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吕千荣受迫害的声明27草稿 控制我手机宽带

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下,在我从2012年5月13日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残后,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进行了医疗迫害、司法迫害 、司法鉴定迫害和法律援助迫害。有关部门又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不让律师为维护我的人身权益为我提供法律咨询法律援助(无论是我在网上公开呼吁有律师能公开法律援助我一个残疾人,还是我打电话向全国各地多个律师包括“维权”律师打电话咨询法律知识后,在我向其法律咨询时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或向其咨询一次后,律师都不敢为我提供维护我合法权益的法律咨询或不敢为我提供法律咨询了。包括我向常州市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后,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科长法律援助中心领导黄科长在指派江苏众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蒋伟中对我进行法律援助时,黄科长和蒋伟中律师都公开告诉我只为我提供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法律援助,不为我提供刑事案件的法律援助。

在蒋伟中律师为我提供法律援助后,大概是从2012年11月左右开始,几个月来我经常是好多天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公用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都打不通,我一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不是接不通就是手机接通了没有人接,偶尔一次我打通了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在电话里或见面后我问蒋伟中律师:“你的手机我怎麽打多少天都打不通,手机不是接不通就是手机接通了没有人接?”蒋伟中律师就会告诉我他根本就没有接到信息呀?有关部门竟连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法律援助我的江苏众泰律师事物所的律师蒋伟中的手机都要监控控制住,吓的蒋伟中律师连我的《刑事抗诉申请书》、《申诉控诉书》等都不敢为我写,告诉我怕他们迫害他逮他(指国安、国保、国安机关、公安机关)。这些我都在网上我的日记帖子中揭露过。

大概是从2013年1月左右开始,我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公用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电话接通后却又变成了我说话蒋伟中律师却都听不到,蒋伟中律师说话我能听到。造成几个月我都和蒋伟中律师联系不上。

2013年2月25日前后几天,我又是无论是用我的手机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还是我用公用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接通后,都是听到蒋伟中律师又是在电话那头说:"你是谁呀,怎么听不到声音呢?"

当时有关部门都控制住我向常州市武进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的对我法律援助的律师江苏众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蒋伟中的手机,又是让我无论是用我自己的手机还是用公用电话多天多次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电话接通后我一说话后我就听到蒋伟中律师在电话那头说:"谁呀?我怎么听不到声音?你是谁呀?我怎么听不到声音呢?"我只好在2013年4月23日、5月6日又到武进区司法局法援科找工作人员用她们的办公电话打蒋伟中律师的手机,她们和蒋伟中律师通话后再让我和蒋伟中律师说的话。在我电话联系上蒋伟中律师后,蒋伟中律师告诉我,几个月来我打他手机他听不到我的说话不知是谁后 ,有几次他想可能是我打的,他就打我的手机也是打不通。吓的蒋伟中律师公开告诉我他不敢为我提供刑事法律援助。造成了我对“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在法理理解和司法实践上的错误理解,造成了我对武进区公检法把刘同贺故意寻衅滋事随意拦截两次殴打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将我打伤残的情节恶劣的犯罪行为,定性为两个正常人“邻里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罪”没有提出有力的质疑(我只在我的《刑事抗诉申请书》和《申诉控诉书》中强调,刘同贺是故意寻衅滋事殴打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致我伤残的情节恶劣的犯罪行为。刘同贺无故找事随意拦截两次殴打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致我伤残的情节恶劣的犯罪行为是刘同贺寻衅滋事造成的,不是邻里纠纷引发的)。因为我误认为“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罪”也包括寻衅滋事随意殴打残疾人造成轻伤的恶劣情节。直到2013年4月12日下午我才从网上搜索到了关于“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罪”、“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在法理和司法实践上的相互关系,我才知道了刘同贺无故找事随意拦截两次殴打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造成我一个严重肢残的残疾人伤残的刑事案件,应根据我最终的“法医伤情鉴定”的结论是“轻伤”还是“重伤”的鉴定结论,把刘同贺定性为“寻衅滋事罪”或“寻衅滋事罪”造成的“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而不应该把刘同贺定性为“邻里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罪”,所以后来我才在我的《刑事附带民事上诉书》中再进行申诉控诉。

2014年1月7日在常州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又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就会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打电信客服10000也是如此。我用别的手机号码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后,接线的电信客服工作人员说不是他们的原因,让我打110报警反映,我打110反映后,接警员让我去检测手机,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要么无语要么电话自动断线,之后我的手机打电话好了。
      
我2014年1月8日下午一点半多又用我刚从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刚新买的一个电信康佳手机用我的电信号码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我打常州市110反映,接警员说没有人控制你号码,我说出了几年来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的不同情况后,接警员告诉我:“国安、公安国保控制你的手机,你是安徽的你回你家乡安徽向警方反映,你向安徽110反映。”之后常州110就拒接我的电话。我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无人接听。后我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反映,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他)们查了我的电话号码没有问题,新手机也没有问题,是国安、公安国保有关部门控制的你的手机公安机关都没有办法,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同意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费了,我只有把我刚买的康佳手机退了。我又打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81993115反映还是无人接听。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
     
 我在2014年1月9日因为买电信手机去了常州很多地方,因为电信手机便宜的一般都是电信专用的,我在常州市银河电脑城买手机和在银河电脑城电信手机店想买四百元价位的手机,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商家都不想卖给我,有电信手机也是老式机,我就又到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去买电信手机,但是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常州市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的营业员也不想卖给我,昨天299元一只的两个牌子的两款手机我想买一个营业员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买昨天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手机,营业员也说”没有了她们退给公司了。”我说:“我不能问哪款手机你都说没有了吧!”我又问了一款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营业员说“有,但就一个了”。我就说“那你给我装上我的卡试试?看看能不能打通10000,能打通我就要了!”营业员说:“不给你试机,你要就要。”我向武进区电信营业厅(武进电信公司总店)值班人员反映无果后,我就说:“我到楼上找你们领导反映,你们这不是也迫害我吗?”我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楼梯上到二楼后问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领导在几楼?”公司的手机维修人员说:“不知道。”我就想从公司营业厅楼东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我刚到楼梯口楼梯的门就关住了。我就从公司营业厅楼西面的二楼楼梯上到三楼,但到了三楼好像没有楼梯了,我想下二楼,楼梯的门也都关住了,有一扇门能打开,我进去后是三楼的机房有几台在工作的机器,我想出去门也关住了。我知道是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在迫害我,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10反映,武进区110给了我一个派出所电话反映后,我就到窗户边向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楼下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呼喊把我开门,在我又用我的手机向我的家人反映说了情况以及害怕有关部门指使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人员把我害死了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带了两个保安把门打开带我下了楼。然后武进区武进电信公司的领导说:“你可以买手机试手机呀?”我就又拿昨天2014年1月8日买后无法拨打10000电信客服又退的那种399元一只的康佳未拆封的手机,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就又让武进电信营业厅的营业员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装上399元一只的联想手机后拨打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能接通电话,我就要了这款联想手机。可是今天2014年1月9日下午,我用我的这款联想手机装上我的电信卡15312586362拨打平安车险客服400800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我又打电信客服10000又也是如此,当时我就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0000电信客服反映我的电话被有关部门控制的上述事实和我所受到的有关部门对我十八年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我用你们电信手机所受到的你们电信公司的迫害,我家用的宽带和我一家三口用的电信包月手机等套餐产品都是你们电信的,你们电信作为企业不能参与对我的迫害呀?我的号码和手机你们说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也知道是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工控制的,可是我作为你们的客户,我的人权和利益受到了侵害你们应该帮我对上面反映呀?或者你们电信给我出具文字证明我用你们的电信产品手机号码和手机被人为的控制住了不是你们电信控制的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再向中共中央反映呀?你们电信员工也不应该参与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说:“这个政治犯的脑子都被上面控制住了,我们对他的迫害如果他用录音笔取证我们就知道了,上面就会在对他的公开监控迫害中公开了,我们就不公开监控迫害他了”。
      
