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22草稿 对我的砸车迫害 卖水果蔬菜和修车买配件对我的迫害

对我的砸车迫害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中共安全机关多次安排唆使交警砸车辅警砸我车城管砸我车流氓地痞砸我车

1:要求侦破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几个流氓地痞在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寻衅滋事砸碎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玻璃的案件

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群众的脑子也都被中共控制住了,只要在中国到过医院治病,大脑密码都被红外线摄像机给秘密拍摄读取了输入了读脑仪与计算机联网了,被中共脑控了......“

在2014年7月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为了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上面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刚才有四个小伙子要做三轮车到光宝宿舍,这个政治犯要二十元钱他们不坐却坐别人的三轮车要四十元。”事实就是如此。

在2014年7月5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抨击中共在迫害基督教徒,把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前的中共十八大前和在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浙江省还没有迫害基督教徒之前,在中国民间就到处有传言说:“习近平上台后要迫害基督教徒,习近平和他的家人都是信仰佛教的......“要在网上说出来.....

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往武进汽车站行驶,当我行驶到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的名仕家园小区前时,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要坐我的三轮车,他说要到常州大学城菜市场好又多超市哪里?我说五元钱。这个男青年上了我的三轮车后给了我五元钱。我刚开着我的三轮车行了几米,他又指着前面路边的四个人说让他们几个人上车一块拉子。我就在名仕家园前掉转车头停下让那四个也都是三十岁左右有几个身上有纹身的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男青年上车,这四个人上车后因为想要去的地方不一样他们五个人在争论了一会后统一了意见决定去鸣凰常裕大酒店附近的鸣凰街上。我把三轮车开着行驶后,我说:”你们要去鸣凰要八元钱,刚才给了我去好又多的五元钱,你们还要补给我三元钱。“这几个流氓地痞中的其中一个体型较胖的说:”你还问我们要钱呀?我们坐车没有人敢要钱......“我说:”我问你要钱了,怎么了?“这几个痞子让我停车。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鸣新中路南侧启星大厦前停下后,几个痞子中开始坐我车的那个男的就朝我的车窗上打了一下把我的车窗玻璃打碎了落在地上并说“我把你车砸了”。之后我坚持要报警让他们赔偿我的车窗玻璃钱,几个痞子中其中一个身材中等体型的男的几次要打我说:”不打你就不错了,还报警,赶紧滚蛋“。都被第一个上我车的人拦下了没有打到我,他俩为此还几次互捅了几下。之后开始上我车的人把要打我的人拉到一边说:”这个人是政治犯.......“然后要打我的人说:”你打110没有用,你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吧!“我说这可能不属于南夏墅派出所管辖,可能是鸣凰派出所管辖,我打110报警。”要打我的人说:“我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之后他用他的手机给南夏墅派出所打电话,让我接电话,告诉我让我说:“是鸣凰把我车砸了。”我不接他的电话说。我坚持要报警,开始坐我车的男的朝我的三轮车里扔了一百元钱后说:”给你一百元钱了,赶紧滚蛋!“我坚持要报警后开始上我车的男的把他扔在我三轮车里的一百元钱拿走后又把我的三轮车的左侧车门拿下来扔在地上说:“钱也不给你了,车也给你砸了,我们走,让他报警!”

我当时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因为我的这个手机可能是被公安机关控制住了,我一打110报警还是出现:“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急救中心请拨120、交通事故请拨122”的语音提示,造成我几个月来我的这个手机拨打110报警都打不通(我的另一个手机当时没有带)。我借群众的手机打110报警,现场围观的群众都不敢借手机给我打110报警,最后还是一个小伙子把手机借给了我打了110报警电话报的警。报警后20分钟左右鸣凰派出所来了一辆警车一个警号为:055747的警察和一个辅警号为FJ1106的辅警来处的警,现场录像拍照后,给我做了报案笔录材料。

下面是我拍摄的几个痞子砸我三轮车的现场照片和鸣凰派出所的警察现场处警的照片





 在2014年7月10日下午3点多至5点10分,我按照当时来接处警的警号为055747的鸣凰派出所的警察的电话约定到鸣凰派出所与派出所指定的一个辅警和我一块去调当天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五个痞子砸我车的监控镜头,这个辅警与我到了鸣新中路南侧启星大厦查看了现场后说他们派出所安装的红外线高清监控摄像头因修地铁线路被挖断了,我们进了几个砸我三轮车的地痞必须经过的在启星大厦一楼侧的维多纳酒店查看监控摄像头,却发现维多纳酒店的监控摄像头没有监控录像,我们到了启星超市查看监控摄像头,因启星超市的监控摄像头离人行道远监控模糊也没有发现这几个人。我就和鸣凰派出所的辅警说:”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都控制住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么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的、要怎么迫害对我进行包括医疗迫害谋杀、机动车谋杀、被人抢劫打伤、一次次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等,你们公安机关都说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我就是反映到联合国我也要反映......“

在我的要求下鸣凰派出所的这个辅警就和我到了这几个痞子上我三轮车的地方常州大学城鸣新中路名仕家园北大门查看监控录像,后来在鸣新中路名仕家园北大门附近的一处饭店查到了这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有鸣凰派出所的又一个辅警号为FJ1134的辅警专门到鸣凰派出所又拿了一个u盘来我看子他把这家饭店里这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这段视频拷贝好后,这个辅警让我到鸣凰派出所。我到了鸣凰派出所后又打电话给来接处警的警号为055747的鸣凰派出所的警察说:”砸我车的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调到了,在****饭店的监控摄像头查到的,已经被辅警号为FJ1134的辅警拷贝了.....“这个警察告诉我知道了.....

后来我又听到群众说:”砸这个政治犯三轮车的几个痞子的监控录像调到了,维多纳酒店就是他们开的,监控录像被他们删除了,‘鸣凰’等几个痞子在南夏墅混的最好,是南夏墅派出所的‘点子’(点子’就是‘内线’)......

在2014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往武进汽车站行驶,当我行驶到武进区鸣凰的常州大学城的鸣新中路的名仕家园小区前时被几个流氓地痞以坐车为名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砸了后几天,鸣凰派出所在常州大学城社区西区象征性的帖了几张《公告》协查通报,上面有砸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几个流氓地痞的监控截图。
下面是鸣凰派出所在常州大学城社区西区象征性的帖了几张《公告》协查通报,上面有砸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这几个流氓地痞的监控截图


在2014年7月3日下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的大脑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指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由于我没有在网上揭露,之后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在他脑子里有声音说‘周永康被开除党籍之日,就是你被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之日’,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没有说.....”

在2014年7月10日、11日这两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谁把这个政治犯打死后扔在机动车下压一下,交警就会把这个政治犯的死亡认定为是交通事故。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他没有声音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上面正准备害死他呢?迫害他他向武进区公安局报警、投诉,警察在电话那头这样议论说的他都听到了。今天下午(2014年7月11日下午)美国新唐人电视台记者给他打电话采访他对郭美美事件的看法,他在电话里都说了他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江泽民集团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十八年多了,江泽民集团为了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都把群众的脑子控制住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么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上面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对他的迫害全世界都知道,他都反映到联合国和在国际、国内网站揭露.....“

从2014年7月6日下午我被几个流氓砸车后至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7月6日下午三轮车被几个痞子砸了没有打他,如果这几个痞子打他了把他打伤了也会在他到医院治疗时把他医疗谋杀害死,到时就把这几个痞子判刑了。这个政治犯攻击习近平了,说浙江省迫害基督教徒了在网上揭露质问夏宝龙:’尤其是在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前的中共十八大前和在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浙江省还没有迫害基督教徒之前,在中国民间就到处传言说:习近平上台后要迫害基督教徒,习近平和他的家人都是信仰佛教的......’浙江省却迫害基督教徒,给习李政权抹黑了.....现在攻击习近平的都要被秘密害死。这个政治犯上面正准备安排痞子把他打死.....
       我看是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死我和攻击抹黑习近平总书记吧!
       
2014年7月8日下午、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7月6日下午三轮车被几个痞子砸了也是政法委安排迫害他的,这几个痞子是南夏墅派出所的点子(内线),迫害这个政治犯没有事,上面准备把这个政治犯害死呢?他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就要向中共中央反映后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求助了,那样江泽民集团过不掉.....“

2014年7月8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监控到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要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内外装监控摄像头,这样就没法用机动车撞死他和抢劫、砸他车了;上面脑控这个政治犯监控到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想租门面房开蔬菜水果超市,在超市内外都装监控摄像头,那样上面就安排人蒙面打砸他开的蔬菜水果超市,非让他干不下去,就是迫害他的....

在2014年7月8日、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对中共不满,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习近平反腐是选择性反腐,抓的都是江泽民的人(指江泽民、周永康、曾庆红的人)。曹顺利就是习近平让害死的......上面准备安排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这个政治犯开的三轮车他在三轮车里如果撞不死他撞伤他后把他送到医院里也要把他害死,习近平现在形成新的独裁了,反对他的人和造成重大影响的政治犯都要被秘密处死,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
       
在我在2014年7月10日上午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吕千荣2014年7月10日受迫害的微博》后,由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的对我的迫害和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抹黑我没有揭露出来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网上《吕千荣2014年7月10日受迫害的微博》里还有什么什么没有写出来......曹顺利就是习近平让害死的,以后也找不到证据、证据都被销毁了,浦志强也要被害死,以后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也都要把证据销毁......“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也攻击诽谤抹黑习近平总书记。

我认为这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习近平总书记的攻击、诽谤和抹黑,我认为曹顺利也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害死的,这些历史将会给予回答......

