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21草稿 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心脏痛等症状 对我的投毒迫害 对我的医疗迫害

对我的投毒迫害

........




对我的医疗迫害
......







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心脏痛等症状

2013年12月7日早上我睡在床上,我的左腰部又突然疼起来了,前天下午我拄着拐杖挑了一下午水没事我睡觉却突然疼起来了,我知道是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我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我就骑自行车试试腰部一点也不痛,我就想在网上揭露出来,很快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的腰部被上面用电子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他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他的腰部痛,他骑自行车腰部一点也不痛,他知道是有关部门用电子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他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他的腰部痛了,他今天就要在网上揭露出来了......”(之前不久我站着就突然左腰部痛,后来自己好了)。因为前两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我的心脏痛等,我在网上揭露后就好了。

最近一时期,有关部门仍然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并经常对我进行造谣诽谤迫害。

今天2013年12月1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吃过早饭,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想攻击我的心脏痛,我想在网上公开,有关部门又不攻击我的心脏疼了(我在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五十多万字的信《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中都反映了出来,以及反映有关部门别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或脑液血中风死了。后来我被逼得不得不把我的五十多万字的呼救信《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用电子邮件发往联合国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国际社会求救。)之后没过多久,有关部门就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说:“这个政治犯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想攻击他的心脏痛,他今天就要在网上发出来。”


在2014年7月3日下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的大脑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指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由于我没有在网上揭露,之后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在他脑子里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没有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