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23草稿 2006年前我在家乡受到的迫害 2008年至2014年4月 2017年我在常州受到的部分迫害

下面是我从2000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所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另外一些迫害事件

1
:我从2000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所受到的部分迫害
   2003101日国庆前后,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写下了近两万字的长信《共和国我用生命向您诉说》一信,汇报自己的思想。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43月,我开始到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李集职业中学学习电脑文秘,在我没学之前,我向临水镇党委政府就汇报了思想,希望能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写有入党申请书)。希望能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教育下成长起来,为地方的经济建设,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并说自己学习初级电脑用于电子商务。然而,从我开始到临水镇李集职业中学学习电脑没多久,有关部门就开始了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了公开监控迫害,逼的我五笔都学会了,到学习上网知识了不得被迫不学了。并且我从此在家受到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下的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经常差点被土痞子用机动车撞死,被流氓地痞殴打,种地种不下去。我和亲人治病就医都会受到有关部门对我和家人的公开监控迫害下的医疗迫害。而且每次对我的迫害,有关部门都会向群众公开。造成我亲人都不敢为我申冤,群众都躲着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441日,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写寄了《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您请求》诉说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和自己的经济奇才,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我立志要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一面旗子,成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农村改革的试验田,把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建设成为一个走农业特色经济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化新型农村,建设成为一个产供销为一体的现代特色经济效益农业,以农产品深加工及现代工业于一体的现代化新型农村。创造出一个世界第一的食品饮料企业,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成为残疾人的骄傲。以此来实现我的一片爱国之心,报国之志,以此来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最后面的有的誓言是在我此后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您请求》(二)(三)(四)(五)几封信中向党和政府立下的报国誓言中逐渐完善的).结果11个月后在20053月份的全国人大十届三次人代会上,党中央国务院正式提出了:"全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型农村"的奋斗目标。至今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2004年开始至2006年,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写寄了《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你请求》(一)(二)(三)(四)(五)(六)等多封信向党和政府汇报思想和立下报国誓言,并写下了好几个建议。有的建议在我向党和政府写寄后几个月,就出台了相关政策。
   例如:在2005410号,我在写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您请求(四)》一信的后面,附了一个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革命圣地,红色革命的摇篮--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八路军总部应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成为红色革命游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议党和政府要抓好爱国主义教育,抓好红色革命游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建设"。几个月后,在中国国家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山西省举办了"太行精神照千秋"展览,并在全国巡展。2005731号,中央电视台《全国新闻联播》中又播出了胡锦涛总书记到山西晋中、太原等地区视察,到太行博物馆和左家峪八路军总部旧址参观,并接见抗日革命老前辈,向他们鞠躬致敬!从此全国开始了"红色革命游"爱国主义教育建设(当时我写这个建议的时候,是因为我长期在中共控制媒体宣传洗脑下,我不了解中国中共的一些历史真相的情况下,认为中国的贪污腐败、人性堕落、世风日下,需要一些精神激励人民群众。但是后来我学会上网学会翻墙后,从国际媒体、国际网站上了解了一些中共的真实历史,知道了造成中国现实社会贪污腐败、人性堕落、世风日下的根源是中共政权体制性的问题造成的,需要政治改革、开放民主、开放新闻文化教育自由、开放党禁报禁、实行宪法政治、实行民主才能解决后,我对我写的这个建议感到愧对祖国和同胞)。
   例如在2005715号,我在写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您请求(五)》,这封5万字左右的长信后面附寄了一个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全面抓好精神文明建设应刻不容缓》(其中也提到了要抓好爱国主义教育),七个多月后,胡锦涛总书记在200634日的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民盟、民进界委员联组讨论时,就提出了倡导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八耻八荣》。
    尽管我的有些建议是在因为我国多年来的新闻不能自由、我多年来又被有关部门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不会上网不能从网络上包括国际网站媒体上了解到一些真实的社会历史和现实政治社会的真实情况下写的(当时我认为中国社会的贪污腐败、人性道德的堕落、社会世风日下,需要一些精神激励人民。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造成中国社会的贪污腐败、人性道德的堕落、社会世风日下的根源,是因为我国现实专制体制下的特权贪腐政治、谎言欺骗政治、迫害残害政治造成的官员道德堕落的吏治腐败造成的。中国只有加快改革开放尤其是要深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开放新闻自由、开放党禁报禁、开放民主、实行宪法政治、实行民主、依宪依法治国,建设民主法治国家,才能解决中国现在存在的大量的社会问题),但是从这些建议中可以看出我的情商和才能,可以看出我的创造力,洞察力和捕捉力,更可以看出我的拳拳爱国报国之心。 
   就在我从20043月我开始到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李集职业中学学习初级电脑和我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写《共和国,我用生命的忏悔向您请求》的时候,有关部门开始公开监控迫害我了,逼的我学习初级电脑五笔都学会了,就是不教学习上网知识,直到有关部门把我公开监控迫害的在电脑培训班学不下去了为止。从此我开始了在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过上了地狱般的生活。
  当时有关部门在我的家乡霍邱县临水镇和周集镇附近的乡镇动用了高科技手段和利用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今天向群众说:"他是政治犯,是江泽民批示劳教他的,现在江泽民还健在不能为他平反;明天说他对社会不满,上面叫迫害他,他要逃到外国;后天又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他对社会不满,上面叫迫害他,不让他在国内生活,把他逼到国外去,或者把他搞死。逼的我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的家乡却活不下去。

   1)下面我就把我从2004年到2006年初,我在家乡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的事例举证几例如下: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43月我在家写材料期间,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例如我在家给中共中央写信,有关部门就公开向群众验证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说我说什么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马上有影响力的群众就会到我家看看我是不是正象有关部门公开监控我说的我正在向中共中央写信,有关部门并用包括脑控迫害我等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监控迫害并把对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以此向群众证明我是被脑控迫害和全面公开监控迫害的政治犯,使我的哥姐弟妹们都不敢与我接触,甚至发展到后来连我的亲人都被有关部门利用到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上。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48月某日(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我的儿子吕思迪因我感觉他可能发烧就找我们本村姓刘的一个卫生员给我儿子看病,那个姓刘的卫生员让给我儿子吕思迪打点滴,在给我儿子吕思迪打点滴时,姓刘的卫生员忘记了要将空气排尽才能将针头插入人体打点滴的这一关键环节,在还没有排空气的情况下,就将针头插入我儿子的身体准备打点滴。被我及时发现后,姓刘的卫生员才把空气排出后再给我儿子打点滴。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就可能造成我儿子吕思迪脑血栓中风意外死亡。当时我以为是姓刘的卫生员一时大意造成的,并且这起恶性医疗事故已经避免发生了,我就没有去追究。后来我意外的从别人的谈话中听到了,那天姓刘的卫生员是想趁给我儿子吕思迪挂吊水打点滴不注意将空气挂入我儿子身体,造成我儿子意外死亡后,我就会逃到国外。我这才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4914号,我到临水镇党委政府汇报思想,要求能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教育下正常的成长起来,为地方的经济的发展,为祖国的经济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从20008月解教到2006年春,我在家五年多来我都经常向临水镇党委政府汇报自己的思想,并连续九年都向党组织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我刚开始向王光华镇长汇报思想的时候,临水派出所所长窦智进来了,当我向王镇长汇报完思想后,我向窦所长告辞时,我看到临水派出所所长窦智正在撇着嘴听我汇报思想,我就回头看了窦智一眼。结果在我骑自行车从临水回家路过李圩村路段时,差一点被临水镇洪圩村杨庄子一姓杨的开机动三轮车拉客的土痞子突然将三轮车逆向向我驶来差点将我撞死(当时我赶紧把自行车骑到了马路的最边缘才多躲了这一劫)。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就发生了两起针对我和我儿子的残害事件,我这才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才开始一边向中央写信反映,一边到县、地、省、上访。然而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更加厉害。有关部门续续公开煽动群众公开找我麻烦迫害我,我骑自行车上街又有几次开机动三轮车拉客的故意向我迎面驶来差点将我撞死,我和我妻子、儿子有时生病找医生治病,有关部门就公开对我和家人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医生在治病时迫害我们,如果医生不听从,卫生主管部门就找他们麻烦。我们种地有关部门就公开监控迫害我们不准有农用机器的人帮我们收割耕种,并且所有对我的迫害都向群众公开,使我的亲朋好友都躲着我。逼得我和妻子儿子一家三口在自己的家乡活不下去。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4年底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为了一家三口能活下去,我到了上海寻找生活门路。一天我在上海火车站帮别人买火车票,我问人能不能给我十元钱买饭吃,那人没给走了,我也走了。我刚走就被监控跟踪我的便衣抓住,由于他们做材料时不能按照事实做笔录,我不签字。上海火车站警察说:"不做材料一样关押你。"结果我被上海火车站铁路派出所的警察送到上海铁路公安处看守所行政拘留了五天。其实早在2004年夏天,我在上海地区帮旅客背行李带路挣钱谋生时,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为了使我在上海火车站无法生存,竟然连在上海火车站地区捡废品的都要行政拘留五天。而那些在上海火车站地区倒卖火车票和贩卖假发票的违法犯罪分子,他们却不抓。为此我向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写的信中也反映过。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591号,我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一家三口生存,我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外侧帮旅客背行李和带路朝广州汽车站送。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被广州火车站派出所留置了一天(当时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属于广州火车站派出所管辖,而是属于地方越秀区管辖)。200599号我又被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流花派出所无故传讯留置关押一天(10小时)。我却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2005912号,我在广州火车站出口处站着,就又被广州火车站民警抓住关了一天,我说我站在这等人,警察说我想拉客。让我做违法人员档案按双手指纹掌绞。我不做,警察就打了我一下,我说:"你怎么打人?"那个警察就说:"我打你了吗?谁看见了?"我在案情一栏填上:"我什么都没有做。"后,被迫不得不按了双手指纹掌纹,此案情我多次在向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写的信中反映过。从2004-2006年,我在家生活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所到之处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们有病到个体医生那治病,有关部门就让医生对我和家人进行医疗迫害。造成我和家人连治病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谁不迫害我们有关部门就找谁麻烦,例如卫生局就会查谁的诊所。