在2014年7月15日左右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控制我的大脑干扰我的思绪想让我在网上攻击习近平总书记,因为我经常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了解知道了中共的一些黑幕内幕,我知道中国最近二十多年来存在的大量社会问题都是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造成的,所以我一年来一直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彻底清理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

2014年7月17日之前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心里怎么怎么想的”我所谓的“感情花边新闻”,对我进行迫害诽谤并迫害诽谤别的公民....

2014年7月17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控制住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受迫害的日记和我新的控诉申诉材料,并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最近把他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后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后可能要向联合国反映及提出申请政治避难,那样让江泽民过不掉也让中共过不掉,这个政治犯十八年多来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中共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都是江泽民集团干的。上面就准备把他害死呢,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没有事......”
       
2014年7月2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诽谤.....

2014年7月28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时有关部门脑控控制我的大脑在我过十字路口的红灯时干扰我的正常思绪,然后让群众说出来......

2014年7月29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让群众随时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诽谤和对我家人的诽谤,并控制群众的大脑不让群众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并让群众说出来.....

2014年7月29日上午10点多,因为我老婆的手机电池板充电后只能用一天了想让我再买一块,在我用我老婆的手机给我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后,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就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四次,而且有关部门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都是在手机屏幕上见不到,听到手机音乐铃声后我按手机键才发现是自动语音拨号,我想结束手机自动拨号却结束不了,我只有关闭手机,但是我关闭手机后开机后一会儿我老婆的手机又是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在我再次关闭我老婆的手机后再打开手机手机才正常了。之后我发现有关部门控制我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我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四次。我老婆下班回到家后才告诉我“她厂里的老板问她怎么几次拨打他的电话?”我老婆告诉她厂里的老板:”手机在我老公那里,可能是我老公不知道碰到手机按键了....“


在2014年7月29日晚上6点多,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上午这个政治犯老婆的手机在这个政治犯身上,上面就控制他老婆的手机自动拨号拨打他老婆厂里老板的手机几次....“

在2014年7月29日之前几天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来:“这个政治犯正在写一篇时评也是给国家的一篇建议《把脉中国:中共的困境和中国的选择》,用大量的事实揭露共产主义歪理邪说给世界、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尤其是给中华民族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呼吁中共政改,这样让中共过不掉,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在我从2014年7月23日开始写这篇时评也是给国家的一篇建议《把脉中国:中共的困境和中国的选择》后,有关部门就控制我的电脑网络使我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我只有重新安装电脑系统。

在2014年7月29日之前几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并脑控控制住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受迫害的日记和我新的控诉申诉材料(包括我被刘同贺打伤残后不服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对刑事和民事的枉法判决书,准备向江苏省高级法院申诉的《申诉书》),造成我的上述材料几个月来都无法写出来.....


2:要求处理2014年8月9日晚上8点40分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前由武南路从西往东行使,被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451的交警用警车违法逼停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用铁棍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挡风玻璃砸碎的砸车事件

2014年8月1日一天,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被人把他鼻子打成歪鼻畸形后,他要做法医伤残鉴定到江苏省中医院拍摄鼻部CT三维重建片子,被上面安排江苏省中医院的放射科医生医疗迫害谋杀他用X刀照射他的鼻部,他都感到鼻部疼痛了,他的鼻部被照射的可能要得鼻癌(指我在2013年5月13日被刘同贺打伤成歪鼻畸形后之后我到江苏省中医院拍摄鼻部CT三维重建片时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江苏省中医院放射科的医生对我进行医疗迫害谋杀,用X刀照射我的鼻部).....

在2014年8月8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晚上就要在国内网站论坛上发表外媒:习近平的“七项超越”》支持习近平”。

在2014年8月8日晚上六点左右,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诽谤......

在2014年7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于15日至16日出席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和于17日至23日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上述4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习总实际7月25日才回国),网爆中国国内上海等地被空中管制、上海电视台也被停播军管过、解放军大幅度军事演习,国内外网爆江泽民集团政变未遂,在此期间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有关部门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反腐败打老虎清除江泽民集团,习近平要实行毛泽东式的独裁,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习近平把江泽民搞倒后会更独裁....”

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在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攻击、诽谤胡锦涛总书记及其家人和习近平总书记及其家人,这暴露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的中共政法委掌控的国保特务或国安特务是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养的狗......


2014年8月8日之前一段时期,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经常煽动流氓地痞、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和向群众公开要把我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赛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并让群众说出常州警察准备枪杀我然后做假材料说我“抗法”或“袭警”等.....
      
我在2014年8月9日上午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写了《吕千荣2014年8月8日受迫害的日记(草稿)》发了上述内容后,2014年8月9日下午,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还支持习近平呢?现在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害死他的,不然谁还敢这样脑控迫害他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大脑都被脑控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害死他....“
      
我看这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想害死我并嫁祸习近平总书记吧?汉奸恶魔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叶剑英等人不逮捕法办“四人帮”,邓小平等人不推翻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政变罢免集党政军于一身的华国锋的中共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等职务,文革还结束不了,大量的冤案还不能平反昭雪、文革受迫害的干部群众还要继续受到迫害,江泽民集团现在造成的大量冤案也是一样,如果习总不能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拨乱反正结束维稳迫害政策,那么中国的过亿冤民仍然还会受到迫害、脑控迫害、监控迫害、残害、甚至屠杀等,我们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仍然还会在地狱中苦苦挣扎.....
     
这就是中共这种体制性的问题,这就是为什麽江泽民集团要不余遗力的要攻击、暗杀、谋杀习近平总书记,因为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害怕他(她)们的罪行受到清算,所以他(她)们要拼死反扑....

2014年8月9日晚上8点40分,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都不敢把三轮车停在BRT路口等客拉人了(指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这里每天晚上都有多辆三轮车停在这里等客拉人,偶尔有交警来了就是让用三轮车等客的人把三轮车开走。到了晚上九点后常州就没有禁区了交警也不管了,武南路本来也不是禁区),今晚交警要迫害这个政治犯.....

       
我听到这些后,知道有关部门又要迫害我,我就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了一会,看没有车了,我的车辆可以通行后,我就转弯由武南路从西往东行使,我刚在武南路从西往东行使一会,一辆行使的警车在我正常行使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前面逼我停车,我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停下后,一个交警下警车用铁棍朝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窗户砸去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窗户钢化玻璃砸碎了,我问他为何砸我车?这个交警说:”你把车停在了武进汽车客运站门口的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客了,让你停车你不停车。“我说我刚把车停在常武路与武南路交叉口的BRT路口等了一会是等车过了通行,你凭什么用行使的警车拦截我正常行驶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法律法规明文规定交警检查车辆要设置停车检查标志,不能用警车拦截正常行使的车辆,你懂不懂法?还把我的车给砸了,你这不是执法是违法犯罪的土匪行为!我当时在20:44分至20:55分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给常州市110打了3个电话反映:”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451的交警用警车违法逼停我正常行驶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后用铁棍把我的车砸了!“
        
了一会110把电话转接到了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又等了一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678的高新区交警中队领导来了,又说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了,我说:“我在这拉客六年了,我一个本身就先天性肢残二级的中国爱国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在19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先是受到了地方镇村干部、公安局派出所、流氓地痞、县委书记的一次次的殴打、非法关押、寻衅滋事、威胁恐吓。1997年我被迫害的又到北京上访又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开始对我进行了包括药物迫害、脑控迫害在内的残酷迫害,2000年8月我释放后,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又下通知让我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之后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我又长期受到了国保、国安特务机关每天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此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一次次被迫害寻衅滋事殴打、被迫害非法关押、被迫害打伤打残、被迫害抢劫打伤、被迫害扣车扣物、被迫害砸车、被迫害药物迫害、医疗迫害谋杀、被迫害机动车谋杀等,造成我在2009年底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后,有关部门仍然每天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2013年向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写寄了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后,之后我又用电子邮件把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发给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的驻中国大使馆,但是江泽民集团仍然每天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现在我被迫害的靠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是这样迫害我,流氓寻隙滋事殴打我、地痞殴打抢劫我、流氓地痞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公安局派出所辅警砸我车、交警又砸我车,真是连土匪都不如。造成我一个祖辈都是农民在我之前祖辈都没有人坐过牢都没有人受到过任何政治迫害,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报国之志和惊天奇才、对食品、饮料、保健食品饮料等企业产品的开发有超越市场经济五年甚至十年的创意头脑、一个社会阅历丰富、办事能力极强、有较高的情商和敏锐的洞察力、随时能创造世界新闻轰动效应的人;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爱国残疾农民及妻子儿子一家三口,十八年多来却在我深爱的自己的祖国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长期用邪恶恐怖手段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活不下去.....”

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高新区中队警号为055678的高新区交警中队领导说:”就事论事,星期一你到交警中队处理.....“

       
下面是交警砸我的非机动车客运电动三轮车的现场照片











当晚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今晚交警砸这个政治犯的车也是上面安排的.....”

在我在2014年8月10日上午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8月9日受迫害的日记(草稿)》上述内容后,2014年8月10日下午和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8月9日下午开别人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都把开到马路上了,谁坐他的三轮车上面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控制他大脑让他把刹车当油门踩还出交通事故呢?“造成一些群众都不敢坐我的三轮车,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脚下只有刹车,油门在方向把上,我怎么能把油门当刹车踩的?(我从2006年开的马达三轮车和老式残疾车以及现在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都是车把式三轮车,油门都是在右手车把上,脚下只有一个刹车。我开这种三轮车已经八年多了已经安全行驶近百万公里了。因为我想学汽车驾驶,就想先买辆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先练习,因为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除了比汽车少了一个离合外也是方向盘驾驶、右脚有油门和刹车。2014年8月9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站武南路上临时开别人的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试车,因为我没有开过这种方向盘式的油门和刹车都在右脚下的这种和汽车驾驶差不多的三轮车,在我在武南路开方向盘式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试车时因为怕有汽车来了进行180度急转弯时客运电动三轮车被开到了马路边的绿化带,没有学过开方向盘式的机动车的人突然开方向盘式的车辆上路试车,一般都是不会驾驶操控车辆的。我在这里提醒没有学开过方向盘式的机动车的人方向盘式的车辆要在空闲场地在专人指导下进行。

2014年8月10日下午和晚上,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和拉客到我的暂住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交警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扣他的三轮车.....”

