭露出来,从年初三到今天(2015年2月21号至2015年2月24号)上面都安排脑控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这个几次想把这个政治犯用公交大客车撞死的公交车司机在这个政治犯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武进公交中心站时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开三轮车的都知道了都在晚上不敢去武进公交中心站等客拉人了,用越野车撞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都撞不死这个政治犯也没有撞伤,这个政治犯被撞伤了到医院治疗就会被害死,都是江泽民的人害的,都是郭声琨让害的(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2015年2月24号下午有关部门也脑控群众让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对习近平不满...."以便安排脑控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公交大客车司机放心的用公交大客车撞死我.....

事实是我一直在呼吁和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进行政治改革和铁腕反腐!

之前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把常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常州市公交公司的"此处是公交回车场,外来车辆 人员禁止进入"的警示牌钉在了多辆公交车乘客要上下车出入的武进公交中心站进站口的围墙上,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就是准备用公交车撞死这个政治犯的....."

此前有关部门并多次公开煽动武进汽车客运站的大客车司机用大客车撞死我以及多次公开煽动、安排、脑控流氓地痞和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2015年2月25号上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电话88310160反映我妻子在武进中医院住院期间被医疗迫害谋杀的详细案情,要求依法处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两次都说听不清,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公安局督察处电话81993115反映,还是没有人接电话.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政法委的电话85680691反映,常州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也是两次接我的电话说电话听不清,我说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最后常州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说:"你找卫生局."我说了我妻子在武进中医院住院期间被医疗迫害谋杀的详细案情和大量我被迫害的证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还是说:"你找卫生局."之后挂断了电话.之后在2015年2月25号上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市长热线12345向57312工作人员反映我妻子在武进中医院住院期间被医疗迫害谋杀的详细案情和大量我被迫害的证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市市长热线57312工作人员还是管不了不给答复.

我在2015年2月25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5年2月25日受迫害的微博>>后,在2015年2月26日下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到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明天就要在网上揭露江泽民集团的罪行,上面也要控制这个政治犯的网络让他翻墙无法进入国际网站写文章....."

结果第二天在2015年2月27日从早上至中午我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期间,有关部门都控制我的网络使我翻墙进入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时我的谷歌+博客无法正常上网,有关部门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些....

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同意了就要把这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造成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我就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大概20:13分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一个女的接的电话,我问她的工号是多少?她告诉我她的工号是1153。我就向她报警反映:“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

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警的女话务员说:“你到交警中队报警看监控录像呀?”我让她转接到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警的女话务员不回答。我再次拨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台一个男的接的警,但是他刚听了我的上述反映一半就挂断了电话。

在2015年2月28日上午,我到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报警反映上述“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

我并和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这个交警说我已经在昨天晚上打110报过警了。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接待我的一个警察说:“你报警说有人涉嫌对你机动车谋杀,你到派出所报案,你要查看现场红绿灯十字路口的监控录像,有的红绿灯十字路口没有监控录像。。。。”我说:“怎麽一对我迫害谋杀交通要道都没有监控录像了呢?。。。。。”

我刚走就听这个交警和别的交警说:“昨天下午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来制造车祸想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就要逮起来了,是习近平想害死他。。。。。。”


在2015年2月28日下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再打110向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反映上述:“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

武进区公安局110一个女的接的电话,她说让我打88318110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值班电话反映,我到了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打88318110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值班电话,打通了没有人接电话,我问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办事大厅的几个女工作人员,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办事大厅的几个女工作人员找谁反映,她们让我找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指导员反映.我找到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警号为055700的中队指导员反映,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警号为055700的中队指导员说:"我们没有接到过象你这种反映涉嫌被国安特工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未遂,要求调看监控录像的报案的,我们不受理...."  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再几次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台的话务员就几次不听我的反映就挂断了电话.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电话88310160反映,电话打通了没有人接电话.

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市长热线12345向57330工作人员反映“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以及武进区公安局110和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都没有人管这事。。。。。。”常州市市长热线12345的57330工作人员也是光听不给答复。。。。。。


在2015年3月3日下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出对我和家人的诽谤......

在2015年3月3日晚上七点至八点钟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江泽民的罪行了,今天晚上上面要安排人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使我在恐惧中不得不在2015年3月3日晚上八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向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反映和打我老婆电话说.........

在2015年3月4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上面还是要安排脑控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交中心站的那个公交大客车司机在这个政治犯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武进公交中心站时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撞死了也没有事也是按交通事故处理,习近平连自己多次被江泽民的人暗杀未遂都不敢向社会公开的,把这个政治犯迫害死了暗杀死了,习近平也不敢查出事实真相,也不敢公开中共的黑暗内幕.不是这个政治犯经常在网上揭露出来要把他怎麽怎麽迫害死暗杀死,早就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这样说,公开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迫害、谋杀.甚至在2011年和2012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说:"现在中国还是江泽民当家胡锦涛不当家,谁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并且从2010年开始至今只要我要在网上发文支持胡锦涛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或我要揭露江泽民集团的邪恶罪行,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就要更加对我进行迫害、谋杀和诽谤,这些我都多次在网上揭露过.....


在2015年3月6日,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等客拉人时,看到常州武进特警有两个警察带队四个特警拿着微型冲锋枪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大厅候车室出来在广场上巡逻....

到了2015年3月6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因为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也好经常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去年有一天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差点被他们几个特警把他枪杀了,当时特警喊他停车,他停车下来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

     之后在2015年3月6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几个警察说的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的一天晚上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等人,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拉客等人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一辆特警车旁边,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政治犯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离开时一个特警喊这个政治犯‘过来‘,这个政治犯停车柱着拐杖下车后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江泽民集团这些年来对这个政治犯的大量迫害谋杀证据太多了过不掉了,所以想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事实确实如此。

2015年3月7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无论是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我的租住地,还是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上午)想的要亲自执笔向国外媒体发表自己的评论,阐述只有依法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呼吁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

2015年3月7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后我看到特警车和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过了一会几个特警上了那辆车身上写着”特警”字样的蓝色特警车走了.