明天要写不准卖灯头给我,不准修车的专栏

2,我在江苏常州暂住四年多期间所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另外一些迫害事例如下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812月底,我们一家三口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我自己的国家找不到我不受迫害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就到了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我一个亲戚家暂住谋生,到了常州市就快到了2009年。过了元旦后,我为了生存就在常州捡收垃圾废品。我才开始干,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通知了我所有能到的建筑工地和我暂住地附近的废品收购站,都要监控我,不准收我的废品。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3月春节过后,我们一家暂住到了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8号张定立家。我住到张定立家后,有关部门就通知了张定立家对我进行监控,并让白家巷的居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说我是政治犯,不能让他起来了,不能让他挣到钱,说我对社会不满,监控他说什么做什么了都要向上回报,不能让他给国家造成政治影响……并在我暂住地和我经常去的地方,有关部门就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然后再煽动群众和安排流氓地痞迫害我和用机动车谋杀我,逼的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在我所能接触到的群众中,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知道了我是政治犯,上面让监控迫害我后,有关部门就开始了对我的第二步迫害,煽动群众打我,并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他是政治犯,他大脑都被控制住了,打了他没有事,他家人不敢上,在无锡打了他还拘留他。上面安排连他亲哥姐弟妹都在监控他。他对社会不满,谁打他找他事,政府给谁有好处。"然后公安派出所就煽动安排唆使人民群众、流氓地痞打我、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39号上午9点左右,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8号。我暂住的地方发现我收废品的三轮车轮胎被扎了,就到几里地远的地方找人来修。白家巷8号叫张定立的房东故意在修车人旁边和邻居说:"不叫给政治犯修车,这个人可能不知道?"造成修车人听到后把我的车修了一半,还把车砸坏了不给我修要走,我就不让修车人走,非让他把我车修好了才走,这时,我暂住的白家巷8号对面的(白家巷33号、34号)邻居兄弟两个中年男子,把我一顿毒打,而我暂住的房东张定立父子还拉着我推搡我,让我搬出暂住屋。对门的两个男子兄弟两人追到我的暂住屋里打我。我被打伤后打110报警,接警来处理的两个牛塘镇派出所的警察还说我没有暂住证违法,三轮车手续不全,要扣车才能给我处理。我被打伤却没钱治疗。当天整个卢家巷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很多人都知道了那个政治犯被上面安排两个人打他打伤了没事,派出所也不讲他话。以便以后对我更好地公开监控迫害和谋杀。当时我被殴打时我的孩子大舅王海军在旁边看着(在这次被打伤前十多天我就告诉我的妻子王海戈有关部门正在煽动安排群众打我)。2010牛塘镇高家村白家巷33号、34号和8号附近此地已拆迁。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317号下午,我因被迫害的活不下去为了生存,我就和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去捡红砖卖。我刚捡了两天,每天可以挣将近一百元。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知道了。有关部门就通知卢家巷买砖的不要买我砖,我就联系南夏墅一个买砖的,因这个买砖的有利可图,人家不顾有关部门的通知照样买我的砖。有关部门就安排别人找我的事。当天下午,我到常州武进区滆湖镇一处拆迁填埋工地捡废砖。我们刚捡了二十多分钟废砖,因我知道有关部门在用高科技监控我(包括脑控迫害我和监控控制我所有的通讯),我就让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用他的手机打电话让买废砖的开车来拉废砖。结果电话打了还没二十多分钟,一个工地就开了一辆挖掘机把我捡的废砖全部压碎。废砖压了后,那个工地又来人喊我去买废铁,结果废铁没卖给我,老板在场工人要用刀捅死我。说我给的价格低了。我们走后我就听那个工地的人说:"说是政治犯,捅死他没有事,做假材料,但他今天有两个人,不能捅死他。"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413号,我因在有关部门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生存,我就用三轮车拉客送人。因我天天都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公交中心站停车等客拉人,而在卢家巷公交汽车站用摩托车三轮车和面包车、小汽车拉客的人几乎都是苏北的,有关部门就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煽动安排群众尤其是流氓地痞找我事及用机动车撞死我,并且多次安排苏北的流氓团伙用车撞死我。这些详情我已在2009109日写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十二万字的长信《共和国,我用生命向您请求--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冲天得呼救》中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过(此信我分别从江苏省镇江市火车站邮局,安徽省颖上县南照镇邮局用两封特快快递分别寄给了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我所有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信几乎都是用两封特快专递分别寄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两位领导的),因为我多次打电话向相关部门反映,所以有关部门才没有硬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417日我让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到卢家巷我经常拉人的两处地方,两次询问了五个和我经常在一起用三轮车、摩托车拉人的,都告诉我孩子大舅王海军说:"是政府要害死他的,叫用车撞死他,他是政治犯,公开的怕啥?"我孩子的大舅王海军见不是象我们去山西左权县他家时,他地方公安机关通知的那样仅仅是监控我不能让我起来,而是处处迫害我谋杀我?为了我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和党纪国法的尊严。才向我们一家三口说出200812月我们一家到山西他家时,他们地方公安机关通知他们家监控我,他不相信是党中央国务院让有关部门去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和革命群众的后代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421日,我在被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活不下去的时候,为了生存我到常州凌家塘批发市场批了一三轮车萝卜卖,由于有关部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午5点以前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当时的卢家巷菜市场北面建设银行门口,卢家巷市政街北段卖萝卜,下午5点以前城管不让卖,5点过后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的不让我卖,我刚走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就向群众说:"他是政治犯,就是弄他的,本来这个时候就不管了,他对社会不满。"当时卢家巷菜市场管理员说这些话时,我家小孩大舅王海军就在他身旁,我刚走没多远也听到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422日上午,我和孩子大舅王海军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菜场旁边卖萝卜,过来一个管理员撕票收了一元钱卫生费。没过多久又过来一个辅警让我车推到菜市场里卖。我把车推到菜场大门外,大门锁着,辅警说马上有人给你开门。我就边等人开门边卖萝卜时就听到群众有人议论说:"说是政治犯,不会少称的。"没多久过来几个管理市场的要拿我的秤。我把情况说了,管理市场的让收的一元钱退给我,不让我在菜市场买萝卜(当时城管在场)。我就到南夏墅菜市场旁边的路旁边卖萝卜,城管就把我的秤拿走了。我找到南夏墅城管中队长,城管中队长让我找市场管理办公室,我就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南夏墅城管中队长才把秤给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从20093月至4月的一个多月时间,我孩子大舅王海军和我们在常州生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看到了我所受到的公开迫害谋杀,并不象有关部门通知他们全家对我监控时说的那样,仅仅是怕我起来了,怕造成政治影响……   为了我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为了宪法、法律的尊严和国家的形象,王海军在给中共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写了《必须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惊天的反映信》一信反映后,就回山西省左权县老家了。从王海军在常州与我生活一个多月时间里,看到我所受到有关部门肆无忌禅的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中,党和政府就可以看出,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在21世纪的中国,十几年来所受到的邪恶恐怖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是正常人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426号,我到南夏墅菜市场附近去卖蚕豆,我在推着我的三轮车走,城管就拦下我把我秤收走。我就质问他们,我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走卢家巷经过我就听见开三轮车拉客的说了:"我今天来南夏墅卖菜,城管就找我事收我秤。我今天来试试,果然如此,我还没卖菜你们就收我秤,看来上面安排好的要搞我迫害我,就必须执行。"城管让我说的当时哑口无言,当天是双休日,我就只有打电话给110反映,110接警员告诉我:"城管我们管不了。我就问110接警员,那我为什么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在二十几里外的卢家巷就听到群众说:"政治犯今天到南夏墅卖菜城管就找他事,收他秤呢?"110就赶紧挂断了我的电话不给我回答。南夏墅城管后来扣了我一个小时左右的秤后,把秤归还给了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427号早上,我在南夏墅菜市场门口卖蚕豆,菜市场管理人员不让我卖,我要进菜场卖,菜场管理人员说:"临时摊位不是自产的不准卖。"我就说:"别人不是自产的怎么卖了?"南夏墅菜场管理人员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我真不知道那个市场管理人员是说我正在被有关部门用政治犯的名义公开监控迫害的跟别人不一样,还是说我手残疾和别人不一样,才不准我进菜市场卖?当天下午,我打公安部举报电话:010-58186696反映我受到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并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428号下午,我在南夏墅菜市场旁边卖菜,有关部门就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公开煽动群众说我挑战社会体制,让用机动车压死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52号,我到卢家巷一电动气量门市部修充气钻,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知道我要去这个门市部修理电动工具,就安排修理电动工具的人找事打我,并安排好了两个人打,两个人拉架,像上次一样。结果在他们准备打我时,两个我的老乡因不知道内情是上面安排的,他们不愿意,才使我又躲过了一劫。第二天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向群众公开了:"昨天安排修电动工具的找那个政治犯的事,准备打他,被他的两个老乡不知道搅和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53号,有关部门在那一连几天一直煽动唆使安排苏北的流氓地痞用机动车撞死我和我妻子王海戈。并在每晚我妻子下班我用三轮车接她的时候实施。并一连几天晚上,在我们快到暂住的地方,都有一辆轿车跟在我们身后边。200954号上午,我不得不打010-12388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电话反映我所受到的迫害,我所受到的谋杀威胁。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58号晚,我与我的儿子一块到南夏墅去卖西葫芦,当时有关部门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群众买我的西葫芦,并在我所到之处城管就赶我不让我卖,造成我的西葫芦卖不掉。所以在南夏墅当晚我和儿子卖西葫芦时,有关部门又向群众公开监控我,说我西葫芦卖几天了,上面弄我,我卖不掉还在卖,不要群众买我的西葫芦。我在捡扔一个烂了的西葫芦时,两个女的从我面前经过时,一个姑娘和另一个姑娘说:"他小瓜(西葫芦)咋烂了呢?"另一个姑娘回答:"你不知道呀!上面弄他弄的紧,他那能卖掉呢?都在家放了好几天了,咋能不烂呢?"当时我和儿子都听见了(卖菜的都是这样,只要不烂就能卖,因为蔬菜从外地运来就要几天)。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从2009514号开始,有关部门向群众公开监控我造谣诽谤我说:"有关部门用高科技监控到他喝醉酒嫖过一次婊子,想过一个小姑娘(2008年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的)。并煽动唆使群众诬陷我偷人,诬陷我在女人面前使坏或强奸,并煽动群众说:"只要有人告他,公安机关就要把他抓起来弄死在监牢里面。"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515号至20号,我在收废旧轮胎卖,刚干了三天每天可以挣200元左右,有关部门就用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迫害我等和利用群众及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通知无锡常州两市收购废旧轮胎的大贩子不要买我的旧轮胎,又从源头上堵死我这个生意门路。2009520号,在我上午去常州市礼嘉镇卖废旧轮胎,在有关部门的迫害下没有卖掉后,下午我开三轮车从湖滨路往卢家巷去,可能是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的三个交警队辅警开子警车违法拦截我开的三轮车,要扣我的车,并拿出手铐要铐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520号、22号、69号,我被有关部门迫害的不得不打010-12388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电话反映,我所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和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说我嫖过婊子,想过人小姑娘,煽动唆使群众诬告陷害我向女人使坏或强奸,煽动唆使安排人民群众,尤其是流氓地痞用机动车撞死我等(一次电话录音、二次人工接听)。由此可见,有关部门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村青年迫害手段的之卑鄙、邪恶、恐怖。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626号,有关部门又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煽动唆使群众找我事打我,用机动车撞死我,说政治犯可能要逃跑外国,并向群众公开我每天在向中央写信反映的是什么?以此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2008年在无锡我在向中央写申诉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做的)。
   有关部门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也一次次煽动群众公开作我假材料,说我对社会不满,中央让做我假材料逮我。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并向群众公开预测说:"他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可能要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因为全国都是这种情况,你拿他也没办法。那样就用交警硬找他事,用流氓地痞找他事,想方设法用汽车撞死他(20072008年我在无锡时有关部门也是这样公开向群众说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813号下午6点,我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菜市场前面街道边卖长豆角,没过多久,就开过来一辆黑色小轿车故意从我三轮车边转弯差点压到我,结果车没压到我,车开走时,我就听车上有人说:"怎么没压住他。"第二天2009814号上午,我到常州武进区嘉泽镇成章街道菜市场卖长豆角,成章菜市场收费员话里有话的说:"你怎么到这卖了?"我说:"这里有摊位呀!"我刚卖没多久,我斜对面卖茶叶的就过来称我长豆角,并告诉我他是做生意的给够称,我说:"我每个人都称时让人看看。"结果他称一斤四两长豆角,我让他看着秤称好的。过了有一个小时,在别人都在称我长豆角时,那个我斜对面卖茶叶的来了故意找我事,说我的长豆角少了只有一斤,我用秤一称,将近一斤少了四两。我说:"我称时让你看是一斤四两,你把拿一部分藏起来,他能不少嘛?我秤是标准的,让大家称称你自己的看少不少。我知道是有人安排故意找我事的。814号当天下午,我到常州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办事处,南河居民小区前的一个临时菜市场卖长豆角,我在一个卖鸡的旁边空位卖长豆角,卖鸡的不让卖,我就在那卖,过了一会,我就听到那个卖鸡的女的和另一个小贩说:"明天他在谁旁边卖,谁都不叫他卖,他是政治犯,上面正在监控他、整他,如果他天天在这卖,这个临时市场也要取缔。"回去后,我就把正在迫害我的事向我妻子说了。第二天2009815号上午8点多,我到常州武进区湟里镇卖长豆角,当时这里正是逢集会,常州这里的集镇、街道都是五天一逢集会,逢集会这天卖什么的都有,日用百货,农副产品等等,小贩都会在街道边摆摊,大一点的集镇街道上城管划得都有摊位线。我就在城管划好的摊位线上卖长豆角,在我摆摊的对面左右都摆满了和我一样的小贩摊位,这条街道叫埠新中路,我当时摆摊地点在西段。当时有一个男城管在撕票,一个女的在收钱,他(她)们两个在收摊位费收到我时,那个男城管告诉我:"我不收你钱了,你走吧!不准你在这卖。"我问那个男城管:"为什么?"那个男城管告诉我:"因为你卖的是农副产品。"我说:"那在我的对面左右(同一条街)也有你收过钱的,也有你还没收到钱的地方,都有卖土豆(马铃薯)、毛豆(荚)、茭白、花生的,为什么都准他(她)们卖,却偏偏不准我一个残疾人卖?"那个男城管回答:"你卖豇豆不准卖(长豆角在常州方言叫豇豆)。"我说:"你是哪国法律?土豆准卖、毛豆准卖、豇豆不准卖,我打电话向上面反映。"那个男城管说:"就是让你对上面反映。"我因被迫害的活不下去,手机已欠费一个多月,我只能打110反映。我刚反映了一半,110接警员就挂断了电话,那个男城管要把我车推走不准我卖。当时围观了一些群众,我就向男城管说:"来来,你把我当着群众的面向大家解释清楚,为什么土豆准卖、毛豆准卖,豇豆不准卖?在中国上下五千年,在当今世界一百九十多个国家,哪个朝代,那个国家是这种执法的?就是国民党现在在台湾执政也是依法办事的呀!"我就再次拨打110电话,是个男的接的电话,我向他说:"最近几年我一直向中央和一些部门反映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现在城管竟荒唐到土豆准卖、毛豆准卖,不准我卖豇豆,你说是不是迫害我?"常州武进区110接警员告诉我:"你现在在湟里镇,你的情况我们知道了,你打12319反映。"我记下了那个男城管队员制服上的编号:"SD2476"那个男城管和女收钱的他(她)们两个人走了,下午我打010-12388向中纪委反映,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第二天2009816号我又打电话025-96060向新华社主办的《现代快报》反映和打12319向常州城建热线反映。2009815号在湟里,城管公开荒唐的迫害我不让我卖豇豆(长豆角)后一个多小时,我就听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来赶集会卖东西让他走他不走,上面可能要把集会取消,说他住的那地方,为了他集会都取消了。"我这才知道了为什么牛塘镇的卢家巷和南夏墅街道的五天一集会这一流传多年的会期为什么会在2010年夏季取消了,原来是有关部门为了迫害我,不让我做生意卖东西才取消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817号上午8:30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嘉泽镇镇政府北嘉泽镇街人民路北段卖玉米苞谷(可以煮吃的嫩玉米)因为嘉泽镇街当天也是逢集会。我刚到,城管就不让我卖,我问他们为什么我的对面摆有两个卖五金铁器的摊位,在我的北面也是和我一样,靠镇政府院墙外街道边摆摊修自行车的为什么你们准他们摆摊?我为什么不准卖?城管说:"他们是在自己家门口摆摊,你不住在这里。我不走与城管说理,就被嘉泽城管中队,把我的三轮车推进镇政府,连同一车嫩玉米都被扣压。当时他们扣压我三轮车时,嘉泽城管中队有四五个城管,我问他们要扣压我三轮车等物品的"物品扣压清单(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暂扣单)城管不给。在我多次打电话向常州武进区和新闻媒体等多个部门打电话反映,并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在2009821号上午,我的残疾车和嫩玉米被扣压了四天,嘉泽镇城管中队才将我被扣压的三轮车和一车玉米归还给了我,但我车上的嫩玉米苞谷已少了一袋,还剩三袋嫩玉米苞谷已被晒干。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农村爱国残疾青年农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长期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妻子有病都无钱医治被迫害的活不下去的情况下,连做点小生意卖农副产品却都被城管迫害的扣车扣物损失了几百元。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826号,我听到群众说:"在国庆节前,上面(指有关部门)还要整他一次,可能还要让城管扣他车。"我心里知道,有关部门动用高科技手段和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包括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想怎么迫害我就怎么迫害我,这是"不可抗力。"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826号,我又批了一车玉米卖,下午在武进区南夏墅菜市场卖,都到下午六点了南夏墅城管开始赶我,并向其它和我一样流动的小贩说:"就是为了整那个政治犯的。"我就赶到了牛塘镇的卢家巷街道上,结果刚到卢家巷城管就来赶我。我就到牛塘镇小商品市场夜市卖。我刚走就听卢家巷的城管他们说:"可能去牛塘夜市去卖,到哪都是整你。"我刚到牛塘夜市,那里的城管要收我车,我说:"为什么别人都在卖,你们反而整我一个残疾人,只要你不取消夜市准别的流动小贩卖,我就卖。"后来我推到了和其它小贩紧挨的地方卖,我刚走城管就打电话不知向哪个部门反映说:"政治犯骂共产党。"我当时听的清清楚楚,我就问一个小贩:"城管是不是打电话向上面说我骂共产党?"小贩回答说:"是的,对上面打电话说你骂共产党。"我说:"你们都在现场,你看城管多卑鄙,满嘴谎言,有关部门就是这样公开监控迫害我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第二天2009827号上午,我到武进区嘉泽镇街道因逢集会卖玉米。当时我和一个家住嘉泽镇成章街上的一个摆地摊卖五金的本地人一起(因我们经常摆摊在一起认识)。我就听到两个妇女从我摊前经过说:"这个是政治犯,镇政府不让买他玉米。"我听了后怕听错了,就问我旁边卖五金的成章本地人:"那两个女的是不是说我是政治犯,嘉泽镇政府通知不让买我的玉米?"那个成章本地人回答说:"是这样说的。"我想让他给我作证写个证明材料,他不敢。下午我到中凉亭汽配市场旁边的居民小区里在路边卖玉米,有关部门就安排一个和我一样的流动小贩故意找我事,把他的车放在我的车前面。我们发生争执后,那个小贩和别人说:"他一个残疾人,我怎么能欺负他呢?上面安排我的,说他是政治犯,走到哪监控到哪,都搞他。如果他天天在这卖,城管就不准我们在这卖了。"2009829号我就打电话给我安徽霍邱县周集镇的二姐夫陈继理说:"有关部门现在又向群众公开说,在国庆节前,还要迫害我整我一次,说非要迫害我逼的不能活,逼我在国庆节期间,在北京制造重大事件,然后定性我闹事逮我,或逼的我向外国人反映,然后全部否定我反映的问题逮我。说我是爱国的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中央没理由逮我,所以只有整我、逼我、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831号,我又到中凉亭汽配市场旁边的居民小区卖葡萄,有关部门就煽动群众、小贩说:"如果打他,他用水果刀,就用水果刀把他捅死,不要报警,警察拿他没办法。"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0994号,在我所到之处,有关部门都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活不下去的时候,有关部门仍然在我做点小生意用三轮车卖水果蔬菜的时候,一边是通知群众不要买我的,并用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脑控迫害我),然后向群众公开造谣诽谤我说我批发的水果蔬菜都是多少天了的不能吃的劣质产品;一边是通知菜市场管理人员,城管不让我卖水果蔬菜扣我车迫害我。94号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街道庙桥社区街上的菜市场的门口卖新鲜大枣,过来三个市场管理员赶我让我走,我就走了。把车推到庙桥府前路一个银行门口停着,一会那三个菜市场管理人员又来赶我,我说我不卖,在这等一会有事不行啊?那三个市场管理员说:"那你把大枣盖住,"说完三个市场管理员把我的车上大枣用我在车上铺的毯子盖住了。然后一个市场管理员说:"本来我们想扣你车的。"我想到他们也是有关部门通知安排公开监控迫害我,整我的。我就说:"你们让我走我就走了,我现在又不卖,你们谁敢扣我车,你们凭什么扣我车?"那三个市场管理员就打电话给城管,一会过来好几个城管,其中一个城管把我的秤给折断后扔在车上,另几个城管把我的车推进了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因为城管也在该院子内挂有警务室标志的几个房间里上班),然后把我的车就锁起来了,我当时就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又和从前一样拨打了一天都没拨通。我拨打12388常州市纪委监察举报电话反映每次拨打就都又出现了"你无权拨打这个号码"的语言提示拨打不通。我打85680260常州市政府秘书处反映,秘书处接听后挂了,我打新华社主办的《现代快报》025-96060反映,我打86310051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来信来访接待室反映,他们先是让我找武进公安局反映,我打武进公安局督察室88310160反映后,公安局督察说不是他们管,我再打86310051武进区人民来信来访接待室反映,工作人员又推说他们管不了。在我以理说住工作人员后,他们让我找武进城管大队和南夏墅街道办事处。我打武进区城管大队督察中队82916010反映,督察中队让我找南夏墅街道办,并说他们给南夏墅街道打电话。直到下午,我在南夏墅街道办,办公室主任带我去找南夏墅城管中队长,南夏墅城管中队长让我到庙桥去找城管的张队长,并让我向他们认错。我说他们非法扣我车,我不会认错。此时,已快到下班时间,我赶到庙桥城管下午已下班。在当天我打025-12388江苏省纪委监察举报电话,一天没有打通。我打中纪委010-12388电话反映,拨打了一天才打通一次,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听了一半,说让我找地方。200995号、6号是双休日,97号上午,我到了庙桥后,先将南夏墅城管中队驻庙桥的城管给我在94号扣我卖大枣的三轮车时开的"常州市武进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暂扣单(常武城执扣字200911786号)复印后,我到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庙桥城管办,找到了南夏墅城管中队庙桥城管办的张队长(音)后他们把扣了我4天的三轮车给了我,但我车上的几百元新鲜大枣已全部烂掉。当我把被扣的三轮车从庙桥城管办所在的大院南夏墅街道庙桥社区服务中心大院推到大门口时,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手拿着我被庙桥城管办在200994号上午折断的我的秤,在我200994日被庙桥城管办扣压了四天直到200994日才还给我的三轮车和三轮车上的已经因扣车四天而腐烂一车的大枣前,让我早已安排好的庙桥凯莉数码婚纱摄影的老板,为我拍了一张庙桥城管办扣压我卖新鲜大枣的三轮车四天迫害我的照片(见下面我在本控诉申诉材料中的200994日,庙桥城管办扣压我卖新鲜大枣的三轮车的"暂扣单"和庙桥城管办到200997日才还给我被扣了四天的三轮车及车上被扣四天已腐烂一车的大枣和我被庙桥城管办城管在94日折断我卖大枣的秤的物证照片)。在有关部门每次准备公开迫害殴打、关押我,或扣我车找我事,整我时都会向群众公开。在我卖水果、蔬菜这一段时间,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向群众说:"他家里没有钱了,他向他亲人借,都不准借给他,就是逼他在国庆期间让他制造重大事件或逼他去偷人,然后才可以给他找个罪名把他关起来搞死他。现在为了国家利益不能把他平反。他本事太大了对他没办法……"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1019日上午,我到无锡市洛社镇买了一辆旧残疾三轮车,我让卖车人和我一起将车开到无锡市惠山区钱桥镇舜柯村我三姐暂住的家我给了卖车人钱后,我就说我去摩配市场买残疾车大灯和尾灯,等我开了三轮残疾车赶到了无锡刘潭的利民摩配市场后,有关部门就在脑控迫害我时监控到了我要买摩配修车,就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通知了利民摩配市场的商家不要卖摩配给我,造成了我在买车灯,尤其是买线路时,好几家有,都不敢卖给我。
   在我开始买残疾三轮车拉客后,有关部门就开始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无论是到哪用残疾车拉客,有关部门就会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这个右手肢残畸形的残疾人是政治犯,不要坐他的残疾车,不能让他挣到钱,他本事太大了,因为现在不能给他平反,不能让他起来了。就是天天搞他,让他连生存都没办法,不能让他学会上网,学会上网了就监控不住他了,那样就会让共产党在世界面前丢脸,就是要造成他功能性文盲,他对社会不满,国家安全局在用高科技监控他,他无论在哪到哪说的话,做的事,上面都知道,是中央让弄他的……"并在我经常拉客的地方安排所有用摩托车拉客的,用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小汽车、面包车拉客的都监控迫害我,想方设法找我事,让我挣不到钱,安排煽动流氓地痞和人民群众用机动车撞死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1023日,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武进汽车站,一个开白色面包车车牌号为苏DNQ753瘦个男子拉客的,在武进汽车站拉客抢我的客源,我与他辩理,他用拳朝我身上捅了一下,然后又过来一个也是开面包车拉客的胖子说:"哪天上面同意让车撞他了,就把他撞死。从这件事之后,在我向党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分别用特快专递写寄了《共和国,我用生命向您请求--写给党中央国务院血泪冲天得呼救》一信后反映后,有关部门仍这样公开监控迫害我,使我更加感到生命的无奈和恐惶,造成了我被吓成心理障碍,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心里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我想到了上海的心理学专家好象叫车俊龙教授的,曾经治疗过心理障碍的几个靠爬行走路和能跑不能走的病例,我知道自己是被有关部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电子脑控迫害我等,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和谋杀,在我长期反映下仍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我内心感到孤立无助,在长期的生命无奈和惶恐中,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就象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些被迫害的右派包括专家,哪一个被迫害的没有心理疾病,但他(她)们在政治上被平反以后,哪一个不是成为国家的栋梁?哪一个不是为祖国的建设做出了贡献。
   在我用残疾三轮车拉客后,一面是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群众坐我的残疾车;一面是安排煽动那些用二轮三轮摩托车拉客的和用残疾车拉客的和用轿车、面包车拉客的和公安联防,城管,人民群众,流氓地痞监控迫害我,找我的事和用机动车撞死我,我整天麻烦不断提心吊胆,造成我到常州武进区高新开发区的南湖家苑开始拉客头两天每天能挣100元,而后在有关部门的公开监控迫害下没有人再敢坐我的残疾车了,除非我多天不去此地了,突然才去一次才有人再敢坐我的残疾车。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091114日我到卢家巷的一个液化气站冲气,本来以前让进去看子充气都是大罐31.5公斤(罐重17公斤液化气14.5公斤)但最近几次都不让我进去了,我充了大罐液化气14.5公斤85元,加上罐重17公斤就是31.5公斤,结果我回去连罐气一称才30公斤整整少1.5公斤,我知道是因为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每次要去充液化气之前,有关部门用高科技监控到了,就会通知充气站让故意给我充少的,因为几年来,无论是我在无锡还是在常州,我干什么有关部门就会用高科技监控到,然后监控迫害我。甚至连我给摩托三轮车和老式残疾车加油,有关部门都通知加油站监控我。在当天上午我到卢家巷的一个液化气站充完液化气后,我就开着残疾三轮车去中凉亭摩配市场对面卖三轮车的商家买减震器,卖三轮车的说没有,说我的残疾三轮车是常州江苏三鑫摩托车有限公司生产的,生产残疾三轮车的分厂在前黄,让我到那去买减震器。我下午到了前黄镇的江苏三鑫摩托车有限公司生产残疾三轮摩托车的分厂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该厂也整我迫害我。开始是收废品的三轮摩托车正在该厂收黄板纸,泡末,把废品往车上装。门卫却不准我的残疾三轮车开进厂。我拄着双拐进去厂里问仓库保管,开始说没有这种减震器,我说:"你们厂里产品卖产品没售后了。"她又说有减震器等那个戴眼睛的女的来。那个戴眼睛的女的来了后把我找了幅减震器,我出去一对照减震器规格不一样,我就和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说:你拿的减震器和我车上的不一样,不是让我来第二趟吗?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说:"你叫唤什么?不要在我厂里叫?"我因从进该厂后就听到了她们厂里的男女员工都小声说是政治犯来买配件,上面监控到了,通知我们看子情况整他。我就和那个戴眼睛的女的和两个男领导说:我来买个配件你们还想弄我闹事哟?你们在做些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我一针见血地指出她(他)们对我的迫害,尽管没有明说,她们都哑口无言了。一个男的说"赶紧把他找配件,不要让人来二趟了。"我买好配件后本来卖一百多元的配件,那个戴眼睛的女的让我交了二百五十元,我问她要正式发票,她说没有。我回来后换减震器时,三鑫厂给我的减震器配件还有两个轴承不能用,我不得不用原先的两个旧轴承。几年来无论是我在无锡还是在常州,有关部门都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修车的给我修车。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32728日这几天,我听到一些群众说:"这个政治犯骂胡锦涛(总书记),胡锦涛已下令让把他害死。这个政治犯已影响到了社会稳定,中央要把他害死,象他这样的政治犯都是这种下场。"我并听到有群众说:"在胡锦涛(总书记)离职之前非把他害死。"我这个帖子在 2011328用评论帖子发表后,都被有关部门删除了,连我发在我的腾迅QQ私密日子中的这个帖子也被删除了(后来我知道是中共内斗某派系诽谤胡锦涛总书记的)。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41,我又听到有一些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转载了《临沂17岁美少女的乳头被警察烧焦》的帖子,他对社会不满。因为这个事件有人要游行示威,这样中国就乱了,所以没法处理。正在上报中央看看同意不同意让临沂的警察把他抓起来害死。"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926,我因家里的一千多元钱交房租了,残疾车又坏了,当时没有钱修,有关部门卑鄙的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家里没有钱了,车也坏了没钱修,他向谁借钱(周转)都不准借给他,连他亲人都不敢借给他。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不准人借钱给他,谁敢借给他就迫害谁!"我的银联卡上还有好几十元钱,因自动取款机只能取一百元的钞票,我就到银行柜台去取,常州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的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说:"银联卡最近不能联网。"而我当时刚在该行的自动取款机上查询过在联网。看有关部门多卑鄙,在我解除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释放后十二年多来,有关部门光是对我象这样的公开监控迫害,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1927,因我的残疾车要用电焊焊接修理,有关部门就卑鄙的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说:"不准给这个政治犯修理车,谁给他修理就迫害谁,结果一些有电焊的修理部很多家都不敢给我修理残疾车。"看有关部门多卑鄙,在我解除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释放后十二年多来,有关部门光是对我象这样的公开监控迫害,已很多次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427凌晨2点,我因赶路当晚乘坐k8434次火车到合肥然后转车到霍邱,当晚我从常州火车站有关部门就开始公开监控迫害我,我上了火车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因我和一些上车的旅客没有座位,我在车厢中间站、坐期间,有一旅客歧视我和我发生了撕扯,结果当晚在车上和第二天我到合肥、六安、霍邱和周集镇、临水镇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诽谤下,我到处都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晚在车上因上面公开监控迫害他,有一旅客歧视他他把人打的怎麽怎麽了,这次公开监控他的范围广......"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12427上午,我到了霍邱县车管所办理三轮摩托车驾驶证(结果霍邱县车管所不给办理说我残疾,没有拇指不给办理。说现在残疾人只给办理残疾人c5残疾人汽车驾驶证,霍邱县车管所的李(音)所长说我可以去到六安市车管所办理。我打电话给六安市车管所公开服务电话反映,六安市车管所的工作人员也是说让我去六安市车管所办理残疾人c5驾驶证.当天中午在霍邱县城关,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连我吃中饭到两家小饭馆吃饭,这两家小饭馆都说没吃的了,但我刚走他们就会和别人说:"这个(右手肢残)残疾人是政治犯,上面在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卖饭给他吃。"我又走了一段路找到了第三家饭馆,他们的小吃店里有好几个食客在吃饭,我在这个小吃店里吃了饭后给店主饭钱刚离身,就听到该饭馆老板和老板娘说:"这个政治犯来办驾驶证,上面不给他办,公开监控迫害他,不让饭馆卖吃的给他,我们做生意的不管这些。"当天下午,我赶到了六安市车管所后,六安市车管所的工作人员和警号为052241的科长和我说:"现在残疾人的驾驶证都不给办了(包括残疾人的摩托三轮车的驾驶证),只准办理残疾人残疾汽车驾驶证,但要到驾校去学残疾汽车驾驶。"我说:"我已经开了摩托三轮车、老式摩托残疾三轮车和两轮摩托车六年多了,已经安全行驶几十万公里了,你们就因为我没有拇指而不给我办理摩托正三轮驾驶证和规定残疾人除了只能办理残疾人残疾汽车驾驶证外都不能办理其它车辆的驾驶证,这不是象政府以前政策规定的残疾人不能上大中专院校、残疾人不能当公务员"的政策一样,是对残疾人的赤裸裸的歧视迫害吗?这不是赤裸裸的剥夺残疾人的生存权吗?为何不能规定残疾人申领驾照象正常人一样只要能通过驾驶技能考试、交通知识考试和视力、听力的体检就可核发驾照呢?我要在网上发贴公开讨论和向有关部门反映。"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12427晚上,我到了霍邱县周集镇后,有关部门就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公开煽动人"用弓弩毒针把这个政治犯射死没事(现在在中国很多地方,包括在我的家乡安徽霍邱县临水镇、周集镇等一些乡镇,近年流行一种用弓弩毒针偷狗事件,偷盗者用弓弩安装上针孔里装有大概氰化钾毒药的针头射杀别人的狗,只要射中狗后狗很快就会死亡。在我的家乡,群众养的狗经常会被人用弓弩毒针射杀死偷走。电视新闻中有报道的这种用弓弩毒针射人射中后,人就会当场死亡的案例。)"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2012428,我到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去取一户一卡帐户里的钱,我把存折递给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营业员后,临水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营业员告诉我说:"你这个卡里的钱,今天不能取,要过了双修日后才能取。"我当时就质问她:"现在都是银行联网的,我用银联卡在全国都能取,怎麽你们这就不能取了?你们还想象以前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来取钱时你们说"今天停电了,明天电脑升级了我不就没有办法了吗。"我要求她把我办理取款手续她就把我办理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2012622,我到常州中吴大道中凉亭摩配市场对面中吴大道路边的一家卖三轮车的店铺换我的老式残疾车的电线,因我的车大灯灯头坏了,我就到对面的中凉亭摩配市场去买摩托车大灯的灯头,结果我问遍了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多家店铺,他(她)们有灯头都不卖给我告诉我说没有灯头,我刚走他(她)们就说:"上面公开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通知我们市场内的商家,这个政治犯来买什麽摩托车配件都不要卖给他。" 我听到后就到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高价去买,结果中凉亭摩配市场内的修理摩托车的维修部的店主告诉我:"那些卖摩配、卖倒挡器的店里都有灯头,可他(她)们都不卖给你。我也不敢卖给你(这些我都知道,因为以前我多次来买过灯头)."......