中共体制内的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你们用如此邪恶恐怖手段十八年多来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查查人类历史上有这么邪恶的政权如此邪恶恐怖的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吗?

 呼吁国人和国际社会关注我的生命安全,以免我别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把我迫害谋杀死了,包括我别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成新肌梗塞死、脑液血死、脑中风死了,之前我做的血液检查我的心脑血管、血液等都正常、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3:在2010920上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横林镇有事,我的残疾车被横林城管砸了。我多次打武进区区长热线86310051反映。武进区区长热线让我打武进区城管局执法监督科的电话,可是我打武进区区长热线给的这个电话,却打了一天都没人接。下午,我找到了横林镇的女镇长后,女镇长打电话给横林镇城管中队,横林镇城管中队来了几个城管让我到横林镇城管中队办公室,我到了横林镇城管中队办公室后,一个城管制服上编号是XG2968的城管领导说:你不要问是谁砸的你残疾车了,车砸坏了给你修,我们拿二百元钱给你,你自己去修吧!我同意了。他们就给了我二百元钱修车钱,我就开着残疾车回到了我暂住常州的家不再追究此事了。因为在现实社会我能有什麽办法?

2010916,我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站附近用残疾车拉客。但当天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公开煽动流氓地痞用机动车压(撞)死我,让我生活在恐惧之中

2010919,我的残疾车要换零件,我就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配件,有关部门通知了中凉亭摩配市场我经常买配件的那家摩配商店和所有的商家都不卖给我配件,我买什麽配件中凉亭摩配市场的商家都说没有,别人都能买到。有关部门并且公开用群众监控我,向群众说:就是迫害那个政治犯的。” 
   
 2010920上午,我到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横林镇有事,我残疾车停在马路边时,先过来一个辅警,随后又过来几个城管,说我的残疾车不能停在路边。我说:那人家那麽多轿车停在这你们怎麽不管?他们说人家车是合法的,我的车是非法的。我说我的残疾车怎麽非法的了?几个城管就把我的残疾车推走,我不让推,他们两个城管就拧我的左手,两个群众看他们这样对待一个残疾人就不愿意,质问城管。(因为横林镇离我暂驻地有六十多里地,这两个群众不知道我是被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的所谓的政治犯。)几个城管把我的残疾车推到了武进区交警大队横林中队院内后边去了。我就打110电话和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打不通。(结果一天都没有打通)。我就打武进区区长热线86310051反映。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武进区交警大队横林中队出来一个交警让我把残疾车开走。我去开我的残疾车时,见我的残疾车一个马表被砸烂,一个车窗被砸烂,火花塞被砸坏。(见下面我被现场扣车的照片和我的残疾车被砸坏的照片。我就找横林交警中队的交警,交警说是城管的事,跟他们没关系。我去找横林城管中队,没人管。我多次打武进区区长热线86310051反映。武进区区长热线让我打武进区城管局执法监督科的电话,可是我打武进区区长热线给的这个电话,却打了一天都没人接。下午,我找到了横林镇的女镇长后,女镇长打电话给横林镇城管中队,横林镇城管中队来了几个城管让我到横林镇城管中队办公室,我到了横林镇城管中队办公室后,一个城管制服上编号是XG2968的城管领导说:你不要问是谁砸的你残疾车了,车砸坏了给你修,我们拿二百元钱给你,你自己去修吧!我同意了。他们就给了我二百元钱修车钱,我就开着残疾车回到了我暂住常州的家不再追究此事了。因为在现实社会我能有什麽办法?
                


  


4:在20111118日下四点左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刚把残疾车开到武南路与常武路交界处东南方向的马路边停住,就过来一个佩带红绣章穿辅警制服的四十岁左右的男辅警(辅警号为NXS077)过来拿个大硬土块使劲砸向我的老式残疾车前面的挡风有机玻璃,把我的挡风有机玻璃砸碎后又击中了我的肚子。后在我向常州市长热线反映下,2011127下午,在南夏墅派出所顾警官等三人在武进汽车站警务室的调解下,砸碎我的残疾车前挡风玻璃的辅警周建忠赔偿了我他砸碎我的残疾车前挡风玻璃款一百元,说再有派出所对周建忠进行处理。 

20111118上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我的暂住地武进区牛塘镇等附近几个街、镇,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天涯社区昨晚(20111117)转发了一个关于中国各级政府高额负债,中国近年可能要发生金融危机的长微博,可能又要迫害他。"下午我到武进汽车站附近用残疾车等人拉客,就听到有不少群众说:"上面又安排用摩托车拉客的打这个政治犯,没人愿意干,都知道他大脑都被电子脑控了,上面要是想把他害死,就把他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成心肌梗塞死或脑溢血死了或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了。"又过了一会武进汽车站来了几个武进区公安局南夏墅派出所的辅警。我就听到那些用两轮摩托车、三轮摩托车、机动车面包车、小汽车拉客的都说:"上面安排让南夏墅派出所的联防队今天砸这个政治犯的车,把他逮到派出所把他打死在派出所。中央某某某领导下令要把他害死,说他在网上发帖子阻止文革了,中国又要实行文化大革命。"我听到后就感到恐惧。下午四点左右,我刚把残疾车开到武南路与常武路交界处东南方向的马路边停住,就过来一个佩带红绣章穿辅警制服的四十岁左右的男辅警(辅警号为NXS077)过来拿个大硬土块使劲砸向我的老式残疾车前面的挡风有机玻璃,把我的挡风有机玻璃砸碎后又击中了我的肚子(当时我坐在残疾车上。见下面我残疾车被辅警砸的照片)。砸了我车后他又要扣我的车。我问他为什麽砸我车?他说这不准停车。我就说:"那为什麽别人在这停车你不管,我刚停下你就砸我的车,别人的车你怎麽不砸?这停车也属于交警管呀?交警也不能砸人车呀?我今天下午就听到群众说:"上面安排你们南夏墅派出所联防队要把我弄到派出所打死了?"我就拿出手机打110报警。后又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此事。南夏墅派出所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接警后让我到南夏墅派出所做了材料。 
    
在我向常州市长热线反映下,2011127下午,在南夏墅派出所顾警官等三人在武进汽车站警务室的调解下,砸碎我的残疾车前挡风玻璃的辅警周建忠赔偿了我他砸碎我的残疾车前挡风玻璃款一百元,说再有派出所对周建忠进行处理。 













卖水果蔬菜和修车买配件对我的迫害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卖水果蔬菜、捡收出售旧砖、修车、修车买配件等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连我办残疾车牌照都要迫害我