我就象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一样,也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郭声琨想让我们枪杀他......"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一会后又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那辆蓝色警车里有咔嚓一声响,象铁器的响声。我心里想别是这几个警察想制造冤案枪杀我谋杀我,然后制造假案对上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十九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帮汉奸禽兽们什麽伤天害理的坏事做不出来?我就赶紧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走了。。。。。

之后在2015年3月7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一会后又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他听到那辆蓝色警车里有咔嚓一声响,象铁器的响声。他心里想别是这几个警察想制造冤案枪杀他谋杀他,然后制造假案对上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十九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帮汉奸禽兽们什麽伤天害理的坏事做不出来?他就赶紧开子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走了,刚才就是武进特警想枪杀他,然后做假对上报假。江泽民集团这些年来对这个政治犯的大量迫害谋杀证据太多了过不掉了,常州市政法委、国安局和公安局都过不掉,所以想把这个政治犯害死。这个政治犯马上就要报警反映。。。。。

在2015年3月7日下午17:20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一个女的接的我的报警电话,我先问她的工号是多少?多次问她的工号她就不说(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以及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有关部门没有超过十天不迫害我的,仅在常州市武进区我暂住七年来我向常州市110,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公安局督察,常州市政法委等打有几千个电话反映我在常州所受到的迫害。在我向常州市110,12345市长热线,公安局督察,常州市政法委等打有几千个电话反映我在常州所受到的迫害中,除了常州市12345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在我电话反映时主动语音播出接听人员的工号,其它单位的工作人员百分之九十九在我的追问下都不肯说出自己的工号或姓名)我向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我报警电话的女工作人员简单的说了我因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控制群众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的医疗迫害谋杀等和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脑控迫害我再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以及在2015年3月6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在2014年几个武进特警想制造冤案枪杀我然后做假上报的事以及在2015年3月7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武进特警又想制造冤案枪杀我后做假上报的上述情况。。。。武进110把我的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问我:“你在武进汽车站广场开三轮车干什麽?开的什麽车?”我说:“谁不知道我被迫害的靠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谋生?我以前开的是老式残疾三轮车,从去年开始开的是客运电动三轮车。。。。。”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说:“南夏墅派出所离武进汽车客运站远,你到鸣凰派出所去反映吧?”我说:“武进汽车客运站属于南夏墅派出所管辖又不属于鸣凰派出所管辖,我到了鸣凰派出所鸣凰派出所还是让我去你们南夏墅派出所反映,你们这来回的推不是公开迫害我吗?”

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那你去公安局反映!”

在2015年3月7日下午17:30分,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市长热线12345向57309工作人员反映说了我因在95年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江泽民集团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控制群众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以及对我和家人的医疗迫害谋杀等和我从2008年底结束从无锡暂住谋生到常州来暂助谋生至今七年来我在武进区暂住谋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多次被迫害被抢劫打伤、被被迫害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被迫害被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被机动车谋杀未遂、被迫害被交警砸车被辅警砸车被流氓地痞砸车、被迫害被城管扣车被交警扣车、被迫害被人盗窃、脑控迫害我再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收废品让我废品卖不掉、卖水果蔬菜让我水果蔬菜卖不掉、用三轮车拉客让人不给我修车不卖配件给我等等大量被迫害的事例以及在2015年3月6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在2014年几个武进特警想制造冤案枪杀我然后做假上报的事以及在2015年3月7日下午我听到几个警察说的以及群众说的武进特警又想制造冤案枪杀我后做假上报的上述情况。。。。我打110报警,武进110把我的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接电话的男工作人员听了我的上述反映后不处警等情况。。。。

12345常州市长热线的57309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也是不给答复!


我更担心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别把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了。我的身体非常健康,虽然我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肢残二级)由于长期我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从2009年底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行走十多里路,却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但是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健康,没有任何心脑血液等疾病。。。。。

呼吁中共中央,呼吁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关注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及我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责令有关部门立即停止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为我的冤案彻底平反,追究江泽民集团因为我在九五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摊派加码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十九年多来动用国家机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并长期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滔天罪行,现在江泽民集团竟然公开对抗抹黑习近平总书记,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名义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

注:在2015年2月24日下午我听到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两个公交大客车司机看见我后说:"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再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他,都给她老婆打毒针公开害了.如果他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向中央反映后要向联合国反映,到那时候江泽民过不掉,对这个政治犯迫害的都过不掉,我们之前在武进公交中心站群众停的电动车电瓶和摩托车,在几年时间里多次被人偷盗,是对这个政治犯进行诽谤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之前都多次在网上揭露和反映到市里,这次这个政治犯都要反映,到时公交五公司都过不掉,到时还是谁偷的过不掉,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公交五公司也都不会承认是故意谋杀的...."就是指下列事件:

 中吴论坛
[原创文字]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
http://www.zhong5.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996574&extra=
page%3D1%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46%26typeid%3D46
中国安徽人说 发表于 2011-12-18 15:22:35