2013年至2014年4月受到的迫害


2013年12月7日早上我睡在床上,我的左腰部又突然疼起来了,前天下午我拄着拐杖挑了一下午水没事我睡觉却突然疼起来了,我知道是有关部门用电子脑控武器脑控迫害我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我就骑自行车试试腰部一点也不痛,我就想在网上揭露出来,很快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的腰部被上面用电子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他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他的腰部痛,他骑自行车腰部一点也不痛,他知道是有关部门用电子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他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的他的腰部痛了,他今天就要在网上揭露出来了......”(前不久我站着就突然左腰部痛,后来自己好了)。因为前两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用电子脑控武器攻击我的心脏痛等,我在网上揭露后就好了。

2013年12月16日下午3点多,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鸣凰工业园的凤林北路与科创路由北往南骑行自行车过没有信号灯的十字路口,结果一辆由西往东的机动小汽车违章快速驶来,差一点撞到我把我撞死,机动小汽车违章快速驶过十字路口后又急刹车调转车头往南朝我骑行的方向驶来,我靠路边骑行,这辆蓝色小汽车就从我的旁边驶过去了。之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下午到牛塘派出所卢家巷警务室给他妻子办暂住证,警务室的辅警想迫害刁难他,他刚走后听到一个辅警说:‘公安机关不管他,还是监控迫害他,我们公安机关听江泽民的!’这个政治犯回家后和他妻子说了被有关部门监控到了,所以用机动车撞死他。有关部门并煽动群众说:“谁用机动车撞死这个政治犯没有事,最好在十字路口撞死他,公安机关就说没有监控画面镜头,不知是谁闯红灯的,不知是谁撞死的。这个政治犯去年在牛塘镇的湖滨路和长虹路开子他第二个老式残疾车过马路时被一个客货机动车撞翻了,湖塘交警中队迫害他,说没有监控录像无法认定责任,把那个客货机动车放了,把他的老式残疾车扣一年多了.....那是主干道怎么没有监控呢?全国各个城市不知都花了多少亿的天网工程到处都安装的是监控摄像头不要说常州发达城市了,并且还有卫星监控,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想把他害死......”

我在2013年12月16日晚8点乘T110火车17日上午到的北京,16日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了,并说到北京有关部门也是对他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2013年12月16日就在网上声明,我到北京后是依法上访,并且我的控诉材料里也没有指明是中共某高官某集团对我的迫害,如果我在网上没有声音了就说明我是被中共有关部门迫害关押了或迫害死了,呼吁中国同胞和联合国、国际社会关注我一个长期受中共有关部门十七年多来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中国爱国残疾青年农民的命运和生命安全。

2013年12月17日我到了北京后,有关部门仍然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访民都不能告诉这个政治犯有关部门公开监控他,谁告诉他就迫害谁,造成访民都不敢跟我接触。

2013年12月17日我到北京后听到访民说,黑保安公司到处非法抓访民,抓一个访民地方政府给几千元,有的上访人被抓后都没有音信被害死了,另外访民住旅馆旅馆老板都要上报派出所,然后北京地方派出所就会把访民交给访民所在地接访人员。
   
2013年12月17日晚我到北京市丰台区北京南苑华盛园酒楼馨苑旅店(旅店电话67985436)住宿,旅馆老板问我是不是上访的?我回答是的。旅馆老板说上访的北京地方派出所夜里好来查房抓上访的,因为上访的网上有监控。我说我给北京市公安局打110问问谁的规定?老板给我开了住宿。

2013年12月18日上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了设在永定门地区的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当天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门前胡同的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和中纪委信访接待室包括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上访的群众有大概几万人,我上午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排队上访排了一上午,到了排到我进入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上访时的上午10:50分,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因快要到下班了就不再放人进去了,我听到从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出来的上访人说:“到了这个政治犯就不放人进去了,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我和很多访民就在那排队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到了下午快到上班的时候,我们排在前面的几个访民有人到了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进入口排队,有人说在这排队是对的,过了一会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的保安和工作人员上班了,到了排队的访民前保安让我出去重新排队,我要进入原来我排队的队伍,保安不让我进,我说我连中午饭都没有吃排在队伍前面,刚才有人说应该排在这里我才过来的,这时过来一个穿便衣的指挥几个保安把我硬拉出来并告诉保安不要让这个人进去访民排队的队伍(原来我排队的队伍)我怎么说都没有用。因为我在北京上访包括在国家信访局排队上访,有关部门都是脑控迫害和现场公开监控迫害我的,所以当时现场的访民没有人敢说我是在原来的队伍排了大半天了刚到旁边的进口排队的,最后有个女访民告诉把我往外拉的保安(这个保安的编号是XF0006):“他是在这排队大半天了!”这个保安想对那个为我作证的女访民发火,结果因为在众多访民面前这个保安没敢对为我作证的女访民发火就让我进入队伍了。我在经过六道安检后进入了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按照保安的安排到了3号窗口,我把身份证和上访事由和请求递给了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登记工作人员,3号窗口登记工作人员又问我案情,我就说了我因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和因此受打击报复在97年到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上访被农业部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将我送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押了四十多天后就被地方公安机关接回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把我投入劳教所将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受尽了迫害。我从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有关部门十三年多来又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并经常对我进行造谣诽谤迫害,并一次次安排人迫害我将我抢劫打伤将我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公安机关就说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这次我在常州市暂住地邻居将我打伤打残后案件到了法院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市两级法院都不依法处理枉法判决。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3号窗口登记工作人员听了后大笑后告诉我:“监控迫害你你到公安部去反映。”并没有给我登记表让我登记填写只给我的身份证在磁卡上刷了一下。当时我看到几乎绝大部分访民只要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过一次后,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窗口登记的工作人员都会告诉你地方结案了不再受理或让访民找地方政府,如果访民说地方政府不依法处理没人管,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窗口登记的工作人员就会说:“那你就到法院起诉地方政府。”除了第一次刚来的访民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给登记上访受理外,其他的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都不受理了,哪个访民不是有重大冤情才来中央上访,而中央却不管,这是真正的有冤无处伸.....

当时我听到国家信访局的两个保安谈话说:“刚才弄这个政治犯的是国家信访局局长!”之后我出了国家信访局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访民和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家里骂江泽民,江泽民要把他害死。今天国家信访局局长迫害这个政治犯拉他出访民队伍,这个政治犯明天到公安部上访,公安部就会迫害他说他闹事把他抓起来....”
    我2013年12月18日晚住在北京市丰台区东铁匠营街道政馨园二区一号楼地下防空洞旅馆电话010——87688318,旅馆老板也是说上访的北京地方派出所夜里好来查房抓上访的。”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当晚我在小区门口的饭馆吃饭和上网到处都能听到群众在说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向群众公开的话。
    
2013年12月19日上午我到全国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上访,全国最高法登记后没有接谈,告诉我常州市中级法院裁定的案件要到江苏省高级法院上访,全国最高法受理省级高级法院判决的案件。
    从2013年12月19日上午我在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至下午1点我在米市大街的一家网吧上网,所到之处都能听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到处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要勾结外国人推翻共产党,他今天下午就要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室上访,公安部信访接待室就会迫害他说他闹事把他逮起来害死。”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我一个祖辈农民在我之前历朝历代祖辈都没有人坐过牢受到过政治迫害的爱国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和因此受打击报复在97年到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上访被农业部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将我送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押了四十多天后就被地方公安机关接回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把我投入劳教所将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受尽了迫害。我从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有关部门十三年多来又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共和国强大的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再利用群众和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每天都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有关部门用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大脑都被控制住了”。并每天都向群众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并经常对我进行造谣诽谤迫害,并一次次安排人迫害我将我抢劫打伤将我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公安机关就说破不掉案或抓不到人,这次我在常州市暂住地邻居将我打伤打残后案件到了法院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市两级法院都不依法处理枉法判决。
    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我一个祖辈都是农民祖辈都没有人见过美元都没有人认识过外国人的残疾爱国农民,我怎么心里想要勾结外国人推翻共产党了?倒是中共党员干部几乎无官不贪,之前中纪委等几家单位的调查报告显示仅中共省部级以上官员百分之七十五的子女、百分之九十多的孙子女都加入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法治国家的国籍、几年前中纪委等几家单位的调查报告显示仅从1995年到2005年中国的裸官就达到118万多人,现在的裸官人数更多。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你们如此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你们是什么政权呀?既然中共组织成了贪官污吏卖国汉奸的代名词,那中共是一个什么组织呀?
    我在2013年12月19日下午3点多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室上访,在排队等待和经过几次安检后进入了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后,有保安手套塑料袋把我填好的信访接待表和我写的《我上访控诉的事由、经过和请求》递给了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公安,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公安看了我填好的信访接待表和我写的《我上访控诉的事由、经过和请求》后,让我把我写的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递进去后,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公安看看我写的厚厚的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后,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三个公安有一个象领导的摇摇头后就把我写的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递出了窗口,我问为什麽不收我的申诉控诉材料《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公安告诉我不收材料了只收我填好的信访接待表和我写的《我上访控诉的事由、经过和请求》。这不是人民有冤无处申吗?在我之前的一个访民,我听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登记窗口里面手套塑料袋登记的公安告诉那个访民“你的案子地方公安结案了。”之后保安就让那个访民出去了。这就是中国中共政权的政府整天控制着新闻媒体网络媒体宣传的真实的民主法治人权,在中国中共政权的党员干部可以说无官不贪,然后又都把自己贪腐来的巨额财产连同妻子、子女、孙子女甚至包括自己都移民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法治国家,自己在国内一边是继续当官掌权高喊爱国高唱红歌继续讴歌独裁专制、一边是继续贪污腐败捞权、贪财、贪色、迫害残害人民群众!造成现实中国冤民过亿,人民不仅有冤无处申还会受到残酷的监控、迫害、残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我于2013年12月19日晚19:33分乘坐T109火车于2013年12月20日早上8点到达常州回到我的暂住地,但是当天下午在常州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冤案和对他的迫害中央相关部门的信访部门不接收他的材料,他要全面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现在上面让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说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20131227,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因琐事和我妻子争了起来,当时我就感觉到是有关部门脑控控制我的大脑和情绪造成的,因为当时我又因一句话想发火,结果很快我的这个想发火的思绪就突然从我的大脑中消失了,当时我能感觉到我的这个想发火的思绪突然从我大脑中消失时的神经在动在消失的过程。结果当天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和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和他老婆吵架也是上面控制他的大脑迫害的,他老婆的大脑也被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的脾气大,如果上面(指中共特务机关)不控制住这个政治犯的大脑,这样到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不害人吗?他害人你都不会知道,因为有关部门多次用药物害他没害死,他知道一些特工技术......”
       造成我当天到我前一天买猪头的卖猪肉的店家让把我买的猪头头骨再从中间斩断一下,卖猪肉的店家都不想把我搞,我去买菜摊贩都迫害我。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你们公开的对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邪恶恐怖卑鄙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暴露了你们坑国卖国害民迫害残害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的禽兽本质,只有你们这些人类的异种才会整天想着去坑国卖国害民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

20131228上午,我把买的猪头骨煮熟了后把猪头肉扒下来,结果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始听到在我暂住屋旁边暂住的建筑工地的工人有人说:“这个政治犯把门关了在屋里可能在吃猪头肉来,他老婆孩子都不在家.....”很快我听到我暂住地的一些暂住的邻居也有人说。我听到我暂住地的邻居们对我的诽谤后,我想出来不指名的骂一下,但想想这些邪恶都是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的罪恶。过了一会,我又开始听到在我暂住屋旁边暂住的建筑工地的工人又有人说:“这个政治犯在屋里扒猪头肉,连猪脑子都留在碗里给他儿子吃,人家从小就有家教,扒猪头肉一点都没有吃。上面为了监控迫害他连我们群众的脑子都被控制住了,只不过不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们.....”很快我听到我暂住地的一些暂住的邻居也有人说。

2013年12月31日,我到常州市残疾人联合会残疾人维权服务中心去反映我十八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我在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把我打伤残以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对我的医疗迫害、法律援助迫害、法医伤残鉴定迫害和司法迫害下,造成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把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打伤残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案,不仅刑事上不能依法处理依法判决依法追究刘同贺的实际刑事责任(武进区法院枉法以邻里纠纷引发的故意致人轻伤害罪轻判刘同贺有期徒刑六个月),而且造成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把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爱国农民打伤残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也不能依法处理依法判决赔偿我,造成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爱国青年农民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把我打伤残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由于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的两级法院的法官都对我的公开司法迫害,枉法不为我做法医伤残鉴定+后续治疗费鉴定+三期鉴定,然后又枉法不仅驳回了我的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也驳回了法律法规规定必须判决赔偿我的我有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整形科主任医师在医疗病历上写明的建议做歪鼻整形手术、预付押金2万元以及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在病历上写明的需植牙手术一万二千元,医疗证明必须发生的歪鼻整形手术费植牙手术费后续治疗费共几万元(武进区法院法官知道我无钱后续治疗)。连我实际发生的有发票的医药费:3255.2元、挂号费:160元、交通费:1763.6元、住宿费:138元共计5316.8元的费用也只判决赔偿我4853.2元。造成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打伤残以后,不仅我的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误工费、后续治疗费等费用都得不到赔偿,甚至连我的部分医药费交通费也得不到赔偿。造成我不仅生活上没有经济来源,而且连我急需要做的歪鼻整形手术植牙手术后续治疗手术,也因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的两级法院的法官司法迫害我、司法鉴定迫害我,没能依法处理依法判决刘同贺赔偿我,而造成我无法也没有钱做我急需要做的歪鼻整形手术植牙手术后续治疗手术。给我一个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的生命和身体健康都带来了严重危害(鼻骨骨折造成的歪鼻畸形,如果不能及时做歪鼻整形手术,不仅影响我的呼吸、影响外观、造成我嗅觉障碍或嗅觉减退,还可能会造成我颅底脑液渗漏等对我的生命健康造成多种严重危害的后果),而且也造成我在贫困潦倒中无法生存,迫害的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在自己深爱的祖国可能会被迫害死和被迫害的生活不下去,以及我想买个残疾车看残联有没有补助。
      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当时常州市残疾人联合会残疾人维权服务中心的陈志坚主任(双腿小儿麻痹症残疾)也参与对我监控迫害,我说这些后,陈志坚告诉我:“你受迫害的事属于司法机关管,不属于残联管。”我就问陈志坚:“按你这么说,残疾人的任何权利都有和正常人一样的部门管理,那还要你们残联干什么?你们残联到底残疾人的哪些权利属于你们管,你告诉我?”陈志坚不回答我,却向我摆官腔说:“你声音怎么这麽大,影响我们上班?”我说:“你的声音比我的声音还大。”陈志坚无语。之后陈志坚告诉我:“你买残疾车没有补助,你的右手残疾又没有拇指不能开残疾车。”最后陈志坚问我要身份证登记。我刚走我就听到陈志坚和别人说:“我们都是张海迪给我们安排进残联工作的,这个政治犯在网上转发揭露张海迪是外国国籍和张海迪的妹妹在山东的公司有多少亿资产、承揽工程等.....”
    我走出常州市残联后,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到常州市残联寻求维权,上面安排陈志坚迫害他,说这个政治犯右手残疾又没有拇指不能开残疾车....
    我为此专门在2014年1月3日到常州市公安局车管所找领导询问我右手残疾又没有拇指但其它手臂手指功能都正常能不能开残疾车?常州市公安局车管所领导回答我可以开残疾车。
    但是从2014年1月3日开始至2014年1月5日,我在江苏省常州市到处听到群众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和常州市残疾人联合会残疾人维权服务中心的主任陈志坚到处让残联系统的残疾人官员们做这个政治犯的黑假材料上报中央说这个政治犯‘影响稳定’,这个政治犯要被逮起来了。2014年1月5日,我安徽霍邱县家乡的哥哥在安徽霍邱县听到了此事为此还专门打电话给我弟弟让告诉我。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和常州市残疾人联合会残疾人维权服务中心的主任陈志坚,原来你们所把持的中国残联不是为维护残疾人的权利为残疾人服务,而是为了迫害残疾人和维护你们特权贪腐、卖国、迫害残害甚至屠杀人民的中共体制内的某汉奸恶魔集团利益的也就是为了维护江汉奸、周永康、薄熙来等特权贪腐、卖国、迫害残害甚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的利益的?
    呼吁中纪委彻查中国残联的腐败!

    2014年1月3日上午,我准备到武进区邹区镇贺西两家电瓶三轮车厂买电瓶车,但是有关部门却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为了迫害我连群众的大脑也控制住了,我吃过早饭乘坐公交车到了我乘车必经过的邹区镇新街,打听到贺西的两家电瓶三轮车厂怎么走,我听到在此地用三轮车拉客的和卖三轮车电瓶车的都议论说:“是政治犯,到贺西电瓶车厂买三轮电瓶车,上面让迫害他,他去了也不卖给他,他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我坐三轮车到了贺西的一家生产汽油三轮车棚和生产电瓶三轮车的厂家后,这家厂的负责人说不生产电瓶三轮车了明年再生产。我一离开后他们就说:“是政治犯,上面让迫害他不让卖给他电瓶三轮车,他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因为之前在邹区新街一家卖三轮车的店主迫害我,说贺西两家卖三轮车的现在只有一家了,那一家关门不干了。我坐三轮车就回邹区镇新街,刚走三轮车司机就接到一个电话,是贺西那家专门生产电瓶三轮车的厂里给三轮车主打电话说让三轮车主把他们带样东西。我到了贺西那家专门生产电瓶三轮车的厂里后,说想买小型电瓶三轮车,老板根本就不想理我,说现在这种电瓶三轮车没有做好的.....
    我刚走贺西这家电瓶三轮车厂的老板就和工人说:“是政治犯,上面让迫害他不让卖给他电瓶三轮车,他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不然客人来买电瓶三轮车我们两家厂不都抢子卖给他.....

2014年1月3日下午,我到武进区车管所想申领三轮摩托车驾驶证,我向一个女交警询问相关规定,这个女交警却说:“你不要吵。”我说:“怎么中国群众只要进入了公务员队伍,拿了纳税人的钱靠人民养活了,群众来办事总会把:‘你不要吵、不要闹、不要大声说话影响人办公当做了口头禅呢?’”

2014年1月4日,我电信包修的手机有系统故障,我到鸣凰电信营业厅让营业员看看,营业员不想给我修,我说这是你们的职责,营业员说:“你说话小声一点,影响我们办公。”我说:“怎么中国群众只要进入了公务员队伍或事业单位,拿了纳税人的钱靠人民养活了,群众来办事总会把:‘你不要吵、不要闹、不要大声说话影响人办公当做了口头禅呢?’”我刚走鸣凰电信营业厅的营业员就说:“上面不让对这个政治犯的态度好。”

我2014年1月7日在常州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又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就会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打电信客服10000也是如此。我用别的手机号码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后,接线的电信客服工作人员说不是他们的原因,让我打110报警反映,我打110反映后,接警员让我去检测手机,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要么无语要么电话自动断线,之后我的手机打电话好了。

我2014年1月8日下午一点半多又用我刚从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刚新买的一个电信康佳手机用我的电信号码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我打常州市110反映,接警员说没有人控制你号码,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告诉我:“国安、公安国保控制你的手机,你是安徽的你回你家乡安徽向警方反映,你向安徽110反映。”之后常州110就拒接我的电话。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无人接听。后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反映,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他)们查了我的电话号码没有问题,新手机也没有问题,是国安、公安国保有关部门控制的你的手机公安机关都没有办法,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同意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费了,我只有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了。我又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还是无人接听。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

我在2014年1月9日因为买电信手机去了常州很多地方,因为电信手机便宜的一般都是电信专用的,我在常州市银河电脑城买手机和在银河电脑城电信手机店想买四百元价位的手机,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商家都不想卖给我,有电信手机也是老式机,我就又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去买电信手机,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的营业员也不想卖给我,昨天299元一只的两个牌子的两款手机我想买一个营业员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买昨天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手机,营业员也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我不能问哪款手机你都说没有了吧!”我又问了一款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营业员说“有,但就一个了”。我就说“那你给我装上我的卡试试?看看能不能打通10000,能打通我就要了!”营业员说:“不给你试机,你要就要。”我向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值班人员反映无果后,我就说:“我到楼上找你们领导反映,你们这不是也迫害我吗?”我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楼梯上到二楼后问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领导在几楼?”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说:“不知道。”我就想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我刚到楼梯口楼梯的门就关住了。我就从公司营业厅楼西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但到了三楼好像没有楼梯了,我想下二楼,楼梯的门也都关住了,有一扇门能打开,我进去后是三楼的机房有几台在工作的机器,我想出去门也关住了。我知道是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在迫害我,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10反映,武进区110给了我一个派出所电话反映后,我就到窗户边向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楼下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呼喊把我开门,在我又用我的手机向我的家人反映说了情况以及害怕有关部门指使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人员把我害死了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带了两个保安把门打开带我下了楼。然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领导说:“你可以买手机试手机呀?”我就又拿昨天2014年1月8日买后无法拨打10000电信客服又退的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未拆封的手机,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就又让武进电信营业厅的营业员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能接通电话,我就要了这款联想手机。可是今天2014年1月9日下午,我用我的这款联想手机装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当时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0000电信客服反映我的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的上述事实和我所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十八年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我用你们电信手机所受到的你们电信公司的迫害,我家用的宽带和我一家三口用的电信包月手机等套餐产品都是你们电信的,你们电信作为企业不能参与对我的迫害呀?我的号码和手机你们说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也知道是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工控制的,可是我作为你们的客户,我的人权和利益受到了侵害你们应该帮我对上面反映呀?或者你们电信给我出具文字证明我用你们的电信产品手机号码和手机被人为的控制住了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再向中共中央反映呀?你们电信员工也不应该参与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的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我们对他的迫害如果他用录音笔取证我们就知道了,上面就会在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了,我们就不公开监控迫害他了”。
       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现在就对上面反映。”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并核对了我的电话联系号码说会给我回复!