2004年对我的部分迫害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8年12月底,我们一家三口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我自己的国家找不到我不受迫害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就到了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我一个亲戚家暂住谋生,到了常州市就快到了2009年。过了元旦后,我为了生存就在常州捡收垃圾废品。我才开始干,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通知了我所有能到的建筑工地和我暂住地附近的废品收购站,都要监控我,不准收我的废品。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3月春节过后,我们一家暂住到了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8号张定立家。我住到张定立家后,有关部门就通知了张定立家对我进行监控,并让白家巷的居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说我是政治犯,不能让他起来了,不能让他挣到钱,说我对社会不满,监控他说什么做什么了都要向上回报,不能让他给国家造成政治影响……并在我暂住地和我经常去的地方,有关部门就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然后再煽动群众和安排流氓地痞迫害我和用机动车谋杀我,逼的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在我所能接触到的群众中,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知道了我是政治犯,上面让监控迫害我后,有关部门就开始了对我的第二步迫害,煽动群众打我,并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他是政治犯,他大脑都被控制住了,打了他没有事,他家人不敢上,在无锡打了他还拘留他。上面安排连他亲哥姐弟妹都在监控他。他对社会不满,谁打他找他事,政府给谁有好处。"然后公安派出所就煽动安排唆使人民群众、流氓地痞打我、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3月9号上午9点左右,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8号。我暂住的地方发现我收废品的三轮车轮胎被扎了,就到几里地远的地方找人来修。白家巷8号叫张定立的房东故意在修车人旁边和邻居说:"不叫给政治犯修车,这个人可能不知道?"造成修车人听到后把我的车修了一半,还把车砸坏了不给我修要走,我就不让修车人走,非让他把我车修好了才走,这时,我暂住的白家巷8号对面的(白家巷33号、34号)邻居兄弟两个中年男子,把我一顿毒打,而我暂住的房东张定立父子还拉着我推搡我,让我搬出暂住屋。对门的两个男子兄弟两人追到我的暂住屋里打我。我被打伤后打110报警,接警来处理的两个牛塘镇派出所的警察还说我没有暂住证违法,三轮车手续不全,要扣车才能给我处理。我被打伤却没钱治疗。当天整个卢家巷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多人都知道了那个政治犯被上面安排两个人打他打伤了没事,派出所也不讲他话。以便以后对我更好地公开监控迫害和谋杀。当时我被殴打时我的孩子大舅王海军在旁边看着(在这次被打伤前十多天我就告诉我的妻子王海戈有关部门正在煽动安排群众打我)。2010年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33号、34号和8号附近此地已拆迁。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3月17号下午,我因被迫害的活不下去为了生存,我就和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去捡红砖卖。我刚捡了两天,每天可以挣将近一百元。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知道了。有关部门就通知卢家巷买砖的不要买我砖,我就联系南夏墅一个买砖的,因这个买砖的有利可图,人家不顾有关部门的通知照样买我的砖。有关部门就安排别人找我的事。当天下午,我到常州武进区滆湖镇一处拆迁填埋工地捡废砖。我们刚捡了二十多分钟废砖,因我知道有关部门在用高科技监控我(包括脑控迫害我和监控控制我所有的通讯),我就让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用他的手机打电话让买废砖的开车来拉废砖。结果电话打了还没二十多分钟,一个工地就开了一辆挖掘机把我捡的废砖全部压碎。废砖压了后,那个工地又来人喊我去买废铁,结果废铁没卖给我,老板在场工人要用刀捅死我。说我给的价格低了。我们走后我就听那个工地的人说:"说是政治犯,捅死他没有事,做假材料,但他今天有两个人,不能捅死他。"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13号,我因在有关部门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生存,我就用三轮车拉客送人。因我天天都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公交中心站停车等客拉人,而在卢家巷公交汽车站用摩托车三轮车和面包车、小汽车拉客的人几乎都是苏北的,有关部门就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煽动安排群众尤其是流氓地痞找我事及用机动车撞死我,并且多次安排苏北的流氓团伙用车撞死我。这些详情我已在2009年10月9日写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十二万字的长信《共和国,我用生命向您请求--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冲天得呼救》中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过(此信我分别从江苏省镇江市火车站邮局,安徽省颖上县南照镇邮局用两封特快快递分别寄给了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我所有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信几乎都是用两封特快专递分别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两位领导的),因为我多次打电话向相关部门反映,所以有关部门才没有硬害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17日我让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到卢家巷我经常拉人的两处地方,两次询问了五个和我经常在一起用三轮车、摩托车拉人的,都告诉我孩子大舅王海军说:"是政府要害死他的,叫用车撞死他,他是政治犯,公开的怕啥?"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见不是象我们去山西左权县他家时,他地方公安机关通知的那样仅仅是监控我不能让我起来,而是处处迫害我谋杀我?为了我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和党纪国法的尊严。才向我们一家三口说出2008年12月我们一家到山西他家时,他们地方公安机关通知他们家监控我,他不相信是党中央国务院让有关部门去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和革命群众的后代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21日,我在被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活不下去的时候,为了生存我到常州凌家塘批发市场批了一三轮车萝卜卖,由于有关部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午5点以前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当时的卢家巷菜市场北面建设银行门口,卢家巷市政街北段卖萝卜,下午5点以前城管不让卖,5点过后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的不让我卖,我刚走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就向群众说:"他是政治犯,就是弄他的,本来这个时候就不管了,他对社会不满。"当时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说这些话时,我家小孩大舅王海军就在他身旁,我刚走没多远也听到了。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22日上午,我和孩子大舅王海军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菜场旁边卖萝卜,过来一个管理员撕票收了一元钱卫生费。没过多久又过来一个辅警让我车推到菜市场里卖。我把车推到菜场大门外,大门锁着,辅警说马上有人给你开门。我就边等人开门边卖萝卜时就听到群众有人议论说:"说是政治犯,不会少称的。"没多久过来几个管理市场的要拿我的秤。我把情况说了,管理市场的让收的一元钱退给我,不让我在菜市场买萝卜(当时城管在场)。我就到南夏墅菜市场旁边的路旁边卖萝卜,城管就把我的秤拿走了。我找到南夏墅城管中队长,城管中队长让我找市场管理办公室,我就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南夏墅城管中队长才把秤给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从2009年3月至4月的一个多月时间,我孩子大舅王海军和我们在常州生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看到了我所受到的公开迫害谋杀,并不象有关部门通知他们全家对我监控时说的那样,仅仅是怕我起来了,怕造成政治影响……   为了我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为了宪法、法律的尊严和国家的形象,王海军在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写了《必须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惊天的反映信》一信反映后,就回山西省左权县老家了。从王海军在常州与我生活一个多月时间里,看到我所受到有关部门肆无忌禅的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中,党和政府就可以看出,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在21世纪的中国,十几年来所受到的邪恶恐怖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是正常人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26号,我到南夏墅菜市场附近去卖蚕豆,我在推着我的三轮车走,城管就拦下我把我秤收走。我就质问他们,我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走卢家巷经过我就听见开三轮车拉客的说了:"我今天来南夏墅卖菜,城管就找我事收我秤。我今天来试试,果然如此,我还没卖菜你们就收我秤,看来上面安排好的要搞我迫害我,就必须执行。"城管让我说的当时哑口无言,当天是双休日,我就只有打电话给110反映,110接警员告诉我:"城管我们管不了。我就问110接警员,那我为什么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在二十几里外的卢家巷就听到群众说:"政治犯今天到南夏墅卖菜城管就找他事,收他秤呢?"110就赶紧挂断了我的电话不给我回答。南夏墅城管后来扣了我一个小时左右的秤后,把秤归还给了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27号早上,我在南夏墅菜市场门口卖蚕豆,菜市场管理人员不让我卖,我要进菜场卖,菜场管理人员说:"临时摊位不是自产的不准卖。"我就说:"别人不是自产的怎么卖了?"南夏墅菜场管理人员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我真不知道那个市场管理人员是说我正在被有关部门用政治犯的名义公开监控迫害的跟别人不一样,还是说我手残疾和别人不一样,才不准我进菜市场卖?当天下午,我打公安部举报电话:010-58186696反映我受到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并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4月28号下午,我在南夏墅菜市场旁边卖菜,有关部门就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公开煽动群众说我挑战社会体制,让用机动车压死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2号,我到卢家巷一电动气量门市部修充气钻,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知道我要去这个门市部修理电动工具,就安排修理电动工具的人找事打我,并安排好了两个人打,两个人拉架,像上次一样。结果在他们准备打我时,两个我的老乡因不知道内情是上面安排的,他们不愿意,才使我又躲过了一劫。第二天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向群众公开了:"昨天安排修电动工具的找那个政治犯的事,准备打他,被他的两个老乡不知道搅和了。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3号,有关部门在那一连几天一直煽动唆使安排苏北的流氓地痞用机动车撞死我和我妻子王海戈。并在每晚我妻子下班我用三轮车接她的时候实施。并一连几天晚上,在我们快到暂住的地方,都有一辆轿车跟在我们身后边。2009年5月4号上午,我不得不打010-12388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电话反映我所受到的迫害,我所受到的谋杀威胁。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8号晚,我与我的儿子一块到南夏墅去卖西葫芦,当时有关部门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群众买我的西葫芦,并在我所到之处城管就赶我不让我卖,造成我的西葫芦卖不掉。所以在南夏墅当晚我和儿子卖西葫芦时,有关部门又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我西葫芦卖几天了,上面弄我,我卖不掉还在卖,不要群众买我的西葫芦。我在捡扔一个烂了的西葫芦时,两个女的从我面前经过时,一个姑娘和另一个姑娘说:"他小瓜(西葫芦)咋烂了呢?"另一个姑娘回答:"你不知道呀!上面弄他弄的紧,他那能卖掉呢?都在家放了好几天了,咋能不烂呢?"当时我和儿子都听见了(卖菜的都是这样,只要不烂就能卖,因为蔬菜从外地运来就要几天)。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从2009年5月14号开始,有关部门向群众公开监控我造谣诽谤我说:"有关部门用高科技监控到他喝醉酒嫖过一次婊子,想过一个小姑娘(2008年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的)。并煽动唆使群众诬陷我偷人,诬陷我在女人面前使坏或强奸,并煽动群众说:"只要有人告他,公安机关就要把他抓起来弄死在监牢里面。"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15号至20号,我在收废旧轮胎卖,刚干了三天每天可以挣200元左右,有关部门就用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迫害我等和利用群众及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通知无锡常州两市收购废旧轮胎的大贩子不要买我的旧轮胎,又从源头上堵死我这个生意门路。2009年5月20号,在我上午去常州市礼嘉镇卖废旧轮胎,在有关部门的迫害下没有卖掉后,下午我开三轮车从湖滨路往卢家巷去,可能是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三个交警队辅警开子警车违法拦截我开的三轮车,要扣我的车,并拿出手铐要铐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5月20号、22号、6月9号,我被有关部门迫害的不得不打010-12388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电话反映,我所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和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说我嫖过婊子,想过人小姑娘,煽动唆使群众诬告陷害我向女人使坏或强奸,煽动唆使安排人民群众,尤其是流氓地痞用机动车撞死我等(一次电话录音、二次人工接听)。由此可见,有关部门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迫害手段的之卑鄙、邪恶、恐怖。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6月26号,有关部门又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煽动唆使群众找我事打我,用机动车撞死我,说政治犯可能要逃跑外国,并向群众公开我每天在向中央写信反映的是什么?以此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2008年在无锡我在向中央写申诉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做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也一次次煽动群众公开作我假材料,说我对社会不满,中央让做我假材料逮我。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并向群众公开预测说:"他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可能要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因为全国都是这种情况,你拿他也没办法。那样就用交警硬找他事,用流氓地痞找他事,想方设法用汽车撞死他(2007、2008年我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公开向群众说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13号下午6点,我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菜市场前面街道边卖长豆角,没过多久,就开过来一辆黑色小轿车故意从我三轮车边转弯差点压到我,结果车没压到我,车开走时,我就听车上有人说:"怎么没压住他。"