昨天晚上2011年12月17日晚上大概六点多,在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残疾车流动等人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有一个男青年在报警,反映自己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停车坪上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另外还有一个人在此停放的电瓶车的电瓶也被人偷了。这可能是在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残疾车流动等人拉客时,近几个月来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看到的大概是群众第四次报警反映在这同一地点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事件了,而且每次的群众报警都是发现群众在此停放的电瓶车,有几个人的电瓶车的电瓶都被人偷盗了。可想而知,在这同一地点,不知发生了多少次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事件了;可想而知,在这同一地点,不知有多少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了。
       我看到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警察,每次接到群众的报警反映自己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停车坪上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报案,赶到现场后,都习以为常的又是用数码相机录像,又是让报案群众作材料时,我就在想:“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围墙上好象都装有红外线报警装置,难道没有安装监控设备?(因为在这个停车场要停一些公交车)如果真是没有安装监控设备,在这同一地点发生多次多辆电瓶车的电瓶被偷盗事件后,公安机关就应该在这个地点秘密安装上微型监控摄像头,把多次偷盗电瓶车电瓶的盗贼一举抓获,给群众一个交代呀?然后再在此安装上监控摄像头,以防患于未然呀。而不应该任由盗贼肆意偷盗群众停放在此的电瓶车的电瓶呀?”因为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是附近群众经常出行乘坐公交车的地方,所以每天都有一些群众把自己骑来的电瓶车停放在武进汽车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停车坪上。没想到这却成为了盗贼们取之不尽的财源。(由于我的数码相机被盗,所以我没法拍摄现场图片)
       想想我今年在常州的自行车和数码相机被盗事件后,我对武进警方的失望,就不令人感到震惊了:
       2011年8月19日,我因残疾车被扣,电瓶车被人借走,我就骑自行车到常州武进区牛塘镇的新环网吧上网,从晚上8点多到12点,我都是在新环网吧对着后门坐着上网,看着自行车的(因自行车没有锁)。大概12点多,网吧老板把后门关住了。我又上了几十分钟的网才下线。我下线后看到自行车丢了,我就报警。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接警的两个警察来后,让我看了监控录像,做了材料。结果至今警方却没有答复。
       2011年9月13日晚上,我因我在暂住屋中放的海尔数码相机(990元买的)丢了,里面有我拍摄的一些我被迫害打伤打残的照片和病历照片以及一些我发表过的帖子和申诉帖子等。因我在2011年9月11日上午,见我暂住地的一邻居小孩(上初中15岁左右)去了我家里找我儿子玩,我就担心相机别被拿走了,所以2011年9月12日晚上我想起来后发现相机丢了,因我儿子当天已到学校(住校)上学,我只好等到第二天13日到我儿子学校问明情况后,我就问邻家小孩拿我相机了吗?他家人都说没有,我只好报警破案。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警察让我做完笔录后走了。结果至今警方没有答复
       记得我在 2005年9月,我在安徽霍邱县我家生活,在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一家三口生存,我外出谋生到了广州。我就在广州火车站和汽车站地区帮旅客背行李和带路,有关部门每天都在这一地区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一天晚上,我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看到有一个小偷正在偷一个正在打盹的一个旅客的钱包,我就急时向在广州火车站广场治安岗亭里值班的警察报警。结果警察去了把那个小偷带走了,也没有让我做证人材料。第二天,有关部门就公开监控我向群众说:“昨晚有个小偷偷旅客的钱包,是那个政治犯报警的。”因我右手严重肢残,有关部门又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当时真是让我提心吊胆,生怕被小偷团伙报复了。
       由此我想到了有关部门,想到了武进警方;你们可以用高科技手段,在全国秘密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些敢于直言、敢于坚持真理正义、敢于坚持追求民主、法治、人权的维权爱国人士、反腐败的举报人和那些喊冤告状的上访人;那为何对于这些猖狂的很容易就能抓获的盗贼,你们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底是不想抓、不敢抓,还是......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

下面是我在2011年12月18日我的这个帖子发表后几天,我用我的手机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现场图片,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处都是监控设备。







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11年3月3日晚写于江苏常州 

下面是20145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不是某某某的人,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下面是我拍摄的现场照片。

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现在除了在进站口安装了一个移动式加油站,在移动式加油站东边安装了一个货柜铁屋房有专人值班随时给公交车加油外,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其它的仍是和2011年一样没有改变,到处都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围墙上和BRT公交站台周围安装的每一组有两个黑色的象“瓶子”一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不仅在常州的无数万家工厂、企业、机关单位的围墙上安装的都是这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而且在全国几乎所有的工厂、企业、机关单位的围墙上安装的也都是这样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每个BRT公交站台上安装的这种黑色的象足球状大小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是工厂、企业、机关单位和马路上常见的安装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下面是2014515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行驶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时看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有警车和警察用摄像机对着群众停在那里的一些电瓶车拍摄录像,等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停车后,我拄着拐杖步行过去问已经坐到警车里正在做笔录的两个警察和一个群众说:“是什么东西又少了?”因为在2011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内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在到处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半年来多次被人偷盗武进区公安局却不破案,我连问了几句两个警察都不说话,报案的群众也不说话,做完笔录后我就听到一个警察和报案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不是某某某的人,站在我警车前我就把他撞死了,早就被害死了。你和我们去南夏墅派出所做材料,就说你报案后这个政治犯来了后笑着问我们‘是什么东西又少了?’之后拍摄现场照片和之后至2014年5月27日我补拍的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的现场图片






























在2014年5月20日、21日,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他转发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表的《丁咚:中共“维安”新特点》,这个政治犯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呼吁中共高举胡耀邦、赵紫阳的改革大旗。这个政治犯对习近平不满,就要迫害他把他逮起来了,逮他也不会用寻衅滋事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逮他、因为他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已两次给国家写下了遗书,没法逮他,要安排人诬告陷害他作假证据说他偷人把他逮起来害死。他的手机被控制住连110报警电话都打不通了,就是要把他迫害死了。上面想用精神不正常把他关押进精神病院或黑监狱害死,可是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他多年来都在国内外网站申诉、控诉、揭露,并向中共中央、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他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影响太大了,对他的迫害是要进入中国历史的,他发表的《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么》和在2011年、2012年两年写给国家的遗书《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几首诗,以后是要进入中国教科书的....”