我从2014年1月7日、8日至今天9日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2014年1月6日我到南京去江苏省高级法院上访,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和南京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用的中国电信包修的手机,在今年让电信修理手机期间(注电信一个多星期才修好给我)被周永康指使有关部门特工把他的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重金属,这个手机是他儿子用的现在是这个政治犯在用,都被核辐射了,这个政治犯一家都被迫害的活不长了。这个政治犯如果让别的外国国家做手机检测,检测出来他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的重金属中共也不承认。”这件事无论是真是假都给我造成了精神恐惧迫害,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用这个手机打电话久了就感觉到了被核辐射的症状,例如我用这个手机打的电话时间长点后,我就有想呕吐的症状。

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向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反映包括上述问题时,我说:“我就是做手机检测也是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给我做手机检测呀”。


我从2014年1月7日、8日至今天9日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但是有关部门都在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申诉控诉向中共中央反映,并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这个政治犯把申诉控诉写好后也要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映,他这次揭露的中共体制内的黑暗和问题太彻底了,所以上面控制住他的大脑不让他的这个申诉控诉写出来,都是江泽民迫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

从2014年1月7日至2014年1月15日有关部门都在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向中共中央反映(其实只需要在原有材料上添加改写三四千字就可以了),并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这个政治犯把申诉控诉写好后也要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映,他这次揭露的中共体制内的黑暗和问题太彻底了,所以上面控制住他的大脑不让他的这个申诉控诉写出来,都是江泽民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从2014年1月14日至2014年1月15日,我在我的暂住地常州市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解除劳教后没多久,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向他的姐姐哥哥们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的姐姐哥哥们在上面的安排下都说没有迫害他,让他嘴不要乱说以免公安机关再把他劳教害死了,让他到精神病院检查一下,他因为怕江泽民把他害死了,他就到精神病院检查,他说出有关部门对他脑控的症状,精神病院医生说他是精神分裂症。他恐惧有关部门再把他劳教害死了,他想到历史上有过的大臣为了怕被当权者政治迫害害死了,就装神经了逃过了被害死的劫难,他就花了八十元钱买了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证明,买了一盒药,结果他的“精神分裂症”证明被他的一个姐姐在他和他老婆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拿给了地方政府,现在中共有关部门一面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一面对上报说他有精神病不给他的冤案平反,就是迫害他的。因为他太有才了学会了上网后就轰动了世界,弄得全国和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共十几年来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如果不是迫害他他早就成为一个作家、诗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了。他写的诗歌都会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他写的建议、评论都会被政府采纳都会被多家网站转载,地方想上报习近平说他是精神病把他关在精神病院害死......”(以上我听到的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群众议论我的话是我听到的多个群众多次议论我的话我归纳成总的)。
    这帮贪官污吏卖国汉奸禽兽们,如果你们不这样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这一事件,我都忘记了。现在我需要对历史做一个交代,让国人知道中共体制内的某贪腐、卖国、害民汉奸恶魔集团是怎样对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长期邪恶恐怖迫害的。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期间的1997年8、9份至2000年8月我解除劳教关押期间的三年多期间,我耳闻目睹了一些劳教人员被迫害或被迫害死的案件,我刚被关押进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没有多久,就有劳教人员告诉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采煤中队有一个大概是安徽临泉县的一个中年男子也是因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地方干部贪污腐败案件被迫害劳教关押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采煤中队一段时间后,这个劳教就出现了脑中风偏瘫,连生活都不能治理劳教所也不释放他,最后他也快劳教到期了才提前解教释放他,他回家后只能活几个月了,说他向外国人反映他的冤案了。”告诉我的劳教人员也是可能出于善意让我知道我别被在劳教所害死了。
    之后我记不清是在1998年还是在1999年我被关进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一个人单独关押一个房间期间,有一个叫王春月(音)的年轻男劳教也被一个人一间屋单独关押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当时他完全神经了,屎尿都拉在屋里地上他坐在上面连屎都吃了,一见到警察到门口就恐惧害怕的无处躲藏,我到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严管禁闭一个星期后,警察把王春月(音)带走了说是送到精神病医院看病。

我记不清是在1998年还是在1999年了,有一个在我之前就被送进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叫张殿启(音)的个头比较高的中年男子劳教人员(劳教们有的都叫他“大个子”)我不知他是因为什麽被迫害劳教的,他被分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一个名叫郭宏军(音)的劳教人员当组长的班组里在煤矿井下推矿车,由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管教警察对他迫害的厉害了,有一次他气愤的说:“我解除劳教释放出去后就到天安门广场自杀。”可能就是因为他的这句气话送了他的命。之后没有几个月张殿启(音)就被郭宏军(音)用矿车撞死了。当时劳教所里的警察都说:“张殿启(音)是心肌梗塞死的,法医做解剖了。”而当时在场目睹张殿启死亡的一个叫徐贺林的原籍河南当时已在安徽阜阳娶了阜阳女孩结婚生子做木工家具的二十多岁的男劳教在我的询问下告诉我:“张殿启是被郭宏军打了后用矿车撞死的。”之后中队里的警察怕徐贺林嘴乱说就把徐贺林调到劳动条件比机运中队还艰苦的开拓中队几个月后才把徐贺林再调回机运中队。后郭宏军(音)因为此事大概被延期了两个月。

在大概是1999年由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在劳教所公开说我是政治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下毒药在茶水里迫害我,一个当时是在上海被劳教的后又被卖给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关押劳教的户籍就是安徽省宣州市的只有二十岁左右叫陈木胜(音)的劳教人员,说是因为和其他劳教说了同情我的话结果受到了迫害,管教警察和劳教班组长值班人员等都迫害他。有一天上午,一个安徽阜阳市在阜阳火车站地区住的叫武学松的劳教人员跑到我跟前拍拍他怀里兜里的一包东西和我说:“陈木胜(音)又躺倒了躺到了,我刚给他吃了东西他又不能动了脸都紫了,又要送医院。”我问给他吃了什么?武学松说:“放了东西的饼干”。我知道是劳教所的管教警察安排的又给陈木胜(音)下了毒。我无言了,武学松可能也是让我知道不在劳教所里听话不仅你要被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下毒迫害等别人同情你也要受到迫害。我这些憋在心里直到陈木胜(音)几个月后到期解教释放了我也没有敢告诉陈木胜(音)(该劳教人员武学松在地方是地痞地霸。当时靠熟人关系向中队领导行贿送礼被安排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劳教人员休息室值班)。

根据我后来了解到的情况,有关部门也是准备把我害死在安徽宝丰劳教所,如果不是因为有我的祖母的妹妹的女儿我姓张的姨,她的一家都在安徽省司法厅工作,我姨父在安徽省司法厅主管主办的司法杂志社任编辑部主任,她的女儿在安徽省司法厅任职、儿子在安徽省少教所是管教警察,儿子有一个姓徐的同学甚至是我所在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干事,徐干事可能因为我的关系在中队当时甚至受到了歧视,在中队领导的支持下有的劳教甚至都敢给他脸色看甚至在背后骂他。尽管我和他我们之间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过,他只告诉了我他和我的姨表弟是同学。
    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后期,我通过一些案例知道了我的冤案是中共高层批示的后我就决定当时政治环境的因素决定了我的冤案不能再申诉了,那样我会被害死的。我在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有关部门又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把对我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诽谤上,不仅我干什么都迫害我,而且连我和妻子儿子有病就医也受到了医疗迫害和医疗谋杀以及我一次次差点被机动车谋杀撞死,我的哥姐弟妹们也在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被地方政府要求参与对我的监控。我的二姐夫在霍邱县原朱港乡政府现周集镇政府是民政办的会计(因他们哪一批地方政府招考的本应转正为正式干部的编制名额被县政府挤掉安排给别人了,后来他们上访后县政府给了他们事业单位聘用职工的待遇),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就用我的二姐夫与我的其他五个哥姐弟妹参与对我的监控,因为安徽地方包括全国在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时都是向群众公开的:“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他因为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镇村干部腐败案件被江泽民批示劳教关押了三年多造成的冤案,现在江泽民还在活着没法为他平反。不能让他起来了,因为他的本事太大了所以要把他的脑子控制住再公开监控迫害他,不然他在世界上都是著名的企业家,那样就会让中共无法向国际社会交代.....
    在我2000年8月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回家后,就有一些村民和我未出五辈的正直的嫂子告诉了我,我被劳教后,地方的镇、村干部和村民小组长就会和与他(她)们有关系人的人说:“吕千荣是江泽民批示劳教的,他现在是政治犯......”
     在1999年至2000年初我被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残酷迫害期间,地方的镇村干部都知道我要被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害死回不了家了。其中有一个我未出五辈的嫂子告诉我:“他在周集镇街上的饭店和霍邱县的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一起吃饭时,该党委书记说吕千荣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可能要被害死回不来了......”
    而我的哥姐弟妹们在江泽民、周永康掌权及其把持的中共强力政权用文革手段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也在恐惧中按照地方的要求参与对我的监控.....
    大概在2000年至2005年期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一天我和我的二姐说:“有关部门在控制我的脑子脑控迫害我并公开监控迫害我......”我二姐就说:“你嘴不要乱说,如果这次再把你关进劳教所劳教了,就会把你害死,你就不能活着出来了,是你脑子在劳教所迫害的没有好,你到精神病院检查一下,可能是精神有问题......”
    我就非常恐惧,我知道中共政府有关部门想害死一个人比踩死一个蚂蚁还要容易,我就想到了历史上有人为了不被迫害死在监牢里装疯,结果要杀他的人认为这个人已对他无威胁就把想害死的人放了。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就第二天去了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当我向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医生说了我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被劳教迫害关押了三年多又被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被脑控的症状大脑中有声音、神经在动等,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的医生说:“你是精神分裂症”,并给我开了一点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我就要求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医生给我出具医疗证明,医生说:“出具精神病医疗证明要给八十元钱。我为了不被迫害死我就花了八十元钱买了我是“精神分裂症”的医疗证明.....

     大概是2006年我们一家要去无锡打工暂住谋生临走时我从我的柜子里找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给我出具的“精神分裂症”的医疗证明时发现原件已找不到了。现在2014年1月14日至2014年1月15日我在我暂住的地方常州市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解除劳教后没多久,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向他的姐姐哥哥们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他的姐姐哥哥们在上面的安排下都说没有迫害他,让他嘴不要乱说以免公安机关再把他劳教害死了,让他到精神病院检查一下,他因为怕江泽民把他害死了,他就到精神病院检查,他说出有关部门对他脑控的症状,精神病院医生说他是精神分裂症。他恐惧有关部门再把他劳教害死了,他想到历史上有过的大臣为了怕被当权者政治迫害害死了,就装神经了逃过了被害死的劫难,他就花了八十元钱买了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证明,买了一盒药,结果他的‘精神分裂症’证明被他的一个姐姐在他和他老婆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拿给了地方政府,现在中共有关部门一面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一面对上报说他有精神病不给他的冤案平反,就是迫害他的。因为他太有才了学会了上网后就轰动了世界,弄得全国和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共十几年来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如果不是迫害他他早就成为一个作家、诗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他写的诗歌都会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他写的建议、评论都会被政府采纳都会被多家网站转载,地方想上报习近平说他是精神病把他关在精神病院害死......”我才知道原来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医院给我出具的“精神分裂症”的医疗证明已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被地方政府安排我的姐姐拿给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用于对我的迫害上了,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只有2013年的一天我的妹妹、弟弟等在我家里,我质问他(她)们:“十几年来有关部门长期邪恶恐怖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的哥姐弟妹们不仅不敢告诉我为我伸冤还参与对我的监控......”我的妹妹、弟弟们回答:“这样迫害你谁敢呢?”
    之后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的家人妹妹弟弟已经告诉他了,这些年来上面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如果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老婆也在场听到了,上面就会让他的弟妹们说没有说这些年来上面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这个政治犯脑子被上面控制住了.....”
    后来我学会上网后,从网上国内外的报道中知道了我担心被有关部门迫害死了买了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证明保护自己是对的。国内外网上报道的大量事实中证明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和大量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被中共政权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恶魔们关在了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监狱、黑监狱、精神病院后被活摘器官、被打毒针打死、被酷刑害死、被饿死等,尽管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都没有停止过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但我能奇迹般的活下来了。这些都应该感谢上帝
    在2009年底,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有一天用三轮残疾车拉客拉了一个从常州大学城刚毕业的找工作的大学生,他说他身上只有十元钱了,我就说你教我学会上网我拉你不要钱请你吃饭,他说上网好学,我教你。我把他拉到常州大学城后又请他在饭馆里吃了饭后,他从他同学那借了身份证我们进入了常州大学城的一家网吧我交钱开户后进入网吧上网。他把我注册了腾讯QQ和百度空间中国安徽人说和天涯社区中国安徽人说,并教了我简单的上网知识,一个多小时后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知道了一个大学生在教我上网后就通知他的同学来要身份证不让他教我上网了。
    此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市武进区、钟楼区的多个街道多个乡镇的多个网吧上网,只要我一进入网吧登记上网网吧的管理人员和上网的网民都会议论说:“这个残疾人是政治犯,上面在公开监控迫害他,让人不要教他上网知识,他大脑都被上面控制住了......”造成我无论是在哪个网吧上网无论是问网管还是问网吧上网的网民简单的上网知识如:“复制是怎么复制的?上传图片是怎么上传的?”所有的网吧的网管和上网的网民都会说他(她)也不会他也不知道复制是怎么复制的、上传图片是怎么上传的。我用了近半年时间都是在我用残疾车拉客或坐车到离我暂住地几十里远或几百里远的地方后突然到当地的网吧上网,网吧的网管和上网的网民有的才告诉我一些上网知识后,我会上网发帖发图片后,我就写了第一篇网络作品是诗歌《天使的眼泪》在我的百度空间中国安徽人说的博客和天涯社区中国安徽人说的博客发表出来了。
    之后在2010年10月25日我在天涯论坛和凤凰论坛用"中国安徽人说"发表了帖子《是 谁 一 次 次 让 中 华 民 族 蒙 羞》(副标题是---写给2010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悲哀)。这首诗歌在天涯论坛和凤凰论坛发表后轰动网络,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转脱水转载或转载,直到今天现在2014年1月份,你用谷歌、百度、搜狗搜索《是 谁 一 次 次 让 中 华 民 族 蒙 羞》还有多家网站在脱水转载或转载我的这个帖子。
    此后至今我又发表了《写给祖国的遗书》、《拷问良心,我们为祖国母亲做了些什麽?》、《 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写给上帝的血书----吕千荣日记》、《写给祖国的心声---吕千荣日记、随笔、杂谈》、《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流泪的日子 我只为我心中的玫瑰写诗》、《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组诗四首 )》、《写给祖国的心声---吕千荣日记、随笔、杂谈(三)》、《寻找生命的钥匙(组诗四首)》、《中国,您不要再囚禁真理(组诗四首)》《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如果药家鑫不判死刑,就会给中国判了死刑》、《如果枪毙了夏俊峰,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 中国,您不要流泪》、《孔庆东的荒诞言论和“重庆模式”,其实都是文革余孽在作怪》(这个帖子只在百度空间博客等发表过)、把脉中国: 必须彻底清算毛泽东的滔天罪行,中国才能新生和复兴》(这个建议帖子在国内发表不出来只能用长微博图片发表过,是在国际网站发表的)等等,我发表的这些诗歌、杂谈评论、建议等帖子,都会被包括手机论坛等在内的多家网站转载,其中我在天涯论坛和凤凰论坛发表的三组情诗《 七夕,我只能送给你思念(组诗四首)》、《流泪的日子 我只为我心中的玫瑰写诗》、《爱你,是你我几世的约定(组诗四首 )》几年来每到情人节都会被多家网站转载 ,其中我在2011年下半年在天涯论坛和凤凰论坛发表的给国家的建议贴《取消城管,是中国人民的血泪期盼》发表出来后当时全国城管一个星期都没有上班,全国都疯传是一个政治犯写的建议城管要被取消了。后来听说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内有一个被内定为十八大的领导人的一个常委说:“以后再说”后,这个建议被搁置了。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所有帖子都会被一些网站转载(我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有一些帖子在2011年都被天涯隐藏了)、我在凤凰论坛发表的一些帖子有的也会被一些网站转载,由于我受到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我的冤案不能平反,我几年来在网上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限言封杀,2013年凤凰论坛和天涯论坛又限制封杀了我的言论、ID,我现在只能在网易论坛有限的发言发帖.....

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我暂住屋靠门口前边一点是我房东的住房,我暂住屋右边靠里面一点住有几家人,我暂住的一间屋的房门是卷闸门没有窗户看不到外边的门口。但是在1月18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走了,这个政治犯的家人一夜都没有人出来过(因为我暂住屋的卷闸门开门邻居都能听到).....”  在1月18日一天都没有人报警,我在1月18日晚上六点左右见没有人报警后我就打110报警,各个路口厂里都有摄像头。接警警察来后查看了门口厂里装有摄像头,所有进入这个院子的人都能看到,警察说明天来厂里拷贝监控录像并向我同村的嫂子询问了情况登记了她的联系电话号码。我已让楼上的暂住户把他(她)们的电瓶车停在我旁边也是暂住的邻居的门口了,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停车的地方,因为这样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有窗户能看到,我的暂住屋侧面窗户也能看到,安全些!

2014年1月19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和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的电瓶车多次被人偷一样,这个政治犯几次见群众的电瓶车被人偷后让群众报警,最后这个政治犯就在网上发帖揭露并把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到处是监控摄像头和红外线监控摄像头的图片发在网上,弄的上面只有删帖,有关部门最后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向群众公开:‘武进汽车站公交中心站群众停放的电瓶车的电瓶多次被人偷是上面安排人偷的,就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这次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这次也是他报警并在网上发帖要求公安机关破案,这次也是不了了之。因为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是习近平想害死这个政治犯,不然怎么他到北京上访都不接他的材料不为他平反?这个政治犯今天就要把这些在网上发出来,他的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这些是我多次听到群众说的汇总的,我看是江汉奸、周永康、薄熙来集团想把我迫害残害死想栽赃习近平总书记吧?)”
      结果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的接警警察答应的2014年1月19日来人调厂里的监控录像也没有人来,我在2014年1月19日下午大概四点多我再打110追问和打86390616牛塘派出所追问此事,牛塘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专门调录像的人今天没有空、明天再去调录像.....”
      2014年1月20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天晚上打电话给牛塘派出所询问人停在他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的案子时最后说话有点结巴(其实我说话没有结巴,我有时候说话心里有时有点紧张,这是我的正常性格)....这个政治犯他脑子想的今天就要在网上发帖把这些揭露出来,他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这个政治犯被人打伤残后一年多都没有上班在上诉申诉,都靠他老婆上班一个月二千多元钱工资一家人生活.......”
       2014年1月20日中午12点多,在我门口放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走的我同村的嫂子的手机收到了110的短信,上面有接警的警察的警号和案号J32041401 18172494868
  
我在2014年1月20日用上述《吕千荣2014年1月20日受迫害的日记》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1日上午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0519——86390112再次追问关于“2014年1月17日夜里别人停放在我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被人偷了,为何接警警察说的调厂里的监控摄像头几天了还是没有人来调监控录像?”接警人员一个女的告诉我:“不是你的电瓶车丢了没有你的事。”我说:“是在我门口丢的。你们国安机关、公安机关每天都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我要求你们破案。监控录像只能保存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在我到牛塘派出所去反映催促此事时的上午十点左右,牛塘派出所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他来调监控了。”我赶到我暂住地旁边厂里看到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正在厂里调监控摄像给我丢电瓶车电瓶的同村嫂子和他儿子看,没有发现夜里有人出来。我们暂住的地方这三个院子住有几十户人,另外还有厂里搭建的房檐监控不到。看来就像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的那样,又是不了了之.....
      当时我同村嫂子和他儿子和警察都说这回装监控摄像头,因为同村嫂子的儿子开了一个灯泡厂也是在我暂住的院子租的房子做厂房开的灯泡厂,只需一千多元就可以装几个摄像头了。这样我们暂住的地方全部可以监控了。在我刚搬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和我同村的嫂子的儿子说了,如果你装摄像头我出一半的钱。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同村的嫂子的儿子之前不愿意装监控摄像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有群众说:“是因为在有关部门对这个政治犯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派出所不让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的儿子装监控摄像头,说装了监控摄像头就没法迫害这个政治犯了......
      在2014年1月21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听到群众说:“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晚上被人偷了,也是上面安排的,也是为了诽谤这个政治犯和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把他逮到公安机关害死的,因为他在国际网站上发帖说迫害许志永、丁家喜、刘萍等举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对良心犯的迫害是对祖国和国民的犯罪!是攻击习近平,所以迫害他.....”
      在2014年1月21日这几天我让楼上的暂住户把他(她)们的电瓶车停在我旁边也是暂住的邻居的门口了,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停车的地方,因为这样我暂住屋旁边的邻居有窗户能看到,我的暂住屋侧面窗户也能看到,安全些!但是有的暂住户却不理解说:“我的电瓶车洗衣机放你门口丢了不找你。”我说你的东西丢了不找我也不能放在我的门口,国安和公安每天都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我还怕人陷害我呢.....”
       在2014年1月22日,和我暂住屋挨子的暂住的工地的人来搬家了,因为2014年1月17日晚上9点至10点我们一家三口关了屋门后在房内看电视听到工地的人说话开卷闸门(因为这个工地最近都住在别的地方晚上多次有人回来),我同村嫂子就问工地的人你们17号晚上回来没有?他们说没有人回来。同村嫂子就和我说了我就过去问工地的人说我晚上听到你们有人回来说话开卷闸门了,他们工地的人看看就说他们在屋内搭建的小屋的一个简易门逼被人拧了,我就说:“那也不对呀?那你们的卷闸门不是关的好好地吗?”他们工地的人回答:“我们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严。房东也有钥匙。”事实是他们的卷闸门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关不严呀,而且如果是关不严,他们也早就象我一样安装地锁了呀?这不是明显说谎吗?我和我同村的嫂子就问他们东西少没有少,他们都说没有少?”我就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0519——86390112让派出所来人调查,牛塘派出所不出警让我们去派出所,之后再打此电话没有人接。我只有又打牛塘派出所的接警电话86390616反映,牛塘派出所还是不出警,后在我和我同村嫂子的一再请求下牛塘派出所才过来两个警察,有一个是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当时牛塘派出所两个警察来了后我当着两个警察的面质问工地带班的你们经常晚上回来开门,有一次你们晚上八九点钟回来开你们工地的门,我打开我的暂住屋的卷闸门看看,你说:“我们工地的你还不放心呀?”我就说:“我出来看看是谁?”就在我当着警察的面准备让小房东对质是不是工地暂住地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住时,警察说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不让我说了,警察说他们把多个监控摄像头都拷贝了再说!
        在2014年1月22日中午,老房东男户主回来了后,我和我同村的嫂子就问老房东男户主说“工地带班的说17号晚上他们没有人回来过,说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有时关不住,说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的钥匙房东家里也有。”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  现在2014年1月22日工地搬走了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也锁的好好地呀!种种证据证明工地的工人在说谎。工地工人为何要说谎.......
       我在2014年1月22日下午我到牛塘派出所反映上诉线索要求破案,牛塘派出所一个警号为056426的警察听了我的反映后说:“他们会派人调查的。”
       我在2014年1月22日下午在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要被逮起来害死了,他被迫害的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现在他暂住的地方过不久还要有人说有东西被人偷了,然后陷害他公安机关把他逮起来害死,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我看是江汉奸周永康薄熙来集团的贼心不死吧?这帮汉奸禽兽,不要说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十几年来长期每天都在被你们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就是我是一个自由公民,我的人格和良知都会让你们这帮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们恐惧汗颜........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3日下午1:30分左右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86390616反映“老房东今天下午在家专门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作证以及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的:‘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说让老房东刘仁才和你们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说,之后我把我的手机给了老房东刘仁才老人,老房东刘仁才老人和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期间我听到牛塘派出所接警的电话那边有人说“是鸣凰派出所让工地的人偷的想迫害陷害这个政治犯....”(我暂住的地方本来属于牛塘派出所管辖,但是鸣凰派出所的警察却经常来我暂住地的院子让别的暂住户到鸣凰派出所办暂住证可能也是让他(她)们监控迫害我,因为鸣凰派出所离这里比较近些)。
       2014年1月23日下午, 在牛塘派出所还是没有人答应来调查老房东之后,我赶到了牛塘派出所找值班的警员反映,正好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在场接待我的反映,我开始说“老房东今天下午在家专门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作证以及老房东男户主告诉我和我同村的嫂子的:‘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说老房东刘仁才也在我的电话里和你们牛塘派出所接警的警察说了:“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
      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开始还是不愿意调查,后在我的据理反映下警号为056767的刑警说:“我向领导反映,今天就是晚上我也安排人调查房东传讯工地带班的。他让我回去打电话把小房东的电话告诉牛塘派出所接警值班的(因为老房东没有电话),我回来后把小房东的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了牛塘派出所....
       2014年1月23日下午在我从牛塘派出所回来的路上至今天2014年1月23日晚,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给牛塘派出所打电话让老房东和牛塘派出所的警察说,老房东已经在电话里告诉牛塘派出所的警察:‘工地的人说谎,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牛塘派出所接警的在电话那头和同事说的‘是鸣凰派出所让工地的人偷的想迫害陷害这个政治犯....’让上面和外国都监控到知道了,没法陷害这个政治犯了,工地的人可能要逮了,这个政治犯的手机通讯都被上面在监控子也被外国在监听,最近上面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是习近平要害死这个政治犯,原来不是习近平要害他是江泽民的人要害他......
      2014年1月23日下午大概四点多,我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8310160反映“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报警后出现的警方不想破案的上述情况”,一个说自己是姓刘的警察接的电话,但是他不听我的反映,就说他问问牛塘派出所,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却打不通,明显是常州的公安警察都知道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是常州公安机关对我的迫害制造了我暂住地的邻居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动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盗的案件想陷害我把我逮到派出所害死的这个案子吗?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听到群众说:“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不敢接这个政治犯的电话,是怕说漏嘴了(透露了秘密)”。

 2014年1月23日上午,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我不服刘同贺打伤残我一案的刑事附带民事枉法判决、裁定的申诉(2013)常刑监字第0010号的枉法驳回通知书用特快专递寄来了,马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我暂住地的群众说:“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想把他迫害死的.....”