 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现在就对上面反映。”常州电信客服10000受理投诉的工作人员并核对了我的电话联系号码说会给我回复!但是2014年1月22日下午5点左右我用我的中国电信的手机15312586362再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后,又是出现语音提示:“你输入的数字有误”,还是在被控制住了,我就当时用我的移动手机13685277148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一个工号为2716的女士接的我的投诉,她听了我的投诉反映后说:“我把你对上反映。”
     
 我从2014年1月7日、8日至9日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包括2014年1月6日我到南京去江苏省高级法院上访,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常州和南京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用的中国电信包修的手机,在今年让电信修理手机期间(注电信一个多星期才修好给我)被周永康指使有关部门特工把他的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重金属,这个手机是他儿子用的现在是这个政治犯在用,都被核辐射了,这个政治犯一家都被迫害的活不长了。这个政治犯如果让别的外国国家做手机检测,检测出来他手机里安装了核辐射的重金属中共也不承认。”这件事无论是真是假都给我造成了精神恐惧迫害,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用这个手机打电话久了就感觉到了被核辐射的症状,例如我用这个手机打的电话时间长点后,我就有想呕吐的症状。
      
我在2014年1月7日下午向常州市公安局督查室电话反映包括上述问题时,我说:“我就是做手机检测也是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给我做手机检测呀”。
      
我从2014年1月7日至今我都想写我的申诉控诉揭露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但是有关部门都在脑控控制我的脑子让我无法思考无法写申诉控诉向中共中央反映,并向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说:“这个政治犯把申诉控诉写好后也要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映,他这次揭露的中共体制内的黑暗和问题太彻底了,所以上面控制住他的大脑不让他的这个申诉控诉写出来,都是江泽民迫害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一家人马上都快被迫害死了,他要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社会反映,要申请政治避难到台湾中华民国去,他决不离开自己的祖国。中共不会放他走的,因为让他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他凭自己的能力很快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那样让中共在世界都抬不起头,中共非要把他迫害死.....直到2014年2月1日我受迫害的日记帖子才写出来。”
      以上我2014年1月7日、8日、9日受迫害的日记摘自我在2014年1月9日在国内外网站上用博客、长微博图片发表的《吕千荣2014年1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但很快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说出来了,我只好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以及我用的多个中国电信手机拨打如114等需要按语音提示的号码都打不通,以及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通讯使我要打某一个电话都打不通,如我经常拨打中纪委举报电话010——12388电话和我在2012年下半年我向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的法援律师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多地多部固话多次多天拨打都会打不通或电话打通后我能听到对方声音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以及我拨打别人电话或别人拔打我的电话经常会出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语音提示或电话被接通后出现"雷达干扰频波"的声音或电话打不通......(我用了好几年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号在2016年年中已被停用销号)

在2014年5月17日晚上8点左右,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几个特警站在特警车旁边说话,当时广场上也停了有三四辆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的面包车(一种形状象面包的核载7人的汽车)。我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停了一会后,我就从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候车大门口的广场上的武进区公安局的一辆特警车和站在特警车旁边的几个特警旁边驶过去,特警车上的一个特警就喊了一句“过来”,我就停车后下了车,几个特警就说:“你不要在这里停车。”我说昨天晚上到底是你们公安部门还是国安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这个政治犯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他今天下午四点多才来拉客,要到晚上十点他的电动三轮车的电可能跑完他才能回家‘今天晚上警察就要查这个政治犯的车,警察要栽赃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群众都不要坐这个政治犯的车,不然他明天把最近几天上面对他进行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把群众的脑子都控制住了,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做什么了、想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麽迫害他的事例,都用日记帖子发在国内外网站上揭露,会让常州市国安局、公安局过不掉,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他的......”我听到后在晚上我老婆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和我老婆说了后,我在晚上八点半左右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打110报警电话反映,结果我在2014年5月16日晚上八点半左右间断的打了有七八个110报警电话,都被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我用我的13685277148手机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就会又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又控制我的电话让我的报警电话打不通?到底是哪个部门这样邪恶恐怖迫害一个爱国残疾农民的?几个特警说:“你对上面反映。”我刚开着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走,就听几个特警和几个用面包车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今天在网上揭露有关部门脑控迫害他和公开监控迫害他,为了公开监控迫害他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他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以及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同步控制了他的通讯让他连报警电话都打不通,全世界都知道了。他说是胡锦涛和习近平在保护他没被害死。习近平也没有保护他,是胡锦涛在保护他.....这个政治犯影响社会稳定,以后他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说是交通事故。但是也是要用别人的车压死他.....”特警的这些话刚说完不到五分钟,我在武进汽车站地区拉客和拉客到常州市武进区多地都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特警和拉客的说‘这个政治犯以后也要象钱云会一样,几个人把他按在地上然后用汽车把他压死.....’这个政治犯听到了,明天就要在网上揭露出来了。”(注:钱云会事件也是周永康的“杰作”)

看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
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准备把我残害谋杀死了,然后再栽赃陷害习近平总书记准备政变推翻习总。据多家外媒报道,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已经三次暗杀当时的胡锦涛总书记未遂、两次暗杀现任习近平总书记未遂,多次密谋政变了.....

到底是爱国人民群众影响了社会稳定,还是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内的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卖国汉奸、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汉奸恶魔们影响了社会稳定?汉奸匪盗们的思维逻辑绝对是和人民群众不一样的!

在2014年5月19日中午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群众的江汉奸、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又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网上发帖要求以习近平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彻查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对我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现在这个政治犯不仅脑子被控制住了,连手机也被控制住连110报警电话都打不通了,今天上面就要安排人诬告陷害说这个政治犯偷人,让几个人作伪证,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我听到后就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2:56、14:10两次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反映,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4:20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我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说不想听我的反映......
      
 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3:46分又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6974481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反映.....

我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5:24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再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再次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你反应的问题我们的领导去和有关部门交涉去了.....“后来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在2014年5月24日拨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需要按语音提示输入数字的号码能打通了......(我用了好几年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号在2016年年中已被停用销号)

下面是我用手机打上述电话的手机屏幕截图


摘自: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2014年6月6日受迫害的日记>>
原文链接:http://zglqrdbk.blogspot.com/2014/06/201466.html?spref=tw

在2015813日一天,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攻击、控制了我的电脑和网络让我不能上网揭露对我的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上述对我的迫害。。。。。

2015813日上午8点多,我的家庭电脑网页打不开了,造成我不能上网。在2015813日晚上,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

2015814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中国电信遥观所来了两个维修人员来检查我家宽带问题。我家电话宽带都是他俩来安装维修的。他俩带来了宽带用的“猫”和笔记本电脑。并现场用电话和上面通话联系联合检测,检测结果是我家用的签约六十五兆宽带没有问题(我之前说的我家用的宽带是五十兆,实际是六十五兆),宽带用的“猫”没有问题,路由器没有问题,电脑没有问题,可是我家的电脑就是打不开网页。我问:是不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这两个维修人员说: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就说:如果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你们电信给我出证明,我向上面反映。

这两个维修人员出去打过电话后和我说:我们领导来给你检修。到了2015814日下午2点,上午来的一个维修人员张明和一个他说的领导叫的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检修后说是路由器问题。让我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我家的两台电脑都能正常上网了。可是到了2015814日晚上六点我回家后我还是不用路由器直接用宽带用的"猫"线直接接入电脑上网的,我家的两台电脑还都是和之前一样打不开网页不能上网。这明显是我家的宽带是被有关部门控制住了让我不能上网。而在我的暂住地,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申诉控诉材料写好了准备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反映了,江泽民集团过不掉了。所以现在有关部门正在秘密上报中央陷害这个政治犯的假材料。只要习近平(总书记)批示了,就要迫害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在2015814日晚上,我又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

到了2015815日下午5点多,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来我家为我检修我家宽带,检修结果还是我家用的签约65兆的宽带插入电脑后检测结果只有2.7兆。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多次电话向上反映联系检修,还是如此。之后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负责人和我说:“明天把你光纤线换了和把‘猫’换了(指宽带用的‘猫’)。” 

我在2015815日晚上和16日8点多,又几次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在2015816日上午,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用的“猫"换了后,我家的宽带正常了。至此三天多我家的宽带不能用,维修人员却又“维修不好”的奇怪现象结束了。。。。