在2014年5月22日下午,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发表一个给国家、中国同胞和世界的声明,揭露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以及他如遭不测,都是有关部门对他的多种形式的迫害、谋杀....这个政治犯不支持习近平了,心里想的习近平上台后对基督教徒迫害的厉害了,对基督教徒的迫害,就说明没有想造福祖国和人民,对习近平不满。今天晚上上面就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我听到后在2014年4月23日下午我本来想打电话向常州市相关部门反映的,但由于我当天下午家里亲人来了我要回家,当晚我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了,所以我就没有反映。我的这个揭露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以及我如遭不测,都是有关部门对我的多种形式的迫害、谋杀和诽谤的声明,我最近几天就会抽时间发表出来....

在2014年5月24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明天就要把他受迫害的声明在网上发出来后,就没法害死他了.....”

在2014年5月25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谁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也要迫害他,在脑控他时把他攻击成心肌梗塞死......”造成当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4年5月27日中午,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脑控到这个政治犯要在申诉控诉信中写‘中共在毛泽东时代和江泽民掌控中共时期就是最大邪恶恐怖组织,近些年来竟然把脑控武器用在了对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上以及对群众的脑控上’。呼吁国际社会监督中共,促其政治改革....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这个政治犯在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行驶时万一上面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这个政治犯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你坐在车上怎麽办?”造成中午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在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报告证明,我的血液正常,我的心、脑、血液都正常(因种种原因我的这次血液检测没有受到医疗迫害),我除了有慢性咽炎和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歪鼻畸形"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和常州市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没有判决刘同贺赔偿我的误工费、后续治疗费、伤残等赔偿费用,造成我无法后续治疗,以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年我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疾病以及我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外(我肢残贰级),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其实人在开车遇到身体出现危险情况时,会下意识的把车靠边刹车停下的,我的电动三轮车都是靠路边行驶的,随时都可以停车。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控制群众的大脑这样说,其目的是不让群众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4年5月27日晚上,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一些地方,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他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如果不用大型汽车撞不死他,上面要安排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汽车驾驶员把他用公交车撞死,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大门口装的一个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公交公司的警示牌,上面写的‘公交车回车场,外来车辆和人员禁止进入,’就是因为这个政治犯拉客经常好进入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上面准备安排人用公交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不然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是乘客乘车上下车的地方,人来人往,为了要挂上‘外来人员和车辆禁止进入’的牌子?
   
 下面是我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武进公交中心站)这个乘客上下车的场所却被挂上了“公交回车场,外来人员、车辆禁止入内的牌子”







 从2014年5月29日晚上至2014年5月30日下午5点多,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残疾人政治犯是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三年多造成的冤案,都是江泽民迫害的,他准备再次向中共中央和国际社会反映中共江泽民集团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谁如果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是习近平想害死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吧?

在2014年5月30日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残疾人政治犯在开客运电动三轮车,今天晚上上面要控制他的脑子在他过马路时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他之前在网上揭露过‘在开车时脑控控制不了人的下意识,但能干扰人的思绪’,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吧?

在2014年5月份,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在间隔几天中有几次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在他停车等人拉客时,安排别的用三轮车、小汽车、面包车(一种可以载客七人形状像面包的汽车)也在停车等人拉客的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他在停车等人拉客时车窗没有关,车上放的有钱被这个政治犯拿去了,然后让当时在场拉客的都作伪证说是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车边拿人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属于迫害他......”之前先是在2014年5月份有一天傍晚,我从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到南夏墅街道的光宝宿舍后我在光宝宿舍前等客,在光宝宿舍用三轮车拉客等人的经常是排成长队,在我的三轮车前后排队等客拉人的三轮车都有多辆,在等客期间在我前面一个开三轮车等客拉人的人到其前面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聊天,在我拉了一个人准备走时这个开三轮车拉客的来了后就和我说了一句:“看激动的。”之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拉客的人只要这个政治犯晚上在光宝等人拉客就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
      之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几次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到南夏墅南湖家苑小区拉客等人,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拉客的人只要这个政治犯晚上在南夏墅南湖家苑小区等人拉客,就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等人,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用三轮车、私家车拉客的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到他三轮车或私家车跟前拿他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如果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就会愤怒的打诬告陷害他的人,在这开三轮车拉客的开私家车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或私家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或私家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不是南夏墅派出所安排的,都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在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脑控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迫害、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的......“

在2014年6月5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写了一首纪念六四的诗《六四,今夜我无眠》,发在了国外网站上,他明天就要在国内网上发出来,用大量的事实来揭露中共89年6月4日用坦克、机枪屠杀民运学生、市民,上面还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刘晓波出来以后也要象迫害这个政治犯一样一面脑控迫害他一面再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住群众的脑子公开监控迫害他....”

在2014年6月5日傍晚,我从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到南夏墅街道的光宝宿舍后我在光宝宿舍前等客,很快在我的三轮车前后排队等客拉人的三轮车都有多辆,在等客期间在我前面开三轮车等客拉人的人又有两人到其前面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聊天,过了一会后这两人又回来了,我听到这两个用三轮车拉客的一男一女说:“这个政治犯没有下车,他后面又来了几辆三轮车,你如果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你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他就会打你,上面让当时在场拉客的都要作伪证说看到这个政治犯到人三轮车跟前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我们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