由于有关部门十几年来每天都是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把对我脑控监控到的信息随时向群众公开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包括我在我的家乡和在我的暂住地都是如此,让我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让群众也感到恐惧......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我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86390616再次反映此案要求破案后我到了牛塘派出所,牛塘派出所值班人员还是推脱。我就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报警后出现的警方不想破案的上述情况并说今天是案发后的第七天了牛塘派出所警察今天不去调当晚的监控录像以后可能就调不到了......”在我打电话时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刑警说我现在就去调查房东和调监控录像,之后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刑警到了我的暂住地调查了房东和我同村的嫂子后说他们去厂里拷贝当晚的监控录像....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听到群众说:“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不敢接这个政治犯的电话,是怕说漏嘴了(透露了秘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上午和我暂住地的邻居们说,我同村嫂子的儿子现在不装监控摄像头,我们干脆我们暂住户自己每户出一百元钱凑够一千多元自己装监控摄像头吧,我暂住地的隔壁邻居收拆废家电的等暂住地邻居对于装监控摄像头都不感兴趣,因为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派出所不让暂住户们装监控摄像头,说装了监控摄像头就不能迫害这个政治犯了.....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 我2014年1月24日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有关部门这次再迫害他就要把他害死,就会用机动车把他撞死;这个政治犯的暂住地邻居有一家收废品的门口放的都是废品(我暂住地邻居这家收废品的他的暂住屋有窗户能看到门口的废家电),十来家人上厕所都要从收废品的门口过,上面煽动说夜里这个政治犯上厕所把他捅死都没有事就诬陷他偷人废品(今年我暂住地的隔壁邻居来了一家收拆废家电的,把收来的废电视机、废洗衣机、废冰箱等都给拆卸了分类卖废品,他把收来还没有拆卸的废家电有的放在门口)......”
     
       我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我买了电瓶三轮车后到常州凌家塘批发市场去买年货,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在凌家塘批发市场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2014年1月25日一天,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买了一辆准许载客的合法电瓶三轮车要拉客谋生了,没法迫害他了;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
      2014年1月26日一天,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都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又买了一辆准许载客的合法电瓶三轮车要拉客谋生了,没法迫害他了;这个政治犯今年不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为他的冤案平反,他心里想的他就要向联合国申请政治避难到中华民国的台湾去,那样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都抬不起来头,上面就要安排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以上2014年1月23日、24日、25日、26日我受迫害的日记见我26日、27日用博客、长微博图片发表在国内外网站上的博客、微博、帖子《吕千荣2014年1月26日受迫害的日记》)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28日下午用我的手机13685277148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询问办案警察056767:“你们牛塘派出所的警察来调查过老房东了‘老房东说17号晚上他们工地暂住屋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们屋里灯亮了;他们工地暂住屋的卷闸门能锁住,他说锁不住是放屁;他们工地暂住屋的钥匙我们(房东)没有。’这些不是证明了明显是工地的人做贼心虚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停在我门口也是工地的门口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吗,所以工地的人心虚为了证明17号晚上他们工地的人没有回来而说谎说他们工地的门有时关不住和说谎说房东也有他们工地的钥匙,工地带班的小工头明显是涉嫌偷了我同村嫂子的电瓶车电瓶,因为2014年1月17号之前工地带班的小工头也经常晚上回来,现在他们工地的房门还是锁的好好的,看看你们警察现在谁能把他们工地的卷闸门没有钥匙打开?工地的人不是明显说谎吗?” 我要求牛塘派出所破案.......

       牛塘派出所办案民警056767推脱说:“这两天正在联系小房东联系工地的包工头.......”我打电话向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反映,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接警的也是推脱,后我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常州公安局国保支队长公安局副局长过不掉”。在2014年1月29日下午至2014年1月30日这两天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指使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过不掉,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的电瓶车的电瓶没有丢,是想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也向公安机关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2014年1月17号夜里听到这个政治犯开卷闸门了,可是这个政治犯连他电瓶车的电瓶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个政治犯白天出门是骑着自行车出门的,这个政治犯晚上不出门,常州公安机关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时煽动群众说:‘只要陷害这个政治犯,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酷刑之下强迫他承认是他偷了电瓶自行车的电瓶栽赃陷害他,就会把他害死。他同村嫂子的小儿子在上大学准备留校,他同村嫂子的小儿子的后台是刘云山的人......’习近平不同意,说你把人脑子都控制住了还陷害人,这个政治犯把控诉材料几年来经常在国内外网站反映都反映到中共中央、反映到联合国,揭露中共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对他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随时把对他大脑监控到的信息用在了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包括对他的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下毒迫害、医疗迫害谋杀、用机动车撞死他、盗窃他的物品等迫害,包括几年来经常煽动群众让诬告陷害他偷人、强奸等以及揭露中共几十年来仍是秘密煽动群众做一些政治犯、上访人的黑假材料等(指我从2010年起至今经常在国内外网站上发表的申诉控诉博客、帖子和日记,揭露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我在2013年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五十多万字的申诉控诉信《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我不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因为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是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例如2014年1月28日中午,我买了几个鸡爪一瓶啤酒吃,我刚买了没有五分钟刚转过一条街就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鸡爪买的一瓶啤酒算午餐了,这个政治犯的酒量大喝啤酒就像喝茶一样,开车拉客还喝啤酒,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交警也说他是酒驾.....之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吃午餐时有几个群众专门看看验证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的是不是真的(我中午有事拉客开车包括开助力车我都是连啤酒也不喝的);例如我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鎖我暂住屋的房门后我把我的钥匙忘在屋里了,我刚走就听到隔壁的邻居和他的家人说:‘他把钥匙忘在屋里了’”。通过大量的事例证明有关部门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包括我在家住或在外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煽动群众监控迫害我。我在2012年底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暂住时,我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同村叫吕荣义的也是姓吕的应称为哥哥的来找我,因为他多次被同村人欺负几次差点被人打死来向我求助给他出主意帮助他,后来我暂住高家村的房东违约让我搬家,我就问吕荣义他那暂住的地方有没有房子出租的,吕荣义说:“有”。我就说:“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包括我在哪住有关部门就煽动哪里的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我到你那住了你别参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了?”吕荣义回答:“我不会的。”2013年元旦前,我搬到了吕荣义暂住的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盛泽路210号暂住,有关部门就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和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包括我同村的自家哥哥吕荣义的一家人,我为此质问过吕荣义的妻子夏国兰和儿子吕孝谦,包括2013年春节前两天我因买了一个旧自行车和我借我妹妹家的电瓶三轮车准备去凌家塘买年货,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已向群众公开了。但是我刚把我妹妹的电瓶三轮车开到我暂住屋的楼下,在楼上暂住的两个小伙子就跑到了吕孝谦的厨房,之后吕孝谦和两个小伙子就来到我跟前后吕孝谦问我:“俺叔,我看你刚才骑个自行车现在又开个电瓶车,是在哪弄的?”我说:“自行车是我在修车铺买的旧自行车,电瓶车是我借我妹妹的准备到凌家塘买年货。”吕孝谦没有吭声走了。因为当时我听到两个小伙子去找吕孝谦的时候小声说:“上面让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就是让他两家不和的......”在2013年底,因为我知道吕荣义一家仍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我暂住地的群众监控迫害我也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后,我就把这一事件当面质问了吕孝谦并质问了夏国兰和吕荣义,吕荣义向我赔礼。我因知道这些都是国安部门、公安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煽动的,如果吕荣义一家他们不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公安机关就也会迫害他,我就原谅了他们一家。我只知道吕荣义的小儿子在山东行政学院上学准备留校工作,其它的我都不知道。但是从2014年1月18日早上夏国兰说她17号停在我暂住屋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以后一天都不报警,我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6点左右几次打110和牛塘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至春节前2014年1月29日我多次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和去牛塘派出所以及我多次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和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17日晚上人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车自行车的电瓶被人盗了的案件,我报警后公安机关不积极破案,我要求破案......"其中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和牛塘派出所值班接警的都告诉我了我所有的报警电话都没有登记,这些不是明显是公安机关动用国家机器制造了这起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自行车被盗案吗?明显是想迫害诬告陷害我的,这其中的真相只有公安机关和夏国兰以及我暂住地的建筑工地的工人知道。根据现在摆在桌面上的证据,工地的带班的是涉嫌盗窃夏国兰电瓶自行车电瓶的嫌疑。
       有关部门十几年来一直是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例如2014年1月28日中午,我买了几个鸡爪一瓶啤酒吃,我刚买了没有五分钟刚转过一条街就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鸡爪买的一瓶啤酒算午餐了,这个政治犯的酒量大喝啤酒就像喝茶一样,开车拉客还喝啤酒,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交警也说他是酒驾.....之后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吃午餐时有几个群众专门看看验证有关部门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的是不是真的(我中午有事拉客开车包括开助力车我都是连啤酒也不喝的);例如我在2014年1月29日上午我鎖我暂住屋的房门后我把我的钥匙忘在屋里了,我刚走就听到隔壁的邻居和他的家人说:‘他把钥匙忘在屋里了’”。通过大量的事例证明有关部门为了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包括我在家住或在外暂住,有关部门都是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安排煽动群众监控迫害我。

      从2014年1月18日早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说她17号停在我暂住屋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以后没有报警,我在2014年1月18日晚上6点左右几次打110和牛塘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至春节前2014年1月29日我多次打牛塘派出所的电话和去牛塘派出所以及我多次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和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17日晚上人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车自行车的电瓶被人盗了的案件,我报警后公安机关不积极破案,我要求破案......"其中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和牛塘派出所值班接警的都告诉我了我所有的报警电话都没有登记,这些不是明显是公安机关动用国家机器制造了这起停在我门口的电瓶自行车被盗案吗?明显是想迫害诬告陷害我的,这其中的真相只有公安机关和夏国兰以及我暂住地的建筑工地的工人知道。根据现在摆在桌面上的证据,工地的带班的是涉嫌盗窃夏国兰电瓶自行车电瓶的嫌疑。

      在2014年1月31日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这个政治犯(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门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嫂子说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这个政治犯报的警要求公安机关破案,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指使常州公安机关以习近平的名义让群众做假案假材料准备上报陷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做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后习近平没有同意,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没有事,只要是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事件当事人都没有事......
       2014年2月17日和2014年2月18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公开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把有关部门对他十八年来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等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了都公开了,把中共的黑暗都揭露出来了,习近平也不会为他平反,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交警就会把认定为交通事故,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撞坏了交警处理也不会给他修理.......

2014年2月19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牛塘派出所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主办此案的刑警杭杰告诉我:“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他没有本事破案,也不是你的电瓶车的电瓶被偷了”。我要求看2014年1月17日晚上的监控录像杭杰告诉我:“要派出所通知了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后和我一块才能看”。我要求看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的当晚监控录像,杭杰说:“他们没有调监控录像(他们答应调监控录像的,我多次要求调监控录像杭杰都告诉我他们调监控录像并说调监控录像是他们公安机关的事),你说我渎职了这两个案子就不要找我了”。我当时就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88310160向姓刘的督察反映,他不肯让我说出实质性的问题,就是说让我找牛塘派出所办案警察。”我当时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81993111反映,两个电话都打不通。我就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9工作人员反映上述问题包括我在常州暂住五年来在内的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包括我因为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受打击报复,我在97年到北京上访期间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就被地方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在劳教所我受到了包括被下毒等各种迫害。2000年8月我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多次被抢劫打伤、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多次被医疗迫害谋杀、多次被用机动车谋杀、被盗窃、多次被扣车扣物等迫害。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只听不说,只告诉我:“武进警方对上报的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武进警方继续调周围的监控录像、继续走访群众”。我又说出了此案的来龙去脉后说:“这件案子不是明显的有猫腻吗?”常州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无语。之后我再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在2014年2月19日上午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电话88310160向姓刘的督察反映追问,他让我找牛塘派出所主管刑侦的警号是056426的莫副所长反映。我当时向牛塘派出所莫副所长说了此案的来龙去脉和包括我在常州暂住五年来在内的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包括我因为在95年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暴力手段加重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受打击报复,我在97年到北京上访期间我一个严重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就被地方非法劳教关押了三年多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在劳教所我受到了包括被下毒等各种迫害。2000年8月我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有关部门又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我多次被抢劫打伤、被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多次被医疗迫害谋杀、多次被用机动车谋杀、被盗窃、多次被扣车扣物等迫害后,牛塘派出所莫副所长给我的回答归纳为4条:1、吕千荣,这样迫害你,你找一个没有人知道你的地方生活呀!2、对于"‘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他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对我的迫害都是上面安排的,他们牛塘派出所的警察也和我没有仇,他们派出所只能尽力而为。3、2014年1月17日晚上你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你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都是你报警追问反映的公安机关都没有记录是110的事。4、关于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在第二天7日晚上报警后杭杰处警后没有做笔录也没有登记,我们派出所有记录。”
      对于我追问“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报警后,要求警方调监控录像,杭杰处警后告诉我第二天调监控录像,之后我又多次催促杭杰都说他们调监控录像并说调监控录像是他们公安机关的事,我在2014年2月13日赶到牛塘派出所反映要求查看监控录像值班警察和领导都是推脱,现在杭杰却告诉我你们派出所没有调监控录像,这不是明显有猫腻吗?”牛塘派出所的莫副所长没有回答。

我说:1、有关部门把我脑子控制住再公开监控迫害我,我在中国大陆任何地方有关部门都会迫害我。2、我知道是中共体制内某集团对我的迫害,但我也必须是依法实话实说反映......

2014年2月20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那些用三轮车、小汽车、面包车拉客的和群众都说:“上面脑控到这个政治犯要把有关部门十八年来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把他迫害的活不下去的冤案向中共中央习近平反映后要再向联合国国际社会反映,这样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对他的迫害过不掉,上面让还是迫害他,他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上面让那些拉客的找他事,要打他都一块打他,谁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暂住地的人还要有人说东西被人偷了.......”

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2014年2月25日之前最近几天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煽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如果平反后所有参与迫害他的抢劫打伤他、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他的、用机动车谋杀他的、秘密做过假材料陷害他的都要逮起来,谁现在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攻击江泽民(指我呼吁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并安排煽动我暂住地的住户监控迫害我说:“只要还有人放在这个政治犯门口的电瓶车的电瓶丢了牛塘派出所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造成暂住在也是我暂住地楼上的暂住户在2月十几号一天有个四川男的把他的电瓶车停在我的门前我让他把电瓶车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他的女儿不愿意,后我们吵起来后四川男的女儿才把她的电瓶车推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在2014年2月22号晚上我同村的哥哥吕荣义又把他的电瓶车停在我的门口,我不让他停,他与我吵了起来,我们吵起来后他才把他的电瓶车推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
      之前我没有买三轮车时工地也在这暂住时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因为挡住了我们的进出道,房东也是不让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让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现在发生了我同村嫂子夏国兰说她在2014年1月17日晚上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车的电瓶被盗案和还有如果在我门前停电瓶车了我的电动三轮车就无法进出我的暂住屋停放、充电了,所以现在房东也是不让楼上的暂住户把电瓶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让停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
      
      我只有要求公安机关破案,还原事实真相......
      我只有向中共中央反映.....


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第二天2014年1月26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让小杨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刹车调调,小杨把我的刹车调的紧了,在行驶了二十里后我的电瓶三轮车出现了电线被烧焦的味道,电机明显没有以前的动力大了,在我的几次要求下小杨给我又换了一辆同一品牌的新的电动三轮车。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买的新电瓶三轮车,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车,上面不让群众坐他的车.....”2014年2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听到有关部门又是这样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瓶三轮车,我就在心里想我今天晚上回去后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在网上揭露出来。结果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武进汽车客运站雇佣的保安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电瓶三轮车,让群众都不敢坐他的车,他回去后就要检查一下电瓶三轮车,明天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明天是初三旅客就多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电瓶三轮车......”
       我在2014年2月1日晚上回到我的暂住屋后检查了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后发现只有前轴有半寸断纹,我想可能没有问题,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车。我只有在2014年2月5日让我弟弟去买一个电动车前轴,但是买了几家都说没有电动车前轴,最后只买到了一个旧的电动车前轴后我换上了,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车前轴.....”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三轮车。我只有让我弟弟再帮我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现在这个政治犯让他弟弟再帮他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已通知最近几天都不要卖电动三轮车前轴了.....”造成我弟弟直到2014年2月10号都没有帮我买到电动三轮车前轴,我在2014年2月10日上午到我买电动三轮车的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质问此事,并让小杨当场从他卖的几辆电动三轮车上给我卸下了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的前轴,并告诉他我保存的有断纹的前轴将对上反映控告.....

2014年2月1日之前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习近平不让再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了,他被迫害的要申请政治避难,有关部门江泽民的人还在迫害他,他的大脑现在没有思绪神经在动的难受脑控症状了,但是还在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事实是在2014年1月24日下午四点半我在开子电瓶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行驶到武进汽车客运站与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中心站之间的加油站时,我的脑子大脑神经思绪在动和明显能听到群众的说话的脑控症状突然没有了,就像开着的电视机突然关机一样,但是有关部仍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随时把对我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诽谤上........

2014年1月25日上午,我到常州市武进区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去买了一辆整车合格证上标明准许核客四人的电瓶三轮车,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安排卖车的让迫害我,并安排流氓地痞到现场施压让卖车的迫害我......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第二天2014年1月26日上午我到小杨车行让小杨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刹车调调,小杨把我的刹车调的紧了,在行驶了二十里后我的电瓶三轮车出现了电线被烧焦的味道,电机明显没有以前的动力大了,在我的几次要求下小杨给我又换了一辆同一品牌的新的电动三轮车。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买的新电瓶三轮车,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车,上面不让群众坐他的车.....”2014年2月1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我听到有关部门又是这样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瓶三轮车,我就在心里想我今天晚上回去后把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在网上揭露出来。结果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武进汽车客运站雇佣的保安和别的用三轮车拉客的说:“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说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调换了一辆有问题的电瓶三轮车,让群众都不敢坐他的车,他回去后就要检查一下电瓶三轮车,明天就会在网上揭露出来,明天是初三旅客就多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不让群众坐这个政治犯的电瓶三轮车......”
      我在2014年2月1日晚上回到我的暂住屋后检查了我的电瓶三轮车的三个车轴后发现只有前轴有半寸断纹,我想可能没有问题,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车。我只有在2014年2月5日让我弟弟去买一个电动车前轴,但是买了几家都说没有电动车前轴,最后只有买到了一个旧的电动车前轴后我换上了,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造成群众有的不敢坐我的电动三轮车。我只有让我弟弟再帮我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但是此后几天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有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买的电动三轮车被上面安排卖车的迫害他把刹车紧紧了发电机烧坏了,他要换车,结果上面让卖车的迫害他,把他换了一辆前轴被用台虎钳扳断了一点后复原的,就是想让这个政治犯开着电动三轮车行驶时前轴突然断了把他害死,他让他弟弟把他买一个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在对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让人卖电动三轮车前轴给他弟弟,他弟弟只买到了一个旧电动三轮车前轴,现在这个政治犯让他弟弟再帮他买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前轴,有关部门已通知最近几天都不要卖电动三轮车前轴了.....”造成我弟弟直到2014年2月10号都没有帮我买到电动三轮车前轴,我在2014年2月10日上午到我买电动三轮车的武宜路鸣凰的小杨车行质问此事,并让小杨当场从他卖的几辆电动三轮车上给我卸下了一个新的电动三轮车的前轴,并告诉他我保存的有断纹的前轴将对上反映控告和报警......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小杨车行买的珠峰电动三轮车的发票、整车合格证、车体和车架号,整车价格是收据上写明的捌仟捌佰元,小杨给我开的税务发票上的价格只有贰仟元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1月6日上午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那些用小汽车、面包车三轮车拉客的和群众们都说:“这个政治犯脑子都被控制住了,他的这个电动三轮车的整车合格证发票都没有用相机拍摄下来都放在车里,公安机关正在请示上面迫害他让交警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扣起来,他也没法在网上反映.....我听到后在2014年1月6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9工作人员反映。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2月6日下午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又到处听到那些用小汽车、面包车三轮车拉客的和群众们都说:“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是习近平想害死这个政治犯.....(是江汉奸周永康集团想把我害死和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听到后在2014年2月6日下午1点48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04工作人员反映......