2009年8月14号上午,我到常州武进区嘉泽镇成章街道菜市场卖长豆角,成章菜市场收费员话里有话的说:"你怎么到这卖了?"我说:"这里有摊位呀!"我刚卖没多久,我斜对面卖茶叶的就过来称我长豆角,并告诉我他是做生意的给够称,我说:"我每个人都称时让人看看。"结果他称一斤四两长豆角,我让他看着秤称好的。过了有一个小时,在别人都在称我长豆角时,那个我斜对面卖茶叶的来了故意找我事,说我的长豆角少了只有一斤,我用秤一称,将近一斤少了四两。我说:"我称时让你看是一斤四两,你把拿一部分藏起来,他能不少嘛?我秤是标准的,让大家称称你自己的看少不少。我知道是有人安排故意找我事的。

2009年8月14号当天下午,我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办事处,南河居民小区前的一个临时菜市场卖长豆角,我在一个卖鸡的旁边空位卖长豆角,卖鸡的不让卖,我就在那卖,过了一会,我就听到那个卖鸡的女的和另一个小贩说:"明天他在谁旁边卖,谁都不叫他卖,他是政治犯,上面正在监控他、整他,如果他天天在这卖,这个临时市场也要取缔。"回去后,我就把正在迫害我的事向我妻子说了。

2009年8月15号上午8点多,我到常州武进区湟里镇卖长豆角,当时这里正是逢集会,常州这里的集镇、街道都是五天一逢集会,逢集会这天卖什么的都有,日用百货,农副产品等等,小贩都会在街道边摆摊,大一点的集镇街道上城管划得都有摊位线。我就在城管划好的摊位线上卖长豆角,在我摆摊的对面左右都摆满了和我一样的小贩摊位,这条街道叫埠新中路,我当时摆摊地点在西段。当时有一个男城管在撕票,一个女的在收钱,他(她)们两个在收摊位费收到我时,那个男城管告诉我:"我不收你钱了,你走吧!不准你在这卖。"我问那个男城管:"为什么?"那个男城管告诉我:"因为你卖的是农副产品。"我说:"那在我的对面左右(同一条街)也有你收过钱的,也有你还没收到钱的地方,都有卖土豆(马铃薯)、毛豆(荚)、茭白、花生的,为什么都准他(她)们卖,却偏偏不准我一个残疾人卖?"那个男城管回答:"你卖豇豆不准卖(长豆角在常州方言叫豇豆)。"我说:"你是哪国法律?土豆准卖、毛豆准卖、豇豆不准卖,我打电话向上面反映。"那个男城管说:"就是让你对上面反映。"我因被迫害的活不下去,手机已欠费一个多月,我只能打110反映。我刚反映了一半,110接警员就挂断了电话,那个男城管要把我车推走不准我卖。当时围观了一些群众,我就向男城管说:"来来,你把我当着群众的面向大家解释清楚,为什么土豆准卖、毛豆准卖,豇豆不准卖?在中国上下五千年,在当今世界一百九十多个国家,哪个朝代,那个国家是这种执法的?就是国民党现在在台湾执政也是依法办事的呀!"我就再次拨打110电话,是个男的接的电话,我向他说:"最近几年我一直向中央和一些部门反映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现在城管竟荒唐到土豆准卖、毛豆准卖,不准我卖豇豆,你说是不是迫害我?"常州武进区110接警员告诉我:"你现在在湟里镇,你的情况我们知道了,你打12319反映。"我记下了那个男城管队员制服上的编号:"SD2476。"那个男城管和女收钱的他(她)们两个人走了,下午我打010-12388向中纪委反映,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第二天2009年8月16号我又打电话025-96060向新华社主办的《现代快报》反映和打12319向常州城建热线反映。2009年8月15号在湟里,城管公开荒唐的迫害我不让我卖豇豆(长豆角)后一个多小时,我就听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来赶集会卖东西让他走他不走,上面可能要把集会取消,说他住的那地方,为了他集会都取消了。"我这才知道了为什么牛塘镇的卢家巷和南夏墅街道的五天一集会这一流传多年的会期为什么会在2010年夏季取消了,原来是有关部门为了迫害我,不让我做生意卖东西才取消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17号上午8:30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嘉泽镇镇政府北嘉泽镇街人民路北段卖玉米苞谷(可以煮吃的嫩玉米)因为嘉泽镇街当天也是逢集会。我刚到,城管就不让我卖,我问他们为什么我的对面摆有两个卖五金铁器的摊位,在我的北面也是和我一样,靠镇政府院墙外街道边摆摊修自行车的为什么你们准他们摆摊?我为什么不准卖?城管说:"他们是在自己家门口摆摊,你不住在这里。我不走与城管说理,就被嘉泽城管中队,把我的三轮车推进镇政府,连同一车嫩玉米都被扣压。当时他们扣压我三轮车时,嘉泽城管中队有四五个城管,我问他们要扣压我三轮车等物品的"物品扣压清单(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暂扣单)城管不给。在我多次打电话向常州武进区和新闻媒体等多个部门打电话反映,并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在2009年8月21号上午,我的残疾车和嫩玉米被扣压了四天,嘉泽镇城管中队才将我被扣压的三轮车和一车玉米归还给了我,但我车上的嫩玉米苞谷已少了一袋,还剩三袋嫩玉米苞谷已被晒干。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农村爱国残疾青年农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妻子有病都无钱医治被迫害的活不下去的情况下,连做点小生意卖农副产品却都被城管迫害的扣车扣物损失了几百元。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26号,我听到群众说:"在国庆节前,上面(指有关部门)还要整他一次,可能还要让城管扣他车。"我心里知道,有关部门动用高科技手段和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包括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想怎么迫害我就怎么迫害我,这是"不可抗力。"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26号,我又批了一车玉米卖,下午在武进区南夏墅菜市场卖,都到下午六点了南夏墅城管开始赶我,并向其它和我一样流动的小贩说:"就是为了整那个政治犯的。"我就赶到了牛塘镇的卢家巷街道上,结果刚到卢家巷城管就来赶我。我就到牛塘镇小商品市场夜市卖。我刚走就听卢家巷的城管他们说:"可能去牛塘夜市去卖,到哪都是整你。"我刚到牛塘夜市,那里的城管要收我车,我说:"为什么别人都在卖,你们反而整我一个残疾人,只要你不取消夜市准别的流动小贩卖,我就卖。"后来我推到了和其它小贩紧挨的地方卖,我刚走城管就打电话不知向哪个部门反映说:"政治犯骂共产党。"我当时听的清清楚楚,我就问一个小贩:"城管是不是打电话向上面说我骂共产党?"小贩回答说:"是的,对上面打电话说你骂共产党。"我说:"你们都在现场,你看城管多卑鄙,满嘴谎言,有关部门就是这样公开监控迫害我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27号上午,我到武进区嘉泽镇街道因逢集会卖玉米。当时我和一个家住嘉泽镇成章街上的一个摆地摊卖五金的本地人一起(因我们经常摆摊在一起认识)。我就听到两个妇女从我摊前经过说:"这个是政治犯,镇政府不让买他玉米。"我听了后怕听错了,就问我旁边卖五金的成章本地人:"那两个女的是不是说我是政治犯,嘉泽镇政府通知不让买我的玉米?"那个成章本地人回答说:"是这样说的。"我想让他给我作证写个证明材料,他不敢。

2009年8月27号下午我到中凉亭汽配市场旁边的居民小区里在路边卖玉米,有关部门就安排一个和我一样的流动小贩故意找我事,把他的车放在我的车前面。我们发生争执后,那个小贩和别人说:"他一个残疾人,我怎么能欺负他呢?上面安排我的,说他是政治犯,走到哪监控到哪,都搞他。如果他天天在这卖,城管就不准我们在这卖了。"

2009年8月29号我就打电话给我安徽霍邱县周集镇的二姐夫陈继理说:"有关部门现在又向群众公开说,在国庆节前,还要迫害我整我一次,说非要迫害我逼的不能活,逼我在国庆节期间,在北京制造重大事件,然后定性我闹事逮我,或逼的我向外国人反映,然后全部否定我反映的问题逮我。说我是爱国的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中央没理由逮我,所以只有整我、逼我、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8月31号,我又到中凉亭汽配市场旁边的居民小区卖葡萄,有关部门就煽动群众、小贩说:"如果打他,他用水果刀,就用水果刀把他捅死,不要报警,警察拿他没办法。"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年9月4号,在我所到之处,有关部门都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活不下去的时候,有关部门仍然在我做点小生意用三轮车卖水果蔬菜的时候,一边是通知群众不要买我的,并用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脑控迫害我),然后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说我批发的水果蔬菜都是多少天了的不能吃的劣质产品;一边是通知菜市场管理人员,城管不让我卖水果蔬菜扣我车迫害我。