 之后在2014年6月5日傍晚当时和2014年6月6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几次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6月5日晚上在光宝宿舍拉客等人,上面又安排让开三轮车拉客的人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这个政治犯没有下车,他后面又来了几辆三轮车,没有诬告陷害他说他拿人放在三轮车里的钱了。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都是迫害他的,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我们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要再次向联合国反映中共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反映他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爱国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在九五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上访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加码摊派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先是被地方镇村干部多次殴打和公安派出所及镇政府的非法关押,后又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他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做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就对他进行下毒和脑控,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一面是对他进行脑控迫害,一面是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他长期多次受到公安机关、流氓地痞、群众的殴打、关押、被抢劫打伤、被多次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对他下毒、对他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和谋杀、对他进行机动车谋杀,连他上厕所、买东西、卖东西、修车、买配件都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上面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诽谤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他,造成他十八年多来在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除了对他的劳教、一次次报案有病例的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外,其他对他的迫害中共也不会承认.....”(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6月8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谁坑国害民就弄谁,胡耀邦总书记、赵紫阳总书记和习仲勋副总理等心系祖国、人民,为国为民的中共领导人怎么没有人弄?这个政治犯以后要弄习近平,这个政治犯弄习近平就要被逮起来(我没有这样想,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脑控组织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故意攻击习近平总书记的),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最近几天就要在晚上夜间拉客了,腾出的时间除了睡觉外都要写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申诉控诉了,他的这次申诉控诉写好寄给中共中央后也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和申请政治避难,因为他知道他的冤案牵涉到江泽民,正常反映没有用.....上面也要控制住这个政治犯的脑子不能让他把他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十八年多来都想把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迫害残害死或把我逼出中国,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是中华大地孕育的、是中国的土地养育的,我永远也不愿意离开我的祖国.....

最近几个月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拉客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又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今天挣了一百多元,明天还要迫害他.....

我在2014年6月9日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6月8日受迫害的日记》上述内容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仍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拉到戚墅堰帮人拉东西车费80元。这个政治犯他的这次申诉控诉写好寄给中共中央后也要向国际社会反映和申请政治避难.....“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十八年多来都想把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迫害残害死或把我逼出中国,我一个祖辈农民的爱国残疾农民的生命是中华大地孕育的、是中国的土地养育的,我永远也不愿意离开我的祖国.....

我在2014年6月9日回家后,我的妻子告诉我我们之前暂住在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的邻居告诉我妻子,在我们搬到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54号后,警察几次到我原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我在2014年6月9日晚上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打110报警,手机仍然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我一拨打110电话还是出现:“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急救电话请拨120、交通事故请拨122”的语音提示,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的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了我的手机仍然被有关部门控制住和询问是那个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原来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接警号为1166的话务员把我的电话转到了牛塘派出所,我问是哪里的警察到我原来暂住的地方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的暂住地找我?我向110接警员和牛塘派出所接警员说:“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邪恶恐怖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仅我在常州暂住六七年来,有关部门一面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面是多次迫害我将我多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我报警后都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就一次我在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打伤残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医疗迫害、法律援助迫害、法医伤残鉴定迫害和司法迫害下也没有依法处理。我向鸣凰派出所、牛塘派出所、南夏墅派出所、武进区公安局、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公安局、常州市信访局等都多次报警、上访控诉,都留有我的手机号码,公安机关找我为何不给我打电话?

我在2014年6月10日下午14:41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1016追问此事,牛塘派出所的值班人员说没有警察去找我。

在2014年6月12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还准备安排人让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

在2014年6月14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还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长期被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刺激的大脑也会萎缩的.....”

在2014年6月1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年3月,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被湖塘交警中队扣押二十多天还给他后五天(4月5日)他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的电瓶就爆炸了,由于他在电瓶上面放了汽车轮胎内胎没有伤到他,也是上面国安、国保特工在他的电瓶里放了微型定时炸弹,现在这个政治犯把中共的邪恶都要揭露出来,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让交警扣押他的电动三轮车,还要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害死”。
     当天晚上快十点了,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从常州大学城鸣新东路经过,就有一个红色的小汽车突然偏向我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前突然停下,我看这个男的把他的红色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着我的电动三轮车正常行驶,他又把他的红色小汽车突然偏向我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前突然停下,他这样来回几次交通寻衅滋事后,我就停下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在车里大声质问:“你要干什么?”这个驾驶红色小汽车的男的把他的小汽车启动开走时用他车上的喇叭说了一句:“你这种车也能进入这里呀?”之后就走了。很快我就听到常州大学城的群众说:“刚才一个男的开红色小汽车几次找这个政治犯的事,用小汽车拦截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电动三轮车,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这个政治犯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走到哪都是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公开监控迫害他,也用卫星在监控他,不是上面安排的这样迫害他谁敢这样搞他.....

在2014年6月1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要把他电瓶里放入爆炸物(可能指液体炸药等)把他炸伤后送医院里害死,就说是电瓶爆炸。这个政治犯上次客运电动三轮车被湖塘交警中队迫害扣押近一个月放出来后五天他驾驶座位下的电瓶就爆炸了没有炸伤他,是因为上面特工把液体炸药放少了。电瓶没有爆炸的。习近平不让迫害他谁敢这样害他......“


我看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把我害死嫁祸习近平总书记吧!

我买鸣凰(常州武宜路鸣凰段)小杨车行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电瓶五个月已经不能用了,小杨检测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达不到12V,因为小杨批发的电瓶是我同村的赵立良的,之前小杨和赵立良告诉我电瓶不好了可以换退给厂里,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刚买一个月时小杨就告诉我:“你现在要换电瓶我就把你换。”我说:”现在电瓶好用我不换。我同村的赵立良也曾当着小杨的面说:”这是我同村的,他的电瓶不好了就把他换,反正是退给厂里”。之后不久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的电瓶是他老乡的,他老乡告诉他电瓶不好了可以换,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知道了,连群众的脑子都在控制住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的电瓶坏了上面让他老乡也不要给他换电瓶.....”