从2015年8月27日晚开始至2015年8月29日,我家的宽带因带速过慢又不能上网了,本来签约65兆的宽带在2015年8月27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3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8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9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我多次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从2015年8月27日开始每天几次到我家检修我家的宽带,并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在2015年8月29日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造成我不能上网,造成我无法写我写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反映贪腐、卖国、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仅仅因为我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在95年反映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二十多年
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等3人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当时三人在我的追问下和我说:“你家的宽带我们能换的都把你换了,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带速还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我们只有向上上报反映了。就是有关部门控制的,他(她)们也不承认呀!象你家宽带这样的现象,从来就没有过。。。。。"

我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告诉我:“我们正在把你的(宽带)模板重做。。。。”

在2015年8月29日,我仍在多次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又维修检测我家宽带。。。。

2015年8月29日中午11点至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一个多小时,在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和上面电信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共同检修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开始,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因为我家的宽带只有国内流量没有或很少有国际流量,成了中国的局域网而不是全球网了,我家的宽带国际流量被关闭或有极少的国际流量,而造成我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从2012年底至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之间,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在2015年8月29日傍晚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了。。。。。。

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家的宽带模板重做之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发现我家的宽带在谷歌+博客不翻墙也可以上了,在我的谷歌+博客上分享我的脸书链接也经常可以分享,但是其它国际网站却是不翻墙上不了,翻墙因为没有国际流量也无法上国际网站,有时一天也上不了,有时一天只能上一两次,每次不到五分钟,只有一次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二十分钟左右,我多次打10000中国常州电信客服和向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反映,10000电信客服工作人员多次电话通知我说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而事实是别人在江苏常州用和我同样的翻墙软件同时间上国际网站,别人能上我上不了。连在2015年9月6日夜间十二点左右和在2015年9月7日早上五点开始,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却怎么都上不了。而事实是只要我反映的不能上网投诉,在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要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几次是在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要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的前后各五分钟,我反映的我家宽带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的问题自动就好了,就能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了,只要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检修离开五分钟后,我家的宽带又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在2015年9月6日,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之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我发现我家的宽带在谷歌+博客不翻墙也可以上了,在我的谷歌+博客上分享我的脸书链接也经常可以分享,但是其它国际网站却是不翻墙上不了,翻墙因为没有国际流量也无法上国际网站,有时一天也上不了,有时一天只能上一两次,每次不到五分钟,只有一次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二十分钟左右,我多次打10000中国常州电信客服和向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反映,10000电信客服工作人员多次电话通知我说:“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而事实是别人在江苏常州用和我同样的翻墙软件同时间上国际网站,别人能上我上不了。通过大量事实理由,已经证明我家的宽带是被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监控控制了我家的宽带,造成我不能正常上国内网站和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几亿电信用户都不用修改重做模板修改端口都能正常上网,我在2012年底至2015年8月13日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正常上网,但是从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8月16日上午,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正常情况下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都是72兆73兆。我报修后,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张明和负责人伟等都多次来检修我家宽带,把我家用的宽带"猫"换了,再用我家的宽带"猫"线直接插入我家的电脑或他们自己带的电脑再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测速我家的宽带,正常应该是72兆73兆的宽带,检测结果还是只有2.7兆或3兆。检测的结果还是我家的宽带用的“猫”没有问题,路由器没有问题,电脑没有问题,可是我家的电脑还是带速超低偏慢打不开网页。

我在2015815日晚上和16日8点多,又几次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和打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的手机反映。在2015816日上午,遥观电信所报修人员来我家给我家宽带用的“猫"换了后,我家的宽带正常了。至此三天多我家的宽带不能用,维修人员却又“维修不好”的奇怪现象结束了。。。。

从2015年8月27日晚开始至2015年8月29日,我家的宽带又因带速过慢又不能上网了,本来签约65兆的宽带在2015年8月27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3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8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在2015年8月29日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我多次打电信客服10000反映和向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从2015年8月27日开始至29日,每天几次到我暂住屋检修我家的宽带,并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在2015年8月29日测速显示带速只有6兆左右带速偏慢,造成我不能上网....

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把我家用的光纤线换了新的,把宽带用的“猫”换成了新的,用他们自己带的电脑测速,在2015年8月28日傍晚测速显示带速只有10兆左右,带速偏慢,还是和之前一样。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当时三人在我的追问下和我说:“你家的宽带我们能换的都把你换了,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带速还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我们只有向上上报反映了。就是有关部门控制的,他(她)们也不承认呀!象你家宽带这样的现象,从来就没有过。。。。。"

我在2015年8月28日下午,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告诉我:“我们正在把你的(宽带)模板重做。。。。”

在2015年8月29日,我仍在多次打10000电信客服投诉反映,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又来维修检测我家宽带。。。。

在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在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和上面常州电信局技术科的电信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共同检修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电信工作人员把我的宽带模板重做后,我从2015年8月29日中午12点多至2015年9月6日,我家的签约65兆的宽带用江苏电信宽带助手测速是72兆73兆,带速正常了,上国内网站都正常了,但是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因为我家的宽带只有国内流量没有或很少有国际流量,成了中国的局域网而不是全球网了,我家的宽带国际流量被关闭或有极少的国际流量,而造成我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从2012年底至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工作人员把我家的宽带模板重做之间,几年来我用“无界浏览”和“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都能进入)。。。。


我在201596日,我到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人员办公室反映,找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葉伟,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电信维修负责人奚葉伟告诉我:我们没有办法,检测都正常,你向法院起诉吧,改你模板也是常州电信技术科的事,你只有向常州电信反映......”而在201596日,常州电信10000客服和江苏电信客服010000还是满嘴谎言的给我的答复还是是因为近来上国际网站的人多了,国际端口拥挤堵塞,所以经常无法上国际网站,我们正在向外国协调谈判,需要一个过程...."201597日,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赛风)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种状况),我在201597日一天打10000常州电信客服在上午和下午投诉了两次仍没有解决,只在武进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的维修人员张明在201597日上午来我家检修我反映的我家的宽带在201597日国际网站和国内网站都无法上网之前的五分钟左右,我家的电脑宽带又能上国内网站了。张明走后五十分钟左右,在我又用无界浏览自由门两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后,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又是出现了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又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我在201597日晚上,我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投诉反映.201598日上午,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赛风)三个翻墙软件翻墙想进入国际网站,比昨天好些,我在5点多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一个小时左右,中午,又翻墙进入国际网站有一会儿,在其它时间仍然还都断断续续无法上国际网站,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连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并且连之前几天我不用翻墙也能进入谷歌+我的吕千荣博客正常上网,在201598日却也是不能翻墙成功进入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吕千荣博客也无法上网了,我201598日上午打10000常州电信客服投诉,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张明和负责人奚葉伟把他们自己带来的电脑接入我家的宽带后(他们没有问我家宽带号码和密码,自己就接入了),问我你经常上哪家国际网站上不了?我说我如果用的翻墙软件翻墙不能成功,所有的国际网站都上不了,奚葉伟非要我说出一家国际网站的网址,我就说出了美国之音中文网的网址,他在电话里告诉了常州电信的技术科人员后还问我要我常上哪些家国际网站的网址,我说我如果用的翻墙软件翻墙不能成功,所有的国际网站都上不了。我不告诉你我常上那些国际网站的网址,你们别又修改我的模板让我无法翻墙进入这些网站了。之后奚葉伟说:"这些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上面有人来你家检修解决你的问题....."


下面是在2015年8月份中国电信江苏常州武进电信分局遥观所维修人员张明两次给我家宽带换的两个“宽带猫”






在我使用的中国电信宽带从2015年8月13日被人为控制一段时间后,大概是在2015年9月8日上午9:43分,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打110报警,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110一个女接警话务员刚听了我反映的“我家宽带最近被人为控制住,造成我不能正常上网....”连问都不用问我家用的是哪家公司的宽带,就告诉我一句:“你家宽带被控制问题,你找中国电信反映。”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拒接我的报警电话反映。

我只有在2015年9月10日上午9点多10点多两次打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协投诉,常州市工商局消协受理了我的电话投诉。


2015911日至20151013,我家的宽带是我用无界浏览自由门德国之声(赛风)三个翻墙软件翻墙进入国际网站(自由门现在经常无法翻墙),比之前好多了,能断断续续翻墙进入国际网站上网,但是我再进入国内网站就会出现代理服务器没有响应等信息,造成我国内网站也无法上网了(这是几年来我家的宽带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并且连之前有几天我不用翻墙也能进入谷歌+我的吕千荣博客正常上网,此时我不翻墙也还是无法上了。并且从2015911日至20151013,我家的宽带明显是在被人为控制住,例如:我翻墙上国际网站,有时被人为控制住明显比之前难翻墙上国际网站;我关闭翻墙软件后国内网站却都打不开不能用,但是偶尔几次国内网站却能打开了,过一会儿却又打不开了不能用。明显是在人为控制之中.....