2009年9月4号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庙桥社区街上的菜市场的门口卖新鲜大枣,过来三个市场管理员赶我让我走,我就走了。把车推到庙桥府前路一个银行门口停着,一会那三个菜市场管理人员又来赶我,我说我不卖,在这等一会有事不行啊?那三个市场管理员说:"那你把大枣盖住,"说完三个市场管理员把我的车上大枣用我在车上铺的毯子盖住了。然后一个市场管理员说:"本来我们想扣你车的。"我想到他们也是有关部门通知安排公开监控迫害我,整我的。我就说:"你们让我走我就走了,我现在又不卖,你们谁敢扣我车,你们凭什么扣我车?"那三个市场管理员就打电话给城管,一会过来好几个城管,其中一个城管把我的秤给折断后扔在车上,另几个城管把我的车推进了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因为城管也在该院子内挂有警务室标志的几个房间里上班),然后把我的车就锁起来了,我当时就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又和从前一样拨打了一天都没拨通。我拨打12388常州市纪委监察举报电话反映每次拨打就都又出现了"你无权拨打这个号码"的语言提示拨打不通。我打85680260常州市政府秘书处反映,秘书处接听后挂了,我打新华社主办的《现代快报》025-96060反映,我打86310051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来信来访接待室反映,他们先是让我找武进公安局反映,我打武进公安局督察室88310160反映后,公安局督察说不是他们管,我再打86310051武进区人民来信来访接待室反映,工作人员又推说他们管不了。在我以理说住工作人员后,他们让我找武进城管大队和南夏墅街道办事处。我打武进区城管大队督察中队82916010反映,督察中队让我找南夏墅街道办,并说他们给南夏墅街道打电话。直到下午,我在南夏墅街道办,办公室主任带我去找南夏墅城管中队长,南夏墅城管中队长让我到庙桥去找城管的张队长,并让我向他们认错。我说他们非法扣我车,我不会认错。此时,已快到下班时间,我赶到庙桥城管下午已下班。在当天我打025-12388江苏省纪委监察举报电话,一天没有打通。我打中纪委010-12388电话反映,拨打了一天才打通一次,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听了一半,说让我找地方。2009年9月5号、6号是双休日,9月7号上午,我到了庙桥后,先将南夏墅城管中队驻庙桥的城管给我在9月4号扣我卖大枣的三轮车时开的"常州市武进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暂扣单(常武城执扣字2009第11786号)复印后,我到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庙桥城管办,找到了南夏墅城管中队庙桥城管办的张队长(音)后他们把扣了我4天的三轮车给了我,但我车上的几百元新鲜大枣已全部烂掉。当我把被扣的三轮车从庙桥城管办所在的大院南夏墅街道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大院推到大门口时,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手拿着我被庙桥城管办在2009年9月4号上午折断的我的秤,在我2009年9月4日被庙桥城管办扣压了四天直到2009年9月4日才还给我的三轮车和三轮车上的已经因扣车四天而腐烂一车的大枣前,让我早已安排好的庙桥凯莉数码婚纱摄影的老板,为我拍了一张庙桥城管办扣压我卖新鲜大枣的三轮车四天迫害我的照片.

见下面我在2009年我在常州暂住谋生期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连靠捡(收)废品生存,都被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的活不下去的情况下,我就去批发水果蔬菜卖。但是有关部门仍是我到哪里就公开监控迫害到哪里。造成我的卖菜车一次次被扣,一扣好几天,让我的水果蔬菜都烂掉。一次就亏本好几百元。让我无法生存。下面是我在2009年9月4日我到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庙桥社区卖新鲜大枣在马路边停车时,被庙桥城管办城管迫害无故扣车的收据和扣了我四天后归还我卖菜车后,我拍摄的腐烂一车的大枣和被城管折断的称的现场照片。


在有关部门每次准备公开迫害殴打、关押我,或扣我车找我事,整我时都会向群众公开。在我卖水果、蔬菜这一段时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向群众说:"他家里没有钱了,他向他亲人借,都不准借给他,就是逼他在国庆期间让他制造重大事件或逼他去偷人,然后才可以给他找个罪名把他关起来搞死他。现在为了国家利益不能把他平反。他本事太大了对他没办法……"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10月19日上午,我到无锡市洛社镇买了一辆旧残疾三轮车,我让卖车人和我一起将车开到无锡市惠山区钱桥镇舜柯村我三姐暂住的家我给了卖车人钱后,我就说我去摩配市场买残疾车大灯和尾灯,等我开了三轮残疾车赶到了无锡刘潭的利民摩配市场后,有关部门就在脑控迫害我时监控到了我要买摩配修车,就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通知了利民摩配市场的商家不要卖摩配给我,造成了我在买车灯,尤其是买线路时,好几家有,都不敢卖给我。
  
在我开始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后,有关部门就开始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无论是到哪用残疾车拉客,有关部门就会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这个右手肢残畸形的残疾人是政治犯,不要坐他的残疾车,不能让他挣到钱,他本事太大了,因为现在不能给他平反,不能让他起来了。就是天天搞他,让他连生存都没办法,不能让他学会上网,学会上网了就监控不住他了,那样就会让共产党在世界面前丢脸,就是要造成他功能性文盲,他对社会不满,国家安全局在用高科技监控他,他无论在哪到哪说的话,做的事,上面都知道,是中央让弄他的……"并在我经常拉客的地方安排所有用摩托车拉客的,用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小汽车、面包车拉客的都监控迫害我,想方设法找我事,让我挣不到钱,安排煽动流氓地痞和人民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10月23日,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站,一个开白色面包车车牌号为苏DNQ753瘦个男子拉客的,在武进汽车站拉客抢我的客源,我与他辩理,他用拳朝我身上捅了一下,然后又过来一个也是开面包车拉客的胖子说:"哪天上面同意让车撞他了,就把他撞死。从这件事之后,在我向党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分别用特快专递写寄了《共和国,我用生命向您请求--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冲天得呼救》一信后反映后,有关部门仍这样公开监控迫害我,使我更加感到生命的无奈和恐惶,造成了我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心里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我想到了上海的心理学专家好象叫车俊龙教授的,曾经治疗过心理障碍的几个靠爬行走路和能跑不能走的病例,我知道自己是被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谋杀,在我长期反映下仍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我内心感到孤立无助,在长期的生命无奈和惶恐中,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就象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些被迫害的右派包括专家,哪一个被迫害的没有心理疾病,但他(她)们在政治上被平反以后,哪一个不是成为国家的栋梁?哪一个不是为祖国的建设做出了贡献。
  