在最近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电瓶本来能行驶近两百公里,现在只能行驶一百公里多点了
,我让小杨检测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不能用了,另外三个电瓶也快不能用了,因为同时用的五个电瓶中有两个电瓶不能用了,另外三个电瓶也快不能用了在三包期内按照政策也应该把我的电瓶全换了。但是小杨和赵立良就故意刁难只同意把我换两个电瓶,另三个电瓶不给换,我听到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小声说:“他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要把他电瓶里放入爆炸物(可能指液体炸药等)把他炸伤后送医院里害死,就说是电瓶爆炸,到时还是我们过不掉,所以不给他换......”

在2014年6月20日下午6点多,我到马杭赵立良家问赵立良为何不给我换电瓶,赵立良说电瓶就是他自己的。我说:“不行我可以给你补点钱你帮我换一组新电瓶!”赵立良说:“因为你受迫害,我怕你的电动三轮车像上次被湖塘交警扣押二十多天后要回来五天电瓶就爆炸了,如果再迫害你把你的电瓶放入东西爆炸把你炸伤或炸死后,我过不掉。我求你别用我的这两个*******、*******牌子的电瓶了,这样你就是帮助我了。你让小杨把你换一组200型电瓶你自己要用什么牌子都可以让小杨付钱,你用的我的电瓶退给我,我和小杨说好了。”

在2014年6月21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找到小杨后说了赵立良说的,小杨让我到鸣凰大学城武进大阳专卖店小杜店里看看换一组200型电瓶。我到小杜店里后问问,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我到小杨车行找到小杨说:“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你帮我换大阳180型电瓶你要补我差价500元,因为我买你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你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你要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现在小杜店里没有200型电瓶最好的电瓶只有大阳180型电瓶,现在我只能换大阳180型电瓶了,所以你要补我当时我买你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你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你要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的伍佰元的电瓶差价钱。”小杨说:“你到小杜店里换一组大阳180型电瓶后我就退还给你伍佰元的差价钱,你买我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我说的价格是用18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三百元,用200型电瓶价格是八千八百元,我说的用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价格差价是伍佰元;你买我车时用的是200型电瓶,我当然要退还给你五百元的电瓶差价钱了。你和我老婆到小杜店里换一组大阳180型电瓶吧!我老婆付钱。我们和小杜都认识,你换好后把旧电瓶给我。
        我当时就和小杨老婆一块到了小杜店里换电瓶,我问小杜店里的员工买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要多少钱?小杜店里的员工说要三千元。我和小杨老婆就让小杜店里的员工给我换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电瓶快换好时小杜回来了,小杨老婆就和小杜说我换电瓶的事,因为小杨经常从小杜店里批发电动车配件等,小杜收小杨的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可能也是批发价。电瓶换好后我让小杜给我开发票,小杜在发票上没有写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数。我问小杜为何发票上不写电瓶的价格数?小杜说:“是小杨付钱。”后在我的要求下小杜才在发票上添写了一组五个大阳180型电瓶的价格是3000元(小杜店里的员工告诉我们的价格)。之后我和小杨老婆把我买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买小杨的五个200型电瓶退还给了小杨。

下面是在2014年6月21日上午我和小杨老婆到鸣凰大学城武进大阳专卖店小杜店里小杨老婆给我换的大阳180型一组五个电瓶小杜给我开的发票收据

但是从2014年6月21日下午至2014年6月22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让小杨诬告这个政治犯,把小杨同意退还给这个政治犯买小杨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收取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伍佰元差价钱说成是这个政治犯敲诈......“

我在2014年6月22日下午1点多用我的手机给小杨打电话问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这次换电瓶上面让迫害他,让小杨诬告这个政治犯,把小杨同意退还给这个政治犯买小杨珠峰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收取的180型电瓶和200型电瓶的伍佰元差价钱说成是这个政治犯敲诈......“小杨在电话里告诉我:”我不知道,没有这事。“

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我在武进客运汽车站用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看到有一个警车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在这里用三轮车、私家汽车拉客的说群众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盗了报警了。
       我就到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警车跟前看到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体型较瘦的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问又是什么东西被人偷了?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和辅警没有理我,那个体型较瘦的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说:“停放在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了。”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我们同意不能拍照。我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三轮车拉客期间,在2011年下半年里仅我就看到的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大概四次被人偷盗了,每次都是群众停放在这里的几辆电动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盗,每次群众报警你们南夏墅派出所的警察又是录像又是做笔录,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BRT站台上和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四周围墙上到处安装的都是红外线监控摄像头(有黑色的瓶状型的、有黑色的圆球形的),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在半年来群众停放在这里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多次被盗,你们公安机关也应该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我在2011年就在天涯论坛和中吴论坛等发表了《 武进警方,到底是谁给这些盗贼插上了会飞的翅膀?》帖子进行监督。从20012年9月至2013年我因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残后因为在司法控诉没有拉客了。2014年1月我又买了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后至今仅我知道群众报警的就又有两次群众停放在这里的东西被人偷了报警了,上次听说也是群众停在这里的摩托车被人偷盗了。你们告诉我如果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群众停在武进汽车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这监控摄像头下的电瓶车的电瓶和摩托车为何几年来多次被盗你们不破案?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你们也早就应该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呀?我都在国内外网站上发帖一直在监督这事群众停放在这里的东西还是被人偷盗,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怎么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不是你们公安机关监守自盗为何群众拍摄处警照片你们都不让拍?你们怕什么?我打110电话报警......
南夏墅派出所两个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的辅警说:“那不是监控摄像头是感应器(指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瓶状型的物体),你说就是没有监控摄像头公安机关也早就应该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破案抓获盗贼给群众一个交代,在这里秘密的安装微型监控摄像头需要领导批。你说我们不让你拍摄处警照片是因为你没有问报案群众同不同意。“我说”全国绝大部分单位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都是这种黑色的瓶状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你骗谁呀?我问问群众准不准我拍摄处警照片?“我问群众”你要我拍摄处警照片吗?“辅警对报案群众说:”不要理他”。我就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10反映,我反映了上述情况后武进110又通知南夏墅派出所给我的手机打了电话,我又把情况向南夏墅派出所说了。之后我听到南夏墅派出所给报案群众做笔录时群众说他住在板上,他的两轮摩托车是在什么什么地方买的。