       2014年1月6日晚上7:50分左右,我在屋内上网,听到外面有响动后我出去看看,发现我的门前有辆电瓶车停在我门前,我就到暂住地隔壁楼下问邻居和楼上的邻居是谁的电瓶车停在我门前了,因为我的暂住屋门关住后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门前,以免别人放在我门前的电瓶车别丢了,所以我的暂住屋门前不让别人放东西,因为有关部门十几年来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我和诽谤我等,但暂住地的邻居都说不是他(她)们的电瓶车,之后我也和老房东说了。过了一会我在屋内上网,听到外面有人和老房东说话,我出去后看到一个男青年喝的醉醺醺的在和在屋内窗户里面的老房东说话,我问是什么事?老房东见我过去了就睡觉去了。这个男青年问我这里有个霍邱的男的高高的胖胖的住在哪里?我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有他电话吗?这个男青年不知道。我就说不在这里后进屋了,过了一会我又出来看到这个男青年从我隔壁收废家电的门前停车棚出来,这个男青年告诉我:“这个人的电瓶车就停在这里,问我到楼上楼梯在哪?我说我不知道让他问房东,他就骂骂咧咧,我质问他我不知道你干什么?结果和这个男青年一块来的一个开着小汽车停在大院门外的一个人把小汽车掉过头打开车灯对着我照射准备用车撞我,之后这个男青年到楼上几户家看看后出去了把小汽车停在我们暂住院大门外多次按汽车喇叭停了有近一个小时,我因我的妻子在把人顶班、儿子在打寒假工都在上班,当晚我要去接我儿子我怕他们别用小汽车谋杀我们一家,我就给我妻子打了电话说了这事不久,我儿子给我来电话了,我刚打开房门从隔壁院子过来了另一个年轻男子,问他干什么?他说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车是他的,他到他姑姑家去了他姑姑就住在这旁边,然后他用他手中钥匙链上的遥控器按了几下后电瓶车就响了几下后,他用钥匙把电瓶车开了后骑着电瓶车走了,我出去看看那两个开着小汽车来寻衅滋事威胁我的人也走了......
      第二天2014年2月7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嫂子停在这个政治犯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了,是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以习近平的名义指使常州市公安局安排暂住在哪里的工地带班的偷的,准备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到派出所害死的,上报习近平习近平不同意,这个政治犯一直要求公安机关追查破案,昨天晚上工地带班的儿子开着小汽车去找政治犯的麻烦,威胁要把这个政治犯一家人撞死,这个政治犯给他老婆打电话后上面知道了工地带班的儿子他们才把小汽车开走。2011年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中心站半年期间群众停在那里红外线监控摄像头下的电瓶车的电瓶多次被人偷盗案是周永康指示让偷的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后来被这个政治犯在网上揭露出来了......”
      我听到群众说的后,我就在2014年2月7日下午5点43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110报警反映了此事。当晚也是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767的叫杭杰的刑警接的警到我家里,但是没有登记做笔录,杭杰也答应第二天来调监控,但是第二天牛塘派出所没有人来调监控录像。我就在2014年2月8日下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0616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并在2014年2月8日下午2:25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1工作人员反映但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我又在2014年2月8日下午2:35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04工作人员反映...
      之后我也多次电话反映和到牛塘派出所追问此事,杭杰也都说他们在联系房东联系工地包工头和要调监控录像,但是至今也没有让我做报案笔录和给我看这两次的监控录像以及也没有给我答复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在2014年1月17号晚上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月6日两个人开着小汽车到我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我打杭杰办公室电话经常说杭杰不在(要杭杰的手机号码不给我),有时打通杭杰电话杭杰就说正在联系房东找工地带班的或派人去调监控录像,我在2014年2月13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杭杰办公室的电话想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牛塘派出所给我看调取的这两次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但杭杰刚听了我说了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再打这个电话接电话的说杭杰不在,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牛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86390616反映追问此事,也是刚说了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我的通讯阻断了,之后再打这个电话接警的让我找杭杰,我只有及时赶到牛塘派出所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牛塘派出所给我看这两次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警号为056478的警察接待我说:“你只有找杭杰,杭杰出去了。”我要找领导当时牛塘派出所的一个值班领导也是这样说。我刚走就听牛塘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说话手好动,我们要以‘扰乱社会秩序’逮他,他最后说话都笑,除非把这段监控录像删了......”我当时在2014年2月13日上午10点多在牛塘派出所就用我的13685277148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57311的工作人员反映,但在我向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57311的工作人员反映期间,有关部门又在脑控迫害我时控制了我的大脑让我说话有时心慌和几次阻断我的大脑记忆让我在电话中反映时一时想不起来,在我快反映完了时我的手机没电了。之后有关部门又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对我进行诽谤。
      

2014年2月8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有关部门又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听到群众说:“上面还让前两次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未遂的在武进汽车站拉客的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指2010年春节前后,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两次安排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面包车(一种有六个座位,形状象面包的机动车)拉客的,教他们用特工手段制造车祸谋杀我。一次是在常武路与常州科教城交叉转弯处、一次是在夏城路与西湖路交叉处。都是有关部门安排在常州市武进汽车客运站用面包车拉客的、用摩托车拉客的监视我,看我与坐我残疾车的人说好了要到哪里去。他们就及时告诉安排好的要用面包车撞死我的人我要到哪里去,然后安排好的要用面包车撞死我的人就开着面包车跟在我的残疾车后面,等快到了前面有交叉路口时安排好的要用面包车撞死我的人就开着面包车加大油门超我车,快速从我正常行使的老式残疾车前面超车急转弯。两次如果不是我急时刹车成功,我就会被当场撞死。直到有关部门第二次想制造车祸谋杀我没有成功后,我开始在天涯论坛上发评论帖子揭露后,有关部门才停止了这种罪恶的对我的谋杀手段】。”我听到后就用相机把这两次用机动车谋杀我未遂的两个开面包车拉客的面包车拍摄了下来然后我在2014年2月8日下午4:21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10反映后南夏墅的接警警察让我到南夏墅派出所去反映,我说第二天去南夏墅派出所去反映但由于我没有时间没有去,我这个帖子发表后我再抽空去南夏墅派出所报警。

下面的这辆车牌号是苏D.TA062的面包车是在2010年春节在常武路与常州科教城交叉转弯处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我未遂的面包车



下面的现在开着这辆车牌号是苏D.188L7的面包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司机是在2010年春节后在夏城路与西湖路交叉转弯处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我未遂的人
下面图片中中间矮个的男子这个人是在2010年春节后在夏城路与西湖路交叉转弯处开着面包车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我未遂的人

2014年2月9日上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听到那些用小汽车、面包车和三轮车拉客的说:“今天不是因为这个政治犯把《吕千荣2014年2月8日受迫害的微博》在网上又用评论帖子和微博在论坛上和在QQ群里发表出来了,上面就会安排人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就是习近平让把他害死的.....”
       2014年2月9日下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诽谤我。中共体制内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胡温政权时期的2010年至2012年底期间,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在祸国殃民准备政变和暗杀胡锦涛总书记时也是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指使煽动医院医生和流氓地痞等对我进行医疗谋杀、用机动车谋杀我、抢劫殴打我和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我、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时经常说:“是胡锦涛(总书记)让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或“是胡锦涛(总书记)让害死这个政治犯的......“现在到了习李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执政时期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在祸国殃民准备政变和暗杀习近平总书记时也是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指使煽动医院医生和流氓地痞等对我进行医疗谋杀、用机动车谋杀我、抢劫殴打我和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我、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时经常说:“是习近平(总书记)让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或“是习近平(总书记)让害死这个政治犯的。“,以此达到‘绑架’、嫁祸、抹黑、攻击胡锦涛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以此达到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迫害、残害和谋杀......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中国人民同胞的利益,逮捕周永康后和法办江汉奸,彻底清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汉奸罪行! 
       我在2014年2月9日晚在心里想的要在网上发表上述迫害我的微博,但是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我在2014年2月9日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和鸣凰到处听到群众说出我心里想的,看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是控制了群众的脑子......

我在大概2014年2月10日上午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杭杰的办公室电话86393099反映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我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我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我的案件,要求给我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我就听接电话的那头有人说:“他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也不是他的.....”过了一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也说:“这个政治犯刚才给牛塘派出所打电话追问‘2014年1月17日晚上他同村嫂子夏国兰停在他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和2014年2月6日晚上两个男青年开着小汽车到他的暂住地寻衅滋事要用机动车撞死他的案件,要求给他看这两次调取的监控录像,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牛塘派出所的警察在电话那头说这个政治犯‘他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也不是他的被这个政治犯听到了,也被外国监控到了.....”我就用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牛塘派出所杭杰的办公室电话86393099追问接电话的人‘刚才你们在电话那头说我家里的电动三轮车不是我的你告诉我是谁的?’接电话的人不承认说这话了。之后,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说:“这个政治犯有被迫害狂.....”
      在2014年2月7日、8日、9日、14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都是过一会儿就会听到那些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小汽车、面包车、三轮车拉客的以及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挣多少钱了,这个政治犯拉客现在又挣多少钱了。”因为有关部门多年来一直都是一边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诽谤我和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等迫害我,并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我想什么了说什么了做什么了和要做什么了以及对我的迫害和要对我的迫害,例如在2014年2月13日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时心里想:“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还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呢,习近平总书记都要清理政法队伍都要逮你们了......”结果还没有5分钟现场在我旁边就有一个拉客的和另一个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还迫害我呢,政法队伍里坑国害民的贪官污吏都要逮了...”没过多久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我听到群众都这样说了......

2014年2月11日,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到武进区信访局上访反映2014年1月17日晚上,在我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卢家巷杨树园暂住屋口,都在楼上几个暂住的住户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有一个是我同村的嫂子夏兰放的电瓶助力自行车的电瓶第二天1月18日早上发现被人偷了,我报警后方一直推脱不想接警处理不想破案,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向群众公开说此案是有关部门和官员准备陷害这个政治犯的,我最近经常向常市市长热线等部门反映和在网上揭露,我在2014年2月11日带着我和我同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去上访,武进区信访局工作人员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我要记录他(她)们几个人的其中的一个姓名或工号,武进区信访局的四男一女都不敢让我记录,我用我的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88常州市纪委举报电话反映,我的电信手机仍然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后我用我的中国移动手机13685277148在上午10点左右12388向常州市纪委反映,常州市纪委领导听了我反映的一半说让我向江苏省公安厅反映,之后拒接我的电话,我当时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9:34分也用我的中国电信手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4工作人员反映了此事。我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9:48分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又打中国电信的客服电话10000向常州电信客服工号为2798的工作人员反映我的电信机15312586362被有关部门几个月来又被控制住了,例如电信客服10000号码和12388号码等号码电话接通后我根据语音提示后我输入数字后,都会被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造成我拨打上述电话号码等都打不通以及几年来我的包括我用过的和现在正在使用的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手机包括我需要打的如(010)12388中纪委举报电话和我在2012年向武进区法援中心申请的法律援助律师蒋伟中的手机,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也经常控制我的电话通讯让我打不通的经过,我要求中国电信给我出具有关部门控制我中国电信手机的文字证明我再向中中共中央反映.....

      之后我在2014年2月11日上午我到了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递交材料,由于我须填写上访表在下班前一时不能填写完,我只有在2014年2月11日下午再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把我填好的上访表我和我同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的上访材料递交给了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接访警察。
      但是在2014年2月11日有关部门仍是一边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边把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并脑控我迫害我控制我的大脑和情绪让我在反映问题时有时心慌说话结巴和阻断我的记忆让我有时一时想不起来,然后再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诽谤我......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和我同村嫂子夏国兰和其丈夫我哥吕荣义我们三人签名按指纹的反映材料《要求常州市公安局侦破2014年1月17日晚上夏国兰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盗案》我们三人的控诉材料原件

2014年2月21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煽动群众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习近平也不会为这个政治犯平反,也是这样迫害他......”

2014年2月22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说我心里想的要在网上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问题了,煽动群众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中午要到常州大学城自助快餐店吃饭,让快餐店里不让这个政治犯自己打米饭,说以免这个政治犯别制造社会事件投毒害人.....”并公开煽动群众说:“上面还是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经常在那个饭馆吃饭就要在他的饭菜里下毒;这个政治犯如果经常到常州大学城哪家自助快餐店吃饭,谁在这家自助快餐店里的饭菜里下毒公安机关就会陷害这个政治犯说是他投毒制造政治事件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造成连我到饭馆吃饭,饭馆的店家都歧视迫害我,不愿让我到他(她)们饭馆里吃饭......并在当天2014年2月22日晚上我同村的哥哥吕荣义就找事非要把他的电动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不让他停他就和我吵起来了,最后我还是没有让他把他的电动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口,以免人陷害我和我的电动三轮车无法进出我的暂住屋......

2014年2月23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个政治犯的鼻子被刘同贺打伤残后,刑事上不依法处理,民事赔偿上也迫害这个政治犯不给他做伤残鉴定,然后武进区法院和常州市中级法院两级法院都枉法判决、裁定,不判决赔偿他的后续治疗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害赔偿,让他没钱后续治疗,逼得他活不下去,就是习近平批示的要把他逼到外国去,以后他就知道了江泽民的人被搞倒后,习近平也是这样迫害他,因为他把中共对他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都揭露出来了......”

2014年2月24日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向群众公开说:“上面还是让迫害这个政治犯,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这个政治犯如果平反后所有参与迫害他的抢劫打伤他、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他的、用机动车谋杀他的、秘密做过假材料陷害他的都要逮起来,谁现在用机动车撞死他没有事,他攻击江泽民(指我呼吁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  ”,并安排煽动常州汽车客运站和武进汽车客运站的客车司机以及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司机用机动车撞死我......

2014年2月26日上午10:20分左右我正在美国博讯网吕千荣的博客转发外媒报道的《江泽民家训“闷声发大财” 被曝内幕:江綿恒比曾伟疯狂多了》,结果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用脑控武器攻击我的心脏痛,并控制群众的脑子让群众说出来向群众公开.....

2014年2月26日下午傍晚,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和一个三、四十岁的女的两人坐我的电动三轮车说到湖塘乐购去,说好价格十五元后从长武路往北到了乐购后他们还让我往北行,我又行了几里路到了人民东路后他们还是让我从长武路过人民路后再往北行,我说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到长武路与人民路交叉附近三轮车都是收二十元(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到常武路与人民路交叉口十公里,往前行点打的需要30元钱多点,坐私家车出租拉客的要30元),我到人民路就还是收你十五元了,如果你过了人民路还往北行几里地就要把我加五元钱,都知道我长期受有关部门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这个所谓的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是最低的诚信的从来不会骗人的.....“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说:”你把我闭嘴,我不会给你加钱,你把我往前走......“
      我说:”你说好的到乐购,到乐购后现在又行了几里地了你还是要往前行,既不加钱又态度蛮横,你现在就下车给我十五元钱“。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给了我十五元钱后下了车后,就推我的电动三轮车想把我的电动三轮车推翻,没有推动后又伸手打坐在车里的我,因为被他同行的女的拉开没有打到我。我下车后他还要打我被他同行的女的拉住了, 这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就骂我说:”你注意以后别被车撞死了、别被砍死了.....“之后我们都走了后,在我回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就听到执勤的交警和群众都说:”刚才可能是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儿子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要打这个政治犯,说他在网上举报揭露江泽民、周永康集团了,孙国建的儿子就是十六七岁.....“
      晚上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始是听到群众都说:”这个政治犯拉客,多走一点路都让人加钱......(有关部门为了监控迫害我,经常向群众公开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拉客问人要得价钱贵等,事实是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价格是最低、最诚信的)“过了一会后我又是听到群众都说:”今天下午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儿子找这个政治犯的事要打这个政治犯,说他在网上举报揭露江泽民、周永康集团了,孙国建的儿子十六七岁霸道的很,他的同学都不敢惹他,他正在准备找人用车撞死这个政治犯或找人砍死这个政治犯,这个政治犯从外媒报道中知道江苏省委有一个最主要领导是江泽民的人,并参与了周永康的政变,中纪委已约谈江苏省委这个领导了;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过帖子说‘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在2013年因腐败被江苏省纪委调查,江泽民说孙国建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有功,给江苏省委一个电话就把孙国建放了’,现在孙国建还是常州市政法委书记,香港《明报》前总编辑(指香港《明报》前总编辑、世华网络营运总裁刘进图)在香港被黑社会砍伤,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集团梁振英等人对抗习近平给习近平难堪的。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没有用,县官不如县管,现在政法系统和江苏省和常州市仍然是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当家,迫害这个政治犯把他害死没有事........“
       造成我在2014年2月26日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几个小时,都没有群众敢坐我的车(我连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有没有儿子、有多少儿子、女儿都不知道,但事实是2014年2月26日下午傍晚坐我车找我事的少年或青年肯定是常州市有职权的高干子女)。

2014年2月27日下午傍晚,我开着电动三轮车拉客从常武路行驶到长虹高架时等红绿灯时,两个交警过来找我事问我要身份证,我把残疾证给他后他看了我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和我右手严重肢残以及被长期迫害的双腿要靠拐杖走路后说:“你的电动车没有牌照不能上路,要扣我的电动车。”我说:“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呀?”交警又说:“电动三轮车不准载人。”我拿出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上面写明准许载客4人。交警又说:“我们规定电动三轮车不准进市区。”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们又说不能进禁区,你告诉我开什么合法?”交警又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拉你家人可以,但是不能营运拉人。”我说:“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你们让我怎么生活?”这个交警让我走了。我刚走就听到要扣我电动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上面让迫害他,你不迫害他无法交代......”我从武宜路回来到常虹路口一个交警也是找我事这样查我并说明天就扣你车。当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明天常州交警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非法扣他的电动三轮车了.....”
       2014年2月27日晚上,我在鸣凰国际大酒店等客拉人,到处听到群众说:“上面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知道他今天晚上在鸣凰国际大酒店等客拉人,那里没有监控摄像头,谁抢劫他把他砍死都没有事,常州公安机关就说破不掉案.....”

2014年2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车三轮车等客,来了一辆武进区交通局运管处的执法车,下来了几个武进区交通局运管处的工作人员,说我不能在这拉客。我说:“我本身肢残二级右手严重肢残,又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长期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了十几年被吓成了心理障碍要依赖拐杖走路,连我捡收废品都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的让我的废品卖不掉,连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电瓶车配件都脑控迫害再公开监控迫害的让商家都不要卖摩配、电瓶车配件给我。”我又说了“十八年来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和一次次的谋杀包括这几天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要公开害死我的经过后以及连在北京、上海两市的火车站都到处有残疾人在用老式残疾车拉客政府都不管,我用合法的准许载客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拉客谋生,你们也要不准我拉,你们这不是公开迫害我吗?”这几个运管处的人无语走了。但是没有过多久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马上常州特警就要来用铁棍砸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了,万一意外把这个政治犯打死了也没有事......”我听到了后当时在2014年2月28日下午3:09分就用我的中国电信手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8工作人员反映了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

在2014年2月28日晚上,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现在正想法设法非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

在我2014年3月1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1日上午十一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在武进区湖塘镇的鸣凰拉了两个到湖塘交警中队处理交通事故的男青年,因中午没有交警上班两个到湖塘交警中队处理交通事故的男青年又让我把他们拉回家后下车时,两个男青年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后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下午两个男青年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拉他到湖塘交警中队,我到了后他们却是让我把他们拉到很近的鸣凰卫生院,两个男青年下车后我听到他们议论说:”湖塘交警中队的办案交警让我做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说这个政治犯骂习近平,所以才对他迫害这么厉害的,做这个政治犯的别的假材料没有用,我们做了假材料后交警队给我们处理交通事故偏向我们.....“看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多邪恶脑残,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支持习近平总书记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反腐败打苍蝇打老虎、支持习总清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祸国殃民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
      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心系国家、民族、人民利益的开明领导,就像杨均恒说的:”习近平要做一个成功的改革者.....“在十八大前后,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先是公开造谣诽谤习近平,说是习近平接任国家领导人后就要实行文革了,造成民心惶惶,之后又在国外媒体和国内民间散布习近平的黑假材料以此造谣、诽谤、攻击习近平总书记。因为我从2013年开始经常翻墙进入国际网站,知道了中国中共政权的一些内幕真相.....
      只有江泽民执政时期和周永康掌管中央政法委时期才实行秘密的政策:”党政干部、有影响的各界社会人士和上访人,只要中共公安部门国安部门监控到有人骂江泽民了,就会被秘密处死(公开造成国际影响特别大的会受到残酷的迫害除外)。在2011年、2012年周永康掌管中央政法委期间,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在全国公开:“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直到现在我到武进区公安局多个派出所反映我受到迫害的时候,还是多次听到了警察们议论说:“在以前骂江泽民就要被秘密处死......”
      在2014年3月1日下午,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公开诽谤攻击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个政治犯还不知道呢,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因为在习近平还没有接任中共国家领导人前,这个政治犯在网上转发过’习近平家谱‘.......”

在我2014年3月2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3月1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2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三个从武进汽车客运站要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附近的打工的男女,说好了30元,快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了他(她)们又说不对让我再到牛塘镇东面的靠人民西路边的牛塘加油站,我到了牛塘镇东面的靠人民西路边的牛塘加油站后他(她)们又说不对,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对方说让我们到长虹路牛塘加油站,我接了电话确认后我们到了长虹路牛塘加油站后,他(她)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对方又说让我们到牛塘镇竹园桥,我接了电话确认后说:‘你们这样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来回跑了十几里废路了,每次你们都说给我加五元钱两次你们都多花十元了还不知道具体要到的地方,这次问明白再走吧?“在(她)们再次打电话给他(她)们在常州暂住地的家人确认是到华家村靠人民西路边的村子后,我说离这还有六七里地,他们说再给我加五元钱后我把他(她)们送到了家。在他们下车后,我就听到接他(她)们的人说:”是政治犯,他接了我们电话后派出所都来人问了说这个政治犯说的什么?“没过多久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这个政治犯拉几个去华家的人,他接了人家的电话后派出所就去问这几个坐他电动车的人’这个政治犯说的什么?‘这个政治犯不知道路还加人钱....“

在2014年3月2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厕所方便,我大便后冲了厕所后出来刚坐到我的电动三轮车里,就听到三个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男司机说:”这个政治犯大便后冲厕所没有冲干净,我们问问上面要不要保存他的大便化验一下看看他还能活多久,如果他活不长了就不用动手害他了.....“没过多久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这个政治犯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厕所方便,这个政治犯冲了厕所后出来刚坐到他的电动三轮车里,就听到三个武进汽车客运站公交汽车中心站的公交车男司机说:‘这个政治犯大便后冲厕所没有冲干净,我们问问上面要不要保存他的大便化验一下看看他还能活多久,如果他活不长了就不用动手害他了.....’这个政治犯要在网上揭露出来,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中共迫害残害人民不仅脑控人还跟踪监控杀人了......
      因为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十几年来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也控制了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有关部门对我的迫害......

在2014年3月3日晚上,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车拉客,又到处听到那些用三轮车、私家车拉客的和群众都说:”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还要向联合国反映有关部门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江泽民被搞倒后如果习近平还是这样迫害他不为他平反就要弄习近平(事实是我心里就没有这样想);谁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没有事;谁如果讹诈这个政治犯在他开他的电动三轮车时故意靠一下他的电动三轮车,说是被他的电动三轮车撞了,交警就会扣他的电动三轮车,到医院检查没有伤也会医疗做假检查出被撞伤了,因为这个政治犯开摩托三轮车都开十来年了都没有撞过人,技术非常好,现在他开的电动三轮车拉客是合法车辆,交警没法扣他车迫害他,现在他拉客每天能挣一百元,没法迫害他了.....(以上为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4年3月3日、4日,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负责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都是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迫害他,不然现在都不会这样迫害他了,等候给他平反了,现在江泽民周永康的人在迫害他就是为了对抗习近平.....

在2014年3月4日下午,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一个到常州市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人,我想顺便批箱苹果、买点红枣等,但是很快在路上和到了常州市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后都是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用电动三轮车拉了一个到凌家塘的人,这个政治犯要顺便从凌家塘批箱苹果、买点红枣,上面脑控迫害他再公开监控迫害他都监控到了,让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批发苹果的商贩卖给他的苹果价格要贵点.......

在2014年3月4日下午,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凌家塘农产品批发市场回来的路上在延政中路靠淹城公园路段,被湖塘交警中队的几个交警拦下,几个交警过来找我事问我要身份证,我把残疾证给他后他看了我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和我右手严重肢残以及被长期迫害的双腿要靠拐杖走路后说:“你的电动车没有牌照不能上路,要扣我的电动车。”我说:“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呀?”交警又说:“电动三轮车不准载人。”我拿出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三轮车整车合格证上面写明准许载客4人。交警又说:“我们规定电动三轮车不准进市区。”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们又说不能进禁区,你告诉我开什么合法?”交警又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拉你家人可以,但是不能营运拉人。”我说:“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你们让我怎么生活?就是所谓的拉客非法营运也是交通局运管处管呀,也不属于你交警管呀?”其中一个交警领导说:“我们不扣你车,砸你车。”我说我之前几天我还向常州市市长热线反映:“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在脑控迫害我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又向群众公开要让特警砸我车把我打死呢?你们是土匪呀?我看你怎么砸我车。”这个交警领导说:“我不砸你车有人砸你车”,说完这几个交警让我走了。我刚走就听到要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上面让迫害他,你不迫害他无法交代,如果他用录音笔取证了,我们就知道了就不迫害他查他车了.....”
     我在2014年3月4日下午5:03用我的中国电信手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2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但该话务员听了我反映的一半后,就没有回音了。之后我在5:10分再次用我的中国电信手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15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和最近这一时期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要害死我的经过.....(因为我没有听清这个常州市长热线话务员的工号,我在电话里问她她告诉我的她的话务员号的)。常州市长热线57315工作人员告诉我;“关于武进交警(非法)查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交通运管处查非法营运的。”又是政法委还在执行江泽民周永康掌权时期为了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屠杀某气功组织和政治犯以及大量有冤无处申的上访人,可以践踏宪法法律指挥中共党委政府的所有机构对上述人员进行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屠杀.......