我多次10000常州电信客服投诉和打武进区电信局遥观电信所维修人员电话反映,仍然是无法解决。我只好从2015910日开始至20151013日,几次打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协电话投诉反映:“我用中国电信的宽带,最近被人为控制造成我家宽带带速偏低不能上网,在2015年8月29日常州电信技术科修改了我的宽带模板后,我家的宽带明显被人为控制住,造成我不能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从9月7号开始至今连我上国内网站也无法上了。我多次向常州电信投诉都解决不了,我要求常州电信把我的宽带模板恢复到和全国几亿电信用户的宽带模板一样,并保证我的宽带和之前几年一样能够正常上网....”


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2:56、14:10两次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反映,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我用了好几年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号在2016年年中已被停用销号)

2014年5月及之前几个月,我用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的手机被控制住无法打12388、114、10000等需要拨分机号的电话号码,我拨打114等按语音提示按了数字键后,就会出现“你输入的数字键无效”的语音提示,造成我拨打12388、114、10000等需要拨分机号的电话号码都无法打通。我到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反映,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工作人员检测我的手机卡没有问题。我在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中心营业厅买新手机试机,用几个牌子的手机插入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的手机卡都是如此,后有一个牌子的手机插入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的手机卡当时能打通12388、114、10000等需要拨分机号的电话号码,我就把这个手机买下了。可是我回家后几个小时,这个手机也象我之前的手机一样打不通12388、114、10000等需要拨分机号的电话号码了。第二天我到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反映,要求解决。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中心营业厅说解决不了。我说明显是有关部门控制了我的手机号码,要求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给我出具文字证明,我向有关部门反映。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不给我出具文字证明。

在2014年5月及之前几个月,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就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造成我这个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打不通。我向中国移动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反映,中国移动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领导说:“你的手机可能是公安或国安控制的不是我们控制的,我们只能给你换个新手机,就能用了。”我不同意,要求中国移动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给我出文字证明,我向有关部门反映。中国移动常州市武进区分公司不给我出文字证明。直到现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造成我这个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打不通。(我用了好几年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号在2016年年中已被停用销号)

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2:56分、14:10分,两次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我一拨打110报警电话还是出现了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手机打不通,几年来我用我的多个移动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后多次会出现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交通事故请拨122、急救请拨120”,使我受迫害的报警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4:20分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我说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再公开监控迫害我,为了公开监控迫害我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说不想听我的反映......
  
我只好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3:46分又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拨打86974481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电话反映.....

我在2014年5月19日下午15:24分用我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再拨打85680691常州市政法委的接访电话再次反映,常州市政法委接电话的一个男领导说:”你反映的问题我们的领导去和有关部门交涉去了.....“后来我的中国电信15312586362手机在2014年5月24日拨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需要按语音提示输入数字的号码能打通了......(我用了好几年的13685277148中国移动手机号在2016年年中已被停用销号)

多年来有关部门在脑控迫害我时有时也是同步控制电话程控终端控制了我的通讯使我要打某一个电话都打不通,如我经常拨打中纪委举报电话010——12388电话和我在2012年下半年在我被刘同贺寻衅滋事打伤造成伤害后我向武进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的法援律师蒋伟中律师的手机,我无论是用我的手机还是用多地多部固话多次多天拨打都会打不通或电话打通后我能听到对方声音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以及我拨打别人电话或别人拔打我的电话经常会出现“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语音提示或电话被接通后出现"雷达干扰频波"的声音或电话打不通......
中共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将再次向中共中央申诉控诉

我在20151013日《关于中国电信监控控制我家宽带、修改我家宽带模板,造成我不能正常上网的投诉》中对中国电信的投诉提出如下要求:

1:要求中国电信结束对我家的电信宽带的控制,并恢复我家宽带的统一用户模板,确保我作为中国电信宽带用户我家宽带的使用正常,履行合约,停止对我的信息迫害。维护我一个中国公民的人身权利。

2:要求中国电信对我所造成的伤害进行公开道歉。
(随同本材料附有两个视频证据和多张电脑截图照片)


在我不断的向常州市12315反映投诉下,在20151013日上午,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消协把我和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分公司遥观分局委托的叫宋远威的我们两个人约到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102室进行调解,中国电信委托人叫宋远威的承认我的投诉属实,中国电信委托人叫宋远威的承诺中国电信把修改我的宽带模板恢复到2015年8月29日之前的中国电信宽带的统一模板,并保证我的宽带上网正常。我和中国电信常州市武进分公司遥观分局委托的叫宋远威的我们两个人当时在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102室就签了协议。

见下面20151013日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的《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书“武横市监(2015)第1013号”》



我在2015年4月10日,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买的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用于我外出上网时安装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上网(1100元包年,在国内不限时不限量)。从我当时试用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到买后一段时间,我用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上国内网站和翻墙上国际网站,都正常或经常可以上。

我在2015年4月21日晚乘常州至安徽阜阳的火车回我的家乡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办事,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都脑控群众说出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我花了一千一百元买了包一年不限时不限量的中国移动的无限网卡,在我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上上网,有关部门却断断续续控制的我不能上网,并脑控群众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中说出来.造成我至2015年4月23日在家乡安徽霍邱期间,我买的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安装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无法翻墙上国际网站。我当时打中国移动10086中国移动客服反映,10086中国移动客服让我向经销商反映。2015年4月24日我到家后,我用买的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安装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还是无法翻墙上国际网站。我就从2015年4月底开始找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交涉,经销商说:“是有关部门控制的,我也没有办法。你打10086中国移动客服反映....”我打10086中国移动客服反映后,10086中国移动客服工作人员却又突然改口说:“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不是中国移动的产品.....”而有关部门却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买的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现在被控制的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都是国家安全局控制的。现在不让中国移动承认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是中国移动的产品。如果中国移动承认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是中国移动的产品,中国移动就要保证这个政治犯翻墙上国际网站能正常上。就是迫害这个政治犯的.....

我只好打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费者投诉热线投诉。

在2015年9月9日下午,常州市工商局天宁分局兰陵工商所消协,在兰陵工商所把我和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吴阳约到兰陵工商所进行调解,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吴阳同意赔偿我680元(此文中的元均为人民币),我把我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吴阳处购买吴阳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发票收据和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都还给吴阳。我和吴阳都现场签字同意。

见下面的201599日常州市天宁区工商分局兰陵工商所的《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书“常天市监管局LL消调(2015)第006号”》和我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吴阳处购买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发票收据和我在常州市银河湾电脑城卖华为生产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的经销商吴阳处购买的中国移动3G无线上网卡及包装盒与说明书














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家宽带在2016年3月2日上午突然不能上国际网站了,能上国内网站腾讯QQ等,但是有时也控制我的腾讯QQ.又是我家宽带国际流量被有关部门关了.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在2016年3月2日下午又是回答我说是国际端口堵塞需要扩容.在我说出我家宽带明显是被人为控制住的大量证据并要向国际贸易组织投诉中国电信后不久,常州市电信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的谢科长”。。。。。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打110报警电话反映后,武进区公安局110让我打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电话88310200,我多次拨打这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2日晚上,我儿子回来家后查查我家宽带的带速,我本来和中国电信签约65兆的宽带现在只有2兆,又是和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期间出现的一些怪事一样,当然是国内国外网站都不能上了.......