南夏墅派出所处警警察走了后,我刚把车开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群众报警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摩托车又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要拍摄处警照片警察不让拍,警察把武进汽车客运站到处安装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说是感应器。这个政治犯打110报警了,都是上面来的特工偷的(指常州的国安国保),准备诽谤和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一个残疾人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一个摩托车二百斤左右,拉客的三轮车也放不下,如果把两轮摩托车放在货车上需要两个正常男的才能抬上车,这个政治犯骑两轮摩托车新手不练也不会骑也没有鈅匙也不会开锁技术也推不走两轮摩托车呀?他的妻子儿子都去山西走亲戚了在常州连一个亲人都没有,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又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每天都在对他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大脑都在控制子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这个政治犯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也不在武进公交中心站拉客,在武进公交中心站拉客的有多人,武进公交中心站每天人来人往又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想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人也不信呀?不是公安机关监守自盗,群众停在那里的电瓶车的电瓶和摩托车几年来怎么经常被盗不破案?”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也到处听到群众这样说。

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在网上搜索了红外线感应器,发现公交车感应器是安装在公交车门上的,以免公交车门挤到了乘客,公交车感应器一般都是白色的圆形。南夏墅派出所的处警警察和辅警为何要说谎?我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电话88310160向一个男警察反映了上述情况。

在2014年6月28日下午,我的电动客运三轮车车载音箱因为可以用读卡器和手机内存卡套插入手机内存卡,我就在常州大学城和庙桥多家手机店买手机内存卡套,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买手机内存卡套,上面在公开监控迫害他让都不要卖个他,别人告诉这个政治犯他们是在哪买的手机内存卡套便宜,上面让迫害这个政治犯都不要卖手机内存卡套给这个政治犯。”结果造成我在常州大学城和庙桥多家手机店买手机内存卡套都说是没有手机内存卡套,庙桥有家手机店有手机内存卡套员工也说就一个不卖。

在2014年6月28日下午6点多,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发现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因我当时没有带相机我就想明天带相机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进行揭露。很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发现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因他今天没有带相机他想明天带相机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几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黑色的圆球型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进行揭露,上面都不承认还是武进区公安局过不掉。不是习近平不同意,早就迫害这个政治犯诬告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习近平说”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人家都反映到联合国了,都轰动世界了。”

最近这几年,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这个政治犯刚才用三轮车拉客,拉的是什么什么人,和人说什么什么了,这个政治犯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时有的女青年坐我的三轮车,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控制住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刚才有个女孩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这个政治犯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这个女孩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这个女孩子喜欢这个政治犯......”造成有时有的女青年不敢坐我的三轮车。
        这些年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不仅公开监控迫害、诽谤我,而且连我的家人、亲人也公开监控迫害、诽谤,所有对我善意的人都要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公开监控迫害诽谤,甚至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连当时的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和他的家人以及现任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和他的家人也要公开攻击诽谤......这些无不暴露出了在中共几十年来的这种独裁专制体制下在毛泽东和江泽民两汉奸掌控中共权利的几十年来造成的这种“土匪政治”的邪恶!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打110报警后在两个辅警的阻止下我拍摄到的当时处警的照片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当晚打110报警的手机手机截图
下面的图片是我用相机拍摄的在2014年6月28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电话88310160向一个男警察反映了2014年6月27日晚上8点多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四个警察、辅警在给一个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里的两轮摩托车被人偷窃报警的一个体型较瘦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在做笔录,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处警照片,两个辅警不让我拍摄处警照片,说没有得到他们同意不能拍照。我当晚打110报警反映上述情况的手机截图

(吕千荣  注:我在2012年5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残后,在2012年大概10月左右,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开子我的老式残疾车在常州市武进区湖滨路与长虹路交叉口的交通主干道的十字路口正常行驶时被一辆快速行使的皮卡汽车闯红灯从我的老式残疾车侧面把我的老式残疾车撞翻后,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却迫害我,交警处警却说湖滨路与长虹路交叉口的交通主干道的红绿灯十字路口没有监控,出具了责任事故无法认定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并违法扣押了我的老式残疾车长期不给我,再加上我被刘同贺打伤残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对我进行各种迫害,造成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残我一案的刑事和民事案件都不能依法处理等,造成我2012年大概10月左右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的老式残疾车在湖滨路与长虹路交叉口的交通主干道的十字路口正常行驶时被一辆快速行使的皮卡汽车闯红灯从我的老式残疾车侧面把我的老式残疾车撞翻后,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却迫害我,交警处警却说湖滨路与长虹路交叉口的交通主干道的红绿灯十字路口没有监控,出具了责任事故无法认定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并违法扣押了我的老式残疾车长期不给我至2014年1月底我没有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期间的这段时间,我都没有到武进汽车客运站用三轮车拉客了.)