在我用残疾三轮车拉客后,一面是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群众坐我的残疾车;一面是安排煽动那些用二轮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用残疾车拉客的和用轿车、面包车拉客的和公安联防,城管,人民群众,流氓地痞监控迫害我,找我的事和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整天麻烦不断提心吊胆,造成我到常州武进区高新开发区的南湖家苑开始拉客头两天每天能挣100元,而后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没有人再敢坐我的残疾车了,除非我多天不去此地了,突然才去一次才有人再敢坐我的残疾车。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年11月14日我到卢家巷的一个液化气站冲气,本来以前让进去看子充气都是大罐31.5公斤(罐重17公斤液化气14.5公斤)但最近几次都不让我进去了,我充了大罐液化气14.5公斤85元,加上罐重17公斤就是31.5公斤,结果我回去连罐气一称才30公斤整整少1.5公斤,我知道是因为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每次要去充液化气之前,有关部门用高科技监控到了,就会通知充气站让故意给我充少的,因为几年来,无论是我在无锡还是在常州,我干什么有关部门就会用高科技监控到,然后监控迫害我。甚至连我给摩托三轮车和老式残疾车加油,有关部门都通知加油站监控我。在当天上午我到卢家巷的一个液化气站充完液化气后,我就开着残疾三轮车去中凉亭摩配市场对面卖三轮车的商家买减震器,卖三轮车的说没有,说我的残疾三轮车是常州江苏三鑫摩托车有限公司生产的,生产残疾三轮车的分厂在前黄,让我到那去买减震器。我下午到了前黄镇的江苏三鑫摩托车有限公司生产残疾三轮摩托车的分厂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该厂也整我迫害我。开始是收废品的三轮摩托车正在该厂收黄板纸,泡末,把废品往车上装。门卫却不准我的残疾三轮车开进厂。我拄着双拐进去厂里问仓库保管,开始说没有这种减震器,我说:"你们厂里产品卖产品没售后了。"她又说有减震器等那个戴眼睛的女的来。那个戴眼睛的女的来了后把我找了幅减震器,我出去一对照减震器规格不一样,我就和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说:你拿的减震器和我车上的不一样,不是让我来第二趟吗?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说:"你叫唤什么?不要在我厂里叫?"我因从进该厂后就听到了她们厂里的男女员工都小声说是政治犯来买配件,上面监控到了,通知我们看子情况整他。我就和那个戴眼睛的女的和两个男领导说:我来买个配件你们还想弄我闹事哟?你们在做些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我一针见血地指出她(他)们对我的迫害,尽管没有明说,她们都哑口无言了。一个男的说"赶紧把他找配件,不要让人来二趟了。"我买好配件后本来卖一百多元的配件,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让我交了二百五十元,我问她要正式发票,她说没有。我回来后换减震器时,三鑫厂给我的减震器配件还有两个轴承不能用,我不得不用原先的两个旧轴承。几年来无论是我在无锡还是在常州,有关部门都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修车的给我修车。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年3月27日、28日这几天,我听到一些群众说:"这个政治犯骂胡锦涛(总书记),胡锦涛已下令让把他害死。这个政治犯已影响到了社会稳定,中央要把他害死,象他这样的政治犯都是这种下场。"我并听到有群众说:"在胡锦涛(总书记)离职之前非把他害死。"我这个帖子在 2011年3月28日用评论帖子发表后,都被有关部门删除了,连我发在我的腾迅QQ私密日子中的这个帖子也被删除了(后来我知道是中共内斗某派系诽谤胡锦涛总书记的)。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年4月1日,我又听到有一些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转载了《临沂17岁美少女的乳头被警察烧焦》的帖子,他对社会不满。因为这个事件有人要游行示威,这样中国就乱了,所以没法处理。正在上报中央看看同意不同意让临沂的警察把他抓起来害死。"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年9月26日,我因家里的一千多元钱交房租了,残疾车又坏了,当时没有钱修,有关部门卑鄙的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家里没有钱了,车也坏了没钱修,他向谁借钱(周转)都不准借给他,连他亲人都不敢借给他。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不准人借钱给他,谁敢借给他就迫害谁!"我的银联卡上还有好几十元钱,因自动取款机只能取一百元的钞票,我就到银行柜台去取,常州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的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说:"银联卡最近不能联网。"而我当时刚在该行的自动取款机上查询过在联网。看有关部门多卑鄙,在我解除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释放后十二年多来,有关部门光是对我象这样的公开监控迫害,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年9月27日,因我的残疾车要用电焊焊接修理,有关部门就卑鄙的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不准给这个政治犯修理车,谁给他修理就迫害谁,结果一些有电焊的修理部很多家都不敢给我修理残疾车。"看有关部门多卑鄙,在我解除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释放后十二年多来,有关部门光是对我象这样的公开监控迫害,已很多次了!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年4月27日凌晨2点,我因赶路当晚乘坐k8434次火车到合肥然后转车到霍邱,当晚我从常州火车站有关部门就开始公开监控迫害我,我上了火车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因我和一些上车的旅客没有座位,我在车厢中间站、坐期间,有一旅客歧视我和我发生了撕扯,结果当晚在车上和第二天我到合肥、六安、霍邱和周集镇、临水镇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诽谤下,我到处都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晚在车上因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有一旅客歧视他他把人打的怎麽怎麽了,这次公开监控他的范围广......"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12年4月27日上午,我到了霍邱县车管所办理三轮摩托车驾驶证(结果霍邱县车管所不给办理说我残疾,没有拇指不给办理。说现在残疾人只给办理残疾人c5残疾人汽车驾驶证,霍邱县车管所的李(音)所长说我可以去到六安市车管所办理。我打电话给六安市车管所公开服务电话反映,六安市车管所的工作人员也是说让我去六安市车管所办理残疾人c5驾驶证.当天中午在霍邱县城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我吃中饭到两家小饭馆吃饭,这两家小饭馆都说没吃的了,但我刚走他们就会和别人说:"这个(右手肢残)残疾人是政治犯,上面在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卖饭给他吃。"我又走了一段路找到了第三家饭馆,他们的小吃店里有好几个食客在吃饭,我在这个小吃店里吃了饭后给店主饭钱刚离身,就听到该饭馆老板和老板娘说:"这个政治犯来办驾驶证,上面不给他办,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饭馆卖吃的给他,我们做生意的不管这些。"当天下午,我赶到了六安市车管所后,六安市车管所的工作人员和警号为052241的科长和我说:"现在残疾人的驾驶证都不给办了(包括残疾人的摩托三轮车的驾驶证),只准办理残疾人残疾汽车驾驶证,但要到驾校去学残疾汽车驾驶。"我说:"我已经开了摩托三轮车、老式摩托残疾三轮车和两轮摩托车六年多了,已经安全行驶几十万公里了,你们就因为我没有拇指而不给我办理摩托正三轮驾驶证和规定残疾人除了只能办理残疾人残疾汽车驾驶证外都不能办理其它车辆的驾驶证,这不是象政府以前政策规定的残疾人不能上大中专院校、残疾人不能当公务员"的政策一样,是对残疾人的赤裸裸的歧视迫害吗?这不是赤裸裸的剥夺残疾人的生存权吗?为何不能规定残疾人申领驾照象正常人一样只要能通过驾驶技能考试、交通知识考试和视力、听力的体检就可核发驾照呢?我要在网上发贴公开讨论和向有关部门反映。"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12年4月27日晚上,我到了霍邱县周集镇后,有关部门就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公开煽动人"用弓弩毒针把这个政治犯射死没事(现在在中国很多地方,包括在我的家乡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周集镇等一些乡镇,近年流行一种用弓弩毒针偷狗事件,偷盗者用弓弩安装上针孔里装有大概氰化钾毒药的针头射杀别人的狗,只要射中狗后狗很快就会死亡。在我的家乡,群众养的狗经常会被人用弓弩毒针射杀死偷走。电视新闻中有报道的这种用弓弩毒针射人射中后,人就会当场死亡的案例。)"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年4月28日,我到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去取一户一卡帐户里的钱,我把存折递给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营业员后,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营业员告诉我说:"你这个卡里的钱,今天不能取,要过了双修日后才能取。"我当时就质问她:"现在都是银行联网的,我用银联卡在全国都能取,怎麽你们这就不能取了?你们还想象以前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来取钱时你们说"今天停电了,明天电脑升级了我不就没有办法了吗。"我要求她把我办理取款手续她就把我办理了。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年6月22日,我到常州中吴大道中凉亭摩配市场对面中吴大道路边的一家卖三轮车的店铺换我的老式残疾车的电线,因我的车大灯灯头坏了,我就到对面的中凉亭摩配市场去买摩托车大灯的灯头,结果我问遍了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多家店铺,他(她)们有灯头都不卖给我告诉我说没有灯头,我刚走他(她)们就说:"上面公开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通知我们市场内的商家,这个政治犯来买什麽摩托车配件都不要卖给他。" 我听到后就到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高价去买,结果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的店主告诉我:"那些卖摩配、卖倒挡器的店里都有灯头,可他(她)们都不卖给你。我也不敢卖给你(这些我都知道,因为以前我多次来买过灯头)."



2014年10月30日,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对我的人格诽谤,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是怎么想的.....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2014年11月1日,我的家人因有病去医院看病,对我的家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也进行公开医疗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的妻子有妇科病要到某某医院治病或正在某某医院治病,上面让医疗迫害她让把她越治越厉害....”造成我一上午仅仅因为我妻子治疗妇科病盆腔炎就换了三家医院,从武进医院南院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后又到牛塘镇卢家巷卫生院检查治疗的....我在《吕千荣2014年11月2日受迫害的微博》中在国内外揭露上述迫害后,2014年11月2日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期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说有关部门医疗迫害他妻子,实际是上面已经安排了准备在他妻子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妇产科治疗时就要把他妻子害死在医院里。他妻子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妇产科的专家门诊号都挂了,结果是两个公安联防说的在他妻子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妇产科治疗时要迫害他妻子,这个政治犯听到了就打电话让他妻子出来后告诉了他的妻子不要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妇产科治疗了.....都是江泽民批示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2014年11月2日中午,因我到凌家塘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买制氧机准备菜店开张时卖鱼用,我就从凌家塘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批发了些辣椒、花菜准备在遥观镇塘桥街上逢集卖,2014年11月2日下午,我在遥观镇塘桥街上逢集卖我从凌家塘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批发来的辣椒、花菜等,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都公开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凌家塘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批发的菜都是垃圾菜,都不要买他的菜,别吃坏人了,这个政治犯最近两天菜店就要开张了,上面也是都要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这个政治犯开菜店已经投资三四万元了,非让他开不下去让他亏本连借人的钱都还不上,非把他逼到外国去.....

2014年11月3日2014年11月4日上午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对习近平不满,非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我在2014年11月4日中午准备在网上把这些揭露出来说:“我一直呼吁、支持习近平总书记除汗奸反腐败进行政治改革....”很快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不弄习近平,他可管百姓死活了,只有他才敢批评习近平没有事....”以此对我进行迫害、对习近平总书记进行攻击......

2014年11月5日,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投资三万多元的菜店开业后,在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菜店开业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十天他就要关门了,非要把这个政治犯迫害的到外国去,造成群众来买菜的也不多。下午我就开子我的货运电动三轮车到遥观镇留道村卖菜,由于我卖的蔬菜价廉物美群众都排队买。

2014年11月6日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菜店开业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十天他就要关门了,非要把这个政治犯迫害的到外国去,他昨天下午到留道村去买菜由于物美价廉群众都排队买,今天这个政治犯下午到留道村去买菜,上面也要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造成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投资三万多元的菜店群众来买菜的也不多,下午我到留道村去卖菜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卖的菜都是垃圾菜,"造成群众都不敢买我的菜了....

2014年11月7日,在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菜店开业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十天他就要关门了,非要把这个政治犯迫害的到外国去,他前天下午到留道村去卖菜,群众都排队买。他昨天下午到留道村去卖菜,上面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他脑控群众说:‘上面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卖的菜都是垃圾菜,不让群众买他的菜’,今天上面要迫害他迫害的更狠。”结果在2014年11月7日造成我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投资三万多元的菜店没有群众再来买菜了,一天只有五个人来买菜,一天只卖了四十元的菜,我在2014年11月7日下午被迫害的就向群众公开说:"我明天菜店就关门了,不卖了。"但是第二天2014年11月8日我被迫害的不卖菜了,一天却来了四五十人来买菜,把我家里剩余不多的菜都买完了,2014年11月8日反而卖了近四百元的菜,造成我投资三万多元的菜店亏本,借亲戚家的两万多元钱要今年年底左右才能还清.而我在2014年11月7日上午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刚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出站口广场停车场停下没有多久,就开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了一个交警几个辅警,要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我就问要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交警:请你出示你的警官证,因为你的警号被你的警用马甲遮住了,我一个残疾人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合法车辆被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靠拉客谋生,你们还要迫害我?这个交警就大声吼叫,我就不出示证件,把他塞进车里。这时几个辅警就把我拽住把我按进警车里看住我,之后他们就把我拉到了湖塘交警中队。下车后我要记这个交警的警号,这个交警不让我记,我取出相机要把这个交警拍摄下来,这个交警就抢我的相机。之后从湖塘交警中队楼上下来了一个穿警服的警号为055753的交警领导,他问我是什么事?我就说:“我在2014年11月7日上午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刚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出站口广场停车场停下没有多久,就开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了一个交警几个辅警,要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我就问要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交警:‘请你出示你的警官证,因为你的警号被你的警用马甲遮住了,我一个残疾人开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合法车辆被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靠拉客谋生,你们还要迫害我?’这个交警就大声吼叫:‘我就不出示证件,把他塞进车里。’这时几个辅警就把我拽住把我按进警车里看住我,之后他们就把我拉到了湖塘交警中队。在今年上半年我因在湖塘乐购被你们湖塘交警中队交警打伤并扣押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我向武进区公安局、常州市公安局和武进区信访局、常州市信访局上访反映,在国家工信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安部、国家标准委员会等部门共同发布新出台的国家‘新国标’政策还未出台实施前,任何单位和个人把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按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处理都是无法律依据的,你们武进区的环卫工人和常州市一些快件公司的快递员,开的都是货运电动三轮车怎么都是合法的?全国群众骑行的两轮电动车可以说全部超标,怎么都没有按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处理?我一个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二级又被江泽民集团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被迫害吓的从2009年底就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可以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里路以上,却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残疾人,被江泽民集团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靠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你们却为何还要迫害我非法扣押我的电动三轮车?”这个警号为055753的交警领导听了我的反映后无语,之后上楼走了。到了中午十一点多,这个警号为055753的交警领导又下楼和我说:“吕千荣,你在武进汽车站拉客,我们之前已经放过你一次了,这次我们不扣你车是第二次了,你不要到夏城路以西和武南路以北拉客了,夏城路以西和武南路以北是禁区。”我说:“我从2009年年底至今被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都是靠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谋生,现在我开个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你们还要迫害我,我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怎么生存?之前你们交警在湖塘乐购前打我人扣我车你们武进区公安局的一个可能是副局长和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长在武进区公安局接待我的时候告诉我:‘只要我不到湖塘拉客就不会扣我的电动三轮车。’”这个警号为055753的交警领导听了我说的后摆摆手说:“你走吧!你走吧!”过了还没有半个小时,湖塘交警中队门口的值班门卫两个辅警给了我一个错误百出的扣车单,内容如下:当事人无名氏;准驾车型:A1(吕千荣注:准驾车型:A1是可以驾驶大型载客汽车。我右手肢残二级,根据2014年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我只能驾驶C1  小型、微型载客汽车以及轻型、微型载货汽车。 )住址;无;联系方式:无; 发证机关:安徽省六安市(我不知道是指我的残疾证还是身份证,其他的我没有证。交警也没有人问我要过证件)。