下面是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中共有关部门在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10月13日控制我家宽带国际流量,使我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当时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也是回答我说是国际端口堵塞需要扩容,后来能上国际网站但国内网站不能上.我就打常州市12315消费者热线投诉,在2015年10月13日武进区工商局消费者协会把我和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市武进区电信遥观分局的宋远威经理约到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进行调解的.当时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市武进区电信遥观分局的宋远威经理承认控制了我家宽带,承诺保证解决我家宽带问题,保证我家宽带国际国内流量都正常,保证我能正常上网.....

下面是2015年10月13日武进区工商局消费者协会把我和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市武进区电信遥观分局的宋远威经理约到武进区工商局横林分局进行调解签署的<<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书"武横市监[2015]第1013号">>
照片                   
下面是我在2015年7月23日在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吴阳处买的中国移动无线上网卡,在我能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一个月后,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控制了我买的无限网卡,使我不能正常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就打常州市12315消费者热线投诉,在2015年9月9日天宁区工商局消费者协会兰陵分会把我和吴阳约到天宁区工商局兰陵工商所进行调解后签署的<<消费者权益争议调解书"常天市监管局LL消调[2015]第006号">>
照片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还是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8:27分左右,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号为57307号的工作人员反映了有关部门包括控制我的宽带等在内的大量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在2016年3月3日下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总机86305000让话务员人工接通了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谢宇大队长的电话反映后,谢宇大队长说:"吕千荣,我没有控制你家宽带,我没有那个本事。如果我要弄(搞)你,直接先把你关进武进区公安局看守所然后再调查你了!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没有控制你的网络......"

我家宽带在2016年3月3日下午被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修好,当时2016年3月3日从下午一点多到下午四点多,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一共三名电信维修人员来我家维修宽带,检查我家签约65兆宽带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兆,后来奚葉伟一共三名电信维修人员同步和常州电信技术科人员电话联系一下午对我家宽带进行维修,一下午新换了一些东西包括给我家就换了三个电信“宽带猫',一会我家宽带修好了,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我家签约65兆宽带检测带速有72兆。过不了十分钟,我家宽带又不正常了,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我家签约65兆宽带检测带速又只有2兆了或4兆8兆了。就这样折腾到下午四点多,奚葉伟一共三名电信维修人员最后在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我家签约65兆宽带检测带速半个小时内都达到72兆左右后,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一共三名电信维修人员告诉我:“你家宽带现在修好了。。。。

我在2016年3月3日下午4:50分左右打常州市工商局12315消费者投诉热线向消协投诉中国电信,要求中国电信给我文字答复:"一、这几年我用中国电信手机和宽带期间包括最近两天,我的手机有时被控制的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家宽带有时被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明确给我文字答复到底是哪个部门控制的?二、要求中国电信文字答复我,今后保证我手机和家庭宽带能正常使用...."当时常州市工商局12315消费者投诉热线是工号为802的工作人员接听的我的投诉电话。

但是在2016年3月3日晚上6点左右,我又上网翻墙上国际网站正常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又不能正常上网了,我用几个翻墙软件又都不能上国际网站了.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7兆,但是我不翻墙却能正常上谷歌网站,其它的国际网站仍是上不了.我已在当时2016年3月3日晚上6点多又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

这又和中共有关部门在去年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10月13日控制我家宽带,造成我不能正常上国内网站和翻墙上国际网站出现的各种怪事一样!

在2016年3月4日至2016年3月5日,我又上网翻墙上国际网站,还是不能正常上网,我用几个翻墙软件还是不能上国际网站.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多次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还是只有2兆左右,但是还是我不翻墙却能正常上谷歌网站,其它的国际网站仍是上不了.国内的网站只能上腾讯QQ等,我在2016年3月4日至2016年3月5日两天,我又多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我家宽带被人为控制住不能正常上网,以及我用的中国电信的家庭套餐手机15312586362几年来经常有时被人为控制住不能正常接打电话,例如控制我的手机使我多次拨打别人的电话打不通、别人拨打我的电话打不通、我的手机自动拨打别人的电话、我打认识的人的电话我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对方却听不到我的声音等,包括最近几天所有拨打我手机的电话,第一次我都听不到电话铃声但却会现未接电话信息,包括中国电信10000客服最近几天多次拨打我的手机15312586362都是如此,而我用自己家的固话或我的中国移动13685277148手机拨打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一拨通后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就会有电话铃声。。。。。"中国电信客服10000工作人员这两天都回答我说:“我们已登记了,在帮你反映。。。。”在2016年3月5日上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后,工作人员听完我的投诉后又把我的电话转接到电信专家席让我向工号为31288工作人员反映。。。。

在2016年3月4日上午,我到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办公室反映说;“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你2016年3月3日下午你们三人去维修好后你们走后一个小时,我又上网翻墙上国际网站正常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又不能正常上网了,我用几个翻墙软件又都不能上国际网站了.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7兆,但是我不翻墙却能正常上谷歌网站,其它的国际网站仍是上不了.我已在2016年3月3日晚上6点多和今天(2016年3月4日)又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了,你们要帮我家宽带修好保证我能正常上网呀?”

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告诉我:“你家宽带是什麽原因,我没有本事修好,我已上报局里了(指常州市或武进区电信局)。。。。。”

而我刚出了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办公室,就听办公室的几个工作人员说:“这个政治犯家的宽带都是国家安全局控制的,上面让我们把他家的‘猫‘(指宽带猫)用安有核辐射的猫,把他一家人都害死。。。。。”

我最近想把中共有关部门控制我的中国电信手机,使我有时不能正常接打电话和控制我的中国电信宽带使我有时不能正常上网,在我与中国电信交涉中用录音笔进行秘密取证过程中,中共有关部门都是一边对我进行脑控迫害,一边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都公开说出来,并且控制了我在2016年2月1日到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2C摊位的商家周磊处刚买的一个月的两个类型的录音笔手表和钥匙扣,让我在关键取证时录音笔都坏了让我无法取证,并且都脑控群众都公开让群众说出来:“上面一边长期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一边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这个政治犯买录音笔,上面一边脑控迫害他,一边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不让卖给他录音笔,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和九州电脑城的商家都不卖给他,他最近在九州电脑城买的两个录音笔,都是被国安安装的有间谍软件,公安同意卖给这个政治犯监控迫害他的。他在九州电脑城买的录音笔在取证时不能录音录像,今天(2016年3月4上午)这个政治犯到九州电脑城找商家投诉,商家又给他换了一个,在他刚走商家和人说的:‘给他换录音笔是因为上面在录音笔里安装有间谍软件,对这个政治犯进行了录音监控,给他换的这个新的录音笔他回去也不能用。。。。‘让这个政治犯听到了,这个政治犯回去试了新换的录音笔也不能用,他明天就要找商家退货。。。。。。“

在中共有关部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2016年3月5日下午,我大脑想的我要去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2C摊位找商家周磊交涉:"为何要配合国安公安迫害我,卖给我国安提供的能监控迫害我的录音笔".很快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马上就要去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找商家交涉为何要配合国安公安迫害他,卖给他国安提供的能监控迫害他的录音笔....."

在2016年3月5日下午,我到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2C摊位找商家周磊交涉,要求商家周磊把他配合国安公安迫害我,卖给我的国安提供的能监控迫害我的能录音录像的手表和钥匙扣退货,我并质问商家为何要配合国安公安迫害我,卖给我国安提供的能监控迫害我的能录音录像的手表和钥匙扣?我并明确告诉商家周磊;"2016年3月4上午我向你反映刚买不久的录音录像手表一次都不能用,在你给我又新换了一个(能录音录像)新的手表后,刚走你和你老婆说的:'给他换录音笔是因为上面在录音笔里安装有间谍软件,对这个政治犯进行了录音监控,给他换的这个新的录音笔他回去也不能用。。。。'我听的清清楚楚,你敢说你没有这样的说"?

当时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2C摊位的商家周磊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的两个管理人员,都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商家同意把我买他的能录音录像的手表和钥匙扣退货.之后我把我买商家的能录音录像的手表和钥匙扣及发票都给了商家,商家把钱退给了我.......

