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揭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 隊醫遭迫害逃亡德國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揭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 隊醫遭迫害逃亡德國
2017-08-09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楊偉東提供/粵語組製圖)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楊偉東提供/粵語組製圖)

00:00/00:00
 收聽節目  聲音下載

薛蔭嫻(右)被降職後留在體操隊,她想盡力保護體操運動員免受興奮劑傷害,曾拒絕給李寧(左)打興奮劑針。(楊偉東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薛蔭嫻(右)被降職後留在體操隊,她想盡力保護體操運動員免受興奮劑傷害,曾拒絕給李寧(左)打興奮劑針。(楊偉東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2016年3月,德國前總統高克(左)訪華期間與楊偉東妻子杜興會見,對薛蔭嫻一家受到的打壓表示關注。(楊偉東提供)
2016年3月,德國前總統高克(左)訪華期間與楊偉東妻子杜興會見,對薛蔭嫻一家受到的打壓表示關注。(楊偉東提供)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楊偉東提供)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楊偉東提供)

原國家隊隊醫薛蔭嫻持續披露中國興奮劑醜聞,其本人和家人遭受打壓報復。薛蔭嫻及兒子一家近日逃亡至德國。她在數十年間記載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誌,在她逃離中國之前已轉移至海外。薛蔭嫻將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直接遞交證據。(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與她的兒子、北京藝術家楊偉東及兒媳杜興,近日成功逃亡抵達德國,一家三口已向德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

在過去數十年間,薛蔭嫻因對抗中國體制的黑暗,拒絕執行官員下達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指令,並揭發當局大規模使用興奮劑醜聞而遭迫害,兒子楊偉東也受到株連。

現年79歲的薛蔭嫻1963年於北京體育學院(現體育大學)畢業後進入國家體委(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曾任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國家體操隊醫務組組長,先後在國家田徑隊、男女藍球隊、女子排球隊、國家體操隊工作。她向本台透露,從1978年起被賦予政治使命的中國體育開始進入了興奮劑時代,上世紀80年代,官員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使用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

薛蔭嫻:1978年10月11號,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在全體大會上說外國運動員都使用興奮劑,為何中國運動員不能使用興奮劑?讓我們研究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以後就是派一個大夫叫陳章豪從79年4月份到6月份去法國學習興奮劑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回來以後就大會小會宣傳要消除疲勞要吃興奮劑。80年代到90年代,全國範圍都在用。國家隊當時有11個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黨,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頭子就是他。他們成立了興奮劑研究小組,組長就是陳章豪,他就說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藥。

薛蔭嫻回顧,官員靠興奮劑催生出的成績獲得陞遷,一些80年代拿過國際金牌的知名運動員,從最初的受害者變身既得利益者。在利益和官職的刺激下,使用興奮劑大行其道,反對者遭到排斥和報復。在薛蔭嫻站出抵制後,前國家體操隊總教練宋子玉也成為她的同盟軍,兩人先後被免職,1989年宋子玉在持續的迫害中抑鬱而終。薛蔭嫻成為而個國家體制中罕見的孤獨的反抗者。

薛蔭嫻:我當時很反對,結果把我的醫務監督組的組長84年之前也給扒了,但是還給我留在體操隊,我想為了運動員的健康我得守住體操隊,1988年我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榮和陳章豪用興奮劑管住了。國格沒了,人格都沒了。

薛蔭嫻特別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興奮劑重點使領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隊五朵金花,排球運動員巫丹等皆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中國體育官員一方面強迫運動員系統服用興奮劑,一方面研究規避藥檢的方法;在1994年的日本廣島亞運會上,中國游泳隊多名隊員藥檢陽性;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爆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國家體委為掩蓋真相以誤服感冒藥為由搪塞,並將責任推至隨隊護士黃美玉身上,導致黃美玉差點自殺。

薛蔭嫻所曝光的黑幕也被其他體育官員間接證實,中國前女排主教練袁偉民在2009年出版的自傳《袁偉民與體壇風雲》中披露,2000年悉尼奧運會開幕前一個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進行藥檢時田徑隊獲奧運參賽資格的7名運動員中,6人證實服用了興奮劑或有強烈的服用禁藥嫌疑。遂即終止其隊伍參賽奧運資格。

但薛蔭嫻認為真相遠未全部曬到陽光下,她以2012年中國游泳隊運動員葉詩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賽中的最後100米自由泳後程衝刺階段,超出男子金牌得主速度這一違反科學及常識的案例提質疑,那就是中國體育仍未摒棄使用興奮劑。

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葉詩文表現與2012年大相逕庭,早早出局。

受母親影響,楊偉東從一個成功的設計師轉為時代的記錄者,他曾採訪400名中國公知、學者、律師等。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自己的母親做為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的見證人,讓當局的體育政治公信力破產,為此當局惱羞成怒不斷打壓報復他的母親,他和弟弟全家也被株連。2007年,楊偉東的父親楊克同剛剛動完手術,國家體育總局來人上門圍攻,楊克同於當年12月辭世,對家人的株連也觸及到薛蔭嫻的底線;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國家體委派出了70多人的慰問隊到她家中威脅,要求薛蔭嫻不得再披露興奮劑使用內幕;其後楊偉東與母親多次出境遭海關攔截,2015年7月,楊偉東到國家體育總局抗議遭拘捕,被關押逾三個月。

去年5月,病重的薛蔭嫻就醫時,在當局的指令下,醫院故意拖延其治療,致使薛蔭嫻的生命隨時可能遭遇危險。在此背景下,一家人在外交幫助下離開中國。

國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試圖查抄薛蔭嫻數十年間留存68本工作日記,國保還曾收買薛蔭嫻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慶幸的是,在薛蔭嫻出國前的數個月前,這些日誌和其它黑幕資料已經經特殊渠道安全運送到德國和其它一些國家。

楊偉東向本台表示,母親和他的心願就是在自由的國度裡,公開這些真相,為那些興奮劑的受害者、也為自己尋求一種公正。他會和母親親自到國際奧委會向奧委會主席羅格提交這些資料。去年在歐盟駐北京使館的一次活動中,薛蔭嫻已經委託歐盟駐華大使史偉向羅格轉交信件。

楊偉東:從80年代以來,有多少得金牌的,有多少個得完金牌後在國家隊當教練的,他們一脈相承,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國保)一直想讓我們閉嘴,他現在一直在尋找日記到底在哪兒。我們出來到德國來,一是逃亡,第二我們是要找一個公平,讓全世界都知道誰是小偷,誰不守規則。你的榮光是靠吃興奮劑騙來的。關於中國興奮劑的聽證會,我們願意出來做證。

另據楊偉東向本台透露,即使他們已經身處德國,有跡象顯示中國政府還在試圖阻止和干擾他們,包括北京國保嘗試用各種方法聯繫和威脅他們。他們已向德國政府報備相關情況,並致信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官員考夫勒求助。

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前東德也曾出現大規模服用興奮劑事件,當時的東德奧委會官員包庇服藥運動員,上世紀90年代,前東德體育部長埃沃爾德和醫學顧問曼霍普那被告上法庭,並被判有罪。2005年,近200名運動員提告興奮劑生產廠家,該廠家最後向157名運動員支付了410萬美金和解。

德國聯邦政府前人權專員勒寧表示,興奮劑案件中最不應該忽視的就是人權問題,運動員的權利,抗爭者的權利都應該受到保護,不擇手段的勝利者應該被譴責和問責。

原文链接: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ottopic/doctor-0809201708403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