当事人于2014年11月07日10时36分,在武南路(青洋路以东)实施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违法行为,(代码90010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5条第一款、《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25条第一项 采取强制措施 其他   交通警察:朱才良2014年11月07日  (吕千荣注: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新国标”没有出台前仍应按非机动车处理的,按机动车处理,把我刚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出站口广场停车场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错误的填写为:“当事人于2014年11月07日10时36分,在武南路(青洋路以东)实施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违法行为”。另外武南路(青洋路以东)也不是禁区,证明了有关部门让交警对我迫害扣车的随意性。

见武进区公安交警迫害我非法扣押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错误百出的扣车单(我这个扣车单我在我的谷歌+博客上在2014年11月11日、12日上传两天都上传不出来,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的电脑网络。2014年11月13日上午,我在博讯博客上发表这个《吕千荣2014年11月12日受迫害的微博
》发表出来后,被人控制攻击的有乱码字,我编辑修改,就会出现:“已登陆一个小时,退出后再重新登陆”的信息。无论我怎样退出所有网站关闭电脑等半个小时后再登录编辑修改后发表该文,还是会出现:“已登陆一个小时,退出后再重新登陆”的信息。最后我不得不删除了我在博讯博客发表的《吕千荣2014年11月12日受迫害的微博》。2014年11月13日下午,我重新装了win7系统后,有关部门又是控制了我的电脑网络带速,使我无法上传博讯图片。至今天2014年11月17日我的博讯博客还是在被控制住)

2014年11月8日之前几天,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在遥观下梅要开蔬菜水果店,上面让迫害他,他开菜店也是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群众买他的菜,这个政治犯可能让他的家人在菜店卖菜自己用三轮车下到村里或小菜市场卖,上面就让城管迫害他扣他的卖菜车,如果还迫害不住他,就安排流氓地痞在停电的时候砸他的菜店或安排流氓地痞在砸他的菜店时把他的监控摄像设备抢走.....”


在2014年11月8日,在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被迫害的还有几个月就要到外国去,上面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或捏造罪名或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之前经常煽动群众让诬告陷害他偷人等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诽谤他,现在他在遥观镇遥观村下梅租房卖菜为了防止人迫害他他花了三千多元装了八个监控摄像头,前门前安装了两个监控摄像头,过道停车处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后门前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屋内安装了四个监控摄像头,上面准备安排人在停电时说东西被人偷了,让诬告陷害诽谤迫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早在网上揭露出来了.这个政治犯现在要到北京去就要把他逮起来....."

在2014年11月11日,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群众说:“因为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揭露和骂江泽民汉奸卖国、巨额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以及和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的淫乱问题要求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彻查和逮捕江泽民,所以上面最近一时期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很,现在这个政治犯被迫害的准备到外国去,国家安全局和公安局正在上报习近平要把他逮起来迫害死或把他谋杀死,只要习近平批示了,这个政治犯就要被逮起来或被害死了。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到外国去,这个政治犯如果到了外国了在二十年内就会成为世界首富,就会成为作家、诗人,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策划师,那样让江泽民集团过不掉让中共过不掉,所以要把这个政治犯迫害死不能让他到外国去,让人诬告陷害他偷人等把他逮起来害死或捏造以‘寻衅滋事’的名义、‘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或诬陷他‘暴力抗法’以及把他以‘精神病(被精神病)’的名义把他逮起来害死;现在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不是他在网上经常揭露,上面在脑控迫害他时随时都可以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他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液血死或中风死。他在之前(2011年)在常州三院做的血液检测都正常,因某某某的女儿******没有医疗迫害他.....今天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想写对他迫害的控诉,上面都控制了网络让他的谷歌+博客打不开,他用的50兆中国电信的宽带带一台电脑上面都控制住了他的电脑网络带速让他的电脑网络带速非常慢打不开他的谷歌+博客,让他无法写控诉揭露.....”(指我在2012年5月13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刘同贺打伤残以后,需要做歪鼻整形手术。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进行医疗迫害、法医鉴定迫害、法律援助迫害、司法迫害,造成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枉法判决、裁决,我被迫害的想向国际社会反映求助想到台湾或美国去做歪鼻整形手术)。

看来江泽民集团仍然在执行在江泽民掌控中共政权的二十多年来对人民的维稳迫害政策:地方政府、公安机关二十多年来都是以政府的名义制造冤案安排煽动基层中共党员、干部、人民群众秘密做爱国民主维权人士、反腐败的举报人和大量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的黑假材料上报中共中央高层对其进行迫害,中央领导批示同意后,地方公安机关就执行对上述爱国民主维权人士、反腐败的举报人和大量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的迫害,现在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还在想绑架习近平总书记继续执行在江泽民掌控中共政权的二十多年来对人民的维稳迫害政策。

就在我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在2000年8月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的大概是2001年,我确切的知道在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某乡该乡的党委政府领导还安排该乡政府的一名乡干部在月黑风高夜偷偷的到了某村以政府的名义让某村的党员、干部和群众秘密的做该村一个反映农民负担案件的受迫害的一个农民的黑假材料上报中央想迫害这个农民....

2014年11月11日,在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控制住了我的电脑网络,我用的五十兆的电信宽带带一台电脑在我用无界浏览翻墙进入我的谷歌+博客时,由于带速慢进入不了我的谷歌+博客,使我无法写揭露有关部门对我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日记控诉帖子,2014年11月12日有关部门不仅仍然控制我的电脑网络,我用的五十兆的电信宽带带一台电脑在我用无界浏览翻墙进入我的谷歌+博客时,由于带速慢进入不了我的谷歌+博客,并且在脑控迫害我时又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使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揭露有关部门对我长期和最近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日记、控诉帖子,并且脑控群众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说出来.....

在2014年11月14日上午,在我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了12345常州市长热线、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和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88310160电话反映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湖塘中队警号为055753的湖塘交警中队姓方的中队长“以我是残疾人对残疾人的照顾”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给了我,给我的扣车理由是因为武进区政府出台的政策,不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禁区内行驶、拉客。武进区政府出台的不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禁区内行驶、拉客的政策也是去年夏天实行的针对迫害我的,因为我被刘同贺在2012年打伤后一年内我因为治疗打官司等都没有工作,在2013年夏天我被迫害的又准备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因为我之前被迫害的是用老式残疾车拉客谋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再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都让群众说出来:“这个政治犯被迫害的又准备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上面准备出台政策不准客运电动三轮车在禁区内拉客了.....”在2014年1月多,我刚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时,在武进汽车站和大学城这一地区用三轮车拉客的可有十来多辆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群众说出来:“这个政治犯今天用三轮车拉客挣了多少钱了.....”造成一些正常人也都买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了,短短的几个月在武进汽车站和大学城这一地区用三轮车拉客的有至少十倍二十倍的暴增到处都是,这样交警又找到了不准三轮车拉客的理由了。我之前在2006年至2008年被迫害的在无锡暂住期间被迫害的只有靠拣收废品谋生的几年里,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也是让群众说出来:“这个政治犯今天收废品挣了多少钱,收的什么多少斤收的价格是多少,卖的价格是多少赚了多少钱,上面怎么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的.....”造成我在无锡的暂住地收废品的也是每年呈一二十倍的暴增,然后我暂住地的城管又开始了荒唐的对拣收废品的进行扣车罚款.....

2014年11月17日上午,我准备写我因从95年开始反映农民负担案件十八年多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公权力对我一个中国农村残疾爱国青年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我的这个几十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的草稿已经写好了,只需要十几天修改就完稿了,完稿后我准备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因为我之前忙于开菜店没有时间写)但是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申诉控诉,并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再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让群众说出来......

摘自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2014年11月20日受迫害的日记>>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