下面是我拍摄的我在2016年3月5日下午,我到常州九州电脑数码城2C摊位找商家周磊交涉,要求商家把他配合国安公安迫害我,卖给我的国安提供的能监控迫害我的能录音录像的手表和钥匙扣退货的手表和钥匙扣与发票及商家名片以及常州九州数码城外景的照片




中共有关部门长期都是一边对我进行脑控迫害,一边都是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脑控群众让群众当时都公开说出来。。。。。。

在2016年3月5日至2016年3月7日上午九点左右,我都是用几个翻墙软件都不能上国际网站了.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兆至3兆之间,但是我不翻墙却能正常上谷歌网站,其它的国际网站仍是上不了.国内的网站经常被控制的只能上腾讯产品.我又在2016年3月5日至2016年3月7日上午九点左右又每天多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但是中国电信客服10000的工作人员每次都是给我答复:"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登记了、正在处理、请你耐心等待......"

我大概在2016年3月7日上午9点左右,在我上谷歌邮箱时又突然也不能上谷歌网站了.我又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

201637日下午3点左右,在我几天来多次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反映和打12315常州市工商局消费者投诉热线反映和到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办公室反映后[当时我和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也反映说:"我三次移机,每次移机费都二百多元,你们都没有给我换新猫(宽带猫),我问你们要一个新猫,我要把我家的这个猫(宽带猫)换下来检测,我听到你们遥观电信维修人员和你们内部人员说的上面把我家猫(宽带猫)里安装的有放射性元素,我要检测....."奚葉伟说:"你要花钱买猫(宽带猫)".我说我给你们钱买个猫(宽带猫).奚葉伟说:"先给你查了带速再说."],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在201637日下午3点左右又到我家检测带速,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却突然有74.我家宽带又能正常上国内网站和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和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说:"我家宽带这不是明显被人控制住的吗?别又象去年2015年8月13日至2015年10月13日我家宽带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那样,你走后没有一个小时我家宽带又只有2兆左右了......"奚葉伟没有回答我就走了.

我正在谷歌博客写控诉时没多久,当时201637日下午5点左右我发现我家宽带又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了,我再两次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又用江苏电信小助手两次检测带速只有2.2兆至2.3,201637日下午510分左右又打中国电信10000客服反映,我并向中国电信10000客服反映了:"我三次移机,每次移机费都二百多元,你们都没有给我换新猫(宽带猫),我问你们要一个新猫,我要把我家的这个猫(宽带猫)换下来检测,我听到你们遥观电信维修人员和你们内部人员说的上面把我家猫(宽带猫)里安装的有放射性元素,我要检测.你们要钱,我给你们钱....."

201638日上午9:20多分钟左右,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6兆.


201638日下午,我到常州市电信局反映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以及我家宽带猫在我带到外边准备找人检测时丢了,我想让电信把我安装一只电信猫,要钱我给钱....

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的工作人员把我带到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找一个女领导反映,在我向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反映"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以及我家宽带猫在我带到外边准备找人检测时丢了,我想让电信把我安装一只电信猫,要钱我给钱...."后,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告诉我:"你家电信手机和宽带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使用的问题,技术上的问题你找遥观电信分局反映,宽带猫的问题你要买,你到遥观电信分局买,你也可以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看看有没有卖的,如果你对我们的处理不服,你可以向消协投诉,也可以向法院起诉,也可以向联合国和美国反映......"

我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问工作人员买宽带猫,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这不卖猫,但是可以把你预订,你要问遥观电信分局技术人员你家宽带猫用的什麽型号,我再帮你订,价格四百元(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告诉我我家用的宽带猫在淘宝网上买215元一个),你不如到遥观分局买....."

201638日下午,在我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反映"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以及我家宽带猫在我带到外边准备找人检测时丢了,我想让电信把我安装一只电信猫,要钱我给钱...."期间,我打常州市12315消费者热线再次询问我反映的"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投诉,常州市12315消费者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你的投诉分到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遥观分局上报的你家宽带正常....."我说:"我一直在投诉'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就没有人和我联系过,怎麽是处理结束我家宽带正常了?这不是说谎吗?"常州市12315消费者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可以直接找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领导反映,你对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投诉处理结果不服,你也可以向武进区纪委反映....."

而我在201638日下午至201639日一天,多次到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反映要买宽带猫,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都是告诉我:"我有猫(宽带猫),但是我没有发票,所以我不能卖给你猫(宽带猫),我不能代表遥观电信分局....."我两天去找遥观电信分局支局长,都不在办公室.我找到只有上班的遥观电信分局政企办公室经理,遥观电信分局政企办公室经理告诉我你去找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我到遥观电信分局营业厅找营业员让给我开买宽带猫的发票,遥观电信分局营业厅营业员告诉我:"我没有办法开发票,你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

我每天多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但是中国电信客服10000的工作人员每次都是给我答复:"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登记了、正在处理、请你耐心等待......"

201639日上午,我到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向局长反映了我对中国电信的投诉被你们遥观工商分局没有依法处理的经过后,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局长就打电话叫过来了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两个工商管理人员接待我,接待我的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两个工商管理人员听了我反映我对中国电信的投诉后,就拿出一份文件说:"这是武进遥观电信支局领导的签名说检测你的宽带正常?"我说:"中国电信这不是在说谎吗?"我就又向接待我的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两个工商管理人员反映了"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以及我家宽带猫在我带到外边准备找人检测时丢了,我想让电信把我安装一只电信猫,要钱我给钱,结果中国电信常州市局和武进区遥观支局都不卖宽带猫给我,造成我家宽带固话和网络电视都无法正常使用...."接待我的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两个工商管理人员听了我反映我对中国电信的投诉后,就又对我的投诉进行登记做材料受理......

我被迫害的在2016年3月10日只有到无锡市我三姐租住的租住屋上网,翻墙上谷歌博客写揭露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现在又控制我家宽带让我不能上网发声,准备迫害死我......

我被迫害的在2016年3月10日只有到无锡市我三姐租住的租住屋上网,翻墙上谷歌博客写揭露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现在又控制我家宽带让我不能上网发声,准备迫害死我的控诉期间,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工商管理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吕千荣,我们对你对中国电信的投诉,明天想给你调解...."我说:"你们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工商管理人员说先让中国电信给我解决宽带猫问题,现在中国电信仍然没有给我安装宽带猫,我买中国电信的宽带猫中国电信也不卖给我....."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工商管理人员在电话里说:"法律没有规定中国电信必须要给你提供解决宽带猫的问题,你可以到市场上去买,也可以到淘宝网上去买....."我就在电话里告诉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工商管理人员
说:"我必须能上网后才能把我控诉中国电信迫害我的详细材料写出来,你们对我投诉中国电信的调解,推后另约时间再调解吧?"

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又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反映"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手机几年来经常和现在被有关部门控制的经常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用的中国电信家庭套餐宽带在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和2016年3月2日至今被人为控制的不能正常上网,我已向消协投诉,也可能寻求向法院起诉.现在我要求我家宽带猫在我带到外边准备找人检测时丢了,我想让电信把我安装一只电信猫,要钱我给钱,但是现在中国电信仍然没有给我安装宽带猫.我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问工作人员买宽带猫,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这不卖猫,但是可以把你预订,你要问遥观电信分局技术人员你家宽带猫用的什麽型号,我再帮你订,价格四百元(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告诉我我家用的宽带猫在淘宝网上买215元一个),你不如到遥观分局买.....'我在201638日下午至,多次到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反映要买宽带猫,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都是告诉我:'我有猫(宽带猫),但是我没有发票,所以我不能卖给你猫(宽带猫),我不能代表遥观电信分局.....'我几天找遥观电信局支局长,都不在办公室.我找到只有上班的遥观电信局政企办公室经理,遥观电信局政企办公室经理告诉我你去找遥观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我到遥观电信局营业厅找营业员让给我开买宽带猫的发票,遥观电信局营业厅营业员告诉我:'我没有办法开发票,你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我每天多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但是中国电信客服10000的工作人员每次都是给我答复:'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登记了、正在处理、请你耐心等待......'"
"
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告诉我:"法律没有规定中国电信必须要给你提供解决宽带猫的问题,你可以到市场上去买,电脑城有卖猫(宽带猫)的,你也可以到淘宝网上去买,我们电信不卖猫(宽带猫)....."