在2014年6月30日上午,我准备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加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内安装的都有黑色的圆球形状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四周和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都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从2011年下半年至今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和摩托车长期多次被人偷盗,我都多次在网上反映了公安机关还是不破案,不明显是国安或公安所为监守自盗吗?我准备拍摄后揭露。结果我都是刚开始拍摄就有群众过来等子坐我的客运三轮车,然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准备用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加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内安装的都有黑色的圆球形状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BRT公交站台四周和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都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从2011年下半年至今群众停放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内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和摩托车长期多次被人偷盗,这个政治犯都多次在网上反映了公安机关还是不破案,明显是国安或公安所为监守自盗?他准备拍摄后揭露,现在上面在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车让他没有时间拍摄。”这样一上午我一准备用我的数码相机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的图片就有群众等子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造成我无法完成我的拍摄,来回这样好几次后,在我还有一个镜头就完成拍摄后,又有两个年轻人要坐我的车到光宝,我说:“我就拍摄一个镜头就行了。”结果在我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的最后一个镜头时,在现场我就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拍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还有这最后一个镜头就拍摄好了,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并把群众的大脑也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这个镜头拍好后上面就要控制住群众的脑子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了。”事实就是如此,我这个镜头拍摄好后下午半天几个小时群众都不坐我的三轮车。

下面是我在2014年6月29日、30日,我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安装有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可以把整个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监控画面拍摄下来,这两个黑色圆球型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安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的三层办公大楼上面一边一个。下面照片中拍摄的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围墙上安装的黑色的象瓶子状的物体也是红外线高清摄像头,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四周围墙上到处安装的都是这样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全国机关单位的四周围墙上绝大部分安装的也都是这样的红外线高清摄像头

















在2014年6月30日下午,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一个聘用的看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年纪大的男保安,赶我不要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等客拉人,我刚走就听到这个男保安和公交车司机和在站台等公交车的乘客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我听到后回头想去质问这个男保安他为什麽和群众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那个男保安已经回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办公楼。我问还在公交车站台上的公交车司机和群众:“刚才是谁说的赶我走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在站台上的公交车司机和群众都让我去找那个男保安。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武进公交中心站办公楼门前质问:“刚才是谁说的赶我走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没有人敢答应。但是很快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了群众在议论此事........

在2014年6月30日左右一段时间,我多次听到武进特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端着微型冲锋枪从我面前经过时议论说:“这个政治犯还在网上揭露中共的黑幕呢?不是影响大了他坐在车里就给他一梭子子弹射杀他了......”

以上摘自我在2014年8月14日发表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控诉(上)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2015年3月7日晚于江苏常州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在我2015年5月20下午14点到常州大学城鸣凰邮电局对面的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这家广告服务部老板娘答应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把我制作的要贴在铁牌上的彩色户外写真文字贴在我制作的铁牌上贴好),去拿我的广告牌(我的广告牌铁牌已经另外找人焊好了)。我到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的老板娘说等一个小时人才能有空给你贴彩色户外写真文字,在我的不断催促下真如江泽民集团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说的那样,直到下午快四点了,常州大学城武进区湖塘镇鸣凰的鸣新中路69号鑫汇众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才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了我的广告牌上.
在这家广告部的工作人员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我的广告牌上期间,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来登记我的身分信息和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信息后,拿出一张标明为武进区公安局没有具体日期和公章的要整顿三轮车的公告让我签字,在公告中把三轮车尤其是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需要牌照又不给办牌照的机动车.因为全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台关于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的新的国家标准,按照现行的全国通用的对电动车的处理方法,都是把两轮电动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把大些的电动三轮车规定不能进市区禁区,在不是市区禁区和农村准许行使),对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客行为列为违法.我拒绝签字,理由如下:1因为现在在国家还没有出台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之前,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还属于非机动车.2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肢残二级的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只能用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要迫害我,那你们告诉我:"我干什麽职业你们不再迫害我、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了...."

我和这个交警说:“你们出台严厉整顿啪啪车电动三轮车的规定,完全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迫害我,为了对抗习近平总书记而违法行政的规定,我说我被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尤其是我在常州武进区暂住的六年多来,我被迫害的六年来不得不用老式残疾车和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你们现在连我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谋生,也要针对我出台恶规对我进行迫害,我本身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从2009年底又被江泽民集团长期迫害的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现在你们连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车非机动车,你们也要针对迫害我出台恶规连我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车非机动车你们也要扣.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还没有出台,包括你们的副局长周立夫在记者招待会上也公开承认,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你们是怎麽能找人鉴定出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的?全国都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包括你们武进交警之前也都是把客运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的,怎麽现在在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还没有出台,你们就突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列入机动车了?那如果按照你们的这种规定,全国所有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都是机动车了.你们说你们现在查三轮车,那为何货运电动三轮车你们不查,专查客运电动三轮车,不就是为了针对迫海我的吗?”

并且在交警要查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过程中,我都明确告诉交警:"你们怎麽违法包括你们打我我都不会动,以免你们别枪杀我,你们的违法行为,我会依法控告....

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被我说的哑口无言。过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就打电话给一个领导说:"这个残疾人开的电动三轮车上面帖的还有东西..."过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告诉我:“我们不扣你车了,但是你以后不要到湖塘到城区来。”我说:"我这电动三轮车是残疾人代步车,我因办事需要还是要开我这客运电动三轮车进常州市和湖塘副城区的呀?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这个交警说:"你到湖塘城区和常州市区不要拉客."我说:"我到湖塘城区和常州市区办事不会拉客的."(期间又来了一辆警车和来了交警)

我刚走,就听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一个交警和要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个交警说:"怎麽不把他枪杀了呢?刚才要扣他电动三轮车时让他把车里工具拿出来时他把扳手拿下车拿在手里,我们就枪杀他,说他想袭警耶?"要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个交警说:"他一开始就说你们违法打我我都不会动,我怕你们枪杀我.对于他你没有执法记录仪不行.他肢残二级,谁敢弄他(迫害我或枪杀我)."


在现实中国,警察可以肆意枪杀公民,而整个国家机器都会为警察对人民的屠杀罪行进行包庇做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