在我2014年3月5日上午翻墙在我的谷歌+吕千荣的博客上发表了上述内容的《吕千荣2014年3月4日受迫害的日记》后,我在2014年3月5日上午因为用我的“中国安徽人说”和"吕千荣"两个ID在凯迪论坛猫眼看人发表《转:习近平福建从政17年 反腐获赞》,但一次是编辑把我转到不能发表的帖子版块“会员学习”版块发表但是封了评论窗口、一次是在凯迪论坛猫眼看人发表出来了但是也封了评论窗口不能评论不能顶贴,我就在网易论坛、凯迪论坛和腾讯微博用评论帖子和微博发表了微博、评论:“我要问问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怎么你调到广东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后凯迪论坛却成了被汉奸集团把持的网站,连习总的帖子都不能发表、评论?
[转帖]习近平福建从政17年 反腐获赞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889687&replyID=32839811&page=1&1=1#32839811’”。
       当天2014年3月5日下午,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又公开诽谤我,并煽动群众诬告陷害我.......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说:“这个政治犯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和说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与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因参与薄熙来、周永康的密谋政变等而被中纪委约谈过了(这些是多家国际网站报道的)......”      
    当天2014年3月5日5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武路与定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过来了,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看了我的肢残二级的残疾证后,要让我掉转电动车头往回走,我说我掉转电动车头往回走也要从前面的十字路口才能调转车头呀?这个交警就说:“我不看你是残疾人,我就扣你的车了!”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不需要牌照和驾驶证,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国家为了扶持电动车的发展不用牌照允许上路,但是开电动汽车要有机动车驾驶证,车管所也没有电动三轮车和电动汽车的牌照。我的电动三轮车是准许载客的非机动车,我办残疾车牌照,常州市残联和常州市车管所迫害我说我右手没有拇指非要让我做机动车驾驶证体检说我过不了关,不给我办残疾车牌照,我开合法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你凭什么扣我车?我被江泽民、周永康集团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十八年了,仅我在你们常州市暂住五年多来,就被多次迫害被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谋杀我、控制我的脑子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连我捡收废品都让我的废品卖不掉,我修车不让群众给我修车,我到中凉亭摩配市场买摩配或电动车配件,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时不让中凉亭摩配市场的所有商家卖摩配或电动车配件给我,连北京火车站地区、上海火车站地区都有残疾人都在用老式残疾车或残疾车拉客北京上海的交警都不管,你们常州交警却专门迫害我一个残疾人.....”我的这些话还没有说完这个交警就骂骂咧咧后说:“我今天非扣你的车......”
      因为交警就站在我面前我就扶住我的电动三轮车下车拿着本子记录这个交警的警号,这个交警在我把他警号记录下来后几分钟后他喊来别的交警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然后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上用手拽子我的内衣按着我的胸口,我想起来他就用拳捅我一下,我想起来两次他就用拳捅了我两次,在此期间我被这个交警摔倒按在地上打我的十几分钟内,我多次呼喊:“群众看看呀交警打人了!”之后我突然抓住了这个交警腰间的皮带站了起来,这个交警就说:“你打我把我的设备弄坏了。”这个交警在打我的过程中把自己处警时的录音录像设备弄掉后掉到了地上了。我要拿我放在我的电瓶三轮车里的拐杖这个交警不让我拿,并在殴打我的过程中把我一个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在2009年至今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的外衣都撕破了一个大洞。在我站起来后这个交警就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带到了交警岗亭说:“你打我没有伤,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我说:“你当着群众的面在大街上把我摔倒在地打我,我向群众呼救那么多人都在看子,这里是湖塘繁华的商业街地段,都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处警也有录音录像,到时你们常州公安机关别又告诉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象我被人多次抢劫打伤、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你们都告诉我没有监控录像或监控录像不清楚又不让我看监控录像画面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吧?”这个交警说:“是你自己躺地上的,我没有打你。”我说我到医院治疗后再控告反映。我当时就在交警岗亭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又打常州市110,常州市110让我打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反映。我当时打了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这个电话因为下班了没有人接。之后这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给我开了扣车单,扣车单上却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枉法做假写为“机动车,无牌”。在我刚转身离开,我就听到扣我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他还支持习近平,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本来上面这次让诬告陷害他,今晚让我给扣车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在当天2014年3月5日7点至8点左右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当晚,在我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拍摄我的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和就医的患者都说:“这个政治犯被交警迫害打伤后来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他要拍射X光胸片,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在给这个政治犯拍摄X光胸片时,让医疗迫害他本来拍射X光胸片都是从前面拍的,给他拍摄X光胸片是从后背拍的,他要少活多少年!就是习近平让害他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事实是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射X光胸片时确实是从后背拍的,当时在我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拍摄完后,我除了感觉到想呕吐外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我不知道这次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是不是医疗迫害我了.....见我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病历、医药费发票等。






下面是我2014年3月5日5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武路与定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把我迫害打伤的照片,把我殴打的衣服都撕烂了(后又枉法做假扣押了我的电动三轮车


下面是我2014年3月5日5点多,我在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武路与定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把我迫害打伤的照片,把我殴打的衣服都撕烂了,后又枉法做假扣押了我的电动三轮车把我的不需要牌照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枉法填写为“机动车无牌”非法扣押的扣车单



看看我残疾的右手,看看我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再看看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三年多来又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网民就会看到我十八年多来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 


下面是我的身份证、残疾证,残疾证上面填着:肢残贰级


 



下面两幅照片是我在199763日我到国家信访局和农业部上访时,在农业部信访接待室我就被北京市公安局两名警察非法送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715日我被地方公安机关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后,在没有任何劳教文书手续的情况下,直接非法把我投入了劳教所关押了三年多。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后在我的不断强烈索要下,在我被非法劳教关押了近一年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所谓的对我的劳教决定。从这个我先是被非法劳教后,在我的不断的索要下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向我转发下达的所谓的六安地区劳管委对我的劳教决定的欲加其罪,何患无词又漏洞百出的劳教决定书中,我的同胞们可以看出,在我们的国家,独裁专制下的特权贪腐官僚集团想关押迫害一个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需要理由吗?这些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对国家宪法、法制和公民人权的践踏比当年的希特勒还要邪恶!
                                                                                                                       
                                 
                       



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从2009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伸全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找我事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靠双拐走路。只要有关部门不公开监控迫害我了,我就能拄着单拐大步走路,我就能拄着单拐可以提重物了,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不想走路,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残疾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有关部门仍然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等

                           

                                                                             

在2014年3月6日上午8:41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88310160电话反映了此事,要求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查处湖塘交警打伤我并枉法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迫害我的行为要求调取交警打我时的监控录像,我在2014年3月6日上午9:09分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57329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在2014年3月6日上午9:41分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向姓余的领导反映了此事要求公安机关调监控录像查看交警打我的镜头。
      2014年3月6日下午3点多,一个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警察用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88310160电话打我的手机(该警察不告诉我姓名身份)说他们查看了当时的监控录像,说是我先推了一下交警,交警再把我拽倒的交警没有打我。我说:“我本身就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从2009年至今我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我扶着我的电动三轮车下了三轮车后拿着本子和笔记录交警的警号,但是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的警号最后一位数5字被他挂着的对讲机当住了,我说你的警号最后一位数被对讲机挡住了,他说你看呀?我就用手指动了一下他的衣服警号然后把他的警号记录了下来(因为常州警察执法从来不出示证件)。过了几分钟后他喊来别的交警要扣我的电动三轮车然后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他突然把我摔倒在地上后就用手拽子我的内衣按着我的胸口,我想起来他就用拳捅我一下,我想起来两次他就用拳捅了我两次,在此期间我被这个交警摔倒按在地上打我的十几分钟内,我多次呼喊:‘群众看看呀交警打人了!’之后我突然抓住了这个交警腰间的皮带站了起来,这个交警就说:‘你打我把我的设备弄坏了。’这个交警在打我的过程中把自己处警时的录音录像设备弄掉后掉到了地上了。在我站起来后这个交警就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带到了交警岗亭说:‘你打我没有伤,我就不追究你责任了。’我说:‘你当着群众的面在大街上把我摔倒在地打我,我向群众呼救那么多人都在看子,这里是湖塘繁华的商业街地段,都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你处警也有录音录像,到时你们常州公安机关别又告诉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象我被人多次抢劫打伤、被人寻衅滋事打伤打残,你们都告诉我没有监控录像或监控录像不清楚又不让我看监控录像画面说破不掉案抓不到人吧?’这个交警说:‘是你自己躺地上的,我没有打你。’我说我到医院治疗后再控告反映。我当时就在交警岗亭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作人员反映此事后,又打常州市110,常州市110让我打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反映。我当时打了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投诉电话这个电话因为下班了没有人接。之后这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给我开了扣车单,扣车单上却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枉法做假写为‘机动车,无牌’。在我刚转身离开,我就听到扣我车的交警和另一个交警说:‘他还支持习近平,就是习近平让迫害他,本来上面这次让诬告陷害他,今晚让我给扣车了(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我在当天2014年3月5日7点至8点左右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当晚,在我在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了我被打伤的伤情拍摄我的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和就医的患者都说:‘这个政治犯被交警迫害打伤后来常州二院阳湖院区检查治疗,他要拍射X光胸片,上面还要迫害这个政治犯,在给这个政治犯拍摄X光胸片时,让医疗迫害他本来拍射X光胸片都是从前面拍的,给他拍摄X光胸片是从后背拍的,他要少活多少年!就是习近平让害他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不仅要迫害、残害、谋杀我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还要嫁祸攻击习近平总书记)。’事实是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射X光胸片时确实是从后背拍的,当时在我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拍摄完后,我除了感觉到想呕吐外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我不知道这次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的医生在给我拍摄X光胸片和左手的X光片时是不是医疗迫害我了.....”
       我要拷贝和看监控录像,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这个警察不同意。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在2014年3月6日下午4:02分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向姓张的领导反映了此事以及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给我的答复与事实不符和我要求拷贝和看监控录像,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室的这个警察不同意。姓张的领导让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反映,我说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的多个电话都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后我又多次拨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的多个电话都被有关部门控制住打不通...

我在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把我的上述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室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常州市公安局的两个督察警察接谈我接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材料后告诉我让我第二天再到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反映。我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3月11日上午刚上班时间就到武进区公安局上访,门卫给我打电话向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联系后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一个警察让我接电话,他告诉我就是他们之前说的“交警没有打我是把我拽倒的,我(被迫害)电动车(枉法)被(非法)扣押让我找湖塘交警中队指导员。”我要求依法处理我是依法来递交我的控诉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该督察警察告诉我:“他不接材料。”我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递交《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材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警察说让我找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督察,我说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督察不接我的控诉材料,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警号为056045的警察说他也没办法,但是武进区信访接待室的女领导却不仅不接我的控诉材料不依法办事还说我来控诉是无赖。我只好到武进区政法委反映把我的控诉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了武进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蒲主任(武进区政法委的值班保安告诉我接我材料的人是武进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蒲主任。)之后我在上午又赶到了常州市信访接待中心(常州市信访局接待室)上访,在3号窗口工作人员看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控诉材料后,把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控诉材料接收了后告诉我递交相关部门。

    在我2014年3月11日上访期间,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以及有警察说:“这个政治犯就是要害他lai,他说江泽民、周永康迫害他的,江泽民不能倒。还让用机动车撞死他,让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他就要把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他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详细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李克强反映了,他心里想的还要向国际社会反映,之后就要寻求政治避难了.....(其实现在我是在准备把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十八年多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详细申诉控诉材料再次连同有关部门对我近一段时间的迫害写出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但是现在我目前没有向国际社会反映的想法,我如果有必要要向国际社会反映都是在网上提前公开的,我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要害我对我的迫害找借口.全世界都知道江泽民、周永康祸国殃民汉奸恶魔集团为了维护他们祸国殃民的权利在胡温时代三次暗杀胡锦涛总书记企图政变夺权、在习李政权又想暗杀习总政变夺权)。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在迫害他....”

我在2014313日下午去到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常州市公安局追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3号窗口的信访工作人员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常州市公安局督查警察告诉我还在调查,我多次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91电话和常州市长热线12345电话反映,都是电话接通正在通话计时却没有声音,然后再重播电话接通后我听到对方说话后我刚说话电话就断线了,然后再重播电话接通后就会出现滴滴滴的声音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后我打常州市110反映,也是接警员接听了我的电话反映一半电话就被有关部门控制断线了,在我几次拨打常州110电话最终把电话打通把我要反映的问题说出来后,常州110工作人员让我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不要走他派人过来,后来110过来两个警察把我录音录像我把我十八年来(包括我在常州暂住六年来)所长期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等都大概说出来后,110两个警察说那你就再等等再说,之后我就走了。

2014313日晚上,我同村的吕荣义又找事把他的电瓶自行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说:“2014年1月17日你的妻子说她停在我暂住屋门前的电瓶自行车的电瓶被人偷了,我打110报警后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牛塘派出所至今都是疑点重重的不依法破案,我到现在还在要求公安机关依法破案呢?从那开始我都是不让别人的电瓶自行车放在我的暂住屋门前了,我为此和别的暂住户也因为要放电瓶自行车在我的暂住屋门前争执几次了,不是针对你一家的。房东也是不让放的....”吕荣义非要找事把他的电瓶自行车放在我的暂住屋门前,我不让放他就和我吵起来。之后他打110报警,当晚牛塘派出所来了一辆警车来了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来处警,听了我们说了情况后也是让吕荣义把他的电瓶自行车放到我暂住屋旁边的车棚去,并登记了我和吕荣义的身份证。

2014313日之前几天我多次听到常州的警察议论说:政法委正在上报(假材料)给习近平,如果习近平同意了就要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如果习近平不同意就要把他平反了,对他长期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造成的影响太大了,所以现在在脑控他时把他的大脑控制住不让他把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如果他把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了万一向国际社会反映了这次向国际社会都无法交代了...”

在我在2014315上午9:30左右写这个微博揭露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邪恶时,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系统的有关部门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脑控迫害时,又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攻击我的肺管子阵阵抽痛,这帮汉奸恶魔禽兽杂种真是邪恶之极.....

我在2014年3月17日到常州市公安局东门要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追问反映我在2014年3月5日5点多,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电动三轮车行驶到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的常武路与定安路交叉口东面靠定安路的地方(湖塘乐购东门前),被一个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过来拦下我打伤我人枉法扣下我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的案件,我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把我的上述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递交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室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常州市公安局的两个督察警察接谈我接了我的《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传达室的门卫保安用传达室的电话打电话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接电话的一个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察告诉我让我在门口等他,上午11点多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来了两个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警察(警号为055665的警察告诉我他姓韦,我后来听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辅警说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是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法治办的)要带我回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处理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我不和他们回去,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告诉我让我和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两个警察回去先处理扣我电瓶车的事然后才能处理交警打我的事,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察并告诉我说:“交警扣你的电动三轮车的扣车单上写的暂扣你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当天下午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问我扣我的电动三轮车我想怎么处理?我说我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交警扣我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是迫害我,我拿出一些国家关于电动车的政策,要求撤销交警枉法扣压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我说交警在我的扣车单上明明写的:"暂扣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扣车理由却是:“机动车无牌”。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说:“我汇报领导研究后明天告诉你怎么处理”。我在2014年3月18日上午到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追问警号为055665的姓韦的警察扣我电动三轮车怎么处理,在2014年3月17日上午到常州市公安局接我的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两个交警带来了一个巡逻的交警,他们三人先是向我宣布撤销2014年3月5日打我的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枉法对我做出的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让我签收,然后他们却不是归还我的电动三轮车而是当时就又给我开了一张:“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机动车无证、无牌的扣车单。

下面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撤销2014年3月5日打我的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枉法对我做出的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和当时就又给我开了一张:“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机动车无证、无牌的扣车单




在我从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和回家后,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交警以及群众都说:“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把这个政治犯的扣车单撤销后按规定本来应该归还他的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却是当场又给他开了一张扣车单,把之前扣押他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改写为机动车摩托车,把之前扣押他电动三轮车的理由:‘机动车无牌’改写为‘机动车无证无牌。’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逼他向外国(国际社会)寻求政治避难的......”

我在2014年3月18日下午,先是到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上访,常州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的接访警察让我还是去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向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我在2014年3月18日下午我又赶到常州市公安局东门找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反映,常州市公安局东门传达室的门卫保安打电话给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督察警察后,接电话的督察警察让我接电话,我在电话里向他反映了这些情况后,在2014年3月10日下午我到常州市公安局上访,接谈我接我上访材料《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警号为050603的这个督察警察和另一个警察把武进区公安局交警大队警号分别为055665、055700的两个交警带的一个巡逻的交警他们三人先是向我宣布撤销2014年3月5日打我的警号为056875的年轻男交警枉法对我做出的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决定后又当时就又给我开了一张:“摩托车(电动三轮车)机动车无证、无牌的扣车单都复印后让我回家.....

根据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后又下发文件暂缓执行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  3.1 电动摩托车 electric motorcycle
  由电力驱动的摩托车。分为电动两轮摩托车和电动三轮摩托车:
  a)电动两轮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大于50 km/h的两轮摩托车。
  b)电动三轮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大于50 km/h,整车整备质量不超过400 kg的三轮摩托车。
  3.2 电动轻便摩托车 electric moped
  由电力驱动的轻便摩托车。分为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和电动三轮轻便摩托车。
  a)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具备下列条件之一的两轮摩托车:
  --最高设计车速大于20 km/h且不大于50 km/h;
  --整车整备质量大于40 kg且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50 km/h。
  b)电动三轮轻便摩托车:由电力驱动的,最高设计车速不大于50 km/h且整车整备质量不超过400kg的三轮轻便摩托车。


而这个规定发布之后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争议,之后国标委又下达文件通知涉及到《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的部分暂缓执行,等新的《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出台后再按新出台的国标执行。


新浪新闻
新浪安徽> 新闻>合肥>正文
机动车新国标实施 省交警总队:电动车属非机动车
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2012年9月4日 07:49【评论2条】
http://ah.sina.com.cn/news/hefei/2012-09-04/07499326.html
你可曾想过,天天骑的电动车,可能一夜间就“变”成摩托车了?9月1日,《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新国标正式实施,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此定义一出,一直争议不断的电动车管理,再次成为社会焦点。
  疑问:骑车人要持照上路?
  之前,花一两千元买辆电动车,只要去车管所办理非机动车牌照,市民就可驾车上路了。不过,由于9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国标,不少电动车在一夜间就成了“轻便摩托车”。
  实名认证的“新华视点”微博称,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将被作为轻便摩托车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随后,又有网友称“被定义为轻便摩托车的电动自行车,需上牌再上路,驾驶员还需要考驾照、买保险。”昨日,北京、江苏等地媒体也对这则消息进行了报道,社会一片热议。“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骑电动车也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考驾照,买机动车算了。”合肥市民方海称,近期正准备购买一台电动车,可一看到这个消息,就打消了念头。
  探访:电动车时速大多超标
  记者在新国标中看到对轻便摩托车有这样的规定:无论采用何种驱动方式,其最大设计车速不大于50km/h的摩托车被称为轻便摩托车;而车速不大于20km/ h,具有人力骑行功能,且符合相关国家标准规定的两轮车辆则在此定位外,仍为电动自行车。一位业内人士解读说,之所以媒体报道称时速超20公里的电动车为轻便摩托车,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就是从定义出发的。
  而记者探访省城城隍庙一带电动车市场,发现电动车时速基本都在20公里以上。
  解读:新标并非针对电动车
  昨日下午,安徽省电动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陆体才说,“我们没接到时速超过20公里的电动车驾驶人需考驾照、买保险的消息。新国标主要针对机动车技术安全,而不是电动车。”在他看来,电动自行车不属于机动车,也不会纳入机动车范畴管理。陆体才介绍,目前全省共有1000多万辆电动车,若将超速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管理,道路、人力资源都将是难题。如果那些电动车被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可以驶上机动车道,道路拥挤将进一步加剧。
  随后,记者在国标委网站上看到一篇名为“《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相关国家标准座谈会在京召开”的文章,称“《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的修订要适应产业发展的新形势……不受限于《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等现有国家标准相关条款的规定。”
  交警:电动车仍属非机动车
  “新国标对轻便摩托车的定义进行了修改,但这并非实质性管理规定。”昨天下午,安徽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车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国标中并未出现时速20公里以上电动车需要上牌、驾驶员需买保险等相关规定。
  “我省还未接到配套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管理办法,目前仍然将电动车作为非机动车进行管理。”这位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还介绍,电动车标准的行业主管是质监部门,国家电动车标准正在修改中,就算作为配套新国标的管理办法出台,也将由国家工信部、公安部和质监部门联合发布,目前所说的骑电动车要考驾照、买保险的说法并不准确。
  吴琼 王子钰 本报记者 张大为 郭娟娟
  延伸阅读
  电动车“变身”
  曾暂缓实施
  早在2009年12月,曾有过“电动车纳入机动车”的激烈争论。当时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公布《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要求》等4项国家标准,标准规定,“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电动自行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划入机动车范畴”。该标准本计划于2010年1月1日开始实施。
  随后,中国自行车协会以及各地方协会先后向国家标准委递交申请,请求暂缓实施或撤销有关国标,并建议尽快修订《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当年12月16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通报称,《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4项国家标准涉及电动轻便摩托车的内容暂缓实施。
  专家解读
  超标电动车
  “身份”很尴尬
  2009年底,电摩国标起草者之一、时任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摩托车分标委会秘书长缪文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超标电动自行车划归电动摩托车系误读。缪文泉说,超标电动自行车即使重量、速度两项指标符合电动轻便摩托车的标准,也不能并入电动轻便摩托车范畴,“不管是电动摩托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系统、制动系统,乃至于车灯,都有一套具体的技术标准。超标电动自行车不符合这些标准,所以不能算为电动摩托车”。
  不过缪文泉坦言:“《道交法》有规定,非机动车时速不能超过20公里,目前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都已超标,所以也不是自行车。”他说,目前路面上、市场中的超标电动自行车,精确定义应为“不合格的机动车”。
  缪文泉表示,电摩确实将被划入机动车管理范围,驾照、交强险、车辆上牌、机动车司机需要遵守的所有规定,均适用于电摩驾驶者。但是,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应作为机动车管理,骑车人是否需要考驾照、买交强险,有待于国家相关部门的具体规定。

对于电动三轮车的争论社会一直分歧很大:
第一种观点认为,公安机关有的地方对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处理。《道路交通安全法》在非机动车中对加装动力装置的情形进行了列举,现在只有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是明确的,电动三轮车不在其中,因此电动三轮车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第二种观点认为,电动三轮车属于非机动车。其理由是该产品未收入国家有关产品目录,因此不属于机动车的范畴。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不给予电动三轮车登记上牌,电动三轮车也不能象其他机动车一样可以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因此其性质应当属于在非机动车上"私自加装动力装置(因为正规厂生产的电动三轮车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仍属于非机动车。

只有等国家工信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安部、国家标准委员会等部门共同发布新出台的国家"新国标"政策的出台实施,才能有法可依决定各种型号的电动车是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还是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机动车,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的情况下电动车还是属于非机动车,否则任何部门的决定都是无法律依据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

另外常州市有无数家生产电动三轮车、电动两轮自行车的厂家,每年生产的大量电动载货三轮车、小型电动载货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电动助力车)、客运电动三轮车、两轮电动自行车(如全国都知名品牌宇峰电动三轮车、常立电动三轮车、盛阳电动三轮车等)销往全国各地,为常州市纳税为常州市创造了大量的经济效益,在新国标还没有出台,全国都是仍在执行电动车是非机动车的情况下,常州市为了迫害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交警却迫害我先是打我把我一个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以“车辆类型是:‘非机动车’,扣车理由是:‘机动车无牌’”扣押,在我控告后武进区交警大队撤销这个扣车决定后当时又把我重新开了一张扣车单,把之前扣押我的电动三轮车的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改写为机动车摩托车,把之前扣押我电动三轮车的理由:‘机动车无牌’改写为‘机动车无证无牌。’常州市如此荒唐的对我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公开迫害真是不能自圆其说。


我在2014324日上午去到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追问《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的处理情况,常州市信访局信访中心4号窗口的信访工作人员接待我让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査支队,我找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常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号为:052630)接访我告诉我还在调查让我等等。


下面是我在2014年3月24日上午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和常州市委市政府北门拍摄的几辆当时停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和常州市委市政府北门的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在常州市区像这样的小型载货电动三轮车和老年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电动助力车)在市区行驶都是合法的,而我一个残疾人的代步谋生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行驶,交警却要迫害我打我扣我车,我反映二十多天了也不能依法处理......