我说:"你之前在2016年3月8日告诉我:'宽带猫的问题你要买,你到遥观电信分局买,你也可以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看看有没有卖的'.我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问工作人员买宽带猫,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这不卖猫,但是可以把你预订,你要问遥观电信分局技术人员你家宽带猫用的什麽型号,我再帮你订,价格四百元(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告诉我我家用的宽带猫在淘宝网上买215元一个),你不如到遥观分局买.....'我在201638日下午至,多次到武进区电信局遥观分局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反映要买宽带猫,遥观分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都是告诉我:'我有猫(宽带猫),但是我没有发票,所以我不能卖给你猫(宽带猫),我不能代表遥观电信分局.....'我几天找遥观电信局支局长,都不在办公室.我找到只有上班的遥观电信局政企办公室经理,遥观电信局政企办公室经理告诉我你去找遥观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我到遥观电信局营业厅找营业员让给我开买宽带猫的发票,遥观电信局营业厅营业员告诉我:'我没有办法开发票,你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我每天多次打中国电信客服10000投诉反映,但是中国电信客服10000的工作人员每次都是给我答复:'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登记了、正在处理、请你耐心等待......'现在你又说:'法律没有规定中国电信必须要给你提供解决宽带猫的问题,你可以到市场上去买,电脑城有卖猫(宽带猫)的,你也可以到淘宝网上去买,我们电信不卖猫(宽带猫).....'你之前在2016年3月8日说的我都有录音录像的.我用你们电信产品手机固话宽带网络电视,你们却不提供宽带猫,造成我用你们电信的固话宽带网络电视都无法使用,我不知道在市场上电脑城淘宝网上能不能买到中国电信的猫(宽带猫)?但是就是我能市场上电脑城淘宝网上买到中国电信的猫(宽带猫)后,你们中国电信会不会说我市场上电脑城淘宝网上买的中国电信的猫(宽带猫)不能用?

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说:"你说我之前在2016年3月8日说的你有录音录像,我告诉你:'宽带猫的问题你要买,你到遥观电信分局买,你也可以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看看有没有卖的'.我没有这样说.你拿出录音录像来给我看看?....."

我说:"我要拿出2016年3月8日录音录像证明你告诉我:'宽带猫的问题你要买,你到遥观电信分局买,你也可以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看看有没有卖的....'怎麽办?

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又当场改口说:"我是这样说了.遥观电信分局不卖宽带猫给你,那你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看看有没有卖的.你也可以到市场上电脑城淘宝网上买中国电信的猫(宽带猫),遥观电信分局不是把你家用的猫(宽带猫)的型号写给你了吗?你只要买"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就可以用....."

我当时在2016年3月11日上午,就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说:"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

我当时在2016年3月11日上午,又找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说:"我已经在你们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了,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说:'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你能不能给遥观电信分局打下电话说我已经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买宽带猫了,要七个工作日内猫才能到货.让遥观电信分局先给我装个旧宽带猫使用一下?"

常州市电信局大楼一零八室这个女领导(可能是中国电信江苏常州分公司分管副总经理叫钱琴的)给遥观电信分局支局长打了电话后告诉我:"不能先给你装个旧猫使用,等你的新猫到了你再安装使用吧?"

我在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到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去买中国电信的宽带猫,问了多个商家都是告诉我:"中国电信的宽带猫是中国电信专营的,市场上没有卖的.中国电信的宽带猫都是中国电信免费送的....."

我在2016年3月11日中午,我让我儿子在淘宝网上买了一个中国电信的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我大概在2016年3月11日下午给武进区工商局遥观分局的工商管理人员
打电话说:"你们工商管理人员听信中国电信的一面之词,说的都是违法言论.中国电信的宽带猫是中国电信专营的,市场上没有卖的.使用中国电信产品必须有中国电信提供.中国电信说'法律没有规定中国电信必须要给用户提供解决宽带猫的问题,你可以到市场上去买,也可以到淘宝网上去买.....'完全是参与迫害我的违法言论.我在2016年3月8日丢失的中国电信给我家安装的宽带猫,我就是以后找到了我也会找可以信赖的部门检测看看中国电信给我家安装的宽带猫里到底安装的有没有迫害谋杀我和家人的东西,我已向中国电信常州电信中心营业厅买了一个宽带猫了,我在网上也买了一个宽带猫了...."

我在2016年3月12日中午,我儿子在淘宝网上买的一个中国电信的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快递到家了.我在2016年3月13日上午到武进区遥观电信局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让人去给我家安装我从网上买的宽带猫,2016年3月13日下午遥观电信局装修部去两个人给我家安装我从网上买的宽带猫时告诉我说:"你从网上买的宽带猫型号对,但是进不去,你问商家要你从网上买的宽带猫的"超级密码".我儿子和商家联系要从网上买的宽带猫的"超级密码",商家不回复.直到晚上我儿子要退货时商家才回复。但是商家2016年3月14日发过来的宽带猫的"超级密码"不对,只有退货了.

我在2016年3月13日下午到武进区遥观电信局找装修部经理奚葉伟问:"你们中国电信参与中共有关部门迫害我,控制我的手机和宽带,我家的宽带猫从2016年3月8日上午11点左右找不到了,你们中国电信不给我安装一个,让我买.我要买你们中国电信的,你们中国电信不卖给我.你们中国电信遥观电信局和常州市局告诉我:‘法律没有规定中国电信必须要给用户提供解决宽带猫的问题,你可以到市场上去买,也可以到淘宝网上去买.....'而事实是中国电信的宽带猫是中国电信专营的,市场上没有卖的.使用中国电信产品必须有中国电信提供.我在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到常州银河湾电脑城去买中国电信的宽带猫,问了多个商家都是告诉我:‘中国电信的宽带猫是中国电信专营的,市场上没有卖的.中国电信的宽带猫都是中国电信免费送的.....'你给我写的买中兴光猫2+1和常州电信的领导都告诉我:‘只要买光猫2+1'型号对,都可以用.那为什麽现在我按你写的型号买的宽带猫,为何现在你又说不能用,要‘超级密码'?你这不是迫害我吗?...."

武进区遥观电信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被我质问的说:"你把我滚出去...."我说:"我不找你我找谁,你们中国电信迫害我,....."在武进区遥观电信局装修部经理奚葉伟旁边办公的一个人怒吼骂我并要打我,我就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遥观派出所不出警.我就打江苏电信总经理热线投诉......

最近一时期,中共有关部门长期都是一边对我进行脑控迫害,一边都是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并脑控群众让群众当时都公开说出对我的迫害谋杀。。。。。。

最近2016年3月2日至11日几天,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是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脑子被上面控制住了,他家宽带也被控制住不能上网了,要把他害死了,正在做假材料上报给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因为他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就要写好了,到时中共过不掉,江泽民过不掉,所以要把他害死了......"

从2016年3月11日至今2016年3月14日几天,在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是脑控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脑子被上面控制住了,他家宽带也被控制住不能上网了,要把他害死了,正在做假材料陷害这个政治犯上报给习近平,说这个政治犯要弄习近平(指我要反对习近平),其实这个政治犯也没有要弄习近平(指我也没有要反对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因为他上百万字的申诉控诉材料就要写好了,到时中共过不掉,江泽民过不掉,所以要把他害死了......"

我被迫害的在2016年3月14日只有再到无锡市我三姐租住的租住屋上网,翻墙上谷歌博客写揭露中共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包括同步监控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现在又控制我家宽带让我不能上网发声,准备迫害死我的控诉....

2016年3月11日上午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说:"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我在2016年3月15日上午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取走了我买的宽带猫后,让武进区遥观电信分局装机部的接线员把我家的宽带猫安装好后,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当时带速有71.9兆.至今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带速都有72兆左右,都正常了.

下面是我从2016年3月3日至3月8日,我每天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兆左右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3日17:41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5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4日14:20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6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5日18:45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6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6日10:44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7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7日10:54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8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两个图片是我在2016年3月8日9:23分左右拍摄的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带速只有2.6兆的电脑截图



上面的两个图片是我拍摄我在2016年3月8日丢失的中国电信给我家安装的宽带猫,我就是以后找到了我也会找可以信赖的部门检测看看中国电信给我家安装的宽带猫里到底安装的有没有迫害谋杀我和家人的东西,我已向中国电信常州电信中心营业厅买了一个宽带猫了,我在网上也买了一个宽带猫了...."


上面的一个图片是我拍摄的我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的发票,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


上面的两个图片是我拍摄的2016年3月11日中午,我让我儿子在淘宝网上买的一个中国电信的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上面标明是浙江电信的宽带猫


上面的一个图片是我拍摄的我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的发票,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说:"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我在2016年3月15日上午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取走了我买的宽带猫.发票上有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营业员注明我取走了我买的宽带猫的签字发票的图片



上面的两个图片是我拍摄的我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我在2016年3月15日上午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取走了我买的宽带猫的图片


上面的两个图片是我拍摄的2016年3月11日上午,我在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花了四百三十八元买了中国电信光猫中兴2+1型号的宽带猫,但是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的营业员告诉我说:"要七个工作日内你买的猫才能到货."我在2016年3月15日上午到常州市电信局中心营业大厅"装机受理处"取走了我买的宽带猫后,让武进区遥观电信分局装机部的接线员把我家的宽带猫安装好后,我用江苏电信小助手检测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当时带速有71.9兆的电脑截图.(现在我家签约65兆的宽带带速都有72兆左右,都正常了.)












中共安全机关从昨天2017年7月4日至今天已经完全控制我家网络,造成我家宽带歪坏没有网络我无法用电脑上网,在我暂住屋连我和家人用手机移动网络上微信也无法链接服务器,非要到我暂住屋外几十米外用手机移动网络上微信才有网.而中共安全机关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家的网络被有关部门屏蔽了,习近平已近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迫害死了,这个政治犯和国外有联系.....

而我只是向国际社会求助控诉揭露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从未加入任何组织....

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在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中共江泽民集团最近既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迫害、谋杀,还脑控控制的我无法写迫害我的控诉,也控制我家宽带让我无法正常上网,又在安排人作陷害我的假材料上报习近平,准备中共习总批示后把我逮起来害死。。。

我从2012年开始用的中国电信的家庭套餐固话手机和宽带等,中国电信从2012年开始控制我的手机至今,造成我的手机经常随时都会被控制住不能正常接打电话,我家宽带从2015年开始至今被控制住造成我家宽带经常不能上网,我已多次向中国电信反映投诉,向工商局12315投诉,向常州市长热线和常州市政法委反映投诉,中国电信都是推脱和耍流氓,甚至经常在我有视频证据下常州电信工作人员还说谎不承认。在我拿出证据后常州电信工作人员就说你有证据你去告去!

例如,我家宽带在2016年3月2日上午突然不能上国际网站了,能上国内网站腾讯QQ等,但是有时也控制我的腾讯QQ.又是我家宽带国际流量被有关部门关了.我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在2016年3月2日下午又是回答我说是国际端口堵塞需要扩容.在我说出我家宽带明显是被人为控制住的大量证据并要向国际贸易组织投诉中国电信后不久,常州市电信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的谢科长”。。。。。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打110报警电话反映后,武进区公安局110让我打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电话88310200,我多次拨打这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在2016年3月2日下午,我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2日晚上,我儿子回来家后查查我家宽带的带速,我本来和中国电信签约65兆的宽带现在只有2兆,又是和2015年8月13日至10月13日期间出现的一些怪事一样,当然是国内国外网站都不能上了.......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再打10000中国电信客服反映,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还是告诉我:”你家电信宽带被控制住流量不能翻墙上国际网站,是公安控制的,你找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我们客服平台上的登记是‘吕千荣因上国际网站发言,公安需要调查,现在正在侦查阶段,所以关闭吕千荣的国际网站”.我说”我没有国际网站,我上的是美国谷歌博客、博讯博客和脸书等国际网站,中国公安也没有权利关人家的呀?武进区公安局网警支队不接我的电话,你们中国电信说是武进区公安局控制的我的宽带国际流量,让我不能上国际网站我的谷歌博客写我的申诉控诉,你们中国电信要给我一份文字证明”?中国电信客服的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

在2016年3月3日上午8:27分左右,我用我的中国电信手机15312586362拨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向工号为57307号的工作人员反映了有关部门包括控制我的宽带等在内的大量长期对我的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我在2016年3月3日下午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总机86305000让话务员人工接通了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谢宇大队长的电话反映后,谢宇大队长说:"吕千荣,我没有控制你家宽带,我没有那个本事。如果我要弄(搞)你,直接先把你关进武进区公安局看守所然后再调查你了!武进区公安局网监大队没有控制你的网络......"

就这样,几年来中国电信一边是长期控制我的手机和宽带,经常几个月造成我不能正常使用,一边又不给我文字答复。

我家宽带又被控制两三个月了,都是我用我家宽带用电脑上网,国内Internet Explorer打不开,上不了网,翻墙上国际网站不能正常上网.我已向中国电信10000客服投诉多次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我在2017年6月28日下午,到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反映,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听了我的反映后让我到108室找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领导反映,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保安带我到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大楼108室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女领导说接谈我我不能拍视频,我说我有音像视频证据的你们都不承认,你们已经失去诚信。女领导说你拍视频就不接谈你。我们报警。我说那你报警,我们通过警察解决。我之前为此问题打过110报警警察不出警。

之后常州市公安局来处警的一个警察和一个辅警听了我的反映就快结束时,这个处警警察现场用他手机接听了一个电话后,就开始往从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办公楼里往外走,我就追上处警警察让他出示证件或告诉我警号让我记下他的身份,这个处警警察在我的多次要求下他都拒绝出示他的证件或告诉我他的警号(因为常州的警察执法时都外穿有一件黑色网状的警用马甲把警服的警号遮住),在此过程中这个处警警察就在我旁边不远就和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的常州分公司的几个工作人员领导都是说:“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我之后质问来处警的辅警说:“你们警察和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的‘这个政治犯现在是习近平女儿要弄他,习近平已经批示过了要逮他,过几天就要抓他了。。。。‘我听得清清楚楚。我看习近平批示逮我了?我看你们公安怎麽逮我迫害死我?”当时处警辅警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这些我当时拍的都有视频音像。包括我在常州市文化宫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中心营业厅办公楼向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投诉过程包括我之后打常州市110报警电话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我都拍摄有音像视频。

我之后打常州市110报警电话反映和打12345常州市长热线电话反映后,我从中国电信常州分公司回家。

2000年8月我释放后至今十六年多来,又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在我在国内所到之地所住之地(包括在我暂住无锡常州十多年期间)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包括控制我的电话、网络通讯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再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连我心里想的要做的事不超过五分钟就都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用于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上,来得及通知的,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国保警察都会以政府的名义通知到当事人让参与对我的监控迫害,在中共江泽民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经常煽动、唆使、安排、脑控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对我进行一次次迫害和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我一次次在网上揭露控诉下,中共安全机关从2017年7月4日至2017年7月5日已经完全控制我家网络,造成我家宽带歪坏没有网络,我无法用电脑上网,在我暂住屋连我和家人用手机移动网络上微信也无法链接服务器,非要我到我暂住屋外几十米远的地方用手机移动网络上微信才有网.而中共安全机关在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诬蔑诽谤我说:"这个政治犯家的网络被有关部门屏蔽了,习近平已经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迫害死了,这个政治犯和国外有联系....."

而我只是向国际社会求助控诉揭露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罪行!我从未加入过任何组织,也从未与国内外的任何组织有联系....

现在中共从中央到地方各级中共党员干部绝大多数都已把自己的妻子子女二奶和私生子,连同贪腐搜刮来的巨额财产都移民送到或洗到美国欧盟等国民主法治国家了,却要诬蔑诽谤我这个只是向国际社会求助控诉揭露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二十多年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的,从未加入过任何组织,也从未与国内外的任何组织有联系的一个中国残疾冤民农民,又要诬蔑为"这个政治犯和国外有联系"为名,以习近平已经批示了为理由逮起来迫害死了....

我的这篇呼救控诉<<紧急呼救:中共安全机关又控制了我家网络,警察群众都说习近平已经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迫害死了>>,是我今天2017年7月5日到离我暂住屋几十里地我亲人的一租住屋用我亲人的宽带上网仓促成稿,没时间检查就仓促在网上发出来呼救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