这是我在2014年3月24日上午我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拍摄的送快递的停在常州市公安局东门的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


这是我在2014年3月24日上午我在常州市委市政府北门拍摄的两个送快递的停在常州市委市政府北门的两辆送快递的电动三轮车





这是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区的“脸面”大道延政中路拍摄的武进区环卫工人打扫卫生用的电动三轮车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2014年3月5日湖塘交警没有打我扣我车之前,一次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向群众公开:“要让特警砸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一次湖塘交警说“你的电动三轮车是非机动车合法车辆没法扣你车,有人砸你车!”我都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之后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关于武进交警(非法)查我电动三轮车的事,武进区上报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交通运管处、城管查处非法营运的,武进区对上报你的电动三轮车是查处对象.....”我在2014年3月25日打电话给常州市长热线12345反映,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也是这么说,我在2014年3月26日上午打电话给常州市长热线12345向57309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以及我在2014年3月26日上午打常州市政法委85680680反映和打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电话81993111追问。看看武进区交警打我扣我残疾人代步谋生的电动三轮车的经过和理由,这不是赤裸裸的对我的迫害吗?2014年3月26日下午我接到了(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一个警察的电话,通知我在明天(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谈湖塘交警打我扣我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事。

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每天都向群众随时公开验证说我说什麽了?做什麽了?想什麽了?要做什麽?,并用电磁波脑控武器对我大脑监控到的信息,随时用在了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残害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有关部门并控制了群众的脑子,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在2014年3月26日晚上和2014年3月27日上午,我在江苏常州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明天下午、今天下午(指2014年3月27日下午)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就要和他谈湖塘交警迫害他打他扣他车的事了,在新国标没有出台之前,全国都是把小型电动三轮车按电动自行车非机动车处理、全国都是把电动三轮车按非机动车处理,常州公安机关迫害他交警要把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按机动车处理,他把车弄回来之后心里想的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公安机关撤销对他的扣车决定,法院也会判决他败诉,就是迫害他把他的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按机动车来处理,好让人用机动车(汽车)把他撞死......’”在2014年3月27日中午12点我在我的吕千荣谷歌+博客发了《吕千荣2014年3月27日受迫害的微博》博客和在网易论坛、凯迪论坛、腾讯QQ上用评论和微博发了吕千荣2014年3月27日受迫害的微博长微博图片后,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左右准时到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和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见面,当时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号为055685的督察大队长和一个警号为055589的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局长或副局长政委或副政委)及另一个警察一共三人接待了我,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总共谈了几个问题如下:
1、交警把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从2009年至今我又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靠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摔倒按在地上十几分钟我一起来他就用拳捅我把我打伤,我到医院检查治疗花了二百多元并把我的衣服撕破了一个一尺多长的一个大洞的行为不是打我,是对我采取的控制,不赔偿我的医药费和衣服。
2、我的电动车通过相关法规和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是机动车。
3、不处理打我的交警。
4、我的行为是违法的,考虑到我是残疾人让交警把我的电动三轮车给我,但是以后不能在市区禁区跑了。

我就说了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在2014年3月5日湖塘交警没打我扣我车之前交警几次拦我的电动三轮车要扣我的车,我说出我的车是非机动车的法律依据,交警又说要砸我的车以及有关部门煽动群众用汽车撞死我和抢劫把我打死以及煽动群众陷害我等,我多次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反映,常州市长热线多次告诉我:“武进区对上报说是武进区政法委牵头让公安交警、城管、运管处联合查处非法载客营运的,你的车是整治对象”。说明交警打我扣我车是武进区政法委安排好的要迫害我。2014年3月5日打我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交警在我的扣车单上明明写的:"暂扣车辆类型:非机动车"。扣车理由却是:“机动车无牌”。武进交警扣别人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也是这样写的。

象现在江苏省常州市对于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老年人代步电动助力车)和小型代步载货电动三轮车也都是按照非机动车对待的,在常州市区到处可见这些型号的电动三轮车常州交警都是按非机动车对待的,交警都是不查的。常州市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超标的两轮电动自行车(这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自行车都超标),如果按照2009年6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后来又下文暂缓执行的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09》这个国标来执行,这些电动车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机动车了,不要说常州就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五驾驶两轮电动自行车的和全国所有驾驶电动三轮车的都是驾驶机动车无牌上路和机动车无证驾驶(只有极少数人有机动摩托车驾驶证),如果都再按照机动车无证驾驶处以行政拘留,中国的监狱也关不下呀?常州市送快递的开的都是小型载货电动三轮车,连常州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大门口停的都是,我都拍下了发到网上了,武进区的环卫工人开的也都是电动三轮车呀?他们的电动三轮车是合法我,为何我的小型载客电动三轮车是非法的了?中国的新国标政策都没有出台还是按照非机动车处理的,你们怎么把我的电动三轮车定为机动车的?按什么标准定的、按什么政策定的、是哪家司法鉴定所定的鉴定为书在哪?武进区三个领导回答不出来。

交警把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从2009年至今我又都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依靠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残疾人摔倒按在地上十几分钟我一起来他就用拳捅我把我打伤,我到医院检查治疗花了二百多元并把我的衣服撕破了一个一尺多长的一个大洞的行为不是打我,是对我采取的控制,不赔偿我的医药费和衣服。那你告诉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打人才是打人,你这样处理不都是指鹿为马吗?

武进区公安局这三个领导被我追问的无语后就结束了会谈。我刚走就听到这三个警察有人说:“这样的处理是中央的决定,他不同意就要陷害他把他逮起来害死了!”武进区公安局这三个领导说的要把我害死的中央可能是江汉奸周永康的第二中央,绝不会是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
(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3点在武进区公安局信访室和武进区公安局督察大队的警号为055685的督察大队长和一个警号为055589的武进区公安局的领导(局长或副局长政委或副政委)及另一个警察三个警察的谈话内容视频我发在下面.)


我在2014年3月26日上午打电话给常州市长热线12345向57309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我被武进交警迫害打伤扣我电动三轮车的事,下面是我反映谈话视频


我在2014年3月27日下午从武进区公安局谈话出来后,我到武进区政法委反映,武进区政法委的一个女领导下来后听了我反映了一半说:“你到武进区公安局去说,我们不接待你,你说话影响人办公?”见下面的谈话视频


从2014年3月6日至2014年3月27日我都在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准备向中共中央等部门反映,但有关部门经常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并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随时向群众公开,我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会一直坚持把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有关部门如果再脑控控制的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我就会揭露,直到我把我的新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出来......

我在2014328日下午5点多接到(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的电话,一个警察告诉我他是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通知我下个星期到湖塘交警中队去拿我被扣的电动三轮车,我问他交警打我口我车怎么处理,他说你到了再说。我在2014331日上午到了湖塘交警中队后一个交警问我要扣车单放我的电动三轮车,我说你们不撤销我的扣车决定、打我的交警不赔偿我的医药费、不处理交警。他说:“他只管放车,不告诉你的电动三轮车鉴定过了是机动车吗?”我说新的国家标准都没有出台你们是按照什么规定、标准把我的电动三轮车鉴定成机动车的,鉴定结论文书在哪给我看看,如果我的电动三轮车是机动车那快递公司的货运电动三轮车都开到你们市公安局门口、市委市政府门口、武进区环卫工人开的都是电动三轮车扫马路的,全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两轮电动三轮车和老年人代步电动三轮车及小型载货电动三轮车这些在市区准许同行的电动三轮车都是机动车了?这个交警回答:“我只管放车、其它的我都不管,没有鉴定结论,你不服你申请行政复议…..”我给(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打电话,一个警察告诉我:“你先把你的电动三轮车开回,不服你再复议控诉…..”我只有在我的放车单上写上:“本人对此扣车决定不服”后把我的电动三轮车开回家再继续向上面控诉。

我在2014331日上午把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开回家充电后,下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从出门到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谁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没有事,交警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是按机动车放的,就是想用汽车把他撞死,他今天下午想把他的申诉控诉帖子在网上发出来,上面都脑控控制的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思考无法写帖发帖……”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只有在2014331日下午5点左右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大概是57307话务员工作人员反映…..

2014331日上午,我同村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荣义的妻子夏国兰又把她的电动自行车停在我的暂住屋门口,我不让她停她就和我争执吵起来了,把我的脸也抓破了,她非要等警察来了不让停才把车推走然后报警,等牛塘派出所警察来了批评她后她才把她的电动车推走。当天晚上七点钟左右,我回家后看到吕荣义和他女儿在吕孝谦厂门口,就问吕荣义你为何参与迫害我三番五次找我事非要把你的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吕荣义说:“我不知道你受迫害,我不知道什么是迫害、没有人迫害你”!然后用扫把朝我打了一下,他的女儿、媳妇拽子我,他的儿子吕孝谦说:“你怎么打到我厂门口。”我说我来问问你爸他为什麽非要找我事三番五次非要把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吕孝谦就打电话报警说有人到他厂里找事打人,在等警察来的期间吕荣义又恬不知耻的当着我们争吵期间围观邻居的面说:“你到我厂门口干什么,是不是想偷我灯泡子?偷我灯泡子了。”警察来后房东也来了,吕孝谦和警察说:“我到他厂门口找事打他爸”。吕荣义也说我到他厂门口找他事打他。我一个本身右手严重肢残二级由于长期受到有关部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从2009年至今就被吓成心理障碍疾病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残疾人就想问问吕荣义为何非要三番五次把电动自行车停在我门口被他打了一下,吕荣义和他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在现场,怎么成了我找他事打他了?当时牛塘派出所杭杰警察两人来接的警,杭杰(当时小房东和我的妻子、儿子都在场,当时屋外也有群众)先和我说:“吕千荣,知道你这些年受迫害,但是你两家经常争吵不能住在一起了,你和吕荣义两家都搬走.....”小房东也说:“你两家在一个月内找好房子都要搬走,派出所、镇里、村里都打电话和他说了,烦死了,一个月都必须搬走...”等杭杰警察去和吕荣义家人说话前,我当着杭杰警察和群众等人的面问吕荣义:“全世界都知道我吕千荣十八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杭杰警察也说知道我受迫害同情我,你如果没有参与迫害我,你怎么会说‘我不知道你受迫害,我不知道什么是迫害、没有人迫害你’?”吕荣义一家人无语。

201441日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昨天把他同村的吕荣义一家人都打了。吕荣义参与迫害他,还想陷害他.....”

201442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吕荣义一家想陷害这个政治犯。想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想花钱雇凶把这个政治犯撞死。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的慢性毒药(我在2010年左右在武进区牛塘镇高家村朝东租房暂住期间,我和家人经常发现有人进过我们的暂住屋,我们经常换锁都没有用)......”有关部门并公开煽动群众用汽车撞死我,说:“谁把这个政治犯用汽车撞死没有事,交警把他的电动三轮车是按机动车放的,就是想用汽车把他撞死....”

201443日、4日,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我在201443日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上面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他同爷的弟弟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别人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了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修手机上面都给安装了核辐射材料,他一家人马上都被迫害死了,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电瓶自行车电瓶,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到公安局害死了,因为这个政治犯想寻求政治避难.....”
      我在201444日傍晚和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电动三轮车拉客,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同村的吕荣义家里以前几次给这个政治犯家里吃的东西上都下了上面让害这个政治犯一家人的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的哥哥今年春节后让他同爷的弟弟把这个政治犯从家乡带几十斤大米等吃的,他同爷的弟弟知道上面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连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上面非要把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等吃的里面下慢性毒药后不给他带来,他同爷的弟弟让别人的车把他带的大米等吃的,国安国保在别人给这个政治犯带的大米里等吃的里面都下了慢性毒药;这个政治犯修手机上面都给安装了核辐射材料,他一家人马上都被迫害死了,上面让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强奸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别的没有用,谁家里有未成年的闺女(女儿)自己把(阴部)抠烂,然后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强奸,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到公安局害死了,因为这个政治犯又要在网上揭露江泽民的两奸两假和出卖中国领土等问题了......如果以后习近平给这个政治犯平反了,所有参与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都要逮起来,这个政治犯如果在网上揭露了就公开监控迫害他说没有公开监控迫害他这样说,还诽谤他......”
我在201445日上午用<<吕千荣201445日受迫害的微博>>在国内网站发出来揭露后,我在常州武进我的暂住地,在有关部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在201445日下午到处听到群众说:“有关部门没有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这样说,都是这个政治犯自己说的,这个政治犯可能是‘恋童癖’,如果这个政治犯再揭露了还是说没有公开监控迫害他这样说,还是诽谤他…..”只有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才会邪恶脑残到一边是长期对一个爱国之心感天动地、敢于坚持真理正义、人性善良的一个残疾农民长期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和诽谤,被人揭露出来后还继续迫害诽谤。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那如果有关部门再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谁只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说这个政治犯强奸了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的妈了,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我如果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有关部门是不是再会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是专恋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妈的‘恋老狂’?”
只有中共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贪官汉奸恶魔们才是全家都是男盗女娼、黑心烂肺没有人性只有兽性,才个个都是变性变态的人类异种!


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2014331日从武进区交警大队湖塘中队拿出来后,201443日我拉客到武进高新区南河小区后,我按了倒车开关却无效,我的电动三轮车仍是前行,后我到小杨电动车行让小杨检查后是电线插头没有插紧;我在201445日上午11点多开子我充好电的电动三轮车刚行驶不到半里路我的电动三轮车驾驶员坐垫下的一个铅酸电瓶爆炸了,电瓶上面的塑料壳子都炸烂了两个口子(我的电动三轮车用5块铅酸电瓶,四块在后面,一块在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其实电动三轮车的电瓶发生爆炸不是什么稀奇事,我知道的别人就发生过几次,不过有的是在电瓶充电时电瓶发生的爆炸电瓶发生的爆炸都不会伤到人的.但是我的电瓶发生爆炸后,201445日下午至201446日晚上,有关部门都在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并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连群众的脑子也控制住了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时,我在常州市武进区我的暂住地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被武进交警扣了放出来后没几天他的电动三轮车驾驶座位下的电瓶爆炸了,可能是特工在他的电瓶里放了微量的液体炸药,这次这个政治犯要到他买电瓶的经销商那换电瓶,上面这次会不会让国安特工、公安国宝特工把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瓶里放液体炸药把这个政治犯炸死?”我听到这些后,我就在201446日下午3点多用我的手机15312586362三次拨打常州110,但都是武进110接的警,我三次报警反映此事,武进区110接警员都是听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不接警…..
下图是我拍摄的我的电动三轮车当时爆炸的电瓶


201442日上午到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上访“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还是常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的两个警号为050603、052425的督察警察接访的,我要求按我提出的三点请求依法处理,两个警察让我再等等....,我在201442日下午用我的手机13685277148打051988310160武进区公安局督查大队的电话向一个接电话的督察警察反映了“要求依法处理常州交警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扣押我残疾人代步电动三轮车的案件,我要求按我提出的三点请求依法处理....”


要求1:要求及时依法撤销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我做出的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行政决定,立即归还我的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

要求2:要求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警号为056875的交警赔偿其打伤我的二百多元医药费等.

要求3:依法追究迫害我打伤我残疾人枉法把我残疾人的代步电动三轮车不需要牌照的非机动车以“机动车无牌”枉法扣押的武进区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警号为056875的交警的责任.


下面是我在2014年3月6日从网上收索到的中国政府关于电动车的新规定:

百度百科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
http://baike.baidu.com/view/3190881.htm

《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国家标准(以下简称“电摩标准”),将于2010年1月1日开始实施。这项标准将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两轮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并且划入机动车范畴。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6日晚就电动摩托车标准有关情况发布说明,称新批准发布的4项“电动摩托车标准”与“电动自行车标准”界限明确,电动自行车与电动轻便摩托车是具有明显不同特点的两种产品。
1简介编辑
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公布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安全要求》[1]等4条关于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的相关国家标准,将于2010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一项“20/40标准”备受瞩目——“40公斤以上、时速20公里以上的电动自行车,称为轻便电动摩托车或电动摩托车,划入机动车范畴”。这意味着,如果这一国标实施,再骑电动车可能就得经过考驾照、上牌、买保险等一系列手续了。
2主要内容编辑
今年批准发布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等4项标准是经国家发改委、公安交管等部门同意,根据国家标准制修订程序,在全国汽车标委会摩托车分会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相关科研单位和专家多年反复论证制定的。据介绍,标准中规定电动两轮轻便摩托车最高设计时速大于20公里,小于50公里,或重量大于40公斤且最高设计时速不大于50公里。除以上时速和重量的规定外,标准还对电动摩托车动力性能、转向、灯光信号等多方面的安全技术要求进行了规定。国家标准委表示,电动摩托车是摩托车的一种,“符合标准的电动摩托车按照机动理”。
3考驾照编辑
新国标“20/40”标准把多数电动车划为机动车范畴,这意味着一批超过原标准的电动自行车将“升级”为摩托车,从慢行道骑上了机动车快行道。早在1999年,国内曾出台《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最高时速不超过20公里,整车质量(重量)不大于40公斤”。据说,新国标是“承”这一文件而来。然而如今市场中几乎所有的电动自行车,都已超出该“20/40”标准。新国标继承老标准,却被指不符合如今的现实情况。此次研究制定电摩新国标主要目的是为了规范电动车市场,保障电动车使用者和行人的人身安全。电摩新国标实施后,市场上销售的整车重量大于40kg、时速超过20km的电动两轮摩托车将划归到轻便摩托车中,而依据《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的相关规定,这类电动车可被纳入到机动车管理范围中。相应的,一旦轻便摩托车划归到机动车队伍,依据国家相关法规,驾驶人必须通过上牌照、考驾照、买保险等几道关才可以合法上路。
4市民意见编辑
每天骑电动自行车上下班的市民贾先生听闻电动摩托车新标准后就大为惊讶:不让超标电动自行车上路还好,如果非要我们去和机动车抢道,我宁愿不骑车。新标准是在电动自行车不断增多、管理难度增大的情况下出台的,从维护交通秩序的角度来看是适时的。但从此新标准内容上来看,是否征集了广泛意见、进行了相关听证明显有待商榷。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实际操作,“电动摩托车”一旦上路,就会和公交车等机动车辆挤在一根道上行驶。近几年,因为非机动车侵走机动车道而发生的人员伤亡事故层出不穷,把顶着“摩托车”名号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往机动车道上赶,不是更增加了交通事故发生的机率吗?这些“摩托车”的安全从何保障?陈律师进一步指出:任何政策、法规的制定出台都不能忽略市民的权益,否则其不但会饱受诟病,在具体实施时还会遭到广泛抵制,造成执行过程中“有法不依、执行不严”的现象。
5民生意识编辑
刚刚看到凤凰网上的一个调查,不赞成将电动自行车被标准为机动车的网民达82.6%(投票的网民超过10万),认为出台此标准不是出于消费者出行安全考虑而是为有些人增加生财渠道的网民达82.9%,这就是民意。清华大学教授马贵龙,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电动自行车第一人”的学者,和爱玛电动董事长张剑同时对CBN记者表示“低于40公斤的车做不出来”。这是专家的和从业人员的意见。可见,国家标准管理委员在征求意见时,最低限度是没有征求广大车主的意见,最关切普通老百姓的事情,可老百姓却没有话语权。
6暂缓执行编辑
中国自行车协会助力车委员会主任委员陆金龙介绍,修订电动自行车技术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国标迟迟未作修订,而市场中几乎所有的电动自行车,都已超出该标准。新出台的《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显示,市面上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都将“自动”变身为轻便电动摩托车。初步统计,全国约达1.2亿辆。他表示,中国自行车协会将向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提出申请,暂缓执行电动摩托车新国标




新浪新闻
《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2012年09月05日07:29  中国政府网
http://news.sina.com.cn/o/2012-09-05/072925103403.shtml
  原标题:《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针对9月1日开始实施的《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涉及电动自行车的有关规定,中国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马中超表示,现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在加紧修订中,符合新修订电动自行车国标的电动车不属于机动车,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将积极与机动车新国标相衔接。
  今年5月11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该标准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该规定从9月1日起实施,受到消费者、生产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关注。
  马中超说,就整车重量而言,我国实际使用的电动自行车除个别锂电自行车外,几乎全部超过40公斤。中国自行车协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行业在充分考虑安全性能的基础上,适当放宽重量、最高时速上限的诉求。修订稿将大幅度提高电动自行车产品技术要求,引进机械安全、电性能安全、行驶安全等概念。(记者 曾金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加紧修订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2年09月05日 07时18分   来源:经济日报
http://www.gov.cn/jrzg/2012-09/05/content_2217018.htm

针对9月1日开始实施的《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中涉及电动自行车的有关规定,中国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马中超表示,现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正在加紧修订中,符合新修订电动自行车国标的电动车不属于机动车,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将积极与机动车新国标相衔接。
    今年5月11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该标准规定,时速在20公里以上、50公里以下,重量超过40公斤的电动车被作为轻便摩托车而纳入机动车管理范畴。该规定从9月1日起实施,受到消费者、生产企业等方面的广泛关注。
    马中超说,就整车重量而言,我国实际使用的电动自行车除个别锂电自行车外,几乎全部超过40公斤。中国自行车协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行业在充分考虑安全性能的基础上,适当放宽重量、最高时速上限的诉求。修订稿将大幅度提高电动自行车产品技术要求,引进机械安全、电性能安全、行驶安全等概念。(记者 曾金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